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至尊帝后狂妄小迷糊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至尊帝后狂妄小迷糊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至尊帝后狂妄小迷糊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2-03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小说《至尊帝后狂妄小迷糊》是一部好看的穿越女强文,引起读者感情共鸣情感纪事。给大家带来了至尊帝后狂妄小迷糊小说在线阅读,演绎缠绵悱恻的爱恨离殇,极力推荐。至尊帝后狂妄小迷糊小说讲述:言语间,宁晓茗再次低下了头,声音渐渐如蚊鸣一般,仿若落魄至极。

至尊帝后狂妄小迷糊小说简介

“什么新年礼物?你这小贱人!这明明是你从账房偷出来的!”相国夫人早已被宁相国的出现吓得心惊胆战,马上出言反驳。

至尊帝后狂妄小迷糊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什么新年礼物?你这小贱人!这明明是你从账房偷出来的!”相国夫人早已被宁相国的出现吓得心惊胆战,马上出言反驳。
“什么?娘,这不是你傍晚让谷翠送过来的吗?谷翠还说,今天这样的家宴场合,不适合我这样的人出现,所以你才……”
言语间,宁晓茗再次低下了头,声音渐渐如蚊鸣一般,仿若落魄至极。
哼,傻X,其实这琴如何出现在这里,早已不是重点。重点是,挥鞭打断古琴的人是你呀,“红灯笼”!
你就尽情蹦跶吧,反正今儿是蹦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了!
“谷翠?”听到了自己贴身丫鬟的名字,相国夫人马上一愣。
“不……不是我啊,老爷,夫人,我今天一直呆在夫人身边,哪儿都没去过呢!”
笑话当她谷翠是傻子吗?今儿这场子,怕是找不回来了!才不要变成“替罪羊”呢!
“宁晓茗,不要找借口!快说,你把账房钥匙藏在哪儿了?”相国夫人闻声谷翠的“喊冤”,马上回神:没错,今天在府里忙了一天,谷翠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可哪儿都没去过呢!
“钥匙?”这回轮到宁晓茗的表情呆滞了:“娘亲,茗儿没有钥匙呀!”
“还敢狡辩!”
看着宁相国越来越黑的脸,相国夫人的心中已是焦虑万分,却也知道,只有在宁晓茗身上找到账房钥匙,自己今日犯下的错才会少受些罚。
思及此处,相国夫人早已顾不得那么多了,再次抡起手中的鞭子挥了过去。
叮咚!
啪!
“啊——”
就在众人都被相国夫人当着宁相国的面如此霸道的一鞭所震慑时,一阵细微的声响传入了大家的耳中。同时,鞭声应景而出,抽在宁晓茗身上,再次闻声了一声惨叫。
此时,全部的人似乎都觉得,那声“叮咚”是今日的要害,纷纷低头瞧去,只见一把铜黄色的钥匙稳稳地躺在了相国夫人的脚边。
一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传来,相国夫人自己似乎也吓住了,没有人注重到宁晓茗的脸上躲藏着的冷笑。
