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郎骑竹马逗青梅(夕画御行裔)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郎骑竹马逗青梅(夕画御行裔)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郎骑竹马逗青梅(夕画御行裔)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2-14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郎骑竹马逗青梅小说全集已经出来了,小编提供郎骑竹马逗青梅小说在线阅读资源:詹俗不屑地睨了他一眼,眼中的威胁让掌柜心肝儿颤了颤,忙谄媚地堆着笑轻轻自掌了个嘴巴子,然后朝一旁的小二吼道:什么眼神儿啊,杵在这做什么,还不快带贵客上楼歇息去,怠慢了贵客你还想不想在这干了。 小二的忙点头哈腰陪着笑在前面带路。

夕画御行裔小说全文介绍

你看够了吗?低沉有磁性的男子嗓音在掌柜耳畔响起。
掌柜的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笑,换上一脸关切的模样狗腿地说道:这位夫人可是病着了,怎么公子一直抱着?
詹俗不屑地睨了他一眼,眼中的威胁让掌柜心肝儿颤了颤,忙谄媚地堆着笑轻轻自掌了个嘴巴子,然后朝一旁的小二吼道:什么眼神儿啊,杵在这做什么,还不快带贵客上楼歇息去,怠慢了贵客你还想不想在这干了。

郎骑竹马逗青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詹俗显然早已注重到掌柜打量的目光,他眉毛微拧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不悦,但是他现在还不能有所动作,只好暗暗把这人记下。
你看够了吗?低沉有磁性的男子嗓音在掌柜耳畔响起。
掌柜的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笑,换上一脸关切的模样狗腿地说道:这位夫人可是病着了,怎么公子一直抱着?
詹俗不屑地睨了他一眼,眼中的威胁让掌柜心肝儿颤了颤,忙谄媚地堆着笑轻轻自掌了个嘴巴子,然后朝一旁的小二吼道:什么眼神儿啊,杵在这做什么,还不快带贵客上楼歇息去,怠慢了贵客你还想不想在这干了。
小二的忙点头哈腰陪着笑在前面带路。
他们选的房间是天字一号,取景很好,推开窗还能看到外面漂亮的风景,没有闹市的喧嚣。詹俗满足地点点头,把夕浮放在床上坐好,抛了一锭银子给小二让他打些热水带些吃的上来。
小二的接过银子,双眼绽放光线,笑得更加谄媚了,忙更加恭敬地点头哈腰,为他们关好门。
詹俗走到床边,为夕浮理了理发梢,浮儿先在这歇息会儿,待会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夕浮点点头,师傅你也要好好休息,若是连你也累到了,我该怎么办?夕浮把头埋在詹俗怀里蹭了蹭,师傅我是不是太任性了,你会不会有一天因此而不理我了,其实你若是哪天讨厌我了我也能理解,连我自己都开始讨厌上自己了。
傻丫头!詹俗轻刮了下她的鼻子,不许你这么自怨自艾,我的浮儿应该是永远布满阳光,永远幸福快乐的。
怎么布满阳光啊,难道你要把太阳摘下来放我头顶上吗?夕浮露出这几天来难得的一个笑脸,开玩笑着说道。
呵呵。詹俗宠溺地轻吻着她的发髻,说道:我很喜悦,浮儿。能看到你的笑颜,便是他最大的满足。
两人说着话,这时房门轻叩,小二端着饭菜提着热水走了进来。
夕浮走到屏风后面,待小二放好热水后便开始沐浴更衣。而这边另一个小二则麻利地摆好饭菜恭敬地退出去掩好门。
詹俗一只手撑着脑袋,歪着脑袋闭目养神,听到身后的动静,睁开双眸回过头望向声音的来源。
夕浮仅着亵衣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发梢上滴着水珠,在纯白色里衣上晕开淡淡的水云。亵衣松松夸夸地套在她身上,性感的锁骨,白皙修长的颈项,因热水熏染而嫣红的脸庞,一双桃夕眼更是朦朦胧胧泛着水雾。
