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替身王妃邪魅王爷爱不释手(流悦拜呈)第30章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替身王妃邪魅王爷爱不释手(流悦拜呈)第30章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替身王妃邪魅王爷爱不释手(流悦拜呈)第30章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1-12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替身王妃邪魅王爷爱不释手小说结局是喜是悲呢?主角是流悦拜呈的小说名字叫《替身王妃邪魅王爷爱不释手》,流悦被拜呈搂在怀里,只是矮矮齐到他的胸口,颇有几分小鸟依人的感觉。她小脸刷的通红,想要将他推开,手刚举起却又不知为何放下。 泛寒的秋夜,身在这样一个暖和的怀里,未免是最幸福的事了。关注小编不迷路,天天共享更多优质小说哦!

替身王妃邪魅王爷爱不释手小说介绍


流悦拜呈小说第30章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第 30 章 拜总将
流悦这才回过神来,下意识搂住拜呈的胳膊,又忽然蹙蹙眉,想要放开,却被拜呈一把搂在了怀里。
“美人投怀,我若是任其放手,未免也太没有情趣了些。”他斜斜笑道,胳膊微微拢了拢,向前方的闹市走去。
流悦被拜呈搂在怀里,只是矮矮齐到他的胸口,颇有几分小鸟依人的感觉。她小脸刷的通红,想要将他推开,手刚举起却又不知为何放下。
泛寒的秋夜,身在这样一个暖和的怀里,未免是最幸福的事了。
两人在城中兜兜转转了一大圈,最喜悦的显而易见就是流悦。虽说自己是近期才进的拜王府,然而小时候生活得苦,没进过城,后来随师兄在暗流门,极少离开。就是之后离开了,却又进了华府,没日没夜的便是做着各种杂事,更别说出府。
“……那高原间,只他身着一件御赐黄金甲,跨马立于兵马之间。忽的眸光乍现,手中长枪一直,直逼那人额际。道一声‘我乃三军统兵拜总将,尔等还不速速告降!’忽然间,只听到兵器叮当有声坠于马下……”
拜总将?说书人正谈到出色之处,流悦抬头看了眼拜呈,却见他依旧是带着一丝邪魅的笑脸走着,仿佛说的不是他。
“拜总将,原来你还穿过黄金甲哦?”流悦笑道,手不安分的扯了扯拜呈特意换上的布衣。
“别乱摸。”拜王见流悦这般孩子气的举动,不禁嗤的笑出了声,“那都多早前的事了。”
“是呀,谁会想到那时的拜呈总将如今竟是以一代奸臣的身份借居皇城?”流悦似是不经意的说了一句,手依旧在他身上乱揪。
恩,手感不错。挺有料的。
然而拜呈的脚步却微微一僵,随即便恢复了正常,继续淡定的向前走着,快的连在他怀中的流悦都没有察觉。只是脸上的笑脸收敛了几分,眼中再没了一丝笑意。
女子的天性并非游山,并非游水;而是游于街巷之间闹市之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话,此时却是在流悦身上完美应验。
“喂我要那个!”
“老板老板这个怎么卖?”
拜呈看着她,脸上的阴云瞬间扫的干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幸灾乐祸预备看好戏的表情。
“自己付钱。”他在流悦耳边轻声说道。
什么?流悦被这么轻轻一句话吓得几乎跳起来。她哪有钱啊!
“唔……不……不能这样!”
“为什么?”
拜呈饶有爱好的看着流悦,那涨红的小脸几乎让他有种把她吃干抹净的冲动。
“因为……因为你搂了我那么久,要收费的!”流悦也不管那么多了,甚至忘了面前是自己最讨厌的拜王,耍着赖要他付钱。
“是吗?”拜呈舔舔唇,笑道:“好吧,你叫我声夫君我就考虑给你买单。”
“你!”流悦瞬间反应过来,上当受骗般在拜呈胸口狠狠捶了一下。
“不愿意?那我走了。”
“你!”流悦见拜呈真的转身要走,急了眼:“夫……夫君!”
