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重生之假象(言欢林萧然by石头小城)出色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重生之假象(言欢林萧然by石头小城)出色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重生之假象(言欢林萧然by石头小城)出色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1-25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小说《重生之假象》是一部好看的耽美文,很具体翔实的描绘,堪称难得一见的佳作。为您提供重生之假象言欢林萧然小说免费全文,故事情节层层关联、妙趣横生,强烈推荐。重生之假象小说讲述:第四天上午林萧然通过完整企划后,下午言欢就让人开始主楼的装修。

重生之假象言欢林萧然小说摘要

林萧然另一只手穿过言欢的腿把人抱起来,这才看向Dylan,“我不喜欢别人觊觎我的东西。”话里带着危险,让Dylan不由绷紧身体。
林萧然说完抱着言欢转身走出酒吧。三辆***奔驰而去,街道即刻恢复平静。

重生之假象(言欢林萧然by石头小城)出色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第十六章
第二天JYD的氛围又变回原本的暖和和煦,自然是因为他们老板的企划终于通过了!
不得不说百炼成钢,言欢纠结那么久设计出的9号公馆,在他的全部作品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这种温馨的氛围里,JYD的工作效率异常的高。大家连加班都哼着歌,仅仅三天就完成了两栋主别墅全部房间、客厅、露台和走廊的3D设计图。
第四天上午林萧然通过完整企划后,下午言欢就让人开始主楼的装修。
自从接下9号公馆的案子,除了已经接下、退不了的企划,言欢没有再接任何case。整个公司全力投入到9号公馆中。
其实合同上给的期限很宽,约定是开工当日算起三个月完工,最迟不超过六个月。但言欢希望越早结束越好,这样他越早可以和林萧然撇清关系。
公司全部的设计师都被言欢派到现场监工,亲自动手帮忙。确保符合设计图,不要再返工。韩烨是总监,自然每日都去现场报道,言欢则是隔两日要去看一趟。
除了之前另外四栋的工程队,言欢又加雇了两个工程队。因为别墅远离人烟,晚上施工也没问题。他便让几个工程队日夜轮换,速度加倍。
而需要进口的建材家具,言欢回国后第一次因为公事找到Clara和Ryan,让他们直接从JRC的库存里卖给他。言欢原本的货源都是需要预定的,这次为了节省时间,方想从JRC一次调够。
Clara和Ryan都知道若不是着急,言欢绝不会麻烦他们,马上包下货机把建材家具运到A市。
装修火速有序地进行着,言欢的心却还是放不下。
言哲南和杨欣的案子开庭一个多月,判决日期已经定下来,正好在春节前十天。
而言氏重组后上了正轨,两个半月前重新开牌以来公司运转正常,股价稳步回升,内部治理层换血也过渡的很平稳。
言欢只等着审判结束,过三天便会卖掉股份,言氏就真正意义上的不存在了。那个公司和言家人再没有一点关系。
现在是最后关头,一点点都放松不得。言欢没有全本的喜悦,反而比之前更紧张,深怕再出什么事,功败垂成。
这几周言欢公司、家里、9号公馆三边跑,心力憔悴的熬到公布判决前一晚。
言欢早早地下班回了家,在厨房里和杨欣、张妈一起包饺子,做年夜饭。
言哲南和杨欣明天判刑后马上会被羁押,之后从看管所转到监狱。年夜饭必然是要在监狱里吃了,言欢这想和父母一起提前吃一顿年夜饭。
言哲南和杨欣一改几个月来的消沉,笑脸满面,努力表现的喜悦。他们知道这会是今后几年,甚至十几年唯一一次一家人在一起吃饭。
等上满一桌子的菜,张妈也坐下来。
这是言家餐桌上少见的热闹,电视里放着新春特殊节目。几人互相夹菜,嘱咐对方多吃一点,说着以前的故事。
大多是言欢小时候的事。比如言欢小时候特殊能吃,是个小胖墩。比如杨欣特殊喜欢女儿,常把小言欢妆扮成女孩,被言哲南骂过很多次才改回来,类似这样的事情。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模样,当真是数年少见。
吃完饭后几人坐在沙发上依偎着彼此,偶然说一句话,却谁都没有睡意。
今天是他们在言宅的最后一晚,不仅因为言父言母会进监狱,言宅在判决后会被查封拍卖,而言欢并没有买下的打算。
