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权臣养成攻略(施婳谢翎)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权臣养成攻略(施婳谢翎)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权臣养成攻略(施婳谢翎)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2-12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权臣养成攻略》小说是由作者未妆原创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重生小说,权臣养成攻略免费阅读共享,谢翎的喜悦立即就像潮水一般褪去,他不答应,固执地道:“我跟你一道去。” 施婳心中的火腾地蹿起来,道:“你不怕掉河里去?” 谢翎看了看那木桥,上面残雪未化,经过一夜的霜冻,上头结满了冰,在月光下闪闪发亮,这一脚踩下去,没留神就会滑河里去,但即便如此,他还是道:“我会小心的。” 施婳却冷冰冰地道:“你不怕死,我还怕死呢。”权臣养成攻略小说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暖和的东西。喜欢看重生小说的读者,请到本站体验权臣养成攻略(施婳谢翎)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权臣养成攻略小说简介

阿九上辈子是太子府中的一名歌女,好相貌,好身段,好嗓子,眼看着得了宠,给太子做了妾,还没来得及享福呢,太子倒台了,一把火烧死了自己不算,还不忘拉阿九一块儿去地下享福,阿九心里有一句mmp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后来阿九重生了,回到十四年前,家乡大荒,爹死娘另嫁,把她给抛下自个儿逃了,阿九不想死,跟着一村的老乡们一起跑,扭头一看,哎那谁,拖着鼻涕泡的小不点儿,可不正是上辈子扳倒太子的那位么?!
阿九(塞馒头):谢狗儿,馒头给你,大家都是一个村儿逃出来的,狗富贵,莫相忘啊!
谢狗儿微笑点头:好的!
这是一个装傻实则一肚子精明的狗儿化身大灰狼把阿九吃掉的故事,小甜饼一枚!

权臣养成攻略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施婳沉默片刻,斟酌着该不该说,谢翎见她不说话,更加生气了,撇着个嘴,一言不发。
施婳看他那模样,心里还不知怎么憋闷呢,遂叹了一口气,道:“我没有要走,你不要担心。”
谢翎见她软了语气,紧追不舍地问:“那你去做什么了?”
施婳回头看了看,见门外没有人,便过去把门关上了,才回过身,道:“我去摘梅花了。”
谢翎愣了一下,像是没反应过来:“摘梅花做什么?”
施婳把早上的事情说了说,道:“医馆虽然每月给我们一贯钱,可是若是要供我们两人使,恐怕不够花用的,再说日后你还要上学堂,便是一个铜板掰成两瓣儿都填不上。”
谢翎听了,放下心来,又道:“那我与你一起去。”
施婳自然不肯:“不行,你太小了,冬天路滑,若是掉河里去了如何是好?”
谢翎撇了撇嘴,辩解道:“你不是也才大我一岁么?你去得,我就去不得了?”
施婳自然是不想他去的,今日那木桥实在惊险,再说了,谢翎与林寒水住一个屋,若是他起得太早,势必会惊动林寒水,到时候又该如何解释?
施婳不想让林家知道这件事情,他们两人叨扰得够多了,林家医馆一家子都是善人,若是他们开口,林家十有八九会伸出援手的,可是施婳不愿意如此。
施婳拒绝了谢翎的提议,然后把粥罐子打开,还是温的,往前推了推,道:“你先吃粥,吃了就来前堂帮忙,今日耽搁久了,莫误了正事。”
她说着,便回了前堂,料想今日天气晴朗,不少病人都会来求医,到了一看,前堂的椅子上一溜儿坐了五六个人了,在等着求诊,抓药的柜台前也等了两个人。
施婳立即过去接过林寒水的活儿,道:“这里我来便是,你去给大夫帮忙。”
林寒水应了一声过去,不多时,谢翎也从后院过来了,上来给施婳打下手干活不提。
这一日站下来,施婳只觉得腰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又酸又痛,除了中午用饭那会,根本就没有坐下来过。
到了晚间,最后一个病人才看完,林寒水伸了一个懒腰,感慨道:“这天气一好,人都要忙坏了,连偷个懒都不行。”
林老大夫笑着骂他:“猢狲,就你坐不住,明日你去抓药,换施婳来,我看她心思细,人也聪慧,比你顶用。”
林寒水笑眯眯的,欣然答应:“好,让婳儿来。”
听到这个称呼,施婳正在抓药的手猛地一抖,没留神一把麦冬洒了下来,超分量了,她连忙仔细将麦冬一粒粒拾起来,再次分类称好,才把全部的药用纸包起来,一一捆好,交给客人。
婳儿……
施婳忍不住捏紧了手中的称杆,才把心底出现出来的恐慌压下去,在方才的那一瞬间,她几乎能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在发热,就像是有灼烫的火苗扑面而来一般。
“阿九?阿九!”