***欲滴好似一枚鲜嫩可口的果子不知怎么的詹俗脑海中竟出现出这么一句话。他目光闪烁几个快步走过去,拢了拢夕浮微微敞开的领口,夜晚风寒露重,小心着凉了。
夕浮低着看着他修长骨感的十指在她脖颈下方忙碌,她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看到詹俗俊美的脸庞不知何时染上了一抹好看的红,于是她伸出一只手轻触他的脸庞,指下是细致光滑的肤质,如上好的白玉般让人爱不释手,而白玉上微微发烫的温度更是让她心底一片柔软。
于是她出声:师傅你脸红了。
詹俗本就被她的动作心下一惊,却又贪恋她带来的温柔而没有动作,此时听她言语,脸上更是如火烧般,眼中闪过一瞬慌乱。很快,詹俗便恢复了过来,刻意板起一张俊脸,连师傅都敢戏弄了。
夕浮咂咂嘴,看到饭桌上已经摆好饭菜,眼中瞬间露出垂涎之欲,正欲走过去却被詹俗拉着坐到一旁的榻上,只见他一手托起她的长发,一手拿过旁边放着的巾帕,温柔地为她擦拭头发,先把头发擦干了再吃,不然感冒了有你可受的。
夕浮嘟起嘴,眼巴巴地望向满桌可口的饭菜,却还是顺从的任由詹俗为她擦拭打理头发。
詹俗为她擦好头发后,十指穿过她柔顺的黑发,一下一下为她梳理着,而后触到她的头皮为她轻柔地按压着脑部***位。
而夕浮则半眯着眼睛,一脸享受地任其所为,就像一只餍足的猫咪懒洋洋地窝着任其主人为她梳理毛发。
两人用过饭后,夕浮这几日精神本就一直处在高度焦虑惶恐不安中,而路途中又一直拼命赶路,内心外在都呈现一个疲惫状态,此时一接触到柔软的床,瞌睡虫便如狂风卷落叶般袭来,一沾枕头便睡死了过去。
詹俗坐在她床头听到她平缓的呼吸声,唇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意,温柔地为她掖好被子,转身走到桌边,从包袱中抽出那本圣手阎罗留给他的医术来,就着昏黄的烛火看得目不转睛。
当他看到书中的某一处,脑中一道灵光闪过,他放下手中的医书唇畔露出一抹了然的笑意,那老头果然是迫不及待了,可是他这么折腾他的浮儿,自己是不是应该送他份礼物呢?
当冒着热气的餐点端上来时,詹俗走到床边在夕浮眼帘上印上一个轻吻,然后轻声唤道:浮儿该起来了。
两人用过早餐后,结清了房帐又开始踏上奔往南国的道路。
师傅你结账的时候是不是在掌柜的身上动了手脚?夕浮躺在詹俗怀里问道。
浮儿聪明了,我只是在他身上不小心撒了点痒粉罢了。谁让他竟然敢一直盯着他的浮儿,浮儿你再睡会儿吧,还有两日就可以抵达夕都了。
真的?师傅好厉害啊,速度这么快!夕浮激动万分,哪还有半点睡意。
詹俗眼中笑意徒增,更加卖力地运起轻功,在丛林中飞走穿梭。
两日后,两人终于抵达夕都城。夕浮自是不肯浪费半点时间,直奔王宫,然后风急火燎地直冲中宫殿,无视一路上行礼问安的宫婢。
站在中宫殿外,夕浮忽然害怕起来了,踌躇不前频频望向殿内,却不敢上前一步。
詹俗站在她旁边,握住她的手给她无声的安慰,然后拉着她迈进门槛,屏退左右的侍女走了进去,临近卧房时停下了脚步,放开她的手,把她向前推了一步。
浮儿进去吧,你母后在等你。詹俗露出一个微笑,温柔的眼睛认真地注视着她的双眸,去吧,我就在这里。
夕浮深吸一口气,双手扯了扯脸颊露出一个笑脸来,对着詹俗点了点头双手紧握转过身去,在侍女掀开的帘子下跑进里居。
房内,香炉中安神香青烟缭绕,淡淡的香气在空气中飘散,重帘掩映下的长方体凤凰雕木床上一位女子平躺着,身上盖着金丝线织绣成的凤凰牡丹锦被。
女子此刻闭目睡得安详,墨黑的长发整洁地铺散在玉枕上,精致略显苍白的容颜上是坦然的宁静,她的双手交叠置于锦被上,若不是还有微弱平缓的呼吸声,这般安详的模样定会让人以为这女子已仙逝了。
夕浮放轻脚步屏住呼吸慢慢地走上前去,直到靠近床沿这才停下脚步。她蹲在床前双手执起床塌上女子的一只手紧紧握住,从手心处传来的冰凉触感让她心中一窒,差点忘了呼吸,眼泪从眼眶中悄然滑下,打湿了整个面庞。
