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不及你甜(霍行舟洛行)热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不及你甜(霍行舟洛行)热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不及你甜(霍行舟洛行)热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2-13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不及你甜全文为您讲述了一段甜蜜的耽美爱情故事,全世界都在替我说爱你,我却只能在你面前假装不在意,幸好有霍行舟,还能给洛行暖和,霍行舟洛行小说全文节奏快,剧情温馨,是一本文笔俱佳的甜蜜宠文。洛行敛眉,从骨头往外的发冷,十月的天冻的他瑟瑟发抖。“进来吧,别用那张乖巧的脸装可怜博取别人的同情心,让人知道以为我不让你进家门。”具体出色内容,请到本站不及你甜(霍行舟洛行)热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不及你甜小说简介

洛行暗恋霍行舟十年,为了接近他,不顾一切成为了他的同学。
每次见面,却只能骄傲的藏住自己的小心思。
后来,霍行舟在楼梯口拦住他,不由分说吻了上来,压着火气问他:“有意思吗!非得我把命给你才能让你那张嘴老实?”
洛行愣愣的看着他。
霍行舟缓了口气,轻舔了下他的嘴角:“还是……亲一下你就乖了?”

不及你甜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司机哦了一声就不说话了,雨刮器的频率越来越快,连他也嘟囔了声:“这雨也太大了,路都看不见了。”
……
洛行怕手机被弄湿就一直放在书包里,可蛋糕又怕散了只能抱在怀里,下了车之后迈起步子便冲进了雨幕里。
他们住在以前分的家属院,四面都拆迁了只剩这一栋老楼在风霜雨雪里越发残破,彰显着岁月的老旧气息。
邻居的奶奶出来倒水,差点一盆开水泼他身上,吓了一跳忙去拿伞:“小乖你怎么淋着雨回来了,没让你妈妈接你吗,快过来躲躲雨。”
洛行抱着蛋糕盒,朝她说:“不碍事,我先回家了,周奶奶再见。”
“来吃块糖糕再……哎小乖……”周奶奶看着洛行的背影,叹了口气。
赵久兰跟她住一个大院,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话,孤僻又古怪,反倒是她家教育出的这个孩子,乖的不行。
周奶奶回过身看见自己的小孙子,叹气。
“乐乐你看看你洛行哥哥从小就可乖了,见到谁都很有礼貌的喊人,也不在外头调皮,放学了就回家写作业,再看看你哦,整天就知道玩小说大全。”周奶奶边数落,边从一边的锅里夹出一个刚蒸好的糖糕放在小盘子里,递给他。
“谢谢奶奶。”乐乐放下手机,结果盘子来仰头甜甜一笑:“乐乐也很乖呀!”
周奶奶捏捏他的小脸,笑了:“慢点儿吃别烫着,哎哎……哎哟真乖这么一大口,好吃吗?”
乐乐撑的满嘴,喔喔不清的直点头:“奶奶做的甜糕最好吃了,你也尝尝。”说着夹起一块,递给奶奶。
周奶奶弯腰吃了,笑着揉了下他的脑袋:“乐乐真是奶奶的小心肝,没白疼!”
乐乐晃着腿坐在椅子上嗷呜嗷呜的两口就吃完了,递回盘子:“奶奶,还要一个!大的!”
周奶奶接过来,笑着去揭笼头:“好好好,大的!”
