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9326(梁珊雷昊辰小说)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9326(梁珊雷昊辰小说)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9326(梁珊雷昊辰小说)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19-02-11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梁珊雷昊辰小说9326在哪可以在线阅读?文笔故事俱佳的言情小说。小编提供9326(梁珊雷昊辰小说)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雷昊辰一个人自言自语,这张床无论他辗转反侧多昊次,半夜惊醒时抹去,另一边永远都是冰凉的。 日子久了,这屋里有关梁珊的气息都已变淡,只有里头的摆设和用品,还能让雷昊辰恍惚看到她的影子。

梁珊雷昊辰小说简介

北帅府,梅苑。
雷昊辰坐在床上,身侧已经放了好几个空酒瓶。
每一口酒下肚,都让他刺喉咙。
“珊珊,我现在每日处理完公务就回了梅苑,你怎么还不回来……”
“母亲逼我将你后事预备,可我连你的人都没找到,不可能把那只带血的鞋当做是你下葬吧?”
雷昊辰一个人自言自语,这张床无论他辗转反侧多昊次,半夜惊醒时抹去,另一边永远都是冰凉的。
日子久了,这屋里有关梁珊的气息都已变淡,只有里头的摆设和用品,还能让雷昊辰恍惚看到她的影子。
“珊珊,我每日喝这烈酒,胃里都翻滚得难受,我想喝你给我亲手煮的醒酒梁,想让你给我拍拍后背,给我打水洗脸……”
“你不是说过,只要我不停的喊你,不停的想你,无论你离我多远都会立马来到我身边吗?你回来啊……就算回我的梦里都可以……不要一点痕迹都不给我留……”

9326(梁珊雷昊辰小说)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一道靓丽薇瘦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雷昊辰握着酒瓶的手一顿,使劲揉了揉双眼。
“珊珊?”他看到那个一袭素色旗袍的人儿,心头一跳。
他慌张地从床上起来,混沌跳动的心脏瞬间蹦如擂鼓,似要从胸腔里头直接跳出来。
是他的珊珊回来了吗?
“大帅……”那娇弱柔软的女声,带着一丝哽咽,满是讨好和请求的意味。
雷昊辰眼前一黑,就像被迎头给了一闷棍,顿在原地久久没回过神。
他的珊珊,从来不会这样叫自己。
“你来这里干什么?”雷昊辰的声音带着酒怒。
“薇薇只是想见见你……”冯薇薇打了个哆嗦,声音带着哭腔。
雷昊辰眼睛通红地向她走去,视线从她那刻意精心描绘过的五官落在微微发旧的旗袍上,忽然暴喝出声。
“谁准你穿她的衣裳?谁准你来的梅苑?把衣服脱了给我滚!”
他大手一扯,直接拽着冯薇薇的旗袍就要脱,可转瞬间,动作又轻柔下来。
他不能把珊珊最喜欢的旗袍给撕坏了……
“咳咳……”冯薇薇忽的猛烈咳嗽起来,面色苍白虚弱了几分。
当初她做完月子后,雷昊辰便立马要将她送去别苑。
冯薇薇没有办法,只能寻找最极端的方式让自己患上慢性咳嗽。
那病恹恹的样子,让雷昊辰想起了曾在梅苑咳出血的梁珊。
在冯薇薇的苦苦请求下,雷昊辰最终还是做出了让步,让她继续留在梨苑。
但也仅仅是留下。
雷昊辰再没踏足过梨苑,更别说是宠幸她。
冯薇薇没有办法,只能铤而走险,趁着雷昊辰醉酒过来,企图用梁珊的影子达到自己的目的。
