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我和月老谈恋爱(季萧司缘尘)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我和月老谈恋爱(季萧司缘尘)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我和月老谈恋爱(季萧司缘尘)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2-02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 我和月老谈恋爱》小说火热上线!该小说文笔与情节俱佳,文风自然温馨,是一本值得关注的小说,我和月老谈恋爱免费阅读共享,再看此刻的季萧,似乎有一阵春风拂过。让他安心了不少。 那人微微打量了一下司缘尘,便抱手行了一个礼。 “在下是昱城王——李鬼,不知道阁下能否将你身后杀害我女儿的凶手交给我。” 这句话说的可谓是极其客气了,看得出这个昱城王也是一个有眼色的人。能发觉司缘尘的修为地位,比他高出很多。 “这是我座下的客人,不能就这么让你带走了。”司缘尘的袒护之意已经很明显了。请追书的读者到本站我和月老谈恋爱(季萧司缘尘)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我和月老谈恋爱小说试读

不说话就算了,司缘尘这一开口就能吓死个人。三言两语之间就将自己放在了话语的主导权上。
对啊,仅仅是这样有什么资格问他们讨要?
小冥鬼顿时有些语塞了,花了几秒钟的时间调整好自己。
又开始质问起司缘尘,只不过这一次的底气没有之前那么足了。
“那你们也不能就这样轻易地离开,必须和我回去接受调查。”
季萧皱了皱眉,那个苏莹还在等着他们回去呢!

我和月老谈恋爱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要知道她现在是怀有身孕的人,把她一个人留在那里不太好吧。
而司缘尘则是不愿意跟冥鬼回去。
堂堂的一个仙界的上仙,竟然沦落到被一个冥鬼看管调查?不可能。
即便是抛开个人因素,司缘尘也不可能跟他回去。
他们才来冥界第一天,不可能和他们有什么交集。
这明摆着就是陷害。
假如跟他们回去,就完全陷入被动了。更加不可能洗清冤屈了。
怎么办?难道要动手吗?
司缘尘淡然地脸上难得有些动容了,假如此刻动手不就是告诉别人自己做贼心虚吗?
不动手就这样逆来顺受?
就算去请好友的支援,似乎也需要时间啊。
正当司缘尘犹豫不决之时,又有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你们都给我让开!”
冥鬼有些蒙了,这个节骨眼上到底谁来捣乱?
原来是冥界的冥捕。
虽然司缘尘也不了解来人是谁,不过看到他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就知道对方肯定也是来找茬的。
司缘尘将手放进了自己袖子里,微微变换了几个手势。
一道透明的灵气就这样飞到了天上。
而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觉察出来。
在场的人最多就是一些跑腿的小喽啰,司缘尘对于他们的忌惮,也仅仅是因为冥界的关系。
无关本人。
释放一点他们无法察觉的灵气也是很正常的。
“这个人涉嫌杀害昱城王女儿,是一个杀人凶手。我们必须带走!”
冥捕十分正确地指着季萧说到,那模样似乎是不带走季萧绝不善罢甘休!
怎么又是我?