言欢三个月前已经在JYD四周购置了一套公寓,亲自设计装修,之后会搬***。
时钟指向4点,父母究竟年纪大了。言欢怕他们明天身体撑不住,劝到,“爸妈,你们去睡会,不要太担心。从拘留所到监狱我都打点好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言哲南满脸倦容地点点头,随即又担忧地说,“明天你不要去法院旁听了,判决结果我们心里都清楚。那里媒体太多,你去一定会被记者穷追不舍。”
杨欣也附和道,“小欢,我和你父亲都不希望你因为我们被曝光,受到牵连。”她顿了顿,越发伤心,“也不想你看到我们受审的样子。”
父母大概都希望自己是儿女眼中的英雄,所以言父言母一直不喜欢言欢去法院。开庭的这一个多月里他只去过两次。
言欢点头应下,紧紧给了父母一个拥抱。言哲南和杨欣也努力回抱住言欢。
第二天三人吃过了午饭,言欢把父母送上车。言哲南眼眶发红,而杨欣已忍不住泪流满面。言欢轻声安慰母亲,笑着挥手,直到司机载着言父言母驶离视线才卸伪装,笑的比哭还难看。
言欢没有遵守和父母的约定,之前通过贺松拿到一份记者旁听许可证。他一定要去听判决。
这不仅对言哲南和杨欣是一个了结,对言欢来说更是一个了结。
重生八年时光,只有到今天才是真正斩断前缘。从今以后言欢可以为自己而活,只为自己而活。
言欢穿了一套很普通的便装,带上鸭舌帽和口罩。他是叫车去的法院,到那已经临近开庭。
言哲南和杨欣的案子轰动一时,申请旁听的人十分多,记者和摄像只能在后排站着,法庭里人满为患。言欢被挤到最角落的位置,隐约能看到父母的背影。
到16时法庭准时宣判,法官宣读判决书。
判决书很是冗长,先宣读事实,然后是证据,接着是法律条文。一桩桩,一件件,一条条都要罗列清楚,念了一个多小时。
四周的记者都开始哈欠连天,言欢却听的认真,字字入耳,字字诛心。
终于法官公布判决结果:
被告人言哲南诈欺罪,教唆他人犯罪罪,非法牟利罪,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董事受贿罪罪名成立,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立即执行。没收其名下物业十五处,追缴金额六亿八千万。
被告人杨欣诈欺罪,包庇罪,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伪装缴纳股款罪罪名成立,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立即执行。没收其名下物业十处,追缴资金五亿五千万。
判决书读完,法官公布闭庭。言欢紧盯着父母的背影被法警带出去,消失不见。
四周记者议论纷纷,相机闪成一片。不少人已经一面打电话一面跑出去,他们都想争得报道的先机。
言欢难受的喘不过气,慌忙闭紧发酸的双眼,生怕一睁眼便落下泪来。
他知道自己做的是对的事,知道父母是罪有应得,知道这是已经是最好的结局,可言欢还是伤心欲绝。
今后十年,父母便要在监狱里受罚。
今后十年,自己便是孑然一身。
四面忽然变的寂静,言欢睁开眼睛,恰好瞟见林萧然冷酷的侧脸。没有满足也没有喜悦,只有泠冽。
原来是林少要走了,四面的人噤声让道。
言欢低下头,侧身,愈加把自己往角落里缩。他知道林萧然会来,男人同样需要亲耳听到判决,亲眼看着言哲南和杨欣身败名裂。
言欢只希望这判决对林萧然来说也足够成为一个了结。
言欢在法院待了许久,直到快关门才离开。
他不知道该去哪里,韩烨和姚欣蕊都打了好几通未接来电给。但是他现在不想见这两人,见了只会让他们一起跟着难过,朋友的安慰有时候会愈发让人伤感。
言欢给两人各发一条信息,让他们不要担心,自己只是想静一会,之后便关上手机。言欢在路边思考好半天,最终打车去了Parsifal,德国酒吧。
言欢想喝醉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相信只要过了今天,自己就能坦然的走下去。
到Parsifal的时候不到8点,店里依旧一个人都没有。大概是自己每次都来的太早,帅气的服务员竟然认出了他,亲切地把他领到吧台坐下。
言欢这次没有点啤酒,一上来就干掉三杯TiquilaShot,然后放缓步伐,叫了一杯Martini慢慢地喝。
言欢的酒量很好,大概天生对酒精不敏感。但是Tiquila后劲十足,他不想一下子过头。
等到差不多九点,店里的人渐渐多起来,言欢也有些微熏。
言欢不受控制地回想起庭审的场面,忽然有一盘薯条放在他面前。言欢回神,自己似乎没点吧?
