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穿成霸总小喵喵(夏淼韩暄)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穿成霸总小喵喵(夏淼韩暄)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穿成霸总小喵喵(夏淼韩暄)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2-25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夏淼熬夜追完了一本总裁文,心满足足的睡下,谁知...“穿成霸总小喵喵免费阅读全文”共享,淼淼身子一僵,一个可怕的猜想在心里生成。 它用尽全身的力气放松身体,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舔了一会儿,才脑袋一点一点的睡过去。 它闭着眼睛,小身子都陷进了猫窝里。 耳边听到很轻很轻的脚步声,有一大片阴影投下来。穿成霸总小喵喵小说是一本好看的穿越小说,建议追书的读者到本站体验穿成霸总小喵喵(夏淼韩暄)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穿成霸总小喵喵小说简介

夏淼熬夜追完了一本总裁文,心满足足的睡下,谁知醒来之后就穿成了书里霸总男主的宠物喵。
男主衣冠禽兽神经质,疯起来连猫都不放过
韩暄看着被母上大人强行塞过来,美其名曰,磨磨他煞气的小猫,眼睛微眯:这种软趴趴的小东西,娇气又孱弱,谁爱养谁养。

穿成霸总小喵喵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男人冷着脸,带着自己的猫回家了。
白清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
韩暄知道她的意思,转身上楼,临走时丢下一句“它醒了来叫我”。
白清恭敬道:“是,少爷。”
大厅里只剩下白清和睡在猫窝里的小狸花,她看着小狸花四只爪子上都缠满了绷带,迟疑着拿出了手机,目光定格在那串熟悉的号码上。
几番犹豫,终究还是没能按下拨通键。
小狸花现在伤着,不能移动。再等等,等小狸花好了,她就给夫人打电话。白清如是想道。
……………
淼淼这一觉睡到了黄昏日落,天边残阳如血,晕染着一种莫名的悲戚苍凉。
它趴在猫窝里,看着看着,鼻子一酸,眼里又涌出了泪意,
喵最近真不争气,总是哭。淼淼自我唾弃道。
它耸了耸小鼻子,想把眼泪逼回去,一张轻柔的面巾却抢先擦拭了它溢出眼角的泪滴。
“真娇气。”头顶响起一道熟悉的男声。
淼淼全身的毛都炸了,刚要弓着身子跳开,就被一只大手撸了过去。
“爪子不想要了。”
小狸花战战兢兢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又惊又怕。一双绿色的杏核眼里很快又含了一小包眼泪。
[检测男主好感度+2]
淼淼已经无心顾及那所谓的好感度,现在的它怕死了男人。
它把自己缩成一团,抖如筛糠,因为惧怕而干涩的喉咙里叫不出一丝声音。
喵不要面对男人,他是坏人。
白姨,白姨你在哪儿啊?
谁来救救喵。
韩暄垂眸看着手心里哆哆嗦嗦的小团子,声音冷厉,“怕我?”
小狸花闭上了眼,不吭声。
韩暄:“又想关禁闭?”
“喵————喵喵——” 不、不要关着喵。
小狸花叫的断断续续,它重新睁开眼,费力的抬起两只缠满了绷带的前爪对着男人不停作揖。
“喵——” 喵错了。
它叫的可怜,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颤音,它祈求的看着男人,希望他高抬贵手,放自己一马。
[检测男主好感度-3]
[检测男主好感度+1]
[检测男主好感度-2]
韩暄觉得自己可能失了智,竟然对一只猫有情绪波动。
不过是个玩意儿。
他面色冷硬,把小狸花放回了猫窝,起身走了。
淼淼不敢放松警惕,一直僵着小身子,当它亲眼看到男人的身影消失在楼道尽头,它才松了口气。
肚子咕噜咕噜叫起来。
它饿了。
可是喵不想动。
就这么饿着吧,饿死了算了。
它不想刷男主的好感度了,它回不了家了。
肚子一直响,饿的它前胸贴后背。
白清就是这个时候过来的,她手里端着猫粮和猫罐头。
“小家伙,吃饭了。”白清把混合了骨粉的那碗猫粮放到淼淼面前,猫罐头摆在旁边。
小狸花粉嫩嫩的鼻子动了动,没坚持一会儿,就挣扎着从猫窝里跳出来,把脑袋埋到碗里大口大口吃着。
[检测男主好感度+2]
[检测男主好感度-1]
小狸花从猫粮里抬起了头,仰着脑袋看了一眼楼道的方向。那里空无一人。
白清不明所以,“你在看什么?”
