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一仙倾城仙君有毒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一仙倾城仙君有毒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一仙倾城仙君有毒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分类: 玄幻修仙时间: 2019-02-02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小说《一仙倾城仙君有毒》是一部好看的玄幻修仙文,感动万千读者精选佳作。为您共享一仙倾城仙君有毒小说在线阅读,文笔好质量高,忍不住一口气看完。一仙倾城仙君有毒小说讲述:出了蓬莱岛,莲砂听览夜上神讲到,下一站他们要去的地方叫四方幻城。

一仙倾城仙君有毒小说简介

得城主之后,这些人若是决定终生定居幻城自是无法透漏,而若是决定离开幻城,那便会失去全部有关幻城的记忆,纵然想透漏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莲砂觉得,这四方幻城可真是闲得慌。
览夜见她那神情,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轻挑了眉却也没说话,只是面上带了一丝浅笑。
莲砂见他那笑脸,先是一怔,却也笑了起来,声音爽朗,听来甚是好听。

一仙倾城仙君有毒第18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出了蓬莱岛,莲砂听览夜上神讲到,下一站他们要去的地方叫四方幻城。
四方幻城传说中并不易找。顾名思义,幻城随心而动,具体在哪里无人得知。莲砂自是听过这四方幻城的名头,它独立于三界之外,不受任何一界的约束。它有自己的一套规定和法则,进入四方幻城并自愿成为其臣民的人、仙、魔均要接受并认可它的法令。而四方幻城的城主,谁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一方面是由于寻得幻城的人少之又少,另一方面即便是寻得幻城见得城主之后,这些人若是决定终生定居幻城自是无法透漏,而若是决定离开幻城,那便会失去全部有关幻城的记忆,纵然想透漏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莲砂觉得,这四方幻城可真是闲得慌。
览夜见她那神情,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轻挑了眉却也没说话,只是面上带了一丝浅笑。
莲砂见他那笑脸,先是一怔,却也笑了起来,声音爽朗,听来甚是好听。
他们的云降落在森林某处。下了云朵,览夜手上幻化出一把虚无的剑,在地上画了个圈,随即一把拉过莲砂的手把她带到圈里,莲砂原本想摆脱,却又似想到什么,并未摆脱只是笑了起来。
不刻他们便站在一条熙熙攘攘的道路上。四面也尤为繁华。莲砂原以为回到了云山脚下的那座小镇上,抬头看时才觉出这座城里大多不是仙人便是妖魔,凡人并不是没有,只是尤为少见,气息也尤为微弱。大多也是些修道道士。
她眯着眼,从墟鼎里拿出乌梅,一个一个的吃。览夜看了她一眼,道,“莲君对吃可是颇有心得。”
“略有研究而已。”莲砂并不看他,料到定是在笑自己,却也无心计较,只是一双美眸四处流转不动声色的查看四处情形。
他们一路从繁华小镇走到一片竹林,眼看着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莲砂看着前面那个伟岸的背影,快步追了上去,与他并肩道,“上神大人,若是路途还较远的话,不如我们腾云去。”说罢,她弯着眼睛看向他。
览夜转头看了她一眼,又偏过头继续前进,莲砂摸了摸鼻头,觉得上神可真是脾气怪的紧。终归只是嘟囔了一句,却也快步跟了上去,没曾想上神却忽然停了下来。
“到了?”莲砂问道。
却见览夜眸子无波的看了她一眼,低声念了句什么,一座巍峨的宫殿便缓缓在他们面前升起,颇有些海市蜃楼的意味。
莲砂一时惊喜,仍意犹未尽之时,忽然感到手被人拉住了,她低头去看二人相握的手,却又想到今日看到的那几幅画轴,心中百感繁杂,却也没有摆脱掉。再抬起头看向他的时候,眸中早已隐去了情绪,美眸笑得弯弯。
********************我是怪脾气上神的分割线*******************************
莲砂所料确然不错,这海市蜃楼般的宫殿,正是那四方幻城城主的府邸。她跟在览夜身后一路畅通无阻直捣城主老窝,呸,不对,一路畅通无阻的便见到了幻城城主。
谁能想到独立于三界的四方幻城城主是这样一个美男呢?
