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不及你甜(霍行舟洛行)小说免费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不及你甜(霍行舟洛行)小说免费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不及你甜(霍行舟洛行)小说免费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2-12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小说《不及你甜》从开始到结尾都带着淡淡的温馨,值得一看!为您提供不及你甜by荒川黛小说免费在线读,对细节的描写,那副画面似乎就在你眼前,如此生动鲜活,极力推荐!不及你甜小说讲述: 霍行舟看着她的表情, 丝毫不掩饰的重复了一遍, 故意刺激她:“我说我喜欢你儿子,想追他,想亲他, 想天天跟他一起起床,疼他对他好。”

不及你甜by荒川黛小说简介

霍行舟看着她的表情, 丝毫不掩饰的重复了一遍, 故意刺激她:“我说我喜欢你儿子,想追他,想亲他, 想天天跟他一起起床,疼他对他好。”
赵久兰死死的掐着手心,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双目赤红的几乎要撕咬上来,将他的嘴撕烂, 让他永远也不能发出声音。

不及你甜(霍行舟洛行)小说免费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38.且行且歌
“你是……什么……意思。”赵久兰嘴唇动了动, 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脸上出现了一丝不敢置信。
从她的脸来看, 很年轻,甚至比养尊处优的伍素妍看起来还要年轻一些。
霍行舟看着她的表情, 丝毫不掩饰的重复了一遍, 故意刺激她:“我说我喜欢你儿子,想追他,想亲他, 想天天跟他一起起床,疼他对他好。”
赵久兰死死的掐着手心,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双目赤红的几乎要撕咬上来,将他的嘴撕烂, 让他永远也不能发出声音。
这么!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他怎么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说出来!
“闭嘴!闭嘴!”
霍行舟仿佛不觉,单手撑在门板上,垂眼轻笑着继续说:“以后哪天要是江城同性婚姻法通过了, 我就当着全世界的面儿娶他, 不通过也没事,去国外结。”
“你!”赵久兰终于忍不住了,咬牙切齿的扑上来打霍行舟:“不要脸!不知羞耻!你给我滚!”
“我是不要脸啊, 要那玩意干什么。”霍行舟侧身一避,眉眼微弯的抬手指指隔壁:“哎~赵女士, 轻点儿声音, 隔壁要是闻声有个男人说喜欢你儿子, 要亲他抱他,你忍得了吗?”
赵久兰果然撒手了,她似乎从来没见过有这种不要脸的人,一时之间有气没处撒,气的脸色发青,死死的咬着牙。
“你滚。”
十七年前,洛志远和她摊牌的时候,闹得邻里皆知,她已经被狠狠的羞辱过一次了,那对贱人没有被人辱骂,反倒是对她指指点点。
她实在受不了了,从北市躲来了江城,结果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绝不能让别人知道,她的儿子也是个同性恋!她教育了他这么多年,不答应他和任何人一起玩,让他好好学习伦理道德。
不可以!
“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你们在一起。”赵久兰红着眼,说着就要冲到洛行的房间里去,被霍行舟一把扯回来,抬脚踏进门里,顺手关上了。
屋里采光很好,绿植蓬勃生长,猫爬架、猫睡篮、进口猫粮一应俱全,就连叶俏俏的房间,也都没这么精致。
“你想干什么!我报警了!””赵久兰警惕的盯着他,后退了几步,一脚踩到了猫尾巴,尖叫一声跑了。
赵久兰心疼的一伸手,却没捧着猫尾巴。
霍行舟冷嗤了声,她对一只猫都照顾的这么周到,踩了下尾巴就心疼成这样,自己的儿子睡在那个比垃圾堆强不了多少的地方。
他抬脚勾了张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下了,丝毫不掩饰一身的流氓气:“一开始就说了,想跟你谈谈。”
赵久兰在教育洛行的时候,已经病态到完全不答应有任何偏差出现,突如其来见到霍行舟这样一脸桀骜又嘲讽的流氓样,心口一堵。
“你到底有没有教养,私自闯进别人的家里,你想干什么!”