有人推了推她,施婳才懵懵然回过神来,看向面前的人,谢翎看她神色不对,不由担忧地小声问道:“你怎么了?”
施婳很快就冷静下来,道:“没事,我方才在发呆。”
谢翎觉得不对,但是他年纪小,也看不出什么来,只是应了一声,又道:“要用晚饭了。”
施婳答应一句,慢慢地把柜台收拾好,谢翎陪着她,把珍贵的药材都一一上了锁,此时的施婳已经从方才的阴影中摆脱出来,她摸了摸谢翎的头,道:“走罢。”
入了夜,大概是因为白天病人多的缘故,夜里反倒没有人来求诊,难得睡了一个好觉,一夜无梦,到了凌晨时候,施婳醒了过来,远处传来几声鸡鸣,她起身穿好衣服,推门出去,冰冷的空气霎时间围了过来,将她包裹在内。
她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清醒了许多,她拿了灯笼,背起竹篓从后门出去之后,又照例把门虚虚掩上,哪知才一转身,就看见旁边的墙根处看见了一道黑影,冷不丁吓她一跳,心都差点蹦出嗓子眼了。
施婳退了一步,那黑影动了动,她很快便意识到那是什么人,拧着眉头叫了一声:“谢翎?”
走近借着月光一看,果然是谢翎,他也不知在这里等了多久,一张小脸冻得通红,施婳简直无奈了,压低声音道:“你怎么在这里?”
谢翎抬头看着她,张开口便呵出白气来,固执地道:“我要跟你去。”
施婳心里来气,感情她白天那些话都被当成耳边风了,她低声道:“你不听我的话?”
谢翎低着头,一言不发,又是这样,施婳简直无奈了,谢翎的沉默不是默认,而是反抗,不服从,他不辩驳,但是不愿意接受你的安排。
再拖下去,很快天又要亮了,今天绝对不能如昨天那般忙乱了,否则很快就会引起林家人的注重,施婳紧了紧竹篓,懒得再劝他,只是冷声道:“你要跟就跟吧,掉进河里的话,我是不会管你的。”
她说完,便提着灯笼大步往前走去,很快,身后响起了脚步声,谢翎跟上来了。
施婳心里憋着气,一路上眉头紧皱,谢翎很少会有这么不听话的时候,她去摘花卖,又不是去玩儿,总是跟着她做什么?没断奶么?
她心里不悦地想着,也不说话,闷头就走,然而施婳也忘记了,她自己如今也就只有九岁而已,尽管这具小小的身体里,已经住了一个二十多岁的灵魂,但是在谢翎看来,施婳只是一个大不了他多少的女孩儿,他说什么也不会让施婳一个人去的。
这种事情,只消几句话就说开了,但是两人脾气都执拗得跟牛似的,一路上没有半句话交流,各自沉默着往城外走,一前一后,借着月光,踩着冰渣子,倒也还能看清路。
等到了桥边,施婳停了下来,灯笼在她手里,若是摸黑走,谢翎很有可能掉进河里去。
谢翎见她停下来,心中不由喜悦,紧走几步,才一走近,便听施婳叮嘱道:“我自己过去就成,你在这里等我回来。”
谢翎的喜悦立即就像潮水一般褪去,他不答应,固执地道:“我跟你一道去。”
施婳心中的火腾地蹿起来,道:“你不怕掉河里去?”
