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明月)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明月)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明月)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玄幻修仙时间: 2019-02-02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小说是由作者原创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王伯笑道:“当然是婚事啊,傻孩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也没什么好害羞的。你和五儿青梅竹马,知根知底,过完年五儿也有了十八岁啦。” 明月一听傻了眼,她和小五从小一起长大是没错,但她对小五是完全没有那种男女之情的,她不由着急道:“王伯伯,我只是拿小五当哥哥啊!我们真的......” 王伯伯笑道:“你不用害羞,我都懂。咱先不急,等你大几岁再说啊。时候不早了,你先去医馆里盯着吧。以前我们医馆每月只有几日会诊,我看以后可以改成每日会诊了。”会诊之后如何?想要知道的读者,请到本站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明月)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小说简介

上古时期,魔界冲破封印为祸人间,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她是上古神唯流落于民间的唯一公主,他是修仙界的炼丹奇才,亦是皇族高贵的皇子,他们短暂结识于童年时期,却又在蜀山仙门相遇。他是魔界的九尾妖狐,因元神受损而无奈寄托于凡人身上重生,且坚定地认为她便是他前世的未婚妻。她作为神族的唯一后裔,将如何化解修仙界与魔界的纷争?她心里真正爱恋的到底是谁?是前世的恋人,还是今世的未婚夫?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白衣少年慢慢走回旅馆,回到客房,轻轻摘下银色面具,露出一双细长幽深的凤目。少年五官俊美无匹,肌肤润白如玉,气质高华雅致,全身散发出高贵出尘的仙气和疏离冷漠的贵气。
少年半年前从蜀山仙门到凡间历练,顺路来到长安镇,想圆他多年前的梦想。
十年前,在他落难之时,曾经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出现在他的生命里,陪他对过了一段温馨的时光。
小女孩曾经对他说:“九哥哥,我长大了要和你成亲。”
“九哥哥,十年后,你一定要回来看我的。”
“九哥哥,我不要嫁给别人,我要嫁给你。”
“九哥哥,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
十年后,他重新回到白花村,去寻找一个叫晓儿的小女孩。
他曾想,十年了,那个小女孩也有了十三四岁,她长成什么样子了呢?
她见到他,还会不会认出十年前的九哥哥呢?
她许配人家了吗?
她过得幸福吗?
她还记得曾经对他说过的那些话吗?.....
当他怀着忐忑不安而又激动的心情踏入百花村村口时,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早已是人去楼空的残破山村。
村里断垣残壁,荒草丛生,往日喧闹的小山村残败不堪,早已人去屋空、眼见已是荒废了多年。
他心下怅然若失,游走在那座小木屋边的桃林中,又在小木屋里待了半日。
小木屋前那棵他和她一起栽种的桃花树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他摸了摸***的树干,树干上刻画的”晓儿”“沐九”几个字依稀还在。
“也许,她早已忘了九哥哥了罢。”白衣少年又想起刚才碰到的那个小小少年,少年介绍当地美食时眉飞色舞的样子,不由失笑。
他看了看手里拿着半截冰糖葫芦,轻轻咬了一口,平台酸酸甜甜,非常可口。
少年昨日接到蜀山仙门通知,让他赶回去主导明年蜀山仙门的招徒大试。长安镇离蜀山仙门尚有一千多里路程,少年决定明日一早便出发赶路。
小小少年蹦蹦跳跳地回到院子里,推门进去,一眼便看到焦虑等待的妇人。
他一脸惊喜地扑上去,抱着妇人的脖子撒娇:“娘亲!你终于回来啦!半个月不见,月儿好想你呀。”
“你怎么自己溜出去了?娘亲不是跟你讲过,最近不太平,晚上不要乱跑吗?”妇人帮他摘掉脸上的面具,嗔怪道:“你呀,又扮成男子到处乱蹿。”
一个高瘦的青年跑进来说道:“明姑姑,明月她...... ”
青年看到腻在妇人怀里撒娇的少女,惊奇地说道:“明月,你回来啦?人太多我没能找到你。”
明月腻在娘亲怀里嘻嘻地笑着,回头露出一张精致绝美、秀丽绝伦的灵动小脸来:“小五你个笨蛋,什么时候找到过我呀。”
小五挠挠头,憨厚地笑了。
王伯进来道:“明姑姑,我和小五先过去啦,热水备好了,你们早点休息吧。”
明姑姑目送二人离去,关好门窗,这才艰难地走到少女面前:“月儿,时候不早了,你洗漱完睡觉……”话未说完,竟”哇”地喷出几口血来。
少女明月一把扶住妇人惊呼道:“娘亲,你怎么了?”
