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贪恋(韩彻周齐)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贪恋(韩彻周齐)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贪恋(韩彻周齐)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小说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19-02-11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好看的都市小说,极力推荐贪恋免费阅读,《贪恋》是一本热门小说,主角韩彻周齐,夏檀听得心疼极了,她捧着韩彻的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妈妈呢?你去找她了吗?” 韩彻嗯了声,“找过了,去年去找了。她有了家庭,也有了孩子。”他有些苦涩,“不过,她早在几年前就过世了。” 夏檀想哭,她低头去亲了亲韩彻,捧着他的脸,温柔地说:“没事,你还有我,还有奶奶呢。”她又亲了亲他的眼睛,声音更温柔,“不要难过。”贪恋小说文笔不错,挺雅致,预备长期看,爱至最深处是默默的守护吗?请到本站贪恋(韩彻周齐)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贪恋小说摘要

韩彻不太在乎生日的事情, 对他而言, 没有意义。
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生日。仅有几个知道的人, 也不会在意。
这天,他的手机很安静。
除了周齐和何宇,没有人打给他。
他一直在等,等着爷爷能打给他。

韩彻周齐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他坐在书房,手机放在桌上, 烟抽了一根又一根。烟头堆满了烟灰缸, 手机终究没有响。
韩彻在书房坐到下午三点,将最后根烟摁进烟灰缸里。他想, 爷爷年纪大了,或许是忘记了。
他拿起手机, 给夏檀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很快通了。
那头有嘈杂的音乐声,听起来很热闹。
“到山上了?”他问着, 又去抽烟盒里的烟, 才发现里面已经空了。
索性起身, 往书房外走。
而此刻的夏檀正在蛋糕店里,守着蛋糕师傅给她做生日蛋糕。
她靠在做蛋糕的桌子前, 弯着唇, 笑着说:“嗯,早到了, 我们都在玩了。”
韩彻从书房出来, 去隔壁卧室找烟。
床头柜翻了半天, 才想起前几天夏檀收拾房间,把烟给他扔了。
也就夏檀才敢扔他的东西。
他轻叹了声,从房间出来,又问她:“山上好玩吗?”
夏檀道:“好玩啊,很好玩。”
夏檀声音听起来很喜悦,隔着听筒,都能感觉到她雀跃的心情。
韩彻沉默了几秒,还是忍不住问了句,“晚上回来吗?要不要我来接你?”
“不回来,要明天中午才回来呢。怎么了?”
韩彻笑了笑,坐到沙发上,拎着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没什么,好好玩。”
“嗯,等我回来给你打电话啊。”
“嗯,回来前跟我说一声,我来——”
“我有事,先挂了。”韩彻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
他微顿了下,随后才取下手机,锁屏,扔到茶几上。
电话这头,蛋糕已经做好了,夏檀正自己拿着果酱包往蛋糕上面写字。
全部搞定,从蛋糕店出来,已经下午四点了。
夏檀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拎着蛋糕坐***,报了个地点。
韩彻今天没有去公司,在家里待了一整天。
已经九点多,外面天早已黑透了。
客厅开着灯,桌上摆着两瓶红酒。其中一瓶已经空了。
韩彻拎着红酒瓶,往高脚杯里倒酒。
红色的***,被灯光照出透明的颜色。
就在这时,门铃忽然响了。
韩彻抬眸,往门口望了一眼。
门铃连续响了三次,韩彻终于放下了酒杯,起身,往门口走去。
这个点,他想不到谁会来。
夏檀有钥匙,但是为了给韩彻惊喜故意按了门铃。
连着按了三下,听到里面有脚步声传来,她眼睛一弯,急忙躲到墙壁边上。
后背紧贴着墙,秉着呼吸,竖着耳朵听门里的动静,随时预备着冲出去。
门从里面打开的瞬间,里面的光线照出来——
夏檀几乎是瞬间扑到韩彻怀里,喜悦地抱紧他,“我回来了!”
