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娇妻不娇她又奶又凶(顾芷柔赵清澜)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娇妻不娇她又奶又凶(顾芷柔赵清澜)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娇妻不娇她又奶又凶(顾芷柔赵清澜)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2-11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娇妻不娇她又奶又凶小说好看吗?娇妻不娇她又奶又凶免费阅读已经更新了,书中你塑造的每一个人物小编都特殊喜欢!尤其偏爱主角顾芷柔赵清澜,重来一世,顾芷柔屁颠屁颠的跑到村东头,把她的小夫郎捡回了家――这一世,我陪你从垂髫到耋耄,看你权倾天下可好?娇妻不娇她又奶又凶(顾芷柔赵清澜)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共享,顾芷柔摇摇头,带着歉意的说:“我知道,但是在外人看来究竟不合适,你我男未婚女未嫁,住在一个院子是在太失妥当了。” 莫行舟抿了抿唇,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还想开口劝说时,顾芷柔又开口了。想看古言小说的读者,请到本站娇妻不娇她又奶又凶(顾芷柔赵清澜)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娇妻不娇她又奶又凶小说简介

前一世顾芷柔在和当科探花郎大婚的时候,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探花郎会看上自己这般出身乡野的女子。 她惴惴不安问她家那口子:那么多大家闺秀,名门千金,你咋会看上我了呢? 赵清澜抱着自己的小娇妻:傻丫头,你还记得村东头那个小乞丐吗?当年受姑娘一饭之恩,无以为报,当以身相许。 ———— 可终究年少伤了身子,赵清澜这辈子也没个后,不到四十就撒手人寰。 重来一世,顾芷柔屁颠屁颠的跑到村东头,把她的小夫郎捡回了家――这一世,我陪你从垂髫到耋耄,看你权倾天下可好? 这是小姑娘用一饭之恩换来一个好夫婿之后,重生提前下手,把自己夫婿养的白白胖胖,美满的再过一世的故事。