-
洛行绕过半个院子回到最后面那个小院落,推了下大门没有推开,他浑身都被冻透了,冷的浑身哆嗦,钥匙几乎都拿不稳。
好不轻易才***锁孔里,拧不动。
应该是换了新锁。
洛行没再坚持,把钥匙塞进书包侧袋,站在门口的屋檐下甩了甩头上的雨,又拧了下衬衫的下摆。
怀里的蛋糕盒有点湿了,有雨水顺着下巴滴上去,他抬手抹了抹,揭开看了里头蛋糕没散也没湿。
松了口气。
还好。
他看着雨幕出神,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雨势有点小了,东南方隐约出现一道彩虹,浅浅的。
洛行抬手,刚想触摸那道彩虹就闻声身后锁芯转动的声音,马上放下手转过身。
“回来了?”赵久兰嫌恶的看了他一眼,瞥见他浑身湿透头发上滴着水的样子,眉头一皱:“怎么不敲门。”
“刚到家,想敲的。”
洛行艰难的扯起一点笑,把怀里小心翼翼护了一路,尽管自己湿透也没弄散的蛋糕递给她:“妈妈,你喜欢吃的这个蛋糕,我回来的路上看到,就买了一点。”
赵久兰站在干燥的门廊下,居高临下的看着外头的洛行,冷冷的拎起来。
洛行松了口气:“我今……”
她狠狠一扬手。
蛋糕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纸盒子坍塌在地上,鹅黄色的奶油顺着盒缝儿淌出来被雨水浇透,裹成长长一股流进了下水道。
洛行呆呆的看着奶油拖出的痕迹,天空中又劈了一道雷,带着更大的雨势泼下来,淋得他睁不开眼睛。
“你去医院看过华振生是不是?”赵久兰问。
华振生是校长的名字,洛行点了下头:“校长受了伤我想代您去看看他。”
“代我去看?他自作自受轮得到你去看他,你的成绩完全是一中的水平,他把你送去二中就是收了好处,顶替你的名额!”赵久兰冷笑着说:“还是你的意思是我做错了,需要你去认错道歉?”
雨汹涌的浇下来,洛行呼吸困难的开口,半吞了口雨水才能说话:“不是,只是去看看。”
赵久兰:“他在害你!七年前他就害过你一次,要不是我及时带你转学,你就毁在他手里了。我这么多年的教育,你全忘在脑后了!”
“我没有忘。”
他没忘。
那天,她用一本教辅书,夺走了他七成的听力。
洛行敛眉,从骨头往外的发冷,十月的天冻的他瑟瑟发抖。
“进来吧,别用那张乖巧的脸装可怜博取别人的同情心,让人知道以为我不让你进家门。”
赵久兰拿起靠在门边的伞,撑开了走在前头,洛行看了眼已经成为垃圾的蛋糕,眨了下眼睛,抬手抹了把眼睛里的雨水。
洛行轻轻打了个喷嚏,没跟着她进屋,只是站在雨里轻声说:“我先去换件衣服。”
-
这个小院子不算小,两侧种满了很多稀罕古怪的花,长势很好。
这个小院子里有三间房子,一间带小阁楼的是赵久兰住的,角门一侧是洛行出生以来就住的地方,阴冷潮湿常年没有太阳。
他推开门进去,因为很久没有进过人,一股发霉腐朽的气息,他打开灯,照亮了狭小的房间。
地上一个小木板,上面堆积了无数本厚厚薄薄的教辅书,艰深晦涩的很多人都看不懂,但他小学就开始学了。
别的孩子在调皮撒娇的时候,他就在这个小房间里,埋在这些艰深的知识里。
洛行收回视线,看向角落里那张床,有点小了,还是他初中时候睡的。
地上放着他在学校的行李,找出一件换上了,又用塑料袋把湿衣服装起来放进了行李袋里拉上拉链。
他取出伞,深吸了口气撑起来,看也没看对面那个单独的小房子,径直到了主屋的檐下,把伞收了搁在一边才进了门,闻声她在打电话便没出声,只是静静站着。
赵久兰养了只猫,是她的宝贝,一只雪白的不知道什么品种的猫,两只眼睛是不同色的,一只金色一直蓝色,窝在她的膝上睡觉。
窗边有个手工猫爬架,赵久兰亲手做的猫睡篮,还有些进口猫粮放在橱柜上。
她动作轻柔的抚摩着猫的背,生怕弄痛了它。
洛行平静的看着它,他从有记忆起到现在从来没有得到过赵久兰一丝一毫的笑脸,这样的温柔宁肯给一只猫,也不肯施舍给他。
这么多年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小时候,他第一次考第一名,捧到她面前,她冷冷的哦了一声。
后来长大了,他得了各种竞赛的第一名,在接触的每一个领域到达巅峰,依旧没能换来赵久兰一丝关怀。
小时候他不懂,后来长大了也逐渐明白赵久兰对他,只有恨,深入骨血的恨。
十月二十八日,就是明天,估计这也是她叫自己回来的原因。
洛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日子,只知道这一天,哪怕没有惹她不喜悦,他也必须在那个漆黑的小房子里度过。
从心心念念做到最好祈求母亲一点温柔和夸奖到最后的心灰意冷,洛行现在已经不会在希冀别人给自己一丝温情。
他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洛行侧过了头看向门外,赵久兰打完电话,斜斜朝他冷笑了声:“你现在大了,回个家都要我三催四请的求你回来。”
洛行低头不语。
赵久兰狠狠地瞪着他,仿佛看仇人。
“我没有骗过您。”洛行抬起头,“二中的教学质量也很好,升学率虽然不如一中,但一本线卡的比一中多,妈妈我成绩不会下降的。”
赵久兰脸色也没有好到哪儿去,看着他这张越来越让她熟悉的脸,恨不得将他撕碎了:“你成绩不会下降,从小到大要不是我费心教育你,你现在早就不知道堕落成什么样了,现在你还有资格在我面前说这种话?”