熟悉的身体,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声音。
韩彻停住了,第一次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感觉。
夏檀抬起头,双手抬高,搂住他脖子,她笑起来,喜悦地说:“生日快乐啊韩彻。”
韩彻盯着她,眸色微沉。
夏檀笑着去亲他,“你这是什么表情呐?我回来了你不喜悦吗?”
韩彻单手搂住她腰,抬手捏住她下巴,冷静目光不悦地盯着她,“骗我好玩?”
自从和韩彻在一起后,他很少这样严厉,看着像真生气了。
夏檀脸上的笑脸凝固了,盯着他看。
“嗯?骗我好玩?”韩彻低下头,嘴唇几乎要贴到她唇上,声音有些低哑。
他喝了酒,呼吸间的热度带着酒香洒在夏檀的脸颊上。
夏檀觉得自己要醉了。
她双手搂着他脖颈,主动将唇上送上去,亲吻他,嘴唇没有离开,贴着他,小声说:“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
她抬起眼,去看韩彻的眼睛,“你生气了吗?”
韩彻眸色深深的,盯着她没有说话,只是将她搂紧了些。
夏檀的身体几乎完全贴到韩彻身上了。
两个人就这样楼抱着,站在门口走廊上说话。
夏檀见韩彻不应她,轻轻哼了哼,“你都没有告诉我你今天过生日,还是我自己静静看了你的身份证记下来的。”
她想给他一个惊喜,他还生气了。
夏檀不喜悦了,松开他,要走。
韩彻搂住她,看着她,低声说:“没生气。”
夏檀看了他两秒,笑了,“逗你的。”
“我拿东西给你。”她转过身,跑去院子,把她刚刚放在石桌上的蛋糕拎了上来。
跑到韩彻面前,喜悦地举到韩彻眼前,“我给你买了生日蛋糕。”
韩彻没有看那蛋糕,只是看着夏檀。
他看得入神,很久没有说话。
夏檀过去,笑着去牵他的手,脸凑到他跟前,甜甜地问他,“我好不好?”
韩彻看她一眼,忽然被这话逗笑了,他嗯了一声,接过夏檀手里的蛋糕,牵着她进屋去。
关了门,二人世界。
走到沙发前,夏檀看到茶几上的红酒瓶。
有一个瓶子已经空了。
其实她刚刚在外面,就闻到韩彻喝酒了。
但是没想到他竟然喝了这么多。
“这个酒……会醉吗?”她端起韩彻刚刚倒的还没来得及喝的那一杯,低头抿了一口。
她不爱喝酒,酒液一沾到舌头马上就皱了眉,把酒杯放下了。
韩彻忍不住笑,“不会喝就别喝。”
他将蛋糕放到茶几上,说:“我给你拿饮料去。”
说着,便去了厨房。
夏檀盯着桌上的两瓶红酒,回头看着韩彻的背影,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儿。
她有点后悔了,她白天就应该陪着他的,不该现在才来。
她跪在茶几前的地毯上,将蛋糕打开,然后把蜡烛拿起来。
只有一根大的蜡烛,她把它插到蛋糕中间。
然后就坐在那儿,等着韩彻过来。
韩彻去厨房给夏檀倒了果汁,没有放冰箱,常温的。
回来的时候,就见夏檀跪在地毯上,面前摆着一个生日蛋糕。
韩彻走过去,将果汁递给夏檀,在她身后的沙发上坐下,目光却是盯着那蛋糕的。
蛋糕上面用红色的果酱写了字——
韩总,生日快乐
——你的小夏妹妹^_^
字写得歪歪扭扭,实在算不上好看。
韩彻忍不住笑,抬手揉了揉夏檀的脑袋。
蛋糕不大,是个意思。
夏檀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将蜡烛点燃。
然后从地毯上站起来,光着脚跑去墙边,“啪”的一下,关掉了灯。
整栋房子瞬间一片漆黑,唯有茶几上,蛋糕上的那根蜡烛在黑暗里摇曳着昏黄而暖和的火光。