娇妻不娇她又奶又凶免费全文阅读

顾景儒也是又惊又疑,有些慌张的看了梦娘一眼,迟疑的说道:“梦姨,可是您与别人今天有约?”
说完,他自己都不信的摇了摇头。自打顾芷柔救了梦娘一命,两家便开始逐渐走动起来,都说远亲热邻的,两家的关系也越发亲厚。
但是若是说有客人来顾芷柔家里找梦娘,却是绝无可能的,因为梦娘做事极为讲究,绝不可能如此无礼让客人来邻居家寻她。
一时之间,屋子里静极了,与门外越发响亮的敲门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又过了半响,许是门外那人不耐烦了,开口喊道:“有人在家吗?”
“呼―”顾景儒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把心放了下来。
梦娘有些迷惑,却不敢开口说什么,害怕让门外那人知晓屋里有人,就用眼睛带着迷惑的看向顾景儒。
顾景儒脸上露出了一个放心的笑,“梦姨,你不用怕,这是仁和大药堂的店主的独子,唤作莫行舟,经常在我姐姐手里采购人参,他应该是来找我姐姐的,我去跟他说一下就好。”
这话刚落下,顾景儒就扭脸朝门口走去。
“景儒,你姐姐在吗?她有好一段时间没有来了,可是家里有什么事情?”门一打开,梦醒之后,就看到了顾芷柔的弟弟,眼中闪过一丝失望,连忙焦虑的询问道。
“我也不知道,姐姐从来没有告诉我关于药材这方面的事儿。”顾景儒侧着脑袋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
“那你姐姐现在在哪?能让她来见我一下吗?”
“恐怕不行,我姐姐刚刚才出门,你们俩刚好错过了。”
莫行舟听到这话,眉头狠狠一拧,神情焦虑的问道:“现在外面这么乱,她一个弱女子出门干什么?我就是害怕在今天镇上这么乱的时候,她出来给我送药,所以才专门跑来寻她的。”
莫行舟脸上的担忧之色几乎快要溢了出来,“那你知道她应该去往哪个方向了吗?”
顾景儒被他这么一说,也有些担心,连忙开口说道:“应该是往顺昌粮铺那里去了,今天那里发生乱子的时候,我和妹妹在那里,回来的时候给姐姐说了,她说要出去看看情况。”因为担忧姐姐,顾景儒把实情和盘托出。
“唉,”莫行舟跺了跺脚,摇了摇头,快速的叮嘱道:“景儒,我走之后马上把门关上,不管谁来都不要开门,因为可能有地痞流氓趁机作乱,骚扰民居。听懂了吗?”最后一句话专门加重了语气,表情十分严厉。
顾景儒重重地点了点头,莫行舟心里稍微放宽了心,转身就往顺昌粮铺那里跑去。
――――
“快,快跑,”顾芷柔远远的看到前面有几个人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每个人的怀里都紧紧抱着一个袋子,哪怕摔倒了也不放下。
很快,他们就与顾芷柔狭路相逢。顾芷柔只感到他们令人作呕的垂涎的目光看了过来,本不欲多生事。可谁知其中有一人狗胆包天的喊道:“小娘子,把你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我们就放你一马。”
顾芷柔冷冷的看了那人一眼,停了下来。
本来那伙人神情看起来还有些畏畏缩缩,结果一看到顾芷柔站了下来,以为面前这个小娘子害怕了,本来有些麻木紧张的脸上却露出了自得的表情。
最开始出声的那个人摸着下巴,嘿嘿一笑,眼中露出了淫邪的光:“我看小娘子你身上的衣服也是好料子,不如脱下来接济接济我们。”
他心中愉快极了,一直以来,他都是被正经人家唾弃的存在,二流子赖皮狗这种称呼跟他如影随形,就像地沟里的老鼠一样。可是今日,眼前这个正经人家娇滴滴的小娘子被他一句话就吓到了,我呸,也不过如此。
顾芷柔本来就心情不好,听了这个混混的话,更像火上浇油,她冷笑一声:“好东西就在这里,也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拿了。”
话音刚落,顾芷柔手一扬,一堆粉末就洒了出去。
“啊,你这贱人,干了些什么?”那些粉末随风而散,落在了那群无赖的眼睛里,鼻腔里和嘴巴里,他们顿时就痛得满地打滚,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
顾芷柔一步一步走到最先对她出言不逊的人面前,蹲了下去,两指捏起了他的下巴,那个人此时已经疼得浑身发抖,顾芷柔附在他耳边轻轻地对他说:“这算是我对你的惩罚。”
说完就掏出了一枚药丸,塞进了他的口中。本来那个人还在嚎叫,此刻却已经是呜呜的说不出来话了。
顾芷柔站了起来,看到这洒在地上金灿灿的古谷物,微微摇头:“可惜了这些粮食。”
――――
