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大唐察使(范静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大唐察使(范静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大唐察使(范静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2-02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大唐察使(范静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共享给大家,听了范静归纳一起,史龙缓缓的点了点头:“范大哥,您分析得没错,若范大哥不说明,还真是一头雾水。” 范静答道:“清水见底,就不觉得奥秘,但见到了浑水下的底,说明了就没奥秘,但没见到底,还是一潭浑水。”

大唐察使全文小说简介

“大伯,相信我,以后一定会好起来的。”范静鼻子一酸,给了老伯一碎银,缓缓的站了起来;“史龙,我们回去吧。”
通过几日暗访,雷少富一夜暴富定然与二十五大箱失窃案有关,范静心里就有三个疑问,其一雷少富为何要建造雷家大院?因为官银只会流露于南湖县城,一旦出城如此肆无忌惮,定将东窗事发。二十大箱官银占地面积不小,定要有藏匿之处,必将招来查证;其二雷少富只是个暴发富,而且还不是南湖县县城之人,为何要将雷家大院建在南湖县县城?那说明官匪内外勾结。其三,雷家大院一对男女谈话,那说明官银还未转移,雷少富已死,能够知道密码之人就只有何云梅,案情的核心却在‘密码’两字之上。官匪内外勾结,一大批杀手,密码结合一起便是为二十五大箱官银而来。