夏檀跑回来,拉着韩彻和她一起坐到地毯上,“快许个愿。”
韩彻活了二十八年,还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幼稚的事情。
盘腿坐在地毯上,有些无奈地笑。
“许了吗?”火光映照在两人的脸上,夏檀侧过头,眼睛亮亮的,盯着韩彻问。
韩彻嗯了一声,“许了。”
“那吹蜡烛吧。”夏檀把蛋糕往韩彻面前推了推,让他吹蜡烛。
她侧过头看他,眼睛漆黑得像亮闪闪的黑宝石,火星在眼睛跳跃着,格外漂亮。
韩彻看着她笑了笑。
身后往后靠,后背懒懒地靠在沙发垫上,瞧着夏檀笑着,半晌,才说:“你帮我吹。”
吹蜡烛这么幼稚的事情,韩彻肯定不会做。
夏檀也没逼他,帮着他把蜡烛吹了。
她取下蜡烛,要起身去开灯切蛋糕。
谁知还没完全起来,手腕就被拉住,一个大力将她一扯,她整个人直直地扑到韩彻身上。
没来得及反应,韩彻已经在黑暗中吻住了她。
不知道是因为黑暗令人着迷,还是因为韩彻喝了酒,酒香的味道让她沉醉。
窗外的月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在屋里洒下一地余晖。
此刻的夜晚,格外浪漫,浪漫中又带着浓浓的暧昧。
夏檀被韩彻吻得快要喘不上气来,喉咙里溢出一声呻/吟。
韩彻微微松开她,低下头,吻她锁骨。
夏□□衫单薄,她今天穿的吊带裙。
肩带顺着手臂落下,韩彻温润的唇亲吻着她的肩膀,她的胸骨,她的胸口。
她有些说不出的难受,双脚在地上紧绷着。
除了紧紧抱着韩彻的头,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她坐在韩彻大腿上,清楚感觉到他身体的反应。
她脸很烫,幸好在黑暗里看不见。
她的心也跳得快,怦怦怦的,像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她感觉到韩彻的呼吸也变得有些重,隔着薄薄的裙子,他的手一直覆在她腰间,揉按着。
他们吻了很久,她能感觉到韩彻的克制。他没有做到那一步,到最后,他帮她把裙子的肩带拉起来,然后抱起她,上楼。
她原本以为上了楼,他们还会继续,但韩彻只是把她放到了床上,俯身吻了她一会儿,哑声说:“我去洗澡。”
他没有开灯,就这么去了浴室。
夏檀躺在床上,愣怔好一会儿。
然后才翻了个身,将床头壁灯打开。
韩彻这个澡洗得格外久,他从来没有洗这么久过,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才出来。
夏檀盘着腿坐在床上,他出来的时候,下意识的,眼睛往他身下瞄了一眼。
韩彻瞧在眼里,不由笑了,“往哪里看。”
夏檀脸一红,话都说不出来了。
跳下床,拿了睡衣,也跑去浴室洗澡。
出来的时候,韩彻坐在床头看书。
天花板上的吸顶灯开着,房间很亮。
夏檀跑下楼,很快又上来,爬到床上。
她手里紧紧拽着个东西,坐到韩彻身边,拉起他手。
韩彻看出她藏了东西,也不问,只笑看着她。
“你把眼睛闭上。”
韩彻看她一眼,笑着,闭上眼睛。
夏檀往韩彻手指上戴了个戒指。
戒指戴上的瞬间,韩彻就知道了。
他睁开眼,盯着夏檀。
夏檀笑眯眯的,举起自己的手,她右手中指也带着一个戒指,说:“这是对戒,我们俩一人一个。”
韩彻低头,看了眼被中指戴着的戒指。
忽然明白夏檀前几天怎么没事就拉着他手指玩,敢情是在比划尺寸。
他看着夏檀,不由笑了,拉过她,将她带到怀里。
“哪里来的钱?”他低头看着她,眼神温柔。
夏檀道:“打工攒的。”
韩彻微怔,盯着她看。
半晌,问她,“你之前非要去打工,就是为了攒钱给我买生日礼物?”
