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帅府悍妇惹不起(陈靖廷陈瑾宁)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帅府悍妇惹不起(陈靖廷陈瑾宁)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帅府悍妇惹不起(陈靖廷陈瑾宁)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2-15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帅府悍妇惹不起》原名《权宠悍妻》是一本好看的古风重生小说 ,主角叫陈靖廷陈瑾宁,涅槃重生,她杀心机姐妹,诛恶毒继母,夺回母亲嫁妆,渣男和小妾都一一死在她的剑下。帅府悍妇惹不起完整章节文笔成熟,内容新奇,值得一看。追书的读者,请到本站帅府悍妇惹不起(陈靖廷陈瑾宁)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陈梁晖看着她,脸色有些难堪。 瑾宁把他最后一块遮羞布都给撕下来了。 他一直安慰自己,是因为自己泡茶泡得好,祖母和母亲才会让他做这事。 可他一直都是自欺欺人。 她们只想用这种方式提醒他,让他记住自己的身份。 “去问过祖母了?”瑾宁问道。

帅府悍妇惹不起小说简介

国公府的嫡女,嫁与将军为妻,助他成为一代名将,却被夫君婆婆厌弃,怀孕之时,他宠爱小妾,以克星为由剖腹夺子,更拿她顶罪屠之。杀身之仇,涅槃重生,她杀心机姐妹,诛恶毒继母,夺回母亲嫁妆,渣男和小妾都一一死在她的剑下。

陈靖廷陈瑾宁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袁氏被骂了一通,当下不敢做声。
只是心底到底不服,琦儿怎么了?晖哥儿念了几年的书。琦儿也念了几年的书,都是同一个先生教出来的。而且,本来先生就是请来教琦儿的,晖哥儿不过是伴读。
老夫人温顺地对陈梁晖道:“你先回去。明日带你到铺里看看。”
“是!”陈梁晖退了出去。
袁氏见他走了,遂不满地道:“母亲。为什么不让他去跟苏意提一下?这是为琦儿的前程着想呢。”
老夫人厉声道:“你如今的做派。哪里有半点出身世家的模样?便是你娘家家道中落,却也没你这般小气糊涂的,刚拒绝了他。你转个头便去推荐琦儿。他心里怎么想?这不是明摆着偏心吗?”
袁氏撇嘴,“偏心又如何?琦儿是我亲生的。又是嫡出,自然不是他这个庶子能比,总不成是这个庶出的混得比嫡出的还要好。母亲您也是过来人,难道心里就不堵吗?”
老夫人怒不可遏。“堵也得忍着,谁叫嫡出的不长进?老身当年就是处处宠着嫡出的,才叫他出了这般懦弱无用的性格,一事无成。若不是我帮衬着拿了甄氏的嫁妆。你们有今日的风光?若不是我当年忍着。对你大哥这个庶长子好一些,他今日会念母子情分?你以为我这个国公府老夫人很了不得?你大哥就真的不会反我?不过是我处事还算公正,他也就犯不着跟我作对,也好成全他的孝顺之名。”
袁氏嗫嚅道:“琦儿也不是一无是处,若好生安排一下,还是有出息的。”
“急不得,回头叫你大哥安排一下,在督查衙门历练历练。”
袁氏不太愿意,“督查衙门就是个得罪人的地方,大哥这些年得罪不少权贵了吧?”
“得罪人?”老夫人冷笑一声,“得罪人又如何?多少人得看着你大哥的脸色?京官也罢,地方官也罢,谁身上就是彻底干净的?你大哥若是愿意稍稍给露个口风,多少人捧着银子上门求他呢,可他就是个死心眼。”