“你该垫垫肚子再喝,不然轻易醉的。”
言欢看着来人笑笑,摇头,“现在吃***很轻易吐的。”
Dylan听完皱眉看着言欢面前的VodkaShot,问酒保,“他这第几杯了?”
酒保想了想,“三杯Tiquila,三杯Martini,四杯Vodka。”
Dylan一挑眉,这人酒量挺不错,还算清醒。
言欢两次来都碰到Dylan,迷惑到,“医生不是应该很忙吗,现在还挺早的,你不用值班?”
Dylan推了推眼镜,总不能告诉言欢自己让人看见他就通知自己吧,“我今天轮休。”
言欢“哦”了一声,仰头干下Vodka,“再来一杯。”
Dylan明白了,“合着你今天就是要喝醉啊?”
言欢点点头。
Dylan伸手把酒瓶拿过来,又给自己拿个杯子,把两人的酒杯满上,“我陪你喝”,有的时候人们是需要喝醉的。
言欢眉开眼笑,和他碰杯,“那感情好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喝着酒,一整瓶Vodka就见底了。
言欢脑子已经迷糊,他趴在桌子上,侧脸努力想看清Dylan,“帮我…开间房吧,我走不回去了。”
Dylan调侃的看着言欢,“你忘了我喜欢你,不怕我霸王硬上弓啊?”
言欢很轻地说了一句“你不会”,慢慢闭上眼,睡着了。
Dylan失笑出声,他是不屑做这样的事,特殊是对言欢。
“酒品挺好,醉了就睡觉。”
Dylan眼神温柔,伸手想帮言欢拨开眼前的碎发,却猛地被人狠狠打开手。
Dylan一下子沉了脸看向来人,谁敢在他店里这么放肆。
“林少?”
Dylan先是怀疑,眯了眯眼,然后确定眼前凌凛的男人确实是林萧然。

重生之假象言欢林萧然小说免费章节

第十七章
林萧然根本当Dylan不存在,面色不善的看着沉睡的人,把他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揽住言欢的背。
Dylan看林萧然一幅要带人走的样子,表情严厉起来,上前想把言欢拉回来。林萧然身后的两个保镖马上拦在他面前。
Dylan语气不好,“林少在我的店里把人带走怕是不合适吧。Jesse是我的朋友,喝醉了我自然会照顾。”
林萧然闻着言欢身上的酒气,脸色更沉几分,语气嘲讽,“连名字都不知道算什么朋友。”
Dylan脸一黑,他确实没有找人查言欢,有时候知道一个人的身份反而会阻碍两人靠近。
林萧然另一只手穿过言欢的腿把人抱起来,这才看向Dylan,“我不喜欢别人觊觎我的东西。”话里带着危险,让Dylan不由绷紧身体。
林萧然说完抱着言欢转身走出酒吧。三辆***奔驰而去,街道即刻恢复平静。
Dylan只能咬牙看着林萧然把人从自己眼皮子底下带走。且不提林萧然身边跟着那么多手下,而他今天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他也拿不准言欢和林萧然的关系,只好妥协。
Dylan拨通电话,“是我,绍谦。待会发张图片给你,帮我查查这个人,要快。”他说完挂了电话,把言欢第一次来店里正在发呆时被自己拍下的照片发出去。
Dylan收起电话,和经理交代几句就开车回医院。他本来也只是来找言欢的。
言欢睡的特殊沉,一直被林萧然抱上车都没有睁开眼。
