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余生只恋你(余庭之秦念念)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余生只恋你(余庭之秦念念)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余生只恋你(余庭之秦念念)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19-01-11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哪里能看主角叫余庭之秦念念小说的全本?余生只恋你免费阅读共享给喜欢的读者,她伸出手,秦念念站起来握上去,手心里又多了一盒药瓶。 “做酒店这一行经常不能按时吃饭,胃不好是常态,你也应该备一点胃药。” 秦念念捏着手心的药瓶,一瞬间觉得暖和。 这个被她当做顾客的同事,铭牌上写的是前厅经理,是她的直属领导,却没有架子,平易近人。 “谢谢,乔经理。”余生只恋你余庭之秦念念小说文笔成熟,内容新奇,值得一看。追书就到余生只恋你(余庭之秦念念)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吧。

余生只恋你小说简介

上学时,余庭之总在秦念念楼底下等她。 秦念念喝一半不想要的牛奶,他就帮她拿着,然后偷偷咬上她的吸管。 三年后再遇见,秦念念喝得醉醺醺拦住他。 酒又剩了一半啊。 他喝一口,然后吻上了她的唇。 青梅不叛逆,竹马也不乖 秦念念有两个秘密,却终究不能说给余庭之听。

余庭之秦念念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秦念念五点交班后拖拖拉拉的没走,同事从餐厅带了早餐过来,她蹭了几口花卷。
“还不走?”玲姐是总机领班,对她还不错。
秦念念努嘴往外瞧,一场暴雨从昨晚下到现在。
“雨太大了,我再等会儿。”
玲姐检查着夜班资料,边翻页边说:“小玉跟你同年,怎么你就这样稳重?”
秦念念笑笑没说话。
玲姐又说:“有时候我觉得你太稳了,年轻人少了点活力。”她拍上她的肩,“年纪轻轻就应该活泼一点呀,不然过得太累了。”
秦念念点头,她也想活泼一点,可心里装了太多事。
她没下班,就帮着玲姐做些整理工作。
早上六点,1702房间的叫早电话打通。
秦念念看着电脑屏幕,不知道对方醒了没有。
假如说被一场雨困住,倒不如说是她在等他。
玲姐说:“过一分钟再打一次电话。”
这是规矩,假如房间客人有备注说叫早多打几次的话。
秦念念拨着号码,心里很忐忑,嘴边那抹苦涩一直没有散去。
“您好。”
电话接通那刻,余庭之的声音传来,秦念念下意识的就把电话塞给了玲姐。
对方等不到回答也没挂断,玲姐双眸睁大些微震动,而后极其自然的回复。
等她挂了电话,刚要问出口,秦念念捂着肚子脸色惨白。
“你不舒适?”
“嗯,玲姐,我先走了。”
秦念念的确是不敢与他对话,然后胃痛来得刚好,她脸色必定不太好看,几乎是猫着腰冲出了总机室。
到了酒店内部员工的换衣间,她缓缓蹲下忍着胃部的一阵抽搐。
“又是你,胃又疼了?”
清亮婉转的女声响在耳边,眼前停着一双黑色高跟鞋,她抬头又见到了昨天那位顾客。
秦念念眼里有些不解:“是你?”
