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虫族夫夫日常(秦晋白岩)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虫族夫夫日常(秦晋白岩)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虫族夫夫日常(秦晋白岩)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小说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2-02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虫族夫夫日常免费阅读共享,小说的主角叫秦晋白岩,虫族夫夫日常小说是一本最新上线的耽美小说,秦晋与白岩和好如初,白奇就打算带着他俩打道回府。可是充当背景板的黄尾不干,拦住秦晋,“你难道不想知道你和白奇真正的关系吗?” 秦晋瞧见白奇若有所思,以为他可能是想知道从前没有失忆前的事情。秦晋既然答应为他找寻丢失的记忆,就一定会做到。秦晋点头,“那好,我跟你走一趟。”请到本站虫族夫夫日常(秦晋白岩)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虫族夫夫日常小说摘要

穿越到荒凉人烟的异星,因为一时危险,给人救了但是怎么就被啪了呢?秦晋表示很蛋疼!
种族分为,雄子,雌子,亚雌,亚雄。雄子平庸却珍贵,只因为那强大的繁衍能力。
此世界雌多雄少,身为雄子的秦晋简直是块肥肉,被吃到了嘴里,白奇表示怎么能够放过这块肉?
实际上,作为一个失忆却不自知的秦某人,在一路的朝着作死的方向狂奔。自以为被抛弃的白某人默默的计划着,要让秦某人重新爱上自己,然后狠狠的榨***!管他秦某人以后

虫族夫夫日常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与白奇一起躲着旮旯里的白岩,眼瞅着秦晋要被人忽悠走来,急巴巴地冲出来,“不准走!”
白奇一出现,黄尾瞬间尴尬。尬尴之后就两眼冒星星,是白域主耶!为什么白域主总是辣么的帅,辣么的强大!白奇对于再次生事的黄尾十分恼怒,不遵守承诺的虫子总是该教训的!
秦晋看着白岩水润的小眼睛里一片祈求,就不知道为何原本想要硬起的心肠就柔成了一滩水,但是他知道小孩子的坏毛病是惯不得的,板着脸冷声应道:”你让我离你雌父远些,我现在走,你又要拦我。这是做什么?“
白岩求助白奇,结果白奇东看西瞧得就是不理会他,白岩委屈的嘟起小嘴巴,他答应雌父要守住雄父失忆的秘密,所以心里那个委屈,可是偏偏不能说,谁让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而这个坑又被雌父给无限的挖大了。“对不起,秦叔叔。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保证,你原谅我,我就不计较你和我雌父的事情,我还管你叫雄父。”
白岩傲娇的昂起小下巴,一副我叫你雄父是看的起你的样子。只是你能不能收一收你那祈求的小眼神?这让傍边看戏的黄尾想笑又不敢笑。
对于自家的幼崽首次开启赖皮模式,想起从前的某人也是这般的死皮赖脸,白奇心理默默的吐槽,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天生会***。
秦晋不应,白岩就撒泼。死皮赖脸的抱着秦晋的腰身,“雄父,雄父。”