林萧然暗眸盯着怀里的人,气不打一处来。本来是顾着言欢的心情才会忍到事情结束再碰他。
谁知自己不过是去墓地上祭慰父母一趟,言欢竟然跑到酒吧买醉。
一想到自己晚来会言欢就能让那男人带走,林萧然身边的气温瞬间下降几度。
大概是被抱的不***,言欢迷糊的在林萧然怀里扭了扭,找到一个合适的位子,方靠着男人的胸膛不动了。
被言欢的依靠安抚,林萧然的脸色稍微好些。他低头注视眼前清秀的面容,本来白皙的脸蛋透着淡红,睫毛又翘又长,饱满水润的嘴唇……
林萧然下腹一紧,眼神炙热,蓦地吻住诱人的红唇***舐吮吸,撬开贝齿,把暖和的口腔全都扫荡一遍,最后慢慢逗弄小舌。
言欢带着酒气的鼻息喷在林萧然脸上,不但没有不适的感觉,反而更勾的气氛旖旎,让男人把持不住。
言欢被吻的空气不足,皱起眉不满的哼哼两声。林萧然方不舍地放开红唇,把人按在胸膛上,又给他盖好外套。
林萧然放缓呼吸,努力按下欲望,不再看言欢,只是随意抚摩着怀里人柔顺的头发。
林萧然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要了言欢。他要这人记得第一次,记得林萧然是怎么要他的,记得自己带给他的痛苦和欢愉,永远也忘不掉。
林萧然把人带回家后果真很规矩,他没有亲自给言欢脱衣服,而是让***刘妈帮言欢换衣服。
林萧然的睡袍对言欢来说太大,刘妈便给言欢换了一件纯棉的衬衫,刚好垂到大腿,当睡衣很***。
林萧然掀开被子的时候瞬间僵住,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凭自制力关掉灯,眼不见为净。他***把言欢搂到怀里,不一会便睡过去,难得的一夜好眠。
言欢醒过来的时候脑袋一抽一抽的疼。他哀叫一声坐起身子,手抵住太阳***按摩。
他记得昨晚自己去Parsifal喝酒,碰到了Dylan,后来…后来…他醉倒前请Dylan帮他开间房来着。
言欢记忆回笼,睁开眼,又懵了。
这个房间明显不是酒店,言欢知道是哪,是前世他常去的林萧然别墅的主卧。
若不是头疼的厉害,他一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梦到了过去。
言欢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疼!他猛地从床上跳起来,大惊失色,自己怎么会在林萧然的卧室!
言欢看着身上的衬衫,脸色越发难看。还好身体没什么不适,不然他真是……
环顾四面,自己原本的衣服就放在沙发上。言欢赶紧走过去换衣服,刚刚套上裤子门就被推开。
林萧然盯着言欢一闪而过的***眯了眯眼,随即若无其事的说,“醒了刚好,把醒酒汤喝了。”说着把手里端着的食盘放到茶几上。
言欢被男人无比自然的态度惊呆,恍如梦中,不可置信地问道,“我怎么会在这?”
“你喝醉了,我把你带回来的。”林萧然想起昨晚的事,冷了脸。
言欢皱眉,重点不是自己喝醉,“你为什么会去那个酒吧?”
林萧然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言欢。
“呵”,言欢苦笑一声,男人肯定让人监视了自己,他不意外。可是,“我喝醉酒关你什么事,为什么要把我带回来?”