对方今天依旧是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不过左胸佩戴了铭牌。
她眉眼紧缩,“您不是顾客。”
“你好,我是乔萧。”
她伸出手,秦念念站起来握上去,手心里又多了一盒药瓶。
“做酒店这一行经常不能按时吃饭,胃不好是常态,你也应该备一点胃药。”
秦念念捏着手心的药瓶,一瞬间觉得暖和。
这个被她当做顾客的同事,铭牌上写的是前厅经理,是她的直属领导,却没有架子,平易近人。
“谢谢,乔经理。”
“你是夜班,赶紧回去吧,别忘了吃早餐。周一开例会我们会再熟悉一遍的,回见。”
乔萧五官不是顶好看的那种,但贵在有气质,只要与她相处便能感受到她的魅力,秦念念第一眼就觉得她虽然不太爱笑但给人感觉良好,也许是因为职业的原因,但观察细致对人体贴入微,大概也是因为职业的原因。
人一生会擦肩很多人,人类的情感也不止爱情,还有亲情和友情。
秦念念觉得自己看人很准,她喜欢乔萧,哪怕现在的她还不曾预知,在未来那些需要奋进的年头里,乔萧会成为她的指明灯,在事业道路上给予她意想不到的帮助。
秦念念从后门走是不想碰到余庭之。
雨压根就没有停的趋势,她撑着一把蓝色大伞踩着雨花像极了高三那年,仿佛一抬头余庭之就站在她面前,站在教学楼的屋檐下躲雨,可她被雨雾遮住连对面的路灯都看不清。
眼睛肿胀、酸疼,招了一辆车打算去医院看妈妈。
下雨天车不太好打。
有客的出租车从余庭之面前开过,他撑着黑色的雨伞神情冷漠的盯着路面。
肖蓦然和他的小女友赵惠惠打着一把伞,明明还有一把伞偏偏不打,非要抱在一起秀恩爱。
“他真没谈过恋爱?”
“不清楚,反正这哥们儿嘴忒严。”
“我才不信,他肯定有喜欢的人。”
“你又看透了?”
肖蓦然亲着女友的脸,笑得宠溺。
赵惠惠仰起头很自信,她喊余庭之:“喂,要不给你介绍女朋友呀!师哥,好歹我们以后都在清大,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宿舍姑娘白富美,怎么样?”
余庭之像没闻声一样撑着伞往前走,赵惠惠在后头大声喊:“师哥,你生气了?别啊,咱可以先看照片。”
“你丫消停点!”余庭之回头看他俩,肖蓦然捂着她的嘴不好意思的抖眉,“余庭之,别跟我媳妇计较,她就一  傻白甜!”
余庭之握着伞把,也想起高三那年躲过的屋檐,心里不是个滋味。
他有喜欢的人,喜欢很多年的天上星,但是他没抓紧。
幸好,还有机会。
赵云森给了他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拿到天上星的机会。
余庭之在路边拦车,秦念念坐的出租在雨雾里一晃而过。
一个在车里,一个在车外。
两人再次擦肩而过。
到了医院,秦念念在门口买了粥,香喷喷冒着热气。
她妈妈崔兰主要靠营养液生存,她每次去看她都会多买一碗吃的,总想着万一妈妈醒来了呢,忽然醒来应该会很想吃东西吧。
就这样想了好些年一直都未能实现。
病房里有兰花的香味,秦念念一进来就看到了窗台上放着的兰花。
护工阿姨正好擦完身体,两人打了招呼,阿姨端着水盆又折返回来。
她递上一张照片。
“念念,你朋友昨天来过,留下这张照片,说是叫余庭之。”
秦念念右手抖了一下,嘴唇发白,牵过一丝笑,“是,是吗?”
“你同学吧,我看跟你差不多大。”
阿姨轻轻带上门,秦念念一滴眼泪落在照片上,那碗粥还没喝,她感觉不到饿,却能闻到兰花香,胃痛时不时的来一阵,却远没有这张照片来得影响大。
余庭之,他真的来了。
“妈妈,你怎么不告诉我余庭之来过呢,他有跟你说话吗?他说了什么呢?他是不是还在怪我……”
秦念念枕在她的手边,一边轻声抽泣一边喃喃自语,她多希望妈妈可以抚摩她的头,然后告诉她:乖,我的念念,庭庭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她以为是在做梦。
有人抚摩着她的头,叫着她的小名:“念念……”
秦念念恍惚着抬起头来,“妈妈!”
换来的却是失望。
她哭得太认真,丝毫没有察觉有人进来。
秦念念擦干眼泪,冷冷说:“你来干什么?”
语气里尽是“不欢迎你来”的意思。
陆凛舟转身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笑意,貌似挺悠闲的。
“想你就来看看你呗。”
秦念念一记冷眼丢过去,“别在我母亲面前说这么恶心的话。”
她站起来,“有事出去说。”
陆凛舟和她来到了走廊外边坐下,两人之间隔着几个空位,有了距离秦念念才舒坦了些。
“说吧,又有什么活?”