大唐察使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为了掩人耳目,范静决定自己和史龙先行一步,鲁大班和杨武等随后陆续于南湖县指定地点聚合,事后再由史龙安排在离县衙近处的品香客栈。
岂到南湖县县城,范静和史龙特意在县城各个关口走上一遭,县衙门的捕快们还履行职责,坚守岗位,对进出的县城之做着买卖之人严律搜查,肆无忌惮的搜刮民膏,似乎连一只苍蝇都休想从他们眼里飞出。
“呵呵,范大哥,你看你那些捕快,个个尽职尽责呀。”范静与史龙走在福安街的街道上,看到衙役们在街上“维护秩序”,史龙对着范静冷言嘲讽了一番。
“怎么?终于找到了一个打击我的地方?县蔚还真是不简单呀?”范静摇头无语。
史龙嘲笑一声:“县蔚?他只不过管制县衙三班县衙,难道他真以为是南湖县的土皇帝?”
“先不管此事,我们先去办一件事,走吧。”范静所做的是,就是把那戴黜莑斗笠女子之外貌特征,于是来到了一家画像店铺。
史龙:“此女子五官端正,锥子脸型,眼睛乌黑明亮,还有下巴有一颗饭粒般大小的好吃痣。”
画像先生:“什么?好吃痣?”
史龙:“哦,不对,美人痣,哎呀,总之是一颗痣,你咋就这么罗嗦?”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掌柜的将勾画而成。“客官,你看如何?可否需要补充?”
“嗯,真乃是生笔如花,与我所见略同。”史龙不禁对着画像先生***了大拇指。
“史龙,我们走吧。”
…………:
到了第三日,范静上任知县之日,便辰时就来到了县衙,南湖县大街小巷人来人往确实很多,在辰时时分,各个小贩更是显得行色匆匆。他们似乎在辰时之前快点做完手中的小买卖,赶紧离开县城一样。
“范大哥,那位就是县丞,身边就是簿本,是不是新知县上任,都得下属迎接呀。”范静与史龙前往县衙门正前门,却见身穿青袍的刘查礼在县衙门前往返的踱来踱去。
“这是**礼节,以代表此人尽职尽责。”范静笑了笑:“走吧。”
“想必阁下便是前来南湖县新任知县任大人吧?”簿本识得史龙,便与县丞上前鞠躬作偮:“卑职县丞刘查礼,卑职薄本李远天,叩见大人,大人远道而来,为何不预先通告卑职,卑职好备大轿前去接迎,尽卑职之责?”
范静答道:“刘县丞,李薄主,两位客气了,凡俗礼节,能免则免。”
刘査礼鞠礼道:“大人一身清廉,不拘小节,令卑职感叹万分,大人,请。”
“刘县丞,最近南湖县治安,如何?”刚走进县衙大堂的大门,范静忽然问道。
“这…?”刘查礼似乎猜测不到范静忽然有此一问,所以一下子蹭躇,片刻后却一脸无奈:“前几日雷家大院出现离奇命案,令城内之人恐慌,想必大人已知内情?”
“内情?本县令只是略有耳闻而已…”范静有意无意的观察了一下刘查礼的反应,似乎他有紧张。“三当前发生命案,三日后就将犯人处斩,此案还未经过刑部批文吧?为何仓促立案?”
“这…?”刘查礼心里一惊:“是…是卑职失职,不过大人有所不知,自那雷家大院出现离奇命案,县城内大街小巷人心慌慌,唯恐不安,三日后将此对Jian夫Yin一一妇抓获后,雷家大院之人以及左邻右舍天天来衙门吵闹,此对男女心存妖孽,道德败坏,说为何还不处决此对Jian夫Yin一一妇?卑职认为口供属实,证据确凿,所以…?”
“啪!”的一声,范静来到丈堂重拍桌台:“简直是一派胡言,按照朝庭律法,纵使是犯人,都得经过上级刑部批文复审才行,藐视律法就等于藐视朝庭,藐视皇上…”
“大人,你这是为何?”范静这么一动怒,刘查礼倒未被范静下马威吓得不智所措:“卑职确实有失职之责,却无半点藐视之心,只因事发有因,但卑职纵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可藐视朝庭,请大人明察。”
范静试探刘查礼与李远天,观其反应后便松了一口气,严厉的话变成缓和:“好了,竟然事已发生,再追究也于事无补,希望以后按规律办事。“
刘查礼连连点头:“大人说的极是,卑职警听教诲,现南湖县有大人任职,定将国泰民安,往后全然服从于大人之吩咐,二堂后之内宅已给大人安排就寝之处,大人,请。”
“那有劳刘县丞了。”范静说完又转向李远天:“劳请李薄本将本县关于征税,集粮以及衅事等帐目交于本官,本官想要过目一番,如何?”
“大人,说笑了,有事请吩咐卑职就是,卑职这就为大人取来。”李远天似乎比刘查礼更为稳重,他不露任何异端而鞠躬而退。
当范静与史龙随着刘查礼来到那内宅之时,令范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出现在他眼前却是堆放整洁,价值不菲的礼品:“刘县丞,这等是何物?为何放入此处?”
刘查礼鞠躬作偮道:“大人,原本该为大人接风冼尘,但南湖县繁事众多,所以县衙门大大小小差吏忙乎去了,为表示对大人的诚意,给大人的一点小小意思,还望大人采纳。”
范静笑了笑:“是吗?南湖县还挺特殊的,我听说县衙门大大小小之差役是土生土长本地之人,难道这是本地人之习俗?”
刘査禄迠了点头:“大人,果然耳闻八方,令卑职佩服。”
范静摸了摸价值不匪之礼物:所谓无功不受禄,本官初来咋到,尚未为县城百姓谋点福利,又岂能受如此大之理?南满县还真是风调雨顺的哈,是不是他们一年之俸禄?史龙,将此等礼物全部退回,不得有误。”
“大人,你?你这是何意?”刘查礼一脸无趣。
“此话该是本官问你吧?”范静怪异的看了刘查礼一眼,不想初次见面就彼此尴尬,再说南湖县县衙可复杂得很,于是改口道::“好了,就当本官没看到,不过,本官不想以后有类似之事发生,我们言归正传,半个时辰后,将那两人带到二堂,本官有话要询问他们。”
“是,卑职即刻带来。”刘查礼鞠躬而退。