少女赶紧搀扶着妇人躺在床上,切了切她的脉,大惊失色地道:”娘亲,你的脉相怎么如此紊乱?你受了严重的内伤么?”
妇人苍白着脸,极度虚弱地说道:“月儿,你听娘亲说……娘亲一直想要陪你长大,看着你幸福地嫁人生子......可是,娘亲恐怕等不到那一天了......娘亲大限将至,时日已然不多……”说完又呕出一口血来。
少女一听,顿时惊呆了。她哭喊着问道:“娘亲,你不是医仙吗?赶紧告诉我,怎样才能救你呀。”
少女接着伤心地哭道:“娘亲,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没有你,我一个人怎么办?”
妇人爱怜地抚摩着少女的头,艰难地说道:“月儿,你听娘亲说。娘亲其实已经三百多岁了……便是传说中的修仙者......其实修仙者也有寿命期限的,以娘亲的仙力,活到现在已算勉强……”
其实还有一点她没有说,修仙者是可以通过丹药的补给延长寿命的,但她三百年来并未收集到传说中逆天改命的高阶丹药。
虽然她容貌未变,但身体机能却在慢慢衰竭。本来她是可以多活几十年的,但她此次前去西荒寻找一味仙药时被守护的神兽所伤,受了严重内伤后,生气便慢慢断了,生命大限便提前到来。
妇人说道:“月儿,我的宝贝女儿,娘亲也舍不得你。娘亲多么希望看着你慢慢长大、幸福快乐地生活一辈子......”
少女明月听着听着伤心地大哭起来,妇人也伤感地说道:“娘亲走前,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明月抬起泪流满面的脸,边抽噎边看着她。
妇人犹豫了一下,方才继续说道:“月儿,十三年前,娘亲去东海之滨寻找能延缓衰老的丹药,路过蓬莱仙岛时,凌晨十分在一条小河边发现了你。你当时似乎刚出生不久,包在一床锦被中,随身只有一块玉珏,就是你从小戴在脖子上的那块……对不起,娘亲骗了你,其实娘亲也不知道你的生身父亲是谁,也许你日后会知道。”
妇人因为说话多了而呼吸变得有点急促:“月儿,娘亲已经将平生所学大半医术传授于你,你可将此作为谋生之道。一辈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娘亲便满足了......这些年来,为了安置村民,为娘的并未为你攒下多少财富。但娘也为你留了几千两银票,作为你以后的嫁妆......”
少女抱着妇人哭着道:“娘亲,你不要再说了。我不要嫁人,我也不要什么父亲,我只要和娘亲在一起,呜呜呜......”
“傻孩子,哪个女子不嫁人呢?连修仙者也会.....”妇人面色黯然下来,苦笑道:“为娘的多希望看着你长大***,披上嫁衣......虽然你不是娘亲生的,但娘一直视你为己出......”
明月搂着妇人哭喊到:“娘亲,不管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在明月心中,你就是我最亲爱的娘亲,永远都没有人能够替代。”
妇人欣慰地摸着少女的头,脸色忽然变得一片***。她似乎犹豫了许久,方才摸出一块四边折起却缝在一起的锦帕,轻轻放在明月的手里:“娘亲以前阻止你学习修仙,以后你想去就去吧……这封信,假如将来你有幸入得蜀山仙门,帮我转交给一个叫三郎的人......假如没有去,就......烧了吧……月,明语嫣是多么爱你啊……可惜造化弄人......”说着话语渐渐低了下去。
明月悚然抬头,却见娘亲面带着微笑,已经没了呼吸。
明月心下大恸,去抱娘亲的身子,却见娘亲原本乌黑的头发瞬间雪白,年轻的面容渐渐枯槁衰老成一个老妪的模样,身子渐渐虚化乃至不见,连她穿的衣裳都化为了飞烟消失不见。
明月心里大恸之下,眼一黑就晕倒在了床边。
明月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凌晨。
她躺在自己的床上,看见王伯和小五站在她的床头边眼睛红肿、一脸悲伤。
