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招摇(路招摇历尘澜)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招摇(路招摇历尘澜)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招摇(路招摇历尘澜)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2-12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书友们是不是还在为看什么小说而发愁呢,小编我这里正好有几本好看的小说,就共享给你们一本吧,这本《招摇》由作者九鹭非香原创,主人公叫路招摇历尘澜,小说讲述了: 有那么一瞬,我竟觉得自己有点像一个乞丐,捡拾着别人与别人感情的温流,因为……我无法想象,这世上会有谁愿意这般对我。我怔愣的看着他,挪不开眼。关注小编不迷路,天天共享更多优质小说哦!

招摇小说介绍

    我随纸人回了房间,任由纸人将我肩头衣裳褪下,我趴在床上,离了魂去。摆脱了芷嫣这负担过重的身体,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然后往地下找去。

    假如我没记错的话,顾晗光在这院子下面还弄了个小小的炼丹房,十分安静。

    我穿了下去,果然在小小的炼丹房里找到了顾晗光与墨青。

路招摇历尘澜小说第40章免费完整在线阅读

 我诧异于墨青的滔天之怒,也再次震撼于他的凶悍力量。

    而他却只是直视着我的眼睛,道:

    “我带你走。”

    墨青沉沉的落下了这四个字,明明不似俗世情人间的甜言蜜语,也没有半分情郎应该有的轻软温柔,可就是这么普普通通到极致的四个字,却猛地击中了我心尖最柔软的地方,随即缠住了我的心脏。

    我感觉他仿似对我有着暗藏着的,压抑着的,十分隐晦而深厚的情,我告诉自己,这只是墨青对芷嫣这具身体拥有的感情,而不是对我的。

    但我却忍不住因为他的这四个字,而沉浸在他清亮的眼眸里,让他这感情如同一股暖流,包裹住我心里每一块坏死且冷硬的僵死之处,恍惚间,竟似将我全部的尖锐都软化了一般。

    有那么一瞬,我竟觉得自己有点像一个乞丐,捡拾着别人与别人感情的温流,因为……我无法想象,这世上会有谁愿意这般对我。

    我怔愣的看着他,挪不开眼。

    可不由我失神更久,夜空之中,因墨青方才那记骇人的魔气,御魔阵开始转动阵法,金光几乎亮得刺眼,数万把金色长剑汇拢聚集,慢慢凝成了一把巨大的八面剑,高悬于空,光线更甚盛夏烈日,剑尖尖端,杀气凛然,直指墨青。

    沈千锦面色沉凝的在旁边喊道:“不好,快躲!”

    可是能躲去哪儿?

    御魔阵在此,鉴心门人包围四面,整个锦州城内,无人不想除魔卫道,这座城里,处处都是杀机。

    我没动,墨青也没动。他转开了目光,扬起下颚,望着天上高悬的长剑,丝毫不惧它的威力,背脊挺得笔直,挡在我的身前,望着此时的背影,我不禁又想到了那日,剑冢之中,我亦是在这般绝境之中,重伤孱弱,坐卧于地,他便挡在我的身前。

    我心头一笑,只觉命运那般巧合。

    可到底是与当初不一样了。

    墨青手执万钧剑,立于面前,手掌在剑刃上一抹,锋利的刃口立即划破他的掌心,鲜血染上万钧剑剑身,宛似受了洗礼一般,剑刃之上缠绕出了藤蔓一般浓厚的黑气,他一身气场炸开,狂风四起,拉扯着他的发丝与衣袍,将鲛纱的黑袍扯得烈烈作响。

    而此时在我与沈千锦身上,也慢慢出现出一层单薄的黑气,隔绝了逐渐变得刮骨的大风——是墨青在保护我与她。

    他将我的话记着,要救沈千锦。

    狂风烈烈,万钧剑陡然向地而入,剑尖没入大地之中,剑刃之上,墨青的血尽是被万钧剑吸收了一般,尽数不见,只余黑色藤蔓愈演愈烈,纠缠旋转,自地面卷出了一条巨龙,呼啸着盘旋在墨青周身,巨龙越转越快,黑色的魔气与天空之中的金光相互抗衡,挤压。

