QFace娱乐资讯网

本受命不久矣(曹为郭俪)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本受命不久矣(曹为郭俪)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本受命不久矣(曹为郭俪)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2-25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本受命不久矣讲述了曹为郭俪之间的爱情故事,出色好看的全本耽美小说,本站共享本受命不久矣(曹为郭俪)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温书十五年那年,曹为寻太医院为温书诊脉,太医皆称温书命不久矣。 曹为大怒:“一群庸医,温书若是去了,你们全都跟着殉了。” 温书扯住曹为的袖子,轻声呢喃:“你,就是我的药!”

本受命不久矣小说简介

建安三年冬,在现代意外猝死的温书被一个叫胡桃老儿的使者送到了异时空。
那是他第一次遇见曹为,暖和和煦,待他如暖阳一般,温柔至极。
世人皆道,曹家大公子曹为,虽表面满口仁义道德,实则为了争夺太子之位,不惜戕害亲弟,铲除异己,包藏祸心。
然而只有温书知道,曹为仁孝,纯良,更重要的是,曹为的眼中,唯有温书一个!
此生所求,唯君一人尔!

本受命不久矣(曹为郭俪)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曹为愁眉紧锁,愣在那里似乎在琢磨温书说这个计策的可能性。
倒是荀大夫深吸了一口气,整肃道:“这个计划可以一用,若是我们此番不兵行险着,日后一旦袁贼进攻许城,曹公便很难再翻身了……”
曹为拽了拽温书的衣袖,轻声问道:“温书,此举太过于冒险,我对那许酒叔叔尚有了解,他一家老小皆在冀州,袁贼对他十分不薄,对他一家亦是优待,从他下手,风险太大。”
温书倒是十分冷静冷静,听闻这话,便郑重开口道:“既有一家老小牵制,便更加有把握了,那许酒的儿子,若是犯了错,会不会牵连到他老爹?”
听闻此言,荀启如同醍醐灌顶般点头道:“没错没错,那许酒的儿子本就是个蠢材,许酒一直宠溺着,念在许酒的功劳上,袁贼早有不满,却一直隐忍,咱们只需要派人将矛盾激发即可。”
听到荀大夫赞同温书的办法,曹为一喜,忙道:“那荀大夫便给父亲回信,将此法说与父亲。”
荀启正要点头,温书却摆手道:“暂且先不急,我还有备用计划,借荀大夫的地图一用。”
荀启怔了怔,忙起身去桌边,冲着温书摆手道:“江山之所,荀某一直牢记心中,这每一处国土,皆在荀某的案桌之上。”
温书一惊,疾步走了过去。
这地图乃是人为亲自绘制,详尽非常。
可以看得出荀启对此图的牵挂,他虽保护的极好,却也有些陈旧。
不过还好,温书要找的,正是袁贼的粮草所在之处。
温书开始细细查探,最终在一处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酸枣县。
只不过,这四周,并无温书所要找的标识。
温书指了指酸枣县,恭谨的开口问道:“敢问荀大夫,这个地方,您可是熟悉?”
荀启一顿,看到了温书所指,便笑出声道:“让温书少爷见笑了,这乃是贱内的老家,她本是酸枣县僧固乡东史固村乌守泽人,如今随我入许城多年,已好久不回家乡了。”
“乌守?”温书扬眉问道。
荀启没明白温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点头道:“对,就是乌守泽。”
温书蹙眉问道:“那酸枣县,可有一个叫乌巢的地方?”
荀启摇头笃定道:“不会,我夫人对那里很熟,当年,我在乌守泽与夫人相遇的时候,尚且才弱冠之年,对这个地方,我很熟悉,并没有一个叫乌巢的地方。”
温书点了点头,心中倒也算是笃定了。
究竟是不同时空,有所差距在所难免,不过大抵的方向是不会改变的。
温书拱手道:“现在,荀大夫可以给老爷回信了,牢请快马加鞭,务必尽快送到曹公手中,继而,让曹公先行派人去离间许酒与袁贼的关系。再派人去乌守泽,温书相信,袁军的粮草应该就在那里。”
曹为一怔,转头道:“你如何能断定?”
