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异界大陆(纪兮殊)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异界大陆(纪兮殊)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异界大陆(纪兮殊)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19-02-25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女主纪兮殊的小说——异界大陆(纪兮殊)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共享给大家,是题材新奇的奇幻故事,纪兮殊抬头,看向她的人物面板。 真可笑。 她马上就要复活了,却因为一个人的私念,导致她只能面对空荡荡的积分,却什么都做不了。

异界大陆全文简介

【那个宿主,你不要伤心了。】系统似乎不会安慰人,却也硬着头皮上阵,【我也已经被治理局开除了,以后就可以一直陪着你了,好不好?】
“好。”纪兮殊道。
用了十几分钟左右,系统终于把积分和财产清理了一遍,全部保存备份。
【宿主,那我就格式化了。】系统委屈道,【你千万不可以抛弃我。】
纪兮殊点头。
系统重启之后,看着她。
【你就是本系统的契约人?】欠扁的声音,从屏幕里响起。

异界大陆(纪兮殊)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你这个人很没礼貌!】系统纳闷了,【你是本系统遇见的第一个不自觉的人。】
纪兮殊无言。
这是当初他们签订契约之时,系统本来的性格。
毒舌。
腹黑。
还傲娇。
【你这个女人还看?本系统的英姿是你可以看得?】
纪兮殊安慰自己,已经习惯了。
“开始吧。”
她淡然的声音,打断系统接下来要说的话。
触及到任务之时,它会很认真。
一阵红光,从空间内亮起,断断续续地把她包围。
——
好冷!
纪兮殊无力地睁开双眼,再倦怠的闭上。
“哈,没想到这乱葬岗,竟然也会有小美人?”
猥琐的声音,从她旁边响起。
一双手放到她身上,对她上下其手。
纪兮殊茫然的睁开双眼,还未等到她出手,就有人抢先一步,替她出手了。
只闻声“咔嚓”一声,那人的脑袋硬生生的把被扭断。
那张已经面向背后的脸,仍然还存留着惊恐。
“诶,臭女人,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不满的语气,从旁边响起。
紧接着,纪兮殊被横抱起来。
她睁开双眼,看向那人,这是一个长相很清亮的少年,尤其是他那红色的眼瞳。
察觉到她醒来,红色的眼瞳看向她,“醒了?”
纪兮殊眨了眨眼。
“下来,自己走!”少年嫌弃着,把她温柔放下。
脚刚碰地,便传来一阵猛烈的疼痛,她险些趴到地上。
还好旁边的少年及时把她扶住她,把她抱紧怀里。
“你会不会站?”少年皱眉。
这个蠢女人,怎么什么都不会?
纪兮殊抬头,淡然道,“腿断了。”
“嗯?”少年的脸上,布满巨大的问好。
他伸出手,戳向纪兮殊的小腿,“竟然真的断了。”
纪兮殊无视了它,抬头看向四周。
四周都是山,形成一个凹,把这里围在里面。
因为地形的原因,这里布满浓雾,还有无数具尸体,伴随着恶臭传来。
这里是崖地,原主从顶端掉下来,竟然没有粉身碎骨?
“喂,你竟然还有心情看其他的?”旁边的少年极为生气,伸手扭过她的脸,“小爷这张脸还不够你欣赏的吗?”
纪兮殊无语,推开他的手。
“小爷带你离开。”少年把她横抱起来,一阵白光闪过。
再次出现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站在大街上了。
少年抱着纪兮殊去了医馆。
一路上,四周的群众用一种诡异的眼神,一直注视二人。
纪兮殊并没有在意,少年身上的休闲服,在这里确实会被人注视。
少年更没有在意,四周的目光他都不会在意,他的眼里只有纪兮殊。
进入医馆后,少年便离开了这里。
大夫给纪兮殊把脉后,收回手,缓缓道,“姑娘,你能活着,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纪兮殊点头。
“你不仅双.腿已碎,经脉尽断,还身中奇毒,唯有找满七七四十九味药材,方可解毒。”大夫拿出几根银针,扎进她右手的***位,“老夫只能暂时缓解你的毒,剩下的,老夫也无能为力了。”
大夫说完,叹气一声,便离开了。
“假如不解毒呢?”
大夫顿了一下,停下脚步,缓缓道,“最多还能活三个月,其余的,就看你的造化了。”
纪兮殊点头。
大夫提着药箱离开了。
半个时辰后,一个学徒端着一碗药,放在旁边。
正当纪兮殊喝药的时候,少年从外面走进来,怀里抱着几十个锦盒,跑进大夫的药房里。
那些锦盒很大,差点把他沉没。
一股股混合的药香味,从锦盒中传来。
纪兮殊看向药房,双眸带着不解。
“这就是你要的四十九位药材,快点!”着急的声音,从药房响起,“记住,把她给我治好!尤其是脑子!听明白了吗?”
不久后,少年一脸清爽的走出来。
纪兮殊无言,看着他离开,又看向从药房内走出的大夫,对他抱歉一笑。
大夫无奈的走回药房里,开始着手配药。
纪兮殊喝完药,躺在木床上,闭上双眼。
原主叫乐兮殊,父亲在十几年前战乱的时候去参军,一去不复返,死在了战场上。
在父亲死讯传来后,母亲接受不了,从此之后便疯了。
当年,他们乐家在县上,算得上是小康之家,可自从母亲疯了后,乐兮殊的叔伯们一合计,把乐家那么多的钱财留给一个小丫头,她不会用,也是浪费。
于是直接明抢,带着人把原主和原主母亲从乐家祖宅里面轰出来。
那时,乐兮殊不过三岁的年龄,怎么懂那么多?
她只能站在雪天里哭。
两个农民从这里路过,恰巧看到了大街上疯癫的母亲,还有站在一旁哭泣的孩子,心里一阵纠结,最后还是决定,把原主他们带回去。
因为他们没有孩子,于是就把原主当成亲女儿对待,将她抚养长大。
乐兮殊长大后,长相虽然不是倾国倾城,却也属于耐看型,让人看了后,一眼就忘不掉。
随着她越长越大,前来求娶的人便越来越多,成批的媒婆天天都来家里提亲。
养父母何曾见过这种仗势?只能不断的帮原主婉拒那些媒婆。
因为一直婉拒,原主的名字却也被人添油加醋一番传了出去,引起其他城镇世家弟子的注重。
不少人便成群结队,不嫌弃路途遥远赶来。

