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殇情久难忘(叶念慈路景鹤)30章完整章节阅读
殇情久难忘(叶念慈路景鹤)30章完整章节阅读

殇情久难忘(叶念慈路景鹤)30章完整章节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1-11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殇情久难忘免费阅读,虐心的剧情,带来了殇情久难忘(叶念慈路景鹤)30章完整章节阅读,叶念慈趁机行动,双方很快就敲好了收购细则。 可偏偏就在她带着合同预备去签约的那天,乐讯忽然来电,他们已经与另一家公司签了合同,因为对方给出的利益比他们高出零点五个百分点。

殇情久难忘小说简介

为了拯救家族利益,她被哥哥亲手送上他的床,他却将她视为低贱***,抵死折磨、百般羞辱,一切只因她像极了他曾深爱的那个女人……...

殇情久难忘30章节阅读

“对不起……”叶念慈睁开眼睛,看着许成安说。
许成安无可奈何,碰到叶念慈就是他的劫,况且这劫还是自己撞上去的。
“你说你,要不是我今天在,你就直接挂了!”三年前的事情给叶念慈留下了阴影,起初,她是一点血都不能见,看到闻到直接休克,后来去了很多医院,都治疗无果。
最后误打误撞找了心理医生。
这一年来,叶念慈已经好了很多,没想到今天被路景鹤逼的又发作了。
许成安的语气特殊的严厉,因为他亲眼目睹了叶念慈这三年所经历的痛苦,他不想让叶念慈重蹈覆辙。
“等阿姨的病情稳定下来,你们直接跟我走吧!”本来叶念慈没有打算回国,只是吴霜这几年心里装着事,日子过的郁郁寡欢,前一段时间在厕所摔倒,伤到了尾骨。
叶念慈在电话里头听到吓的半死,连夜买了机票回洛城。
好在吴霜的伤不算严重,但也要休养个小半年。
这些年,都是许成安在照顾她,她受之有愧,不想再麻烦他,“成安,这件事情我自己来处理……国外那边,你工作急,先回去!”一听叶念慈这泾渭分明的说辞,许成安那股子一直压着的委屈也冒了头,“叶念慈,我又不是圣父,平白无故对你这么好?”叶念慈当然知道许成安的心意,只是从一开始,她就说明了自己的心意。
一个破碎不堪的自己怎么能配的上许家的二少爷。
何况,她跟路景鹤还有这么一段,许成安可以不在意,但许家不会不在意,整个人上流圈子更不会假装不知道。
人言可畏,她早就经历在先了。
许成安这么好,他值得更好的人。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答应。”没有人不可求暖和的呵护,可她不能违反自己的良心,她做不到不顾一切的坦然受之。
许成安明白叶念慈的顾虑,皱眉道,“你就不能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摒弃掉吗?”“成安,你不要生气……我们就算不是情侣,可永远都是最交心的朋友,这辈子碰到你,我很感激。”叶念慈喜欢许成安,但那紧紧是欣赏,感激,朋友间的喜欢,不及情爱。
她这句话将许成安全部的话堵在了喉咙。
许成安没有路景鹤那么霸道自私,他更多时候顾虑的是叶念慈的心里感受,所以不愿意逼迫叶念慈做到不愿意的事情。
他叹了一声,“朋友就朋友吧,但你不许和路景鹤在一起!”见许成安不在追着之前的问题了,叶念慈蓦地松了一口气,她点点头,微微笑道,“我答应你。”路景鹤胸口的伤有点深,但没有涉及要害,他不顾医生的反对,偷摸溜到了叶念慈的病房,却没找到人。