温书神秘的一笑,“我向来不骗永寰,这的确是推算出来的,若是此番我推算的正确,永寰要赏赐我什么?”
荀大夫不知道为何,竟然莫名相信温书这个小儿的话。
听到温书如此说,他亦是扬眉笑道:“且不说大公子的赏赐,若是温书少爷推算正确,曹公的赏赐亦是少不得。”
说完这话,荀启也不墨迹,他回到案桌之上,将温书的提议,与他自己不想让曹朔退兵的建议都写了下来。
洋洋洒洒,跃然纸上。
荀启派人将信送出去之后,才算是舒缓了一口气。
然而,他依旧是愁眉深锁,转过头看向了温书,“你有几分把握?”
荀启惊愕失色,转过头咂舌攒眉的看向了温书,“连公孙礼先生都不敢下决断的事情,你为何能如此笃定?”
温书这个孩子,自打去了曹府之后,荀启便一直有所听闻,不过大抵听到都是大公子如何宠爱他,三公子又如何想要从大公子手中夺回温书少爷的这些消息。
听闻,温书在郭府的时候,便已经聪慧过人,比他的大哥郭俊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也是因此,也引来了郭夫人的忌惮,对这个孩子暗下杀手。
温书的聪慧与事迹,在许城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虽说荀启也知道他聪明,却不想,这个孩子说话竟然不给自己留半分余地!
荀启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上下打量着温书,似乎在考量温书说这话的真实性。
是真的如此笃定,还是……
曹为是相信温书不会信口胡言的,眼下,他虽然心里有疑问,却也站在温书的角度冲荀启道:“温书曾经推算过,说袁贼的命数,怕是活不过这个月了……”
荀启大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没有想过,温书一黄口小儿,竟然还会推衍之术。
事情没有出个结果,荀启也不敢全然遵照温书的计划行事,他也做了两手预备。
虽说这边他已经给曹朔递了信,让曹公背水一战。可许城之内,荀启也安排好了一切,万一曹公战败,陛下和他总该有个归处。
曹为其实知道荀大夫私下的动作,只不过眼下许城内外人心惶惶,荀启如此,曹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能日日不安,辗转反侧。
相比于曹为,温书终究淡定的很,他吃好睡好,每日还吩咐伯睿给曹为的饮食中加些安神之物,让他不要寝食难安,坐等曹公凯旋即可。
为了让曹公安心,温书还假模假样的给曹朔推算了命数,说曹公富贵大成之命,可寿终正寝,才算是让曹为安心。
不仅如此,闲暇之时,曹为还提了几个名字,让温书推衍。
比如,他问了许虎将军,问了陛下,亦问了荀大夫……
唯独,没有问他自己,也没有问曹家的兄弟们。
温书后来想过,大抵是曹为也不愿意提前知晓那未知的命运吧。
直到有一日,温书的身子越发的虚弱了,由府内先生行了针灸之术,才算是让温书缓过来。
曹为一直守在温书床前,轻声问了句,“温书喜欢给人推衍,可曾给自己算过?”
温书怔了怔,毫不在意的一笑,“从未给自己算过,若是算,我也早在五岁那年,便夭折了,如今,全是偷得上天的命数,轮回之外,自然不知前途如何,永寰不必担心,祸害遗千年,温书不会死。”
每次温书虚弱的躺在那里,苍白着唇色,浑身冰冷,曹为看着心疼,温书却还反过来安慰他,说自己没事……
越是如此,曹为的心便跟揪紧了一般,那股莫名的惧怕,从他见到温书的那一刻便开始,事到如今,亦从未结束。
---
建安五年十月二十五日,曹朔大胜,一切都不出温书的所料。
许酒叛变,供出袁军粮草在乌守泽,曹朔想都没想便信了许酒所言,派人夜袭乌守泽,出奇制胜,此战以少胜多,可谓是赢得漂亮。
世人皆道曹朔用兵如神,然而让曹朔更加惊奇的,是背后给他出计谋的人。
那个说自己会推算的温书!
