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一起投胎我却成了猪(江南穆怀溪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一起投胎我却成了猪(江南穆怀溪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一起投胎我却成了猪(江南穆怀溪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2-24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江南穆怀溪小说一起投胎我却成了猪,文笔故事俱佳的耽美纯爱小说,小编为大家共享一起投胎我却成了猪(江南穆怀溪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江南的全部反应都落入穆怀溪眼中,他的目光黯淡了些,旋即起身,走到江南身前,江南条件反射往后退,但他本来就坐在沙发上,哪有退的地方。 见状,穆怀溪在江南一米远的地方停下,举起左手,将衣袖拉起,露出左腕,江南的目光顿时被男人手腕上的刺青吸引住。

一起投胎我却成了猪小说简介

江南手微顿,觉得自己在对方眼中是透明的:“你怎么知道我功德点是多少。”
穆怀溪手一翻,手中出现一本书,上面三个字——功德簿,他说:“我掌管功德一事。”
江南眨了眨眼,好半晌才‘哦’了一声。
穆怀溪把手中的功德簿往江南身前送:“要看吗?”
“?”
这么重要的东西随便给他看的吗。

一起投胎我却成了猪(江南穆怀溪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江南母胎单身二十三年,连个姑娘的小手都没碰过,哦,倒是在十五岁的时候,被一只女鬼看上,对方死活要嫁给他。
结果发展到最后,他认了女鬼当干娘。
这便是江南二十三年来唯一的一朵桃花,他整日与鬼怪打交道,没什么朋友,万万没想到死后成鬼到了地府,竟然冒出一个老公来。
再淡定的人,这会儿也淡定不了。
他深吸口气,看着穆怀溪:“你认错了吧?”
江南的全部反应都落入穆怀溪眼中,他的目光黯淡了些,旋即起身,走到江南身前,江南条件反射往后退,但他本来就坐在沙发上,哪有退的地方。
见状,穆怀溪在江南一米远的地方停下,举起左手,将衣袖拉起,露出左腕,江南的目光顿时被男人手腕上的刺青吸引住。
他抬起自己的右腕,右腕内侧的小刀刺青,和穆怀溪左腕上的刺青一模一样。
江南愣愣的,看向穆怀溪的目光变了,好一会儿,他才喃喃道:“我四岁时碰到一只恶鬼,爸妈为了救我死在恶鬼之手,那只恶鬼想吃我的时候,却忽然跑了,后来我发现,手上多了个刺青。”
他伸出食指按在刺青上,黑雾一闪,一把漆黑的长刀出现在他手中,刀刃泛着冰冷的锋寒,刀柄上刻着两个字:无锋。
刀一出现,四周的温度瞬间下降,刀身剧烈抖动,比以往见到猎物时抖动的还要激烈。
穆怀溪刚要说话。
一道哭声忽然响起。
两人一愣,同时朝哭源看去,仆鬼李代小脸煞白,趴在地上哇哇大哭,他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眼看着就要消失,一只修长的手放在他头顶,他的身体这才重新变得凝实,蹭到穆怀溪脚边,眼泪汪汪的看着江南,一脸惊恐。
江南也没想到他取出无锋刀能让小仆鬼魂体受伤,愣了下,把无锋刀收了回去。
“别哭了。”穆怀溪说。
李代非旦没有停止,反而哭的更响,穆怀溪提起他,把他捏成一颗球,打开门,扔了出去。
江南听到咕咚咕咚的声音滚下楼,之后没了声音。
呃……
江南:“……不会有事吧。”
穆怀溪回头,淡淡道:“不会,这小鬼皮厚着呢。”
想着醒来时听到江南询问他和小仆鬼之间的关系,怕江南多想,又道:“小鬼死的时候只有五岁,路边捡到,就拎回来当门童了。”
经过这个小插曲,江南安闲多了,暂时不去想什么老公的事:“不是可以投胎吗。”
这么小的鬼留在地府,算童工吧?
“现在地府投胎需要编制,没有编制去投胎的话,随机分配,很大几率会投进畜生道。”
这么复杂的吗,江南问出要害问题:“编制又怎么获得?”
