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给前任他叔冲喜(顾见骊姬无镜)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给前任他叔冲喜(顾见骊姬无镜)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给前任他叔冲喜(顾见骊姬无镜)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2-25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本站推荐一本超级宠文——给前任他叔冲喜,主角是顾见骊姬无镜,作者绿药,本站提供给前任他叔冲喜顾见骊姬无镜小说在线免费阅读资源,顾见骊刚看见信笺上“阿姊”两个字, 便弯起了眼睛。顾川幼时不爱读书写字,字迹扭着劲儿一样难看。可这封信上的字迹工工整整的, 像是誊了无数遍。 顾川写给顾见骊的信只有一句话——阿姊, 你再等等弟。

顾见骊姬无镜全文介绍

顾见骊的母亲是骊族第一美人,姬无镜没有见过,可是姬无镜觉得顾见骊应该更美些。
顾见骊刚看见信笺上“阿姊”两个字, 便弯起了眼睛。顾川幼时不爱读书写字,字迹扭着劲儿一样难看。可这封信上的字迹工工整整的, 像是誊了无数遍。
顾川写给顾见骊的信只有一句话——阿姊, 你再等等弟。
也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 顾见骊看了一遍又一遍。

给前任他叔冲喜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第35章
烛光浮动, 映在她的侧脸, 将她的轮廓映在窗户上, 眼睫被拉长, 随着她弯起眼睛的动作,眼睫如蝶翼轻颤。
姬无镜的视线从映在窗户上的影子, 移到她的脸上。
顾见骊的母亲是骊族第一美人,姬无镜没有见过,可是姬无镜觉得顾见骊应该更美些。
顾见骊刚看见信笺上“阿姊”两个字, 便弯起了眼睛。顾川幼时不爱读书写字,字迹扭着劲儿一样难看。可这封信上的字迹工工整整的, 像是誊了无数遍。
顾川写给顾见骊的信只有一句话——阿姊, 你再等等弟。
也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 顾见骊看了一遍又一遍。
季夏从西间走出来,说:“姑……夫人,热水已经预备好了。”
顾见骊点点头,将顾川的信郑重收好,转身往里间去。
经过拔步床的时候,季夏低着头不敢乱看。顾见骊已经提前嘱咐过她,姬无镜不喜下人进屋,她尽量不进里屋, 若进来要尽量小些响动, 千万别吵了姬无镜。
顾见骊沐浴后, 刚从浴桶里出来,就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这是?奴婢听您今天说话的嗓音就有点不太对。这是染风寒了。”季夏急忙用宽大的棉巾裹住顾见骊,给她擦身上的水渍。
“已经几日了,快好了。”顾见骊拿起桌上粉粉嫩嫩的寝衣。看着这身寝衣,她不由笑了。陶氏新给她做的寝衣竟然是荷粉的。她从小就喜欢粉粉嫩嫩的颜色,只是听姐姐说俗气,她长大些就不再碰这些粉色。
季夏招呼栗子进来帮忙收拾了西间,离开前,季夏望着顾见骊的目光满满的心疼。心疼她千娇百宠的小主子如今在别人屋檐下忍气吞声。
拔步床中,姬无镜已经睡着了。
顾见骊踮着脚走到床尾,小心翼翼地从姬无镜的脚下跨进里侧。床榻“吱呀”一声,她骇得不敢动,去看姬无镜的神色。等床榻没响动了,她才轻手轻脚躺下,面朝里侧蜷缩着,拉起被子把自己裹起来。她离姬无镜远远的,两个人各盖各的被子。
夜间,顾见骊的嗓子像是着了火一样,刺辣辣得疼。疼不说,还痒得厉害。她眉头紧皱,双手压在自己咽喉。
她想咳,但是又担心咳嗽声吵醒了姬无镜,便这样双手压在咽喉,努力克制着不要咳出来。她憋得厉害,整张小脸儿都憋红了。
“抖什么?”身后传来姬无镜沙哑低沉的声音。
顾见骊身子一颤,刚说了一个“我”字,就是一阵剧烈地咳嗽。她迅速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胸口起伏着,努力在平息。
她听着身后的姬无镜转过身来,紧接着,他的大手摸到她的脸,覆在她的额头。也不知道是她太烫,还是他的手太冰。冷与热碰撞,顾见骊打了个哆嗦。
姬无镜小臂支撑着起身,喊人去请大夫。
顾见骊也忙坐了起来,小声说:“都下半夜了,不要折腾了。”
姬无镜瞥她一眼,道:“你想得痨病,咳个十来年直到咳死?”