殇情久难忘31章在线阅读

“叶总。”“别这么喊我,我早就不是什么叶总了。”许汪洋没想到叶念慈比过去还冷漠,有些挫败地开口,“上个月我听到了一个消息。”“什么消息?”叶念慈对许汪洋为什么能联系到自己一点都不关心,她只在乎许汪洋想告诉她什么。
“就您母亲的事……”许汪洋,“上次我和客户一起去鎏金,席间听他们谈论到路董事长就稍微留意了一下,结果他们说您母亲当年在鎏金那件事是方清澜设计的。”当年,叶念慈就怀疑过方清澜,只是后来还没来得及查路昌河就去世了,而她也“死”了。
“有什么证据吗?”许汪洋迟疑了几秒钟,说,“我私下偷偷查了一下,查到了那个……牛郎。”一听这话,叶念慈忙道,“我明天来京城找你!”她不顾许成安和医生的劝阻出院了,于是路景鹤找来的时候扑了空。
回到家里的路上,叶念慈对许成安说,“这件事情你不方便插手,我……”她话还没有说完,许成安就冷静脸说,“假如你不想我们双双殉情的话就不要再说这种话!”叶念慈还想说什么,但看着许成安那有些严厉的眼神,不出声了。
良久,她说,“谢谢!”“我不要谢谢,我只要以身相许!”这下,叶念慈彻底的不说话了。
回到家,叶念慈就开始收拾东西。
“这不是刚来吗,又忙着去哪里?”经过三年前的事情,吴霜在面对女儿的时候,心里总是又愧疚又心疼,所以每次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叶念慈起初有些不习惯,但她说了,吴霜也不会改变,索性不管了。
“有点事。”叶念慈没有告诉吴霜她去京城的真正目的,随意的敷衍了一句。
吴霜闻言,心里有些难过。
叶念慈不善应付这种场面,于是拿过世的父亲来缓解场面。
“好久没去看爸爸了嘛,我想他了!”这下,轮到吴霜不吭声了,场面越发的尴尬了。
自从吴霜再嫁路昌河之后,叶念慈便很少提及父亲,现在这么冷不丁的说道,吴霜心里一阵复杂。
“念念……你是不是还在怪妈妈?”叶念慈摇摇头,停下手里的动作,只好看着吴霜说,“路景鹤来洛城了。”吴霜“哦”了一声,接着说,“假如你心里还有他的话,其实我……”她花还没有说完,叶念慈就打断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我给你找了一个阿姨,这几天我不在家,她来照顾你,好吗?”吴霜说不出不好的话,只好点了点头-
叶念慈和许成安是晚上离开洛城的。
到了京城已是第二天,怕路景鹤找到自己,叶念慈没有住兰苑,而是去了季如约安排的地方。
许成安回了许家,叶念慈和季如约去见了许汪洋。
许汪洋还因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看到叶念慈,脸上一阵尴尬。
叶念慈假装没看到,当年的事情早就过去了,何况他们都只是路通的弃子而已。
“人呢?”“在醉生梦死。”许汪洋说。
一听这名字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叶念慈说,“那我们过去吧!”醉生梦死在城中村,在那破破烂烂的房屋中可谓是一枝独秀,叶念慈躲过路面上的几只老鼠,皱着眉头问,“你是怎么找到这地方的?”“花了点钱。”许汪洋说这话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
叶念慈有些看不过去,“你现在好歹也是部分领导,这么怂干嘛!”许汪洋没说话,心里却说还不是因为叶念慈太强悍。
穿过那条黏腻的肮脏小路,总算到了醉生梦死的大门口。
许汪洋早就安排好了一切,进去后,他们上了二楼的一个包厢。
昏暗的包厢里头坐着一个男人,身上穿着廉价的皮衣皮裤,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卖的。
三年没见,叶念慈差点没认出来眼前这个整的跟蛇精一样的男人就是那天那个牛郎。
“这就是Peter……”许汪洋打开了大灯,对叶念慈说,“就那个……”叶念慈轻声应了一句,盯着Peter问,“说吧,那天是谁叫你去那里的?”Peter大概是已经被许汪洋敲打了一番,回答的很详尽,“我是被老板安排过去的,他说有个富婆点了我,而且分成不低……我一听就答应了。”“那那晚……”后面的话叶念慈有些难以启齿,但Peter却领会到了,“没……没有,我当时一看,那女的都快能当我妈了,我……”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旁边的季如约扇了一巴掌,“别嘴里乱喷粪,说你们老板叫什么,在哪里,给你们钱的买主是谁?”“买……买主……我不知道,老……老板已经死了。”“死了?”叶念慈有些诧异道,“什么时候死的?”Peter小声道,“就在那件事情的一月后,车祸……但我觉得肯定是被人害的,所以我就连夜跑了……”就算Peter不说,叶念慈也觉得蹊跷。
从包厢出来,叶念慈脸上的神色异常的凝重,季如约却恨的咬牙,“十有八九是方清澜的手笔,这个恶毒的假白莲!”许汪洋附和道,“传言都说是方小姐。”季如约冷哼。
“她人呢?”叶念慈问。
“一说起这个我就生气,当年她都闹出了那样的事情,路景鹤竟然还放她出国了,妈的鬼知道在哪个地方苟且偷生!”季如约义愤填膺道。
这三年,叶念慈当做路景鹤不存在,有关他和方清澜的事情,季如约也不敢说,所以路景鹤和方清澜的事情叶念慈还是第一回听说。

殇情久难忘小说推荐

作者非常善于对这种题材的把控,全文逻辑清楚,剧情层渐式推进,笔下人物生动有个性,悬念高潮不断,十分值得一阅!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