    四面的空气仿似越变越重。

    黑龙向上,与金光撞在一起,最终却悄无声息的消失在空中,而墨青周身缠绕起来的飓风却并没有停止,反而像是进入了另一个层级一样,周遭的风倏尔一震,“啵”的一声,就如同水滴入湖,波浪震荡开去。

    可没过多久,这震颤波动再次激荡而出,并且越来越多,越来越快,从一开始雨滴之声变作敲石之声,最后变为击鼓之声,声声低沉,震撼耳膜,将心底的弦都敲得紧了起来。

    然而,却并不止声音如此,随着震颤的声音愈发浑厚,长风震慑而出的波动便愈发激烈,一声声,一层层,天地之间是有万千压力从墨青手中的万钧剑排山倒海一般推开。

    一则催草木,再则催楼阁,而后震荡大地,撼动地上御魔阵根基,摇摆整个锦州城的御魔阵,使金光颤抖,地震山崩。

    这彻天动地的震颤一如当初剑冢之中,万钧剑再临人世之时所发出的怒吼一般。

    魔王王剑,在魔王遗子手中,更甚当日之威。

    四周的鉴心门人与那柳巍早不知被这空中的巨大力量席卷去了何方,整个锦州城如正在经历一场剧烈的地动山摇,全部房屋尽数被夷为平地。

    墨青这是……想直接从锦州城里,震碎御魔阵!

    这光是想,就已经是个突破天际的想法了,而他竟然当真这样做了,甚至……还有一点快要做成了的苗头!

    而尽管御魔阵被撼动,天空之上,那金光巨剑依旧耀目悬立,甚至光线更甚于刚才,是墨青的魔气更进一步的刺激到了阵法。

    忽然之间!长剑落下,狠狠砸向墨青,我手握*剑,欲站起身来,帮他扛上一扛,然而却并没有让我动作。

    只听“咚”的一声,似庙里撞出来的晨钟清音,金光巨剑的剑尖,堪堪停在墨青头上五丈远的地方,与墨青周身席卷而上的黑气相撞。

    撞击的力量形成一道气浪,在半空中横扫整个锦州城,撞上锦州城周边动荡的金光,发出一声巨大的嗡鸣。

    金光巨剑暂时与墨青之间达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可即便隔着那么这般远的距离,那灼目的仙气依旧能刺痛我的皮肤。

    我眯起了眼睛,虚眼望着天空,但见方才消失的那条魔气凝成的黑龙又再次出现,缠绕着金色巨剑,像是在与巨剑角力一般,纠缠对抗,拉着巨剑往空中退去。

    墨青持着万钧剑站在原地,眉目微垂,如一个躲藏了全部情绪的帝王,不动声色的反抗着这世间的全部敌意。

    但也正是借着天上那过于强烈的金光,我方察觉到他的后背之上,那鲛纱的袍子被晕染湿透,因为颜色太黑,所以根本看不出他的后背是被什么弄湿,可我知道,那是他不露声色的表面之下,深藏的透骨伤口。

    不行……

    若是墨青如今身体完好,或许撞碎这锦州城的御魔阵当真可以一试,而他重伤在身,做到这种程度已是他人根本不敢想象的了,再这样下去,对他身体负担过大,不能持久战。

    得想个办法……

    我正在琢磨,便在此时,我忽见在锦州城空中忽然飘来另外一道黑气,再定睛一看,那黑气竟是在锦州城的御魔阵金光之外!

    是外面的人,外面有魔修也在试图破坏御魔阵!

