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荆缠(卓砚生晚清)出色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荆缠(卓砚生晚清)出色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荆缠(卓砚生晚清)出色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19-01-29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书友们是不是还在为看什么小说而发愁呢,小编我这里正好有几本好看的小说,就共享给你们一本吧,这本《荆缠》由作者幽媾啊原创,主人公叫卓砚生晚清,小说讲述了:这些东西足够让胡宗文待在监牢里,至于从他洋行里捞进的大洋,那日找到王老板,在他正要动手时,王老板才说出事实。 不得不说,他真是小看了胡宗文的势力。 有了王老板这个人证,谅他也不敢再胡乱造言。 晚清躺在床上的几天,下了床全身痛麻,她看到楼下正想事情的男人,便轻步走下楼。关注小编不迷路,天天共享更多优质小说哦!

卓砚生晚清小说介绍

晚清感到男人的呼吸声愈渐低小,她轻声喊了声他的名字,然后用力将小腿顶住石头试着顶开石头。
正当心急如焚时,外面像是不远处传来的人声。晚清往一处缝隙口大声呼喊。
“有人吗!救命啊!”
此时被震塌的上方,遍地都是被震裂开的石头,一片尘土漂浮在空中。

荆缠小说出色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第二天天没亮,发现胡静之离开时,胡宗文暴怒的一把掀翻桌子,桌上的茶碗全部摔碎在地。
他低着头神情恍惚,口中念着她的名字呢喃不清。慢慢靠在墙上蹲下身,双手捂住脸,泪水沾湿手心。
终于,还是离开了他。
…………
丝暖的霞光半透天边,卓砚生拿着一份化简单和从抱出晚清时,一边摆着的针管。
这些东西足够让胡宗文待在监牢里,至于从他洋行里捞进的大洋,那日找到王老板,在他正要动手时,王老板才说出事实。
不得不说,他真是小看了胡宗文的势力。
有了王老板这个人证,谅他也不敢再胡乱造言。
晚清躺在床上的几天,下了床全身痛麻,她看到楼下正想事情的男人,便轻步走下楼。
走到卓砚生身旁挽着他,张着唇出声,“想什么呢?”
卓砚生回过神,把预备好的东西全部收好,抱着晚清坐在沙发上。
一下没一下的顺着她的长发。
晚清轻靠在男人胸膛里,看着外面昏黄的霞光,“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不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有我在,什么事都不能发生。”低头轻啄了下女孩儿的面庞。
正要摸进衣内时,晚清忽然一阵恶心,推扶开卓砚生,跑出客厅,扶着长凳就是一顿呕吐。
把卓砚生吓坏了,若儿出来时就看到晚清在外呕吐,他喊着若儿让她马上打电话给医生。
“若儿别打,我没事儿了,或许是这两日的药物吃的才犯了恶心。”晚清接过卓砚生递过的帕子,擦拭嘴角。
若儿放下电话,到茶桌前倒出一杯水给晚清漱口,“可吓坏我了,那个药可真要少吃为好!”
“不让医生来看看,我不放心。”卓砚生把帕子收进口袋里,顺拍着女孩儿的背。
看到那处的呕吐物,他心有余悸。
晚清摆了手,笑着对紧张的男人说,“没事的,你不放心的话,就陪我出去走走吧。”
让若儿一个人在西园,晚清带着卓砚生步行到她的宝藏地。
卓砚生看着眼前的小屋很眼熟,是在他刚见到她时,自己顶着大雨路过的小屋。
晚清打开小屋,蹲坐在一张木椅上,“别小看这里,这可是有很多小玩意儿的。”
她打开一个铁制大盒,里面摆放用草木纸折成的小动物,她翻了翻,从最下面翻出一块用铁丝裹住的吊石。
卓砚生也蹲坐下来,看到那块吊石,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小小的她拉着自己的衣角。
这块吊石就戴在她的脖子上。
他满眼爱意,把吊石放在手中。晚清握着他的手,像是想到一件趣事,“这块石头是我小时候戴的,上学之后就一直放在这里。”
“那,你没上学之前碰到过谁呢?”卓砚生把吊石放在晚清手中。
“为我戴起来。”
晚清惊奇了下,这块石头不好看,最多就是细绳有些值钱,“这个有什么好看的,我那日和若儿在街上买了快兔子外形的玉……”
他往前凑着身,让晚清不再说话。
好吧,解开绳子把吊石戴在男人的脖子上。
吊石被男人细白的肌肤衬的昂贵起来,也没想象中那么丑嘛。
“唔,回答你刚刚的问题,小时候也不记事,能想起什么呀。不过,有想起一个小孩,那个小孩在大雨天晕倒了。”她一边回想着小时候的事。
然后继续开口,“记得最清楚的,是那个小孩把我推倒在地!”