因为按照荀启信中所写,温书的预言,几乎分毫不差。
班师回朝之时,曹朔看了一眼与他同坐在马车中的公孙礼,轻笑了一声,“公孙先生,你觉得你的八卦推算,与温书小儿比,谁更胜一筹?”
温书的厉害之处便是这个,让人摸不着头脑。亦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推算的如此精确,让人毛骨悚然。
况且,如今温书立了大功,想起当初公孙礼那番推算,差点害了那温书,公孙礼现下便背脊一凉,生怕曹公怪罪。
究竟,当今世上,会这种推衍特技的,只有公孙礼一人,如今温书那小儿,不懂阴阳五行,不懂星象,不懂八卦推衍,空口白牙就能推算的如此精准,当真让人后怕。
而曹朔更是笑吟吟的开口道:“你不敢说了?无碍,孤不会怪罪你,你自有你的好处,那孩子也自有他的好处。”
公孙礼忙道:“当初是在下识人不明,险些让曹公痛失人才。”
曹朔大笑出声,心情甚好,他冲着公孙礼道:“孤听伯睿派人来报,说是那孩子还给孤算过,说孤会寿终正寝,大成之命,孤真是喜悦啊。”
公孙礼见曹朔心情大好,便也赔笑道:“在下在此,恭贺曹公了……”
曹朔见公孙礼如此,便也微微一笑,拍了拍公孙礼的肩膀,郑重的吩咐道:“孤教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此番回许城之后,好好教导那个孩子,待他成长起来,孤便无后顾之忧了。孤有温书,可挡千军万马。”
曹朔爱才,手下谋士武将如云,可是公孙礼知道,从未有一个人,让曹公做出如此夸奖。
就连军师祭酒易奇,国士荀启,还有他公孙礼如此受曹公宠爱,皆没有这等评价。
温书小儿,果然不容小觑啊!
公孙礼自是不敢跟曹朔明说,温书立大功之后,公孙礼又为温书算了几次,每次皆是祸害之命,恐不祥。
可是这话,如今公孙礼已经不敢出口了……

本受命不久矣曹为小说在线阅读

温书很清楚的记得,曹朔的大军回许城的那一日,浩浩荡荡、羽甲林立、气贯长虹。
许城的百姓,皆被这气势所迫,不自觉的俯身行礼。
饶是温书,亦是恭顺的站在城门口,等待着曹朔归来。
曹为倒是难得兴奋,不停地晃动着他那无处安放的小手,喜悦的像个孩子。
温书站在曹为身侧,见曹为喜悦,他亦喜悦。
温书总觉得,他的情绪很轻易被曹为感染,若是曹为今个喜悦了,他整个人都跟着明媚了不少。
彼时,城门口外,一个满面稚嫩,肤白可爱的小娃娃,正骑在曹府管家的身上,对着远处挥手,“父亲,父亲……”
这个孩子正是曹灵,自幼聪慧,虽是庶子,却深得曹朔喜爱。
果然,曹朔也注重到了这边,命人停了马车,直奔曹灵而来。
温书自打入了曹府,还从未见过曹朔如此慈爱的模样,他单手抱着曹灵,另外一只手捏着曹灵的鼻子,“可有想父亲?”
“想,日日都想,得知父亲大胜而归,儿子兴奋的睡不着觉。”曹灵梨涡微现、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曹灵究竟是个幼童,在曹朔的怀里撒起娇来,也不显得突兀,反倒是让曹朔更加开怀了……
倒是曹为,站在一旁见到此情此景,略有些吃味,然而,他还是挺直了身子,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曹为见曹朔缓缓走过来,这才俯身道:“儿子见过父亲,父亲悬旌万里,扬威九州,儿子在此恭贺父亲。”
曹为此话一出,那些身后的官员们,皆行三拜九叩之礼,祝贺曹公凯旋。
郊渡一役之后,温书能明显的感觉到,曹朔的气势不同于以往。
就譬如现下,他挺身而立,即便是未站在高处,在人群之间,亦是自有一股威严。
曹朔运筹帷幄,用兵如神,已在许城百姓心中,扎下了根。
曹朔微一转眸,便看到了站在曹为身畔毫无存在感的小儿温书。
曹朔亲昵的摸了摸温书的小脑袋瓜,“一年多不见,温书还是这般羸弱,可是吃的不好?”