拜呈这才转过脸来:“这才乖。”说罢,接过老板手中的糖画,随手递过一两影子。
“不用找了。”
说罢,又将糖画直接塞进了流悦的口中,不由分说的将她搂进怀里,继续走着。
流悦的脸早已烧透了一般。拿着糖画有些不知所措。
拜呈低头看着她,唇角杨起一抹戏谑的弧度。
“怎么了,脸那么红?”他假意关切道,伸手就在流悦脸上又捏又揉占着便宜。
“……”流悦哪还说得出话来?自己刚刚干了什么啊喂!
“哈哈……”拜王可没打算给她留面子,毫不留情的大声笑了起来。
流悦只觉得脸颊滚烫,恨恨的瞪了拜呈一眼,几口将糖画咬的干干净净,那龇牙咧嘴的神情像是在啃着拜呈的骨头一般可怕。
“可甜?”拜呈看着流悦,问道
“……”关你什么事!流悦真想这么应他一句,无奈于口中塞满了糖,说不出话来。
“杏儿真调皮,不说为夫又怎么知道呢?只得自己尝尝了。”看了看流悦,拜呈坏笑道。
“若是不甜,可是要找那老板退钱的。”
流悦想逃,却是被一只大手紧紧揽住,摆脱不得。
“不要……唔!”
这个性格恶劣的混蛋王爷到底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如此公然的在大街上亲吻女子,于理不合啊!他现在可是在皇城最热闹的大街上啊,如此招摇为何还要身着粗布便衣!
尽管流悦此时的小内心波涛汹涌,但是她慢慢忘记了摆脱拜呈的桎梏,不自禁地轻轻闭上眼,任由那糖画的一角,缓缓地融化在彼此的口中。甜丝丝的味道,不知是糖还是别的什么不可名状的情愫,骚得人心痒痒地,也烘得暖暖的。
就在流悦觉得就快脱力的时候,眼前一亮,唇齿间的羁绊脱离开来。
拜王斜睨着流悦通红的小嘴,伸出红红的舌尖,轻便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味道不错~”边说,拜王还边意犹未尽地眨眨眼。
一句话更是臊得流悦小脸通红,仿佛要滴出血来。她的头低得只看得到自己绣着花团锦簇的绣鞋的鞋尖。皇城究竟是皇城,百姓也都是见过世面的,对此番情状也都是报以祝福的微笑。
被拜王一路温柔地拉着,流悦一直在这热闹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逛着,肆无忌惮地吃着,毫无顾忌地买着,反正有人替自己掏荷包,真真是过足了拜王妃的瘾。
灯火阑珊的大街上,红烛灯笼闪烁,街两旁二三层楼高的店铺林立,有三三两两的情侣们情深缱绻地并肩缓缓闲游,男子不时说一些笑话,逗得女子捂嘴轻笑,或者男子吟几句诗词,引得女子满眼的仰慕。一群调皮的布衣孩子,在大街上相互追逐嬉戏,打打闹闹。一些锦衣华服的公子哥们也都成帮结队的游走在这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这皇城大街的夜晚好不热闹。
然而看着这繁华的盛景,流悦一时间唏嘘不已,想起自己年幼时的惨淡遭遇,于眼前的景象相比,何止天差地别呢!那时的自己,是想破头也不会想到她流霜剑的传人,暗流的刺客,竟然是今日李代桃僵的拜王妃,而她现下,正沿着着原本不属于她的人生轨迹前行着,承受着华府或者华杏儿强加于她的一切。而可笑的是,他们似乎忘记了当初是怎样的不择手段将自己迷晕,让自己代替华杏儿嫁给拜王,而如今华杏儿又削尖了脑袋地想要替代自己,入主拜王府。