卓砚生眼皮一跳,嘴角的笑不自觉上扬。
“或许他不是故意的呢。”
玩着卓砚生的衣扣,晚清轻哼了声,“不知道呀,这都过去多久了。”
霞光渐渐暗下去,大风吹进小屋里,晚清哆嗦着身子,卓砚生看了眼外面的天。
“我们先回去,外面冷。”说完便牵着晚清站起身。
晚清把铁盒盖上,有些些的震动感把铁盒震了起来,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铁盒怎么动了?
“好,我们赶紧走吧。”
刚把手放在卓砚生手中,铁盒被震动的越来越厉害,卓砚生走出小屋,外面被风刮起一阵尘土。
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卓砚生瞥到路边张裂开来的小缝口,皱着眉正要说话,忽然,身体随着地面剧烈晃动起来。
晚清被地面的晃动,身体站不起身,扶着墙面急声对着外面的男人开口,“这是,是地震!”
“快躲到墙角!”
翻天覆地的震动,小屋被震塌,四面的房屋全部翻了个底朝天。
沉重的墙面砸落在卓砚生的背上,他咬着牙闷哼,身下被他护在怀中的晚清被一块块掉落的碎石,砸在小腿上。
这场地震来的忽然又剧烈。
天色已经入黑,晚清动了动被石头砸到的小腿,她睁开双眼,四周一片黑暗无沉。
“砚生,砚生你怎么样?”
死死抱着自己的男人不说话,她急的眼泪直流,咬着唇又松开。
“砚生,砚生你说话啊……砚生……”
他的脑袋枕在自己头上,晚清只能用力把手抽出,想摸上他的脸。可是手根本抽不出。
男人迟迟不说话,晚清在他怀里哭的撕心裂肺。
正在她痛哭时,被墙面压住的男人发着嘶哑的声音,“再哭就不美了。”
晚清停住眼泪,用力把头往后仰,“砚生,砚生你没事!呜呜……你把我吓死了!”
卓砚生动着手,被墙面压的死死,只能顺着女孩儿湿湿的面容吻到嘴唇。
把晚清吻的面色通红,才肯放开她,忍着背部的疼痛,在晚清耳边轻声开口,“对不起,宝贝。”
晚清无言,静静的在他身下哭泣。
她就是想哭,刚刚她差点失去了他。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没钱,也不是人心,而是就在生死一瞬间,就会彻底失去那个人。
尤其是最爱你的人。
“宝贝,我要对你说件事。”
晚清抽泣的回声应着他,“好。”
卓砚生继续开口,脑袋靠在她的头上,“当年推你在地的小孩啊,就是我。”
晚清呼吸紧了紧,不敢相信的颤着唇。
“所以,你是一开始就熟悉我。”
男人点了头,他开始承受不住墙面的重量,双眼昏沉的闭上,不再回答晚清的问题。

荆缠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晚清感到男人的呼吸声愈渐低小,她轻声喊了声他的名字,然后用力将小腿顶住石头试着顶开石头。
正当心急如焚时,外面像是不远处传来的人声。晚清往一处缝隙口大声呼喊。
“有人吗!救命啊!”
此时被震塌的上方,遍地都是被震裂开的石头,一片尘土漂浮在空中。
从距离东郊城最近的消防队和救护组,一并赶来时,队员从四处救出几个受伤的人,其中缺乏不了有几个人的死亡率。
“报告严大队!已经全面搜过,暂未发现还有人!”
被称为严大队的男人,厉眼扫过四面,盯着一处废墟,“跟着我去左边搜索!”