顾见骊缩了下脖子,不敢吭声了。
姬无镜这才注重到她穿了一身粉,低着头缩在角落的样子像个小花苞。
苏大夫很快赶了过来,给顾见骊开了个新方子,加重了药量,让季夏去煎。
顾见骊低着头,倚靠在床侧,她觉得头痛欲裂,昏昏沉沉的,难受地闭起眼睛来。季夏很快将煎好的汤药送过来。幸好如今天寒,汤药在外面放了一会儿就已经温了,不需再等。
季夏弯着腰,用一种哄小孩的口吻:“您可不能再使小性儿了。乖乖喝药才好。今儿个太晚了。明儿个奴婢就去十香阁给您买糖果吃。”
一旁的姬无镜听得惊奇,顾见骊这两天喝药不是挺乖的?原来以前会闹脾气的。
因为顾虑姬无镜在一侧,季夏也没敢再多说什么。顾见骊硬着头皮把药喝了,季夏收拾了一下退出去。顾见骊和姬无镜重新歇下。
然而过了半个时辰,顾见骊又开始咳嗽起来。不仅头疼眼睛疼嗓子疼,胃里也开始不舒适,折腾得她不得不辗转反侧,她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来,猛地对上姬无镜的眼。一片漆黑里,睁着眼睛的姬无镜让她吓了一跳。
咳嗽声一噎,她撑着坐起来,十分虚弱地开口:“我去厢房睡,咳咳咳……”
姬无镜抬手,在她的额头摸了一把,摸了一掌心的汗。
胸腹间一阵难忍,顾见骊掀开被子下床。
“在床上待着别乱动。”姬无镜拉住她的手腕,往回一拉。娇小的顾见骊轻易被她拉回来,伏在他的胸口。
“我……”顾见骊痛苦地刚说出来一个字,胃中绞痛,一下子吐了,喝下的汤药全吐了出来,吐了姬无镜一身。
瞧着姬无镜雪色寝衣上的脏痕,顾见骊连咳嗽都忘了,吓白了脸。
姬无镜脸色微变,他捏着顾见骊的脸,咬牙切齿:“你等着!”
他这么一说,顾见骊更怕了。天下谁人不知道姬五爷最是记仇?体内的不舒适加上惧怕,让顾见骊一下子哭了出来,珠子似的泪珠儿一瞬间落下来,刚巧落在姬无镜收回来的手背上。
姬无镜收回的手动作一顿,睥了她一眼,指腹抹过她的唇角,沾了一丝她吐出来的药汁,送入唇前舔了一口,看得顾见骊愣愣的。她眼睛里还有泪,将落不落楚楚可怜。
“臭的。”姬无镜嫌弃地起身下床。
顾见骊低下头。心里暗想姬无镜就是个有病的,脑子病的不轻。
姬无镜让长生去请了纪敬意。
先是苏大夫,后是纪敬意,消息很快传到了各房。各房以为姬无镜的身体又不好了,深更半夜的,一个个从暖呼呼的被窝里钻出来,有的还没出门,有的走到半路了,听说病了的是顾见骊,一个个又咒骂了两句,回去了。
顾见骊身上裹着被子,只一只手从被子里探出来,又隔了一层锦帕,由纪敬意诊脉。
季夏在一旁心急如焚:“大夫,这风寒怎么这么重啊?我们主子年幼时体虚,那时候日日吃补药。后来身子才好起来。会不会有这个影响啊?”
姬无镜换了身衣服从西间出来,听着季夏的话,看了一眼裹在被子里的顾见骊,问:“只是风寒?”