流悦的脑子现在已经是一团浆糊了,究竟刚才的惊世一吻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初吻啊,那是曾经执着地要留给流语师兄的。而且刚才又想到了小时候的事情,心情又有些低落,一时间内心五味陈杂。
拜王拉着流悦在一家有四层楼高的酒楼前站定,店内的小二马上从大堂跑出笑脸相迎,低声说道“公子的房间已经为您备好了,您请上座吧。”
在四楼一间雅致的茶房坐下,雕梁画栋,金粉描边,头上的倾斜屋顶开了大大的天窗,透出夜晚的星光无限,上好的黄花梨木桌椅被放置在临窗的位置,从窗口向外望去的视野极佳,能够俯瞰整个天元皇城,星光与灯火交相呼应,映衬出皇城的热闹繁华。
夜光玉杯触手冰凉,而里面的碧色茶饮确是温热恰好。上好的雨前龙井,上上下下的根根漂浮,似乎演绎着浮世凡尘的人生起落。
“看你若有所思的样子,在想什么,说与本王听听。”拜王随意地摆弄着手中的杯子,话虽是说给流悦听的,但是眼睛却是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大街。
“也没什么大事,也是杏儿想起了陈年旧事,小时候的一些不如人意的事情。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嘛。”为了避免言多必失,流悦再次疏离的低头闭口不言。
“你一个堂堂华府大小姐,有何不如意会让你如此介怀呢。”拜王看透什么似的,不依不饶的追问着。
“哎,说与你听也无妨,我有一个远方的表亲,小的时候来华府走亲戚,我与她年龄相仿,爱好相投,所以便多处了些时日。我的那位表亲家道中落,本是幸福美满的大户人家,最后却是无缘无故的父母早早仙逝。留她一人和两个同门亲戚相依为命。落难后的她,尝尽了世事沧桑,看尽了人情冷暖,同时也眼看着朝廷命官对百姓的不公待遇。多年后,我出府游玩,于一地偶遇于她,我们执手聊至深夜,她跟我讲了她的遭遇,我替她落泪,替她心忧。方才看到这皇城盛景,又想起她的遭遇,简直不可相比。故此有些伤心罢了。”流悦轻声地娓娓道来。这样如泣如诉的声调,一字字都生生砸在在拜王的心中。他看着眼前的女人,此刻低垂着眼睛,这么温柔和柔软,仿佛一触即碎般。他似乎能够体会这一切似的,恨不得自己替她承受。

流悦拜呈小说第31章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第 31 章 初衷?
“说到底,也是你那位亲戚生错了人家。”拜王不知怎样开解他这位多愁善感的王妃,说出一句连自己都莫名其妙的话,话一出口,他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说的是什么混账话!
果然,流悦听了拜王的话,好似受了什么刺激一样,猛然抬头,红红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拜王。她的苦楚不能与人说明,那就只能怪上苍让她投错了胎吗?
