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尸蛇(白水云舍)第128章完整在线阅读
尸蛇(白水云舍)第128章完整在线阅读

尸蛇(白水云舍)第128章完整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异能魔法时间: 2019-01-21

小说内容介绍

小说《尸蛇》是一部好看的灵异虐文,感动万千读者精选佳作。为您共享尸蛇白水云舍小说全本全文阅读,文笔好质量高,忍不住一口气看完。尸蛇小说讲述:云舍出生的时候手臂上有着蛇形胎记,十八年后名叫白水的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揭开了缠绕她十八年的胎记困扰。

尸蛇小说摘要

对于何家这种世家大族,叛离的子孙是永远不可能再接收的了,何必壮这次回来,一是护着我同时护着何必美,二的话也是想确认一下何意欢是不是真的快要死了,究竟父子一场,送个终也是必要的,这是何必壮的原话,并不是我个人所讲。
过江后的当天傍晚,何必壮将车开到郊区山脚一个很大的畜牧场,他一露面,那些装着大车大车牛养鸡鸭的司机一个个脸色激动,却又全部当作不熟悉他的样子,憋得辛劳又掩饰不住。

尸蛇(白水云舍)第128章完整在线阅读

第128章 江北何家
只要一想到游婉几次想至我于死地,而云家也巴不得将我祭了他们那条护脉云蛇,这两个到一块,我心里就毛得慌。
给帅哥又发了两百块红包,让他帮我看着点泰龙村和云家村,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立马告诉我。
虽然到现在我还没有查到帅哥的底,可这货只要有什么事都会出现,光拉***能拉到这地步,打死我都不信,云族长进泰龙村前怎么会不注重观察,还能让他拍了照片,这家伙处处透着不简单。
“有钱好说。”帅哥收了红包,全部事情都打了包票。
万事预备就绪,刘久标何秋月离开后,我收拾了一下东西,其他事情秦姑婆自然会帮我处理,第二天一早将何必美变的大金毛抱到车上,我们就出发去何家。
刚出镇子,何必壮就看着后视镜冷笑,说后面有两部车一直跟着我们。
“是云家的吗?”我只要想到云家跟游婉合作,就全身泛毛。
“不可能是云家。”何必壮又瞄了一眼,冷声道:“云家有槐荫鬼柳,千里追魂,假如他们想拘你,借血脉之力可以杀你于无形。虽说他们想拉你回去祭云蛇,但想把握你行踪却是再轻易不过的事情,没必要玩跟踪这一套,肯定是其他觊觎蛇胎的家伙。”
觊觎蛇胎的多了,我也没怎么操心,只是想到槐荫鬼柳有点咂舌,就是说云家可以无限的监控我。
虽说我极度怀疑云长道并没有云家血脉,可我被云蛇压制过,谁知道所谓的槐荫鬼柳能不能要我的命啊。
不过等上了高速后那车子就不见了,后面就再也没有跟踪的车辆出现。
过了长江***江北地界后,何必壮明显心思沉重了许多。
对于何家这种世家大族,叛离的子孙是永远不可能再接收的了,何必壮这次回来,一是护着我同时护着何必美,二的话也是想确认一下何意欢是不是真的快要死了,究竟父子一场,送个终也是必要的,这是何必壮的原话,并不是我个人所讲。
过江后的当天傍晚,何必壮将车开到郊区山脚一个很大的畜牧场,他一露面,那些装着大车大车牛养鸡鸭的司机一个个脸色激动,却又全部当作不熟悉他的样子,憋得辛劳又掩饰不住。
“车只能到半山腰,山顶就是何家居住地,是不准车子***的。”何必壮冷着脸也当没看到那些人,吃过饭等我喂完何必美,就径直上山了。