霍行舟不怒反笑,眯着眼睛:“所以我这不来找一个有教养的洛行跟我谈恋爱了么,感化我一下,对吧赵女士。”
他这个似笑非笑的样子欠揍到骨子里,尘封的屈辱和新涌上来的怒恨一起涌上来,她阴森森的冷笑了一声,抬起手臂。
霍行舟没躲,由她打了一巴掌,响的赵久兰都懵了。
他为什么……没躲。
霍行舟舔了下嘴角,慢条斯理的拿出手机拍了张自拍,又收回去:“江城市一中教师赵久兰,辱骂殴打学生,啧。”
赵久兰一怔,然后有恃无恐的冷笑:“别以为我不懂法律,我打了你一下而已,最多去你家向你道歉,法律管不了我。”
“不不不。”霍行舟垂眼轻笑:“我被打了怎么能只报警,当然还要发点新闻了,到时候找些记者来采访我,我爸妈疼我,给我这张脸还算上镜的。”
“唔对了。”霍行舟瞥了她一眼,想了想又说:“这些记者可厉害的很,万一再刨点什么不该刨出来的,比如说赵久兰老师,常年虐待自己儿子,殴打至失聪,还有他脑后那个伤,也是你干的吧。”
“这些事情吧,到时候也就不在我的掌控范围内了,我想帮您说话,怕是也帮不上了。”
“巧的很,我有个亲戚在市局刑警队,到时候麻烦他好好调查一下,还您清白。”
“打我一耳光,不犯法。”
“但家暴,犯法。”
“你设计我!”赵久兰恨恨的掐住掌心,长长的指甲几乎陷进肉里仍不自知,咬牙切齿的盯着他。
“是啊。”霍行舟直接承认了,指尖抵着手机一角在膝上转了转,偏头笑说:“我今天来了,就一定要带走洛行,你答应最好。你不愿意,那咱们警察局见,反正你进去了,洛行我还是要带走,你选一个。”
“不可能,洛行是我的儿子,我不答应他离开,他哪儿也不准去。”赵久兰攥着手指,目呲欲裂的盯着霍行舟,“我要跟你爸妈谈谈,问问他们怎么养出你这样的、不知廉耻的小畜生!”
“巧的很,我也想问问你。”霍行舟站起身,走近了居高临下的看着赵久兰,脸色难看的要杀人,赵久兰无意识的退了一步。
空气里有一股很难明说的气氛,她没来由的觉得惧怕,怕这个刚褪去少年气的男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惧怕。
“你这样冷血无情的人,是怎么养出洛行这种乖软的小孩儿的。”霍行舟站的近,赵久兰要抬头才能看到他的表情,可他脸上的表情冷极了。
霍行舟静静地俯视着赵久兰,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我问你。”
“你是用哪只手,打坏小乖耳朵的?”
赵久兰从来没见过有人的表情能狠戾阴沉到这种地步,几乎只是一看就脚软了,动了动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他又说:“打他的时候,你手疼吗?”
他这个眼神。
赵久兰瞳眸一缩,躲了下霍行舟紧盯她的眼神,别过头去:“我管教自己的儿子,与你无关,轮不到你插手。”
“以前的事与我无关,但是以后。”霍行舟顿了顿,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以后,他是我的人,就是死,也得死在我怀里。”
“轮不到你来管教。”
不知道是那个词瞬间将她拉回了十七年前,全部的不甘痛苦屈辱瞬间涌了上来,仿佛他站在这里,就是对她的又一次羞辱。
“你滚,马上滚。”赵久兰指着门:“我不想再看见你,我不可能答应洛行跟你在一起,死都不可能。”
“没跟你商量,洛行我要定了。”霍行舟垂眼俯视赵久兰,给了她一个冷厉至极,令她毛骨悚然的冷漠笑意:“从今天开始,你再敢碰洛行一下,管你是谁,我要你的命。”
**
洛行醒来的时候,霍行舟已经不在床上了,衣服鞋子全都不在,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他懵了几秒,以为昨晚霍行舟的出现,是他做了梦。
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上午八点,他怎么睡的这么沉,从来没有睡过头的,今天竟然睡到了八点钟。
洛行坐起身,一怔,床上的围巾,是他的。
他又偏过头,桌上还剩没吃完的半个蛋糕,心里顿时一慌,难道!