谢翎看了看那木桥,上面残雪未化,经过一夜的霜冻,上头结满了冰,在月光下闪闪发亮,这一脚踩下去,没留神就会滑河里去,但即便如此,他还是道:“我会小心的。”
施婳却冷冰冰地道:“你不怕死,我还怕死呢。”
谢翎被这句话刺到了,他仿佛瑟缩了一下,沉默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可怜,黑亮的眼眸也暗沉下来,施婳的心倏然又软了,放缓了语气道:“我就在河对岸,去去就来,你在这里等我就是。”
冷风嗖嗖吹来,谢翎吸溜了一下鼻子,低声道:“我……我不会拖累你的,你别丢下我……”
那风迎面吹着,就像是吹到了施婳心里头去了似的,霎时间一股子寒意窜上来,她忽然想起来,谢翎对于她来说,是拖累么?
还是她今日这番表现,让谢翎误会了什么?施婳扪心自问,她对谢翎已经足够好了,仁至义尽,掏心掏肺不过如此,可是当真如此吗?
她现在做的这些事情,是因为未来的谢翎,还是因为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个谢翎?
假如他不是将来的探花小谢郎呢?
霎时间,施婳心头千回百转,这些念头令她心情复杂无比,过了许久,冷风吹得眼珠子都疼了,她才伸出手来,摸了摸谢翎的头,叹了一口气,妥协道:“好,你跟着来吧。”
谢翎一下子就抬起头来,黑亮的眸子看着她,像某种小动物一般,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我会小心的。”
施婳把灯笼交给他,从竹篓里拿出麻绳来,一端绑在桥边的树上,另一端绑在自己腰上,然后敲掉桥上的冰,带着谢翎一步步小心踏过去。
此后的一路上,谢翎都表现得很喜悦,甚至哼起小调来,就像是馋嘴的孩子吃到了念念不忘的糖果一般。
两人顺利摘了梅花,远路返回,因为足够小心的缘故,什么意外也没有发生,等回到城里时,天还未亮,远处传来鸡鸣阵阵。
谢翎道:“我们还去东市么?”
施婳摇头道:“今日不去了,我们去城西。”
城西比东市更加繁华,这里有戏园子,酒楼,茶馆,柳巷,当铺等等,各式各样,不一而足,云集于此。
清晨时分,天蒙蒙亮,施婳背着竹篓,牵起谢翎走在路上,有些铺子已经开门了,路上也隐约可见行人来往,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施婳清了清嗓子,扬声喊道:“卖花嘞!”
孩童声音清脆,就仿佛冻过一夜的梨似的,脆生生的,口齿清楚,吆喝起来,声音在中间微妙地停顿了一下,有一种特殊的韵律感,谢翎直觉这吆喝声与旁的摊贩不同,但是不同之处在哪里,他却又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很好听,像……像唱戏那样!
施婳喊了两声,感觉到谢翎扯了扯自己的袖子,便迷惑看过去,道:“怎么了?”
谢翎指了指自己,小声道:“我也要喊。”

权臣养成攻略在线阅读

谢翎想学,施婳便停下来教他,如何提气,如何开腔,如何转音,都一一仔细说清楚了,一边教,一边喊上一嗓子,谢翎听罢,自觉把握了技巧,点点头,煞有介事地道:“我懂了。”
施婳狐疑:“真懂了?”
谢翎答道:“真的,不信你听听。”
他说着,便学着施婳那样喊:“卖花嘞!”
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转音更是没有,但是胜在音质清脆,足够响亮,一声吼出去,半条街是听到了,施婳顿时扑哧笑出声来。
正在这时,她听到了另一个笑声,就在头顶响起,施婳立即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半开的窗扇旁,站着一个青年,正低头看着他们。
方才笑的人大约就是他了,施婳见了,也并不窘迫,冲他一笑,反而落落大方道:“叫这位公子见笑了,可是打搅到您了?我们这就离开。”
那青年听罢,摆了摆手,笑吟吟道:“无妨,小孩儿,你们卖的是什么花?”
