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周周复年年(方早周声)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周周复年年(方早周声)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周周复年年(方早周声)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9-02-12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书友们是不是还在为看什么小说而发愁呢,小编我这里正好有几本好看的小说,就共享给你们一本吧,这本《周周复年年》由作者7号同学原创,主人公叫方早周声,小说讲述了:方早没说话,只是斜眼看他,嘴角带着嘲讽的笑。 阿崇估计没被这样蔑视过,觉得应该做些什么挽回自尊,可是他连站都站不稳,只能暂时忍了这口气,摇摇摆晃地扶着墙,艰难地往卫生间走。关注小编不迷路,天天共享更多优质小说哦!

方早周声小说介绍

就像是有人拿着水桶从头顶往下倒,方早抱着书包在雨中奔跑,她完全看不清路,只能凭着记忆埋头往家的方向跑。好在路上几乎没人,她这样横冲直撞也没碰到什么障碍物,只是越跑脚步越重,感觉身上没有一寸不是湿的。
眼见家越来越近,她都看见路口亮着的路灯了,正预备做最后的加速,脚却不知绊到什么东西,整个人狠狠地栽进泥水里。
虽然她已全身湿透,但与栽进泥水还是完全不同的体验。方早狼狈地爬起身,只觉得浑身疼得厉害,当她看清绊倒自己的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连疼都顾不上,连滚带爬往家里跑。
绊倒她的,是个直挺挺的人。

周周复年年小说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那天的晚餐,方早吃得心不在焉。
方书愚刚调动,交接工作很多,啃便当加班,是宋敏诗做的饭。
看着焦黑的鱼、半生不熟的茄子,和黏糊糊又夹生的饭,方早更不喜悦了。偏生宋敏诗还一个劲给她夹菜:“多吃点,你就是不爱吃饭才不长个子,那天我去帮你办手续,你的同学都比你高太多了。”
因为他们都比我大两岁。
方早本想反驳,但想想自己似乎已经有一年没有长过个子了,入学体检时自己的身高比同班同学矮了大半个头,便也说不出话了,一个劲地用筷子戳着碗里的饭。
“是不是在新学校不习惯?有人欺负你?”
“没有。”方早想了想,“我交了个朋友。”
得到方早的答案,宋敏诗更觉得反常:方早向来没有朋友,怎么才转了学,就交到朋友了?
方早并未撒谎,她的确有了朋友,便是她的同桌徐茉莉。
徐茉莉是个外向的自来***生,从方早转学第一天便向方早公布她们成了朋友。虽然徐茉莉话很多,多得让方早觉得有点吵,但从来不问她要作业抄。成绩虽然差劲,考试却完全靠自己,所以她没有拒绝徐茉莉“交朋友”的要求。
第二天方早刚到校,徐茉莉便十分尽职地与朋友共享八卦:“周声的照片被人撕了!”徐茉莉环顾四面,忽然压低声音,“据说是有人暗恋周声,撕了他的照片去珍藏。”
方早想起昨天自己未能将照片撕下来,当下有些郁闷,也懒得和徐茉莉说昨天自己目睹的实情,趴在桌上寻思着放学一定要将照片弄下来。
结果上午的课还没上完,八卦的风向已经转变,徐茉莉上了卫生间回来,一直盯着方早看,好几次都欲言又止。
“怎么了?”
“方早,我们是朋友对吗?”徐茉莉忽然发问。
方早想了想,还是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说你暗恋周声?”
“我没有。”方早瞠目结舌,她压根不熟悉他。
“那你为什么把周声的照片撕下来珍藏?有人说昨天放学看到你在公告栏边徘徊,还有同学说看到你踮着脚撕照片。”
方早无奈:“我在撕自己的照片,因为太丑。”
徐茉莉点头:“的确很丑。”她顿了一下,迷惑道,“可是你的照片还在那里,周声的照片却不见了!”