陆凛舟“噗嗤”笑出声,他饶有兴致的转头看她,“秦念念,我可就让你参加了一次酒会,听你这语气还想有下一次?”
“那你来做什么?又要发病了?”
秦念念倒是怼的爽快,口无遮拦的,陆凛舟也不生气,反而笑眯眯的。
“我来感谢你再一次救了我一命,所以给你提供个好消息。”
秦念念搞不懂了,“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陆凛舟双腿交叉,指着走廊尽头的自动贩卖机,“去,给我买一瓶喝的,我就告诉你。”
“你耍我是不是?我又不是你助理。”
“一般人想当我助理还不够格呢。”
看在好消息的份上,她忍!
瓶装咖啡陆凛舟本来就喝不惯,他也仅仅是抿了一口又拧上瓶盖。
“余庭之来金城的消息,我不用说你也早就知道了,他还去你住的地方找过你,也来过医院看你母亲,甚至现在还住在季州,而你在躲他。”
秦念念低垂着头,小声却倔强:“那又怎样?”
她没忘当初这人就是拿余庭之的前途要挟她。
“我忽然想知道你们再次重逢会是怎样的情景,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陆凛舟眼里闪着玩味的笑意,秦念念看明白了,他是来挑衅的,她早就明白陆凛舟骨子里就是个变态,才不会如此好心去关心她。
秦念念没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陆凛舟对这样的反应忽然丧失了爱好,站起身来留下一句话。
“他这半个月都会在清大,若是你们见了面说不准以后就会长期留在金城,你自己好好想想,见还是不见。”
要是真的见面,秦念念该用何种的表情去见他。
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

余生只恋你在线阅读

陆凛舟住的别墅区不好打车,秦念念在路口等了半天一辆出租都没有,打车软件上也没师傅接单。
一辆路虎停在她面前,车窗落下映出陆辰冬一张帅气的脸。
“念念,我送你。”
她拽着包犹豫几秒,车门已经打开,陆辰冬倾身靠近,露出委屈的笑:“秦念念,老同学这么久不见面,叙旧也不行?”
秦念念也没再拒绝,坐上副驾驶,闻声陆辰冬一声叹息。
他把着方向盘,张了张嘴没说出声。
太闷了,秦念念撇嘴,“能听歌嘛?”
“当然可以,电台行吗?这车我小……陆凛舟的新车,我刚开。”
陆辰冬可没忘记他刚和自己小叔叔吵过架,脸色不太好,但在秦念念眼里,他其实一点都没变,忽然就笑出声来。
“陆辰冬,你还是老样子。”
总感觉他下一秒就会吵着要去吃东西,似乎永远没什么烦恼,无忧无虑的。
“都过去这么久,早就跟以前不一样了。”陆辰冬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停都停不住,“你还记得唐灵、温妤知吗?”
秦念念点头,“都记得。”
当初走的时候,她切断了全部联系,可私底下也偷偷查看过她们的消息,她还是安静的听他说。
“唐灵读了服装设计专业,私底下开了一家网店,就我们当初给周宿白拍模特照那事,你应该还有印象吧,她做代理呢,偶然也亲自动手设计衣服,干劲十足。温妤知那丫头高考完就出国了,联系不到你哭的别提多伤心,在机场和唐灵哭成一团,唐灵那傻妞还说再也不跟你做朋友了。”
“哈哈,还说什么呢?”秦念念没心没肺的笑出来,以唐灵的脾气肯定不会就只说这几句。
陆辰冬也跟着笑,“她还说见到你要打你一顿,再骂你一顿,说你不讲义气,说你背叛了她们的友谊,走得一声不吭。”
说完,陆辰冬的笑也散了,他握紧方向盘,眼神里还是有些许愤怒,“你的确不讲义气。”
秦念念咬着唇看窗外,不知何时天都要黑了,她竟然在陆凛舟的别墅耗费了一下午。
“可我没法怪你。”陆辰冬闷声,一拳砸向自己的腿,“秦念念,你到底有没有想过余庭之。”
秦念念只顾着看窗外,以为很晚了,结果电台里报时才五点,说未来一小时内有暴雨。
原来那天黑是因为要下雨了。
怎么会没有想过余庭之呢?