流悦一声冷笑,“哼,是投错了胎么?是啊,这世上只有一个拜王爷,不是谁都能那么好命,托生在帝王之家。”可是话一说到这里,流悦心里也是莫名的刺痛,只因她想起拜呈重伤那夜他所跟她讲述的童年被刺杀的事情。然而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而覆水却是难收!也许只有相知甚深的人才能彼此伤害吧。
拜王的眼神一暗,敛起了不多见的心疼。面色冷峻,心沉如水。
两人一时无话,都知道自己伤害了对方,却也被对方毫不留情地回击着。
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侧妃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会牵动他原本坚如磐石的神经,就算曾经宠幸过的其他侍妾,甚至金氏都不曾如此。而这种莫名的情愫颇为恼人。
许是小女子的情态过去了,流悦收拾好了心绪,一汪秋水羞怯的望向拜王。
“臣妾失言了,王爷莫怪。”
沉默了许久,拜王转过头,将早已冷掉的茶一饮而尽。
“也许真的如你所说,是当今朝廷的过错吧。”
流悦再次抬头睁大了眼睛看着拜王,满眼的不可置信。说当今朝廷的过错,不就是说他皇兄的错,这不也是在说,他自己也有错吗。
“有那么不可思议吗?别那样看着我。如今皇兄体弱,皇后一党把持朝政,致使朝堂根基不稳。助长了乱臣贼子的嚣张气焰,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为了稳定政局,我也是心力交瘁,朝堂上的有些事情,也是有心无力了。”拜王惨淡一笑,看了一眼静静倾听的流悦,她清亮关切的眼神如一股清泉直直流入心底,再也逃不开。接着又把眼神投向窗外的繁华。
“相信我,这一切都是暂时的,我会还你一个安稳的盛世,让百姓安居,让商贩乐业。”似乎是在许诺着什么,拜王坚定的看着流悦。
“为难你了。我知道这朝堂之事,不是我一介女流可以置喙的。这官员之间的盘根错节,稍微一个不慎,也是够让你头疼的了,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各个党派之间的关系也是微妙的很。一个人的精力究竟有限。我们都能体谅的,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或许,这朝堂之上也会需要派系之间的制衡,究竟水至清则无鱼。把握好尺度是最难的,王爷也是如履薄冰,举步维艰,万事三思而后行,不做好万全的预备,千万不要硬碰硬,白白让人担心。”流悦眼神发亮,目光如炬,迎着皎洁的月光侃侃而谈,似是要为了拜王分忧,言语间也多有关切之情。
拜王惊诧的看着这个以骄纵任性而闻名的华府大小姐,难得的眼里没有了戏谑之色,而此时在拜王心底,被躲藏最深的疑问是,眼前的这个华府大小姐,自己的华侧妃,到底是谁,百姓的疾苦,她何以如此的感同身受,对于朝政,她又怎么会说出如此深沉老辣的言论。此时他几乎可以笃定的说,她不是那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那么,她到底是谁,又为了什么来到自己身边,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是她有迫不得已的苦衷。来到自己身边这么久,也不见他对自己做什么,反而是自己巴巴的跑过去,用自己的恶劣性格去冲淡她对自己的疏离。然而,不管怎样,她眼里对自己的关心之情不假,而说出的言论也是正气凛然,不似作伪的宵小之辈。暂且不管了,无论你是什么原因来到我的身边,既然做了我的王妃,就休想再逃离我的世界
“哼,无论他是多大的权贵,只要于社稷有害,于百姓有害,那么就休想再舒舒适服的过下去。”拜王温柔的执起流悦的白嫩小手,拇指若有若无的蹭着她的手背。
窗外下起了雨,潺潺的细雨让原本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变得有些拥挤,但是丝毫不减热闹的景象。
流悦就那么安安稳稳地让拜王握着,心安理得的享受起难得的宁静,没有波谲云诡的朝政时局,没有勾心斗角的阴谋算计,有的只是一对平凡的夫妇,静静的品茶,拉着家常。
流悦眼神温柔的望着拜王,心里想着,也许外界对他的“奸臣”之说是假的,是不是敌对的皇后一党有意强加给他的恶名,让不明真相的百姓以讹传讹,连他又老又丑都传出来了。啧啧,真是不能信传言。
也许是有些乏了,拜王执起她的手,慢慢的踱步走下楼去。大堂里的茶客已经稀少,楼外的雨依旧下得淅淅沥沥,小二殷勤的送来雨具。
“只有一把伞,就只好委屈王妃您啦!”拜呈又恢复往日调笑流悦的神态。
“也只好如此了,你就好生伺候着吧!”说着流悦假装翻了个白眼,走在了前面,不敢回头看拜呈此时的表情,一定是气的吹胡子瞪眼睛了吧。
雨夜微凉,青石板地上泛着冷光。流悦不住的搓着手,指尖冰凉。看到她这样,拜呈忍不住打趣道,“真的是身骄肉贵的大小姐呢!这么点冷都受不了。怎么体谅民间疾苦呢?”