“他自己撕的。”
徐茉莉打断她:“不可能,以前他的照片也一直贴在那儿,都没见他去撕。”
方早不是周声,无法理解他的做法。
但她十分愤怒,因为周声撕照片的行为,学校当天下午就给公告栏加了一面玻璃落了锁,她看着玻璃里自己的照片,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方早的照片便一直贴在公告栏,据徐茉莉所言,必须到第二次月考成绩出来后,公告栏上的照片才会被替换。
方早每日路过公告栏,都想砸了那面可恶的玻璃。
除了这点小插曲,方早的日子与从前并无太大区别,就如她所想,真的是换了个地点学习而已。
方书愚换了工作,忙碌得很,天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药研所。他对工作的热忱是实打实的,每日不着家,不像混日子的宋敏诗,刚换了新单位,却还记得帮方早请了个晚间补习老师,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寻得的资源。加上方书愚一忙,每日做饭的任务就交给了宋敏诗,方早连吃了一周,吃得感觉自己面黄肌瘦。
方早看向桌上黑乎乎的似乎还带着毛的红烧肉,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边扒白饭边想,再这样下去,她宁愿一天三餐都吃快餐或方便食品。
吃了晚餐,方早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可以看一会儿电视,不过是万年不变的《新闻联播》。若不是宋敏诗硬性要求,说政治考试有许多时事题,方早更想用这半个小时来睡觉。因为《新闻联播》结束后,会有补习老师来敲他们的门,从她七岁开始,雷打不动。
这八年间,补习老师换了无数个,唯一不变的是,每次进门都是鬼鬼祟祟,补习结束送老师出去时若是遇上邻居,宋敏诗还要补上一句那是他们家的亲戚。
老师一脸无奈,方早倒是无所谓,反正没过几天,又要换新的老师。
宋敏诗也不知道哪来的门路,总是能弄到一群名校导师来给方早上课,多是高年级的课程,以便于她能够在跳级后跟上进程。假如不是已经高三,估计宋敏诗还想让方早再跳级,究竟有个人人称赞的天才女儿还是很能满足她的虚荣心。
方早逆来顺受,并不反抗。
至于方书愚,他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专注学术,从未察觉家庭的教育方式有太大问题,而且他向来对妻子言听计从,从不插手方早的教育问题,偶然有过异议,还没发言便被压制。
在某些方面,方早继续了方书愚的粗神经。
转学第三周,学校轰轰烈烈地流传着方早暗恋周声的故事。
方早却是毫不知情。
她天天都是上课铃响三秒前进教室,下课铃响五秒后离开教室,课间的时间争分夺秒,一口气做完当天的家庭作业,除去老师拖堂的情况,雷打不动。
天才转校生暗恋周声的流言在学校传得沸沸扬扬,她却毫无察觉。
对于女生总要成群结队去上卫生间,或者放学不回家去看男生打球的做法,方早无法理解。恰巧,她的同桌徐茉莉也喜爱这一行径,邀请过她两次,被拒绝后,便和别的女孩子一起去了。
她们在走廊上热烈地八卦的时候,方早已经解完了好几道函数题。
所以,当她放学在校道上被几个女生拦住的时候,她很是莫名其妙。
对方虽都穿着统一的深蓝色校服,但似乎和方早身上松松垮垮的不大一样,裤腿收紧了,裤脚的松紧带也没有了,勾勒出少女们曼妙的身材。头发似乎也和她自然卷的钢丝球不一样,都是一水的披肩,其中一个似乎还染了颜色,淡淡的棕色,衬得皮肤更加白嫩。
方早盯着她们柔顺的长发,不由得有些嫉妒,宋敏诗说她发质不好,从来不让她染发。
“就是她?没有搞错吧,长这个样子?”染发女比方早高了半个头,手指着她,有些不相信,“你就是方早?”
方早点头,不明所以。她原本预备直接走人,无奈问话的女生长得实在好看,耳垂上还吊着像锁头一样的耳坠,随着女生的动作而晃动。
“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
对方被她平静的理所当然的语气噎了一下,似乎要发火,被身后的女孩拉住:“苍苍,她刚转学,不熟悉你也正常。喂,转学生,她叫赵苍苍,记住了,以后见面要叫苍姐!”
方早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们,既无聊又不耐烦,天有些暗沉,似乎要下雨,但她没有带伞。
估计赵苍苍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清了清喉咙说:“你天天跑得可真快,你知道我守了你几天吗?”
的确,平时这会儿方早已经快到家了,今天是因为轮值。
“有事?”
赵苍苍长得好看,脾气却实在不怎么好,一下子又气炸了:“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找你,肯定是有事,没事我找你干吗!你,把东西拿出来!”
方早这下真的是一头雾水:“什么东西?”
“你别给我装蒜,东西不是你的,你快点交出来!”
“我没有拿你的东西。”
“你是没有拿我东西,但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
“既然不是你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来找我索要?”
赵苍苍哑口无言。方早说完便想走,又被她扯住了衣袖。
她的手指细而纤长,指甲盖是漂亮的粉红色,长得好看的女孩儿,连手都要比自己好看,方早越发觉得烦躁。
赵苍苍咬着下唇,瞪着方早:“你把照片拿出来!”
“什么照片?”
“你又装蒜!周声的照片,别和我说你不知道,是你从公告栏上撕下来的。拿出来,那不是属于你的东西!”
