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我和月老谈恋爱(季萧司缘尘)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我和月老谈恋爱(季萧司缘尘)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我和月老谈恋爱(季萧司缘尘)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小说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2-02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我和月老谈恋爱免费阅读共享,小说的主角叫季萧司缘尘,是一本好看的耽美小说,“求你们了,让我跟着你们吧?只要你们带着我,让我做奴做婢做什么都行。”女人望着两人,泪水在眼眶内直打转。 季萧皱眉,抬高语气说:“都说了我们是来办事的,不能带着你,你听不懂啊!” 他的话音刚落,女人眼中盘旋了半天的泪水,如开闸的水一样,在也控制不住,哗哗直往外流。 看到女人哭了,季萧瞬间手足无措。望着女人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想要阅读更多出色,请到本站我和月老谈恋爱(季萧司缘尘)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我和月老谈恋爱小说摘要

菩提祖师座下仙童季萧,意外捡到一只受伤垂死的灵狐。为救灵狐,季萧偷取祖师灵丹,被菩提祖师打下凡间历百劫。
历九十九劫的时候,季萧在未婚妻和好友算计下发生车祸。导致季萧的魂魄出窍落在了下凡牵线的月老仙司缘尘身上。季萧为了能回肉身报复未婚妻和好友,便和司缘尘做交易。
季萧在帮助司缘尘去给人牵红线的时候,不慎牵错红线,配错鸳鸯。
司缘尘送季萧回肉身的时候,发现季萧三魂七魄少了七魄中的形魄,导至魂魄无法归

我和月老谈恋爱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黑衣丑鬼被红衣女鬼看的有些怯意,但仍壮着胆子说:“红玉,别以为你是昱城王的大侍女就可以为所欲为,这下奴你想要,我想要,大家都想要,那我们就各凭本事公平竞争,你若执意仗势欺人,我们也不会手下留情。”
“对,公平竞争!公平竞争!”众鬼齐呼。
“好,好,我就和你们公平竞争。”红玉黑着脸扫视众人咬牙说道。然后转头看向鬼六,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笑道:“鬼六,我出十年法力,你可愿将这下奴卖给我?”
“十年?那当然是愿……”鬼六话未说完,那黑衣丑鬼打断他的话,朗声加价:“我出十二年”
“我出十五年”旁边的一个小鬼也不甘示弱。
“十六年”
“十八年”
一时间那些鬼妖纷纷加价,从最初的五年到现在的二十年。瞧那群鬼不甘示弱的架势,大有越争越烈的趋势。
看到那些鬼对一个胎儿你争我抢,季萧更加不解了。偏头看向司缘尘,问“他们为什么都想要一个尚在腹中的胎儿?”
“我也不甚清楚,许是他们喜欢孩子吧!”司缘尘很少来冥界,对冥界的很多事都不是很清楚。
“听两位这话音,两位是刚来的吧?”季萧旁边的那个老鬼适时插话。
司缘尘点头问道:“老先生可知他们抢这胎儿作何缘故?”
那老鬼点点头,说“冥书曾有记载,将未成熟生胎催出母体,吸食其精元,在将其胎体连同胎盘烧练成粉,混入几位药草,服用下去即可法力大增。所以,也不怪他们抢这生胎,实则是生胎在这冥界实在难遇难求。据闻,几千年前曾有生胎在冥界出现,后被一位元姓鬼友所得,后来听说那位元兄法力大涨,在一次魔妖大战中立下奇功,并降服冥界至刀噬魂刀,可谓是名利功力法器三收,实乃冥界一大传奇。”
吸食胎儿精元,将胎儿连同胎盘烧练成粉,这种残忍至极的做法,直听的季萧遍体生寒。
“如此残忍之邪术,冥王为何不禁止?”