当顾芷柔赶到顺昌粮铺时,一切都已经散场了。只有这青色的台阶上有几汪深色的血渍表明了这里不久前发生了一场恶斗。
顾芷柔心中思考了一下,拉住了旁边正在看热闹的老妇人,询问道:“大娘,你能告诉我一下,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吗?”
老妇人一听,连忙摆摆手,绷着个脸,嘴紧紧的抿着,一句话也不说。
“看来这事有点儿棘手啊。”顾芷柔借着衣袖的遮掩,静静往老妇人怀里塞了个银钿子。
她立马就感受到了怀里多出一个硬硬的小玩意儿,趁着四周不注重低下头来看了一眼,发现是个成色极好的银钿,马上左右四顾了一下,压低声音说:“姑娘你跟我来,我们到偏一点的地方说。”
顾芷柔一见有门儿,心里一喜,观察了一下四周情况,确定没有人注重到她们这边,就跟着那个老妇人一路走到了旁边的巷子里。
“哎呀,姑娘,不知道你问这个作甚?但是老身得劝你一句,这泾河镇怕是要不太平了。”两人刚站住脚步,那个老妇人就扭过头来,面露苦色,对着顾芷柔嘱咐道。
“大娘这话怎说?”顾芷柔顺着问道。
这个老妇人再一次谨慎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隔墙有耳,这才说道:“刚刚呀,这里闹的可凶了,都出了人命了。也是那顺昌粮铺的伙计太猖狂,都是一个镇上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眼见着大伙儿都因为这贼老天快过不下去了,嘴里还不干不净的。”
她叹了口气,“这下可好了,脑袋上开了个碗大的瓢,血一直哗哗往下流,没过多久就没气儿了。”
“那然后呢?就没有人来管吗?”顾芷柔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连忙追问。
“最后官府肯定来人了,但是人都死了,又有什么法子?况且当时民怨沸腾的,官府的人也不敢逆着民意啊,可怜的后生,死了也就白死了。”
顾芷柔并不在意老妇人嘴里一口一个可怜的后生,反而问道:“我刚刚来的时候,看到很多人怀里揣着个袋子狂奔,大娘,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嗨,还不是有那心眼儿坏的,趁着乱子,抢了那粮铺的粮食,可惜我腿脚不利索,唉......”
顾芷柔听出了老妇人说话的未尽之意,心中无语,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道了声谢。
老妇人咂了咂嘴,捏了捏怀中的银钿,客套的说:“哎呀,姑娘不过举手之劳,不必如此客气。”
说完她还看在那银子的面上提示了一句:“老身在这个镇子上呆了几十年,从来没有见老天爷连着这么久不下雨,这天怕是要乱了,姑娘,你要是外地有家人的话,不妨去投奔一下,老身言尽于此。”然后她就颤颤巍巍的走了。
顾芷柔理了一下思路,预备再去别处打听打听,却是忽然间听到了有人在高喊她的名字。
回头一寻,发现那人竟是莫行舟。
她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行舟,你怎么来到这里了?”
却没想到一向对他温顺有礼的莫行舟此时却绷着个脸,“今天外面这么危险,你为什么要出来以身犯险?”他的语气极重,仿佛顾芷柔做了些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
顾芷柔有些迷茫,不知为何莫行舟会出此言论。
“我总不能做个睁眼的瞎子吧,就是外面这么乱,所以我才要出来打听一下,提前预防好。”但是顾芷柔还是不想伤到两人友谊,干巴巴地解释道。
此时莫行舟已经从冲动的情绪中恢复过来,也意识到自己刚刚那句话的不妥之处,“主要因为这两天就是你来送人参的时间,我担心你要是出来给药堂送人参出了什么事的话,那我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他用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解释。
果然,顾芷柔也打消了疑虑。她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既然敢出门,定是有法子护身的。”
莫行舟也勉强笑了笑,没有把自己真正想法显露出来。
“你出来也打听了,你预备接下来怎么做?不如你和景儒搬到药堂住吧,那里有几间客房,而且我们药堂一直名声在外,即使最后乱了,暴民也不会主动攻击那里的。”
莫行舟尽量端正自己的神色,看起来是一幅为朋友考虑的样子。但是在衣袖的遮掩下,他的手已经紧紧的拳了起来,心脏也跳的越来越快。

