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重生之天命难违(言欢林萧然by石头小城)精选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重生之天命难违(言欢林萧然by石头小城)精选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重生之天命难违(言欢林萧然by石头小城)精选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1-25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小说《重生之天命难违》是一部好看的总裁耽美文,很具体翔实的描绘,堪称难得一见的佳作。为您提供言欢林萧然by石头小城小说在线阅读,故事情节层层关联、妙趣横生,强烈推荐。重生之天命难违小说讲述:林萧然淡笑着把最后一位高官送进电梯。那人已经喝高,边道谢边不停往旁边男孩的衣服里摩挲,男孩只是越发娇笑着靠过去。

重生之天命难违小说简介

孙领文意识到这次是不平常的,然哥什么时候如此在意过一个人。若不是抽不开身,他想然哥可能会跟着言欢去德国。
春节是他们最忙的时候,全部的关系都要在这几天走动。特殊是初五和初六,这两日天堂会所闭门谢客,全部二十九层都用于林萧然的宴会招待。初五是黑道,初六是白道。

重生之天命难违(言欢林萧然by石头小城)精选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第二十章
林萧然淡笑着把最后一位高官送进电梯。那人已经喝高,边道谢边不停往旁边男孩的衣服里摩挲,男孩只是越发娇笑着靠过去。
电梯关上的瞬间林萧然再没有一丝表情,冷漠的走回休息室。
他靠在沙发上看向领文。孙领文马上把平板电脑递过去,上面全是言欢这些天的照片。
孙领文意识到这次是不平常的,然哥什么时候如此在意过一个人。若不是抽不开身,他想然哥可能会跟着言欢去德国。
春节是他们最忙的时候,全部的关系都要在这几天走动。特殊是初五和初六,这两日天堂会所闭门谢客,全部二十九层都用于林萧然的宴会招待。初五是黑道,初六是白道。
林萧然一张一张翻着照片,滑雪的、泡温泉的、吃饭的、喝酒的、聊天的……每一张都笑的很喜悦。
林萧然有点失望。言欢从来没在自己面前这么笑过,以后怕是也不大可能。
可他不后悔。林萧然是个自私的人,想要的就要拿到手。宁愿言欢在自己身下哭,也不要他在别人怀里笑,至少现在是这样。
林萧然把平板递回给孙领文,“事情都安排好了?”
“都办好了然哥,等收假就开始。我会多拨几队人盯着JYD,一有动静马上处理。”
林萧然“嗯”一声不再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敲着沙发。
林萧然看上的人都会爬上他的床。不,应该是说想要爬上他床的人,林萧然会看得上几个。
所以从来没有人推开林萧然,言欢是个例外。
但是林萧然不会做霸王硬上弓的事。绑架、囚禁太低级了。他不屑,言欢也不屑,那样真是折辱了言欢。
言欢是个不错的对手,林萧然很好奇他能和自己斗到哪一步。
林萧然要言欢主动来他身边,至于是不是真的心甘情愿,没关系,他一开始便没期待。
言欢在德国待到初七,然后在Clara和Ryan不舍的注视下一步三回头的走进机场安检。
假如可以的话言欢希望一直留在慕尼黑,在JRC和朋友身边,但美梦终究要醒。
就像林萧然了解言欢的倔强,不会轻易就范。言欢也了解林萧然的的固执,不会轻易放手。
从言欢拒绝男人到今天,风平浪静,越是如此言欢越不安,这分明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所以言欢要回A市,只能回A市。
不得不说言欢的心思实在敏锐。
在他下飞机打开手机的瞬间,韩烨的电话立马进来。
“谢天谢地你终于开机了,现在在机场吧?我已经在路上,马上去接你。”韩烨一上午都快急死,一过言欢飞机到达时间便往死里打电话。
言欢皱眉问道,“我刚下飞机,出了什么事?”
韩烨语气焦虑万分,“合作的几家公司今天同时派人到JYD终止合同,说是不能供给我们原料和商品,可不急死我了吗?”
