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重生之幽后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重生之幽后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重生之幽后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2-03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小说《重生之幽后》是一部好看的重生文,自上线以来深受读者喜欢。给大家带来了重生之幽后小说在线阅读,情节丝丝入扣,这部小说不看可惜。重生之幽后小说讲述:冯漪冲着冯府门前一宦官妆扮的老者甜甜地笑道。那宫装男子竟是太皇太后身边的大红人张佑巍。

重生之幽后小说简介

这个人,就算烧成灰她也熟悉!冯润现在还记得上一世从他手中接过毒药时,他怪异的笑脸。自己和张佑巍也算是老相识,可是当她Xing命垂危之际,她曾苦苦请求他给自己送信却被他一口回绝。现在看着他卑躬屈膝,奴颜媚骨的样子着实可笑可恨。
“两位冯小姐吉祥!冯三小姐可真是折杀老奴了!”张佑巍赶忙跪下回礼道,“几年不见,二位小姐都风采更胜从前!不愧是太皇太后的嫡亲,果然非同一般!”

重生之幽后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见了恶人有恶报,冯润的心情也有所好转。听冯漪说今日的筵席上,乐安公主也在其列。暂且把白苹的事件搁置一边,单说小雪之死。虽然乐安公主并未正面出现,但是家有刁奴数名,必定与她本人的行事作风有关。想着前几日,她装腔作势的样子,冯润更加嗤之以鼻。
刚到冯府门前,冯漪便开始大呼小叫。
“张爷爷——”冯漪冲着冯府门前一宦官妆扮的老者甜甜地笑道。那宫装男子竟是太皇太后身边的大红人张佑巍。
这个人,就算烧成灰她也熟悉!冯润现在还记得上一世从他手中接过毒药时,他怪异的笑脸。自己和张佑巍也算是老相识,可是当她Xing命垂危之际,她曾苦苦请求他给自己送信却被他一口回绝。现在看着他卑躬屈膝,奴颜媚骨的样子着实可笑可恨。
“两位冯小姐吉祥!冯三小姐可真是折杀老奴了!”张佑巍赶忙跪下回礼道,“几年不见,二位小姐都风采更胜从前!不愧是太皇太后的嫡亲,果然非同一般!”
“张爷爷,你的嘴也越来越甜啦!”冯润笑嘻嘻道,“不知今日出宫作甚呢?”
“哎,乐安公主的家奴闯下大祸,圣上勃然大怒,今日下旨让乐安公主回府反思啊!太皇太后也是大动肝火,乐安公主这次啊真是过分了!”张佑巍痛心疾首道。
冯润心中忽然有了主意,她也上前行礼,装作亲热状:“张大人,今日冯府筵席还没开始,不如大人先去内堂用茶,用些小点心。等到筵席散了再来传旨也不迟。”
“那老奴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张佑巍思虑一番,便答应了。
筵席上,冯家家眷欢聚一堂,其乐融融。特殊是乐安公主依然乐然处之,安之若素,举手投足之间尽得皇家典范,连连赢得博陵长公主的称赞。看来这街闻巷知的案子并未传到足不出户的长公主耳中。冯涟好几次都想开口提起,却碍于自家脸面不敢出声。冯润瞥了一眼心怀鬼胎的众人,一小勺一小勺地喝着甜汤。
她现在正在等待时机,在那人最放松的时候,给她致命一击,撕下她的画皮,掏出她肮脏的心脏,扔在众人的面前,让全部人都看到她心有多黑,血有多臭,然后在众人的冷眼中,孤独死去。在瓷勺的遮挡下,没人注重到冯润子在冷冷地笑