异界大陆免费资源

他们来到这里,为了亲眼目睹原主容貌,强行闯入养父母家中,无意中将人打伤。
那时,原主去城镇买东西,被乐家的人看到,纠缠了几个时辰。
等她回家的时候,却发现养父母受伤,便凭着跟在医馆看过医术的记忆,来山上采药了。
却遇见了几个没见到她样貌,来山上找乐子的世家弟子。
被人逼上崖边,脚下一滑,最后落入崖低,再也没有睁开双眼。
而她身上的毒,则是在铺子里面,被大夫拿去试药才留下的。
回忆完后,纪兮殊睡了过去。
这一觉,她睡得很舒适,可不代表着,其他人也会那么舒适。
比如,乐家那群强盗。
乐家老大的书房内,一道身影在房外犹豫不决很久,最后他开门,走了进去。
他进去后,书桌前的中年男子并没有惊奇,只是放下手中的笔,看向来人。
“大哥,你说怎么办?乐兮殊她竟然还活着?!”那男子走到书桌前,面带担忧。
中年男子听后,不禁冷笑:“你急什么?她活着又如何?一个小丫头还能翻天不成?”
这两个人,便是乐兮殊的叔伯。
书桌前的男子,是乐兮殊的大伯,乐家老大。
男子听后,叹气一声,无奈道:“怕就怕的是她那张脸,跟她娘亲一样,都是个狐媚子。”
这人便是乐兮殊的小叔,是乐家的老三,当年抢乐家只是,便是他提出来的。
大伯听后,竟觉得老三说的有几分道理,乐兮殊那张脸,真的是个祸患,思考一番后,才缓慢道:“那还不简单,你现在找人去药铺,划伤她的脸不变好了?”
“那若是失败了呢?”小叔眸光亮了一下,又忽然暗下来。
大伯拿起宣纸,放在蜡烛上,点燃。
“烧了那药铺!”
天还未亮,房间外却传出来淅淅沥沥的脚步声。
窗户被捅破了一道***,一根小管伸进来,缕缕白烟从细管里面,飘出来。
床上躺着的纪兮殊,睁开双眼,看向窗户的方向。
有趣。
乐家的人这么快,就有动作了?
这个县,是乐家的地盘,尽管乐家现在口碑并不是很好,可这并不能阻止其他人舔他们。
自从他们抢了乐家后,十几年来,便多了不少人一直跟在他们身后闹事,簇拥他们。
“女人,外面来人了。”不满的声音从她旁边响起。
纪兮殊眨了眨双眼,转身看向旁边。
少年红色的眼瞳,在她面前放大无数倍。
纪兮殊眉毛挑了挑,“你是男人。”
“哦?小爷知道自己是男人?”他惊奇了,他迷惑了,于是他问了:“然后呢?”
纪兮殊闭嘴了。
“对,你不是男人,你从我床上下去!”
少年挪了挪身体,又靠近她一点,眨眼道:“是这样吗?”
纪兮殊眉头狠狠跳了跳,转头过去。
吱呀——
门被打开了,两个人同时转身,向门口看去。
几道黑色的人影,推开门走进来。
“需要帮忙吗?”少年低头,问道。
“不用。”纪兮殊回答。
几道身影慢慢的移动过来,走到床边,寒光迅速闪过,一双手撩开帘子。
寒光对着床铺刺下,纪兮殊躲到一边,冷眼看着距离她的脸只差几公分的匕首。
纪兮殊抬头,看着那人,张开嘴,从嘴里吐出一根泛着黑光的银针。