泪水滴落在如白玉般冰凉的玉手上,温热的液体让沉睡中的女子睫毛轻颤了几下。夕浮双手握着女子的手紧贴着自己的侧脸,默默地流泪,无声地喊着母后二字。
她望着眼前这被病魔折磨得消瘦憔悴的女子,从前一起度过的记忆如潮水般扑面而来,眼前纷纷扰扰闪过一幕又一幕的都是母后温柔的笑颜宠溺的眼神。而今那会温柔地轻抚着她长发,教导她为人处世道理的人却在这病榻中紧闭着双眼,昔日宠溺温柔的眼眸却只能在回忆中去寻找。
忽然夕浮手中握着的手的手指轻动了几下,在夕浮还来不及惊喜时,那沉睡中的眼眸缓缓睁开了,那是一双漂亮而又清冷的桃夕眼,刚睡醒的眼眸还带着几分朦胧,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清冷的桃夕眼在接触到床榻旁蹲着的少女时,眼中的冷漠飞转即逝如昙夕般凋谢,转而像被注入阳光般绽放朵朵漂亮,眼中的惊奇与温柔溢满眼眶,仿若三月春风吹起的桃夕。
浮儿真的是你吗?中宫皇后吃力地抬起另一只手挣扎要坐起来,夕浮见了赶忙扶着她躺好,在她身后垫上一个靠枕。
浮儿你终于回来了。中宫皇后一手温柔抚上夕浮泪痕未干的脸庞,为她拭去泪水,那双和夕浮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桃夕眼中满是慈爱满是心疼。
母后夕浮哽咽着说不话来,只是不停地点头。
孩子母后没事,只要看到你平安回来了,母后就心安了。中宫皇后爱怜地说。
母后不许你说这样的话,你还要陪我过一生一世,看着我生儿育女呢。
傻丫头。中宫皇后露出一个苍白的笑脸,你见过你父皇了吗?
还没呢,我一回宫就来这里了,对了我还带了个人来,是江湖中盛传的圣手阎罗的嫡传弟子神医詹俗,只要有他在母后的病一定会没事的。夕浮说着就要起身去喊詹俗进来。

郎骑竹马逗青梅小说完整免费阅读

这个不急,母后还有件事情要交代于你。中宫皇后拉住正欲往外走的夕浮,用力喘了几口气后,继续说道:你三姐应该告诉你了,母后为你定了门亲事,是流云国六王爷与墨湛。流云国虽然地处雪山环境恶劣,但不可否认那里确实是个少有的世外桃源。流云国隐于雪山之中,偏离世间俗事远离纷争,就像二十多年前那场争夺大战,各国都伤亡惨重,内忧外患之下才各国签订和平免战条约,为巩固条约,联姻是必不可少的。而那时的流云国并不像如今这般并列四国之一,当时的流云国只是个小国,却因为地势环境及五行之术而在战火中做到了以最小的牺牲换来最大的利益,跻身于其他三大王国之中形成如今的四足鼎力。
可是这和我要嫁到流云国有什么关系,如今国泰民安各国之间互通往来和平相处,不可能发生战争的。母后求您了,不要把我嫁给个生疏人。夕浮头枕在在中宫皇后腿上,恳求着说道。
浮儿,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若哪一天母后不在了,就没有人能保护你了,你若待在夕都招驸马,没有母后的庇护你该怎么办?你父皇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耳根子最软早被西宫哄得分不清南北,你若在这里定是要受气的。中宫皇后又急喘了几口气,夕浮忙覆上她背部为她顺气。
浮儿你一定要听话,母后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为你好。中宫皇后平缓了下气息接着道:原本我是打算干脆就让你去你皇舅舅那,但是词儿那丫头词儿不知怎么的竟对你表哥情根深种,亲自跪求到我面前来,她也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儿,就同你一般,教我如何能忍心毁了她。
夕浮正要开口,中宫皇后抬起一只手,示意她听她说完,浮儿你听我说,那流云国六王爷风流慰藉雅人深致是个难得的人才,而且对你一往情深,你嫁过去定不会亏待你,况且你大姐也在那边,你们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
母后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我未曾见过那六王爷,何来的一往情深?