那山极大,连绵几座小山起伏延伸,山上成片成片的牛羊,山谷间池塘上有着洒夜食的渔船巧着梆子。
我见过云家村的古香古色,也见过秦姑婆一个人自成一家,从来没有想到传闻中极损阴德的江北造畜何家竟然如此之大,这活活的一个大型的连锁畜牧农场啊,这何家得多有钱?
无论我怎么吃惊,何必壮越往上脸色就越沉,到了半山腰有一道小小的门栅栏,那栅栏旁边推平山势建了个停车场,何必壮将车停***,把钥匙朝着守车的老头一放:“勇叔,我回来了。”
那叫勇叔的拿起钥匙不停的点头,眼里眼泪哗哗直落,看着何必壮转身摸了摸眼泪,却没有说话。
“上山!”何必壮抬头看了一眼树阴遮掩中的飞檐,沉喝一声。
闷了一路,听到他忽然壮志发声,我立马拿起背包就预备走,却没成想听到呜咽的声音传来,跟我坐了一路的大金毛咬着背包带子眼巴巴的望着我。
我看着高壮的何必壮,可他一伸手,大金毛就朝后退,眼里明显的不乐意。
于是在何必壮极为幽怨的眼光中,我跟大金毛一般的哈着嘴,抱着大几十斤的大金毛爬山,还得小心不碰到她那半边烧伤的身子。
我也想过何必美化畜为什么偏偏化个金毛,这会我累得跟狗一样的吐舌头时,我终于明白了,她这是明显的报复我啊,要不然就算要变个狗,吉娃娃米熊柯基哪个不小巧可爱,她竟然变个金毛,还是成年的!
一入了木栅栏,里面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何家别墅区了,人来人往,见到何必壮先是满脸惊色,等再看到抱着只半边身子烧伤的大金毛我时,无论多大的震动都化成了笑意。
后来可能是一个溜娃的宝妈同情我,将自己的婴儿车留在了路边,却不敢跟何必壮说话,只是拍了拍婴儿车看了看我抱着哈嘴的金毛。
就算是将她放在婴儿车里,何必美这报复心极强的坏狗连推都不让何必壮推,黑油油的眼睛瞪着我呜呜的叫唤,我真的是想哔了狗了。
我路上想过何家肯定要给我个下马威,可能还会碰到各种凶险的事情,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何家第一个下马威竟然是这条癞皮狗给我的。
等我们两人一狗到达山顶大别墅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大别墅的正门大开,里面站满了人,明显是在等我们。
我将婴儿车停好,顾不得形象,双腿发软就坐在屋檐下面,不停的喘气,何家住的这山有点陡,我还推着大金毛上来,着实累得慌。
何必壮也没有进屋,只是陪我坐在台阶上,看着婴儿车里学我哈嘴的金毛。
“壮子。”过了一会,似乎等得不耐烦了,里面有个女性柔和的声音道:“你回来看娘,娘很喜悦,可你不该带云舍上来。何家的事情,再难也可以自己解决,不会任由云长道想怎样就怎样的。”
我正扇着风,没想到何家的态度竟然跟我想的不一样,扭头看了一眼正厅里站着的人,形形***,不过看上去都是能当家做主的中年人,正中是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保养极好的中年妇女,估计就是何必壮的亲娘了。
“这是小妹用命换来的。”何必壮拉起我的手,将手背上的血符纹转过去。
“小美?”何必壮他娘惊唤了一声,急忙两步走了出来,直勾勾的盯着我手背上的血符纹,声音颤抖地道:“化畜护身,又是化畜护身!”
她脸上露出厉色,径直指着我沉喝道:“云舍,我们何家是对不起云长道,可我大伯死于他手,又有这么多何家子弟赔上了性命。现在你要连小美都要跟着一块赔命了吗?”