赵苍苍话音刚落,她带来的女孩们便跟着附和起来:“对,拿出来!”
“真是不要脸,偷偷私藏周声的照片!”
“交出来,不然我们不会放过你!”
方早错愕:“为什么你们会觉得是我撕了那张照片?”
“那天大家都看见你鬼鬼祟祟地在公告栏徘徊,听说你还去搬了椅子。你不是去撕周声的照片,难不成还是去撕自己的不成?”
没错,就是这样!
可她的照片还好好地贴在那里,失踪的是周声那一张,她讨厌被冤枉,这下也觉得有口难言:“不是我撕的。”
“不是你是谁?一定是你,你拿出来,我不和你计较!”赵苍苍又一次朝方早伸出手。
“是他自己。”方早话音刚落,忽然看到一个高瘦的身影,她随即指向他,“就是他!”
赵苍苍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怎么也没想到,她指的人会是周声,一下子紧张又慌乱。
方早当然察觉不到她的小女生心思,直接拉着她往周声的方向冲。原先还气焰嚣张的赵苍苍这会儿却变得温顺扭捏,声音也降了好几个调:“你拉着我做什么,放开,难看得很。”
周声正预备回家,面前忽然出现两个不速之客,一高一矮,不禁愣了一下。
方早拉着赵苍苍,指着周声:“你告诉她,公告栏的照片不是我撕的,是你自己撕的。她说我撕了你的照片,来找我要,可是我没有,怎么给?”
方早说得委屈又无辜,赵苍苍却连头也不敢抬,直接脚一跺,跑了。她的那群小喽啰一见她跑了,也不明所以地跟着脚底抹油,溜了。
犯罪现场便只剩下方早和周声,两个人面面相觑。
这是方早第二次和周声面对面,对她来讲,他真的是太高了,她必须努力仰着头才能看清他的脸。
方早清了清嗓子:“我说……”
她话没说完,周声已经绕过她走了。
“喂。”方早忙追上去,又一次拦在他面前。
周声只能再一次停下来,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有事?”
他太过平静,以至于显得方早的激动有些滑稽,可她还是将话重复了一次,就怕明天又被拦住索要照片:“是你自己撕的公告栏的照片,对吧?那你要去和她们说明啊,不然她们明天又来找我要照片,全世界都以为是我撕的!”
“这不关我的事。”
周声再一次绕过方早,往校门口走,那里有车和司机正在等着他。见他出来,司机忙为他开门。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方早总觉得周声在看自己,但隔着玻璃,她看不清。她正预备走近,车子却忽然开走了。
因为放学这突发性事故,导致方早没能按时到家,更糟糕的是,她走到半路,酝酿了一下午的雨终于落下,她没有带伞,被淅淅沥沥的雨淋成了落汤鸡。
方早将这一切,都归罪于周声,都是因为他,才带来这一系列的蝴蝶效应。
这个姓周的,实在是太讨厌了。

周周复年年方早周声小说免费阅读

后来方早经常想,若不是那场滂沱的大雨,或许她一辈子都不会遇见阿崇。
那是方早来到南泽之后的第一场雨,雨势之大,几乎要将整个城市沉没。
方家离学校并不远,方早原本是在路边的商店躲雨,但眼见雨越来越大,路上的行人与车辆越来越少,她开始感到慌乱。
虽然手机已逐渐普及,学校不少人都用上了西门子和诺基亚,但方早没有手机。因为她并不需要,每日往返家和学校,也没什么朋友,每日宋敏诗会在她抵达家后五分钟打来电话。
药研所在城西,距离方家有一段距离,宋敏诗和方书愚现在不是被雨困在实验室便是还在路上赶不回去,平时这个时间方早已到家,宋敏诗打不通电话,以她的性格一定翻了天。
想到这里,方早咬咬牙,冲进了雨幕中。
就像是有人拿着水桶从头顶往下倒,方早抱着书包在雨中奔跑,她完全看不清路,只能凭着记忆埋头往家的方向跑。好在路上几乎没人,她这样横冲直撞也没碰到什么障碍物,只是越跑脚步越重,感觉身上没有一寸不是湿的。
眼见家越来越近,她都看见路口亮着的路灯了,正预备做最后的加速,脚却不知绊到什么东西,整个人狠狠地栽进泥水里。
虽然她已全身湿透,但与栽进泥水还是完全不同的体验。方早狼狈地爬起身,只觉得浑身疼得厉害,当她看清绊倒自己的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连疼都顾不上,连滚带爬往家里跑。
绊倒她的,是个直挺挺的人。
雨淋在他身上,流下来的都是暗红色的血水。
方早刚进家门,电话就响起了。
