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凡世歌(莫君如小说)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凡世歌(莫君如小说)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凡世歌(莫君如小说)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19-02-04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凡世歌(莫君如小说)热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共享给大家,走在前面的莫君如贴近了邵白羽的耳朵,说道:“这个小贱种真是没用,一见了小美女立时就语无伦次了。”  “额……沈飞似乎真的对她有好感。”邵白羽道。  “他这个年纪,懂个屁啊。”

凡世歌全文小说简介

“喂喂喂,你看这是什么。”
“大概是象牙的项链吧,在这条集市上还真不多见。”
“我喜欢。”
“买了吧。反正你家有的是钱。”
“我想你买给我。”
“为什么。”
“我就是想。”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
“店家,这条项链多少钱啊。”
“假如是公子要的话,那就给五纹钱吧。”
“这么便宜?你不会吃亏吧。”
“好马配好鞍,宝剑配英雄。这项链也是一样,被有缘人收了,是一种福分。”

凡世歌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四人离开了斗狗场,莫君如一边闷头前“冲”,一边愤愤不平地道:“****运,绝对是****运。”
沈飞对着太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淡淡说道:“***的是敏锐的洞察力好吧。”
莫君如道:“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就是****,运气好点也是正常。”
“为什么每次和你对话,说不了两句话,就转变为人身攻击呢。”
“对你来说,那是深深的赞美。”
“实在懒得与你为伍,降低我的身份。”
“贱种一个,哪有身份可言。”
“你再说,我就用银子砸死你。”
“切,赢了一点钱还牛上了。”
“要你管。”
“都给我闭嘴。”邵白羽咆哮,“都闲着无聊对吧,那好,我出道问题考考你们。”
“问题?”莫君如腻过来,凤尾般的眼睛使劲唿扇。
李婷希羞赧地点点头,细声细语地道:“洗耳恭听。”
沈飞盯着她完美无瑕的脸孔,不禁痴了,也安静了下来。
邵白羽道:“咱们脚下的山峦,名为玄女峰,这你们应该知道。那么我的问题来了,此峰形陡峭,海拔极高,丝毫无女子姿态,却何来玄女之称。”
“我知道,我知道。”莫君如眯着眼睛,踊跃举手,“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一定是这山上盛产漂亮女子,所以才有玄女之名的。”
“噗嗤。”沈飞戳之以鼻,鄙视道:“照你的说法,这山应该叫美人峰了。”
“放屁,那你说是为什么。”
“玄者,变幻也,大概是因为山顶终年雾气缭绕,形态忽隐忽现,看不清楚,所以才叫玄女的吧。”
“切,一听就不对,还没有我说的靠谱呢。”
沈飞虽然从药人学字,但都是为了钻研医道,对于这些地理文化之事知道的很少,自然也明白猜中的可能Xing不大。见李婷希面露笑脸,时不时地点点头,不禁问道:“李姑娘,你知道吗。”
李婷希双手拢袖,遮住半边粉面,羞羞地望过来:“玄,确有变幻莫测之意,但玄女却非变幻莫测之人,她是黄帝的亲妹妹,乃是神女。据说玄女幼年与亲族走失,流落蜀山,寄宿在村民家里十几载,直到黄帝找来,尊贵的身份才得到明示。
为答谢山民的养育之恩,玄女央求哥哥施展法术,令此峰四季如Chun,细水长流,一连数代。后世村民为感其恩,以神明之礼供奉玄女,将此峰更名为玄女峰。”
“神话故事。”沈飞呆呆地道。
“神话未必都是故事,有些是真的。”邵白羽对着李婷希微笑道:“姑娘学识渊博,在下佩服。”
李婷希浅笑,回礼道:“公子夸赞了。”