夏檀笑得弯起眼睛,嗯了一声。
她拉起他手,摸了摸他中指的戒指,“你要好好戴着啊,不准取下来。”她嘟囔着,“打工可辛劳了。”
韩彻听着心疼,握住她手。
他知道。
这几个月,她的手时不时就有烫伤,还有刀伤。问她,说是做鲜榨果汁,切水果的时候不小心切到的。
“我会好好戴着。”韩彻握着夏檀的手,低声说。
夏檀抬起头,看着他笑。
“我还有个东西要送给你。”她把另外一个手上捏着的香囊拿了出来。
天蓝色的,缝得很漂亮。
韩彻拿过去,仔细看了看,有些惊奇,“你做的?”
夏檀点头,“嗯。”
韩彻笑,“你还会做这个。”
夏檀嗯了声,她坐直身体,看着韩彻,格外认真地说:“这个在我们家乡,是女孩子送给心上人的定情信物。这是我的,里面装着我的心……”夏檀说到这儿,莫名红了红脸,看着韩彻,轻声又慎重地说:“我把它给你了,请你好好珍藏它。”
韩彻盯着夏檀,表情也是严厉的,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夏檀看着他,抿着唇,忽然有些紧张。
在他们家乡,女孩子送心上人定情信物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韩彻也坐直身体,将香囊收紧在手里,他握住夏檀的手,同样慎重地回答她,“我会好好珍藏它。”
夏檀忽然松了口气,笑了起来,然后拉起韩彻的手,和他说:“这个香囊里面,我放了一些安神的薰衣草,对睡眠有帮助的,你晚上睡觉可以把它放在枕头底下。”
韩彻点头,“好。”
睡觉的时候,韩彻真的将香囊放到枕头底下。
淡淡的薰衣草香,弥散空气中。

贪恋在线阅读

薰衣草的味道很淡, 的确有安神的作用。
夏檀缠着韩彻说了会儿话,困意便上来了, 她在韩彻怀里寻了个***的***,抱着他的腰,没几秒钟就睡着了。
韩彻却没睡, 不是睡不着, 是不想睡。
他垂下眼, 看着怀里的夏檀。她侧着身子, 枕着他的胳膊,抱着他,睡得很安稳。
他盯着她看了会儿, 唇角不经意浮上丝笑意,抬起手, 拇指轻轻抚了抚夏檀的脸颊。
从枕头底下摸出香囊, 他拿起来, 对着窗口,借着月光看了会儿,眼里笑脸更深了些。
他将香囊捏在手里,低下头,下巴在夏檀头顶蹭了蹭, 这才闭了眼睛。
深夜, 房里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淡淡的薰衣草香在空气中蔓延。
夏檀睡眠一向很好, 昨晚忘记调闹钟, 早上睡到自然醒,摸出手机一看,竟然已经十点多了。
今天周四,上午满课。
夏檀一个激灵,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鞋子都来不及穿,跳下床,拔腿就往外面跑。
“韩彻,我迟到了!”夏檀语气着急,顶着一头乱蓬蓬的长发跑下楼。
韩彻手里端着热牛奶,正从厨房出来。
抬头看了眼夏檀,笑了笑。
走到沙发前坐下,将手里的牛奶杯放到茶几上,从烟盒里摸了根烟,说:“过来把牛奶喝了。”
夏檀这会儿哪里还顾得上喝牛奶啊,跑到沙发前,一***坐到韩彻旁边,“你怎么不叫我啊?”
她有点埋怨,别的课就算了,今天的现当代文学课,老师是出了名的爱点名,而且还说过,点名一次不到,直接挂科。
韩彻没应,唇角勾起丝笑,手里的烟咬在唇间,又从茶几上摸了打火机。
夏檀给李淇打了电话,响了一声,马上就通了。
李淇压着声音,“怎么了?”
夏檀紧张地问:“老师点名了吗?”
“点了呀。”
“啊?!”