尸蛇白水云舍小说免费章节

第129章 五畜夺魂
众人站在元生院门口,眼中各带着不同的神色打量着里面的何意欢,可从头到尾,却没有一个人抬脚踏入那大开的院门之中。
院中的何意欢脸上鳞片森森在灯光之下透出几许悲凉,双眼已然浑浊想动却又不能动,蜷缩在已经上了夜露的地板上,衣服被露水打湿贴在身上,显得凄凉无比。
我转眼打量了一下何必壮,究竟这是他亲爹,虽然从他说要回来送终的语气中知道关系不好,可究竟是何必美用命换我来的。
让我没想到的是,何必壮竟然面露冷意的看着院中的何意欢,如同看一只随时都要断气的狗。
再转眼看何家其他人,众人脸上赫然的也有,吃惊的惧怕的也有,更多的是麻木,却没有一个人露出同情不忍的神色,更没有人开口让我去救治。
这场景让我再次怀疑自己,难不成这只是何必美一个人的想法?
扯了扯何必壮,低声道:“进不去怎么确定他快要死了?”
“这是五畜夺魂。”何必壮冷哼一声,静静的打量着何意欢脸上的鳞片:“看到他的眼眶没?那地方还没有长上鳞片,当鳞片找到眼角时,会顺着眼睛一点点朝里长,头顶的鹿角也会弯曲,鹿角一点点的戳入眼眶,最后从脑袋中间出来。”
这是凌迟啊?
看着自己身上长出来的东西一点点将自己弄死,却身不能动,外面人想帮忙也进不去,这何意欢到底得罪云长道得罪得多么狠啊!
“这是云长道留下来的血书,云姑娘看看,如若无事,我们就都回去了,家里人还等着吃饭呢。”何必语估计年纪大了,站在山顶夜风之中吹不了多久,根本不用我多问,直接从旁边一个中年男子手里接过一个盒子递给我。
东西一递到我手里,这波跟我相象中完全不一样的何家人立马全部撤走,似乎我救不救何意欢对他们而言完全无所谓。
我捧着盒子静静的看着人流分散到各条小路,还有人轻声议论这么冷了晚上要不要一块打火锅,正好有今天新杀的涮羊肉,似乎何意欢的生死在他们眼中还不如一顿火锅重要。
只留我满头雾水的站在元生院门口,面对一动都不动的何意欢,以及僵着身子的何必壮。
这活着实太怪了。
进元生院也不着急,我打开盒子,只见里面竟然静静的躺着一块人皮。
从皮肤润泽颜色以及肌肤松弛度来看,极有可能是一个中年男人的皮肤,还是背部的,剥皮手法十分熟练,没有半点破损。
“是我爹的。”一直沉默的何必壮瞄了一眼,就给了肯定的答复。
我原本伸出去预备捞皮的手立马顿住,看了一眼蜷缩在院子正中看着我们说不出话的何意欢,再次对他表示了深深的同情。
见我停了下来,何必壮倒也不忌讳,伸手拿出人皮血书然后展开,上面只有廖廖几个字:想救人,找云舍解畜术。
简单明了,比毛老头那些硬是要掐出几句偈语来的清楚多了。
“进不去?”既然说得这么清楚,我连猜都不用猜,最重要的是元生院据说没人进得去,***看过后总会有办法的。
何必壮将人皮血书丢进盒子里,没有说话。
我从地上找了一块小石头朝里面丢去,只见石头十分正确的朝着元生院里冲去,然后又正确无误的落到何意欢的身上,痛得他又抽抽了两下。
我缩了一下脖子,着实是因为见过白水朝泰龙村扔叶子,想着同样进不去,准头再准也砸不到他,没成想——-
何家处处是意外啊!
确定石头能***后,我让何必壮看着我一点,试着朝院门口走了两步,见没有反应后继续朝里走,眼看着院门的台阶就在脚下,我严重怀疑何家人是不想救何意欢,以图家主之位才假装进不去时,忽然一阵风声呼呼吹起,然后原本趴在院墙上一动不动的爬山虎全部如同活过来一般,张着藤叶飞快的朝我卷来,那藤蔓下面的根如同利爪一般朝我挠了过来。
我慌忙后退,仓皇之间依旧可以看到,那爬山虎翠绿的叶子背面都有着一只眼睛,有的凶狠,有的温顺,还有的柔弱无害,有的是动物的眼睛,也有人的眼睛,各不相同,却都在藤蔓展起时,瞪向了我。
见我退开,这些爬山虎又都退了回去,慢慢的趴回墙上,只是那藤节处的脚却都如同尖悦的鹰爪一般,尖悦刚劲,一把抓住墙面,扯着藤蔓贴合着墙。
藤收叶覆,随风而动,又是一片宁静,似乎刚才那凶狠朝我扑来的藤蔓,是我幻想出来的一样。
“这就是云长道厉害之处。”何必壮看着满院的爬山虎,朝我苦笑道:“传闻他入何家时,不过七岁,由云家族长亲自送到大伯何清面前,许诺只要教他造畜之术,他必然可以解开何家子嗣不丰的难题,云家还可以跟何家合作。”
后面的情况不难猜出,一个八岁的外姓,在以家族相传的何家,学习嫡系造畜之术,会有多少人给他下拌子。
“前面两年他时时重伤,大伯对他只有教导之责,其他一概不管,最重的时候,据说断了四根肋骨,腿骨断碎,何家无人过问,任由他在院中自生自灭,那时他就像我爹一样,大家明明知道他躺在院中会随时死去,却没有一个人***问一句。”何必壮抬头看着院中的何意欢,冷笑道:“这就是何家,见惯了杀牲畜,也能将人变成牲畜,死人对他们而言跟打个鸡蛋没什么差别。”
“据说那次他在院中躺了七天,最后却又自己爬了回去,休养了半个月才出院子。只是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能进元生院了,这满院的爬山虎,在那半个月之内不知道为何全部变在这样,除了云长道,只要是活物一跨进院门立马被捕杀,最终成了爬山虎的肥料,那时云长道九岁。”何必壮说到这里,转眼看了看我道:“云长道想让你来,大概也是想让你知道这些事情吧。当年他一路杀出何家,死的那七十六人,全部都是欺负过他的,或者说当年想害死他的。”
我也只能苦笑,云长道将他那苦痛的过往翻开在我面前又有什么用?

尸蛇小说推荐

尸蛇白水云舍小说全本全文阅读文笔质朴动人,留白留得荡气回肠余韵悠长,完全没有多余字句,简练又细腻,写爱情写亲情写友情,写尽了生活的况味。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呜呜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