“霍行舟。”
洛行心跳瞬间加快,难道是妈妈回来了看见了霍行舟!顿时慌乱的下了床,抖着手穿上衣服,心里不安极了。
拉开门,有一排脚印从门口到达主屋的门前,还有一行脚印是从大门口进来的,赵久兰早上回来了,心瞬间沉了下去。
洛行越想越慌,昨晚因为下雪,霍行舟还买了蛋糕,他一时心软和没忍住,留他在家里住,以为今天他会早点醒,让霍行舟赶紧离开。
没想到,他睡过头了。
洛行恨死自己为什么会睡过头,假如因为自己,让他被赵久兰伤害……他不敢往下想了,抬脚就往主屋跑。
平时他很排斥去主屋,可这一次。
他顾不上了。
他的手刚碰到门,有人就从里头拉开了,霍行舟一笑:“哎哟,睡醒了?”
洛行咽了下唾沫,看着他几秒,发现他脸上有一道熟悉的伤痕,瞬间就红了眼睛,用力扯他的手:“你快走。”
霍行舟握着他的手,语气轻快的说:“这么急?”
洛行用力摇头,眼睛越来越红,水汽蒙住眼睛:“你以后……别……”
“赵阿姨,那我跟洛行就先走了。”霍行舟被他扯着,抽空偏头朝屋里笑了声:“以后有机会再来看您。”
洛行一僵。
“你说……什么?”
霍行舟握着他的手,放在嘴边呵了口气搓搓,笑说:“你说你净胡闹,赵阿姨说你小时候就没什么朋友,让我好好照顾你,不要一天到晚总想着学习。”
洛行发懵的看着他,完全理解不了他说的赵久兰,和自己记忆里那个人是同一个。
霍行舟握起他的手,放软的声音说:“我们走吧。”
洛行走了几步,回过头。
赵久兰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于霍行舟的话没有反驳,也没有接茬。
他看不到的是,她的指尖已经掐破了掌心,鲜红的血从里头沁出来,哆嗦着嘴唇喃喃自语:“我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绝不。”

不及你甜荒川黛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39.且行且歌
洛行傻呆呆的被霍行舟牵着往前走, 脑子里乱极了, 他不怕自己委屈, 也不怕辛劳,可不想把一切狼狈都摊开了放在他面前。
他想让自己在霍行舟眼里是很好、很好的。
忽然想起不知道从哪儿看过的一本书, 里头写着, 用自己的悲惨来试图拉近和另一个人的距离,最后得到的只能是一闪而逝的怜悯和经年长久的笑话。
他知道霍行舟不会笑话他,可他相比较而言, 更不希望他怜悯自己。
洛行希望经年以后,霍行舟想到自己会觉得那是他高中时期一个很美妙的记忆, 一个很纯粹的同学,叫洛行。
不是一个身世凄惨而有残疾的可怜人。
洛行咽了咽唾沫,尽管他不想戳开这个伤口, 却还是只能面对。
进了房间,霍行舟关上门给他收拾东西,洛行拦住他的手, “我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的。”
“六点多吧, 反正挺早。”霍行舟语气轻快的笑着揶揄:“你趴我怀里睡的正香呢,我看就是把你扔出去都不一定醒。”
洛行看着他脸上的伤,头皮发麻的想, 六点多,他醒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 这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 他们都谈了什么。
“我、我妈妈她……”洛行摇摇头, 不敢往下想了。
霍行舟三两下收拾好了东西,把书包往肩上一甩,从床上拿起围巾给洛行戴好了,顺手把剩下的半个蛋糕拿出去扔在了垃圾桶里。
他一直不说话,洛行更慌了,拉着他的手追问:“我妈妈有没有说什么……”
“真想知道?”霍行舟攥着他的左手放在自己口袋里,偏头朝他一笑:“可这个是秘密,你贿赂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洛行咬牙,想起他最喜欢自己叫他哥哥,于是艰难的在心里挣扎了半天,才略微踮起脚贴近他耳边,脸色微红的、轻轻的叫了声:“行舟哥哥,告诉我好不好?”