施婳转过身来,好让他看清楚背上的竹篓,答道:“是梅花,公子可要买上一两枝?若是用水盛着,能放好几日呢,香气也好闻的很。”
青年闻言,爽快道:“好,你的花我全要了。”
施婳怔了一下,却听那青年又道:“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不知你答不答应。”
施婳很快回过神来,并没有露出喜色,只是谨慎道:“请公子道来。”
青年道:“你再喊一声给我听听。”
施婳没明白这意思,有点发蒙:“喊什么?”
青年悠悠道:“卖花嘞。”
竟是学着她那一声喊出来的,施婳恍然大悟,仔细打量了他一眼,定了定神,道:“原来是这一句,请公子听好了。”
她说着,便沉住气,开口喊了一声:“卖花嘞!”
声音清脆,又夹着几分女童的柔和,调子漂亮绵长,在清晨寂静的街道间传开去,好似歌声一般,十分好听。
那青年笑了,抚掌赞道:“好!”
不多时,便有一个身着青色衣帽的少年小厮下来,给了施婳一个锦袋,把那些梅花抱走了,施婳掂了掂袋子,心中有了数,叫住那小厮道:“小哥哥等一等,这钱多了。”
那小厮还没说话,楼上那青年又出来了,声音带笑道:“多出来的便送你了,小孩儿,你以后若是要卖花,可以来这一带,想买的人多着呢。”
施婳点点头,认真向他道了谢,拉起谢翎的手,背着空竹篓沿街远去了。
没多久,房门被敲响了,那少年小厮进来,怀里抱着满满的花枝,霎时间冷香盈满了房间,他道:“公子,这花要插起来么?”
青年听了,道:“插起来吧。”
小厮在屋角找了一个天青色柳叶瓶,把梅花都插上了,才道:“公子平日里不爱这些花花草草的,怎么今日想起来买了?”
青年慢悠悠地道:“不是看着挺美的么?”
他说着,又叮嘱道:“若那小孩下回还来,你不必知会我,买下便是了。”
小厮心里犯嘀咕,也不知他家公子又撞的哪门子邪了,但是嘴里仍然是答应下来了。
话说施婳和谢翎回了医馆,天还未全亮,全部的房门都紧闭着,想是林寒水与林老大夫还未起,施婳问谢翎道:“你今早是如何起的?竟然没有惊动寒水?”
谢翎老老实实地答道:“我让他睡里边,***外边睡了,到时候若惊动了他,就说我要起夜,他自然就不会怀疑。”
这还连后路都想清楚了,可见是认真筹划过的,施婳心中好笑,又道:“你现在若回去睡,恐怕要惊动他,到时又如何解释?”
谢翎答道:“我若跟着你去,回来时必然与你一起,就不回房睡了,在你这里挤一挤。”
施婳故作生气道:“你就不担心惹恼了我,我把你赶出来吹风?”
谢翎却道:“那我就站在你房门***。”
这是拿准了她没办法,施婳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最后只能敲他的额头,道:“进来吧。”
谢翎马上喜悦起来,一溜烟跟了进去,施婳把那锦袋往桌上一倒,霎时间银色的小珠子洒了开来,谢翎睁圆了眼,道:“这是……银子?”
施婳一开始也被那一片银色晃花了眼,自打她重生以来这么久,她都快忘了银子长什么样了,冷不丁一下子看到了这么多,也惊了一跳,但是很快她就冷静下来,那些都是碎银,状若珠子,看起来虽然多,但是实际上每一粒只有半两左右。
尽管如此,这么多也实在是一笔大钱了,那青年出手好大方,施婳大致估算了一下,这么多碎银,大概有五两之多!
五两,足够一户普通的农庄人家过一年半载了,施婳心里盘算着,反倒是谢翎皱起眉头来,看着那些碎银子不说话。
施婳见状,不由好奇道:“怎么了?你不喜悦么?”
谢翎却思考着道:“阿九,他为什么要给我们这么多银子?”
施婳随口道:“不是买了我们的花么?”
谢翎摇摇头,道:“这么多钱,能买好多花了吧?”
施婳的动作略微一停,她将那些银珠子都收起来,仔细放妥当,才道:“是,他吃大亏了。”
谢翎想了想,对施婳道:“阿九,明天我们不去城西卖花了吧?”