美男城主的美不同于览夜上神的那种冷冽,也不同于弦焱的娇美,不似桃君的清淡,却也和魔君的邪佞不同。他是那种浑身正义凛然的英俊,是明朗的帅气,肤色是小麦一样的健康色,浓眉星目,看向你的时候让你觉得甚是威严,整个人浑身洋溢着勃勃的生气。
他见到来人之后,便爽朗的大笑了起来,声音浑厚而Xing感,览夜却也直接无视他,寻了个座位坐下。那城主见他这般,便又笑着道,“我当你这几千年来磨了磨Xing子,没曾想还是这般。”
他边说边踱步到览夜身侧,也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招呼下人上了茶,像是此时才看到莲砂一般,眸子一深,小麦色的脸上却笑意盈盈道,“莲君怎的也得空来此处?”
莲砂此时正在奋战刚小厮端上来的茶点,均是极好吃的。再加上她确然赶了一会子路,也有些饿了。忽然听到有个生疏的声音唤她,也是片刻的功夫,怔忪之后便眯着眼睛笑道,“自是来蹭城主的茶点吃的。”
“哈哈哈,莫不是跟了览夜之后,竟也连茶点也不让吃的吗?”
莲砂咬了一口杏仁酥,美眸微闭,似极是享受,道,“倒也不是。”莲砂本想再说些什么,但却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讲什么好,便索Xing闭嘴。
扶疏静候她接下来的话,谁知她竟也不再言语,美眸直盯着桌上的点心,扶疏笑道,“莲君也是老样子,七千年来一丝都没变啊。”
览夜的目光听到这话倏地转向他,脸色不佳,扶疏见他这神色,眉头轻皱,便要转移话题,却听一道清朗的声音道,“城主与我可是旧识?”她顿了顿,又咬了一口点心,声音有点闷,“我近来忘了不少事情,竟是不记得城主了。”
语毕她抬头,脸上略带尴尬的笑脸。
扶疏笑道,“无妨,只需我记得莲君便可。”说罢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坐在一侧的览夜道,笑脸有些微妙。
莲砂吃茶点的手一顿,长长的睫毛在脸上落下一片阴影,再次看向扶疏时面上已无异样。
“哈哈哈,我当是何方神圣来的这幻城之中,没曾想又在扶疏这儿碰到你了。”人还未到,爽朗的笑声先到了。
莲砂觉得这声音甚是耳熟,仔细想了一会子,恍然大悟竟是魔君澹禾。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长相妖娆的魔君便携一红衣美女而来。
她端着茶点的手在看到那红衣女子时候便怔住了,她扭头去看览夜上神,见他的眸色也是一深,薄唇轻抿之间,脸色也不是很好。她放下茶点,悄声对览夜道,“这红衣美女甚是美艳啊。”
览夜听到这话,脸色更是不佳,冷静脸“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你有没有觉得那红衣女子长得很像一个人?”她凑近了览夜,淡淡的芬香便在他的鼻尖晕染开来。
览夜未来得及做声,却听得她似是极震动的抽气声,随即她低着头从自己的布袋中翻出了一面镜子仔细的端详起来。
览夜隐在袖中的手紧紧攥紧,面上却无甚风波。澹禾带着那红衣女子此时已经走到了他的身旁,却听澹禾笑道,”上神,我们可真是有缘呢。”
他那双丹凤眼原本便极妖娆,此时眼中带笑,眉梢都是一派柔情,倒真有几分堪比花娇的意味。览夜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目光悠悠的落在了对面的莲砂身上,似是无视了他这个人。
魔君倒也不恼,笑得一派自得,半搂着那红衣美女的腰向莲砂靠近了些,才笑道,“今日可真是来得巧,莲君也在此呢。”
莲砂原本正在一心一意的端详自己的容貌,听得这话,倒也并不慌乱,先是神态悠然的把镜子放到了布袋中,然后才像是才看到魔君般,恍然长叹一声,“啊,原来是魔君啊。不知魔君何时到得?”