顾见骊目光闪了闪,终于抬起头来。她知道,广平伯府里的人可是盼着她死的。难道是有人害她?
纪敬意明白姬无镜的意思,忙说:“门主多虑了。夫人半年内应该染过一次风寒,当时表面上好了,却留下了病根,再加上几个月心中郁结,这次着凉,一并将凶险引了出来。要好好调养一番才可痊愈。夫人出生时应该不是足月吧?”
顾见骊怔了一下,才点头。
“我开一道药方,再开一道膳食调补的方子。然后再运针逼一下夫人体内的凉气。”
“啊?”顾见骊把手缩回来,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向后退。
季夏知晓顾见骊怕疼,忙问替顾见骊问:“非下针不可吗?”
纪敬意笑眯眯地点头,说:“运针是调理夫人体虚的根本。当然了,夫人不必担心。这下针***位之处众多,属下多有不便,由门主给夫人下针即可。”
姬无镜?
顾见骊猛地抬头看向姬无镜。开玩笑,她更怕了好吗?
顾见骊不由想起姬无镜咬牙切齿的那句“你等着”,他报仇的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还、还是不用了……”顾见骊抗议。
姬无镜似笑非笑地看了顾见骊一眼,走到桌前,翻了翻纪敬意药匣中的针包。他脸色苍白,对着烛光细瞧银针的模样,让顾见骊毛骨悚然。
他这双杀了无数人的手还会下针治病?
顾见骊一百个不相信!
纪敬意离开,季夏也退出去。姬无镜走到床边,在顾见骊面前弯下腰来,凑近她耳朵,语气喜悦:“顾见骊,你是不是怕我借机报仇?”
顾见骊咬唇:“我没有……”
“你猜得没错。”姬无镜笑得很是开怀。
“姬无镜!”顾见骊终于恼了,红着眼睛瞪着他,“你能不能不要欺负病人!”
姬无镜“噫”了一声,阴阳怪气:“我病得比你重。”
顾见骊气得推了姬无镜一把,姬无镜脚步一虚,跌坐在地上。顾见骊怔住,吓傻了眼,慌忙解释:“我、我不是有意的……”
她马上起身去扶姬无镜,姬无镜忽然勾唇,故意绊了她一下,然后心满足足地看着这朵粉色的花苞跌进他怀里,让他抱了个满怀。
姬无镜吸了吸鼻子,没有闻到花香,只闻到淡淡的美人香。
“怕疼,我可以把你敲昏了再下针。”姬无镜说。
顾见骊骇得忙反驳:“才不是!”

给前任他叔冲喜顾见骊姬无镜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第36章
街头巷尾中有了议论。
“武贤王可是咱们大姬唯一的异姓王, 昔日多风光呐。如今……啧啧。罢爵抄家打入天牢,要不是正好赶上太后喜寿大赦天下, 他早就……”男人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另一个人笑嘻嘻接话:“如今他也是吊着口气,早死晚死的有什个区别。”
几人幸灾乐祸, 似乎忘了当年武贤王得胜归来时,他们也曾喜气洋洋跪地叩拜,高呼战神。
“可惜了安京双骊……”男人叹了口气。
武贤王的一双女儿名中皆有“骊”字, 因其美貌,并称安京双骊,名动天下,是整个永安城的男人们不可企及的苍穹皓月。
“听说已经出嫁的姐姐顾在骊三年无所出, 如今赶上这事儿,不知道会不会被休弃。妹妹顾见骊和广平伯府的三郎早先有婚约。这门亲事,原先是破落宗亲高攀武贤王, 可如今看这情形,这婚事恐怕也是要吹了。”
另一人质疑:“不能吧?这桩婚事可是圣上赐婚啊!”