娇妻不娇她又奶又凶在线阅读

“可以啊。”顾芷柔稍作思考就答应了这件事情。
莫行舟心里大喜,他强行抑制住内心的激动,语气镇静的说,“那好,那现在我把你送回家去,你在家整理一下行李,我去药堂让仆人把房间打扫出来,然后再过来接你。”
顾芷柔也觉得这十分妥当,便依照莫行舟的提议,同他向家中走去。
“行舟,药堂那边能腾出两个房间对吗?”顾芷柔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
莫行舟点了点头。
“那,”顾芷柔有些语气为难的说:“我能不能带一对母女过来?她们孤儿寡母的,我实在放心不下。”
莫行舟提起的心放了下去,他还以为顾芷柔是要临时反悔了,于是听完顾芷柔的话,便爽快的答应了。
顾芷柔抿嘴一笑,又带着些疑虑的问道:“那伯父介意我们打搅吗?”
究竟莫行舟的父亲才是药堂的主人,不和主人打招呼就入住的话实在有些失礼,但是就算为了景儒的安全着想,她也只能厚着脸皮住到这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莫行舟听到她提了一个又一个问题,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总担心顾芷柔临时反悔,连忙保证说道:“芷柔你就放心吧,父亲为人最是侠肝义胆,好救人之急,你一介弱女子,父亲肯定会同意的。”
顾芷柔这才放下心来,两人一道走回了家。
――――
“梦娘,景儒,我回来了,快,赶紧收拾下东西,我们出去躲一段时间。”顾芷柔一打开门,就向里面喊道。
而梦娘一听,却是眉头紧锁的走出了屋外。
“芷柔,此话怎讲?”
“外面怕是要乱了,刚刚我一位好友前来寻我,让我在他那里住一阵子避难,我寻思着你们几个都是肩不能提,手不能扛,怕是也出不了远门,所以觉得这个法子极为妥当。梦娘,你以为如何呢?”顾芷柔看到梦娘不赞成的脸色,开口问道。
梦娘抿了抿唇,一番深思熟虑后,她慎重开口:“我觉得,此法不妥,且不说我一个寡妇和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借住在别人家里会引起什么风言风语,更别提你能保证你朋友家一定会安全吗?”
“应该是安全的,我忘了跟你说,我那位友人是仁和大药堂店主的独子,你也是知道的,仁和大药堂在我们镇上素有清名,大家向来是敬着这里的。”
梦娘又思考了一下,“那你能保证一旦暴民***起来肯定不会冲击到那里吗?”
顾芷柔一下陷入了沉思。
梦娘趁热打铁,“我看这老天爷是不打算给咱们老百姓活路了,不如我们一起到省府去,虽说那里人生地不熟,但是,相比起来总是安全一些的。这里要是万一出了什么事儿呢?究竟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
顾芷柔被说动了,她不能拿这两家的安全去冒险,“也好,究竟阿澜现在也在省府,去了也能有个照应。”顾芷柔下定了决心。
“好,”梦娘展颜,“那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
顾芷柔却是在想如何跟莫行舟解释这件事情。
――――
叩叩叩――
“芷柔,你们东西收拾好了吗?我来接你们了。”门外,莫行舟满怀期待的等待着。
很快,门就打开了,一道倩影从里面款款而出。
“行舟,”顾芷柔一开口,明明是炎炎夏日,莫行舟却觉得似乎有一盆凉水浇了上来。
他看着顾芷柔为难的神色,却还是不愿意顺着她的话说下去:“我驶了马车,把东西放上去,咱们就可以出发了。”他努力让脸上露出笑脸。
“我想跟你说声抱歉,”顾芷柔终于下定了决心,“我刚刚答应的时候还是太欠考虑,回来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去叨扰你了。”
知了刺耳的叫着,没完没了,空气都似乎热的扭曲了一般。
莫行舟还是不甘心的问着:“为什么会临时变卦呢?药堂这里最是安全不过了!”
顾芷柔摇摇头,带着歉意的说:“我知道,但是在外人看来究竟不合适,你我男未婚女未嫁,住在一个院子是在太失妥当了。”
莫行舟抿了抿唇,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还想开口劝说时,顾芷柔又开口了。
“行舟,我这里有个方子,对治疗咳嗽之类的小病有奇效,伯父不是一到换季,就老是咳个不停吗?不如试试我的法子,也算我聊表歉意。”雪白的纤纤素手递过了一张纸,微微泛黄的色泽看起来极有年代感。
莫行舟为了减少顾芷柔的愧疚,接过了这张方子,良久才开口说道:“你若是后悔了,便可随时来寻我。”
顾芷柔心中终于放下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我可不会跟你见外,只要你到时候不烦我便行。”
莫行舟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顾芷柔一眼,就驾着马车离开了。
现状也来不及让顾芷柔多想,她转身就在屋内继续整理行李了。
――――
一日后,顾芷柔一行人带着行李往城门口赶去。
“喂喂喂,都让一让,不要在这里挡着官府办事。”一行官兵拄着枪一路小跑过来,到了城门。
气势极盛,甚至还推倒了街边小贩的摊位。老百姓们都纷纷叫苦连天,不知道这些差爷们预备干什么。
“从即日起,开始封镇,若有私自逃离者,杀无赦。”这行人中头领模样的人傲慢的扫了周边一眼,中气十足的喊道。
人群中一下陷入了***。

娇妻不娇她又奶又凶小说推荐

娇妻不娇她又奶又凶小说已全本,没有人可以回到过去重新开始,但谁都可以从现在开始,书写一个全然不同的结局.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