做人还是比做鬼好点,假如有机会投胎,他自然要去的。
“编制需要十万功德点兑换。”穆怀溪知道江南对这些不熟悉,细细讲述,“你现在的功德点只有两万多,假如想投胎的话,得先把功德点攒够才行。”
江南手微顿,觉得自己在对方眼中是透明的:“你怎么知道我功德点是多少。”
穆怀溪手一翻,手中出现一本书,上面三个字——功德簿,他说:“我掌管功德一事。”
江南眨了眨眼,好半晌才‘哦’了一声。
穆怀溪把手中的功德簿往江南身前送:“要看吗?”
“?”
这么重要的东西随便给他看的吗。
江南细细打量眼前的男人,他的五官刻画的很鲜明,修眉俊目,鼻梁高挺,睫毛浓密,瞳孔很黑,看久了,甚至会产生一种眩晕感。
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江南伸手接过,随便翻了翻,上面记载着每个人生前做过的好事和坏事,哪些事会加功德点,哪些事会扣。
看了之后,他发现,一般死后进入地府的鬼,功德点都不高,但他们可以在地府做事获取功德点,攒够十万功德点之后,兑换编制。
而这个编制,可以拿来重新投胎,也可以在地府换取高阶的职位。
不是每只鬼都想投胎的,地府相当于另一个人间,有些鬼在地府生活的很好,便不想再投胎***,究竟谁知道投胎就一定能投到好人家。
所以编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江南想通过这本书簿,看看自己生前做过什么,竟然会有这么高的功德点,但书的内容太多,凭他手动找,不知找到什么时候,便问穆怀溪。
“你的不记录在上面。”穆怀溪说。
江南:“为什么?”
穆怀溪沉默。
江南这人有个优点,好奇心不强,哪怕事关自己,对方既然不想说,他便不会强求追问,道:“我随便问问,不用在意。”
他把功德簿还给穆怀溪。
正预备解释的穆怀溪默默把话咽了回去。
“宝宝……”他刚出声就被江南打断,后者一脸牙酸的表情,“那个……能不能不要这么叫我?我叫江南。”
穆怀溪看着他,没什么表情。
江南:“……”
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像极了家暴丈夫的混蛋老婆。
打了寒颤,江南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把话题回归正途:“无锋刀是你给我的,对吧。”
他用的是陈述句。
穆怀溪犹豫了下,点头。
“谢谢。”江南朝穆怀溪深深弯腰,穆怀溪这句话,无疑是告诉他,四岁那年,救他的就是他。
留给他的无锋刀帮他渡过多次危险局面,若没有这把刀,他压根活不到二十三岁才死。
江南其实有很多问题,比如当年穆怀溪救他的时候为什么不现身,为什么要送把这么厉害的刀给他……但他现在已经死了,就算知道又能怎样。
他只需要知道眼有这个男人救过他,而他能做的,便是对眼前之人,真诚的感谢。
以后在地府,若是碰到危险,他会尽力护他,虽然对方实力比他强。
穆怀溪眸色由浅转浓,他看着江南,轻声道:“宝宝,我是你老公,你不用这么客气。”
江南被口水呛住,低头剧烈咳嗽,穆怀溪似乎想过来拍他的背,却克制的站在原地,没动。
江南并没有注重到他的动作,好不轻易缓过来,认命的道:“能不能告诉我,我们之间……???”
苍天,他一个男人,为什么会有一个老公!
而且这个老公还是他四岁时的救命恩人!!
穆怀溪听他询问后,转身从抽屉里取出一个木盒递给他。
木盒里放着一张纸,江南扫了一眼,眉心跳了跳,这是张婚书,姓名一栏写着他和穆怀溪的名字。
看着看着,他觉得这纸婚书有点熟悉,不论是字迹还是语句,越看越熟悉。
片刻后,江南眼睛猛的瞪大,眼底闪着不可置信:“这不是五年前我替别人结阴亲时,写的婚书吗!”
