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殇情久难忘(叶念慈路景鹤)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殇情久难忘(叶念慈路景鹤)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殇情久难忘(叶念慈路景鹤)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1-11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殇情久难忘小说结局是喜是悲呢?主角是叶念慈路景鹤的小说名字叫《殇情久难忘》,但他说,“好,请你们喝喜酒!”挂了电话,路景鹤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控股鑫达很难,但假如方裕民知道了这一切,肯定不会放过他身边的人。 第一个,便是叶念慈。 思及此,路景鹤胸口又开始闷痛,他舍不得,但又必须舍。关注小编不迷路,天天共享更多优质小说哦!

叶念慈路景鹤小说介绍

“念念——”路景鹤撩开叶念慈贴着额头的碎发,俯首轻轻的亲了她一下。
明明贪心的想要更多,但又怕惊动到叶念慈,他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生涩而又笨拙的亲吻着自己心爱的女孩。
这一晚,路景鹤一直守着叶念慈到黎明。
天麻麻亮的时候,他才离开了病房。

殇情久难忘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第35章 鱼儿上钩
一个礼拜后,鑫达这边终于松口,路景鹤的两位同学亲自去了鑫达。
尽管他们预备充分,这场签约还是进行了一整天,直到晚上七点,路景鹤才收到了成功的消息。
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就在叶念慈的病房外,原本应该喜悦的,可他的内心没有丝毫的喜悦。
距离方氏倒闭还有很远的距离。
但,一个鑫达足以让他们元气大伤。
“谢谢你们,改天请你们喝酒!”路景鹤对着电话那头的同学说。
“我们不想喝酒,只想看看让你神魂颠倒的女孩!”东南亚的那位同学带着台湾腔说。
路景鹤自己都见不到他心爱的女孩,何况他们。
但他说,“好,请你们喝喜酒!”挂了电话,路景鹤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控股鑫达很难,但假如方裕民知道了这一切,肯定不会放过他身边的人。
第一个,便是叶念慈。
思及此,路景鹤胸口又开始闷痛,他舍不得,但又必须舍。
时隔半月,他不请自来,敲开了叶念慈病房的门。
叶念慈一看到来人是路景鹤,刚刚还放松的神色立马戒备了起来,“你来做什么?”路景鹤没有回答,径自走到了叶念慈病床边的椅子旁,坐了下来。
“你……”叶念慈觉得自己像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最近有没有好一点?”面对路景鹤的关心,叶念慈嗤之以鼻,“路总,您要是没话找话大可以不讲话,还有出门的时候记得关门!”她一句话就直接开始赶人。
路景鹤置若罔闻,忽然莫名其妙的开口,“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时候的模样,明明斯斯文文的小姑娘,但做事一惊一乍的。”“路景鹤——”路景鹤看着叶念慈轻笑了一下。
可那嘴角分明在笑,但却比哭还要难过,莫名的,叶念慈胸口一抽,“你到底想说什么?”路景鹤看向叶念慈。
她脸上的伤还未结痂,在那张娇俏的脸上格外的醒目,路景鹤伸手去碰……却被叶念慈躲了开来。
她的躲避叫路景鹤心里暗暗一痛,但他面上不着痕迹的收回了手指,继续之前的话说,“我们熟悉了八年了,可我本来这辈子想和你过八十年的。”叶念慈心思敏感,一听这话就问,“所以?”路景鹤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世事无常……假如那时候我们不分手,说不定我们的孩子都上幼儿园了!”“路景鹤,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呢!”路景鹤憧憬过的,叶念慈也期望过,甚至比他想的更多更遥远。
但结果呢,他们如今落到了这步田地。
“不要再提过去,也请你不要和我谈将来!”“好!”听到这个字,叶念慈的呼吸一滞,其实她说这样的话,有心如死灰的绝望,也有赌气的成分在。
可忽然,路景鹤说“好”,叫叶念慈心里空空的。
这就像弹皮筋的两个人,先松手的人必然安然无恙,死死拽着的那个人一定会被弹的很痛。
她一直以为,不管她说什么,只要路景鹤爱她,就一定会缠着她。
但现在,她再一次赌输了。
何其可笑,在死过一回之后,她竟然还在为这个人,这段情抱有希望。
哈哈——叶念慈扯着嘴角,眼泪都笑了出来,“路景鹤……我早就说过……我早就说过你不爱我,你偏偏要骗我,现在你自己也知道了吧……”“你并不爱——唔——”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路景鹤用吻堵住了。