小狸花重新低下头,认真吃着东西。
白清却抬头看了一眼楼道方向,小动物最敏感,刚刚是不是少爷在那里。
吃饱了,淼淼又喝了些水,然后走到猫砂盆外,回头瞅了一眼白清。
白清最开始还不明白,直到小东西抬起爪子轻轻拍了拍猫砂盆,又回头冲着她叫了一声,白清才懂了。
她哭笑不得,暗道:小家伙还害羞了。
白清走了,大厅里又是静静静的,安静的不得了。
淼淼回了自己的窝,它睡不着,两只前爪伤的最重,此时传来一阵阵钝痛。
“喵——”
它想舔舔,可是爪子上缠着绷带。
算了,忍着。
十分钟后………
喵、喵忍不了了。
好在淼淼还记得不能碰受伤的地方,又实在想舔点什么。
于是,小狸花伸长了脑袋,露出一小节截粉嫩嫩的小舌头,对着空气三百六十度舔舔舔。
[检测男主好感度+1]
淼淼:昂?
淼淼身子一僵,一个可怕的猜想在心里生成。
它用尽全身的力气放松身体,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舔了一会儿,才脑袋一点一点的睡过去。
它闭着眼睛,小身子都陷进了猫窝里。
耳边听到很轻很轻的脚步声,有一大片阴影投下来。
有人轻轻点了点它的小脑袋。
就这么看着它,在那道视线下,它吓的连心跳都骤停了。
头顶传来一道轻笑声,人走了。
[检测男主好感度+1]
淼淼脑子很乱,它原本以为它摸透了男人的脾气,可是现在看来,它又一头雾水了。
男主究竟是讨厌它呢还是讨厌它呢。
淼淼胡思乱想了很多,意识模糊间,它想起来今天男主的好感度加加减减,是不是都扣成了负数。
真扣到负数,它是不是会被抹杀啊。
那些系统文里都是这么写的。
想到那种可能,淼淼产生的那点睡意马上扑棱着小翅膀飞走了。
假如它能看到类似进度条的那种显示好感度的东西就好了。
不过就算真有,估计它连我擦擦擦………
它脑子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东西。
那是一个类似圆柱形的虚影,男主冷厉的头像立在最上方。
此刻圆柱形的下方荡漾着一圈粉色的波浪液体,边上还有个小箭头指着,加粗一排红字:当前好感度+15
淼淼:…………
不是喵脑子秀逗了,就是喵已经睡着了,正做梦呢。
淼淼甩了甩脑袋,觉得自己一天天想太多,看看,大白天尽做白日梦。
睡觉,睡觉。
……………
淼淼循着一股霸道的香味儿醒来,那味儿太勾人了,它闭着眼,嗅着味道慢慢从猫窝里爬出来。
“砰”,撞桌腿上了。
“喵~~” 它缓缓睁开眼睛,一脸不知身在何处的茫然,又傻又萌。
耳朵动了动,有咀嚼声。
它呆呆抬头,男主坐在桌边慢条斯理的吃饭。
原来它不知不觉走到了桌边。
淼淼看了一眼男人,退后了好几步,也更清楚的看到了摆满餐桌的食物。
色香味俱全,它刚刚嗅到的香味儿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真奢侈啊。淼淼由衷感叹。
这个时刻,它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念头,它以后不要睡大厅了,不然一天三顿,它看着男主吃香的喝辣的,自己只能吃猫粮,太折磨猫了。
它垂下了头,转身离去。
男人抬起眼眸,用纸巾擦了擦嘴。
“去哪儿?”
没反应。
“又不听话了?”
“喵—— ” 刚刚男主是在叫它?
小狸花扭过头,懵懵懂懂的看着男人。
韩暄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过来。”
小狸花缩着脖子抖了抖,还是迈着小步子走了过来。
韩暄被它那副可怜兮兮的惨样取悦了,等到小狸花走到他脚边的时候,他单手捏住了它的下巴,左右摇摆,“不饿吗?”
“吆——” 喵饿。
淼淼沮丧的叫了一声,它乖乖答话了,不用受惩罚了吧。
男人勾了勾唇,带着不知何来的笑意,从桌上端了一个小盘子放在地毯上。
“喵——” 这、这是做什么呀?