当时有一家人的儿子命在旦夕,请了很多大师都没办法,最后那家人不知怎么找到江南,看在对方家里做的卤鹅好吃的份上,江南答应出手帮忙。
那小子之所以命在旦夕,是因为一半的魂没了,想要好起来,必须找门亲事替他补魂。
活人不可能,死人却是可以的。
江南找到一位死去不久的姑娘,姑娘生前爹不疼娘不爱,死后成了孤魂野鬼,怪可怜的,假如和那小子结阴亲,也算有了家人,得个安慰。
事成之后,江南揣着好几只卤鹅离开。
多年后,他却在地府见到这张改了姓名的婚书,可想江南有多惊奇。
“这到底怎么回事。”头一次碰到这么诡异的事,江南懵了。
穆怀溪俊美的脸上亦是带着淡淡迷惑,摇头:“我也不知,只知有一天,从天而至一张婚书,上面写着你我姓名。”
他伸手握住婚书的另一边,诡异的一幕发生:
婚书上的字忽然扭动着从纸面剥离,悬浮于半空,凝成一行:穆怀溪,江南,于戊戌年七月十三未时成婚,死生相依,不离不弃,若有违反,永不超生。
江南:“……???”
这还不够,没了字的婚书消失于空气中,一股骤然的推力将两人推在一起,猝不及防之下,江南倒在穆怀溪怀里,后者下意识揽住他的腰,两人形成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
他们的眼前,那行字消失,化成两个桃心,飞进他们心脏的位置。
“……”江南被这婚书的操作给骚到了。
这真的是婚书?而不是成了精的妖怪?
“穆……”他张嘴,一时不知该怎么称呼。
他给别人结的阴亲,最后莫名其妙结成他和穆怀溪,后者什么也不知道,就被迫结婚,白纸黑字的婚书,相当于人间的结婚证,两人的‘夫妻’关系真实存在,所以,穆怀溪才会自称他是他老公。
巧合的是,穆怀溪又是他小时候的救命恩人。这种情况,怎么看都是他占了大便宜,穆怀溪才是最无辜委屈的那个。
穆怀溪仿佛知道他的纠结,善解人意的说:“宝宝,你可以叫我怀溪。”他犹豫了下,终究没有直接让江南叫他老公。
“……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江南道。
穆怀溪搂住江南腰的手动了动,最后放开江南。
重新得了自由的江南坐直身体,为了安全起见,他往旁边挪了挪,直到觉得是安全距离才停下来。
看着两人之间超过两米的距离,穆怀溪嘴唇抿了抿。
江南微松口气:“怀……”实在有点喊不出来,他放弃了,“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样。”
他甚至完全不知道这件事,而穆怀溪被迫接到婚书,换位思考,若是他忽然得了张婚书,被迫与人结婚,他第一要做的,绝对是去找对方。
但是,入了地府的鬼去到人间,便是逃犯,一旦被地府所知,会派狱殿的鬼差前去捉拿。狱殿的鬼差可不像普通鬼差,手中不知染着多少恶鬼之血。
如同当初那只缠着江南的鬼,江南虽然打不过他,但有无锋刀,对方奈他不何,最后那只鬼被狱殿的鬼差带走了。
穆怀溪假如在收到婚书的当时就来找他,或许还有办法解除婚约,可他不能来人间,而江南不知道,过了这么多年,婚书早已生效,若是违反,永不超生。
“宝宝,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穆怀溪垂眸锁住江南的目光,“我们是一家人。”
江南内心错综复杂,因为婚书的存在,所以穆怀溪对他有了责任感,可越是这样,他越是尴尬和无措。
一阵咕噜声打破他的尴尬,江南从来没觉得他的肚子这么可爱过!
他抓了抓头,力持平静的问:“那什么……地府有吃的东西吗?”
十多分钟后,江南坐在餐桌旁,看着眼前放着的这个比他两个脑袋还大的碗,木然。

一起投胎我却成了猪江南小说在线全文阅读

江南在任何事上都不会太在意,除了吃,他从小食量就好,几乎是同龄人的两三倍。
生前,他最大的爱好,便是去参加各种大胃王的比赛。
既能敞开肚子狂吃,又不用给钱,赢了的话还能得到钱,一举多得的事,多好。
但是,他对外的形象,只是喜好美食而已,关于他食量大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
所以……穆怀溪为什么装这么大个碗?巧合?