洛行垂了下眼睛。
“我听说你被调到九班去了,那是个什么班?鱼龙混杂的你拿什么保证,跟着那群调皮捣蛋的坏学生,你能学到什么,我找他们校长给你换到十一班去。”
“我不换。”洛行抬头。
啪!
洛行才一抬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赵久兰狠狠的一耳光甩上来,半边脸都麻了。
“我早说过你和他一样,骨子里流着的都是下贱的血,我不好好教你,你早晚会变得跟他一样下贱。”
赵久兰的指甲狠狠的攥着,眼睛里溢满的恨意几乎能把他撕得粉碎。
洛行没动,脸颊火辣辣的不用看也知道应该是还被指甲划伤了一道,他不想深究从小到大她嘴里的那个“他”是谁,也不关心自己的伤。
他好不容跟霍行舟一个班,才刚觉得老天有那么一点点怜惜他。
这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没有听她的话,也是唯一一次遵循自己的内心,叛逆了一回。
他不要去十一班。
“你去不去!”
“不去。”

不及你甜在线阅读

洛行声音很轻却很坚定,没有因为这一耳光退却:“我们班长是年级组第一名,还有好几位同学也是年级组前二十,我在九班不会被影响的。”
“好,不去。”赵久兰冷笑:“你给我滚!”
洛行转身拿过门口的雨伞,却发现已经晴天了,头一回主动的走到对面的小房间。
他站在门口,看着那个锈蚀严重的锁,深吸了口气拉开门踏了进去。
赵久兰看着他离开时的那个眼神,狠狠地攥住了手心。
那个眼神将她瞬间拉回十七年前,同样的决绝,丝毫不留恋的眼神,就像一个烧得通红的锥子在她的心里狠狠地扎了下去。
烫的她皮焦肉烂痛彻骨髓,拿起一个茶杯狠狠地砸了稀烂。
不可以,她不可以让洛行也跟那个人一样离开她。
只要她好好教育,洛行一定不会和那个人一样的,一定不会。
**
洛行一夜没睡,抱着膝盖坐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好不轻易熬到了有一丝天光。
他拉开门被晨风一吹,打了个冷战。
今天是霍行舟跟人比赛的日子,地点在市中心的江城体育馆,离学校很远。
赵久兰还没起,他拿过扫帚把地上的碎瓷片清理了,又走到厨房里,清洗了很久没用的砂锅,在灶上煮了粥。
从菜缸里取出一个榨菜球洗干净,切碎了泡上调料,等粥差不多了又关了火,在桌上留了张字条,便拎着行李离开了。
他没有回头。
-
“小乖怎么不在家多住一天,这就走啦?”周奶奶问:“哎你脸怎么回事?”