他真的太担心了。
赵久兰万一都跟他说了,怎么办!
洛行紧张的手都在发颤,几乎要忍不住落荒而逃了,从现在开始再也不见霍行舟。
可是,他舍不得。
霍行舟垂眸,看着这小孩身子清瘦柔软,为了让自己说实话,小心翼翼讨好的样子,心就着疼。
他威胁赵久兰的那些事,还是别让他知道好了,省的增加他的心理压力。
商清明给他的消息并不算多,只有赵久兰曾经和一个同性恋者在一起过,至于什么原因分开了并没有具体消息。
唯一能肯定的就是赵久兰虐待洛行。
后脑那个伤,其实是他诈赵久兰的,没想到她会直接承认了。
看的出,她对洛行没有一丝爱,他的存在对于赵久兰来说,就是一个永远不会结痂、还会时不时溃烂的伤口。
但那些过去跟他无关,他没爱好知道赵久兰到底有多惨痛的回忆,也没心情可怜她。
因为这一切都不能成为他虐待洛行的理由。
大人之间的恩怨,却将伤害加诸在孩子的身上,生下来就是为了报复的?
她也配做一个母亲!
霍行舟眼底闪过一丝戾色,要不是顾忌着再次影响、伤害到洛行,他不会这么轻易的饶过赵久兰!
“小乖。”
“嗯?”洛行紧张兮兮的看着他,等他说到底赵久兰到底告诉了他什么,浅浅的喉结轻轻滚了一下。
“你恨你妈妈吗?”霍行舟揉了下他的脑袋,顿了顿又补充道:“她疏忽你,没有给你应得的关心和照顾,你会恨她吗?”
洛行身子一僵,指尖瞬间变得冰凉,霍行舟从小跟叶俏俏一起玩,在商清明和叶壬的耳濡目染下,也知道什么叫在想到可怕的事情时,血液会瞬间收回去保护心脏,因此指尖会变得很凉。
他在害怕,在痛苦。
良久。
洛行摇了摇头:“不恨。”
霍行舟一怔,揉了揉他的手轻轻笑了下没有再多问什么,也没有再说话。
看。
尽管是这样,洛行也从来没有怨恨过她。
从他的观察,洛行的心太静了,仿佛没有爱恨似的,对于丁超的诬蔑、母亲的虐待,他都没有任何抱怨。
假如不是平时的害羞和对自己那点“薄恩”的小心翼翼的记在心里的回报,他甚至觉得这是个冷冰冰的机器人。
霍行舟知道他不是,他只是不愿意去记恨别人。
他的洛行,他的小乖,真的很乖很乖,是这世界上最乖的小孩。
霍行舟无法判定洛行内心深处对于赵久兰是什么样的心情,但再加诸一次伤害,不如给他一点暖和。
他小时候,一定也曾经期盼过,赵久兰会疼爱他一些吧,那个幻想也许在经年已久的虐待中消磨殆尽了。
但是假如有,他应该会有一点喜悦吧。
霍行舟捏了捏他的手指,软声说:“你妈妈说,她很对不起你,不求你的原谅,以后假如你不想回来,她也不会去打搅你。”
“……”洛行迷茫的看着他,张了张口却没说出话来。
怎么可能。
这个人真的是记忆里那个赵久兰吗。
“你妈妈还说,你从小就听话又乖,一向没有什么朋友,除了学习之外也不知道怎么和别人相处,让我好好照顾你。”
“还、还有呢?”