……
顾见骊没有闻声那些人的议论,她也不在意。这三个月她已经听够了。她在当铺换了钱, 又去药铺抓了药, 忍着不怀好意的各种打量,匆匆赶回家。
顾家四口如今住在一处忠仆让出来的简陋农家小院。那院落是真的小, 整个院落没有顾见骊曾经的闺房大。一共两间屋, 父亲、继母母子三人挤在一屋, 顾见骊自己住一间。她住的那一间还是曾经的厨房改的。院子逼仄狭小,几无落脚之处。
顾见骊刚走到巷口,就闻声嘈杂的争执声从家中传来,继母陶氏的粗嗓子格外刺耳。顾见骊一手抓紧了手里的药,一手提着裙子,疾步往家赶。
“你们广平伯府一窝子又怂又坏的势利眼!怪不得落魄到这步田地。当初眼巴巴求着咱家姑娘嫁过去,现在跑来落井下石!欺负我男人躺在床上,你们会遭报应的!”陶氏又哭又嚎。
赶到家门口的顾见骊闻声陶氏的话,心里顿时一惊。难道是广平伯府来退亲了?
顾见骊眸光微凝,然后暗下去。她咬唇,淡粉的唇瓣上显出月牙的白印子。
小院门口堵了很多看热闹的人。院门关着,看不见里面的情景,看热闹的人一个个竖着耳朵听热闹,见顾见骊回来,都让开了些。
顾见骊刚一打开院门,看热闹的人群伸长脖子往里面望。
坐在地上的陶氏一骨碌爬起来,端起身旁的一盆污水朝门外泼去:“看什么热闹!再看挖了你们的眼!”
她又骂了两句,抓着门口的扫把赶人,一直赶到巷口。
广平伯府来的人是宋管家,后面跟着两个小厮,抬着两个用红绸缠绕的箱子。
顾见骊望着那两个箱子上的红绸,有些不解。
宋管家对着顾见骊皮笑肉不笑地打了个礼:“见过顾二姑娘。”
顾见骊还记得宋管家上次见她时谄媚的脸。
“顾二姑娘,老奴是来送聘礼的。三日后便是黄道吉日,到时花轿来接您。老奴提前祝您和五爷白头偕老子孙满堂!”
顾见骊猛地抬头,潋滟秋眸中满是震动。
她垂首低眉时已是美如画,她抬眼望着你时,又是另一种惊艳。
宋管家停住了。他自是知道安京双骊的美名,可顾见骊不过十五岁,是还没完全长开的年纪。宋管家一直认为顾见骊逊于其姐,今日方知大错特错。倘若再过两年,顾见骊骨子里属于女人的媚意流出,不知要何等倾城色。
如今顾家沦落至此,顾见骊早就做好了被退亲的预备。她原以为广平伯府的人是来退婚的,可怎么也没想到是给姬五爷送聘礼的。
姬五爷……
顾见骊垂在身侧的手忽然颤了颤指尖儿。
她没见过姬五爷,可是她知道这个人。整个大姬王朝无人不知姬五爷。那是一个双手染满鲜血的恶鬼。
顾见骊不敢置信地惶惶向后退了一步,问:“这是什么意思?”
宋管家的声音软上几分,压低声音:“顾二姑娘,老奴给您交个实话。如今你家这个情景,说不定哪日陛下再究,可是连累九族的罪。我们三郎怎么还敢娶您。”
顾见骊脸色微白,她忍下心里的难受,问:“何不退婚一了百了?”
“那可是圣上赐婚。”
顾见骊不解,不能退婚却能换嫁?这不同样是抗旨?
宋管家笑了:“五爷名昭,三郎名绍。这……圣旨上不知怎么滴了一滴墨。”
“私改圣旨同样是死罪……”顾见骊声音微微发颤。
顾见骊望着宋管家脸上的笑脸,她忽然就懂了。
——可恐怕是宫里的意思。
陶氏回来了,她两步冲进小院,把顾见骊拉到身后护着,一手掐腰,一手指着宋管家,愤愤道:“谁不知道姬五爷熬不过这个冬,连棺材都做好了!这是等着拉我们二娘陪葬呢!我们二娘死了日后牵连不到你们,又保了颜面,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你广平伯府不敢抗旨,我顾家敢!回去给那一窝势利眼送个话,今日是我们二娘休了姬玄恪那个混蛋!”
陶氏嚎着嚎着又哭又笑。
“都是怂蛋!全都是!”