大唐察使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范静答道:“清水见底,就不觉得奥秘,但见到了浑水下的底,说明了就没奥秘,但没见到底,还是一潭浑水。”
史龙还是似懂非懂:“范大哥,朝廷发放如此多救灾款之官银,县衙没理由毫不知情,但我们来到南湖县,从未听人提及过,直到现在我们才知此事。”
范静答道:“那问题就出在上一任知县身上了。”
史龙又问道:“范大哥,你说官匪勾结,官银失窃近三月,若要运出,就算移花接木的搬运,理应都运出去,为何还留在县城?那凶手是不是雷少富之合伙人?”
“有这个可能。”范静继续推测,雷少富只是当地一霸,屡进屡出狱房是家常便饭了,自当与县衙之人混得熟,而且官银失窃之地正好是雷少富熟悉之地,正好被凶手利用。
雷少富并不是傻子,便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也就是雷家大院那对男女所说的原因),所以雷少富之死极有可能是歪打正着,很简单,凶手还未得到密码,又怎么可能杀雷少富?何云梅是雷少富正品夫人,一日夫妻百日恩,再怎么有怨气,何云梅终究是雷少富最信用之人,更何况何云梅父女本来就是造锁专家,藏匿官银之地之密码设置定然与何云梅有关。
那么如此急于处置何云梅和付清明,就是不想节外生枝,凶手怕何云梅将事情斗漏出去,才不得己杀之。这究竟是二十五大箱白银,让全县百姓发现,有何感想?会惊天动地。
“范大哥,但那晚听那对男女谈话,他们似乎在处斩何云梅与付清明之后才恍然大悟的,这似乎不合情理?”
“你真当范大哥是神呀,一切只不过都是推测,只是给自己定个方向,若什么都知道,那就不是迷案了,南湖县的水好深呀。”范静语重心长的一声感叹:“人命关天固然重要,但这滔天大案甚为重要,它关系着百姓社稷,上千平民的生死存亡呀,就算我范静身临险境,哪怕粉身碎骨,定要追查到底。”
史龙坚信的点了点头:“这就是我史龙跟随范大哥的原因之一,范大哥,官银失窃定与衙门有关,难道王知县为此而告老还乡?”
“据说王知县王朝权是名难得的清官,或许朝廷所派此人就是为了给南湖县一个太平。”前来南湖县之前,范静对前三任知县了调査,王朝权深得百姓爱戴不是虚言。
“王朝权忽然告老还乡,定有问题…”史龙想了想后又狐疑:“那个县丞也是分掌粮马,征税之职,定与此事有关,何不对他问个清楚,一问便知?”
范静摇着头轻笑:“史龙呀,你想得也太简单化了,忠Jian难判,其一若他真的与此事有关,他大可完全把责任推给王朝权,什么不知道,而官银失窃又是一件密案,这岂不是告诉他,让他提前预防?王朝树究竟有没有告老还乡,明日上任便知。”
史龙不禁夸奖道:“范大哥,你还真是贤才,什么都想得彻底。”
范静与史龙赶回鲁大班之山寨,并将鲁大班之妻书信交予鲁大班,预备就此告辞。也不知道鲁大班之妻给予书信是何内容?岂料在鲁大班的房间,鲁大班忽然双膝而跪跪于范静跟前:“大人,鲁大班愿跟随大人,还望大人成全,再说赌约已输,必将兑现承诺。”
“什么?大人?你还是叫贤弟吧?”范静与史龙面面相觑,都为鲁大班这一举动感到惊奇。最终还是史龙搭上话题:“范大哥,此次我们身临危境,正用人之际,竟然鲁大哥已知內情,何不…?”
“鲁大哥,起来吧,竟然大哥已知,那我就不客气了,贤弟确实需要帮忙,不过鲁大哥此次前去南湖县不可张扬。”范静勉扶鲁大班起身,好奇的问道:“大班,你妻子对你说了仃么?为何忽然如此一做?”
鲁大班倒是顾虑的将信交给范静:“夫君,此人(范静)洞悉四方,胸怀大志,乃为正气之化身,必成大器,遇之此人,乃是夫君之荣幸,愿夫君珍惜此人…”
“没想到嫂子如此看重范某,范某真是受之有愧。”看到书信上之内容,范静满是感激,并不是受夸而感激,而是被人信用而感激。

小编点评

大唐察使小说文笔细腻,情节紧凑合理,很多朋友都在寻找这部小说的最近章节,快来本站阅读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