“可不是呢?”袁氏撇嘴,“如今算是混上个世袭爵位了,只可惜,到底只是爵位,实权不懂得利用,也是个虚的。”
“我警告你,这些话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回你屋中把你的嘴巴封得严实一些,别有任何不好听的话传到你大哥的耳中,他素来是个孝顺的,后来娶了甄氏,便偶然因着甄氏与我顶撞几句,甄氏死后,又送走了那贱胚,日子才恢复以前那样,可好日子没过几年,那贱胚回来,他又对我阳奉阴违了,在你想要的还没得到之前,最好就是夹着尾巴做人。”
袁氏道:“媳妇知道了。”
陈梁晖从寿安堂出去之后,便去了梨花院。
瑾宁命人泡茶,他习惯性地要上手去做,瑾宁拉着他坐下来,“晖哥哥,这不是你的活。”
陈梁晖怔了一下,讪讪地坐下来,“也没什么,横竖我泡得好。”
瑾宁淡笑,招呼了青莹进来煮茶。
青莹煮茶有一手,洗茶,点茶,一气呵成,茶汤送到陈梁晖的面前,瑾宁道:“你喝一下,看看是你泡得好,还是青莹泡得好。”
陈梁晖饮了一口,只觉得茶味清香,平台悠长,确实比自己泡的要好上三分,不禁赞叹道:“你屋中倒是有个沏茶的好手啊。”
瑾宁道:“你这样说,是因为你没有喝过可伶可俐泡的茶,也没有喝过老夫人身边的婆子丫鬟泡的茶。”
陈梁晖看着她,脸色有些难堪。
瑾宁把他最后一块遮羞布都给撕下来了。
他一直安慰自己,是因为自己泡茶泡得好,祖母和母亲才会让他做这事。
可他一直都是自欺欺人。
她们只想用这种方式提醒他,让他记住自己的身份。
“去问过祖母了?”瑾宁问道。
陈梁晖默默地点头,“问了。”
“怎么说的?”瑾宁明知故问。
陈梁晖有些狼狈,“她……的意思是随我自己拿主意,但是,我觉得,我确实也不适合官场。”
瑾宁淡淡地道:“看来,哥哥是要放弃了。”
陈梁晖没说话,心里有种酸楚无力感。
瑾宁轻轻叹气,“人这一辈子,无法把握的东西太多太多了,而仅有那些我们能把握的,也因为怯懦而放弃,那么这辈子就真的只能这样过了。”
陈梁晖看着她,“宁妹妹很勇敢,哥哥佩服。”
瑾宁苦笑,“喝茶吧!”
她不可强迫他人,人生是他的,该怎么过,是他自己决定。
作为旁人,甚至是妹妹的身份,她也最多提点。
“祖母说要带我去店里。”陈梁晖沉默了一会儿说。
“去吧。”瑾宁道。
陈梁晖看着她,“你要不要去?”
“我不去。”
“那是母亲的店铺,你不想去看看吗?”陈梁晖问道。
他是叫甄氏母亲的,也叫陈国公父亲,但是,回到袁氏和自己亲生父亲这边,他也叫父亲母亲,因而,有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叫的是谁。
可他明白,他喊的母亲就只有一个。
他很小很小的时候,曾得一人疼爱,那便是母亲。
瑾宁淡笑一声,“不必去看,总归是我的,我都得拿回来。”
陈梁晖轻轻摇头,觉得不可能的,怕她痴心妄想,最后徒劳无功,便提醒了她,“妹妹,要从祖母手中拿走一些东西,是难于上青天,你不如好好经营如今手中的,总胜过争来夺去败坏了名声。”
瑾宁道:“我不抢夺别人的东西,但是属于我的,我半步不让,这是捍卫,同时也是做人的底线,我若退让一步,别人便会逼近一步,利益面前,从来没什么和平共处。”
陈梁晖看着她熠熠闪光的眸子,竟一时错愕。
“可话是这样说,如何能拿回来?”陈梁晖觉得,瑾宁虽然是县主,可到底也没什么实权,这大周朝讲的就是仁孝,她不能三番四次地跟祖母闹,到最后,吃亏的还是她。
“我自有办法,哥哥就别担心了。”瑾宁看着他,“你若放弃去入翰林院,那就踏实去治理店铺。”