小狸花人立着,两只受伤的前爪垂在胸前,表情无辜又茫然。
“吃吧。”
淼淼以为自己听错了。
精致的小盘子里摆着七只去了头尾和虾壳虾线的蒸虾,白色的条纹飘着微微的热气,透着海鲜独有的香味儿。
淼淼只是闻着味儿,口中唾液就快速分泌。
它不放心的抬头看了一眼男人,男人正雅致的吃着东西。
不理它,那就说明它真的可以吃啦。
淼淼迫不及待叼了一只虾吃起来,虾肉很有弹性,一口咬上去,鲜汁流平台中,清爽鲜美,让人口齿生津,回味无穷。
喵,真是太好吃了喵。
淼淼很快吃完了一只虾,口中还残留着虾肉的鲜味儿,它埋着小脑袋,又去吃第二只。
呜呜呜,实在是太好吃了叭。
七八分钟的时间,它就把虾肉吃完了,末了,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
“喵~~~”
要不是嫌丢人,喵真想把盘子都舔一遍。
淼淼一时没想起爪子上还带着伤,习惯性的在饭后用爪子去擦拭嘴边,于是悲剧了。
“喵——” 好痛好痛。
喵的爪子好痛啊。
小狸花痛的很了,人立起来,把爪子放到嘴边呼呼。
可惜并没有什么用。
韩暄原本是不想管它的,但是小东西在桌边绕来绕去,虽然没有吵闹,可那低低的呜咽声也听的人怪不舒适。
男人没叫其他人来处理,他放下筷子,起身去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小箱子,那是今天小陶从兽医院里带回来的。
韩暄看了一眼说明,拿起了其中一个圆瓶和纱布。
路过小狸花身边时,单手把他拎起来,提回了猫窝。
淼淼老老实实的缩着,回到熟悉的地方,它马上往里缩。
“别动。”
小狸花果然不动了。
男人伸手解开了淼淼爪子上的绷带,仔细检查了一下患处。
没渗血了,看来这药挺管用。
男人垂眸,打开瓶盖,抹了一点药膏在指尖,然后抹上了淼淼的前爪。
“喵————”
冰凉凉的触感从爪爪蹿到了心尖,吓的它一个哆嗦。
它想收回爪。
“听话。”
淼淼放弃了这个念头,自暴自弃的任男人作为。

穿成霸总小喵喵在线阅读

或许是男人良心发现,亦或是愧疚,从淼淼受伤之后,它的食物种类终于增加了一些。
虽然主食还是猫粮,猫罐头,但偶然也会有鱼虾尝个鲜。
男人似乎又忙起来了,淼淼天天跟他见面的次数几近于无,这无疑让它松了一口气。
天天不用再紧绷着身子,随时都如同一副惊弓之鸟。
“小狸花,你醒了,爪子还痛吗?”一名圆圆脸的小女生端着个小盘子走了过来。
娇娇小小的,但是眉眼间溢出的青春活力让人止不住的想亲近。
“喵~~~”
小狸花仰着脖子,叫的又软又甜。
方圆的心被这一声叫的都酥麻了,单手捂着胸口,差点倒地不起。
“我的心肝儿,给你给你都给你。”小盘子放在地上,盘子里装着切好的三文鱼。
淼淼眼睛一亮,想要从猫窝里跳出来。
方圆眼睛多尖啊,连忙伸手把小狸花抱了出来。
那两只前爪上的绷带,白花花的,刺的人眼睛疼。
亏她们那群小姐妹还以为少爷外冷内热,对他崇拜的不行。谁知道,哼,不提也罢。
她站的远了点儿,小狸花马上埋着脑袋,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方圆看它吃的那么香甜,眼里的笑意都快溢出来,一本满足了呜。
她左右看看,从柜子里找出小狸花的伤药。
方圆:…………
都是些她不熟悉的高级货。
有钱人的世界,她真的不懂啊。方圆拿着伤药内心疯狂咆哮。
这些药一看就价值不菲,有这钱做点什么不好,非要虐猫,然后再治好。
确定不是有病病。
好吧,这些话她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谁让韩家发她薪水呢。
这年头找这么一份轻松高薪的工作不轻易,她也是养家糊口的人呢,家里还有三祖宗呢。
方圆甩了甩头,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甩了出去。
等了一会儿,小狸花吃完了三文鱼,伸着舌头舔嘴。
方圆才上前,扬了扬手里的圆瓶,微笑道:“不要怕,姐姐给你抹药药,抹了药药就不疼了啊。”
小狸花又“喵喵~~~”了两声。
方圆:“哪,你叫了,我就当你同意了啊。”
她上手温柔的把小狸花爪上原本的绷带撤了,重新抹上药膏,再缠上新的绷带。
这个过程里,小狸花乖巧的不像话。
方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啦噜,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心都快化了啊。
包扎完了之后,方圆实在没忍住罪恶之爪摸了摸小狸花的脑袋。
呜呜呜,手感真的炒鸡nice呢~
不过这到底不是她的猫,方圆过了把手瘾就收回了手。
但是她的手被按住了,很轻的力道,她完全挣扎的开。
方圆迷惑的对上小狸花的眼眸,小家伙奶声奶气叫了一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手背。
小猫的舌头上有倒刺,带着微微的刺痒和温热的濡湿感觉,让方圆仿若被电了一下。
此时,她的内心发出了深深的诘问,少爷得是多丧心病狂才能对小狸花下此等重手啊。
……………
“阿嚏”,一间豪华的包间里,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咦,韩少怎么了,不会感冒了吧?”一名染着奶奶灰头发的酷哥坏笑着靠近了男人,“听话,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呀。”
