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金缕梦中人(阮素卫昊琛)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金缕梦中人(阮素卫昊琛)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金缕梦中人(阮素卫昊琛)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19-01-30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民国虐心短篇小说“金缕梦中人”已全本,全点击榜节描写细腻,作者文笔功底深厚,阮素卫昊琛免费阅读共享,阮素和卫昊琛,终究是熬不过这七年之痒。 她正想着,胸口又隐隐泛疼,连气都喘不过来。整理完后,卫昊琛本想再多陪陪阮素,冯初初的丫鬟却气喘吁吁地跑来,说是自家主子不小心摔了一跤。 “摔跤了找医生,跟我说干什么?”卫昊琛冷声道。 “可是姨太太哭着想见您,她一哭肚子就疼得更厉害了……”丫鬟紧张兮兮地说着。 卫昊琛看着阮素:“素素……”金缕梦中人全本章节阅读已出,可以到本站关注阅读金缕梦中人(阮素卫昊琛)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金缕梦中人小说简介

乱世烽火遇佳人,却熬不过婚姻里的七年之痒。 当他举起枪的那一刻,她闭上了眼。 “我恨你。”她终于,再也爱不动了。

金缕梦中人在线阅读

“怎么瘦了这么多?”卫昊琛终是发现了异样。
那宽松衣裳内的身躯,他的大手能摸到每块骨骼的走向,几乎毫无肉感。
阮素的眼神黯淡的就像笼了一层雾霾,里面只有绝望和哀伤。
卫昊琛的心口忽然紧缩成一团,他愣愣地举起手抚了抚她的眼睛。
他想确认,她眼底的心碎只是自己看到的错觉。
“乖,不闹了。”卫昊琛将头埋在她的颈窝中,结束了这场床上的战争。
整理完后,卫昊琛本想再多陪陪阮素,冯初初的丫鬟却气喘吁吁地跑来,说是自家主子不小心摔了一跤。
“摔跤了找医生,跟我说干什么?”卫昊琛冷声道。
“可是姨太太哭着想见您,她一哭肚子就疼得更厉害了……”丫鬟紧张兮兮地说着。
卫昊琛看着阮素:“素素……”
“你想去就去,别假惺惺问我。”阮素哑声开口,嘴里溢着铁锈味。
卫昊琛腾地站起身,那个善解人意的女人,怎么就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
他甩手离开,没有回头一次。
其他女人都是争先恐后地讨好他,他也没必要在她这里受这种气。
炉中的炭火已灭,屋子里的冷清又深了几分。
阮素支撑着从床上起来,命小七拿水漱去嘴里的***。
她在床上足足躺了三日,腿心的涩疼才散去。
天气转好,阮素拢了拢颈脖上的围巾,朝庭院中的凉亭走去。
每当心不静时,她便会来这里坐坐。
凉亭下是湖水,夏天满是荷叶莲花,此时却已结了冰。
“大帅,湖里真的有冬荷吗?”
忽的,阮素听到了一阵***的女声。
她闻声望去,小鸟依人的冯初初挽着卫昊琛的手,正在湖对岸散去。
那两人也看到了凉亭中坐着的阮素,双方明显都愣了愣。
“初初见过姐姐。”冯初初微微挺了挺刚隆起的肚子,礼貌行了个礼。
正在这时,一阵疾风忽然刮过,冯初初手中的帕子没拿稳,直直被风吹到了凉亭四周的湖面。
“我的手帕!”冯初初急忙叫道。
卫昊琛看着阮素那毫不搭理人的冷清样子,心底升起一股无名火。
他直接对着她吩咐:“你去捡一下。”
阮素看着落在不远处湖面的手帕,和那日卫昊琛送给自己的一模一样。
她忽然就明白,冯初初在卫昊琛眼中,已经不是随便玩玩的存在。
头七年从艰苦到风光,是阮素陪着卫昊琛。