    是谁?这么快就知道了锦州城中发生争斗的消息?又是谁敢在这种胜败未分的时候敢插手帮我与墨青?万戮门的人吗?不是,北山主被囚,顾晗光是个足不出户的,司马容更是不可能有这般修为力量,是东山主那个疯丫头?不……她只会用更粗暴的方式撞城门……

    我没思考出合适人选,然而就在这时,御魔阵凝出的金光剑也感受到了来自城外的魔气攻击,巨剑登时分开,化作无数小剑,剑刃向外,与外面的魔气射杀而去。

    墨青趁此机会一闭眉眼,将更多的力量灌入万钧剑中,大地崩裂,御魔阵剧烈晃动,可依旧没有破裂。

    我一咬牙,心知不能再拖,我一手摁入肩头上的伤,就着肩上的血,染上大拇指,顺手在*剑上一抹,施了个简单的血祭术,加持*剑的威力,不管不顾的将芷嫣身体里全部力量都调动起来。聚集于*剑上。

    沈千锦在旁边盯着我,眸光诧异,似愕然我为何会血祭这般邪术。我没有管她,一转身站到墨青身前。

    我看了他一眼,这种时候看他,就更像一尊神像了,只是这黑气缠绕的,比起普通的神,更似一尊邪神。我嘴角一勾,轻轻一笑。

    嗯,我喜欢邪神。

    我立在他身前,与他一样,闭上眼睛,吟诵咒语,*剑上光线大作,我沉静下心,握住剑柄,将*剑掷于地中,一声果断轻喝:“雷来!”

    *剑周身“噼啪”一阵剧烈光线颤抖,蓝色的光线径直单薄似线,一记冲出天际,我静静等了片刻,但闻锦州城外,天顶之上,巨大的电闪雷鸣被召了过来。

    天雷攒动,轰鸣一声,仿似是来自九重天上似的怒吼,一记巨大的天雷轰然落下,从锦州城外砸在御魔阵之上。

    蓝色的光线与阵法金光交相辉映,美景胜过任何一个黎明与晚霞,而就在这时,墨青倏尔睁开双眼,脚下大地登时龟裂成了碎片。

    和着天上的电闪雷鸣,锦州城这造了数年,被仙门称为铜墙铁壁的御魔阵,应声而破。

    霎时间,全部关于术法的禁制都不复存在。

    墨青一把握住我的手,他什么都没有看,不在乎他刚才如何颠覆了一个仙门人心中的神话,不在乎他使山河如何破碎。

    他只定定的望着我,轻声说:“我带你走。”

    又是这四个字。

    像是他藏在心头的一个夙愿,此刻终于能了结了一样。

    不知为何,恍惚之间,我竟是被他感动得……失了言语。

    我头一次知道,原来我路招摇,也有心甘情愿的让另一个人的风头压过我的时候。

    “好。”

    我让你带我走,我让你保护我,我让你爱着我。

    因为我也想跟你走,我也想被你保护着,我也想让你……

    我垂下眼眸。任由一闪而过的瞬行术,打断我方才那似着了魔一般的思路……

招摇小说第41章在线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在瞬行术带来的短暂眩晕之后,我鼻尖又嗅到了尘稷山上野花的芬芳,耳边喧嚣退去,全部的尘埃落定。

    墨青带着我与沈千锦一同落下。墨青仿似已经用光了全部的力气,连瞬行术也失了准头,这不知是落到了尘稷山上的哪一个山头,黑压压的一片,寂静得只有初夏的虫鸣声。

    方一落地,墨青便单膝跪地,强自撑住了身体,没有倒下。而我则直接就地一滚,仰躺在了地上,旁边的沈千锦堪堪站稳身子。

    一时之间,三人静默无言,我望着静谧的夜空,方才那被金光魔气炸裂过的脑子终于慢慢安静了下来。

    然后逐渐找回了刚才那一瞬间好似丢掉了的理智,我在想什么?我让墨青带我走,保护我,爱着我……我……我什么时候竟然会想些这种乱七八糟情情爱爱的东西了。

    我看着安静的墨青,心道,是刚刚风太大,金光太耀目,所以把我折腾傻了吧。

    “此乃何处?”沈千锦似终于反应过来了似的,冷静开口。

    墨青没有回答,我艰难的抬起手,晃了晃:“大概是在尘稷山……”我借着星空辨别了方向,往我脑袋后面指了指,“我没力气了……你还能飞,就带咱们去南山主山头,找顾晗光给咱们三个病号看看……”