帅府悍妇惹不起在线阅读

什么捍卫,什么底线,这对陈梁晖来说是很生疏的字眼。
他喝着茶。一时也不知道跟瑾宁说什么话题,他觉得。自己想说的那些或者是脑子里在想的那些,对她而言都不合适。
她不屑!
“陈瑾宁,你给我滚出来!”
门外。响起了陈瑾珞愤怒尖锐的声音。
瑾宁放下茶杯走出去,只见陈瑾珞带着两个侍女气冲冲地在外头。
“上回打了两巴掌上瘾了?又来讨打?”瑾宁冷道。
陈瑾珞粉脸涨红。怒道:“我问你。库房里的那两匹云缎,是不是你拿了?”
瑾宁淡淡地道:“没拿,便是我拿了。也轮不到你来大呼小叫。”
陈瑾珞怒道:“就是你拿的。管家说是你拿走,你敢做为什么不敢承认?这缎子是我母亲给我买的。你凭什么拿走?”
瑾宁皱起了眉头,管家还有心思挑拨这样毫无意义的争吵?果然是闲得慌。
自打长孙拔出事之后,她收拾过他一顿。之后他就一直夹着尾巴做人,便想着先放他一会儿。没想到,大阴谋不走了,只玩这些小把戏。
“听着,第一。我没有拿。第二。我便是拿了,你也没资格在这里吵。”她懒得搭理,吩咐了可伶可俐,“送她走!”
可伶可俐送人,一般都比较粗暴。
一人夹着一条胳膊,直接就提了出去。
“陈瑾宁,你最好给我拿出来,否则我到大伯父面前告状,让他打你板子。”陈瑾珞恼怒地大喊。
瑾宁对青莹道:“叫管家来见我。”
“是!”青莹道。
管家很快便被带了过来,他低着头,没了两只耳朵的脑袋显得格外的怪异,脸上没什么表情,只喊了一声,“三小姐。”
“陈瑾珞的云缎,是我拿了吗?”瑾宁心平气和地问。
“不是!”管家应道。
“但是你是这样跟她说的。”
管家这才慢慢地抬起头,看着瑾宁,然后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脸上是无奈又是苦笑,“小人只是一个奴才。”
换言之,他是听命行事,谁如今还会用这样的手段?只有长孙氏那个愚蠢的女人。
瑾宁倒想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这样的小手段小把戏,真是不该出自他的手啊,颇有一种大材小用的感觉。
“你早就该被赶出去了,你知道吗?”瑾宁问道。
管家道:“小人知道。”
“可你还在这里。”
“三小姐恩典!”
“我没什么恩典给你,我只是懒得收拾你,割去了一双耳朵,再被长孙氏厌弃,你就如丧家犬一般了。”
长孙氏早就不信他,认为是他在枣庄出卖了她,所谓的管家,如今是做着奴才的跑腿活儿,甚至,连老夫人都不待见他。
当然了,老夫人如今回来,自然得培植自己的人手,管家撤换是迟早的事情。
“是,小人就是丧家犬了。”管家轻声道。
“你是威风八面的管家,还是落魄不堪的丧家犬,全在我一念之间。”瑾宁淡淡地说。
管家嘴唇哆嗦了一下,磕头下去,“求三小姐恩典!”
瑾宁眸色清冷,“要求恩典,便拿出你的诚意来,我身边不留无用之人。”
管家道:“三小姐吩咐!”
瑾宁伸手捧了一杯茶,慢慢地呷了一口,然后放下,静静地看着他。
管家没敢抬头,但是感觉到两道锋利的眸光在他脸上往返地刮着,刮得他心头一阵阵寒意涌上。
当初,他怎么会认为这个从瑶亭庄子里回来的少女软弱可欺?
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帮我去找一个人,找到了,再来求我!”瑾宁冷冷地道。
说完,她冲可伶努努嘴。
可伶点头,道:“走吧,要找什么人,你得心里有数才行。”
管家跟着可伶出去之后,陈梁晖问道:“宁妹妹,你要找什么人?我在京中也熟悉一些人,或许能帮到你。”
二房原先也是住在京城,后来陈守成得陈国公安排,到南国去做个小官,便带着家眷去了,结果官没做好,又不愿意这样回来,老夫人便带着银子到南国去资助他做营生。
自然,生意也是没做好,这才回来的。
陈国公去信的时候,刚好老夫人便想带着他们回来,这信便是最好的下台阶。
她是回来帮陈国公主持国公府内宅事情,而不是在南国混不下去才回来。
“不是真要找什么人,不过是给他一些考验。”瑾宁没跟他说太多。
陈梁晖哦了一声,觉得她大概是不相信他,想想自己确实也没什么值得相信,甚觉无趣,便寻了个由头走了。
管家这种人,瑾宁自然不会轻信。
但是,有些人,别人找不到,他却可能有办法找到。
当年国公府发生的事情,多半是老夫人和长孙氏cao控,而管家在国公府多年,对这些肮脏的事情,知道不少。
母亲身边的人去向如何,他应该会知道,便是不知道,也能从旧人口中问出些蛛丝马迹。
陈梁晖翌日便跟着老夫人到店铺里巡视。
当年甄氏母亲给甄氏陪嫁的店铺,多半是已经在经营的,有些是吉铺,租给其他人,每年只收租金。
甄氏是个做生意的料子,店铺在她的手里,一直都运营得很好。
可她死后落在了老夫人的手中,老夫人觉得,与其自己负责盈亏,还不如把店铺转租给别人,干净收租比较稳妥。
因此,老夫人手中的店铺,多半是租给别人,除了生意教好的之外,如今,有两家茶叶店,两家米粮店,一家客栈和一家酒楼。
比较近的,还有三个庄子,都在城郊。
其余有些庄子在其他州县,也都是分租给别人,一收就是五年的租金。
因为如今在做的店铺,都是赚钱的,因而,老夫人带着他到了城东的店铺里,这家店是租给别人,也即将到期,老夫人有意收回来给陈梁晖。
这家店门面是很大,这家老板卖的是酒,但是因为地方比较偏僻,是在城东的角落里,卖酒还好,究竟做的就是口碑,且酒香不怕巷子深,味道一传开去,再偏僻都能找到。
可若做其他生意,就不是太理想了。
“如何?”老夫人笑盈盈地问陈梁晖。
陈梁晖垂下眸子,“祖母说好便好。”
“若你不喜欢,还有其他的,再走走?”老夫人道。
陈梁晖觉得这店太偏僻了,假如有选择,那当然还是再选选,“好!”

帅府悍妇惹不起小说推荐

帅府悍妇惹不起小说有虐有甜,虐的心痛,甜的腻牙 ,超级好看,丰富的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