言欢心脏一梗,闭眼沉默片刻,直到韩烨叫他才睁开眼,十分镇静,“你先别急,来接我,我们一家家去问清楚。”
韩烨应下挂掉电话,十几分钟后到机场接上言欢。
言欢把韩烨递给他的终止协议拿过来看。协议非常正式,是律师事务所办理的。一切按照他们签订合同中的违约事项处理,承诺会赔偿违约金,负担损失并承担法律后果。
言欢越看脸色越难看。每一个合同都写的合法清楚,就是没有货源给他们,其余的想要什么都没问题。
韩烨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他今天把每个合作商都质问了一遍,可谁都不肯让步,谁也不给他合理的解释,只会打哈哈。
分明平时合作关系良好,也全是信誉好的商家,怎么会一起毁约?
“不可能这么巧的,难道是对手公司要打击我们?”韩烨只能想到这一个理由。
言欢摇摇头,“没有哪家设计公司有实力做到这么狠。违约金不是一笔小数目,更别提我们有可能提出诉讼。我想应该不是。”
韩烨心急如焚,“那是为什么?”
言欢心底有了猜测,但他只是叹口气,“我先亲自去问问。”
韩烨和言欢先去供给实木板材,并能定制木具的公司,这是JYD最大的供给商。
王总倒是很热情的接待了言欢和韩烨,把人带到办公室坐下,沏了上好的毛尖。
言欢见他满脸的愧疚和歉意,问的不重,“王总,我能知道为什么忽然要终止合同吗?我们一直合作的很愉快,JYD的订单向来稳定,价格也不低。”
王总不安的搓手,他做生意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单反面毁约过。可是这次,“言总,和JYD没关系,我也很喜欢和你合作。毁约完全是王某公司单方面的原因,不能再供给原料,我会赔偿一切损失和违约金。”
韩烨气青筋暴突,蹭地站起来,“那到底是什么原因,你倒是说啊?让人死也得死的明白!”
王总嚅嚅嗫嗫地涨红脸,无奈的叹口气,“这是我们公司的私人原因,不方便透露。”
韩烨气的要死,“你……”
“学长,冷静点。”言欢拉着韩烨的手把人按下,表情严厉,眼神也变冷,“王总从商这么多年知道信誉的重要。假如您执意毁约我们会保留追究的权利,向法院提出诉讼。闹大了对您的公司没有好处。”
王总听完脸色越发的黑,犹豫挣扎的看着言欢。两边他都得罪不起,这…到底是一咬牙,苦着脸摇摇头,“原料是绝不能给你们了,我要是给你们,公司立马完蛋!”
韩烨一脸的不解,“你这说的什么呀?怎么给你生意做还难为你了!”
言欢却已听懂,苦笑出声,能把人逼成这样的不就只有那一个人吗?
言欢不再纠缠,起身,诚心诚意地说了句,“抱歉,给你添麻烦了。”然后在王总诧异的目光中拉着韩烨离开。
韩烨满脸不忿,“你和他道什么歉啊?明明错的是他们。”
言欢沉默不语。王总没有错,正确的说是无辜得很。
其它的供给商、客户、JYD、韩烨、他的员工都很无辜,但是这对林萧然来说不重要。
只要夹在自己和男人之间就会受到牵连,变成博弈的砝码。
言欢和韩烨又去拜访剩下几家公司的老总。对话和王总的基本一样:要货没有,要命一条。
韩烨从开始满腔怒火,心急火燎,到最后无可奈何,一筹莫展。
言欢整天都没有什么表情,韩烨在他身边却能感觉到满满的低气压,烦躁又无奈。
已经晚上十点,韩烨把言欢送到家门口,自己也疲惫不堪。
言欢轻声地安慰他,“今天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们重新找供货商,不会一个都没有的。”
韩烨无奈地点点头,开车离开。
言欢提着行李回到家,冲了个澡。热水冲掉他身体的疲惫,却冲不掉他心里的疲惫。
言欢明白这是个持久仗,而且自己没什么胜算。可他还是要试一试,不到走投无路绝不放弃。
言欢一直在网上搜索各种供货商,从卖木材板材、金属塑料、油漆涂料、壁纸装饰到卖品牌产品,进口家具。言欢按照JYD常用品牌的多少,和离A市距离的远近排列好。不知不觉过了四点才困的睡过去。
第二天一早言欢把公司的主管和员工集中起来。给他们分配不同的公司、工厂,然后三人一组出去找供货商。
言欢也带着财务主管跑了好几家木料厂。其中一间的木材很不错,价钱也合理。他当即就与老板协定了适合的底价和交易细则,约定好明天带着律师和合同一起过来,签字盖章。