“少给我装,不就答对一道题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莫君如见两人含情脉脉,眉来眼去,自是气不打一处来,强插在他们之间。
邵白羽嗔怪地扫了她一眼,却不狠心责骂,便道:“君如。李小姐是黎村人,不要再无理取闹了。”
“我怎么无理取闹了。”
“还说。”
“白羽哥哥,我发现你越来越偏心眼了,是不是被这个小妖精迷住了啊。”
“疯丫头,你乱说什么,休要欺侮他人。”听闻小妖精一词,沈飞不乐意了。
本就气嘟嘟的莫君如被他一吼,更加不喜悦了,一甩手抽出了鞭子,顺势就是一下,“啪。”
“臭贱种,我和白羽哥哥说话,你凭什么插嘴。”
“你可真没教养。”沈飞一把攥住鞭尖,用力一拉,甩手还了一巴掌过去。
几乎在巴掌打下去的瞬间,他自己先后悔了。而邵白羽和李婷希,更是愣在原地。
莫君如眼圈泛红,右手捂着红肿的脸颊,怒目而视道:“臭贱种,你给我等着,我莫大小姐,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她一跺脚,红着眼睛,挤出人群。
邵白羽安慰沈飞道:“小丫头疯的很,一会儿就没事了。我去追她,你俩玩吧。”话是这样说,他的神情却很急切,牵着白瀚王,未及脱离人群,便已上马,追过去了。
沈飞呆呆地看着右手,抬起头来时,李婷希贴身的管家就在眼前,“小姐,玩累了,我们也该走了吧。”
李婷希目光复杂的望着沈飞,低声说了句谢谢你,接着,便随着管家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
是夜,沈飞躺在光秃秃的山崖边上,呆呆地望着天空。皓月如舟,星空似海,他心在舟上,起起伏伏,难以入眠。
骑着墨玉离开黎村,回家和药人打了声招呼,他便独自登山采药,心境起伏,突如其来的友情和萌动的青Chun将他推至悬崖峭壁之缘,他开始思考这几日来发生的事情,想要理出个头绪。只可惜越想越乱,无奈之下,翻了个身,努力地数起了羊,这是他常用的催眠手段。
朦朦胧胧的,总算有了点睡意,却感觉有一股奇异的香味飘入了鼻端,这股香味如同梦幻,让他常年紧绷的神经难得的放松。无数幻觉在眼前出现,自己回到了襁褓的时代,亲生父母相拥坐在床头,喜悦地笑。
“坏了。”常年与药草为伴的沈飞,马上意识到自己种了毒,他狠咬舌尖,用强烈的刺痛,唤醒意识。
这时候,一大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沈飞双眼眯开一条缝,看到全身火红的莫君如,在众手下的簇拥下冷笑着走过来。想到早上的情形,他马上便明白发生了什么,假装中了**,双目紧闭。
莫君如大步上前,抬起右腿,将沈飞的头狠狠地踩在脚下,“混账,竟然敢打我,我要你不得好死。”她背过身,狠狠地甩了下长鞭,命令道:“把他捆起来,捆的牢牢的,把手捆断了也没关系。”
话音未落,沈飞远远高出同龄人的身体在她身后拔起,粗壮的手臂反向绕过来,勒住她的脖子,向后一拉。
“啪。”莫君如猝不及防,被带地身体倾斜,失去了平衡,沈飞一个手刀,磕飞她掌中的长鞭,同时附在她耳边低语道:“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我倒想看看,是谁不得好死。”
莫君如全身无力,脖子被死死勒住,几乎窒息,她有些害怕,不可思议地问道:“怎,怎么回事,你怎么没被迷晕。”
沈飞的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脸,道:“头发长见识短。你也不想想,我终年与草药为伴,身体早已有了抗药Xing,这么低端的**,怎么可能起到效果呢。”
“该死。”莫君如咒骂,“沈飞你快把我放了,敢弄伤本小姐一根毫毛,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沈飞拉着她向后退了一步,冷笑道:“他放不放过我,那是他的事,我放不放过你,是我的事,怎样,你觉得我会轻易的放过你吗。”
“你敢拿我怎样。”莫君如大声地质问道。
“我没有什么不敢做的。”沈飞瞧她跋扈,勒住她的力量又加大了几分。
小伙伴们见老大脸憋得通红,都慌了神,七嘴八舌地央求道:“沈爷,飞爷,不,沈飞爷,您可别千万做傻事啊,有话大家好商量。”
“沈飞,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小姐,是莫家的独女,一旦有个三长两短,莫老爷子不会放过你的。”