    沈千锦听闻此言,神色倏尔怔了一瞬:“顾晗光……”

    哦,对,这名字是不是很熟悉啊,是你老情人呢。只可惜你都记不得了。

    我捂着伤处,弯了唇角,不由得觉得有点期待,那从来给人一张臭脸的小屁孩,忽然看见沈千锦出现在自己面前,表情会是怎样的出色呢……

    沈千锦依我所言,将我与墨青用瞬行术带到了顾晗光的山上小院里。落在这里,便嗅到了一股药草味。

    还没做什么动静,顾晗光屋里的灯便点亮了,房门被没好气的拉开,小孩身体的顾晗光披着雪貂走了出来,一脸的阴沉:“这才几天,就来第二次,你们到底在折腾什……”话断在一半。

    我盘腿坐在地上,望着怔愣盯着沈千锦的顾晗光,跟他打招呼:“南山主,快来给咱们看看伤吧。”

    我们三人,身上不是血就是土,除了墨青那一身黑袍看不出端倪以外,我与沈千锦的衣服都骇人的可怕。可若要真论起来,只怕墨青……

    想到此处,我有些不想看戏了。

    我转头瞅了墨青一眼,但见他一直微微垂着眉目,静心凝神,手掌轻轻抚在心口之上,似在自行调息。

    顾晗光盯着沈千锦,而沈千锦也有些好奇似的打量着他,究竟在江湖之上,万戮门的南山主,从未出现过,她记不得他以前的模样,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对于她而言,顾晗光只是一个生疏人。

    “观雨楼沈千锦,有礼了。”

    她一开口,似刺得顾晗光回神了一般,他小小的身体微微往后退了一步,垂下头,神色不明的“嗯”了一声,我来不及顾及他的心情,便唤他道:“南山主。”我看了眼墨青,顾晗光接到我的眼神,便也顺着往墨青那方一看。

    只见他眉头狠狠一皱,径直走到墨青身边,将他一打量,动了薄怒:“你比路招摇还能胡来!”

    我在一旁沉默的中了一箭,没有多嘴。

    墨青似在努力压抑疼痛,可出口的嗓音也依旧沙哑:“先给她包扎。”

    “我不要紧。”我话音刚落,顾晗光便从怀中掏出两个纸人,纸人落地便化作两名少女,一左一右,分别将我与沈千锦扶着,往屋里走,而顾晗光则拉着墨青,一个瞬行,不知去了哪里。

    我随纸人回了房间,任由纸人将我肩头衣裳褪下,我趴在床上,离了魂去。摆脱了芷嫣这负担过重的身体,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然后往地下找去。

    假如我没记错的话,顾晗光在这院子下面还弄了个小小的炼丹房,十分安静。

    我穿了下去,果然在小小的炼丹房里找到了顾晗光与墨青。

    墨青盘腿坐着,顾晗光将他上半身的衣裳褪了,眉头紧紧皱着,一副老成的模样与他外观极其不合,他沉声问着:“厉尘澜,你是嫌命太长吗?”

    我连忙飘到墨青背后,触目一片血肉模糊,即便我见过那么多的***杀戮,此时也不由得心头一跳,咬紧了牙关。

    墨青却发出了一声轻笑,像是根本都不觉得痛,反而还有几分喜悦一样:“不……这是头一次感谢……余生太长,才能等到今日。”

    听这话的意思,就是今天之前,都嫌命太长咯?