白岩磨了半天也不见秦晋应自己一声,可着急了。越急就越慌,一慌神就真的有要哭的趋势。白岩低着头咬着唇,想哭又不敢哭。白岩听说雄子最讨厌哭的幼崽,为了不使秦晋更加讨厌自己,硬是忍着即使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都睁大着眼眶不让泪水落下。
白奇瞧着心疼,但岩岩可是个雌性幼崽,小时候可不能娇惯,得好好磨磨性子。不然怕大了,太弱了,守领域都守不住。
在秦晋的心里雌子就跟闺女没啥区别,得娇养着。所以白岩真的哭上了,又心疼。人真是个希奇的生物!秦晋蹲下去,转过白岩的身子,轻哄道:“别哭,叔叔没生你气。”
“才不是叔叔呢!是雄父。”白岩红着眼睛看着秦晋,可会趁火打劫!
“好好。是雄父是雄父。”秦晋不知道原因,反正就是见不得白岩哭,所以当是哄白岩,他爱叫什么就是什么,喜悦就好。
秦晋与白岩和好如初,白奇就打算带着他俩打道回府。可是充当背景板的黄尾不干,拦住秦晋,“你难道不想知道你和白奇真正的关系吗?”
秦晋瞧见白奇若有所思,以为他可能是想知道从前没有失忆前的事情。秦晋既然答应为他找寻丢失的记忆,就一定会做到。秦晋点头,“那好,我跟你走一趟。”
“雄父,我也要去。”白岩拉着秦晋的手,不肯放开。喜欢的秦叔叔变成自己的雄父,怎么可以让他离开呢?不行,一定要跟着,不许别的小杂虫把自己的雄父抢走,否则咬死他,不对,是毒死他。
“不如我们都去吧!”白奇看着秦晋,微微一笑。
白奇一开口,秦晋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便欣然同意。
“啊?真的吗?真的吗?”作为一个脑残粉,想到接下来的日子可以和白域主共同生活,黄尾幸福的都要炸了。
装失忆的白奇知道黄尾走歪路拖时间去黄域,也不点明,心里盘算着黄尾再打什么主意,又该如何应对。他知道黄翼可不简单,当年差点就让黄翼把秦晋给骗走了。得防着一点,白奇心里的小算盘霹雳劈啪啦打的响亮,黄尾可不知道,他想着怎么才能让白域主大大顺顺利利的到达黄域。
黄尾看到水路,想起这条河晚上的美景不错,刚好这条河顺路又不拖延时间。黄尾扭头看着秦晋,“秦晋,你想坐不坐船去黄域?”
秦晋点头,“你是导游,你安排。”
“导游?”黄尾迷惑的看着秦晋,显然黄尾是不理解这句话的。
秦晋一阵尴尬,“就是引路的,带着我们去哪里游玩的,故而称为导游。”
“嗯。”黄尾点头表示知道。
可是轮做船伐的时候,黄尾难住了。黄尾求助的看向白奇,他觉得白奇大大这么牛逼哄哄的虫子一定知道,结果白奇回了一句“我也不知道!”
秦晋小嘚瑟的翘着嘴角:“我知道。”在秦晋的指挥下,黄尾扑哧扑哧用爪子磨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砍倒一棵八个人都抱不拢的巨树。
当黄尾继续在秦晋的忽悠下,把树的树干掏空时,他觉得自己被骗了。原来做船这么简单,只需要砍一棵树,把树干掏空,就成了一只船?!秦晋递给他两根船桨,他又懵了,“你给我干嘛?”
秦晋扫视几只虫子一眼,“我们就四只虫子,我是个雄子,岩岩是个幼崽,你觉得我两合适吗?"
黄尾摇头。
秦晋凑近黄尾,阴险的一笑,“难不成你想指使白奇不成?”
黄尾感觉到白奇一闪而过的杀意,猛然摇头,自食其力,丰衣足食。
结果秦晋一家坐在床头吃着鱼片,黄尾一人坐在船尾划着船桨。
夜晚静静地降临,雪白的明月终于升起。
明月升起,黄尾期待的美景终于出现了。一尾尾锦鱼{瞎掰的,别当真}从河底窜了出来,舞动着自己灵活的身躯。这是交,配繁殖的季节,才独能看到的美景,一尾尾锦鱼争奇斗艳的展示着自己灵活美妙的身姿。月光下的锦鱼格外的漂亮,闪闪发光的鳞片都是那么的柔和,就像白奇情动的眸子。只有这个时候,他清冷的眸子才会出现出诱人的水光。
不知为何秦晋的脑海里会出现这么一句话。