殇情久难忘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第36章 最后的疼爱
路景鹤的吻热烈而又悲伤。
他捧着叶念慈的脸颊,细细的擦掉了她脸颊的泪水。
可他越是擦,叶念慈哭的越凶猛,她像是要把这些年积攒的委屈都哭出来一样,从最开始的抽噎到后面的嚎啕大哭。
路景鹤将人拢在怀里,一下又一下的轻抚着她的后背。
“路景鹤……嗝……”叶念慈打了一个哭嗝,将路景鹤推了开来,沙哑着开口,“你……你走吧!”但路景鹤抱的叶念慈越发的紧了。
他染着水光的唇抿了抿,眼波如汪洋,他想说他不会走,他想说他不仅可以陪在叶念慈身边八十年,他还想要陪在她身边生生世世。
但情有多深,此刻他就有多么的沉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谁也没有再说话。
叶念慈贪恋这份温存。
她喜欢路景鹤的怀里的味道,喜欢路景鹤身上的体温……她喜欢他的一切的一切。
可这个男人……不够喜欢她,不爱她。
叶念慈闭上了眼睛,有些疯狂的想,今晚就放纵一次吧,明天……就真的尘归尘,土归土。
她像是受了蛊惑,扬着满是泪痕的脸主动吻上了路景鹤。
这个吻,像是一个开关,打破了路景鹤全部日子以来的克制。
不知何时,两人已经滚作一团。
许久没有亲热,两人都有些急切……路景鹤还顾忌着叶念慈的伤,可叶念慈自己却早已经主动的卸下了全部的预防。
“路景鹤,要我!”“快……要我!”她缠着路景鹤的腰,迫切的索欢。
路景鹤眸子一沉,覆身吻上了她。
身体相缠,病房的温度一点点的升高。
许久……路景鹤才将昏沉的叶念慈揽住了怀中,“对不起,念念……”他守着叶念慈,直到她睡着。
叶念慈不知道在做什么梦,眉头拧的死死的,路景鹤伸手,一下又一下的抚向那处褶皱……只有在这时,路景鹤才不用收敛他眼中的深情和愧疚,他目光热烈,疼惜……假如这一切伤痛可以转换,他愿意替她承担。
“念念——”路景鹤撩开叶念慈贴着额头的碎发,俯首轻轻的亲了她一下。
明明贪心的想要更多,但又怕惊动到叶念慈,他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生涩而又笨拙的亲吻着自己心爱的女孩。
这一晚,路景鹤一直守着叶念慈到黎明。
天麻麻亮的时候,他才离开了病房。
下楼的时候,他碰到了刚刚来的许成安。
许成安冷睨了一眼路景鹤,没好声气的问,“你来做什么?”“聊聊。”路景鹤说。
两人到了病房旁边的楼梯间。
“你到底想干嘛?”许成安想不通路景鹤这个人,以前不管叶念慈对她怎么好,他都时若不见,如今叶念慈好不轻易放下了那段感情,他却开始纠缠不休。
路景鹤没说话,而是透过楼梯间的窗户看向了远处。
“说话!”许成安最烦这种有事就装哑巴的人,比如他哥许望年,还有路景鹤。
“我爱她,从来都没有改变过。”路景鹤声音不紧不慢,像是说给许成安的,又像是说给自己。
“路总还真叫人开眼,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爱人的。”许成安冷嗤,他最瞧不上的就是以爱之名的伤害。
路景鹤不予辩解。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烟,熟练的点燃。
缭绕的厌恶在他的面前腾起,那张英俊冷冽的脸却显的寂寞而又独孤。
一支烟过半,路景鹤终于转过头问许成安,“你爱她吗?”“当然。”这两个字真诚而又坚定。
路景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意味不明的说,“那挺好的。”末了,他用指尖掐灭了烟蒂,深邃如寒潭的眸子直逼许成安,“好好照顾她!”“你什么意思?”许成安皱眉。
路景鹤却顿了一会儿说,“她这个人耳根子软,但从来不会骗人……只要她答应你了,便不会再反悔!”“路景鹤,你这是要把她拱手相让吗?”路景鹤闭了闭眼睛,脑海里都是昨晚叶念慈哭泣的模样,他沉默了很久,久到许成安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说,“是!”许成安拳头发痒,恨不得一拳打过去,但在看到路景鹤那悲凉的眼神时,莫名的有些下不了手。

推荐理由

殇情久难忘(叶念慈路景鹤)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喜欢的朋友欢迎关注本站阅读殇情久难忘小说全文!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