眼见众人酒足饭饱,冯润暗中吩咐云翘去请张佑巍过来。常氏不动声色地看在眼里,眼神深邃。
不一会儿,张佑巍便手拿圣旨出现,众人都毕恭毕敬地皆跪下听旨。
皇上措辞极严,对撞马之事并没避重就轻,字字如刀,划过乐安公主的心。冯润虽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可以清楚地看出她的背部正在慢慢僵硬。
“乐安公主,快起来接旨吧——”
张佑巍浑身冒出冷汗,他就等着人少的时候前来宣旨,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他是看着乐安公主长大的,乐安公主的Xing子他最清楚不过,向来是有仇必报,今后的日子,他必定很难过。
挣扎再三,乐安公主强作镇静,起身接旨,虽然有芒刺在背也绝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害怕软弱的样子。她向来喜欢做一棵劲草,只会逆风而折,不能迎风而倒。
博陵长公主怒血冲头,胀得满脸通红。本来她非常满足这个儿媳妇的,她不仅跟自己一样出身宫闱,还举止得体。却万万没想到,她竟然是个如此恶毒的女子!她指着乐安公主怒骂道:“家门不幸!家门不幸——”扔下筷子,就和侍女回了内室。冯诞回首深深望了乐安公主一眼,并未劝慰几句,也随母亲去了内堂。
乐安公主顿时泪盈眼眶,却被她生生逼回了心里,她不会认输,也从不服输。冯涟拿起扇子捂着下颌,笑得花枝乱颤。
筵席不欢而散,乐安公主一刻都不想留在冯府,没有和众人离别,便匆匆登上马车。
“乐安公主这就要走了吗?”冯润追上前去,拦下行色匆匆的乐安公主。
乐安公主恨恨地侧首,目光流转却最终落在了冯润左手的戒指上。
那不是自己手下的奴仆陆顺的戒指吗?
乐安公主怒极反笑,拿起纸扇,目光盈盈,一副轻柔似水的模样:“冯润姑娘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难道要本宫给那个丫头道歉吗?”
“公主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公主难道已经忘了白苹了?”冯润也***似的绽放一笑。
“看来你什么都知道了——没错,全部伤天害理地坏事都是本宫一个人做的!”乐安公主笑得更放肆了,“陆顺一事也是你动的手脚吧!只是不知道冯润姑娘还有什么证据能够治我的死罪……”
“别笑了,真让人恶心!”冯漪收起笑脸,目光如炬,眼前这个少女辣手无情地糟践了别人的生命,她有什么权利在这儿笑靥如花!
“公主手里已经有几条人命,公主心中应该比冯润更加清楚,只是让冯润不解的是,事已至此,公主竟然还能如此理直气壮,没有一点悔意,真是让冯润大开眼界!”
“悔意?”乐安公主却绽放出更加灿烂的笑脸,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自古皇家儿女多无情,本宫从生下来就不熟悉后悔这两个字。后悔是懦夫才会说的话,本宫只能被杀死,从不会屈服!”
“既然真相已经大白,本宫也不再在掩饰什么!今日,本宫就大大方方地告诉你。冯润、彭城公主,本宫一定会穷尽毕生之力诅咒你们二人不得好死!”
“假如诅咒真的有用的话,乐安公主,恐怕你比我更不得好死——”冯润异常冷静的回道,“诅咒才是懦夫会说的话。”
“你——”乐安公主脸色一变,怒气冲冲地喝道,“冯润,你死过一次,的确比以前长进多了,不过依然不是本宫的对手。听太皇太后说,你马上就要进宫了,到时候你千万别做错事,本宫会让你永生永世不得翻身!”