澹禾看着她的神情,妖娆的脸上勾起一抹坏笑,雅致开口,先是极失落的哎了一声,然后才道,“自君别后,甚是相思。日日盼君不见君,这次得了风声,便匆忙来见君一面啊。”说罢,敛下眸子看起十分可怜,只是嘴角的那抹极妖娆的弧度与他的话语极不符合。
莲砂一向觉得天界人说起话来文绉绉的,一点也不果断,没曾想这魔君也是这么一个文艺角色。什么君啊卿啊的整一套,她着实有些吃不消。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俗仙,这等风雅的说辞自是于她不般配的。
当下便笑了声,道,“既是见过了,不知魔君何时离开?”她笑得无邪看向来人。
在场的人听了这话一时也全都沉默了。
还是扶疏最先反应过来,笑着打圆场招呼澹禾入座。澹禾看着眼前那笑得无邪的女子,不但没被她的话语惹恼,反而心情顿时变得极愉快,他笑得舒服,脸上一副无谓的神情道,“见君一面可不易,我得多看几眼捞回本才行。”
说罢笑着一把揽过身边的红衣美女,入了座却也不同城主说话,只是专心的喂那红衣女子吃茶点。
而这厢,莲砂依然保持凑近览夜的姿势,她两只手托着腮,刻意压低声音道,“上神,我忽然发现,我与那红衣美女长得竟有九分相似呢。”
览夜:……
“是她与你有九分相似。”
“反正都是一样的。”莲砂托着腮百无聊赖道。忽然大眼滴溜溜的转个圈,凑的更近道,“你说我会不会与她有什么亲缘关系?”
览夜:……
扶疏:……
澹禾:……
她虽然已刻意降低声音,但是凭借在场各位的修为,不想听她说也必须听。莲砂似是非要得到览夜的回答,见他不回话,便不死心的拿手指去捅他。
却被他一把握进了手掌。她觉得有些不妥,先是挣了挣,没摆脱,便也就让他握着她的手,只是眼巴巴的看着他,想得到他的回答。
“当然有关系。”览夜也刻意放低声音,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这全然是徒劳的,但是他就是莫名的那样做了。
莲砂露出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果不其然还真的就是这样的神情,她了然的眯了眯眸子,才继续道,这次声音压得更低了道,“什么关系?”
“想知道?”览夜一本正经的问她,吓得她一时也正了正脸色,觉得这是一件极其机密的事情,万万不能马虎了去。
“恩!”她重重的点头。
“不告诉你。”览夜脸色无波,幽深的眸子看向她,看到她眉头紧拧的神情,这神情…好熟悉。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想要去帮她抚平那紧皱的眉头,却明显的感到她的身体一僵,直觉的想要退后,他出声止住她的动作,“别动。”
莲砂原本正在沉思她的红衣美女的关系,见他忽然伸手过来吓了一大跳,直觉想要后退,却被他喝道,真真是略受了些惊吓。
他的手有些凉,抚在额头上凉的有些难过。她感觉到他的手似是极小心翼翼,只是还没来得及去细想,便听到“啪”的一声响,似是有什么东西摔碎了。
她回过神来,先是把手从览夜手中抽出来,然后端端正正的坐在了椅子上,这才发现,魔君的脚下躺着一滩打坏了的茶盏。
这是什么情况?她美眸轻挑,看向魔君的眸子带了些许的疑问。
澹禾此时却笑得随意,语气中带着歉意的看向扶疏,“一时不慎,手滑了。”但是神情却极妖娆,尤其是嘴角的那抹坏笑,实在无法让人把他和说出的话联系到一起。
扶疏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命人前来收拾了下。
“我看天色也不早了,不若今天你们就在我这里歇息?”扶疏冲览夜道,话还没说完,果不其然的就看到览夜的脸色黑了下来。他摸摸鼻子,惧怕览夜是一回事,但看他生气怎么就莫名觉得很有趣呢。
无视了览夜如冰扫来的眼神,他扯着嘴巴笑道,“况且你要的东西我还得找一找呢。”
他冲莲砂挤了挤眼,吓得莲砂打了个哆嗦。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说罢也不管不顾别人,率先开溜了,这里的气压还不是一般的低。
澹禾依然是那副样子,莲砂看向他的时候,却见那红衣美女就差没把两条腿粘他身上了,不禁慨叹当今这世界,都这般奔放了么,啧啧,看来她确然是错过了很多事情啊。

一仙倾城仙君有毒小说免费章节

晚饭吃的很喜悦。
至少莲砂这么觉得,因为她见到了她家的弦焱二殿下。
扶疏也吃的很喜悦。能让览夜的情绪波动,是他最大的爱好。
魔君也吃的很喜悦。原因不明。
似乎只有览夜吃的不是很喜悦。他阴沉的吃完了饭,然后阴沉的散了场。
莲砂此时正窝在房间里听弦焱讲那魔君澹禾的秘闻。她翘着二郎腿,托着腮安静了下来。像是做了很久的斗争,她忽然出声问道,“你见魔君身旁的那个红衣美女了吗?”