韩烨跑了十几家店,也找到一家不错的品牌家具专卖店。高端品牌很全,预定时间也短,他很满足,同样说好第二天签合同。
整个公司忙活一整天,定下四家供货商。虽然很多东西还没着落,但大家总是欢欣鼓舞的,有坚持下去的动力。
第二天言欢带着律师和昨天交办拟好的合同去到木料厂,老板看见他的瞬间表情变的十分尴尬。
“那个,不好意思,你的生意我不做了。”
言欢的脸一僵,难掩心慌的眨眼,“有什么问题吗?价钱不满足的话我们可以再谈谈。”
老板有些烦躁的摆手,语气急切中透着一丝害怕,那些黑道他可惹不起,“你走吧,我真的不接你的生意,快点走吧!”说完直接在言欢面前关上大门。
言欢看着面前紧闭的大门,闭眼扶额。半晌转过去看呆掉的年轻律师,扯出一个笑,“看来合同签不了了,我们回去吧,我会和杜叔说的。”
杜荣律师事务所的年轻律师点点头,任言欢把自己送回律师行。
回到JYD后全部人都一脸愁云,另外几个谈好的厂商也都一样,忽然说不签合同。任凭他们怎么加价、怎么劝,就是不肯和JYD做生意。
大家多少也能猜出个大概,这是有人在针对JYD,要彻底断了他们的后路。可是为什么、又是谁,就毫无头绪了。
言欢努力对员工们绽开一个笑脸,“辛劳大家了,今天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还要继续忙呢。”
众人被老板的暖和平和安抚,决定明天再重新努力,三三两两地结伴离开。
韩烨跟着言欢走进办公室,脸色十分暗沉。现在看来情况比预想的糟糕很多,假如真是找一家反悔一家,岂不是永远没原料?那怎么接案子,怎么养活员工,JYD怎么开下去?
言欢在事情发生后镇静的过分。韩烨看他面无表情却眼神痛苦,板着脸问到,“你是不是知道怎么回事?别瞒着我,到底是谁在打压JYD?”
言欢皱眉抿唇,不想把韩烨扯进来。可看到他果断的眼神,垂眸片刻,无力的说,“林萧然”。
韩烨先是愣了愣,接着不可置信的瞪大眼叫到,“林少?!”
言欢抬头露出一个苦笑,“就是他。”
韩烨一瞬呆若木鸡。

重生之天命难违小说免费章节

第二十一章
韩烨不可理喻地问,“为什么林少要针对JYD?9号公馆的案子圆满结束了,我并不觉得有得罪到他啊?”
言欢握了握拳头,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声线,“不关JYD的事,是我惹了他,林萧然才会对付公司。”
他内疚的看向韩烨,“学长,对不起。”
韩烨愣愣的看着言欢,半晌,无奈的长叹口气。他在言欢身旁坐下,“你的性格我还不知道,哪里是你惹了林少,怕是他因为以前的事不肯放过你。”
言欢垂眸,头低的不能更低。
韩烨眼神恼怒,语气忽然拔高,忿忿不平,“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有钱有权就是一切,随意地把别人玩弄在股掌之上!哪里还有道理可言!”
言欢扯出一个笑,“自古以来都是如此,所以人才会不顾一切往高处爬。”
韩烨紧咬着牙说不出话来,两人沉默的坐着,各自思考公司以后的路。
很久之后韩烨不停地瞟言欢,左右为难的模样。直到后者迷惑地看向自己韩烨才定心问道,“你和林少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难道不能解决吗?”
他不知道两人之间的过往,不明白为什么林少一定往死里整JYD,也不明白为什么言欢固执的不肯低头。
言欢只是抿紧唇不说话。
韩烨知道JYD是言欢的命根子,言欢绝对舍不得它出事,自己同样舍不得。
“言欢,你自己也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我们对抗不了时只好去适应。不然”,韩烨看着言欢的侧脸,恨自己太软弱无能,顿了顿还是一狠心继续说完,“不然你和我一起去找林少低个头吧,让他放过JYD,其它的可以商量。”
言欢握紧双手,眼神凄然地看向韩烨,声音隐隐在颤抖,“他要的我真的给不了,真的不行。”
韩烨被言欢的绝望吓到,这人似乎随时会碎的瓷娃娃,只要自己推一把……
韩烨慌忙握住言欢的手,使劲摇头,“不去了,不去找林少,他要怎样就怎样!”