孩子,有许多事母后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只需谨记,母后总不会害你的。说着又轻咳了几声,我累了浮儿,你去见你父皇吧,他应该在等你,记得别惹他生气。说着便闭上眼睛不再看她。
夕浮欲言又止,见此也只好作罢,扶着中宫皇后躺好,为她盖好被子掖好被脚,又深深地注视了床上的人一眼,抹去眼角的泪水放轻脚步,静静地走出去。
感觉到室内又归于平静,床上紧闭眼眸的人忽然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向夕浮离开的方向长叹了一口气,浮儿,原谅母后不能继续陪你了,母后在这后宫中真的太累了,如今你已经有了可以代替母后守护你的人,你就让母后自私一回罢。那人爱你视如生命,母后把你交给他也能放心了,只希望你不要错过这一段缘分,母后能为你做的只剩这么多了,后面的路该是你自己走下去了。
侍女微曲着身子恭敬地回答道:禀四公主,这是夕房送过来的,从上个月开始,每隔三天便会送一盆白色紫罗兰过来,娘娘看了也很喜欢,便一直这么送着。
知道了,你下去吧。夕浮挥了挥手,看向詹俗,师傅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这盆夕,这夕可是有什么不同?
浮儿你可知这白色紫罗兰的夕语?詹俗不答反问,嘴角勾起一抹了然的弧度。
我从未见过白色的紫罗兰,倒是曾听母后提及过,不过这类品种很难培育,一般不常见。夕浮如实说道。
白色紫罗兰,让我们抓住幸福的机会吧,这算是告白吗?詹俗摸着下巴,轻声笑起来。
师傅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都听不懂。夕浮眼睛盯着这盆夕,若有所思。
浮儿你母后怎么样了。詹俗回过神来,关切地问道。
夕浮一听,忧伤的情绪又涌到心口,我正想同师傅说这件事,母后看起来病得很重,但是她让我先去见父皇。师傅等我面见父皇回来后你去看看我母后好吗?
不用担心,你母后不会有事的。詹俗把人拥在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背部安慰道。你先去见你父皇吧,我在你宫里等你。
夕浮点点头,命人带詹俗回她宫中,而她则赶往御书房觐见。
御书房里,南皇坐于案前批改奏折,他面如冠玉温文尔雅有着南国男子特有的俊朗,即使人到中年,岁月却不曾在他脸上留下半点痕迹,保养得极好。而位于鼻翼下方的两撇胡子呈八字状,给俊朗的面庞上平添了几分威武。
听到宫人来报,南皇放下手中的奏折,站起身来。早些时候他就听宫卫来报四公主回来了,他就一直在御书房中等,结果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原来四公主跑去中宫殿了,好吧,谅她思母情深,为母担忧,但探个病需要这么久吗,还把他这个父皇放在眼里吗?从小这小四就这个样,见到他总是阴阳怪气的,见到她母后就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还总是抱怨自己不喜欢她,就她那样子他怎么喜欢得起来。
如今一跑出宫就一整年的,若不是皇后病重她是不是都不打算回来了?回来了还迟迟不来面圣,如此不知礼数,哪有一国公主的样子。
南皇越想越生气,两撇胡子都跟着翘了起来,待听到开门声,他忙收起表情负手立于案前,面无表情地看着夕浮行礼问安,却迟迟不让她起来。
夕浮行了个宫礼,却一直没听到南皇让起的声音,于是她偷偷地抬起眼瞟了一眼,正巧对上南皇怒视的眼神,慌忙低下头连气都不敢大喘一声。
半晌,南皇这才抬起一只手,让人起身赐坐。四公主在外玩得都快忘了自己姓什么了吧?