方书愚和宋敏诗果然困在了实验室,暴雨沉没了整个南泽,气象台已经发布了10级台风警示,交通基本停运,他们暂时回不来,叮嘱方早一定要锁好门窗。方早听着他们的嘱咐,想到暴雨阻断了补习老师的路,刚刚的惊魂未定都变成了窃喜。
但很快,宋敏诗一桶冷水将她浇醒:“昨天买的数学练习册,做二十页。”数学老师都不敢这么布置作业,但方早已经习惯了,从七岁开始,她基本就没在十二点前睡过觉。
方早洗了澡,又热了冰箱里的饭,外面的雨却没有减小的趋势,反而愈演愈烈,吹得广告牌啪啪作响。
方家是独栋复式楼,此时偌大的家中只有方早一人。
宋敏诗出差,同时方书愚在实验室过夜的情况偶然也会有,方早不怕黑,也从未畏惧孤独。这个夜晚她却一直坐立不安,对着习题本好一会儿都静不下心来。
最后,她套上了雨衣,又翻出方书愚的黑色大伞,出了家门。
门口的积水比原先又涨了一些,方早并不高,只有一米五多一点,裤脚被高高地挽起,雨水已没过她的小腿中部,她感觉趟的不是雨水,而是一条不知深浅的河流。
雨夜,路上空无一人,只有因台风而瑟瑟发抖的路灯。
方早走到路口,原先躺着人的路口这会儿空荡荡的,血迹也被雨水冲刷得不见踪影。若不是脚上还残留着原先摔倒时的疼痛感,方早几乎要以为之前是自己的错觉。
方早盯着地面的雨,不知该庆幸还是着急。
她正预备往回走,一只手忽然搭在她的肩上,她吓了一跳,手里的雨伞差点飞出去。
那只手很用力,几乎是将全部力气都压在她肩上。
方早握着伞柄转头,想着要从哪个方向给后面的人来个忽然袭击,可当她举起雨伞的时候却停住了。
那是一张精致的脸,虽布满血迹和污秽,却仍然无法掩盖他俊秀的眉目。
他看起来很年轻。
说是年轻,也不恰当,因为那还是一张少年的脸,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多少。他的个子很高,却弓着背,一只手捂着腹部,一只手搭着方早的肩膀,沉重地喘着气。
方早认得他的衣服,是原先躺在地上的那个人。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方早仍然高高地举着伞,风将她雨衣的帽子掀开磊,头发和脸都是湿漉漉的。
少年的嘴唇动了动,不知是雨声太大,还是说话声太小,她一下子没能听清。
“你要干什么?把你的手拿开!”
她正想着要不要做出行动,肩膀上的力量陡然一松。
方早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却见那人摇摇摆晃,整个人往后倒下,砸出一个漂亮的水花。
十五岁的方早不高,又瘦,在班里玲珑有致的女同学们的衬托下,她就像一株发育不完全的豆芽菜。
她半拖半扛地用了十几分钟,才气喘吁吁地将那个少年弄进了家门。
他并未完全失去意识,她拖着他往家里走的时候,他因疼痛而抬起眼帘看了她好几次。
“你能动吗?能动就自己走!”
“我告诉你,最好别动什么坏心眼……”
“我和你说话,你闻声没有?”
“你是不是被仇家追杀,千万别连累我……”
方早不是话多的人,这会儿却显得絮絮叨叨,因为她不忍心将他丢在原地,一时间也难以送到医院,抉择了好久,她才选择将他弄到家里去,究竟他长得挺好看的,不像坏人。
对于方早的问话,少年没有给予作答,唯一的回应,便是被方早磕磕绊绊拖进家门时因疼痛而忍不住发出短促的呻吟。
进了家门,灯光一照,方早才发现他看起来比想象中更严重,浑身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衣服也有不同程度的撕裂,像是刚结束一场斗殴,而且是狼狈退败那种。
方早将他拖进门,却不知如何处置他,只能将他丢在地板上,两个人无辜地面面相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人才微微睁开眼:“你……能给我倒杯水吗?”
“你是什么人?”方早没有动。
他像是闻声什么好笑的事,忽然笑了起来,又不小心扯到伤口,疼得龇牙咧嘴,半晌后,才抬头看向蹲在不远处的方早,见她真的没有扶自己起来也没有倒水,才无奈道:“你这样和把我扔在雨里让我自生自灭有什么区别?”
“这里不用淋雨。”她指了指他身上的伤口,“你看起来不那么疼了,至少有力气说话,也不晕了。”
他不怒反笑,可一笑,又扯到腹部的伤口,只能露出一个难看的表情来。
“喂,小朋友。”
“我不是小朋友,而且我有名字,我叫方早!”