言欢感激的挤出一个笑脸,却比哭还难看,“对不起,是我连累了JYD。”
韩烨只能叹气,“不是你的错,是这个世界太龌龊。”
言欢深吸一口气,把刚刚的负面情绪压到心底。不能这么轻易放弃,为了JYD,为了他的员工。
“明天我们继续找供货商吧,不会一个都没有的,A市不行就往远了找,总要试过才知道。”
韩烨也努力让语气轻松些,目光坚定,“嗯,全公司一起努力会找到的。”不知是安慰言欢,还是安慰自己。
韩烨想起还没完工的两个案子,烦恼不已,皱眉到,“我们之前接9号公馆的时候手上不是有两个已经开工的案子吗。进度慢,现在完成七成。原来定好的家具过完年就该运进去的,可现在这么一闹,工期可能要一直停滞,怎么办?”
言欢思考片刻,“没办法了,先让Ryan帮忙定制,然后从德国空运进来,总得把案子做完。”
韩烨苦着脸点头,两人商讨到半夜,直接宿在公司。
第二天大家又振作起来,去跑厂家、店面。
其实以JYD的名声和他们的底价,交易并不难谈。反倒是言欢要求的牌子,想要的质量很难找到。
一队人整天下来顶多能谈妥一家。
好不轻易谈妥了,可是等到拟好合约再去签字,每家都翻脸不认人,死活不再理他们。
一两次也就罢了,十天半个月下来员工们累的要死要活不说,都没了精神头。灰心丧气,连公司的氛围都透着绝望。
言欢半个多月来要处理之前违约的事、到处找供货渠道、飞外地商谈,忙到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假期里养出来的肉哗哗地就没了。
言欢心烦意乱的看着这个月的财务报表,使劲揉了揉太阳***,青筋一抽抽地跳。
他们这个月没有收入不说,员工工资、交通费、补贴都是一大笔钱。虽然暂时有违约金顶上,但长久下去只能是负资产。
“砰!”门被大力地推开,言欢惊的抬头。
韩烨火急火燎冲到他桌前,气都没喘匀,“德国…来…的…那批货,被海关…扣下了。”
言欢一窒,头疼的更厉害了,“理由是什么?”
韩烨猛吸几口气才缓过来,“说是产品不符合进出口规定,不能入关。”
言欢抿抿嘴,从书桌里找出进出口协议、许可和批准同意书。拿起外套往外走,“我亲自去问问”,韩烨说声好,赶紧跟在人后面。
言欢路上一句话都没有,冷静脸望向窗外。
JYD找供货商时林萧然从中作梗,言欢拿他没办法。既然没签订合同,反悔是不用负责任的。
可是JYD进口手续齐全,林萧然要真让海关毫无理由的给自己扣下,言欢不会再打坏了牙往肚子里咽,反正他已经被逼到墙角。
言欢和韩烨在海关总署里等了三个小时,秘书才把他们领进关务督查办公室。
“陆督查。”
陆督察冷着脸,示意言欢和韩烨坐下。
两人刚坐下他就不近人情的开口,“我是不想让外面的人一直看着才会见你们,货物都扣下了,拿不回去,请回吧。”
韩烨一急,赶紧把货物清单、过关证实、进口协议、入关证实摊在桌子上。“陆督查,我们的手续一向很齐全,关税也是按规定上缴,进口的都是家具和建材。为什么海关这次会忽然说产品不合规定?”
陆督查看都不看那些文件一眼,语气反倒更厉几分,冷笑着注视沉静的言欢,“你们的货物为什么过不了关自己清楚,不要再得寸进尺!”