“恩,见了。”又不瞎,当然看到了。
“你觉得她长得美不美?”
“你最美。”弦焱温柔的说道,只是眼底有一丝冰冷。
“我是说!”莲砂把托腮的手放下,然后踱步到窗前,探出脑袋然后关上窗,才道,“我定与她有些许关系,你觉得呢。”
“我不怎么觉得。”
“咦?我啊,她啊,长的啊。”莲砂手忙脚乱的比划了一番,却见弦焱仍然似乎什么也没懂得样子,她泄了气的作罢了。
“跟你说不明白。我要睡觉了!”她下了逐客令,弦焱也只是嘱咐她别又从床上滚到了地板上,温柔的笑了笑,也就离开了。
睡梦中她觉得有一双手在她脸上滑行,莲砂吓得惊坐了起来,果然看到床前站着一个人。
“呵…”那个身影轻笑一声,听得出来是个女人。
莲砂也坐着没动,却也轻轻笑了起来。当她活这么大的岁数全是被吓大的吗。
“深夜来访,姑娘是专程来吓我的吗?”莲砂又懒散的躺到了床上,左手支着脑袋,闭着眼睛道。
“那莲君可是被吓到了?”那声音颇柔媚,莲砂闭着眼睛,却仍无故由的哆嗦了下。
“不曾。雕虫小技都算不上,也妄想吓得本君?”她半眯着眸子,双眼已经能够视物,看清了站在床前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她今日挂在嘴边的红衣美女。
“诺,原来是你。”她勾了勾嘴角。心下却飞快的转着脑子,不知这红衣美女来找她是为哪般?莫不是她也跟自己有同样的疑问?她的脑海中开始出现悲情姐妹深夜认亲的狗血戏码。
意识到自己想了太多,她习惯Xing的砸吧砸吧嘴,觉得果然话折子看多了会影响智商。
“当然是我。”那红衣美女也寻了个座位坐下来,两人就在黑暗之中沉默着。
“你为何还没死?”红衣女子开口道,声音柔媚,话语冰凉。
“姑娘莫不是以为你来看我一眼,我就会死掉?”莲砂觉得这姑娘脑袋有问题,说话都没个逻辑,不禁觉得甚是好笑。但她自是很有礼貌的仙君,也就不和脑子有问题的人多做计较。
“你害了他一次,你还要来害他第二次吗?”红衣美女骤然吼了起来,声音尖锐刺耳。
莲砂眉头轻皱了下,这红衣姑娘到底在讲什么,她不甚明了,但或许跟她有关?她想了想,自己已是七千年不问世事,莫不是还真的有什么事情是她疏忽了的?
“我害了谁?你倒是说说。”
“你怎么还没死!你什么时候才能死!”红衣美女忽然站起,直直向她走来。
莲砂自问自己是第一次见得这红衣美女,若不是她那张酷似自己的脸,她怕是这辈子都不会注重到她。她这人向来挑剔,又是个什么事儿都不记在心上的主。
“你的脸怎么回事。”她问出了自己一直迷惑的事情,被她这么一发疯差点吓坏。
“呵…我的脸么?”她笑了起来,笑声越发癫狂,就在莲砂以为她就要笑断气的时候,笑声戛然而止,她愤恨的啐了一口,道,“还不是拜你所赐么?”
“别,别别,可千万别!我可不记得我跟你有关系。”莲砂现在一听她说话就觉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你要是找我有事,就好好说话,深更半夜,别学人装神弄鬼的。”莲砂美眸看着黑暗中的那个身影,懒懒说道。
“若是没事,只是为了来恐吓我,那你大可免了。我要休息了。慢走不送。”莲砂当然不信她只是来恐吓她的。
“当然有事。你不是想知道我这张脸怎么回事吗?”她轻笑了起来,莲砂觉得她有点不正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得,这是正常人做的事吗?
“你说这句话之前,很想知道,你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就忽然不是那么想知道了。”她是想知道,但是看那美女的意思,怕是不会那么轻易就告诉她的罢。
“你难道不想知道那几滴朱砂泪的来历吗?”
“或是,你不想知道在蓬莱岛看到的那些画轴究竟是真是假?”
“以及,你究竟害了谁?”