“怎会不禁止,只是关乎修为,屡禁不止罢了!”老鬼叹道。
几人说话的功夫,那边加价声已经进入***的互不相让环节。只见黑衣丑鬼抬价说:“二十年,我出二十年”
红玉也丝毫不让“我出二十二年。”
大伙站的位置是冥界城外的一处偏角里,这里的鬼,大多都修为不高,是那种无处可去的无名小鬼。所以,当黑衣丑鬼和红玉明枪暗斗互不相让的时候,众小鬼纷纷放弃参与竞争,围着红玉和黑衣鬼兴灾乐祸的看热闹。
黑衣鬼再次加价:“二十三年”
红玉不甘示弱“二十四年”
黑衣鬼心有不甘的咬咬牙:“二十五年”
红玉胸有成竹:“二十八年”
红玉的二十八年一出,众鬼躁动,低语声连绵起伏。
黑衣鬼紧握拳头,嘴巴张了又张,终是没有在喊价出声。
鬼六笑颜满面的喊道“红玉出了二十八年,还有没有在加价的?”
众鬼,交头接耳,却没有一个在出声喊价的。
鬼六再次问道:“还有没有在加价的?”
就在这时,一直低头不语瑟瑟发抖的女人,缓缓抬头看向大家。在看到季萧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那满含渴求的目光竟流下两行清泪。
在她抬头看到她双眼的那一刻,季萧浑身一震。她和小敏实在太像了,尤其是那双楚楚动人、惹人怜惜的眼睛。假如不是四周的黑暗和鬼怪提醒,季萧几乎以为她就是小敏。
司缘尘注重到季萧的不对劲,用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捏了捏季萧的手,季萧竟毫无反应。
就在这时,鬼六喊道:“既然没有加价的,那这下奴就归……”
“慢着!”季萧忽然大喊一声。
“这位鬼友要出多少年法力?”鬼***众鬼齐齐看向季萧。
“法…法力!”听到法力二字,季萧瞬间清醒了过来。见到大家都在看着自己,心里直叫糟,自己哪里有什么法力啊?只是看到那女人渴求的眼神,情急之下不由自主乱叫的而已。这下真是骑虎难下了!!
“鬼友要加价几年?”鬼六两眼放光的紧盯着季萧问。
“我……我……”季萧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正要说,“我不买她”的时候,他旁边的司缘尘接话道:“他出五十年法力!”
“五…五十年?”众鬼惊呼。
“五十年!”司缘尘点头确认。
众鬼再次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五十年,好大的手笔!”
“不知他俩是何来历?竟出手如此阔绰!”
“瞧他们的妆扮,应该不是蝇鬼小妖。”
“这下看红玉还怎么嘚瑟!”
“五十年啊,要修炼好久的!”
听着耳边的议论声,季萧转头看着司缘尘,一股不知名的感觉萦绕心间,久久不散。
“这位鬼友出了五十年法力,还有没有比他更高的?假如没有更高的,那这下奴就归……”
“慢着,”红玉出声打断鬼六的话,然后望着司缘尘:“我要同这位朋友讲两句话。”
“红玉姑娘要同在下讲什么?”
“你当真要这下奴?”
“当真。”
红玉的脸色变了变,再问:“你想清楚了,当真要和我抢这下奴?”红玉看着司缘尘,眼中不悦之意在明显不过。
“红玉姑娘说错了,这不是抢,而是各凭本事!”
“好、好、好”红玉黑着脸连说了三声好,最后扔下句“希望你不会后悔今天的‘各凭本事’”说完怒气冲冲的甩袖离开。
红玉走了,鬼六连忙出来打圆场:“鬼友莫气,红玉就是那个德行。鬼友,这下奴归你了。”说着将手中拉着女子的绳子递给司缘尘。
看到司缘尘要去接绳子,季萧紧握了一下司缘尘的手,冲着司缘尘轻轻摇头,示意他不要买。
司缘尘转头冲他轻轻一笑,安抚道:“无妨”。
季萧被司缘尘的笑脸勾的,迷了眼睛、乱了心绪,扭着头望着司缘尘线条分明的侧脸,怔愣在了那里。
待季萧回过神来时,司缘尘手里牵着绳子,正要传法力给鬼六。
鬼六将一个雕满暗纹的黑铁盒打开,司缘尘伸出两指对准盒子,一缕缕金光尽数进入盒中。
看到是金光,鬼六一愣,随即喜笑颜开。
鬼群里不知是谁叫了一声:“竟然是金光!”