看了眼穆怀溪的碗,江南把巧合两个字按下去,因为穆怀溪的碗是正常大小!
见江南瞪着碗不动筷,穆怀溪眉心微不可察的拧了拧。
是嫌碗太小了吗?
他记得,上一次偷偷潜进江南家,看到他吃饭用的碗就是这么大,回来后,他特意按照看到的尺寸制作了一个。
他刚要说话,江南已经拿起筷子动起来,见状,穆怀溪心中稍松。
“好吃吗?”他心里有些忐忑。
碗里面装的是满满的米线,各种配菜都有,汤汁米白,散发着浓郁的香味。
“好吃!!”吃进第一口时,江南的眼睛亮了。
米线滑嫩爽口,带着一股非凡的无法描述的浓香,绝对比他生前吃过的全部米线都要好吃!
穆怀溪不留痕迹的轻吁口气,眼中升起满足的笑意,道:“好吃就多吃点。”
配菜当中最多的是一种雪白色的肉,吃下去平台即化,一股热量顺着胃部散发,迅速扩散到四肢全身,成为鬼之后,江南冷冰冰的躯体顿时变得暖和起来。
“这是什么肉?”江南忍不住问。
他不是傻子,一块肉而已,却能产生这样非凡的反应,只能说明这肉绝对不简单。
穆怀溪目光在他显得有些血色的脸上转了一圈,道:“地府产物而已。”
他云淡风轻的态度让江南释然,或许这是特意给鬼吃的肉,所以效果不错。但他无意间瞄到穆怀溪的碗,停住。
穆怀溪的碗里,一块肉都没有。
忽觉有异,转头对上一双眼巴巴的眼睛,定睛一看,原来是隐在墙角的小仆鬼支出脑袋,正盯着他……不,盯着他的碗里看。
江南心中一动,朝仆鬼招手:“过来。”
李代现了身体,乖乖走过来,恭恭敬敬的行礼:“大人,夫人。”
江南刚要出口的话,被他一声‘夫人’给噎了回去。
穆怀溪愉悦道:“自己去厨房盛吧。”
“谢谢大人!”李代激动的迈着两条小短腿去了厨房,不一会儿,摇摇摆晃的端着一碗米线出来。
为了验证心中所想,江南叫住他,夹了块肉放在他碗里。余光注重到穆怀溪的神情没有多大变化,只是眉心似乎蹙了下。
再看小仆鬼,后者眼中的惊喜和激动无法掩饰,甚至都要哭了:“谢谢夫人!”
迫不及待用手抓住那块肉吞进嘴里,那模样,仿佛若是慢了,就会消失似的。
随后端着碗蹲在角落,笨拙的用着筷子吃米线。
江南没再说话,默默把一大碗……盆米线吃光,末了连汤也一并喝光。放下碗后,对上一道含笑的目光:“锅里还有。”
说着想接过碗再去盛。
“……”江南死死扣住碗,“谢谢,我已经饱了,真的。”
他真的不是猪!
穆怀溪有些遗憾的松开手,正要说话,身前忽然飞来一张信笺,他扫了一眼后,站起身,对江南道:“宝宝,阎罗帝君召唤我,你在家里待着,我去去就回。”
江南已经可以毫无波澜的听穆怀溪叫他宝宝了,点头道:“好的。”
看着江南乖巧的模样,穆怀溪贴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不动声色的将手放在口袋里,声音温柔:“等我回来。”
声音低磁悦耳,江南不出意外的红了脸,他干咳一声,穆怀溪又对他笑了笑,这才步出院子。
尔后沿着街道走到一棵松树下,伫立不动,良久,抬起手放在胸口,嘴角缓缓上扬。
四面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穆怀溪转身,瞳眸中的情绪渐渐变成凌厉的煞气,过了会儿,那些隐在暗处的东西逃了。
“啧,心情这么好啊,竟然没动手。”引魂殿主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旁边,上半身西装,下半身铠甲,手里还拿着一把骚包的折扇。
感觉到穆怀溪的嫌弃,引魂殿主不爽:“我担心你伤未痊愈,去见阎帝路上会有东西盯上,好心好意来护送,就是这么对我的?”