温书嘿嘿一笑,眯眼之时亦带着一股子稚气,“有可能,老爷出征在外,夫人皆缩减用度奉养陛下,亦为前方将士节省开支,温书确实吃的不如从前好了。”
这话倒是实话,不过却有为曹夫人说话的意思。
温书声音不大不小,不仅曹朔听到了,周遭的官员和百姓,亦听到了……
“这曹夫人当真是女中豪杰啊。”
“可不是,曹夫人可是名门大儒之女,有大家风范,这曹公娶了曹夫人,当真是福气。”
“就冲着她缩减用度奉养天子这一项,便足以得众人的爱戴啊。”
···
四周的议论声不断,曹朔亦是眯眼笑了笑,一手牵着温书,一手牵着曹灵,身后浩浩荡荡的跟着一群人,便回了曹府。
曹灵深受宠爱,被曹朔牵着倒是不稀罕,倒是这温书小儿,亦被曹朔牵着,让众人不免议论纷纷。
就连曹威都是阴冷静一张脸,随着军队冷冷开口道:“我在前线随父亲奋勇杀敌,也不见如此父亲如此关照我,倒是这温书,父亲不见他,却关怀至此,让人心惊。大哥这一步棋,走得当真是对了,他自己不得父亲宠爱,便带了枚棋子在身边,也不知道那个温书哪里好,竟让父亲如此?”
曹墨斜眼看向了曹威,不咸不淡的开口问道:“二哥竟不知这劝降许酒的计划,便是温书出的吗?”
曹威一惊,满脸不信的鄙夷道:“就凭他一个小儿?那计划,不是荀大夫出的吗?”
曹墨轻笑了一声,并未搭理曹威,似乎与他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唾沫一般。
只不过,曹墨定睛望去,见到父亲身边眉舒目展的温书,一时之间倒是心情大好。
他果然没有看错,温书的确才华横溢。这一次,曹家军陷入了死局,若非温书,他们曹家也不会如此顺利的赢得这场战争。
世人皆以为,袁军之败,皆在于许酒临阵反水,就连曹威日日跟在曹朔身边,亦不明白这一切皆是温书背后的计划。
只有曹墨,他是清楚的。
而曹墨也知道,温书提这个计谋的时候,曹为必定也在场。
想起曹为与温书从前的友谊,如今温书又是如此的大放异彩,想必,曹为更加不会放手了吧?
不过没关系,曹墨窃以为,若是温书能轻而易举的便与他交好,那么他或许就不会如此日思夜想了。有难度,才有挑战!
曹府内,曹夫人带着妻妾儿女站在门口迎曹朔归来。
曹朔这方倒是放下了温书和曹灵,走上前去,握住了曹夫人的手,恳切道:“孤出征在外,许城的事情,孤都听说了,夫人辛劳了。”
听到曹朔如此说,曹夫人的眼中亦有泪光闪过,然而在众人面前,她还是保持着大家风范,稳重端庄的垂首道:“这都是妾身应该做的,老爷回来,孩子们都喜悦的不得了。”
曹书亦是不顾其他兄弟姐妹,独自穿到了前列,自己伸手去抓住曹朔的手道:“父亲,女儿很想您……”
曹朔一怔,心中的某处似乎被一声奶音给柔化了,曹朔半蹲下身子,摸了摸曹书的小脑袋,“书儿也长高了不少,父亲也想你。”
温书站在一侧,见到这一幕天伦父女之情,一时间竟也有些羡慕。
上辈子,他便是孤儿,从未感受过父母之爱,这一辈子,一穿过来,便是在棺材里,父母无依。
曹朔领着曹书走在前面,而曹书却转过头拉住了温书的手道:“温书,你怎么哭了?”