“金光怎么了?”紧接着有懵懂小鬼发问。
“众所周知,法力修为的高低,皆看其光的颜色。六光当中,褐光是最下阶,金光是最上阶,其中黑、绿、红、紫光属中阶。看此金光颇为纯正,此人身份定是不凡!”
“哦,原来如此!”众鬼恍然大悟。
“这下鬼六赚大发了!”
“是啊,少奋斗五十年,估计鬼六睡觉都会笑醒!”
众鬼议论间,司缘尘已将五十年法力如数传进黑盒里。
“好嘞!鬼友,您牵好下奴了,鬼六祝您法力大增、神功盖世。”
鬼六收起盒子,对着围观的鬼群挥手:“散了散了,都散了吧!”
鬼群散后,刚才还热闹嘈杂的地方,瞬间冷清了下来。
司缘尘将绑在女人双手上的绳子解开,对着女人轻声道:“好了,你自由了,去你想去的地方吧!”
女人瑟缩的摇摇头,低声呜咽道:“谢,谢谢你们。”
司缘尘牵起一直盯着他看的季萧的手,“我们走吧!”
“嗯,好,”季萧像被他勾去魂般,柔顺的任他牵着走。
两人刚走两步,后面传来女人的叫喊声:“你们别走,我没地方去,我,我想跟着你们……”
两人停下脚步看着女人,司缘尘问:“没地方去?你从何处来?”
“我不知道,让我跟着你们吧?”女人两眼巴巴的望着季司两人。
“我们来冥界办事的,没法带你,”季萧抢在司缘尘开口之前拒绝道。
虽然她和小敏很像,一样柔若,一样能让自己不由自主的怜惜。但,就是因为她太像小敏,像到让自己总会想起小敏,想起小敏的背叛,想起小敏带给自己的耻辱。以前对小敏有多爱,现在就对她有多恨,连带的看到这个和小敏很像的女人,都忍不住心里厌恶。为了怕冲动之下伤及无辜,季萧才不让她跟着自己。
“求你们了,让我跟着你们吧?只要你们带着我,让我做奴做婢做什么都行。”女人望着两人,泪水在眼眶内直打转。
季萧皱眉,抬高语气说:“都说了我们是来办事的,不能带着你,你听不懂啊!”
他的话音刚落,女人眼中盘旋了半天的泪水,如开闸的水一样,在也控制不住,哗哗直往外流。
看到女人哭了,季萧瞬间手足无措。望着女人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先莫哭!不是我们不肯带你,而是我们着急赶路,无法照顾你!!”
“我不要你们照顾,我能照顾好自己,只求你们让我跟着,我绝不会拖累你们的。”女人一把鼻子一把泪的看着季司两人。
“这……这恐怕……”
季萧截断司缘尘的话,口气恶略的对女人说:“你怎么这么烦人啊,不带就是不带,哪来那么多废话。”

我和月老谈恋爱在线阅读

季萧截断司缘尘的话,口气恶略的对女人说:“你怎么这么烦人啊,不带就是不带,哪来那么多废话。”
说完,黑着脸拉着司缘尘转身就走。
“扑通”女人跪在地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求…求求你们了,你们带我走吧!我好害怕这里,他…他们会在把我抓起来的…”
“求,求求你们了……”
感觉到季萧的脚步越来越沉重,司缘尘轻叹了口气“这是何苦?有些事不面对永远都解不开它!且,她只是一个无辜人!!”
季萧一点也不意外司缘尘能看穿他的心,司缘尘虽外表淡然性情寡言,但他细心敏锐、处事周到。对待人和事,该言时言,不该言时绝不多言,让和他相处的人,***、舒心、安心。
“我,我只是过不了我心里的那关!”
“有些事换一个角度,也许你会发现有不同之处。”
“我…算了,她要跟便让她跟吧!”