顾见骊从最初的震动逐渐平复下来,她蹲下来,掀开箱子。
两块布,一袋米一袋面,还有五十两银子。
若顾家还是昔日光景,不管是给姬五爷还是给姬三郎提亲,断然不会只有这些东西。还真是故意羞辱人。
不过顾见骊心里竟是出奇的平静。她摩挲着银子,心想:这人早两天过来就好了,那她就不用当了母亲的遗物。
这门等于赔命一样的亲事——顾见骊点了头。
“麻烦宋管家回话,这亲事我答应了。”
“不行!你个糊涂的!”陶氏气得把顾见骊拉起来,她往前迈出一大步,挡住继女,撸起袖子打算骂个愉快。
“母亲。”顾见骊轻轻喊了一声。
陶氏一愣,半天没反应过来。她嫁来顾家七年,知道两个继女都不喜欢她,这是她头一遭听到这个称呼。这三个多月里她全部的体面都没了,她像疯了一样硬撑着,此时心里却窝了一汪水,又酸又涩。
宋管家脸色变了又变,对顾见骊这么爽快答应十分意外。犹豫片刻,想起老夫人交代的话,他堆起笑脸,说:“这就对了。如今这境况,有了今日未必有明日,能捞一个是一个。”
顾见骊眉目不动,疏离淡然,没有接话的意思。
宋管家讪讪。
趁着陶氏愣神的功夫,宋管家忙带着两个小厮匆忙离开。
狭小的院子一下子冷清下来。陶氏忍了泪,说:“你这是何必?广平伯府这么做就是故意羞辱人,等着咱们主动抗旨拒了这婚事。咱们家如今背着死罪,也不在意多一个抗旨不尊的罪名了!我知道你这孩子是急着用钱救你父亲,可是生钱的法子多的是,何必让你这孩子用命来换?你绣绣帕子,我拿去铺子卖也能赚来钱……”
顾见骊垂着眼睛,她声音又低又小,却带着执拗:“都说人证物证具在,可是我不相信父亲是那样的人。逼我们抗旨的不是广平伯府,而是宫里。若我们抗旨悔婚,才是中了计,那样我们就活不到父亲洗刷冤屈的时候了。五十年是活,十五年也是活。宁肯我一个人死了,也不愿整个顾家担着污名地活。”
顾见骊抽噎一声,拼命忍下泪来。
“再说父亲的伤不是这些廉价药能医好的,更何况我们连买劣药的银子也没了。父亲的身子等不到我们靠绣帕子赚钱。这五十两银子倒是能暂时应急。”
陶氏张了张嘴,说不出半句话来。她知道自己愚笨,竟是没看透这里面的弯弯道道。
墙头忽然一阵骚动,似有砖块掉落。顾见骊和陶氏寻声望去,只见一个脑壳从墙头一点点冒出来。原来是街头赵家的赵二旺爬上了墙头。
“听说你们家现在缺救命的钱?”赵二旺垂涎的目光扫过顾见骊,“陪哥哥一晚,300文钱,干不干?”
“我砸死你个脏癞子!”
陶氏弯腰捡起一块石头直接朝赵二旺砸过去,追过去骂。
石头正好砸到赵二旺的脑袋,赵二旺尖叫了一声,直接从墙头跌下去。他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喊:“后悔了随时来找我!”
顾见骊淡粉的樱唇微阖,极浅极浅的一声叹息声散尽,一抹浅笑掬在她的唇畔,她轻声说:“即使留下也没什么好结果。”
陶氏心里“咯噔”一声,不再想着追赵二旺,回头望向顾见骊。就算穿着农家破旧的粗布衣裙,也未曾失了她半分丽色。她的母亲当年便是祸水,如今她和她的姐姐皆是娇妍而绽,竟出于蓝而胜于蓝。

推荐理由

给前任他叔冲喜(顾见骊姬无镜)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情节丰富,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性格真实,非常的有看点,闲暇时间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朋友,不妨到本站关注小说全本资源,还能阅读完整版《给前任他叔冲喜》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