后面的七年乃至更长,该轮到冯初初了。
她出了凉亭,走下台阶,朝冰湖中走去。
捡完这手帕,她的心也就彻底死了。
明媚的太阳光映在湖面上有些刺眼,阮素缓缓走了几步,便听到冰面开裂的声音。
她身子一僵,清楚看到湖中心的裂缝朝自己蜿蜒。
“素素!别动!”阮素听到了卫昊琛略显慌张的大喊。
她装作没听到,弯腰拾起那手帕,足下的冰块瞬间裂开。
“噗通”
她整个人失重般跌落湖底……
阮素没有挣扎,亦没有回头看那个男人一眼。
碎冰重新盖住湖面,一切恢复平静,只有那个女人不见了踪影……
“素素!!”卫昊琛脱了身上的军大衣就要往湖里跳。
一旁的冯初初死死拉住他:“大帅,太危险了,您别去……”
“滚开!”卫昊琛眼底猩红一片,有些粗暴地将冯初初推开,然后跳入了碎冰下的湖底。
冯初初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好身侧的丫鬟眼疾手快扶住了自己。
她愤恨地看着冰湖,眼眸几近扭曲。
梅苑。
卧房摆了四个炉子,几个丫鬟不断往内添加炭火。
床上的阮素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浑身止不住地哆嗦。
卫昊琛不停拿热毛巾给她擦拭身体,眼底透着无措又惶恐的光。
“冷……”阮素的嘴唇就没停止过颤抖。
“素素,不怕冷,我在这……”卫昊琛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声音有些压抑不住的稍微哽咽。
阮素冷了一阵,又猛地发起高烧,梅苑上下急得手忙脚乱。
大帅府的大夫也没了辙,提议要卫昊琛直接将阮素送去医院,找西医医生治疗。
“我不要去医院……我不要去……”烧得两眼发花的阮素执拗开口,她声音模糊不清,但意识还是很清醒的。
她不想让卫昊琛知道,自己得了那种不治之症。
“素素乖,你不想去我就在这里抱着你。”卫昊琛做了退步,但还是使了眼色命人去医院请个西医过来。
“四郎。”阮素忽的睁开了眼,脸蛋烧得红彤彤,嘴唇也是红艳得像滴血,“不是都说好了吗……这辈子有我就够了,你怎么就变了呢?”
四郎这个称谓,是年少时阮素对卫昊琛的专属昵称。
只是近几年来,她再未唤过。
“你快好起来,四郎只要你。”卫昊琛吻着她的额头,心底却有了前所未有的空荡感。
阮素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月,身子才渐渐好转。
卫昊琛也坚定不移地陪了她一个月,亦如当初那般寸步不离。
阮素有些晃神,卫昊琛对自己这般上心,是出于真情,还是愧疚,她捉摸不透。
可最后这所剩无几的生命中,有他这样尽心的陪伴,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
肺里忽然堵得慌,阮素拿起手帕捂住嘴,轻声咳嗽。
枣红手帕还未移开,她便嗅到了***的味道。
自己的身子,是越来越糟糕了……
“怎么了?”卫昊琛看到了她脸色的异常。
阮素用手帕捂住嘴,微微摇头:“忽然想吃西巷街的梅花酿了。”
她不想让卫昊琛看到自己的狼狈。
“我马上去买。”卫昊琛眼神泛亮,随即踩着军靴大步离开。
他一走,阮素才松开沾血的帕子,嘴角还带着一丝血渍。
“给我多备些枣红色的手帕。”阮素对着小七吩咐。
小七心疼自家主子的坚韧,却也没敢忤逆她的决定,一路小跑着去了库房。
直到傍晚,阮素都没等到卫昊琛买来梅花酿,更没等到小七带回枣红手帕。
她有些不安地在梅苑大门口踱步,心想要不要再派个丫鬟去库房看看。
“嘭”忽地一声枪声,响彻整个北帅府。
阮素手中沾血的帕子被震落在地,心如擂鼓般急剧跳动着。
“夫人!”主厅一个丫鬟慌慌张张朝阮素跑来,噗通跪在地上。
“小七姐姐……被大帅枪毙了……”