可她模样是装足了,声音也够柔弱,道出的称呼,却让雷昊辰瞬间酒醒。
冯薇薇开始懊恼,也后悔自己没有做足功夫再开始计划。
“大帅,薇薇知道错了……我自己脱,薇薇再也不敢了……”她眼泪成珠,一边咳嗽一边哭。
雷昊辰的神色晦暗不薇,没有再怕碰冯薇薇半分。
等她脱下旗袍,雷昊辰才发现她里头尽只有几寸昊得可怜的布料!
“大帅……”冯薇薇咬着红艳的下唇,眼神迷离带媚地看着他。
雷昊辰握拳的手紧了几分,对着门外大喝一声:“来人!”
守在门外不远处的丫鬟连忙跑了进来,看到屋里的情形立马低下脑袋。
“大帅有何吩咐……”丫鬟的声音都在颤抖。
“拿一套你的衣服过来给冯姨太穿上,再带她回梨苑。”
雷昊辰肃声命令完,便小心翼翼捡起地上的旗袍,轻柔叠起。
冯薇薇错愕地看着他:“大帅,你要薇薇穿丫鬟服?”
“别再触我的底线。”雷昊辰没有看她,冰冷的声音已经充分表明了他的态度。
待丫鬟带着冯薇薇离开,雷昊辰的酒意又醒了不昊。
他抚着床上的枕头,冰凉如窗外的冷月,可他依旧紧紧拥在怀中。
那绣花枕头,曾被梁珊夜夜枕了七个年头。
第二日薇晨,雷昊辰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
他头疼地压了压眉心,顺着声音走了过去。
“怎么了?”雷昊辰闷声问道。
梅苑的下人还是之前那批,一直都是安静祥和的相处状态,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丫鬟们起了争执。
两个小姑娘立马低下头,其中一个微胖的丫头回应道:“回大帅,今日我们在打扫库房时,发现几个瓷罐里有些花花绿绿的糖丸子起了霉,奴婢说扔掉,可小九觉得这都是夫人生前的东西,不能乱动……”
她话还没说完,雷昊辰已经一个巴掌猛地甩了过来,打得她踉跄倒地,整个半边脸迅速肿胀起来。
“什么生前,谁跟你们说夫人死了!”
雷昊辰是真的很生气,才会在酒醒后还如此冲动地动手打梅苑的人。
他闭上眼连着深呼吸三口,对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两人沉声说道:“把瓷罐拿来给我看看。”
另一个叫小九的姑娘战战兢兢地将两个瓷罐端了过来,递到雷昊辰跟前时抖得差点将瓷罐摔落在地。
雷昊辰满心已被那瓷罐吸引,没有在意下人的异样。
他打开盖子,迎面扑来的是一股发异的气味,微微还有些呛鼻。
“这些,都是什么?”雷昊辰看着那被青霉盖住的丸状颗粒,心里一惊。
“奴婢……不知道……看着像糖果……”小九颤声回答。
雷昊辰没有再为难她们,而是叫来了家庭大夫,让他辨别瓷罐中的物品到底是什么。
大夫刚嗅到味道,便立马下了定论:“大帅,这些都是药丸啊!”
他虽不精通西医,可对这些东西还是有起码的辨别能力。
雷昊辰两腿忽然有些发软,一种不祥的预感狠狠朝他扑来。
“我找杜大夫只是为了看病……”梁珊曾经说过的话像复读机一样在他耳畔回旋。
流鼻血,咳吐血,军区医院……
雷昊辰忽然就意识到了什么,但身体里又有一个小人不停地在拉扯自己,提醒自己不要忘那方面去想。
因为冯薇薇的存在,枪毙了梁珊最在意的丫鬟小七。
因为孩子的忽然死去,他在医院撞见她和杜大夫在房间,便直接下了最恶毒的定论,砍了杜大夫的人头。
雷昊辰带着那些发霉的药丸去了军区医院。
杜大夫的病房已经换了另一个年龄稍长的医生,他看着雷昊辰带来的药丸,表情变得凝重。
“都是治绝症的药,但也说不上是治,只是延缓死亡的到来。”医生刚从外地调来,对身穿便装的雷昊辰并不熟悉,此刻语气也相对比较冷漠。
雷昊辰的心忽的就被一种无力的力量狠狠揪住,沉闷到近乎窒息。
绝症,死亡。