“是呀,我这心可是肉长的,暖和着呢,当然受不了室外的严寒。不想某些人,心似寒铁,肤胜冰雪!这点小寒算得了什么呢!”流悦也反唇相讥。不满的情绪溢于言表!
“好个伶牙俐齿的小姑娘!看本王待会儿怎么收拾你!”听得出她的讥讽,拜呈也毫不示弱,赤裸裸的威胁恐吓!
“等等。。。。什么待会儿,你想干嘛?你答应了我的啊,那么大的人了,还是堂堂天元王朝的拜王爷,可不能食言而肥哦!”这回轮到流悦气急败坏了!
“哼哼,咱们等着瞧吧!现在不告诉你!”看着流悦急的跳脚,拜呈越发的喜悦。
两个人就这样,有来有往地你一言我一语,细雨潺潺,为他们配上缱绻的背景,漫漫归途也似转眼之间。夜凉如水,有种难以名状的情愫在暗暗滋生,一个是当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下的拜王,身陷囹圄,被人冠以“奸臣”的恶名,却心系天下,心中只想要维护皇兄的江山社稷的冷峻王爷。一个是虽身为流霜剑传人却成为见不得光的暗流刺客的懵懂女子,想超脱政局,却早已深陷时局的漩涡,奉命监视王爷,不得已还会阻碍王爷的王妃。这样的两个人,要怎样才能结合。那些缠绕在两人身边枷锁,他们是否能够冲破。
多年后再忆起拜呈,能让流悦展露纯净笑脸的,恐怕就是这一天了。
是夜的雨,一直下了三天都没有停歇的架势,反而愈演愈烈,而在皇城远郊的移除堤坝早已溃败,洪水如猛兽一般侵袭了周边的村庄。再过些时日,就是皇上的寿宴了,朝中上下都忙碌着。而治理洪水,发放灾银是重中之重,皇上颇为苦恼,押送赈灾物资的人选一再搁置,皇后一党极力推荐章大将军的表亲,此举拜王自是不能答应。最终不得已,拜王亲自出马,押运物资前往灾区,发放银两。务必赶在皇上寿宴前将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再回朝为皇帝贺寿。
待雨势渐收,拜王整装出发。一众女眷皆不得随从。理由是要由金氏率领,为皇上的寿宴帮忙。金氏也确实按照王爷的吩咐,带领着全府上下众人,为皇帝的寿宴忙碌着。
一日,趁着去厨房的机会,流悦找到正在忙碌的拜杨。
“拜杨,近日可方便,再替我寻我的师姐一次,让她来府中找我,再陪我说说话。”流悦状似不经意的对拜杨说着。
拜杨微微面露难色,道:“华侧妃,近日王府上下人多眼杂,让您的师姐来府中一聚怕是有点困难。我最近出入王府的机会较多,不如这样,您有什么话要我帮您传达的,我帮您在中间传一传。聊以慰藉。”
其实,流悦自己也是心知肚明,为了置办皇帝寿宴,王府上下新添了不少下人,且时时刻刻都会有人进出,人多未免眼杂,正值大寿前夕,而且王爷还不在,还是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
流悦同意了拜杨的建议。回去写了字条,塞进小竹筒,随后用蜡封好,交给拜杨,让拜杨务必亲手交与师姐手上。
一连几日都不见拜杨,流悦内心不由焦虑。偶然流悦会叫上春桃,去园中透透气。顺便进一步观察一下王府的地形。
静侧妃自从那日金氏请茶不成之后也没再和金氏来往,独安闲自己的小院里,安安静静的养起胎来。她居住的院落,名唤清兰院,名副其实的,院内种满了清香的幽兰,假山流水,布置的颇为雅致。

推荐理由

替身王妃邪魅王爷爱不释手(流悦拜呈)第30章全本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情节丰富,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性格真实,非常的有看点,闲暇时间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朋友,不妨到本站关注小说全本资源,还能阅读完整版替身王妃邪魅王爷爱不释手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