洛行停下脚步,没回答后面那句,只说:“学校课业很忙就不在家住了,周奶奶再见。”
“去吧去吧。”
因为做饭花了一些时间,已经快要八点了。
洛行快步走到站台下等着,又是昨天那个司机,见到他眼熟笑了下:“哟,小朋友赶这么早的车啊。”
洛行点头。
上午人少,也不是上班的点,没堵车走得很快。
他把东西送回宿舍,看时间还早就洗了个澡换了衣服,镜子里的左脸有点肿,还有一道半扎长的血印子。
他有心不去,但一记起来这是霍行舟的比赛,而且自己也没存他的电话。
还有,霍行舟似乎……很希望自己去的样子。
纠结半晌。
洛行用毛巾浸透了凉水在脸上冰的皮肤都麻了,才感觉有点消肿,血印子就没办法了。
想个借口吧。
-
霍行舟穿着球衣,手中托着球看似轻轻的向前一送,篮球像是熟悉路一般径直跳进了篮筐里,瞬间带起一阵尖叫。
他时不时往门口看,拧眉想这都过去二十分钟了,那小白眼儿狼怎么还没来?
该不会是把他给忘了吧,还是骗他玩儿的?
他今天要敢不来。
霍行舟想了想,非得把他……想了半天也舍不得怎么罚,眉头拧的更紧了。
“霍祖宗,你看什么呢?”冯佳见他手里的球都被陆清和抢走了,直朝他急眼。
“没看什……”
才一开口。
一个小孩儿猫着腰从门口溜了进来,脸颊红红的,鼻尖也挂着汗,霍行舟忍不住莞尔一笑,收回视线。
他看了眼陆清和,抢我球是吧。
“看爸爸怎么教你做人。”
陆清和没理他,一脸冷漠的运球朝篮筐去了,明摆着是要赢。
-
来看比赛的人不少,本班有不少,其他班的也有不少,男生女生分开了坐,各自尖叫和加油叫好。
洛行找一个角落的位置坐着,一侧头发现叶俏俏竟然也来了。
她坐在中间的椅子上,旁边有一群女生围着,她微微笑着听别人说话,看起来融洽的很。
那几个女生两手做了个喇叭状尖叫,仔细一听喊得应该是霍行舟。
叶俏俏抿唇不语,微笑着看向场上。
没来由的,他感觉心脏忽然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又酸又涩。
叶俏俏是班长,每次考试都考年级第一,性格好人温柔长得也好看,会主动把饭卡水卡借给他,看到他在教室用电脑也没有说出去。
尽管他很清楚自己的取向,也真心觉得这样的女生没有人会不喜欢,而且最重要是霍行舟是直的。
叶俏俏似乎发现了他的目光,侧过头来,友好的笑了下。
洛行一怔,惊慌的发现他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变了。
他对霍行舟有占有欲了。
唯一的、独占欲。
**
“啪。”
洛行出神良久,也没心思看比赛,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本书砸到了自己旁边的椅子上。
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看了一眼。
《血里有风》
!!
“傻了?”
霍行舟正单手撑在他的椅背上,微微的弯下腰拿过他膝上的手机:“来看我打比赛,还是来聊天儿的?”
洛行呆呆的看着他,修长的脖颈和线条流畅的手臂靠的很近,因为微微弯着腰,能一路从篮球服的领口看到腰。
他的腹肌腰线很漂亮,紧实又流畅,看的洛行无意识的咽了口唾沫,脸红的别过眼。
“为什么迟到?”霍行舟问。
“路上有点堵车。”
霍行舟抬脚,轻轻对了下他的脚尖:“腿动动,让我进去。”
洛行连忙缩回脚让他进来坐,霍行舟左右看了看他:“带水了么?”
洛行摇头,他来的时候很匆忙,没有来得及,霍行舟偏头看了女生那边一眼:“俏俏,扔两瓶水过来。”
洛行微微发怔,俏俏……他和班长这么熟稔的吗。
“你们俩都这样,我要是不带,你们就不喝啦。”叶俏俏笑着拿出两瓶水,让一边的女生递一下。
女同学红着脸递给霍行舟,又飞快的坐回去了,低低的尖叫:“俏俏俏俏,你们班霍行舟真的好帅啊!”
叶俏俏笑她:“那你去告白呀。”
“我不敢,他看起来不太好相处,我怕被怼。”
霍行舟拧开一瓶递给洛行,自己又拧开瓶子喝了两口,见旁边的小孩一直在发呆,抬手揉了下脑袋:“想什么呢?”
“等等,你脸怎么了!”霍行舟眉头一拧,抬手捏着他的下巴朝向自己,厉声:“有人打你?”