虫族夫夫日常在线阅读

柔和的月光下,一尾接着一尾的锦鱼跃出,雄鱼以曼妙的舞姿吸引着雌鱼共鸣。当两尾雄鱼因为一尾雌鱼而争起来的时候,它们并不是拼个你死我活以力量来取胜,而是双方尾朝天头着地,看谁最终能够将谁的尾巴压倒在水中,谁就是胜利者。
在一场繁荣的午夜中,迎来新的生命。而新的生命孕育的同时也伴随着死亡的开始,雄鱼在交c配结束的那一刻意味着生命的结束。雌鱼则会在鱼卵落地的那一刻,献出生命的最后一丝柔光。
黎明将至的那一刻,意味着这一切即将结束。秦晋打了一个哈切,他觉得可以稍稍的闭一会儿眼,休息一下。可是他扭头的那一刻,看到白奇眼角一闪即逝的泪光,心十分的不***。不知如何安慰,秦晋拍拍白奇的肩膀,将他的头压至自己的胸口,轻声说道,“累了吧?休息一下。一觉醒来什么都好了。”
“嗯。”白奇闷哼一声,窝在秦晋的怀里听着他那沉稳的心跳声,安心的睡着了。
此时白岩那个熊孩子不知是被冷醒还是怎么了,翻一个身看见白奇窝在秦晋的怀里,蹑手蹑脚的爬起来。秦晋用眼神询问白岩,白岩抿嘴,“我要和你们一起睡。”
秦晋拍拍自己空出来的大腿,白岩笑笑就安心的躺下去。抱着白岩两父子,秦晋忽然就觉得整个人生都满足了。
瞧着秦晋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的。黄尾觉得很委屈,明明是打算让白奇大大喜悦喜悦的,咋又成促进他们之间感情了呢?万一他两感情太好,自己的雌兄咋办?不行,一定要使他们的感情变僵,又不得使白奇大大太伤心怎么做才好呢?
找个亚雌来勾引秦晋?不行不行。对了,***。让秦晋不举,这样就算白奇大大在喜欢秦晋,他们终会分手的。***,黄尾咧嘴,不禁给自己点个赞。至于不举咋办呢?这个简单,他知道有种焉尾花,吃了,一个月之内都会不行的。
至于焉尾花生长的地方,通常都会在阴湿的小水沟边。
黄尾把小船靠岸,喘了一口气,“呼,终于到了!”
白奇睁开眼睛,没有感觉到阳光刺眼,抬头一看是秦晋用手为他遮住了阳光。白奇抿嘴,淡定的推开秦晋,连一句谢谢都没有站起来就走了。秦晋摸摸鼻子,这是咋了?身为一个大老爷们,秦晋觉得是不应该和老,咳咳,与姑娘差不多的雌子置气的。
秦晋打算起来,一个恍惚船差点翻船。看着三双瞪过来的眼睛,秦晋尴尬的一笑,“只是脚麻了。”
白奇有些内疚,不过你是别想从他的面瘫脸上看出痕迹的。白奇告诉自己,要搞定雄子,还是一个失忆不自知并且抛弃过自己的雄子一定不能心软!对,不可以心软。而且要让他要爱上自己,在狠狠的榨***!
白奇淡漠的瞥一眼他,然后扭过头给白岩整理一下衣襟,擦擦小脸。嘱咐白岩乖乖的呆在这里,自己去找吃的。可是不想,黄尾自告奋勇的说他去。白奇想想既然你愿意去那就去吧,就点头。
秦晋给自己蹂了半个小时的肌肉,终于恢复正常。
很快黄尾拎着几只烤好的野鸡过来了,黄尾把单独的一只递给了秦晋。白奇不经意间的嗅嗅,眼里划过了一丝趣味。心理为黄尾打了勾,“不错,这小子终于作对了一回事。”
秦晋没有太多的戒心,他的雌兄要见自己,黄翼总不可能在半路毒死自己。何况白奇两人还在这里,凭着他和白奇的关系,这个冷心的东西看在白岩小家伙喜欢自己的份上,至少不会见死不救。
秦晋吃了一口,感觉味道不错,竖起大拇指,“不错哟,兄弟。这个味道绝了!”
看见秦晋没有戒心的吃下去,黄尾在心里点了一个赞!好样的!当秦晋夸他手艺好的时候,黄尾乐滋滋的抬起下巴,“那是,我可是我雌兄一手培养起来的。他说假如手艺不好,长得又不好看,更没有超强的实力,怎么抓住雄子?”
秦晋点头,“嗯,你雌兄说的有道理!”
秦晋对上白奇瞥过来的冷眼,迷惑的问道,“怎么了?我又说错什么了?”
白奇清冷的说道,“没有,吃你的吧!”
白奇心理冷哼一声,瞧瞧,瞧瞧,失忆了都还在念着黄翼的好。当初是谁厚着脸皮要给自己做饭?现在还嫌弃自己不会做饭来。嫉妒心真恐怖,白奇只顾着吃醋,都忘记秦晋什么都不记得了,现在说的都只是随口一说。
假如没有失忆前的秦晋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哭的,为了抓住一个男人的心,不厚着脸皮怎么行?
秦晋觉得一阵冷风吹过,今天是要下雨了吗?抬头看着天空没有啊,还是一晚晴天。秦晋快乐的吃完一只鸡,没有丝毫的察觉到阴谋的气息。
“等一下,我们走哪里?”白奇随便的敷衍几口,擦擦嘴巴就不吃了。
黄尾应了一句,“从这里走,穿过这片雨林,再越过达达平原就到了。”
“好,那吃完了。我们就出发。”
秦晋蹙眉,拉住起身的白奇,从胸口掏出一个梨子,“吃完再走。”
白奇冷漠脸,“我不饿。”
秦晋骨子里是大男子主义的,板起脸,“不吃完就待在这里。”
白奇冷着脸,在心中小人欢乐中,“不情愿”的吃下了令他“难受”的梨子。
。。。。。。
吃完饭大概半个小时,秦晋就感到不***了,其实是热。燥热难耐,又不好直说。其他人吃了都没有事,唯独自己。所以吃的应该没有事。难道是雄子也有发情期吗?没有听白奇他们提起过,应该不会这么坑爹吧?
秦晋为不暴露自己的秘密,慢吐吐的走在最后面。把背上背着的包袱都挪到前面来了,以求遮挡一下。白奇可是时刻注重这秦晋,在秦晋流汗皱眉之时就擦觉他的异常。
白奇悄无声息的慢下步伐,不经意间与秦晋平齐,轻轻的在秦晋的耳边呼了一口气,“这是怎么了?为何出这么多汗,是热吗?我给你背一下包袱吧?”

虫族夫夫日常小说推荐

虫族夫夫日常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最新倾力写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