季萧又一次被别人莫名其妙地指责罪证了。
在场的人再一次哗然了,本来还以为司缘尘和季萧是被冤枉的。
没想到此刻竟然又出了一件事。
无独有偶,这么看来这两人是真的不是什么好人了。
“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和我们冥府抢人的!”冥鬼眼看着即将到手的鸭子就要这样飞了。
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假如说,是本王向你要人呢?”一道浑厚的声音从冥捕的身后传来。
这个人的到来直接把季萧给吓了一跳。
本以为牛头马面就已经是冥界最恐怖的了。没想到竟然还有更恐怖的。
只见此人的身体异常的高大,浑身带着煞气。
让人瞩目他的不仅仅是因为他那样的身材,还有他那张脸。
假如说像牛头马面那种完全张了一张鬼脸,那多看几眼也就能够勉强接受了。
可问题是,眼前的来人却是一副半张人脸半张鬼脸的样子。
鬼脸也没啥惊异的样子,不过就是季萧在现实看到的那种恶鬼的形象。
只不过还有半张人脸着实就让人恶心了。
季萧头皮有些发麻,身上也开始有些盗汗了。
看到季萧这幅样子,司缘尘默默地向前走了一步。
伸出手挥了一挥,做出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再看此刻的季萧,似乎有一阵春风拂过。让他安心了不少。
那人微微打量了一下司缘尘,便抱手行了一个礼。
“在下是昱城王——李鬼,不知道阁下能否将你身后杀害我女儿的凶手交给我。”
这句话说的可谓是极其客气了,看得出这个昱城王也是一个有眼色的人。能发觉司缘尘的修为地位,比他高出很多。
“这是我座下的客人,不能就这么让你带走了。”司缘尘的袒护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当然他也能明白这个李鬼不会善罢甘休的。
因为既然他能够看出自己的修为在他之上,还能提出这个要求,显然是做好了十足的预备。
季萧此刻默默无闻的站在司缘尘的旁边,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来,没有力量是真的不行,这是季萧此刻最大地感受。
麻烦一个接一个来了,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假如是平时,司缘尘已经能感受到季萧的不对劲了。
只不过现在四面楚歌的形式让他无暇顾及。
就这样,季萧的心里埋下了一棵要强大自己的种子,
静静地等待它生根发芽。
“昱城王大人,可是有什么证据吗?”司缘尘静静地看着李鬼。
在局势没有明朗以前,只能想办法多拖一点时间。
等好友前来解围。
“定是有人亲眼所见,”李鬼很是给面子的提醒:“他那一身衣服。”
司缘尘的脸色瞬间变了变,那一件月尘风华是自己晋升上仙的时候。
天帝赐给自己的礼物,整个三界也就只有那一件。
“想来阁下也知道那件衣服绝非凡品,这下没有什么可言的了吧,”
季萧听着李鬼的话,心里十分的不服,
不就是一件衣服吗?你还想怎么样?
司缘尘的传音又一次阻止了有些激动地季萧。
这……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季萧心里十分感动司缘尘待自己的好,将如此重要的衣服给自己穿。
“我们都不知道你的女儿姓甚名谁?怎么可能伤害她?”
季萧十分冤屈的大声反驳道。
李鬼对司缘尘客气,并不代表会对季萧这个“杀人凶手”客气。
“休要狡辩,是不是你,回去一查便知”
“那边的冥鬼说我们偷盗了冥界圣物,你这里又说我们杀害你女儿。我们究竟应该和谁走呢?”
想要继续争辩是不太可能,司缘尘马上将话题卷入了一个新的漩涡中。
不知道季萧有没有发现,司缘尘话里话外用的都是“我们”这个词。
现在的季萧心里十分的不安,出于局势,司缘尘不可能明目张胆地安慰他。
只能用这样的方式。
“谁都不许和我抢!”冥鬼一听瞬间爆炸了。
要知道这次假如带不回这两个人,他的脑袋可是不保的。
“你不过就区区的昱城王,怎么能和关乎整个冥界的魔凌草做比较?”
李鬼也露出自己的獠牙,没有了刚才的有礼。
“魔凌草虽重要,但本王的爱女在本王心中更加重要。你不过区区一个士兵,竟敢对本王指手画脚。好大的胆子!”
能被称为“王”的人肯定是有几分本事的。
一股威压从李鬼的身上喷涌而出,让冥鬼这些低修为的人有些瑟瑟发抖。
咬了咬牙,冥鬼似乎不打算轻易地放弃。
“兄弟们!”冥鬼一声令下“必须将那个人给我缉拿归案!”
冥鬼带来的士兵们瞬间振奋了起来,各个挺直了腰板。
武器砸在地上发出一阵阵有节奏的轰隆隆的声音。
这两人是打算为了争夺季萧开始战斗吗?