“还让你听我的话。”霍行舟拨了拨他的微张的嘴唇,红红软软的忍不住想凑下去亲一口,用力咬一下,看看里头会不会出现甜甜的汁液,还是有好听的声音。
霍行舟低头,“我问你,你听不听我的话?”
洛行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又用力的摇了下头:“你别打岔。”
“好好好不打岔,你想说什么,你问。”霍行舟笑了下,等他说。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我妈妈……你骗我的、你说实话,她是不是打你了。”洛行咬了下嘴唇,抬手摸了摸他的伤,心疼的问。
这个伤他熟悉极了,几个月前去体育馆看他打球那天,他脸上就有个一模一样的伤。
一定是赵久兰打的!
洛行光是想着,早上赵久兰看见他们两个睡在一起,霍行舟为了保护他,起来独自面对赵久兰的责难,被他打,眼眶瞬间就红了。
他怎么、怎么这么没用!
丁超的事情,没有保护好霍行舟,这次又是被他连累,他果然和赵久兰说的一样,只会被别人带来痛苦和伤害。
洛行掐着掌心,眼泪忽然就掉下来了,落在霍行舟手上,吓了他一跳,忙捧起他的脸问:“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适?”
洛行摇头,“不是。”
“那怎么了?冷吗?”霍行舟拧眉说着要去脱自己的棉衣,被洛行一把按住手指,鼻音浓重的说:“不冷,我是……以后你别来我家了,我……”
“洛行。”霍行舟攥住他的手重新放进口袋里,侧过身替他挡了挡风,放低了声音问:“你不相信我?”
洛行忙不迭摇头:“我相信!我相信的……可你脸上的伤……”
“早上下床的时候,风太大了开门的时候弹过来划的,心疼了吗?”霍行舟垂眼一笑,在口袋里伸出食指挠他的掌心,“我听说口水能治伤,不然你给我舔舔?”
洛行推了他一下侧过头去,他脑子里太乱了,霍行舟说的这些话他完全没有办法理解。
十七年了,除了他失聪住院的那天,她对自己笑过一次之外,他从来没有感受过一丝一毫的柔软母爱。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她会和、和一个生疏人说这样的话呢。
洛行无意识的扣着手指,是不是因为……因为他不够好,所以赵久兰才不喜欢他,而霍行舟,他一直都是很好的。
赵久兰喜欢这样的孩子……吗?
“小乖。”霍行舟勾了下他的手心,讨好的凑近,“车来了,上了车再继续生气?”
这个地方不好打车,两人只能等公交,幸好十五分钟一班也还算可以,再长霍行舟就要心疼洛行冷了。
车内开了空调,很暖和。
霍行舟给他把围巾解下来,笑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跟你坐公交车呢,你还记不记得你刚转学来那天,我去接你,你就跟个小皮球似的,从车里滚出来了。”
洛行想起那天,脸一红:“那天人太多,我脚站麻了,下车的时候没知觉差点摔倒,你看到了啊。”
“看到了,那天我刚在办公室被程老师训过一顿,正憋气了,结果你一来,就把我逗笑了。”霍行舟松开他的手,笑了声:“你说你是不是个小喜悦果。”
洛行的脸色不知道是被车内空调吹的还是害羞,透着点微红,躲闪着他的眼神让他别说了。
霍行舟感觉他的心情好多了,也放了心。
叮咚。
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洛行低头去看,是燕然发来的一条微信,告诉他今天霍砚生在家,可以接待他。
洛行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之前约好的时间,由于霍砚生临时有事便和燕然说调整一下时间,稍后再说。
他还以为是霍砚生推脱不便不想见他,没想到,竟然是在家里接待,顿时激动的手指都开始抖了,忙不迭回复:“好、好的!”