穆怀溪拿出那张阎罗殿送来的信笺,最下面有排小字,与殿者:穆怀溪,萧昀。
——萧昀,引魂殿主的名字。
被戳穿的引魂殿主不以为意,厚着脸皮的继续说:“虽然阎帝也召唤了我,但我大可以自行前去,可我还是来找你一同前行,说明什么,说明我……”
穆怀溪面无表情的打断他:“我只喜欢我家宝宝。”
“靠!”萧昀一蹦三尺远,惊恐状,“你以为本殿喜欢你?本殿喜欢的可是胸大腰细的漂亮姑娘……”
他八卦的笑起来:“话说,你口中的‘宝宝’认你这个老公吗,是不是把你当成李老工呢?”他特意在‘李老工’三个字上加重音调。
穆怀溪眉眼淡了下去。
见他这样,萧昀收起开玩笑的心思,走过来:“现在这种情况也不错,有你护着,谁敢招惹他?哪像以前,一个在地府,一个在人间,他出事你都来不及救。再说,他终于知道你的存在,你也不用再苦苦的单相思。现在人在身边,还怕他不动心?”
“我从不奢求他能知道我的存在。”穆怀溪摇头,“当人和当鬼怎能一样,假如我……”
“我的大哥,你就别自责了好吗,你那小媳妇儿要不是靠着你续命,能活过十五岁?而且这次要不是你,三界动荡,就你小媳妇儿那体质,能活下来?”萧昀摇了摇折扇,“反正天意如此,你不要多想,当鬼有什么不好的,咱们地府和人间也没什么差别嘛。”
“再说,还可以投胎嘛。”
最后这一句纯属萧昀随意说出的,都做到殿主这一级别,投胎做什么?有穆怀溪护着江南在地府,夫夫俩的日子那不是爽歪歪么。
萧昀其实对江南并不太了解,只是在五年前,忽然被穆怀溪拉着去喝酒,然后穆怀溪醉了,宝贝似的拿出婚书,指着姓名栏上‘江南’二字,醉意朦胧:“这是我家宝宝。”
他这才知道穆怀溪结婚了——地府的鬼是可以结婚的。
那是萧昀第一次看到江南这个名字,随后零零碎碎的知道。
江南,性别男,种族人,命中注定活不过十五,但穆怀溪一直暗中续着他的命。
这次,因为地府出事,穆怀溪帮忙,受伤昏迷,顾不上江南,导致江南死亡。
穆怀溪心中一动,没再说话了。

江南在穆怀溪离开后,叫来小仆鬼,问他:“我刚才吃的是什么肉?”
小仆鬼支支吾吾,不敢回答,大人叮嘱过他,假如夫人问起雪狱暝蜥,他装作不知道就行。
江南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拉着他,道:“你静静告诉我,我保证不告诉大人。”
“真的?”小鬼很好哄,睁大眼睛。
好久没碰到这么单纯的鬼了。
江南叹了口气,一脸失落:“你不相信我吗?”