“嗯……我叫阿崇。”他声音仍然虚弱,却嘴贫,“现在我们都知道对方的名字了,你要么把我拖出去扔在刚刚的地方,要么给我倒杯水,拿点药行吗?救人也是有程序的,这样救一半是不对的……”
方早目测了他的身高,最少一米七八,她将他拖进门已经费尽力气,实在没力气再将他拖出去,只能服从他的建议,给他倒了水,又翻出医药箱,甚至拿了一身方书愚的旧衣裳。
“你自己喝点水,上点药,卫生间在那边,你可以洗洗。这是我爸爸的旧衣服,送给你。”她没说出口的是,反正方书愚也不要了。
阿崇有些吃力地从地上撑起来,喝了几口热水,说话总算不那么吃力:“你家里没人吗?你胆子这么大,不怕我是坏人?”
方早没说话,只是斜眼看他,嘴角带着嘲讽的笑。
阿崇估计没被这样蔑视过,觉得应该做些什么挽回自尊,可是他连站都站不稳,只能暂时忍了这口气,摇摇摆晃地扶着墙,艰难地往卫生间走。
“喂……”
阿崇以为那小姑娘良心发现,预备好人做到底,却不料闻声她说:“你小心点,别把血弄到地板和墙上,我可懒得去擦!”
阿崇脚下一滑,差点没稳住。
可方早一脸认真:“假如弄脏,你得自己擦。”说完,她又回到了客厅的沙发边,开始做宋敏诗布置的作业。
她救了你,帮了你,不能打。虽然她算不上女人,可是打小孩也不好。
阿崇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将心里的躁动压下去,他觉得自己今日实在倒霉,不仅碰到了仇家,还碰到了克星。
雨一直没有停歇。
阿崇去卫生间的间隙,方早又接到方书愚的电话,这雨下个不停,他们估计要在实验室过夜,嘱咐好方早关好门窗,注重安全。方早听着卫生间断断续续的水声,握着刚刚从储物室翻出来的扳手,心不在焉地应付着。还好打电话来的是方书愚,若是宋敏诗,一定能够注重到她的反常,究竟宋敏诗连她做作业走神都能第一时间发现。
阿崇从卫生间里出来,已经是将近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他洗去了一脸的血污,露出干净的脸庞,即便脸上的伤口胡乱地涂了药,即便方书愚的衣服皱巴巴又很短,他看起来却没有半分狼狈,与原先判若两人。
方早正在解三角函数,被突如其来的开门声吓了一跳,扳手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阿崇看看地上的扳手,又看看方早,慢腾腾地拖着脚步走到她面前。他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人也精神一些,不再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方早还沉浸在这尴尬的局面中没缓过来,转眼间,那武器已经落到了阿崇手中,她失去了反抗的余地。
方早还在想着要怎么任人宰割,不想阿崇反手一伸,将扳手递给她:“小朋友,有什么东西吃吗?”
方早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你才是小朋友!”
“好吧,我是小朋友,那有什么东西吃吗?”
他看起来真的不像坏人,假如他是坏人,也为时已晚,倒不如好人做到底。想通之后,方早也不纠结了,直接往厨房走。
阿崇听着她在厨房叮叮当当地捣鼓了半晌,却捧着一碗泡面出来,面色不大好看:“就这样?”
“我只会做泡面。”方早毫无惭愧之色,她在家除了学习,什么都不用做。
阿崇拿着筷子翻了翻:“连个鸡蛋也没有?”
“我说了我只会泡面。”
寄人篱下,阿崇只能委屈地忍气吞声,端着泡面坐在沙发上吃起来。他也不知道饿了多久,吃东西的速度很快,却没给人狼吞虎咽的感觉。方早盯着他看,只见他吃的时候半滴汤汁也没洒出来。
阿崇吃完了面,把碗一放,整个人瘫在沙发上:“小朋友,你明天还要上学吧,快去睡觉。”
方早没有动。
“放心,我要做什么早做了。你把值钱的东西收好,带着扳手,把门反锁再睡觉,我对你这小孩也没有什么爱好。”
方早懒得去纠正他对自己的称呼,想想家里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偷的,便服从他的建议,关灯上了楼,当然她还不能睡,究竟宋敏诗布置的任务还没完成。
黑暗中,她看不见阿崇的眼睛终究是睁着的。

推荐理由

周周复年年(方早周声)小说故事情节丰富,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性格真实,非常的有看点,闲暇时间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朋友,不妨到本站关注小说全本资源,还能阅读完整版周周复年年小说全文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