温书怔了怔,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眼角,似乎似乎,真的湿润了……
曹朔似乎也注重到了什么,他敏锐的察觉到温书的情绪,便吩咐曹书道:“你牵住你温书哥哥的手,他便不会伤心了。”
曹书喜悦的笑着,死死的拽住温书的手,让他与她并行。
而曹为在身后,盯着曹书紧握着温书的手,一时间,竟发觉有些不是滋味。
曹为知道,曹书单纯,只是把温书当成玩伴。
可是在曹为心里,温书只能是他的。
思及此,曹为霸道的拽住了温书的另外一只手,趁着曹书失神的功夫,便扯开了他们相握的小手。
温书其实被曹书握的也不太舒适,他不太喜欢女娃的靠近,然而他也知道,曹书并无恶意,何况这么多人都看着,他自然也不能随意松开。
见曹为上前,霸道的扯开了他们的手,温书小鸟依人的贴紧了曹为,面色微红,颇有些幸福感。
此番大胜,曹朔自然要犒赏三军。
自然,温书的赏赐也是少不得的,曹夫人亲自派人给温书送来了许多新衣服,好吃的,好玩的,满满当当的,堆满了屋子。
本来曹朔还亲自给温书预备了一间屋子,赏赐给温书,让温书在曹府也有自己的卧房。
偏偏温书不肯,非要跟曹为挤在一处。
曹夫人知道这两个孩子要好,便也没有多想,而是笑着道:“那让下人把这些素日里用不着的搬去你自己的屋子,你想与永寰一处,便继续住在永寰这里也好。”
见曹夫人应允了,温书笑的开怀。
而曹夫人也是欢喜的很,她知道今日在城门口,温书一句话,便让许城的官员和百姓皆赞扬她的贤德,就连曹朔亦是面上有光,对曹夫人赞不绝口。
如此一来,曹夫人对温书更加满足了。更甚的是,她觉得温书就是他们母子的福星,曹家的福星,自打温书来了,这一切似乎都在悄然改变。
曹朔事忙,这一整日都没有召见曹为和温书。
不过曹为亦是喜悦的很,晚膳用的也很香,就连温书,都吃到了许久未曾吃到的逍遥鸡,真是一阵满足。
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
次日午时,曹朔派人来请曹为与温书一道去正殿。
本以为是当面恩赏,谁知,曹为和温书方要安稳的坐下来,便听到曹朔严厉的声音传来,“孤问你们,董贵人到底在何处?”
曹为一怔,而温书却是眉心一拧,暗道,该来的,还是要来啊!
曹为心下紧张莫名,衣摆下的手亦是颤抖不已,“父亲在说什么?董贵人,不是死了吗?”
温书深吸了一口气,一只小手握紧了曹为的手,他虽然没有说话,可是这小举动竟然也让曹为安心了不少。
曹朔冷笑了一声,将董军一案的卷宗丢到了曹为的面前,“董贵人到底有没有,孤相信,永寰心中有数!”
曹朔甚至不给曹为解释的机会,便一语断了曹为的罪行。
见曹为垂目不语,曹朔终于将目光转到了温书的身上,“温书,是你的主意吧?你为何要救董贵人?”
温书倒是淡然许多,他拱手而立,不卑不亢道:“回老爷的话,温书没有,董贵人,确实已经死了。”
曹朔轻哼了一声,拍案而起,戟指怒目道:“撒谎!你们现在说出董贵人的去处,孤还可以原谅你们!”

推荐理由

小编为您免费提供本受命不久矣出色章节在线阅读,作者构思巧,善于选点展开,行文跌宕起伏,耐人寻味。语言活泼明快,富有情趣。想知道本受命不久矣小说结局的朋友,本站共享本受命不久矣(曹为郭俪)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