女人见他们同意自己跟着了,又哭又笑的连连道谢。路上交谈中得知,女人的名字叫苏莹,她确实和季萧一样来自二十一世纪,至于她是怎么来的冥界?苏莹说她也不清楚,只知道自己意识模糊之前,是被人从后面勒着脖子勒没气的,后来醒来就已经被鬼六牵着了。。
因为苏莹的原因,三人路上走的很慢。一路上,苏莹除了行动缓慢,她安静,温柔细心,对季萧两人十分顺从。但季萧发现,她似乎很抵触司缘尘,司缘尘在的时候,苏莹安安静静的跟着他们不声不语。司缘尘探路买吃食的时候,苏莹就会黏着季萧嘘寒问暖,说东说西。
按理说,是司缘尘用五十年法力救的苏莹,而季萧则因为小敏的原因,一直对苏莹忽冷忽热、忽视反感,苏莹应该更抵触季萧亲近司缘尘才是。可苏莹偏偏抵触司缘尘,喜欢季萧。对于苏莹的这种反常举动,季萧自动把它归结为,司缘尘整天一副生人勿近的淡然模样,吓到苏莹了。还有就是出门在外,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苏莹和自己都从二十一世纪而来,和自己比较有话题聊。
“你们在这休息一下,我去四周找点水喝。”
司缘尘见苏莹脚步越来越慢,脸色苍白嘴唇发干,便出声说道。
“我跟你一块去!”季萧追上司缘尘说。
“不用了,你在这歇着吧,我很快就回来。”
“我又不累不用歇的,苏莹,你就在这待着,可别乱跑啊。”对着苏莹叮嘱几句,季萧动作自然的拉过司缘尘便往前走去。
看着季萧和司缘尘拉在一起的手,苏莹眼中厉光一闪而过。
“喂!问你个事呗?”季萧微微歪头看着司缘尘。
“嗯,你问!”依旧是淡淡的语气,淡淡的表情。
“你耗费五十年法力买下苏莹,是为了替我解围,是吗?”对于季萧的提问,司缘尘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季萧,便挥一挥衣袖离开了。
刚刚还万分期待的季萧就这么吃了一个闭门羹。
切,谁在乎你是还是不是啊!
季萧有些赌气地站在原地,本以为司缘尘会停下来等他,谁知道他头也不回地向前走着。
“喂喂喂,”一路走季萧就一路骚扰着司缘尘“到底是不是啊?”
“怎么不说话?”
“是不是生气了?”司缘尘一丁点反应都没有。
一股不安的感觉涌上季萧的心头,让他如同一个置身于水中的浮萍。似乎是为了弥补自己心里这一丝不安,季萧更加疯狂地骚扰着司缘尘。
“你能不能安静地跟着我走。”这句话带着司缘尘一以贯之的淡然。
但是季萧就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哦。”季萧有些讪讪地应着,乖乖的跟在司缘尘后面。
这种莫名的低气压,让季萧一直在找到水源之前都没在开口说话。
“老板,你们这里的水怎么卖?”司缘尘站在其中一处卖水的地方询问着。
究竟这是是冥界,想要获得人间的水还是比较困难的。
“不多,就5天的功力就行。”老板看着司缘尘一副气宇不凡的样子,不免有些狮子大开口了。
境界的不同直接决定了眼界的不同,这5天的功力对于司缘尘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很快就买好了水,司缘尘看着还在他身后站着的季萧皱了皱眉头。
“还在那傻站着干什么?”司缘尘语气有些不对“还不过来喝水?”
“哦哦。”季萧应了两声。
或许旁人看来这样的话没有什么问题,但从司缘尘的嘴巴里说出来就很不对劲了。他可是仙界以淡然著称的司缘尘,平时说话的语气可能带有个人情绪?
两人陷入诡异的沉默当中,就连平时十分跳脱的季萧都没有挑起话题。
一声怒吼成功地打破了这股沉默。
“就在那里,别让他跑了!”一个阴森又带着一点愤怒的怒吼声传了过来。
季萧下意识地追随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却发现几个小冥鬼死死地盯着自己。
这是什么情况?是来找我的吗?