“我相信!” 怕夫人伤心的小仆鬼立马拍着小胸口,夫人给他吃肉呢,不能让夫人伤心。
这么想着的小仆鬼立马把大人的叮嘱忘光光,老老实实的回答:“夫人,是雪狱暝蜥,吃了它,能补充魂体能量,是全部鬼都向往的食物。”
说着说着,这小鬼头还回味的舔了舔嘴唇,看着江南的目光里布满孺慕和亲近:“夫人,要不是你,我也吃不到呢。”
地府的鬼除了没有人类的新陈代谢之外,其他没什么区别,但是,成为鬼之后,会消耗魂体能量,时间久了,自然会觉得饿。
因此,鬼需要补充魂体能量。
在地府,有三种补充的方法。
一,食用食物。
二,暗荒屠怪。
三,噬鬼互补。
第一种最好懂,人间的那些食物,地府都有,只是这种提供的能量很少,勉强充饥而已。
第二种,地府总分七殿一荒,荒,指的是暗荒,那是地府怪物诞生的地方,冥怪便是诞生于此处。
在暗荒诞生的聪明生物,生性残暴,毫无人性,比之恶鬼更可怕,屠杀它们,可以将它们的能量化为己用。
第三种,顾名思义,吞噬同类,这是严格禁止的,一旦发现有鬼私***鬼吞噬,狱殿的三千六百八十一种针对鬼的刑法,会拉过去挨着试一遍。
雪狱暝蜥是暗荒的非聪明生物,战斗力强,它身上能食用的只有腹部那一团拳头大小的肉,所以极为珍贵。
“雪狱暝蜥是大人在地网上买的,特殊特殊贵。”
地网相当于人间的互联网,人间是用手机电脑上网,地府则是通过自己的身份ID。每个记录在册的鬼,会免费发放一个身份ID,这个身份ID是自己身份的象征,实名认证。
为了忽然出‘特殊’二字,小仆鬼努力伸长他的手:“要很多很多功德点才可以购买。”
江南知道功德点的重要性,多少鬼为了能攒够十万功德点兑换编制而努力奋斗,同时,功德点也是地府的通用货币。
他抿了抿唇,问:“需要多少功德点?”
小仆鬼迷茫,他忘了,赶紧拿出他的身份ID——一个奶嘴——身份ID在发放的时候,只是一团虚无的气,新死鬼拿到身份ID后,根据脑海里第一时间的想象,自行变化形态,不过只有一次机会。
“夫人,地网上可以查,但是我不会用。”
大人教过他,可他听不懂。
江南眉梢抽了抽,接过奶嘴,一时间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
“一万。”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来。
江南瞳孔一缩:“谁?”
“想知道我是谁,打开门,出来就知道了。”那声音诱惑的说。
江南眼睛眯了眯。
生前他就受鬼怪喜欢。
死后被盯上,倒也不意外。
不过……他正愁找不到‘人’打听关于地府的一些常识。
外面的声音似乎察觉到江南的犹豫,放轻声音,继续说:“功德殿主向来无利不起早,他既舍得让你吃雪狱螟蜥,定是对你有企图,你难道不想弄清楚中间的原由,而我,恰好知道很多关于功德殿主的事,只要你出来,我通通告诉你。”
江南摸了摸下巴,小声对小仆鬼道:“我看起来像傻子吗?”
小仆鬼摇头,举起双手力赞江南:“夫人最聪明了!”
江南笑了笑,扬高声音,语气犹疑,又带着惧意,软软的:“我初来乍到,对这里不熟悉,不敢出去,这样,我打开门,你进来行不行呀?”
那声音一喜,功德殿主离开的时候,在门上下了禁制,所以进不去,但假如门从里面打开……它已经很久没有碰到这么香的食物,不吃真的对不起自己!
一只新死鬼而已,再凶能凶到哪去。
……
半小时后,穆怀溪回来,一进门就听到小仆鬼极为兴奋的声音:“大人,夫人、夫人抓了只天魂兽!”
天魂兽和雪狱螟蜥一样,都是地府极为珍贵的补充魂体能量的食物,但天魂兽比雪狱螟蜥更加珍贵,吃了它,不仅能补充魂体能量,还可以修复受伤魂体。
只是天魂兽擅伪装,喜诱惑,性阴险,只要它自己不暴露身份,几乎无人能发现,地网上都没有天魂兽的售卖。
李代小脸憋的通红,握着小拳头,眼睛闪着小星星,全是对江南的崇拜:“夫人太太太厉害了!”
咦?大人为什么一点都不惊奇呢。
穆怀溪嘴角忍不住上扬。
他只是离开半个小时而已,宝宝就抓了只天魂兽。
果然不愧是他的宝宝。

推荐理由

一起投胎我却成了猪出色章节完整在线共享阅读,故事虽平凡,感情却真挚,充沛,感人。点击榜结尾不落俗套,给人以欲还休的感觉。喜欢看一起投胎我却成了猪小说全文的朋友,小编为大家共享一起投胎我却成了猪(江南穆怀溪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