    我不明白他的心思。显然顾晗光也不明白,他气得咬牙:“嫌余生太长,就别来找我,你便该如路招摇那般,死得远远的,省得回来累我名声。”话虽这样说,可他手上金针却落得奇快,渐渐的,那血流不止的伤口便慢慢停住了。

    我却在顾晗光后面狠狠踹了一脚他的屁股,可透明的腿却直接从他身体里穿了过去。现在打不到他,我便把怒火积在胸口,得!小子,你给我等着吧,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墨青却像是根本没听到顾晗光的言语一眼,在他治疗之中,疲惫的慢慢闭上了眼睛,只是到闭上前的最后一刻,他嘴角也都微微仰着浅薄的笑意。

    像一个吃到糖的小孩,那么心满足足。

    可……有什么好心满足足的呢。

    明明伤得那么重,明明……只是从锦州城里逃出来,对他来说,根本什么也没得到啊……

    可等到第二天,我就发现,我之前还是天真了点,因为墨青得到的东西,简直不能更多!

    我在顾晗光的侧院里,一边听着芷嫣回魂之后,痛得哀哀惨叫的声音,一边听着前来寻找沈千锦的观雨楼使者传来的消息。

    昨天夜里,天尚未亮,沈千锦便把自己身在万戮门的消息传回了观雨楼,观雨楼立即派了人过来照料,使者也连夜带来了仙门中的消息。

    厉尘澜昨夜独闯锦州城,以万钧剑之威,独自一人毁了锦州城御魔阵,触发锦州地动,几乎使鉴心门全灭的事已在一夜之间,数个时辰内,遍晓天下。

    仙门魔道,无不惊骇。

    这个消息的震撼力更甚于昨夜锦州城的地动山崩。

    锦州城的御魔阵是仙门人的骄傲与信仰,是当年仙门击退以我为首的魔道的标志,它的象征意义更比存在意义要大得多。

    而这样的阵法,在没有丝毫前兆的情况下,被厉尘澜一举摧毁,还是打内里突破,这无比往全部仙门之人战栗,也让别的尚未归顺万戮门的魔道胆寒。

    所以今天一大早已有许多未曾归顺万戮门的魔道中人,公布要投入万戮门门下。

    我霎时便理解了昨天墨青嘴角的那个笑!原来如此啊!昨日一战之后,只怕是他的魔王之位妥妥的坐稳了!就差一个封王大典了!

    同时,仙门也认为这是一个信号,当年连路招摇举大军也无法攻破的锦州城,如今却被厉尘澜只身攻破,可见而今厉尘澜的实力更比当年的路招摇,要厉害许多。

    我以魂魄之体听到观雨楼使者与沈千锦窃窃私语这句话的时候,我掀了桌子,虽然桌子跟昨夜的顾晗光一样并没有什么反应。

    墨青能破锦州城,也有我的功劳好不好!

    我还拿*剑召了一记天雷呢!

    那城外还有个不知名的魔修来捣了一下乱,瞎帮了一个忙呢!你们这些传消息的仙门中人!怎么不把当时的事情给完整曝出来!你们这是有失偏颇!

    虽然我承认……昨夜的墨青,确实是在场最帅的一个……

    可那也不能忽略我的帅啊!

    能召来天雷也是很厉害的好不!你们竟然一句都不给我提!

    但不管我怎么愤怒和不甘,观雨楼的使者也就如此将这些事报完了,沈千锦也是个不懂事的,都没有帮被我附身的芷嫣挣个名声。

    “几个仙门主张就昨夜锦州城一事,召集十大仙门掌门共商事宜,而今鉴心门主柳巍下落不明,楼主,前日你是受鉴心门之邀前往锦州,昨日锦州之难后,你却身在万戮门中,于各仙门,恐怕不好交代……”

    沈千锦坐在椅子上,淡淡的押了口茶:“没什么不好交代的,各家掌门将时间定在多久?我这里正有一事欲报予各掌门。”

    “五日后,在仙台山。”

    沈千锦点了头,转身去找芷嫣。开口第一句便是让芷嫣随她一起去仙台山,将柳巍所做的事报与众仙门掌门知晓。

    芷嫣沉凝片刻,转头瞅我,目光似在寻求意见。

    我淡淡扫了她一眼,答道:

    “这是你的身体,也是你的事情,你想去便去就是。只是我得提醒你,柳巍想复活的人不是别人,而是金仙洛明轩,那些仙门的老头子不是个个都像你面前这个沈千锦一般明事理,好说话。搞不好,他们还要抓了你,一起去复活洛明轩就是了。唔,不过假如琴千弦在场的话,他约莫还是会护你的。”

    芷嫣沉凝片刻,终是咬着牙礼貌拒绝道:“沈楼主,我如今已是入了魔道的人,仙门的会议,我便不去了,省得给你招惹流言蜚语。”

    我挑了挑眉,看来,先前琴千弦选择相信柳巍不信芷嫣,所以给芷嫣造成了不小的创伤呢,而今芷嫣也是不愿意信他了。

    沈千锦闻言,细细一想,也明白芷嫣的顾虑,倒是没有强求。

    见她们这里没事儿了,我正是打算去下面炼丹房看看墨青,却见窗外有一只黑色大|鸟一头撞破了顾晗光这屋子的窗户,蛮横霸道的闯了进来。张着翅膀便落到了桌子上,

    芷嫣被它吓了一跳,却见大鸟在屋子里扫了一圈,朱红的眼睛一下便盯住了坐在床上的芷嫣,“哇”的一声怪叫,飞到她身上。

    芷嫣一声惊呼,旁边沈千锦拔剑要斩,大|鸟却自己从它的脚上啄下了一封书信,然后和来时一样,大摇大摆的,从窗户里飞了出去。

    芷嫣愣愣的看着被褥上黑色的鸟爪印,然后拾了信封,打开了来,我飘到芷嫣身后,将头从她肩膀上探过去,与她一同看着那封狂草的书信,半分不讲文法的写着——

    小美人儿,昨夜锦州城来得迟了,你可有受伤?厉尘澜护不好你,不如来找我?

    落款,姜武。

    我看得撇嘴,昨天那道城外的魔气,原来是这个家伙来凑的热闹。

    上次墨青没把他打死,这是歇了些时日,又想出来江湖兴风作浪了吗?

    真是年轻。

    芷嫣却看得皱了眉头,将这狂草狠狠一揉,扔在地上:“这登徒子!”

    刚骂了这话,将纸团丢到了门口,却被一只脚踩在了脚下,我的目光顺着那只脚往上一望,竟是面色还有几分苍白的墨青。

    他扫了芷嫣一眼,芷嫣浑身一僵,凝在当场。

    墨青面无表情的挪开目光,将地上的纸团捡了起来,随手打开一看,他皱了眉头,眸光一寒,那张被揉成了团的纸,霎时就被烧了个干净。

    他走进屋来,外面院里忽然想起了大|鸟的“啊啊”怪叫,我从被大|鸟撞破的窗户往外一望,竟是那刚才威武霸道的黑鸟不知被什么力量拖了回来,此刻被死死的压在了地上,任它如何挣扎都飞不起来,只狼狈的挣了一身的尘土。

    墨青是……因为察觉到这只鸟,所以才过来的吗。

    他往后一转头,暗罗卫霎时出现在他的身后,他冷声下令:“丢进沸水里,烫了拔毛,拿去江城售卖。”

    江城原是姜武的落脚地……这是在给人***呢……

    “沈楼主。”外面的暗罗卫提着黑鸟走远了去,墨青上前与沈千锦道,“借一步说话。”

    嗯?这是伤还没好,就开始有了新的谋划了吗?上次是联合千尘阁在江州城拔了姜武的据点,这次是打算联合观雨楼做什么呢?

推荐理由

招摇(路招摇历尘澜)小说由作者九鹭非香原创,小说凭借细腻又流畅的文笔,跌宕起伏的剧情,扣人心弦的情节,深受读者欢迎。喜欢的朋友欢迎关注本站阅读招摇小说更多出色章节!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