“王伯伯,我娘亲她......””明月挣扎着爬起来,抱着王伯伯失声痛哭起来。
小五手足无措地连声安慰:“明月,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孩子,我不放心,一大早过来探望,就看见你昏倒在地,桌上有姑姑留给我的一封信,才知道......”王伯伯哽咽着说道:“孩子,人死不能复生……你要学会坚强……”
明月哭得肝肠寸断,哭了许久方才停下来。
王伯已经让小五去买了白布回来布置灵堂,连大门匾额上也挂了白布。
昔日热闹喧哗的百草堂这几日大门紧闭,门口挂着白色挽联,连药店都没有开张。
明月关了大门在后堂给娘亲守灵。灵堂设在后厅里,棺木就停放在里面,灵堂由王伯伯仔细布置了一番。棺木里只放了娘亲身前最喜欢的一套衣服及钗环首饰,和她生前用过的一把宝剑。
夜已深,王伯年事已高回去休息了,诺大的院子里,只有王小五每夜陪着明月守灵。
近几日除了原来百花村的人过来凭吊,药店便鲜有人来。就算有人过来看病买药,也因为看见大门紧闭而折返。
明月跪着低头烧纸,想起自己从小和娘亲相依为命,那时她和娘亲相偎相依是何等幸福暖和,如今仅留她孤单一人,今后要面对未来全部事情,心底顿时悲伤难忍,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淌下来掉入火盆中,浇得火盆”哧哧”作响。
小五见她哭得泪人儿一般,嘴巴张了张想劝劝她,一时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反复念叨:“明月,过几日就要出殡了,你要节哀才是。以后你就和我们一起过,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明月闻言又悲痛起来,伏下纤瘦的身子掩面痛哭,一时只闻少女悲伤的呜咽声。
日子一天天过去,七日守灵转瞬即过,王伯和小五陪着明月为明姑姑出了殡,明月白日的情绪也慢慢稳定下来。只是她一直恹恹的,情绪很低落,不愿意出诊,也提不起任何精神来。
如此一个多月后,王伯这天趁王小五去买药材,瞅空对明月说道:“月儿,王伯伯是看着你长大的,明姑姑对村民们都有大恩,看到她......我们也伤心难过。”
明月听了王伯的话,眼圈一红低下头去。
“孩子,你娘要还在的话,肯定是希望看着你每日开喜悦心,平安地长大。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活的,对吗?”
王伯见明月不语,继续说道:“你娘将医术和医馆都传给了你,是希望你能将她的医术和医馆发扬光大的,而不是这样一直消沉下去。她若在天有灵,看到你如此伤心消沉,心里也是难过的。”
明月抬头看了王伯一眼,忽然流着眼泪道:“王伯伯,可是我心里难受。娘亲不在了,我没了亲人,没了依靠,心里很难过很彷徨。”
“孩子,谁说你没有亲人了?你娘亲在世的时候,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相处,我们不就是你的亲人么。”王伯红着眼圈哽咽着说道。
“王伯伯......”明月哽咽着叫道。
王伯望着明月慈爱地说道:“孩子,你和五儿一起长大,今后你俩一起打理医馆,他卖药草,你出诊,日子一定会过得平安幸福的。”
明月点点头,王伯又说道:“你今年也有了十三岁了,等你满了十六岁,我就给你们把事情给办了。”
明月希奇地问道:“王伯,我和小五哥还有什么事情要办的么?”
王伯笑道:“当然是婚事啊,傻孩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也没什么好害羞的。你和五儿青梅竹马,知根知底,过完年五儿也有了十八岁啦。”
明月一听傻了眼,她和小五从小一起长大是没错,但她对小五是完全没有那种男女之情的,她不由着急道:“王伯伯,我只是拿小五当哥哥啊!我们真的......”