站在一旁许久的宁相国再也忍不住了,一张沉的不能再沉的老脸不知变换了多少颜色,指着相国夫人的脸狠狠地说道:“夏冰蓝,你这贱人!”
对,贱人!
最贱了,你们母女都是“贱客”!
宁晓茗眯着眼,咬紧嘴唇在心中回应道。
“老爷,这……这钥匙刚才不在我这儿啊!一定是这野种放在我身上的!”宁相国口中的夏冰蓝,也就是相国夫人颤抖地说着。
她当然知道宁相国为了预备这架古琴花费了多少心思,那皇帝的五十大寿可就在年后啊!全部的心思,都毁在今晚了!
“夫人,你可不能冤枉我家小姐啊!刚才您来的时候奴婢就告诉过您,小姐已经休息了,您偏不信,非要带着人冲进来。那时候大伙儿可都看见小姐躺在床上,床帐都垂下了呢!是您从头到尾一直拿鞭子抽着小姐,谁还敢走近您的身呀!”
好样的,闻雪!
Verygood!
奖励一朵大红花,外加一个大拇指!
“什么?小蹄子,你是活腻了吗?竟然敢……”
“闭嘴!”宁相国终于听不下去了,怒吼道:“贱人!自己做错了还敢狡辩!是我平日里太由着你了吗?”
其实,宁相国心里根本无所谓宁晓茗的死活。但古琴“忆潇湘”的被毁,直接影响到了他过往投入的全部的精力以及未来的***前景,这几年的心思终究都是白搭了!
这些种种,全部的怒气,当然需要有人承担!
而近日的事,从宁相国的角度是显而易见的,全部的问题都在相国夫人的身上!遭殃的也只能是她了!
“来人,夫人身染顽疾,轻易传染,将夫人送回客房,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外出,更不准任何人探视,直至痊愈!”
宁相国说每一个自己都咬紧了牙齿,仿佛在竭力隐忍着心中的怒意。
而此时隐忍得最辛劳的倒不是他,而是忍着爆笑的冲动,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的宁晓茗。
全身被鞭打,已经痛到不行了。不过,虽然最后的决定还不够狠,却在至少一段时间之内少了一个大Ma烦,也算差强人意吧!
相国夫人被下人带走了。
宁相国对她的尖叫充耳不闻,自顾自地离开了,自始至终都没正眼瞧过宁晓茗。
切,不看我最好!
存在感越低,今后越好办事嘛!
只是苦了这一身的伤,也不给小爷请个大夫瞧瞧!
两个大人物离开后,众人都随之而去,只剩下屋里的主仆三人,和站在门口呆若木鸡的宁晓薇和宁晓蓉。
在两方的“眼神对垒”N久之后,宁晓薇气急败坏地丢下一句:“哼,小野种,咱们走着瞧!”
而后拉着一脸复杂的宁晓蓉离开了。
野种?
靠,小爷的娘好歹是发妻!
你们呢?说到底,还不是个妾生的吗?
尼玛的才是野种,生生世世都是野种!
“哼……”
宁晓茗心中的呐喊被起身时扯动的伤口“临时叫停”了。
这该死的“红灯笼”,下手要不要这么狠!打得小爷身上每一块好肉!
宁晓茗才扶着床堪堪起身,就疼得一身冷汗了。
“向烟、闻雪,发什么愣,赶紧给我过来!”
你丫的两个小傻帽,人都***了还傻站着,不知道这有个伤残人士吗?
“向烟,到床底下的那个包裹里摸一锭银子出来,静静出门去街上的药铺里给我买些膏药来,闻雪,去烧些温水,这些伤必须及时处理一下!”
“银子?小姐,你是被打傻了吗?咱们这一穷二白的地方,床底下哪来的银子?”闻雪一脸嫌弃地看着宁晓茗。
“你才傻呢!你们全家都是傻子!”一阵怒吼让闻雪缩了缩脖子,马上转身烧水去了。
向烟听了一惊,赶紧俯下身去床底摸索着,不一会儿,这的寻见了一个沉甸甸的包袱,里头有许多的金银!