施婳转过身来,看着他,点点头,道:“好,就不去城西了,我们依旧去东市。”
果然,自第二日起,他们就再也没有去过城西,两个人一起的话,摘花便快了许多,那路他们也走得熟了,基本上半个多时辰,施婳和谢翎就能把花全部卖完,回医馆时,天才蒙蒙亮,是以林家人一直都不知道此事。
偶然也有花卖不出去的时候,两人便会去城南转一转,也能卖出去。
最惊险的是有一回,施婳正站在竹篓后头,却听谢翎扯了扯她,低声道:“蹲下!”
施婳虽然不明白,但还是蹲下了,两人就这么挤在竹篓后头,繁杂的花枝将他们的身形掩盖住,旁边紧挨着还有摊贩,施婳小声道:“怎么了?”
谢翎答道:“我看见林伯母了。”
闻言,施婳心里一跳,小心地从花枝间隙里头偷眼看,果然见到林家娘子挎着个竹篮,在人群里挤过去,不由吐出一口气,幸好谢翎眼尖。
最后两人怕被林家娘子看到,背起竹篓一溜烟跑了,到了城南几户常买花的人家宅子侧门转了转,花就卖出去了。
自此以后,施婳和谢翎便愈发小心起来,便是卖花,也只捡街角站着,一有不对就预备跑,生怕被林家娘子发现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那几株梅花树快被摘秃了的时候,施婳也已经攒了不少钱,她去了东市一趟,给谢翎买了几本书回来,还有笔墨纸砚等一应物事,谢翎没事的时候,就继续练字。
如今施婳不许他照自己的字迹抄了,一定要按照字帖来,字帖是她精心挑选过的,谢翎还有些不满足,说没施婳写的好看,被她训了几句,心中虽然还不服气,但是他并不敢真的惹施婳生气,老实了许多。
谢翎学习的事情没法遮掩,林家人很快就知道了,林老大夫摸着胡子,很是赞许,拿着谢翎练过的字,左看右看,十分满足,还道,若是日后他看诊,就让谢翎来记方子。
林寒水也把自己读过的书都寻了出来,全部贡献给谢翎,他反正是不需要考功名的,学堂早就不去了,这些书放在那里也是积尘,倒不如给谢翎看,还省了施婳一笔钱。
果然不出施婳所料,林家娘子道:“若谢翎来年入学堂,我们倒是可以为他帮衬一二。”
施婳连忙婉拒了,道:“伯母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只是我去打听过了,城西有一家义塾可以去上,到时候给先生送一些束脩便是,不须多大的花费。”
林家娘子又道:“即使如此,那笔墨纸砚总是一笔大开销,你们如何应付得来?”
施婳笑道:“我们不是每月有一贯钱的工钱么?足够用了。”
她语气坚持,林家娘子说她不过,便只得道:“那日后你们若有难处,千万要与我们说才是,你们开口,自然没有不帮的,我把你们当成寒水的亲手足看待一般,有事就说,莫要见外。”
她说的乃是肺腑之言,施婳心中很是感动,道:“伯母一家的恩情,铭感五内,此生不忘。”
林家娘子一哂,嗔笑道:“傻孩子,这有什么,来,都先吃饭罢。”
一行人便收拾碗筷,正在这时,却听门前传来辚辚的车轴声,停在医馆门口,林寒水忽然跳起来,道:“可是爹回来了?”
他说完便兴奋地跑出门去,林家娘子和林老大夫也甚是惊喜,林家娘子擦了擦手,神色难掩激动地道:“前阵子收到信,说是这几日到,恐怕真是回来了,我也去看看。”
施婳和谢翎对视了一眼,跟在林老大夫的身后一起去了前堂,见着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门口,一手搭在林寒水的肩头,正笑着与他说话,回头见了林老大夫,笑着喊了一声:“爹,我回来了。”

权臣养成攻略小说推荐

权臣养成攻略章节全文小说作者文笔流畅,故事风格轻松有趣,感情描写细腻暖和,值得一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