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当时年少春衫薄(祁祽祁雉)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当时年少春衫薄(祁祽祁雉)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当时年少春衫薄(祁祽祁雉)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2-14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古风耽美小说“当时年少春衫薄免费阅读”共享,虐心无比,祁业的眼睛盯着祁雉直勾勾地看,心里有些发痒,总觉得不该就这么简单放过祁雉这么个长得合自己心意的***。他才不管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只要是他想要的,抢也要抢来。“ 梁贵妃教女无方,失职失责,罚二十大板,禁足三月。”祁业低声下旨,继而转头看向祁雉,那双眼睛里的光让祁雉如芒刺在背。“至于祁雉,伺候朕歇息吧。”当时年少春衫薄小说已全本,可以到本站体验当时年少春衫薄(祁祽祁雉)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当时年少春衫薄小说简介

祁稚一夜醒来,父皇不是父皇,兄长不是兄长,母妃惨死不得好下场,她得不到救赎的情意该何去何从……

当时年少春衫薄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十年一眨眼就过了,那个场景还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心中的恨意只多不少,折磨得旼儿这十年来生不如死。
只可惜,只可惜她当年也是一介俘虏,什么事都做不了!
她恨!
她的祽儿在这深宫里怎么会安乐!祽儿是将军府世子,他应该视那人为仇人才是!
偌大的大殿只剩下旼儿一个人,她落寞地一步步走回寝宫,心中翻江倒海。
对不起,祽儿,娘亲再也没办法陪你走下去了,以后等你明白一切之后,一定不会怪娘亲的。
娘亲只是再也承受不下去,只是想早一步解脱。只是想早一步解脱。
等到十岁的祁祽和祁雉玩闹回来时,走进大殿却感到与以往不同的氛围,看到守在殿外宫人凝重的脸,祁祽不解地走进娘亲所在的寝宫,却看到娘亲的贴身嬷嬷站在床榻前抹泪。
祁祽一颗心猛地提了起来,一股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感觉涌上来,让他头皮发麻,他一步一步走过去,等看到床榻上的人时,脑袋轰得一声炸开。
这是他的娘亲吗?脸色发青嘴唇苍白,一副了无生气的模样,还有嘴角没擦净的暗红。“娘……娘亲这是睡着了么?”
祁祽强行挪开视线,声音发颤。嬷嬷通红着眼,抽泣道:“殿下……娘娘没了!”祁祽站在床前,脑子一片空白,呆愣了不知多久,直到嬷嬷哭着把一封信塞在祁祽手心里,祁祽才回神,脸上竟显现将死的青色。
他原以为娘亲的死会是他此生碰到的最大痛苦,结果打开这封信时,祁祽手脚一软,竟直直昏倒过去不省人事。
“呃!”床榻上猛地坐起来一个修长的身影,额头上全是冷汗,祁祽脸色苍白,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又是这个梦。
祁祽轻揉眉头,掀被下床,站在半开的窗户前,任由深夜的风吹过被汗湿透的胸膛。眼睛里的光明明灭灭,祁祽不留痕迹地叹着气,又回想起十二年前娘亲死去的那天晚上。
他知晓那件事已经十二年,也恨了十二年,恨不得立马手刃了那人。可是他不能,也不行。
放在窗棂上的手曲起,手背上的青筋凸起,祁祽望向不远处还掌着灯的宫殿,微微皱起眉头。怪不得娘亲从不让自己喊她母后,怪不得自己从小受尽欺辱却没有任何宫人敢出头为自己说话,明明自己是皇子。怪不得娘亲要自刎。怪不得。祁祽眼睛渐渐发红,他望着窗外,逐渐一点一点把恨意吞回去,将自己伪装起来。
再忍忍,只要再忍忍,他就不信那人能活到最后!而此时应该熟睡的祁雉踏进还掌着烛火的映雪殿,门外的嬷嬷不敢拦也拦不住,只能任由祁雉闯进去,直到祁雉看到面前的场景,震动地尖叫起来。这是什么!原本是母妃的寝殿,而她的母妃却跪在殿中,脸上屈辱又无奈,眼前竟是一副..的场面,她的父皇...
好不恶心!梁贵妃没料到祁雉会在这时候闯进来,惊愣之余竟不知该如何,而祁雉不给梁贵妃考虑的机会,几步冲上前抓住那婉转啼叫的女人乌发,用力一扯,将她摔在地上。
“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在我母妃的床榻胡来!”