李鬼一点都不想和冥鬼这些人战斗,并不是打不过,
只是假如这个时候开战,会很难处理和冥府的关系。
究竟自己再怎么强大也只是一个昱城王。
严格意义上来说,只能算一个藩王。
司缘尘心知这一招并不能拖延多久,从昱城王李鬼那副搓搓逼人的样子,就能知道他肯定不会妥协。
“那我们各退一步,这两人你可以带回冥府,但是我必须跟过去。”
想让李鬼放弃这件事是不可能的,这已经是他所能容忍的极限了。
冥鬼怎么说也是一对鬼士兵的队长,见好就收的本事肯定是有的。
“好,我答应你。”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算是成功地达成了一致。
局势又渐渐地平稳了起来,司缘尘眼底有一缕暗芒划过。
怎么还不来?难道真的要动手吗?
因为带着季萧的缘故,司缘尘有些束手束脚。
必须在不伤害到季萧的情况下,给予敌人一个迎头痛击。
李鬼和冥鬼逼得越来越近,眼看着大战即将开始。
一道声音就这样传了过来。
“请各位先等等。”
怎么?难道还有人来找季萧和司缘尘的麻烦?
在场的人中,仅仅只有司缘尘稍微放心一点了。
这个人就是刚刚自己发灵气请他来解围的。
他在冥界的好友——秦广王
秦广王现在的状态并不是特殊好,在司缘尘给自己发信号之前。
他在闭关修炼。
得到消息之后匆匆忙忙地赶过来的。
幸好他闭关修炼已经进入了尾声,不然强行出关恐怕会引起反噬。
“这不是秦广王吗?”李鬼寒暄了几句“听闻您此前在闭关,可是已然出关了?”
闭关?司缘尘想到了,便你对秦广王细细打量了起来。
果不其然,虽然秦广王看上去没有什么大碍。
甚至看起来有些满面红光。
但是,在衣领那里有一些的凌乱,甚至呼吸的都有些紊乱。
看来自己这是打搅好友修炼了啊。
“你知道你面前的这个人是谁吗?”秦广王稍微调整了一下气息。
李鬼微微皱了皱眉头,抱拳道:“敢问他是何人?”
“这可是仙界的月老,你们怎可如此失礼,还要将他抓起来?”
一句话就点名了司缘尘的身份,在场的人都停住了,堂堂一个天界上仙,竟然出现在冥界。
“你觉得他有必要做那种卑劣的事情吗?”
秦广王的话让在场的众人都陷入了深思。

我和月老谈恋爱在线阅读

“怎么就不能了?”冥鬼大喊着“冥界圣物谁人不想要?是上仙又怎么样?”
李鬼则是冷静了很多,作为一城之主,自然是明白这一句话的分量有多重。
仙界的身份不是意味着人家不会做这样的事,而是他做什么都有仙界人的庇护。
“我的要求也不是很高,”李鬼又说了一遍“只要将那个人留下就行了。”
说完便指向了季萧。
冤有头债有主,本来他的目的就是季萧一个人。
司缘尘离开了也没什么。
“没错没错,”冥鬼也在一旁叫嚣着“月老上仙可以走,但他不能走,必须随我们回去接受刑罚。”
这改口的速度是真的快,刚刚还一脸笃定的,现在又改口了。
见矛头全部都指向了自己,季萧先是愣了愣。
随即便是了然了。
自己算什么呢?充其量就算一个小魂魄而已。
哪里像司缘尘那样身份尊贵。
“要不你先走好了”季萧转头对司缘尘说“尽快查找证据,我等着你来救我。”
司缘尘会来救自己吗?季萧心里也没底。
他只知道,他季萧已经给司缘尘添了很多麻烦。
从给别人牵错姻缘线开始,就一直不停地给他添麻烦。
当初假如不是自己太贪心,想找太上老君要仙丹的话,根本就不会被杜子承下毒。
假如没有中毒,他们根本就不会来到这里。
没有来到这里,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了?
季萧陷入了深深地自责中,整个人显得非常的低落。
而且,秦广王的来意很明显,他只是来救司缘尘的,自己的死活他才不管,自己又何必呢。
季萧已经做好留下的预备了。
明明没有什么的,为什么自己会有种伤感的感觉?
“谁和你说,我要留你在这里,自己离开。”
季萧多愁善感的表情落在了司缘尘的眼里,司缘尘皱了皱眉,这个人一天到晚想些什么呢?