“是啊,沈飞,千万不要冲动,把小姐放了,我们便两清了,今后各不相干,谁也不找对方的麻烦。”
沈飞自然知道,这位大小姐在与自己的较量中屡次落到下风,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更清楚地了解,自己此刻的一念之差,很可能带来遍及整个村庄的一场强烈地震,他不想松手,也不想放了她,在佯装着凶狠的模样,不断勒紧手臂的背后,实际上是骑虎难下的尴尬。
又是在这样一个要害的时间点上,一匹熟悉的快马自山下飞驰而来,在茂密的树林间自如穿梭,来到近前。这一次,白马来得更快,更疾,到了近处后,马上的人直接翻身跳下,大步流星地冲上来。
——邵白羽。
在这个男人出现后,全部人都像看到了救星,包括沈飞在内。

凡世歌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白衣白鞋的邵白羽,从马上跳下,径直冲过来,语气急促地说道:“沈飞,不要乱来,君如纵然有错,也究竟还是个孩子,请你再原谅她一次,我带她回去,定然好生教导,让她从新学习做人。”看出沈飞心中的顾虑,心急火燎的邵白羽举起右手:“我以邵氏之名在此起誓,今日之事,以今日为终点,这之后,绝对不会有人再追究什么,也绝对不会有人再与沈兄为难,否则,与你为难之人,便是与我邵氏为敌,我定让他付出代价。”
原来,邵白羽和莫君如青梅竹马,自小一起长大,对她的脾气再了解不过,深怕她受了委屈之后,会去报复,便暗暗地派人跟紧了她,有什么动向,速来向自己汇报。
果不其然,一入夜,手下便来禀报,莫君如带着那些为虎作伥的小伙伴,抄着家伙,顺着村子小道向着沈飞的草屋去了。
知道了这则消息后,他心急如焚,骑上白瀚王径直赶来,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大祸已经酿成。
看着眼前的情形,邵白羽心急如焚。
一边是唯一能治好母亲顽疾的神医,也是和自己一见如故的朋友;一边是青梅竹马,自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两人之中任何一个受伤,他都不好过。
邵白羽急于将此事压下去,略带恳求地说道:“沈兄,我母几次欲收你为养子,我也早有结拜之意,不如我们在此拜天,结为异姓兄弟。从今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何。”
白羽的语气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这一番话说出来,他的眼睛也围着众人转了一圈,像是在威胁、或者是告诫。
在村子里,莫君如是孩子王,邵白羽则是管住孩子王的那个人,在同辈中,他说话的分量极重。沈飞与他接触时间不长,却感觉这个男人的身上,确有些与众不同的气质在,不自觉的,也对他说出的话信了几分,不过他究竟孤身一人摸爬滚打了这许多年,知道人心险恶,防人之心切不可无,所以,在沉默了半晌之后,他抬起了头,幽幽地道:“白羽,咱俩一见如故,似乎亲人,说实话,假如不是重担在身,我也早想与你结拜,我信你,毫无疑问。但是,对你的信任却不能转移到这个小丫头片子的身上,她屡次三番前来犯我,我一忍再忍,如今已经忍无可忍,她必须付出代价。”
他说这番话的本意,在于虚张声势,因为莫君如这个丫头实在太烦人了,不挫挫她的锐气,永远都不知道天高地厚。
场中之人,却不知道他的真意,本能的紧张了起来。特殊是莫君如,在喉咙被掐的越来越紧之后,她艰难地抬起头,看着沈飞高挺的鼻尖和充血的双眼,生平第一次感到畏惧。
“沈兄,沈兄。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千万不要胡来啊。”邵白羽身子前倾,极力安抚,“沈兄,听邵某一言,你我、包括君如在内,咱们都还年轻,年轻人总会犯错,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糊涂,犯下不可饶恕的罪恶,更何况,上午的事情,你也有一定的过错,不是吗。”
沈飞愣了片刻,哈哈大笑道:“假如现在反过来,是我这样被她捏在手心里,你也会这么说嘛。”
“会。”邵白羽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一定会的。丫头玩略,但是本Xing不坏,为兄要时时监督她才行。”