王伯伯笑道:“你不用害羞,我都懂。咱先不急,等你大几岁再说啊。时候不早了,你先去医馆里盯着吧。以前我们医馆每月只有几日会诊,我看以后可以改成每日会诊了。”
“王伯伯,我真的不......”明月争辩道,她想说她真的不喜欢小五哥,她对他真的没有男女之情。但王伯伯已经满脸喜色地离去了,明月眼巴巴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急得直跺脚。
明月并未马上出诊,只是打开诊室旁边的药材铺窗子售卖药材。她环顾四面,发现这里的一切还是娘亲在时的样子。
她还记得十年前搬过来后,娘亲那日布置好了一切,抱着她亲了一口说道:“乖女儿,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啦,娘亲一定要看着你幸福快乐地长大,看着你幸福地嫁个好人家。”
那一幕仿佛还在昨日一般。明月深深叹了口气,将眼眶里的眼泪强逼了回去,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在线阅读

医馆重新开门后,时不时地便有人过来买药材。又过了两个月,在王伯的不停念叨下,明月开始坐诊治病,他们的日子过得平静而忙碌。
明月坐诊之余,便和小五一起切割加工炮制药材,加工后的药材能卖出更好的价钱。
小五忙碌的时候会时不时地偷瞄一下明月,傻傻地笑得合不拢嘴。
明月想起王伯的话,心里着恼,只当装着不知,埋头使劲干活。
她忽然想起了娘亲去世那日遇见的白衣少年,那卓绝的风采,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对修仙界心生出一股强烈的向往。
她又一想,娘亲竟然将医馆交给了自己,她一定要好好经营医馆,让它长长久久发展下去。至于三年后她是否要嫁给小五,等三年后再说吧。
如此半年很快就过去了,因为明月医术高超,很快在长安镇小有名气,连南来北往的人都知道长安镇有一位“小医仙”。特殊是她一手银针扎穴术,简直是针到病除,效果极好。
经她炮制的成品药材,更是一出来就被抢购一空。后来甚至有其它城镇的病人长途跋涉来到长安镇,只为找“小医仙”治病。
百草堂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明月即使每日坐诊都无法满足病人的需求,更不用说明月还要指导小五炮制药材。
好在小五在炮制药材方面已经颇有经验,但明月和小五两人已经忙不过来了,于是又请了两个帮手到店里帮忙。只是百草堂知名度太高,已经开始引起当地地痞无赖的注重。
有些地痞无赖看到百草堂如此红火,早已眼红。以前忌惮明姑姑还不敢怎样,现在看明月无依无靠,只是一个年纪尚幼的孤女,便开始对百草堂打起了坏主意。
长安镇最宏伟最气派的建筑,当数西门家族的豪宅。西门家族豪宅坐落在风水最好的东南部,这里依山傍水,视野开阔,风景漂亮。此处最气派的私宅便是西门家族的豪宅—西门华府。
西门华府东西长约四里,南北长约两里,高门大户,门口两蹲大石狮子,显得气派非凡。据说西门华府中建有无数独立庭院楼阁,这里就是镇长大人西门大老爷的府邸。
西门大老爷就是长安镇的土皇帝,这里的税负保护费建设费及全部杂七杂八的收费,收多少收不收,都是西门大老爷说了算。
为何西门大老爷在此地权势遮天,连长安镇归属国楼兰帝国的皇帝也要对他礼让三分?因为西门大老爷生了个好儿子。西门大老爷一共生了三个儿子,大儿子西门东升,二儿子西门书恒,三儿子西门寻欢。
最有出息的当属大儿子西门东升。四十年前,二十岁出头的西门东升考入蜀山修仙学院,后来在内门弟子中专门负责楼兰帝国东南边分支丹药的供给治理。
西门东升可以说是西门大老爷的骄傲,也是他称霸一方的资本。据说西门东升通过掌管楼兰帝国东南边分支的销售,赚足了银子。
短短三十多年,就让西门家飞黄腾达、享尽荣华富贵。
其实,六十年前,当西门东升还是个小奶娃的时候,忽然一日高烧不退危在旦夕,刚好遇见落脚长安镇的明姑姑。
明姑姑凭一根银针,将已经濒临死亡的西门东升救了回来。
不但如此,明姑姑还赠给他一套内功入门心法,让西门东升从小修习,否则其先天不足的虚弱体质轻易夭折。
当时西门大老爷还只是当地的一个富户,对明姑姑感激涕零,承诺今后当牛做马也要报答她。后来才有了明姑姑带着百花村的人落脚长安镇之事。
当时西门大老爷一见明姑姑,大惊失色,因为明姑姑与五十年前的模样一般无二,他这才明白明姑姑是一位修仙高人。
明姑姑在世时,很是低调,除了安置村民时去找过西门大老爷,后来并未曾再见。西门大老爷多次备厚礼拜访明姑姑,也被明姑姑借故回绝。
明姑姑一过世,西门大老爷便打起了歪主意。他想,明姑姑是一位修仙高人,据说已有几百岁高龄。她收藏的修仙秘籍、提升仙力的丹药、各种灵器肯定不少。西门大老爷想到明姑姑有一位如花似玉的稚龄幼女,而小儿子西门寻欢似乎多次提出要将那位少女纳为妾室。