“是!”
晚清喊的嗓子都要嘶哑,上面的脚步声似是越来越近。
“这里有人!这里有人啊!救命啊!”
严冬停下脚步,再仔细一听,就在不远处有人的呼喊声。
他马上上前把那处有呼喊声的地方,把大块石头全部搬移。
晚清感到卓砚生不再把自己压的那么紧,她欣喜若狂的看到上面的生疏男人喊来救护人员。
严冬把那块压着卓砚生的墙面移开,看到下面一个男人抱住一个女孩儿,马上喊来救护人员,把卓砚生抬到担架上。
晚清被严冬安置在医护车内时,严冬看向一句话不说的女孩儿,“我们现在去救护站,你不用担心。”
她紧紧握着卓砚生的手,朝着严冬感激的笑了笑。一路上没哭也不说话。
他一定会没事。
……………………
到达秦西城的救护站时,若儿照顾好一名受伤人员,看到前方被搀扶下来的人,急忙跑上前。
一把抱住晚清,哽咽着哭了出来,“还好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之前的担惊受怕让晚清再忍不住跟着哭了出来,“姐姐和姐夫呢?爹爹呢?”
若儿为晚清擦去眼泪,笑着开口,“都好好的呢,只是这场地震来的太忽然,都受了点皮外伤。”
严冬一直看着若儿,把若儿看的羞涩不已。
匆匆留了句话就去照顾受伤人员。
卓砚生被医生反放在小床上,清理着后背的伤口,晚清进来被他后背上一道道的伤口,刺痛了眼。
“我来吧,您照顾其他受伤人员吧。”
接过医生手中的药,晚清嘴唇紧抿的给男人上药。
为他上过药,轻轻盖上麻被,这时,严冬端来一杯冒着热气的开水给晚清。
然后坐在一边的凳子上,看着心中一抹熟悉感的卓砚生一眼,开口道,“他只是昏迷,过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
晚清笑着喝了口热水,把水杯放下,拿过旁边的毛巾给卓砚生的手擦净。
若儿喊严冬救护伤员,只剩晚清一个人坐着等待卓砚生醒来。
卓可君和松子来看卓砚生,都带了些伤口,卓可君倒是急急的迎到晚清身前。
松子走到床边看了眼卓砚生,心里松了口气,卓可君看他明明很担心弟弟,还是表达的这么僵硬,不由笑了笑。
“听到你们没事,真是喜悦坏了,怎么样,有没有感到哪里不舒适?”卓可君拉着晚清坐在一边问着她。
她摇了摇头,抑制一股呕吐感,“没事,姐姐,你和姐夫先回去吧,砚生我来照顾就行了。”
“不行,你现在累的脸色都苍白了。”
最后还是抵不过卓可君的话,晚清受不住的再一旁呕吐起来。
卓可君提着心看她呕吐的不成样子,急忙朝松子开口,“快去喊医生过来!”
呕吐的反应强烈,让晚清没能拉住松子。
…………
晚清转过身看到正在看着自己的男人,他向自己张开双手。情绪涌了上来,跑过去扑进男人怀中。
不远处的晚老爷看着手中兔子形的玉,眼中思绪万千。
许久许久,晚清拉住男人的一只手放在小腹上,仰起满脸泪水的脸儿,在男人耳边低声开口。
“恭喜卓先生啊,你当爹爹啦。”
卓砚生眼眶通红,手被女孩儿按在腹部,用力颤抖了下。
他是多幸运,能够活下来,能够让她怀上他的孩子,能够,遇见她……
顾不上后背的疼痛感,把晚清抱入怀中,闭着眼轻声呢喃,“谢谢你,晚儿谢谢你……谢谢你……”
……………………
若儿很纠结,那日地震前不久,她被一个生疏男人带去浦城,她问他怎么会知道地震?
那个男人只冷声的说了一句,“气象局。”
她又问他是怎么发现她在西园的,他竟然还能找来?
那个男人提着箱子回头看着她,“因为很久之前有关注过你们。”
她顿时语塞。
冷酷无比的生疏男人,如此希奇!