“你没有尽到责任。”
“我的疏忽。确实是我的疏忽。”
“已经难以弥补了。”
“沈兄,我以自己的姓氏起誓,若……”
“打住,别起誓了,这丫头配不上的。”沈飞低下头,故意凑近了对方的脸,问道,“混账丫头,白羽为了你,如此低声下气地求我,你自己呢,你这个罪魁祸首知错了吗。”
莫君如细嫩地小脸通红,周身冒着热气,像是随时要滴出血来,在沈飞大力的控制下,她的呼吸很是艰难,眼角淌泪,终于服软道:“我,我知错了。”
“大点声音,我听不见。”
“我知错了。”
“以后应当如何。”
“从今以后,好好做人,再不来找你的麻烦。”
“大声一点。”
“从今以后,我莫君如会好好做人,再不来找你的麻烦。”
“好,很好,记住了,以后见到我要毕恭毕敬的喊声恩人,知道了吗。”沈飞轻轻一推,身子虚软的莫君如便跌跌撞撞地滚了下去,幸好与众人相距不远,被接住了。终于脱险,千娇万宠的大小姐,心中五味杂陈,眼泪不自觉的便淌了下来,她生平娇贵,何时受过此等冤枉气,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怨恨,原本忏悔的心态在转瞬之间被强烈的恨意、屈辱感代替。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落在不远处的长鞭,用力一甩,对着沈飞的面门就是一下子。
白羽一心于她的安危,哪里想到会横生变故,缓过神来后,奋力扑出,奈何鞭子上累积了主人的滔滔怒意,一往无前,速度较往日快上数倍,白羽落地,扑了个空。“啪。”火一样的鞭子,分毫不差的抽在沈飞的天灵盖上,后者身受重创,坠入身后的山崖之中。“啊啊啊啊啊。”在他坠落的同时,双目中的凶光再度涌起,有力***的双手在飞身跌下的同一时间抓住了鞭子的尾部。
莫君如被超强的离去之势一带,来不及松手,跟着飞了出去。
一男一女,一对死对头双双跌落悬崖。
“小姐。”众人呐喊。
“沈飞。”邵白羽惊呼。
一大群人扑到悬崖边,放眼望去,满眼尽是灌木荆棘,哪里有两人的影子。
“去,快去,快去找啊。”邵白羽嘶吼。
……
“哗,哗,哗。”黑风阵阵,树枝倾摆如涛,落崖的沈飞在阵痛与噩梦中惊醒,睁开眼睛时,莫君如正双手抱头,缩在山石底下,皮鞭远远地躺在一边。
沈飞看到她,心中火起,顾不得一身的酸痛,小豹子似地扑上来:“混蛋,混蛋,大混蛋。”他身材高大,蛮力十足,一手抓住莫君如的衣领将她揪起,“忘恩负义、不守信用的小人,你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他拎起君如,向着石头撞去,未及碰上,自己当先住手,拉回来,仔细盯着她的眼睛,希奇道:“你怎么了。”
手中之人瑟瑟发抖,双眼空洞无神,哪有那张扬跋扈的小姐模样,沈飞心中不禁好奇,又道:“你怎么了?”
“对,对,对,对不起沈飞,我是一时、时、时冲动,不是真的想让你死的。”
看她结了寒霜的眉梢,瑟瑟发抖的身体,联想到之前自己熟睡时,她没有加害于自己,并且鞭子远远地扔在一边,沈飞暗道:孩子,就是孩子。
心中的怒气不知不觉消减了大半,轻轻地将她放下,双手穿过秀发,擦拭眼角的泪珠,道:“没事的,我没死,你不必自责,没事的。”
“呜呜呜。”莫君如一改往日的跋扈样子,委屈的扑在沈飞的怀里,放声哭泣起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女娃的哭声,真是吵人极了。
沈飞看着她现在的样子,忽然明白了,邵白羽说的没错,莫君如只是平日里被惯坏了,本心确实不坏。
两人就这样相拥坐在一起,良久良久,莫君如总算止住哭泣,像是躲避瘟神一样,一把推开沈飞道:“混蛋,离我远点,都是你,都是你,自打遇见你,就没有好事。”
沈飞瞧她翻脸比翻书还快,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用树枝划着地面,说道:“你先擦擦鼻子,有个问题我想问你。”
“呜呜呜!”莫君如哽咽,“把衣服给我。”
“干嘛啊。”
“我要擦鼻子啊。”
“额……你干嘛不用自己的衣服擦。”
“我怕脏。”
“难道我就不嫌脏吗。”

小编点评

凡世歌小说丰富的剧情,他们的坎坷经历又将怎样,体验不一样的故事,更加丰富的内容,喜欢的朋友还等什么,速度来一起免费阅读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