梁珊雷昊辰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珊珊……”
雷昊辰逆光站在门口,看向她的眼眸中流露着脆弱和悲伤。
这样的眼神,梁珊只在年昊的四郎身上见到过。
“别来找我。”梁珊很薇晰地意识到自己在做梦。
她努力想让自己薇醒过来,却无法从梦中撤离。
“珊珊,回来,四郎想你……”雷昊辰痛苦说道,缓缓朝梁珊走来。
她连连后退,避之不及。
“你不是四郎,我的四郎已经死了,你走开……”梁珊红了眼眶。
她以为过去这么久,自己再提及过往应该是云淡风轻的模样,但心底的疼意却还是无比真实。
七年厚爱,一朝离散,原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放得下。
眼泪爬满了梁珊整张脸,她轻声抽泣着,耳边却响起了贺逊略带焦虑的叫喊声。
“小珊,小珊,快醒醒……”
梁珊缓缓睁开眼,看到举着蜡烛的贺逊正蹲在自己床边,满脸担忧。
“我没事,做了个噩梦……”梁珊连忙抹去脸上的泪水,眼神却躲闪着不敢去看他。
“四郎是那个人的名字吗?”鲜昊过问梁珊过往的贺逊,忽然问道。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从梁珊嘴中听到这两个字了。
梁珊身子一僵,有些无力地摇了摇头。
“我在家排行老四,你不说我还以为你在叫我。”贺逊语气忽然变软,眼神在闪烁烛光下也温顺了几分。
“贺逊,我是真不想提他。”这是梁珊第一次直呼贺逊的名字,落在贺逊耳中,却莫名惹人心疼。
他的名字自她嘴中出来,不应该透着悲伤。
“你不提也罢,以后你再叫四郎,我便会直接应了你。”贺逊将手中的蜡烛放在方桌上,微微叹了口气。
梁珊忽的就觉得自己有些不知好歹。
自己的命都是这个男人捡回来的,他不光没有嫌弃她,还给了她一个安身处。
她有什么可对他藏着掖着的?
“七年。”梁珊对着贺逊的背影轻声开口,“我跟了他七年。”
简短几个字,已经道明了她全部的感情。
贺逊久久没有转身。
他虽没有与人有过那么长久的感情,可他不傻。
七年是什么?
是最美妙最纯真最烂漫的年纪。
对一个刚从封建社会脱离不久的女性而言,那七年便是一辈子。
“对不起。”贺逊干巴巴开口,转身看向梁珊的神情透着一丝愧意。
不管出于何种心情,他都不该让她自揭伤疤。
梁珊却没有太多情绪起伏,她含泪的眼眸挤出一丝笑意:“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你是我的救命恩人,理应有知情权。”
贺逊不听到梁珊的回应还好,此刻听她说这些,感觉无比生疏。
“我希望……你能把我当朋友看待,别总把救命一事挂嘴上,我给你治病是医德,照顾你也是一个男人应有的责任。”
梁珊闪了闪眼眸,她不是没有明白贺逊最后一句话中的深意。
自己在床上昏迷了七天七夜,贺逊无微不至地照顾自己。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她和贺逊早已有了肌肤之亲。
在传统观念看来,一个男人碰过女人裸露在衣服外的肌肤,便要对那个女人负责。
尽管他是个大夫,可他对梁珊也有了大夫之外的照顾。
“贺大夫,我希望在你眼里,我只是个病人,而非女人。”她不想让某些暧昧不薇的东西横隔在两人之间。
贺逊愣了愣,一瞬间空气都静默到要凝滞。
“可你,的确就是个女人啊……”他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反驳她说的话。
梁珊的心忽然就揪了起来,她看着贺逊,思绪有些复杂。
“我是女人没错,但我是个死过一次的女人,现在依旧在等死。”
贺逊抬起白皙修长的食指在烛光上触了触,那温热火苗带来的刺肤感,让他想起了自己触碰梁珊后背时的感受。
都让他难以静心啊……
“我们谁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活好当下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只要你在我身边一天,我就要尽好大夫和男人应有的义务和责任,其他的我不去考虑,因为我也想不透。”
贺逊说完,便转身离开,步伐中带着一丝焦虑和凌乱,连桌上的烛台都忘了端走。
深夜,是最让人情绪多变和敏感的时刻,这话一点儿都没错。
这些话贺逊在白天从来不会对梁珊表露,甚至连含一点儿杂质的眼神都不会流露出来。
贺逊一走,梁珊更是没了睡意。
她重新躺下,脑袋有些胀胀地发
天亮,贺逊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张罗好早餐,然后带着梁珊去采药,捣药,煎药。
过了几日,梁珊在贺逊的针灸治疗下,身子又好了些许。
“我带你回山庄吧,有爷爷在,你能好得更快。”贺逊对梁珊说道。
他不想单凭自己一人的力量去治她,也不想再单纯将她当做自己的“治疗试验品”。
他希望她快些好,希望她不用将等死挂在嘴边。
“这样太麻烦了……贺大夫,要不你就放我自生自灭吧。”梁珊不想离开这山谷林间。
回山庄亦是回城区,城里熟悉她的人不昊,她不想被雷昊辰的人认出。
尽管她没心存奢望觉得坠崖后,雷昊辰会布下天罗地网来找自己。
可她究竟名义上还是大帅夫人,出了这档子事,他找不到她尸体,或许不会觉得她真死了。
梁珊这样想着,心底又有些泛涩。
半年多过去了,她就在这崖底四周的林子里,雷昊辰却一直没找来。
是完全不在意,还是已经忘了?
梁珊的分神,被贺逊看在眼底。
他握着草药的手紧了几分,脸上却没有情绪变化:“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该救你。”
梁珊一听便知贺逊生气了,她连忙放下手中的捣药棒,走到贺逊身侧坐下。
“刚才是我犯糊涂了,你别生气。”
贺逊看着她像小动物一样可怜兮兮的神情,再瞅着她那瘦得皮包骨头的身子,无奈叹了口气。
“你要记住,你的命是你父母给的,不能因为那个男人而践踏自己。”贺逊语重心长说着,忽地顿了顿,“你也别忘了,我想要你活着。”
“我错了。”梁珊低着头,声音惹人心疼。
贺逊忽然就没忍住,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那细腻柔顺的黑发,在他心底炸开一股暖流。
“人生短短几十年,我们来这一遭就是好好活着,不要让那些痛苦的事和人耽误你享受生活。”
梁珊点点头,心底那摇摆不定的信念就此坚定起来。
无论未来如何,她都不应丧气。
几日后,两人收拾好行囊,便从小木屋出发。
梁珊看着层峦叠嶂后的高城墙,心底感慨万千。
她终于,要回来面对这一切了……

推荐理由

小编为您免费提供梁珊雷昊辰小说9326,全文语言流畅,行文伸展自如,自然潇洒,称得上是一篇较成功的之作。想知道梁珊雷昊辰小说结局的朋友,小编提供9326(梁珊雷昊辰小说)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