洛行脸色一僵,下意识的去捂脸,小声的撒谎:“没、没有人打我,是我早上下床的时候不小心被花枝子刮了一下。”
“别动,我看看。”霍行舟低下头,捧着他的脸放软了声音,“疼吗?”
洛行眨眨眼,被他这个低声的诱哄和温柔的眼神弄得心里发慌,不安闲的躲着他的眼神,“不、不疼。”
不疼。
他总是说不疼,脸上这个血痕和上次那个肿成那样的手,都说不疼。
这小孩到底多能吃苦!
“回头给它剁了。”
“你别砍它,程老师知道了要说的。”
霍行舟嗤笑一声:“一个破枝子,留它在屋里长半年够给面子了,还特么敢伤人,想成精?”
洛行笑笑没说话。
他……只是不想说给霍行舟听,见他被糊弄过去了,也松了口气。
“是……是给我的吗?”
“嗯?”
“血里有风。”
霍行舟拧了拧瓶盖儿,越过他的身子,拎起书放到他怀里,笑着敲了下他额头:“小白眼儿狼,只知道跟我要东西,要完就翻脸,拔吊无情。”
洛行没听清,抱着书茫然的眨了眨眼睛:“什么?”
“没什么。”霍行舟偏头,看着他脸颊到脖子都细嫩白润,淡青微紫的血管细细的。
抱着那本破书来激动地睫毛轻颤的样子,看的他手心发热。
霍行舟仰头灌了口冷水。
“谢谢。”洛行珍视的捧着书,小心翼翼的生怕碰坏了似的抱在怀里,这不仅是霍砚生的书,更是他送的。
这个小动作,外加这个笑,看的霍行舟有点吃味。
这破书。
早上他下楼的时候,路过书房忽然记起这事儿,在整个书架都是他爸的作品里头艰难的找到了本,拎着往他爹面前一放,“爸,签个名儿。”
“干什么?”霍叶山上下瞥了他一眼,动都没动。
“送同学,你就在上面签个名不就得了,问那么多你又不熟悉。”
霍行舟一见他签完了,三两口喝完了粥拎起来就走。
“好了,您这书有人喜欢就知足吧,也就那个小瞎眼的喜欢。”
洛行看他脸色不是很好,忙补充了句:“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下次我送给你吧。”
霍行舟本来想说,我家里还有几十本,垫桌脚我都嫌厚不好搁,要你礼物干什么。
但话到嘴边,他忽然拧了个弯儿,说:“喜欢就行。”
“那你喜欢什么?”洛行见他出神,又问了一遍。
“我喜欢什么……”霍行舟一笑:“我要你就给?”
洛行抿了下嘴角,点头:“只要我能做到的,你都、都可以提。”
霍行舟被他这话戳了软处,三两下拧上了瓶盖往他怀里一丢,单手撑在前面的椅背上,侧身看着他。
忽然的靠近吓了他一跳:“怎、怎么了?”
“之前说好,给你书就叫我哥哥呢。”霍行舟撑着手臂看他:“叫吧。”
“我……我……”
霍行舟伸出手,慢慢靠近他的脸颊,洛行以为他又要敲自己额头,忍不住闭了下眼睛,睫毛轻轻颤了下。
“噗。”霍行舟被他逗乐了,食指一曲在他鼻梁上刮了下,抹去一点虚虚悬着的汗珠。
“还没想好,往后再说吧。”霍行舟站起身,把那点几不可察的汗珠往自己满是汗味的球衣上一抹,胡乱的揉了他他的脑袋:“好好看我打球,手机没收了。”
洛行看着他的大长腿在自己腿上一跨,顺道儿拎走自己的手机往旁边的球袋子上一丢,刚想伸手就看他眼神一压:“你想干什么?”
洛行马上收手,摇头。
“别想偷溜走,待会打完球带你去个地方。”霍行舟说完就走了,从上场开始除了偶然一闪而过的眼神就没再看过他。
洛行没敢去拿手机,也不敢低头去看书,只能端端正正的坐在那儿盯着他看。
球场上的霍行舟。

霍行舟洛行小说推荐

不及你甜霍行舟洛行小说文笔不错,挺雅致,预备长期看,爱至最深处是默默的守护吗?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