林萧然靠近言欢,目光炯炯,语气不善,“怎么不关我事,”他的人自然要他来管。
男人猝不及防揽住言欢的腰,把人拉进怀里。暴风骤雨般的吻落在唇上,前驱直进,含住小舌吮吸。
言欢瞪大双眼,从震动中回神,***挣扎。奈何林萧然双手箍的太紧,他的力气根本和男人比不了。
言欢眼神一凌,狠狠咬住男人的唇,他用了十足的力气,林萧然却面不改色,依旧抱着自己不放。
直到***味在两人嘴里弥漫开来,言欢到底是先松了口。
林萧然这才微微退开。嘴唇正在出血,他只是不甚在意地的了***,目光如炬地注视着言欢。
言欢满脸怒气,冷声道,“放开我。”
男人不动,言欢又说一遍,“放开我”,语气更重。
看着言欢眼里明明白白的厌恶,林萧然终于松开手。
言欢立马退开几步,咬紧牙关,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不可理喻地怒视林萧然。
“林少,昨天审判已经结束,我们言家欠你的都还了。恩怨是非从此和我再没有关系,我和你也没有任何关系了,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做!”
言欢不明白事情怎么走到这步!这次他没有主动贴上男人,反而避之不及,林萧然为什么仍然不放过自己?就因为他是言哲南的儿子,就活该两世都被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吗?
“我想要你。”林萧然声音暗哑,眼神暗藏光线。他想要言欢,从来和这人的家世无关。
言欢目瞪口呆的看着林萧然,像在看疯子。
林萧然又说,“我要你做我的人。”
言欢一愣,随即笑出声来。
林萧然身边从来不缺人。只要是林少看上的,自然都会迫不及待爬上男人的床。
天皇娱乐的明星、天堂会所的雏儿、商界名流的儿女,若被林少看上那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全部人都知道林少对包养对象大方得很。
林少虽然腻的快,一星期、半个月、最长两个月。但是只要这段时间里你是林少的人,这个头衔就能带给你想要的一切。
言欢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也可能成为“林少的人”,难道不可笑吗?
“林少想要什么样的人没有,天皇的明星那么多,哪个不比我好看,会伺候?林少何苦委屈自己。言欢没那个本事做林少的人。”
林萧然不喜他语气里的嘲讽,微蹙起眉,说的坚定,“你和他们不一样。”
言欢听罢笑的更难看,最后连笑都笑不出来,心痛的厉害。
上一世自己吃醋质问林萧然,男人便说过,“你和他们不一样。”那时言欢不知多喜悦,以为自己对男人来说是独一无二的。
可原来言欢确实不同,却不是唯一的。言欢可以引起男人的爱好,却不能永远让他感爱好。
林萧然后来和丁小雨在一起,言欢才明白有人可以更不一样,丁小雨和他比起来也是不一样的。
言欢眼神冷漠,定定的看着林萧然,“林少说的对,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
林萧然依旧面无表情,眸中有着隐隐的怒气。他不喜欢言欢厌恶的语气。
“我也不想从你这里得到任何东西,不想做你的人。林少向来不会强人所难,上赶着的买卖有什么意思呢?以后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言欢说完几乎生出一股快意来。他总算不再是受伤的那个人,他也可以拒绝男人。
林萧然浑身散发着戾气,冷酷无情的开口,“言欢,我想要的就一定会得到。”
林萧然从来没有对谁有过这么强烈的渴望。好奇、欣赏、感谢、关心、想靠近,全部情绪混杂在一起他只想狠狠占有言欢。
言欢毫不退缩,他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和林萧然扯在一起,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是不能放弃的。
言欢说的决绝,“也没有人能让我做我不愿意的事。”
言欢说完不顾林萧然冷若冰霜的表情,与男人擦肩而过,走出别墅。
林萧然没有拦言欢。他透过窗子看着言欢远去的身影,擦掉嘴角流下的血,眼中的执念越发深。

重生之假象言欢林萧然小说推荐

重生之假象言欢林萧然小说免费全文看的过程情绪激荡,看完整个人被掏空,读后感写得再多,仍是有无限未尽之意,你们还是自己去感受吧,非常非常好看了!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