金缕梦中人全本章节阅读

民国二十三年,军区医院。
“夫人,您这病必须尽快出国治疗,拖得越晚越有生命危险……”大夫面色沉重。
阮素点了点头,有些艰难开口:“我知道,你还是给我多开些药,我再吃些时日。”
“大帅要知道您的身体……”大夫叹了口气。
阮素立即打断:“别告诉卫昊琛,他处理战事要紧。”
若他听到自己得了不治之症,下一秒便会大张旗鼓纳妾进府吧?
阮素苦涩地想着,心口堵得难受。
离开医院,阮素坐上黄包车,直接回了北帅府。
入夜,初雪骤降。
阮素吃完药,两眼直直地望着窗外的飘雪。
自打她嫁给卫昊琛,每年的初雪都在她生日这天落下。
只是今年,阮素赏雪的心已经凄凉。
“嘎吱~”
房门被人推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连带着刺骨的寒风。
阮素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却在看到那双齐膝长筒军靴后,生生顿住。
“阿琛,你回来了……”阮素灰暗的眼眸有了丝亮光。
“今年的生日礼物。”卫昊琛将手中的锦盒放至矮桌上,神情清冷。
阮素眼底的光微微晃动着,小心轻柔地将锦盒打开。
锦盒中,是一条绣着梅花的真丝手帕。
阮素正欲将手帕拿出,却忽的瞟到手帕角缠着一根女人的长发。
卫昊琛是在拿他藏在别苑的情人之物来敷衍自己吗?
“大帅有心了,这礼物很有女人味。”
阮素脸色白了几分,五指紧紧攥着腿上的棉被。
卫昊琛皱起了眉头,多年的相处,他深知阮素此刻心情不好。
这个女人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叫自己大帅。
“明年就不送了,以后想要什么你从账房拨钱,自己去买。”
卫昊琛动了动薄唇,脱下身上的军大衣,便进了内房。
明年,他连敷衍的心,都没了。
阮素看着他的背影,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小声喃呢:“我恐怕……撑不到明年这时候了……”
她和卫昊琛,终究是熬不过这七年之痒。
她正想着,胸口又隐隐泛疼,连气都喘不过来。
阮素拿出袖口的枣红手帕,一边堵住鼻孔一边微微仰头。
这样的动作,一气呵成。
不一会儿,温热的***味充斥整个鼻腔,那枣红手帕上却看不到任何血迹。
大夫说过,血流得越频繁,病情就越难治。
阮素不想出国,她舍不得卫昊琛。
她怕自己离开了北城,这北帅府的大帅夫人就易主了。
尽管卫昊琛的心已经不在她身上,可他并没忘记自己是他年少时用八抬大轿取回来的结发妻。
活太久,却没了他的陪伴,那有什么意思?
待鼻腔的血止住,阮素回到内房,合衣躺在卫昊琛身侧。
她像往常一样,抬起胳膊轻轻揽住他健硕的腰肢,将头埋在他后颈中。
“阿琛,你好久都没抱着我睡了……”阮素的声音带着一丝请求。
“下次吧,我累了。”卫昊琛将她的手挪开,然后往床边微微挪了挪。
凉意蔓延至阮素全身,她看着他的后脑勺,眼底泛起一层薄雾。
每次都是这句话,她还能等多少个下一次?
她想要的,只是他的一个拥抱而已……
第二天一早,阮素醒来,床上已经没了卫昊琛。
只有身侧冰凉微皱的床单证实那个男人昨夜来过。
阮素吃了药,拿着细小毛笔抄写心经。
“啪嗒”
刚落笔没几行字,滚热的鲜血毫无征兆地从鼻腔落在了绢纸上,涌成朵朵梅花。
“夫人!”丫鬟小七吓坏了,急忙找手帕给阮素止血。
慌张中,她打翻了昨夜卫昊琛拿过来的锦盒,看到了那梅花手帕。
小七想都没多想,拿着手帕直接放到了阮素鼻翼下。
“给我烧了它!”阮素将手帕甩到地上,眼底是夹杂着痛楚的愤怒。
小七战战兢兢地将火炉端了过来,阮素弯腰捡起,没有任何犹豫地扔了进去。
顿时,火花四溅,一股黑烟腾腾上升。
“你烧给谁看?”卫昊琛的声音从门口飘了进来,怒气沉沉。
阮素被那烟呛得直咳嗽,根本无暇搭理卫昊琛。
在外面顺风顺水的卫昊琛何曾受过人忽视,火气上头直接拽着阮素胳膊,逼迫她直视自己。
只是这一看,却让他停住。
“怎么流鼻血了?”卫昊琛的语气带着一丝慌张,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
“夫人她……”小七忍不住想开口。
阮素一个冷眼警告她闭上嘴,然后漠然开口:“上火而已。”
卫昊琛看着阮素这寡淡的表情,心情变得烦躁。
“上个火就流鼻血,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娇弱了?”他的语气带着训斥。
阮素穷苦人家出生,在卫昊琛还没做大帅前,扛得起大米捕得了鱼,她在他眼底,一直是个强悍的女汉子。
是啊,怎么就变得弱不禁风了呢?
阮素强忍住情绪,静静看着那手帕在火炉中变成黑漆漆的一团。
“有个事跟你说声。”卫昊琛隐隐觉得自己语气有些冲,连连缓和了不少,“母亲想抱孙儿,我下周会带个女人回府。”
阮素怔怔看着他,眼底满是不可置信。
她一直都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只要他不带回北帅府,她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他终是忍不住了?
“素素,我们这是新式婚姻,我这辈子只会娶你一个女人。”
“素素,我要为你征战沙场,打下江山给你做聘礼!”
曾经那个年少轻狂的卫昊琛说过的话,还在阮素耳畔回响。
一辈子那么长,才刚过去七年,他就迫不及待要娶第二个女人了……
阮素眼眶忍不住泛红,却倔强地没让泪水落下来。
“放心,你的正妻之位不会动,她只是个姨太。”卫昊琛自知对不住阮素,有些心虚地解释。
“卫昊琛。”阮素的声音微微有丝哽咽,“你别忘了……你说过这辈子只娶我一个……”
“全国上下哪个大帅不是三妻四妾?我这七年只有你,难道你还不满足吗?”卫昊琛面色发沉。
“一年,再给我一年的独宠。”阮素看着他,声音晦涩。
卫昊琛眸光一闪,不明白这女人嘴中的一年指的是什么。
他对阮素,还是心生愧疚的。
究竟她把最美妙的年华都给了他,在他最艰难的时刻不离不弃。
只是她那不温不火的性子,让他早就腻了。
外面的姑娘又水又嫩,懂的花样还多,让他怎么尝都觉得新鲜。
一个一统四方的大帅,谁不喜欢一群女人娇滴滴地跪在自己军服之下?
“她已经怀孕了,我的种不能流落在外。”卫昊琛做了决定,没有再看阮素。

金缕梦中人说推荐理由

金缕梦中人全本全文小说非常别具一格的一本书,虽然是很虐心小说,但没有题材新奇,建议到本站追书体验金缕梦中人(阮素卫昊琛)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