至尊帝后狂妄小迷糊小说免费章节

“小姐,你……这些——啊!刚才……难道夫人说的……???”向烟似乎终于反应过来,惊呼声还未完全出口,就被宁晓茗捂住了嘴。
汗,是傻子的节奏吗?喊这么响……
小爷可是付出了一身伤的代价,才换来现在的局面,才不要被这一声喊给打回原形呢!
“死丫头,真想要了我的老命吗?再喊,当心我卖了你!”宁晓茗低吼着威胁道。
向烟终于反应了过来,明白现下的局势对宁晓茗是非常不利的,马上瞪大了眼使劲儿地摇头,随后在宁晓茗咄咄逼人的眼神中,取出一锭银子静静溜出了相国府。
“闻雪,刚才场面混乱,爹被气昏了头,有许多事儿还未反应过来,若是来个‘回马枪’,我们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你现在抱着这断琴赶紧去找爹,就说我被打后身子不爽,还发了高热,无论如何求他请个大夫来,再讨些补品。态度要悲催恳切一点,多说说咱们的难处,顺带为夫人求求情。哪怕是装,也要给我装的像一点,知道吗?”
站在一旁早已傻掉的闻雪终于反应了过来,机灵地点了点头,先将早已虚弱不堪的宁晓茗扶上了床。
宁晓茗趴在床上,只觉得全身火辣辣的疼,忽冷忽热,冷汗早已打湿了身子。
可她却顾不上这些,催着还想打水帮她打理一下的闻雪赶紧出了门,才算松了口气,忍着不舒适,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我…是…分…割…线…
第二日的天灰蒙蒙的,看不见阳光,仿佛随时都能飘下雪花。
前一夜,向烟和闻雪回到花阁时,宁晓茗早已昏睡。
两人擦洗、整理、上药等花费了不少时间,某只却毫无知觉,只是紧锁着眉头,从不曾伸展。
经过一夜的昏睡,宁晓茗终于在疼痛中悠悠的睁开了双眼。
桌上摆着破旧的铜盆,隐隐还有血渍干涸在一边。各种瓶瓶罐罐的膏药摆放整洁,带着开封的痕迹。
转眼处,屋内已被收拾干净了,闻雪的脑袋紧接着出现在了眼前,伏在床边睡着了,却好似睡得不深,面色苍白,咬紧了下唇。
宁晓茗觉得背上还是火辣辣的疼着,头疼口干的要死,身上也难受的很,明显是高烧未退。
靠,明明是想找借口,却是真的发了高烧……
不带这么悲催的好吗……
闻雪似乎在床前候了一夜,想来是交待的事儿办得八九不离十了。
这丫头,平时咋咋呼呼的,办起事来倒是挺靠谱的嘛!
宁晓茗不由的在心里给出了一个大大地“赞”!
“吱——”
这时,破旧的木门被轻轻推开,发出了稍微的刺耳声。
向烟端着碗盘走了进来,看见床上的宁晓茗已经醒了,原本一脸的担忧瞬间融化了。
“小姐,你——”
“嘘!”向烟开口的瞬间,宁晓茗马上低声说道:“轻一点,关上门。闻雪还没醒呢!”
向烟转眼看了看闻雪,心疼地关上了门,挡住了外头的冷风,才转身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桌上,小小的旧圆桌马上满得不能再满了。
“小姐,你可醒来了!昨晚我回来的时候,您的情况可不好呢!伤口引起了高烧,喊了你好几声都没答应!”向烟皱起了眉头,担心极了,说起来还一脸的后怕。
“我想喝水……”
本想先问问今天的情形,却实在抵不过冒烟的嗓子,宁晓茗只能先开口讨水喝。
向烟闻言,马上倒了一杯温水送到宁晓茗嘴边,喂她喝了下去。
宁晓茗动了动身子,伤口立即被扯动,发出一连串抽冷气的声音,连一旁的闻雪也给吵醒了。
闻雪马上慌张的抬了头,发现宁晓茗只是不小心扯到了伤口,再摸了摸她的额头,已然没有前夜那么烫手,才算松了一口气,说道:“小姐,你也真是的,昨夜我要先留下照顾你,你非不肯!幸好老爷答应了我的请求,等我带着大夫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烧得很厉害了呢!吓死我了!”
“我这不是没事吗?胆小鬼!”宁晓茗一听,也算是彻底放了心:昨夜的事儿,算是彻底晃过去了,那相国夫人,依然成了咱的“替罪羔羊”!
“向烟,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小姐,快到午时了。”向烟在小圆桌前打了一碗淡粥,回答道。
“今天府里的情况如何?”
“夫人昨晚真的被关进了客房,二小姐和三小姐想要去探望,被老爷呵斥了回去,甚至还命人将窗户都钉死了呢!”说着,向烟将粥捧到床边,一口口地喂着。
宁晓茗趴在床上无法动弹,喝了忌口粥才觉得好了些,说道:“看样子,宁老头这次是真的动怒了。好在他已经认定了是夫人擅自动了账房的东西,到时候就算查到少了金银,也应该怀疑不到我的头上了。”
“小姐,你……”听到这里,闻雪终于憋不住,问了出来:“你干嘛好端端的去账房偷银子?昨晚那么惊险,要是老爷发现了……”
“为什么?哼,还不是为了咱们的将来打算。你以为嫁了一个有权有势或者有钱的男人,就真的高枕无忧了吗?这年头,哪个男人不是彩旗飘飘的?年轻的女人一个比一个貌美如花,谁都有人老珠黄的时候。还是那就话,女人呢,凡事都得靠自己!”
看着宁晓茗恬淡的眼神,缓缓道来的“惊世骇俗”,两个丫头也习惯了,却依旧沉默的陷入了沉思。
宁晓茗也不出声。她知道,要改变古人的思想,没有那么轻易,但她也不会轻易丢下她们不管的,究竟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呃?蚂蚱?才不要!好歹也要做国宝大熊猫!
晃神间,一周的时间过去了,宁晓茗身上的伤疤也渐渐有了愈合的形式。
这几天,宁晓茗倒是越来越佩服宁晓薇了,老妈出了这样的事儿,就她那臭脾气,怎么熬得住,还不来呢?
嘿,事实证实,背后还真不能说人!

至尊帝后狂妄小迷糊小说推荐

至尊帝后狂妄小迷糊小说在线阅读生动的情节,巧妙的构思,细腻的人物形象刻画和读者与作者之间的思想所产生的共鸣。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