话一出口,秦广王就下意识地接嘴道:
“缘尘兄,你这……”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不赞成司缘尘将季萧带走。
司缘尘是何人?他决定的事情,岂是别人说两句就能改变的。
司缘尘没有说话,不过他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们这就是欺人太甚了吧,”李鬼是绝不会容许季萧离开的。
“放走其中一个人就已经是极限了,还想两个人一起走,你当本王是什么人?”
司缘尘也能够理解李鬼此刻的心情,究竟痛失爱女。
现在“杀人凶手”就要在他的眼皮底下离开了,
这让他如何不着急上火。
“我愿立上神之誓为他做担保,大伙以为如何?”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让在场除了一脸懵逼地季萧外,都陷入了震动之中。
反应最大的当属秦广王了。
“上神之誓?!你疯了?”秦广王一把抓住了司缘尘的肩膀“他到底是你什么人?让你为他做到如此地步?”
“什么是上神之誓?你们在说些什么?”季萧能够感受到空气忽然变得紧张起来了。
可是对这个世界什么都不懂的他,除了发问,似乎也没有什么能做的了。
这种态度更加激怒了秦广王。
敢情人家为你做了什么你都一概不知是吧。
“上神之誓是只有上仙才能使用的契约型法术,同时也是仙界最高规格的法术。”
“一旦施术者未能履行誓言条约,将会对其飞升修炼产生巨大的影响!其后果是无法想象的。”
秦广王的话如同播放器一样,不停地在季萧的耳畔因绕着。
这……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季萧震动之余,就只剩下了感动。
自己何德何能?能值的他这样真心对待?
司缘尘似乎没有听到秦广王的质问,没有看到季萧迷惑的眼神。
只是对站在对面的昱城王李鬼说“我能够理解阁下痛失爱女的心情。”
“我愿用上神之誓和你担保,他绝不是杀人凶手。”
“阁下难道不想把真正的杀人凶手绳之以法吗?处死一个清白的人,贵女的冤魂定不会瞑目的。”
“只有找到真正的凶手,对你,对我,对阁下的爱女才是真正的有好处。”
这是季萧熟悉司缘尘以来,第一次见他说这么多的话,而且还是为了他。
李鬼陷入了沉默之中,假如司缘尘不拿出上神之誓的话,他或许还不会相信。
可上神之誓都出来了。
一个比自己不知道强出多少倍的上仙,敢对自己做这样的担保。
自己还有什么资格不相信人家呢?
“好,我答应你。”李鬼说完之后,带领手下向后退了一步。
这是他让步的表现。
“希望你能够遵守你的诺言。”
“等会,我呢!”冥鬼在一旁不甘示弱的跳了出来“魔凌草的事,你们怎么解决?”
气焰再嚣张又怎么样?说到底这个冥鬼不也是害怕自己被惩罚。
急着想找个人来交差。
“你也不用担心,上神之誓的内容也会包括魔凌草。”司缘尘静静地扫视了一眼冥鬼。
“假如可以,我定帮你把魔凌草追查回来,实在追回不来,也定会寻到真正的盗贼。”
“给贵府一个满足的交代。”
冥鬼还是有些犹豫,对于那些实力强劲的人来说。
像他们这种冥鬼的性命随时随地就可以结束的。
假如在那之前自己已经被处罚了怎么办?
司缘尘看出来了冥鬼的顾及,“你不用担心。”
“我用上仙的身份向你担保,保证你性命无忧。”
冥鬼消除了最后的顾虑,便不在说什么了。
“好,我也答应你,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冥鬼郑重的说到。
“唉。”见司缘尘已经决定好了,秦广王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只能默默地支持自己这个多年老友的决定。
旁边的空气,忽然变得稀薄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上神之誓已经开始运作了。
该说真不愧是上等的***,竟如此的霸道。
在距离这十米开外的地方,空气仿佛都被吸了过来。
忽然多了一些白色的颗粒物?
这是尘土吗?不是。
这是司缘尘所释放的灵力,严格来说,不能叫颗粒物。
应该是在空中漂浮的能量,它们似乎在跳舞一般。
轻松地运动着。
忽的,它们变得急促起来了。
时而聚拢,时而散开。这样的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咦,这是人脸吗?