“没事啊,你不是让人拿了请假条来吗,我帮你交上去了。”李淇说着。夏檀愣了下,下意识去看韩彻。韩彻微弓着背,低着头,在抽烟。
似乎是察觉到她在看他,也抬眸看了她一眼,唇角勾着丝笑。
夏檀顿时明白了,韩彻肯定给她请假了。
他有她的课程表。
和李淇说了两句,挂了电话。忍不住瞪着韩彻,“请了假也不给我说一声,吓死我了。”
韩彻笑,“嗯,就是故意吓你的。”
夏檀气,瞪着他把他嘴里的烟拿走,摁进烟灰缸里。
韩彻笑着,由着她,说:“把牛奶喝了。”
夏檀从沙发上滑到地毯上坐着,抱住牛奶杯,温热的。
她低下头,小小抿了一口。
昨晚的蛋糕还在茶几上放着,还没吃呢。
夏檀一手握着杯子,一手去拿勺子,挖了一勺子蛋糕,混着奶油,喂到自己嘴巴里。
蛋糕松软,奶油香甜。
她又挖了一勺,回过头,喂给韩彻,“蛋糕都没吃呢,尝尝。”
韩彻低头,吃了。
夏檀弯起眼睛,望着他,“好吃吗?”
韩彻笑了笑,“嗯,好吃。”
夏檀喜悦地笑,回头又去挖蛋糕。
她刚睡醒,头发也没梳,乱糟糟的。
韩彻坐在后面,伸手给她顺了顺头发。
夏檀趴在茶几上吃蛋糕喝牛奶。
她一个人吃了小半个蛋糕,又喝完一杯牛奶,饱得不行,趴在茶几上不动了。
韩彻在后面给她梳头发。
他似乎玩她的头发玩上瘾了,弄了半天。
韩彻的确是玩上瘾了,在给夏檀编辫子,但他一大男人哪会这个,弄了半天,给夏檀头发编得乱七八糟,比之前没弄的时候还乱。
韩彻看着,忍不住低笑出声。
夏檀伸手到后面摸了摸。
她摸到了两条辫子,绑得很松,感觉动一下就要散。
她把手机相机打开,对着镜子照了照。
这一照,吓傻了。
头发乱得像鸡窝,辫子绑得松垮垮的,一些头发绑***,一些没绑***,乱七八糟散着,跟炸毛似的。
夏檀瞪圆了眼睛。
韩彻笑得不行了,背靠进沙发里,笑得胸口起伏,客厅里都是他爽朗的笑声。
夏檀嘟囔,“像个村姑一样。”
但是也没有把辫子解开,她从地上起来,坐到韩彻腿上,拉起他手,低头摸了摸他手指上的戒指。
韩彻笑着,托住她腰,将她往里面带了带。
夏檀***挪到韩彻大腿上,双手搂住他脖子。
韩彻看着自己给夏檀绑的辫子,实在绷不住笑,他一边笑一边帮她解开。
夏檀由着他。
她第一次觉得,韩彻还挺幼稚的。
“韩彻。”
“嗯?”韩彻帮夏檀解开辫子,手指穿过她头发,帮她理顺。
她头发又软又柔,很漂亮。
“昨天的生日,你喜悦吗?”夏檀把韩彻的手拉下来,两手捏着,看着他问。
韩彻嗯了声,半晌,认真回答她,“从来没那么喜悦过。”
他的眼神真挚,真挚得让人有点心疼。
夏檀想起她自己的生日,她从小到大,每个生日都过得很喜悦。
“我其实应该一整天都陪着你的,我想给你个惊喜……”她刚刚看到茶几上没来得及收的酒瓶,想到韩彻昨天自己在家里喝酒,心里又懊悔,又自责,“我以为你白天会去你爷爷那里,或者,会去奶奶那里。”
她没想到他哪里也没去。
韩彻盯着她,沉默了会儿,说:“奶奶也不知道我的生日。”
夏檀看着他。
韩彻想了会儿,将夏檀的手反握住,说:“你还记得,***节那次吃饭吗?”