西门大老爷以前忌惮明姑姑的实力,便拒绝了西门寻欢的要求。如今明姑姑已去世,当西门寻欢再次提出此要求的时候,西门大老爷就动了心思。
假如明姑姑的女儿嫁到西门家,还愁得不到她的东西吗?那简直比囊中取物还轻易。对于这样一个孤女,西门大老爷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
这日一早,明月刚打开医馆大门,就看到百草堂门口排着的长长队伍,那些都是前来就诊的病人。
明月打起精神开始为病人们诊断,正忙得不可开交时,便只闻声”嗵”地一声,百草堂的大门应声倒塌下来。
随着这巨大的动静,几个人鱼贯而入。先是几个打手模样的人扛着大砍刀进来排成两排,继而一身绫罗绸缎的肥胖青年,顶着一张肥肥的油脸,摇着一把风流纸扇摇摇摆摆地走进来,进来后***二郎腿大剌剌地往大堂正中一坐,边摇着扇子边对明月说道: “小美人,你想好了吗?只要你肯做我第十八位小妾,西门大爷我一定会罩着你,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小五一见西门寻欢欺负明月,护在明月身前喝道:“你们要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西门寻欢飞起一脚,就将小五踹倒在地。
西门寻欢吊儿郎当地对小五吼道:“哟,哪里来的蔫巴狗,少给大爷我讲王法。在长安镇,本少爷就是王法。再跟少爷唧唧歪歪,打断你的狗腿。”
几位打手一举砍刀,老实巴交的小五被吓得脸色苍白、浑身颤抖起来。
明月气得不轻,赶紧跑过来护住小五,对肥头大耳的西门寻欢叫道:“有什么事冲我来,不要恐吓无关的人。”
门口排队的人有熟悉他的不由惊呼道:“这不是镇长大人三公子西门寻欢吗?听说他是个无赖,专门干些坑蒙拐骗之事。”
“明姑姑在的时候他对名姑姑和明月姑娘都很客气啊,怎么明姑姑一走他就横起来了?”
“被这条毒蛇盯上,百草堂要完了。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小姑娘,真是人走茶凉啊。 ”
“快走吧,不要再说了,这家人强取豪夺、无恶不作,小心被他们闻声了打击报复。”排队的人边议论边开溜,门口一眨眼就不见人影了。
王伯闻讯赶来,赶紧备了红包塞进西门寻欢手里,请求道:“西门少爷,您就放过我们吧。我们小本生意,除了每月上交的税银,也只够维持生计。”
以前明姑姑在的时候,百草堂是不需要缴纳税银的,自从她过世以后,这些人每月都来收取税银,而且收取的金额越来越大,让人不堪负荷。
西门寻欢边摇扇子边嗤笑道:“以前我爹是看在明夫人的面子上,以极低的价格将这片房子卖给了她。如今房价上涨、地价上涨,明夫人又不在了,我们随时可以将这片房子收回。不收回也好办,只要明月肯嫁给我为妾,我不但不收房子,还另送她一套宅子。当然,这里也可以继续行医。”
明月看着那张肥胖油腻的脸,心里恶心得要吐,她气红了脸,咬着牙道:“做你的第十八位妾?你休想!说吧,多少银子可以解决?”
西门寻欢轻佻地拿起扇子来挑明月的下巴,色眯眯地道:“小美人儿,你想买我还不卖呢。房子我多的是,可明月小美人儿只有一个。”
明月一巴掌扇掉西门寻欢的扇子,气得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王伯低声下气地请求道:“西门少爷,可是明月姑娘已经许配给我家小五,您看您是不是高抬贵手......”
虽然明姑姑在世时并未将明月许配给小五,小五也确实有点配不上明月那孩子,但明姑姑去世后将明月托付给他,他理所当然地希望今后明月能和他唯一的孙儿结成连理。
西门寻欢拿扇子指着躲在一边不敢吱声的小五哈哈大笑:“你家小五?就那个傻子孬种?他配么?”
他问那些打手们:“你们觉得那个傻子配得上明月小美人儿吗?”
“不--配--!”打手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西门寻欢大笑道:“闻声了吧,王老儿?明月小美人儿,我给你三日时间预备。三日之后,我自会来迎娶你过门!小娘子,等着为夫哟。”西门寻欢对着明月笑得极其猥亵,肥胖的脸挤成了肉球,看得明月心里作呕。
西门寻欢喜悦地大声叫道:“小的们,回家预备预备,三日后本少爷就要来迎娶第十八位老婆啦。 ”西门寻欢猥亵地对明月眨眨小眼睛,带着那帮打手扬长而去。
看着西门寻欢那肥胖臃肿的身子,明月又气又恨,嘴里银牙几乎咬碎。
王伯急得直掉眼泪:“这可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把你给嫁给那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日子好不轻易过得好了,却被这个东西给破坏了。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王小五走过来,期期艾艾地道:“明月,我、我去找他们拼命去......”