一旁的司缘尘也感觉到有一些不对劲,不过他们二人刚来冥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吧。
还没等二人反应过来,领头的那个小冥鬼已经带了一大帮冥界的士兵将季萧和司缘尘团团围住了。
“就是他们。”冥鬼有些气喘吁吁地“就是他们盗走了我们冥界的圣物——魔凌草”
原本聚集在二人身旁的冥界普通小鬼,听到魔凌草,顿时一哄而散,生怕牵连自己。
魔凌草?那是什么玩意?季萧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的众冥鬼。
先不说这个魔凌草是不是他盗取的,光是这玩意长什么样他都不知道。
何来盗取一说?
司缘尘的想的可不像季萧那么简单,虽然他也没有见过这个魔凌草为何物?但是在仙界活了那么多年了,对一些基本的事情还是略有耳闻。
魔凌草是冥界的圣物,假如是普通的鬼魂服下便可以起死回生,假如是有修为的鬼服下,便可以一跃获得近万年的功力。
假如司缘尘和季萧是冥界的小鬼,见到魔凌草不免也会动心。
这件事绝对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在一切都未知的情况下,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脑子在飞速运转的司缘尘,还不忘用传音将自己目前所知道的情况传给季萧。
脑子猛的出现了司缘尘的声音,这让季萧不免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情况?
【你不要惊慌,只要听我说就可以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季萧的惊慌,司缘尘出声安抚了一下。
季萧是不会传音这种法术的,只能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在听。
【魔凌草是……】司缘尘一点点地解释着,季萧的表情也从最开始的好奇变成了严厉。
这件事恐怕真的没有那么简单。
冥鬼没有看出现场这两人的互动,只是一脸凶神恶煞地看着他们。
“你们不准走。”冥鬼恶狠狠地说“必须把魔凌草交出来,不然你们就别想活着出去。”
“敢问,你们可有证据?”司缘尘似乎不为眼前的阵仗所吓到。
季萧安静地站在旁边。
他清楚的知道,此刻他现在能对司缘尘最大的帮助就是静静地不说话。保持沉默,不给他添麻烦。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这就是现实。
冥鬼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司缘尘会这么质问,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你以为本大爷没有任何证据就会来抓你们吗?”冥鬼信誓旦旦地说道“来人啊,上证据。”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个士兵被带了上来。
“这个就是看管魔凌草的士兵。”冥鬼说道“我现在就当众读取他的记忆。”
“假如他的记忆中出现了你们,就是铁证!”说完也不等司缘尘等人的辩解,就直接使出了法术。
一道金黄闪过,众人的眼前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屏障。
一道幽闭的小巷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前方有一棵冒着黑气的草。
这应该就是魔凌草了,只是可惜看不清它的真容。
不一会,“司缘尘”和“季萧”就出现了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看到这里季萧的眼皮抽了抽,他怎么会在这里?
屏障中的士兵似乎是想质问“司缘尘”和“季萧”前来的目的。
不过里面的二人并不是非常的友好,没说两句“司缘尘”随手挥了挥衣袖,士兵就晕了过去。
屏障忽然变得一片漆黑,等它在亮起来的时候。那一棵冒着黑气的草就已经消失在了视野中。
虽然众人都没有说话,但是他们眼神已经很明显了。
仿佛在说,对,你就是那个偷了魔凌草的人。
司缘尘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上面的确是“自己”没有错。
“赶紧交出魔凌草,不然马上处决你们。”似乎司缘尘的沉默更加点燃了冥鬼的嚣张气焰。
“仅凭一段记忆能说明什么?”司缘尘不说话,季萧有些着急了“万一他的记忆被人动手脚了呢!”
季萧的话听上去似乎有些道理,不过凡是明眼人听到这句话都会不免笑出声。
原来还有修改记忆的法术啊?
“哈哈哈!”冥鬼没有忍住直接笑了出来“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世界上有修改记忆的法术呢!”
季萧涨红了脸,这能怪他吗?他又不知道有没有这种法术,只是看司缘尘半天没有说话着急了而已。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司缘尘淡淡地说着“再说了你们怎么知道不是有人假扮了我们呢?”
“凭什么就让我们交出魔凌草?”
此话言之有理,的确有这个可能。

我和月老谈恋爱小说推荐

我和月老谈恋爱小说资源已上线,作者文笔真的非常好,情节也很细腻,人物刻画的很到位。请到本站我和月老谈恋爱(季萧司缘尘)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