其他人:咦,嗅到了搞事的气息
男人瞪了他一眼,小酷哥一点儿都不怵,嘻嘻哈哈的笑着。
“哎呀,韩少和萝卜的感情就是好啊。”
“可不是,也就是萝卜了,要换了其他人,早被韩少削了。”
“滚,说了多少次了,不许叫我萝卜,土死了。”小酷哥龇牙咧嘴的威胁。
一旁的人笑闹做一团。
小酷哥又去逗男人,“我说韩少,哥,亲哥,你倒是说句话啊。”
“你看看你也这么大把年纪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你这四舍五入一下,都得年过半百了,是不是啊韩少。”他把“韩少”两个字咬的格外重,揶揄之意显而易见。
韩暄斜了他一眼,靠在沙发背上,理了理袖口。
小酷哥本能觉得不好。
韩暄勾唇,笑了:“你说的对,我是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珠洲那边的案子,你负责了。”
场面一时寂静。
小酷哥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好久才缓过来,然后哀嚎着往男人身上扑。
“不要啊,哥,我错了,我刚刚开玩笑呢。”
韩暄不置可否,目光在他的头发上转悠了一圈,“对了,记得把你这头发染回来,韩罗罗。”
韩罗罗:……………
天要亡我。
没有大半年,他是别想回来了。
他为什么要作死,明知韩暄小心眼儿又记仇,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QAQ
韩罗罗扫视了一圈众人,等着哪位兄弟,好心替他说说情。
然而一群人喝酒的喝酒,看地的看地,聊天的聊天。
韩罗罗:“一群禽兽╰_╯”
众:嗨呀,风太大,你说什么?
气的韩罗罗又灌了一杯酒。
”罗罗还小,只是开个玩笑,阿暄你就不要太介意了嘛。”一道柔柔的声音响起,言语间带着自然而然的亲昵,把其他人的目光都引了过去。
那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裙,长发飘飘,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秀气柔弱,尤其一双翦水秋瞳,带着雨后朦胧的动人,让她整个人像一朵在风中摇曳的百合花,惹人怜惜。
她一开口,其他人都接话茬,纷纷劝道:“晓朵儿都开口了,看在她的面子上,韩少你可不能再为难萝卜了啊。”
韩罗罗不满了,“说了多少次,不许叫我萝卜。”
“一边去儿,没看到这儿正为你说情呢。”
“不然,萝卜想去珠洲玩半年我们也没意见啊。”
韩罗罗:……我、忍。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目光有意无意落在韩暄身上。此事还得他点头。
虽然他们也没什么信心,不过是瞎起哄,但万一呢。
试探人底线这种事,于他们都是家常便饭。
秦晓朵也不自觉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的看着男人。
“呵。”韩暄嗤笑了一声,慢条斯理点了一根烟,夹在手里,他交叠着长腿,轻烟缠绕,暧昧的灯光下让这个男人本就英俊的五官显得更加深邃。
他偏了一下头,目光幽幽,被他目光扫过的人都静静移开了视线,最后,韩暄的目光落到秦晓朵身上。
秦晓朵坐的笔直,眼眸低垂,温顺又不失风骨,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放在腿上的手心里都浸出了汗。
男人瞳孔漆黑,拿起烟吸了一口,口中吐出一个烟圈。
随后,韩暄把烟灭了,站起来理了下领子,皮笑肉不笑道:“秦叔素来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不过听说他最近似乎收心了,可喜可贺。”
“我还有事,先走了。”他拿起外套,毫不犹豫的走出了房门。
留下包间内众人面面相觑。
都是一个圈子里的,谁不知道谁家的事。
那秦怀善风流成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有三百天在女人肚皮上。
要不是秦老爷子老当益壮,估计早就没秦家了。现在小一辈的秦臻秦晓朵兄妹长大***,眼看着就要从老爷子手里接过公司,把花心老爹踢到一旁,独揽大权。谁知道天降祸事,要害时刻,秦怀善竟然整出了私生子,还口口声声说外面那女人是真爱,把秦老爷子气的暴跳如雷。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秦怀善被外面那女人迷了心窍,上蹿下跳要拿回公司的控制权,扬言把公司给还在襁褓里的小儿子。
秦老爷子能给他才怪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秦怀善把秦家闹了个家犬不宁,还逼着秦夫人离婚,给外面的真爱腾出秦夫人的位置。
秦臻和秦晓朵实在被烦的没办法,接到朋友邀约,又得知韩暄也会去,他们就跟着过来了。
本以为能借着这次机会跟韩暄拉近关系,没想到最后却被人如此奚落。
秦晓朵没忍住,等韩暄一走,她就低着头低声啜泣了起来。
“晓朵你别哭啊,韩少就是那么个人。”
“对啊,他不心疼,我们心疼你。”
“韩罗罗,晓朵都是替你说话才受气的,你就没一点儿表示。”
韩罗罗苦恼的抓了抓头发,“那个晓朵姐,这次是我连累你了,对不住啊。”
“这样你说,你想要什么补偿,我能给的都给你。”
坐在秦晓朵身边的男人马上吼道:“韩罗罗你在欺侮谁,你当我妹妹是什么人?”