父皇明鉴,儿臣坠崖受了重伤,养了半年之久才渐渐好转,我与三姐从小就感情好,这次意外未曾赶上三姐的婚礼,心中一直愧疚遗憾,想着今后不知该何年才能再见,于是便在三姐那多住了些时日。
夕浮恭谨有礼,说得有条不絮,南皇虽心里不满,却也不好一来就跟她吹胡子瞪眼睛的显得自己小气,一口气闷在心里,越发的看这四女儿不满了,怎么看怎么讨厌。瞧这一脸狐媚样,景岚国新君那样的人物竟然也被她迷得团团转,竟派人来求亲,真没看出她哪点比得上他的五丫头。
既是如此,你也应该告封信回来报平安,你也是大姑娘了,这种事怎么还劳烦你皇舅舅,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南皇说得一本正经,食指直指着夕浮,仿佛这是一件很让人羞愤的事。
儿臣知错了。夕浮低眉顺眼,一脸的惭愧汗颜。其实她真的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她没有写信告明情况让炎皇派人来报了平安,而且就算她写了信,炎皇身为她的舅舅他还是会这么做,况且三姐早把发生的事向父皇母后说得一清二楚。这件事她虽然处理得不妥当,但也无须说得似乎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般。
算了,反正他从小就看她不顺眼,那点可怜的父爱她不要也罢,她只要她的母后一人就够了。
一想到皇后,夕浮眼睛瞬间就湿润了,但她不想在这人的面前流眼泪,不想让她看到她的软弱,于是她微垂下头狠狠地把眼睛闭上,久久才慢慢睁开,努力回想着曾经发生的快乐的事情。可是事与愿违,一旦回忆,忧伤的情绪便挡也挡不住地袭上眼眶化成水滴眼看着就要决堤而出,夕浮忙抬起一只袖子偷偷擦拭。
南皇本就各种气闷,此时见夕浮忽然低下头偷偷抹眼泪,不由得一阵心烦气躁。
哭!就知道哭!才说她两句就给他哭哭啼啼的,就和她那母后一个样,一个只知道哭,一个却整天冷着张脸没有一点情趣。明明是对姐妹,西宫就温柔可人善解人意,教养的五丫头也是那么惹人喜爱,再看看这对母女,看着就心烦。
但是纵使心中各种不喜欢,南皇也不能直接表现出来,只好尽量露出一个看起来比较慈爱的笑脸,你刚才也见过你母后了,这几天就好好陪在她身边吧,不必再来我这里了,就这样吧,你先退下。
说着南皇摆了摆手,回到案几旁坐下,拿起奏折不再看她一眼。
夕浮巴不得早点离开,于是行了礼便恭敬地退下。待关门的声音传来,南皇这才从伏案中抬起头来,暗自摇了摇头一脸的不满。
夕浮离开御书房便匆忙往自己宫里赶,她要快点带着师傅去看望母后。
她走路太过匆忙以至于在长廊转角处没留意到忽然出现的身影,于是便狠狠地撞上了那人,那人纹丝不动的好好站着,而她却由于力的作用猛地向后倒去,眼看着就要在宫女侍卫们面前摔个四脚朝天,猝不及防间一只手拉住了她由于惯性伸开的手,把她从半空中拉了回来站好。

推荐理由

郎骑竹马逗青梅(夕画御行裔)小说故事情节丰富,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性格真实,非常的有看点,闲暇时间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朋友,不妨到本站关注小说全本资源,还能阅读完整版郎骑竹马逗青梅小说全文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