言欢蹙起眉头,陆督查分明话里有话,但似乎不是他想的那样子。
言欢直起身子,“我不清楚,还请陆督查明示。”他语气坚定,一副得不到答案就不罢休的模样。
陆督查冷笑一声,眼神里满是愤慨和不甘。要不是上头下死命令让他压下来,他才不会坐在这和两人废话,早把人抓起来了。
“货里夹带了‘违禁品’”!”陆督查特殊加重了“违禁品”三个字,语气嘲讽地接到,“言总好本事,这都能压下来,还装无辜过来要货,我真是佩服得很。”
言欢越听脸越白,最后一点血色都没有。
韩烨越发迷惑,“什么违禁品?我们的货里哪里……”
言欢蹭地站起来,打断了韩烨,他向陆督查俯首道歉,“对不起,打搅您了”,说完拉着韩烨就走。
陆督查不屑的看着言欢的背影,“言总,JYD的进出口贸易许可已经作废。”
言欢放在门把上的手一滞,韩烨听罢大惊失色,转头瞪着陆督查,“怎么能这么做,就算是这次的货有问题,你……”
言欢没有转身,打开门硬扯着韩烨出了海关总署,任凭韩烨在他耳边又问又骂,一言不发。
直到上了车言欢才松开韩烨,轻声说,“别骂了,学长。不是海关的问题,货里有违禁品。”
韩烨一愣,他这方面心思不深,转不清陆督查的暗语,“什么违禁品?”
言欢平静地说,“***,或者军火。”
韩烨瞠目结舌,像被一道闪电劈中,里外都焦了,“什…什么…?”
言欢笑出声来,笑的胸口颤抖不止。林萧然真是好手段,搭上自己的货陷害他,真是看得起他。
言欢终于停下来看向韩烨,对方像看疯子一样看着自己,大概以为他被逼疯了。
言欢耸耸肩,很无辜,“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大概哪个顺手林萧然就放了哪个吧。”
韩烨这才摸到点门路,恍然大悟,“是林少做的?!”
言欢点点头,“他在我们货里夹带东西,又故意放海关查出来。接着自己给海关施压,让他们放过JYD。”
韩烨被言欢这番说辞惊的说不出话。
“只是货肯定取不回来了,连进出口贸易许可也作废,之后JYD从国外进口的路子算断了。”
言欢苦笑不止,假如受害者不是自己,他都想拍手称赞。
“林萧然没有让我被抓进监狱,卖我一个面子的同时也是一个警告。这人一举数得,打你一个巴掌再帮你揉揉,真是厉害得很。”
韩烨听完眼眸失去光彩,失神的靠在椅背上呢喃,“林少这么狠,那我们以后要怎么办……”
言欢把车开出停车场,平静的看着前方,“再试试吧,昨天不是看好B市和F市的两家厂商吗,明天我们飞过去谈谈看。”
韩烨叹气应下,心里却没抱多少希望,一次又一次的打击着实让他心灰意冷。
韩烨看着言欢镇静的脸庞、坚定的眼眸,心里佩服不已。怪不得这人能建立JRC,重组言氏,也就这般倔强不服输的人才能顶住层层重压不放弃吧。
可言欢心里其实已经知道结果,明知道是杯水车薪,不到最后一秒仍然不愿放弃。
但真到最后一步,言欢懂得“舍得”两字。
言欢想了一会,舔舔唇,觉得还是得先给韩烨打个预防针,免得这人一惊一乍地接受不了。
“林萧然是不会停手的,JYD现在情况很不好,”言欢顿了顿,深吸口气,“假如到这个月底还没有起色的话,我会公布解散公司的决定,开始清算。”
韩烨觉得今天受的惊吓加起来都比不过此刻。他脑里只有“解散公司”四个字不停回响,车里陷入片刻寂静。
随即韩烨爆发出能掀开车顶的高叫,“你要解散公司?!”
言欢被震的缩了缩脖子,仍是目不斜视地开车,话里没有一丝犹豫,“嗯,只要JYD还在林萧然便不会停止,这对公司和全部员工来说都很不公平,作为企业法人我应该当机立断。”
韩烨注视着言欢,多少次动嘴想说些什么,终究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只能痛苦无奈地闭上眼。

重生之天命难违小说推荐

言欢林萧然by石头小城小说在线阅读看的过程情绪激荡,看完整个人被掏空,读后感写得再多,仍是有无限未尽之意,你们还是自己去感受吧,非常非常好看了!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