银针只出现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床边传来沉重声音,只剩下一把匕首,仍然插在床上。
“喂,你怎么了?”身后探风的人迷惑一声,走上前,却发现男人躺在地上,瞬间不满,“快点起来!我,我们要离开了。”
地上的男子没有回答,睁着双眼,十分安静。
“喂,你怎么了?”唯恐把床上的人吵醒,那人压低声音,放慢脚步,缓慢走来。
他拉起地上的人,却看到男子脸上仍挂着惊恐,却了无生气。
“死,死了?”他惧怕了。
“死了。”冰冷的声音,从他面前响起,“他死了。”纪兮殊重复道。
那人视线在床边和地上徘徊了很久,双眼一翻,晕死过去。
纪兮殊坐起,撩开床帘看向房内,地上唯有两具尸体,躺在那里。
还好她本体自愈能力不错。
相信过不了,应该就可以痊愈了。
“喂,你把人吓死了。”身边的少年忽然开口。
纪兮殊转身,神情冰冷。
一眨眼便过了三天,通过少年,纪兮殊也已经把握了原主会的医术,加上暗开的金手指,她的双腿也好了不少。
说起原主会的医术,那医馆的医师却是隐世已久,早已不曾出现的毒师。
靠着一手毒术,而闻名于天下。
纪兮殊转身看向窗外,窗外已经没有了那经常嬉笑的男子的身影。
少年也离开了。
只有纪兮殊知道,它能量耗尽,变回系统了。
一阵吵闹声忽的从外面传来。
“你以为你谁?你用我们乐家的铺子做生意,你还不预备交租了?”粗狂的声音,从前院传来。
“不,不是啊。”大夫纠结的声音继而响起,“你就不能宽限几天吗?我们真的拿不出几千两啊。”
“看看你这边的人!”外面传来一声尖叫,“这么多的人来看病,你连一千两都拿不出来?你今天要是不拿出来,信不信我砸了你这铺子?!”
纪兮殊放下手中乐家的账簿,走到门边,看向前院。
一个大概二十五六的管家,拉着大夫,强迫他站在店铺前面。
这管家说的是吐沫横飞,在大街上大喊大叫,这种人,真的没素质。
“可我们真的拿不出来啊。”大夫险些哭了,“你们上次收租还只收几百两,谁知道你们忽然涨价了,多了我们也没有啊。”
“我们家的铺子,我们愿意涨价就涨价,有本事你别租啊!”
纪兮殊听着他们喧闹,那管家是乐家老大身边的红人,自古收租什么的,便是由管家代理。
管家收租之时,从来不在意过程,只在意结果。
不管对方是谁,不管用什么办法,最后他都会收到。
“不过是一千两罢了。”纪兮殊开口,声音极其冰冷,“你真的,想要那么一千两?”
“呦,小姑娘。”那管家看到她后,眉毛挑了挑,“你还预备替这个老头出头不成?”
纪兮殊闭眼,点头。

小编点评

异界大陆全文小说文笔比较的简单,字里行间带着淡淡的忧伤。同时本小说也是一部非常细腻的小说,从描述的情节之中也是能够看出来。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