明月赶紧拉住小五安慰道:“小五哥,你千万不要冲动。”
明月低头想了想,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主意,只得疲惫地对王伯说:“王伯,能让我想想吗?反正还有三日期限,明早再在一起讨论吧。”
王伯不放心地叮嘱道:“办法总会有的,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明月勉强地笑着点点头,送走王伯后,明月的脸一下子垮下来,全部的伪装和坚强都化成了委屈的眼泪。
窗前,少女瘦弱的肩膀因为伤心哭泣而一抽一抽的,显得异常孤单可怜。
明月哭了一会儿,擦掉脸上的泪水,嘶哑着嗓子说道:“娘亲,您说过,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才能打败别人。娘亲,女儿不想嫁给西门寻欢做小妾,女儿要如何做呢?”
明月数了数娘亲留下来的银票,再加上近半年积攒下来的,一共有两千多两银子。明月本想着拿出娘亲的积蓄将房子买下来,但那西门寻欢似乎并不买帐。他就是要逼得她走投无路然后乖乖就范。要给这样的人做妾,她是宁死也是不愿意的。
明月沉思了片刻,忽然想起火神节那日,白衣少年提起过的蜀山仙门招徒大会之事。她曾听一个南来北往的商人找她治病时说过,蜀山仙门招徒大会就在今年的十月,现在离蜀山仙门的招徒大会还有大半年时间,明月心里忽然就有了主意。
当晚,明月收集了全部银票,她留了一千两银票自己贴身放着,拿出剩下的一千多两银票去找王伯。
明月对王伯说道:“王伯,这是娘亲留给我,又加上近半年挣的。这一千千多两银票留给你和小五哥,你们找个没人熟悉的地方去好好过日子。有了这些银票,你和小五哥也不至于受苦。”
王伯不放心地问道:“你呢,我们走了,你怎么办?孩子,我们一起走吧,不管到哪里也有个照应啊。”
明月摇了摇头说道:“王伯,我打算去参加蜀山仙门十年一度的招徒大会,我想学修仙。”
明月顿了顿坚定地说道:“我娘亲就是一位修仙者,我想去了解修仙者的世界。”
王伯见明月去意已决,又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小五,张了张嘴,最终叹了口气,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他一直觉得明月是一个特殊出色的姑娘,她从小受明姑姑教导,见多识广、聪明伶俐、又加上外貌极其出众,也许,她的选择便是最好的结果吧?多好的姑娘啊,只可惜自己的孙子没有那个福气。
王伯暗暗叹了口气,只得道:“好孩子,你多备点盘缠吧。此去蜀山山高水远,万一路上不够用可怎么办呢。”说完拿出五百两银票塞回给明月,明月只得收下了。
明月仔细交代道:“ 王伯,明日一早,你和小五哥驾着马车假装出镇买药......”
王伯边听边点头,她让王伯将娘亲留给她的值钱的书籍和细软都装在箱子里一并带走。
小五见明月执意要去蜀山仙门,其实心里也难受,只是他生性木纳胆小,不善言辞。他说道:“明月,我先送你走,等你走了我们再走。”
明月也红了眼,再三叮嘱道:“小五哥,你一定要照顾好王伯啊,我会简单的易容术,我会溜得很快的。”
她和小五自幼一起长大,小五虽然本性木纳胆小,但心地善良淳朴,从小待她如兄长,对她颇多照顾。
此次离别,不知今生可有再次相见的时候?她不知道,也考虑不到那么长远。
次日一早,王伯和小五驾着马车出城买药,明月打开百草堂继续营业。中途西门寻欢还派人上门查看了一番,见明月还在开门坐诊,又警告了她几句。见明月一副害羞不语的模样,还以为她迫于自己的淫威而同意嫁给自己为妾,就放心地离去。
当晚,王伯和小五并未回来。明月将百草堂的灯全部点上,伪装成里面一直有人的模样。明月将自己易容成一个粗鲁的彪形大汉,从后门溜出去,混在一群北往的人群中,一路北行,顺利地离开了长安镇。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小说推荐

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小说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暖和的东西。 因为爱情不是推让,爱情不是顺其自然,爱情就是需要强硬,极品丹童掌门喝药啦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共享,喜欢就来关注阅读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