重生之幽后小说免费章节

经过昨日一役,冯润算与乐安公主暂时宣战了。以后的日子最多是针锋相对,也不会变成以前那样,连自己怎么死的,死在谁手里都不知道。
翌日,冯润将白苹交予彭城公主府上的白苏,白苏千恩万谢地走了,虽然妹妹已经神志不清,但能一家团圆也算是一个不太糟的结局。只是,令冯漪诧异的是,彭城公主却迟迟没有出面见客。
冯漪说冯润与彭城公主,自幼便渊源颇深,Xing格相投,小时候,每当冯润入京都会与彭城公主腻在一起。虽不是亲生姐妹,但论起交情,却比冯漪冯清更亲近。可这一次,彭城公主像是刻意躲着冯润似的,不是称病不出席,便是外出不在家。今日,冯润冯漪来到彭城公主府,却还是见不到她的身影。
三日之后,平城中有一年一度的花灯会,流水浮灯,宝马香车,好不热闹,爱吃爱玩的冯漪自然不肯错过,老早就与众人说好,在那一日来个夜游平城。
冯润问过常翩翩皇上会不会驾临,常翩翩也无可奈何地告诉她,近日以来皇上政事繁忙,根本抽不开身。冯润的兴致马上消了大半。若是没有知心人相伴,处处良辰美景,只能衬得自己更加孤寂落寞。
冯润也明了,太皇太后一直对陛下管教甚是严格,从小便不许皇上流露出真实的情感。假如皇上喜欢什么点心,太皇太后必然会让御厨再也不许做此类饮食;假如皇上喜欢什么花,太皇太后必然会把这些花移栽到别的园中。她一直教导皇上,贵为天子,最轻易穷奢极欲,为祸人间,只有做到无欲无求,才能为天下人带来福祉。
在从前作为林荷衣的日子里,她十分的同情皇上,生活在在万人之上,被天下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没有一刻是快活的,为了维系大魏江山,他不得不左右权衡取舍,经常要委屈自己达到制衡的效果。为了做一个圣明的君主,他不得不做出违心的决定,比如赐死林荷衣。
每当想到这些往事,她都愤愤难平,虽然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但是忘不掉的终归是忘不掉。
平城花灯节终于到了。
平城皇都,一溪碧水从东山到西山绵延足十里。Chun汛到的时候,金粉画舫,人烟凑集,琴音萧鼓,通宵达旦,热闹非常。
冯润本来说好不去,却坳不过冯漪的软磨硬泡,什么都没预备便被冯漪拖出了冯府。冯润与冯漪先从冯府出发,到入仙楼再与其他人回合。在入仙楼二楼靠窗户处,冯漪看到有两个人影在饮茶赏景。
二人都以为是谢斐然与常翩翩,兴高采烈地上了楼,冯漪正欲开口,才发现倚着窗口的并不是谢斐然,而是大哥冯诞。
“大哥——今日来这么早!”
冯漪惊异地大呼。
冯诞回过头,看到冯润,神色大变,很明显他并不清楚冯润怎么会在这儿出现。
冯润也十分尴尬,与乐安公主交恶后,每当碰到大哥,她都不知该如何自处。虽说交情不深,但是同在一个屋檐下,时常碰面,冯润也是打一照面便落荒而逃。今日,真是冤家路窄。
“哟哟,我看看这是谁——”冯漪凑上前去,芊芊玉手挑起冯诞身边的小厮的俊脸,那小厮不禁羞红了脸,灿如烟霞,拼命往冯诞身后躲藏。
冯润细细打量,这小厮粉妆玉砌,眉目含Chun,长颈削肩,活脱脱一少女的形象,哪儿是个小厮啊!
“别躲啦!出来吧——”冯漪见势一拉,把少年彻底拉出来,“彭城公主殿下——”
彭城公主。听这个名字已经无数遍,今日才见过活人。
彭城公主羞红了脸,用袖子半遮住脸,对二人行了个礼:“冯润姐姐,冯漪姐姐,你们就别取笑我了——”
声音娇柔婉转,冯润作为女子听到这黄鹂之音也不禁身子一酥。
没过一会儿,崔敬默、常翩翩、谢斐然也都陆陆续续地来了。众人饮清风,品明月,快意人生,好不安闲。
冯漪不停地逗着彭城公主,彭城公主虽然并未饮酒,但自始至终都双面绯红。冯诞与崔敬默慷慨激昂地指点江山,把酒言欢。至于谢斐然和常翩翩则更加热闹了,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个不停。冯润心情低落,也并不插嘴,久而久之,像是被人遗忘了似的。她心中却想,伤心的时候,听他人笑语反而显得越加清明。
不小心,冯润打翻了酒水,撒了自己一鞋。若是被常氏闻见自己浑身酒气,就不好了。冯润忙低下头,去擦拭酒渍。
在桌子上下面,她不经意地一抬首,才发现,桌下有两个人竟一直牵着手。冯润不禁心中大震,按照酒桌方位来看,那二人不正是冯诞与彭城公主嘛!
冯润吓了一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起身继续饮酒,望着羞红了脸的彭城公主与意气风发的冯诞,冯润心中变得不是滋味。
白天的时候平城看似十分平常。到了这天的夜晚,每个花船的船头都会悬挂上两盏明角灯,灯光倒映在河水中,一来一回,往来如梭,在河面织出金黄的布匹。
众人也都纷纷扬言要去乘船,赏花灯。可惜的是,大船已经被早早预订,现在剩下的只有二人小船。众人面面相觑,沉默不语。大家都心中有数,在如此月圆良夜下,二人乘船会有多么暧昧不清的含义。
谢斐然与常翩翩素来不守礼法,随心所欲,自不会被这些限制住。二人从楼上打到楼下,从岸上打到船上,奋力划船,很快消失在众人眼前。
崔敬默死拉着冯漪要共乘一船,冯漪回首不断向冯润求救,看着崔敬默可怜巴巴的眼神,冯润只好装作没有看见。
现在就只剩下,冯诞、彭城公主与冯润了。三人许久都没有说话,气氛诡异。
“你们去划吧——我在岸边看看就好,我不喜欢水。”冯润可不想掺和进二人的隐恋中。她似乎恍恍惚惚知道了乐安公主为什么如此痛恨彭城公主的原因。
彭城公主眼看众人都离去,就凑上前牵起冯润的双手,柔声道:“冯润姐姐为何要与彭城生疏至此?”
冯润心中暗暗抛了个白眼,公主殿下,以前是你躲着我,不是我躲着你,行不行啊!横竖都是你有理!

重生之幽后小说推荐

重生之幽后小说在线阅读这篇文,细节太美太动人,剧透完全讲不出它的美妙之处,看的过程我经常停下来,实在不舍得一下全看完,超级无敌好看,快去看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