燕然发了条语音过来,洛行眉尖几不可查的一蹙,不好在霍行舟面前戴耳机,便点了语音转换文字。
——霍砚生说跟你道个歉,前段时间确实有点忙,没顾上。
洛行回复:没事的,不见、不见也没关系的。
——不见可不行,我跟他说了有一个骨灰级铁粉,还有你翻译稿我给他了,他看了之后觉得翻译的非常好,有些句子甚至比原本的还要有意境,他说很喜欢。
洛行经常被老师夸奖成绩好,却鲜少有人在这方面称赞,又因为对象是他喜欢了很多年的偶像,一时有点害羞的脸红了。
霍行舟垂眼瞥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顿时一口气噎的上不来,鼻腔出气哼了声。
洛行没闻声,仍在自顾的发消息,燕然不知怎么的,话题忽然一拐。
——你是在江城二中吧,我听说霍砚生的儿子也在二中上学,不过是个混不吝,从小就是惹祸戳漏的一把好手,你应该不熟悉。
洛行眯眼笑了下,指尖轻轻在屏幕上跳动,又白又细的指腹柔柔软软的,霍行舟看着,总觉得是点在他心尖的软肉上似的。
一下,一把火。
——我把链接发给你,你自己过去吧,他今天一天都有空。
霍行舟看着他一直在聊天,吃味的抬起手遮住他的手机屏幕,重重的靠近他耳边咳了一声:“和谁聊天这么认真,你已经五分钟没理我了。”
洛行抬眼,看见他脸色不善,忙安抚似的告诉他:“霍行舟你知道吗,燕然姐说,霍砚生先生的儿子,也在我们学校上学。”
“然后呢?”霍行舟眉尖一挑,冷哼了声。
洛行眨着眼睛,没听懂他这个突如其来的问句是怎么回事,他听的不太清,没听出里头的醋味,依然眼睛发亮的抓着他的手,一脸艳羡的说:“不知道是谁呢,真的好幸运啊可以做霍砚生的孩子,他一定可以天天看他的书,会有好多签名书,还有还有……”
霍行舟攥紧他的手,越想越气,你还没完了?
“怎么?你还想去熟悉他?”霍行舟咬牙切齿似的攥着他的手腕,狠狠一揉,弄得他一颤:“是不是想要他,不跟我一起玩儿了?”
洛行呆呆的啊了一声:“不、不是啊。”
霍行舟冷哼了声,脸色这才稍稍缓和过来,心念一转却又窃喜,绷着脸色说:“假如我和霍砚生的儿子,一起对你好,你跟谁一起玩儿?”
洛行一怔。
他为什么这么问,当然是他啊,他只是喜欢霍砚生的书,又不是喜欢他这个人,而且霍砚生的儿子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他喜欢的人是他啊。
“快说!”霍行舟见他一直不说话,心念一动的抬起手。
他知道洛行哪儿最怕痒,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他就害羞,现在在公交车上,肯定更不好意思,于是肆无忌惮的朝他的腰伸了过去。
他手一探,从衣服下摆伸了进去,隔着毛衣抚上他的后腰,猝不及防的下移狠狠在腰窝一按,果然下一秒就听他咬紧嘴唇却还是溢出低低的一声。
两人虽然坐在最后排,可车内监控是开着的,霍行舟可没有让别人看的爱好,只是隔着衣服揉了两下,让他受不了的说实话就算了,没太狠。
洛行闪躲着他的手,难受的直喘气:“别碰别碰,霍行舟有监控。”
“那你快点说实话,不然我往下了啊。”霍行舟作势把手往下伸,探到后腰的皮肤上。
虽然他的手很暖,但和腰上的皮肤一比还是有点凉,洛行本来就敏感怕痒,这么一碰腰直接颤了下往前弓,被霍行舟又掐着不能动。
“我说我说,你快放手,凉。”洛行求饶的推他的手,目光瞥着车内摄像头和其他乘客,又害怕又紧张,脸红的直摇头。
霍行舟屈指,用指骨点了点他的腰窝,感觉他都快急哭了才松手,装作更不悦的盯他:“快点说。”
洛行害羞的看着乘客们,半天才收回视线,不好意思的抿了下嘴角,小小声的靠近他耳边说:“跟、跟你。”
本来是说跟谁玩儿,结果这小孩儿情急之下说了句跟他。
霍行舟这下彻底被捋顺了毛,心情大好的看着他害羞的扯着自己的衣服下摆往下拽,恨不得全副武装的把自己藏起来,再也不让他碰。
唔。
让他不再难过的法子,果然就是害羞?