最后的这句话,她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莲砂眯着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她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脚踏进了一个阴谋里,但是该死的,她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我是装神弄鬼的分割线*********************************************
“昨日可都安好?”扶疏看到门口打着哈欠进来的莲砂,笑着问在场的人。
览夜一如往常的直接无视了他,一个眼神都没留给他。他嘴角抽搐,不就是稍微整了一下他么,虽然说平常他也是习惯被无视,但今天彻底被彻底无视还是有一丢丢小小的忧伤。扶疏心疼的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脏,还好它足够强壮。
澹禾脸上向来带着坏坏的笑,勾人的丹凤眼流转间就将众人的神态全收入眼底。他一手搂着红衣美女的腰,懒懒散散的坐在了座位上。
而这厢的弦焱,自是一看到莲砂出现,便迎了上去。
“莲君这是没睡好?”扶疏长得很阳刚,笑起来带着一种硬朗的朝气。
“确然没睡好。”莲砂语气不是很好。她随着弦焱一同坐在了一侧的位置上。
“是扶疏招待不周,还是另有他故?”
“进了一只胡言乱语的老鼠。”莲砂哭丧着脸,声音闷闷的。
“莲君可真是会说笑。”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被莲砂说成老鼠的红衣美女。
“那也比不上我听得故事好笑。”莲砂闷闷的回道。无意继续这个话题,她看向览夜,览夜刚好也向她看来。
若是往常,她定然不会避开他的眼光。但如今,她看到他,却无故由的想起昨夜的谈话,一时之间竟慌乱的避开了他的目光。
览夜眸子一深,定定的看着她微微侧过的脸,然后看向扶疏道,“我要的东西你若是今日不给,我看你这宅子也不必住了。”
扶疏原本笑得灿烂的脸便僵住了,他艰难的扯了扯嘴巴,硬是扯出来一丝弧度,“上神哪里话,东西早就预备好了。”
他解下挂在自己腰间的香囊递与览夜,览夜接过直接放进了长袖中,却并未再同他讲话。
以后再慢慢整治他。
他看向莲砂,眸色清冷,嘴角轻抿,“莲君若是没别的事,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莲砂点头,转身向弦焱嘱咐了几句,便要跟着览夜一同离去。
谁知他们刚走到门口,却听那一早上不发一言的澹禾大笑起来道,“哎呀,你们说巧不巧。我昨晚做了个梦,竟然梦到了七千年前的事。”
览夜和莲砂本来要走的脚步却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双双停了下来。览夜回头目光如冰一般扫向澹禾,但他却像是全然不知一般,继续道,“说来也希奇了,今日这场景与七千年前的还真是像啊。”
“不知道莲君可还记得七千年前的事?”
“哦,是了。大概你并不了解。不知有没有爱好听本王跟你讲上一讲当年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他低着头笑了起来,肩膀都开始稍微震动。
莲砂着实担心,他笑得花枝乱颤的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
七千年前的事?莲砂心中计较着,想到昨晚那红衣美女讲的事情,难不成七千年前还有别的事?
她啧啧的在心中低叹了下,七千年前可真是够兵荒马乱的。她无故由的觉得甚是烦躁,一时也并未接口。
览夜直直的站着,就在他还要再开口的瞬间,站在莲砂身侧的览夜却蓦地消失不见,再见时他已然出现在澹禾面前,一只手拽着他的衣领,两人距离极近,但他的声音却像来自地狱一般阴暗道,“魔君莫不是活腻了吗?”
澹禾笑得有些无所谓,同样用密语答道,“照上神大人的步子走下去,磨磨唧唧的实乃让人心烦。本王没那么多的耐心,索Xing推你一把。”
览夜笑了,笑声极冰凉,冷的有些刺骨,“你当本君不知道么。恩?我不管你别的小动作,只是这件事终归是我和她的事,我不希望外人插手。”
“再有下次,本君不保证会像今日这般,还能与你说笑。”览夜冷冷地道,伸手轻轻掸平了他的衣领。
“还请上神别让本王等太久了。”澹禾坏笑道,漂亮的丹凤眼却看向览夜身后。
览夜也转身,并未对他的行为做解释。看到看热闹看的正津津有味的莲砂时,轻轻拉过她的手便把她拽了出去。
而他们身后,澹禾和弦焱皆是脸色不善,但是二人脸上都勾着深意的笑脸。
扶疏在一旁托着腮笑得很是欢快。

一仙倾城仙君有毒小说推荐

一仙倾城仙君有毒小说在线阅读作者用深厚的文笔功底勾勒出了属于文里的世界,人物描写传神,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 ,引人入胜 ,越读越有感觉,实乃必读佳品!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