当时年少春衫薄在线阅读

竟然给我母妃带来这么大的屈辱!”祁雉已经失去理智,她才不想她的父皇在坐在床榻上,现在就想打死这个**。
女人尖叫地躲了躲,被扰了兴致的祁业随..恶狠狠地跳下床,十成十地赏了祁雉一巴掌,将祁雉打得摔倒在地,嘴角溢出血来。
“混账!谁让你闯进来的?!”祁业怒骂。梁贵妃这才惊愕地跪爬到祁雉身边,紧紧将祁雉护在怀里,原本不曾流泪的梁贵妃此时泪流满面地请求:“皇上,求您饶了阿稚,阿稚不是有意如此,求您饶了阿稚!”祁业看到梁贵妃绝美的脸,却饶有兴致地蹲下,捏住梁贵妃的下颚,“梁儿啊,你终于肯流泪了?朕以为你没了心肝呢。”
梁贵妃苍白着一张脸,战战兢兢地搂紧祁雉,“臣妾……臣妾不敢。”“你还有什么不敢的?”祁业也不理会倒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意图向他撒娇的妃嫔,嘴角里噙着笑,但在祁雉眼里,却寒到骨子里。这是她的父皇吗?
虽然在她印象中父皇对她并不亲热,但看多了母妃和父皇在明面上的相敬如宾,就算父皇后宫佳丽无数,但祁雉想,在父皇心里母妃肯定是存了几分地位的。
可她万万没想到,父皇和母妃的另一面就这么原原本本地摊在她面前,让祁雉错愕加震动。就冲父皇敢这么无视宫规,明晃晃地将其他妃嫔带来她母妃寝殿里,将在母妃面前那样胡来,她不敢相信也不能不相信,这些年她的母妃到底受了多大的屈辱!若不是,若不是她硬要闯进来,她不敢相信母妃这样的屈辱还要遭受多久!可心中的谴责到了嘴边却只剩兜兜转转一句:“父皇,您……您怎么能这么对母妃?”祁业这才转头看祁雉,也许是看到祁雉明艳的脸,祁业的眼中闪过莫名的情绪,似笑非笑地道:“阿稚?
这些年朕都没有好好看过你,长得可真像你母妃。”不过是一句简单的话,却让梁贵妃警铃大作,梁贵妃将祁雉挡在身后,对上祁业意味不明的眼睛,“皇上,阿稚一时冲动,求您不要和小孩子计较,夜深了,皇上先回宫歇息,臣妾必定会给皇上和宁嫔一个交代。”
这些年她不敢让祁雉出现在祁业面前几次,不仅是因为祁业狡诈多变的性情,还有,是祁业好*到变态的程度,若是后宫无数佳丽便也算了,梁贵妃不会把这种小事放在眼里。可,祁业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放过。一想起几年前御花园井里飘着的一具尸身
梁贵妃就一阵心惧,那可是祁业和后妃生下的女儿,那小女几年前才不过十五岁,被祁业强要之后,肚子里竟怀上了祁业的孽障!最后落个胎死腹中,一尸两命。那后妃和娘家惧怕祁业的阴狠手段,只能把这丑闻咽进肚子里,当这事没发生过,可梁贵妃每每经过那后妃的寝宫,听到里面传来隐忍的哭声,梁贵妃的心就碎成尘埃。
她能怎么办?也只能将苦痛也一并吞进去。梁贵妃低伏在地,哭得隐忍心碎向祁业求饶,“求皇上开恩,饶了阿稚这一次。”祁业的眼睛盯着祁雉直勾勾地看,心里有些发痒,总觉得不该就这么简单放过祁雉这么个长得合自己心意的***。他才不管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只要是他想要的,抢也要抢来。“
梁贵妃教女无方,失职失责,罚二十大板,禁足三月。”祁业低声下旨,继而转头看向祁雉,那双眼睛里的光让祁雉如芒刺在背。“至于祁雉,伺候朕歇息吧。”

当时年少春衫薄小说小说推荐

当时年少春衫薄小说文笔不错,挺雅致,预备长期看,爱至最深处是默默的守护吗?更多出色,可以到本站体验“当时年少春衫薄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