霍行舟失笑的眨了下眼睛,替他理了理衣服,见他战战兢兢的盯着自己,生怕他再动手的样子,笑了。
他可真是个宝贝。
**
车程很长,下了公交车之后霍行舟说什么也不让他再等公交了,打了辆车直接说了个链接,他家里的。
“你爸爸妈妈在家吗?”他紧张的扯了下霍行舟的衣角,小声说:“你说我买点什么东西过去,去人家家里做客,应该要买点东西吧。”
霍行舟一笑:“不用,你光去个人就行了,你不就是礼物么。”
洛行光顾着紧张了,没闻声这句话,更没注重到霍行舟在说这句话时,眼底温柔宠溺至极的神色。
洛行低头看了下燕然发来的链接,似乎也在他们家那个别墅区,又说:“还有,我去拜见霍砚生先生,要不要买些什么,空手的话是不是太失礼了。”
洛行想了想,自己还有些存款,上次替霍砚生翻译的稿费还剩了不少,应该可以买一个比较好的东西。
霍行舟闭眼:“不买。”
洛行看他闭眼装睡,急的去拉他的手,又怕司机闻声,小声说:“霍行舟,你别睡觉呀,你帮我想想好不好。”
霍行舟不动。
“我要是不买东西,万一你爸爸妈妈觉得我太失礼了,不喜欢我怎么办,还有……”
霍行舟眼皮一掀,和司机说:“师傅,在前面那个礼品店停一下。”
**
洛行捧着一个礼物盒,忐忑的问霍行舟:“这个真的可以吗?”
刚才霍行舟带他去一家书画用品店,环视了一圈之后随便指了一个,说买那个,他将信将疑的买了,可价格太便宜了,弄得他很不安。
“我说行,就行。”
“那你为什么只让我买一个礼物啊……”洛行总觉得有哪儿不对,可他现在紧张的不行,一时又想不出到底哪里有问题。
“待会你就知道了。”霍行舟没牵他的手,只是两手插在口袋里走在前面。
他现在还没打算让爸妈知道自己喜欢洛行,正在追洛行的事儿,免得他心里有压力,父母虽然和陆家、叶家的关系好,但见惯了是一回事,能不能接受自己儿子弯了又是另一回事。
他倒是不介意自己,就是怕洛行被父母另眼相待。
等等吧。
等洛行喜欢上他了,两个人的关系稳定了,也等父母都接受了,愿意和自己一样宠着他的时候再说。
他不仅要给洛行幸福,还要给他一个没有拥有过的父爱母爱。
他曾经没有尝到过的,失去过的,他都要一样一样的,全部补回来。
**
霍行舟抬手往指纹锁上一按,门嘀了一声开了,洛行迟疑了下,扯着他的袖子嗫嚅:“要不我还是……”
“谁?”
霍叶山写完稿,下来喝水正巧闻声门开的声音,偏头看了一眼,先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霍行舟,眉尖一蹙:“你站那儿干什么?”
洛行指尖一缩更慌了,犹疑的看着霍行舟,他从来没有和长辈相处的经验,就连赵久兰都不喜欢他,别人的爸妈……
他怎么讨他们欢心。
“别怕,我爸除了嫌弃我之外,其实很随和。”霍行舟察觉他的惊慌,安抚的拍拍他的手,放软了声音说:“相信我。”

不及你甜by荒川黛小说推荐

不及你甜by荒川黛小说免费在线读生动的情节,巧妙的构思,细腻的人物形象刻画和读者与作者之间的思想所产生的共鸣。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