后来她知道,那个男人叫严冬,再后来也知道,他是卓家曾经出了一场大事故而消失的卓家二少爷。
……………………
距离东郊城那一次突如其来的地震,已经过去半年有余。
春末,晚清从卓可君家里出来,素色棉麻长裙也遮不住浑圆的肚子。别人怀了身孕都是愈渐加胖,晚清却是愈加消瘦。
偏偏这张脸蛋是越来越美,晚清隔着衣服轻抚肚子,嘴角不禁扬着笑。
提着包走在偏僻的小街道上,她得赶紧回家了,不然被那个男人发现自己偷偷跑出来,还得把她的零嘴儿没收呢。
走到柳叶湖边时,晚清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曾经的回想,她看着坐在湖边长凳上的一个女子,身形竟有些熟悉。
也许是有孕在身,陪伴她的还有一个宝宝,看着那个女子她总感觉她很孤独,或者,是在思念谁吧。
晚清抬起脚慢步走到女子身边,待看清女子的容貌,晚清不由皱起了眉。
是当初胡宗文强迫那个女子所做人伦之事的女人,她怎么也忘不掉那个女人的侧脸。
胡静之被身旁的女人遮住了阳光,她抬头不适的眯了眯眼。
看到是晚清,她慌乱的起身,不再多坐一分钟,马上转身就走。
“等一下!”
晚清喊住她,急促的上前拉住她。胡静之本想摆脱,瞥到她挺着的肚子,软下心和她一起坐在湖边的长凳上。
晚清踌躇半天才顺出一句话,“很久没见到你了……”
胡静之目光柔顺的看着晚清的肚子,回应着她的问题,“嗯,你叫晚清是吗?”
“是,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叫胡静之。”胡静之顿了下,想着又开口道,“是胡宗文的妹妹。”
她点了点头,问胡静之,“这么久了,你一直都在哪里?”
胡静之看向平静的湖面,眼眸中的情绪毫无波澜,“在一位故友家,他收留了我。”
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晚清自觉的没说到胡宗文,胡静之和晚清就这么在湖边坐着。
临走前,胡静之到底是说出心中的话,“那次地震之后,你有见过他吗?”
晚清没说话,对胡静之,她很同情,多多少少也知道些她和胡宗文发生的事。
这样一位可怜的女子,其实是爱他的吧。
胡静之等到了回答,她笑着目送晚清离开,并说有缘分一定会再见面。
卓砚生在门外站了很久,他看到晚清和那个女子一直坐在长凳上,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那你不能没收我的零嘴!”晚清嘟着嘴巴坐在秋千上,秋千被身后的男人轻轻摇动。
卓砚生轻声笑着,一只手抓住秋千绳子,一只手拿着酸梅,以防小女人嘴馋。
“好,都听你的。”
………………
卓可君被男人按在床上,有力的挺着下身肏干,许久后,松子低吼着在卓可君耳边射出浓j。
为小女人洗过澡,松子圈住她的腰,亲昵的吻着她的耳垂,“快休息吧。”
卓可君可睡不着,已经半年过去了,弟妹已经怀着那么大的肚子,可她……
“对不起……”
松子环着她的手紧了紧,微皱着眉,“为什么说对不起?”
卓可君很想哭,在松子怀里轻泣起来,“我是不是很没用,这么久都没能怀上孩子。”
果然是这件事,松子之前私下找过医生检查自己的身体,一切正常。
他一直没跟她说过,他也不想让她检查,不是怕,是怕她伤心。
至于孩子……
他轻叹的摸着卓可君的头发,“你要相信我的能力,总有一天一定会怀上,就算没有孩子,我也永远爱你。”
卓可君知道他在安慰自己,她却这么没用,现在除了哭还是哭。
哭的累了,就趴在松子怀里睡着了。
细抚着女人光滑的肌肤,松子盯着天花板,这么久,他和她经历过生死一线,怎么能让她为了孩子受委屈。
所以,以后天天他都要逮着闲暇,来和她创造小人。

推荐理由

荆缠(卓砚生晚清)小说故事情节丰富,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性格真实,非常的有看点,闲暇时间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朋友,不妨到本站关注小说全本资源,还能阅读完整版荆缠小说全文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