“不是不是,我没有欺侮晓朵姐的意思,我就是想道歉,我,我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这样。”
韩晓朵哭的更可怜了,肩膀一抽一抽的。
韩罗罗也快哭了,双手合十,“晓朵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别哭了,你难过,你打我出气吧。”
“酸萝卜,晓朵儿有多少力气,打你又不疼。你压根就没真心道歉。”旁边有人帮腔道。
小酷哥一秒变受气小媳妇,连连保证,“真心的,真心的,我绝对是真心的。”
“屁,你要是真心道歉,你拿出点儿实际的东西出来啊,嘴巴上说说算什么。”
“严超,够了。”秦臻低喝道。
严超撇了撇嘴,小声嘀咕:“本来就是,明知你们兄妹俩处境困难,还在哪儿假惺惺说补偿。”
韩罗罗却如同醍醐灌顶,若是以前他肯定没法子,但刚刚暄哥不是把珠洲那边的事情丢给他了吗。
和谁合作不是合作啊。
韩罗罗马上许诺,“晓朵姐,我把珠洲那边的案子都跟臻哥合作行不。这样臻哥和你又能立功,又能出来透透气。你觉得好不好啊?”
秦晓朵终于止住了哭势,还带着哭后的抽噎道:“这不好吧?究竟是韩”
韩罗罗打断她的话,“这有什么,反正暄哥交给我去做,那当然都依着我了。”
“好了晓朵姐,你别想那么多,这事有我呢,你可千万别再哭了。”
严超搂住他的脖子,“行啊萝卜,这么会讨晓朵儿欢心,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晓朵儿。”
“严超你别胡说。”秦晓朵嗔了他一眼。
“哎呀哎呀,晓朵儿这一眼含怨带嗔,杀伤力太大了,我顶不住了。”说着话,他浮夸的捂着胸口倒在沙发上。
秦臻没好气的踢了他一眼,“你就耍宝吧。”然后又对其他人道:“今天也晚了,我带晓朵回去了。”
“臻哥慢走。”
“我送送你们吧。”韩罗罗殷切道。
秦臻冷着脸:“不用了。”然后带着妹妹走了。
出了包间,秦臻脸上哪还有怒色,走到一个监控盲区,他抬手摸了摸妹妹的脸,歉意道:“委屈你了。”
秦晓朵柔柔的摇摇头,轻声细语道:“我向来知他为人。”
“他”是谁,兄妹俩心知肚明。
秦臻心里有气,低声劝道:“晓朵,你该知道韩暄非是良人,你不知道他原来那就是”
“哥。”秦晓朵抬眸,眼神坚定,“我喜欢他,再说,细数同辈之中,还有谁能越过他去。”
她勾了勾唇,露出一丝嘲讽,“就是我们的好父亲,看到他不也得卑躬屈膝。这就是权势,多好啊。”
秦臻半晌找不到一句话反驳,梗了半天,才道:“就他那臭脾气,同辈之中,也没人能越过去。”
“人无完人嘛。”秦晓朵不甚在意的笑笑。

穿成霸总小喵喵小说推荐

穿成霸总小喵喵夏淼韩暄小说是一适合男生阅读的现代都市小说,情节紧凑,内容出色,网络点击率火爆。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