夏檀忙点头,“记得。”
韩彻嗯了声,才说:“当时不是碰到我哥么,他说得没错,我的确是韩家收养的。”
韩彻很少,几乎从来不和任何人讲这些。
但是是夏檀,他早晚要告诉她。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亲生父母,听孤儿院的院长说,我刚出生就被扔在了孤儿院门口。当时我身上有一张纸条,写着我的生日。”
夏檀一直都知道韩彻有很多秘密,他不说,她便不问。
他说得很平静,她听着却心酸。
是什么原因,才会把自己刚出生的孩子扔下。
“我过去一直挺抗拒自己的身世,一直到去年,考虑了很久才派人去查。”
韩彻又沉默了会儿,挑着重要的说:“我父母都是穷人,他们俩在工地干活熟悉的。他们那时还很年轻,我父亲是工地上贴砖的,母亲是泥水工。朝夕相处,两个人很快就好上了,他们很快***,也很快有了我。”
说到这儿,他又停了会儿,才说:“可惜好景不长,他们在一起没多久,我父亲就出事了,贴砖的时候不小心从高脚梯上摔下来,脑袋着地,人就没了。”
夏檀听得心酸,紧紧握住韩彻的手。
韩彻垂着眼,又继续道:“他们那时候还没结婚,我母亲生下我,无力抚养,而且她还有她自己的人生,所以把我扔在了孤儿院外面。”
韩彻每个字都很平静,没有恨,也没有怨。
夏檀不知道该说什么,身体靠过去,下巴枕在他肩膀上,抱住他。
韩彻单手覆在她背上,又道:“我在福利院长到三岁,见到了爷爷,他把我带回了韩家。”
他目光落在茶几上,盯着那个蛋糕。
他眼睛漆黑,似在想什么。
过了会儿,才低声说:“到了韩家以后,很长时间,我都觉得很快乐。我很爱我的爷爷。”
他让他不再是个孤儿。
夏檀没有说话,认真听着。
“直到小学毕业的时候,我偶然听到爷爷和照顾爷爷的管家说话。原来爷爷当初之所以把我带回来,是因为韩家那段时间出了些事情。”
他初到韩家的时候,就知道韩家人口单薄。
除了爷爷,也就还有个哥哥。
哥哥的脚有点问题,是车祸导致的残疾。
而他的父母,就是在那场车祸里双双丧生。
爷爷之所以收养他,是想做一件好事,给他唯一的孙子祈福。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是收养的,也知道他和韩岩不一样。
爷爷全部的爱都给了哥哥,他能理解。
只是那时候年纪小,也渴望爷爷能多看他几眼。
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拼命读书,想以此获得关注。从上初中开始,从来没有拿过第二名,都是第一。
大学毕业,进入公司,又拼命工作。公司业绩几年来翻了数倍,从一个中型地产集团,一年年,在地产界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庆幸的是,他从爷爷那里得到了很多夸奖。
但也仅仅只是夸奖而已。
爷爷记不住他的生日,也很少给他打电话,和他说话,也没有太多的感情。
但是对哥哥却不一样。
他会记得哥哥的生日,会经常打电话让哥哥回家吃饭,会挂念他。
这些都是他怎么努力也得不到的。
夏檀听得心疼极了,她捧着韩彻的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妈妈呢?你去找她了吗?”
韩彻嗯了声,“找过了,去年去找了。她有了家庭,也有了孩子。”他有些苦涩,“不过,她早在几年前就过世了。”
夏檀想哭,她低头去亲了亲韩彻,捧着他的脸,温柔地说:“没事,你还有我,还有奶奶呢。”她又亲了亲他的眼睛,声音更温柔,“不要难过。”
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总是在工作,似乎除了工作,生活里就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
他很爱他的爷爷,他拼命工作,只是想让爷爷注重到他。
他活得很孤独。
夏檀看着他,忽然说:“等我毕业了,我就嫁给你,以后会很好的。”
韩彻笑了笑,拇指轻抚着她脸颊,良久,轻轻嗯了一声。

贪恋小说推荐

贪恋小说不乏励志奋斗的清新朝气,风格独特,内容轻松有趣,追书的读者,请到本站体验贪恋(韩彻周齐)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