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人头的外形,不过五官着实模糊。
让人看不出这是谁?
或许这就是这个法术的魅力吧!谁也不是,谁也不像,你觉得它是什么就是什么。
“上仙司缘尘在此对天道发誓,我以万年的性命担保,魂魄季萧绝无任何违反道义的行为。”
“且以我全身的仙身做担保,假如不能查出凶手,我便魂飞魄散变成一介凡人。”
为了打消昱城王和冥鬼的疑虑,司缘尘还特地强调了时间。
契约成立。
本以为会有什么绚烂的特效,谁知道只是那些白光静静地散开了而已。
或许这世间的万物就是这样,一切归于尘土。
没有华丽特效,也没有什么声音说契约达成。
但在场的人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那就是。
这个誓约无法违反。
白光散去,沉默再一次弥漫在了空气里。
“诶呀,散了散了!”在人群中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众人就这样一哄而散。
只剩下了冥鬼,昱城王,秦广王几人。
“如此,本王就静候佳音,也预祝你们的调查一切顺利。”李鬼作揖到,转身便离开了。
这边的冥鬼就不像李鬼那样底气那么足了。
“喂,你们可别辜负我对你们的信任啊。”冥鬼一边走一边叮嘱着。
“缘尘兄,你为何如此冲动?”秦广王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
“就算这位小友再重要,你也不能用自己的仙途开玩笑吧!”
对于秦广王的叹息,司缘尘似乎没有当一回事。
反而转身看向季萧:“你且安心,一且有我在。”
“我没事,只是,那上神之誓怎可轻易……”
季萧说到后面,声音愈发的低沉。
“无妨,我自有应对之策,”司缘尘微微叹了一口气,手轻轻地放在季萧的肩膀上安慰着。
对于季萧来说,这样的安慰从正常的角度是根本不会管用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一股莫名安心的感觉涌上了季萧的心头。
原本整个身体都处于一种十分紧绷的状态,现在竟然奇迹般的开始放松了。
司缘尘说完,眼神扫视了一下秦广王。
似乎是在回答他的问题。
或许别人不懂得这个眼神的意思,但是秦广王懂。
既然司缘尘如此相信在意季萧,立下那些誓言就是有基础的。
并不是无法实现的。
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了的,不是吗?
“既然如此,那我便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秦广王无奈地叹了口气。
然而,眼神却一直黏在季萧的身上没有离开。
这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司缘尘这个无情无欲的人为他做到这种地步。
“嗯。”司缘尘从喉咙里冒出一点声音。
“诶呀,我们快走吧!”季萧有些坐立难安地说“苏莹不是还在等我们吗?”
季萧的本意只是想逃脱秦广王的注视,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究竟,谁被别人这种快要吃人的眼神盯着都不会好受。
“你先回去找苏莹,”司缘尘对季萧说道:“我还要和秦兄说些事情。”
明白他们肯定有事要谈,季萧点点头:“那我先回去了,你快点回来啊。”季萧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走之前还不忘回头看一下司缘尘,似乎是在盼望司缘尘动作能快点。
司缘尘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季萧离开了的方向,没有说话,
“怎么?他一个人回去,你不放心?”秦广王感觉司缘尘的情绪不太对。
总感觉整个人有点沉沉的。
“没有,”这一次司缘尘回答的非常快。
见司缘尘不愿意在提起这个话题,秦广王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
“缘尘兄为何忽然来冥界?”作为司缘尘多年的老朋友,秦广王相信,他们会无缘无故来冥界。
“你刚刚看到的那个人中毒了,施术者是你们冥界的人。所以来找解药。”
或许是出于关爱,司缘尘解释的时候没有将季萧是被别人逼着吃下毒药的事告诉秦广王。
秦广王没在多言,只是看着前面不远处司缘尘的背影陷入了深思。
或许,那个男人就是司缘尘这几万年来唯一可能出现的变数了。

我和月老谈恋爱小说推荐

我和月老谈恋爱人物刻画的性格十分鲜明,故事曲折生动,拥有大批读者粉丝,喜欢看耽美小说的朋友。关注本站阅读我和月老谈恋爱(季萧司缘尘)免费章节全文完整小说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