秦念念嘴角泛起苦笑,她不知道有多想他。
陆辰冬说:“你走后余庭之变得很不对劲,他找不到你,他发动全部人去找你,根本找不到,他一个刚毕业的高中生又能有多大的本事去找人,到最后他父母都劝他放下来,他就真的放下了,去临大上学前他整整消失了快两个月,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只知道他变得沉默,不爱说话不爱交流,一心赴在学业上,像是跟谁拼命似的。”
秦念念表面上神情没有任何异样,可十指用力按在手心,指尖都泛白。
陆凛舟曾告诉她余庭之学了跟他一样的专业,做律师,他本该有自己喜欢的专业,他在跟陆凛舟较劲。
可没有人告诉他,她是跟陆凛舟走的。
“你为什么会来金城?”秦念念问他。
陆辰冬说:“我从没想过你会跟着陆凛舟过来金城,前几年他瞒着全部人,连我都瞒着。”提到这茬,陆辰冬又是气的牙痒痒,“后来,余庭之考上了清大研究生,而且收到了赵氏集团的邀请,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和赵云森扯上关系的,但他就真的做到了。”
“赵云森?”秦念念有印象,酒会上,陆凛舟就是被他刺激了。
陆辰冬微微转头,“你也认得?”
“见过一面。”
“也对,赵云森是陆凛舟的对手,还是情敌,纯粹的对家关系,余庭之若是成为他手下的律师,那也顺理成章的成了陆凛舟的对手。”
忽然的急刹车,秦念念一个没稳住的弹回椅背,陆辰冬惊奇道:“他是不是想报仇?”
秦念念一个糖炒栗子丢过去,“好好开车!”
陆辰冬还在碎碎念,“这不明摆着的事嘛,有赵云森出马,余庭之肯定都知道你的事了,赵云森当初就喜欢温琅,要不是温琅看上了我小叔叔,他也不会这么恨他,你说,诶,秦念念,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车已经快开到季州酒店,主干道的拐角处有人拿着一把大伞在路灯下站着。
秦念念直盯着那人,心跳都慢一拍,忽而转头喊道:“快开到酒店后门!快!”
陆辰冬一脸恍惚,“你看到谁了?”
“快!”
秦念念急了,小脸瘪着,表情像要哭出来。
陆辰冬眉头一紧,跟着转向另一条道,季州酒店他来过不少次数,轻车熟路的开到了酒店后门,然后从另一条通道进了地下停车场。
车一停好,秦念念就奔出车外。
陆辰冬在她身后喊着她的名字,她理都没理。
秦念念一路小跑进了酒店内部,在很少有人来的空旷走廊,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她捂着嘴,眼泪打湿了手掌,她为什么要跑,不过是看到了站在路口的余庭之。
他拿着一把伞,背着双肩包,大高个表情淡然,似乎一个眼神扫过来就能发现车上的她,秦念念不敢见他,慌乱的选择逃离,连通向酒店门口的停车通道都不敢进去,只敢从后门进去,就怕被他撞见。
那些年,她几乎是强忍着想见他的冲动,她压着那些不安的情绪,告诉自己不要去打搅他,等真的再见到他,几乎不用言语,隔着川流的人群,她都能一眼看到他,仿佛是刻在骨子里的印记,再也抹不去。
她还没做好见他的预备。
也许,余庭之会厌恶她,甚至会恨她。
一天都没怎么进食,秦念念胃抽抽的疼,她疼就会咬着自己的手,通过另一种疼来缓解。
“你还好吗?”
她捂着肚子,缓缓抬头,一张纸递到她面前。
见她没反应,来人又问:“需要送你去医院吗?”
秦念念看着她,一身职业装,黑西服加长裤,十分干练,只是胸前没有铭牌,难道是住店的客人?可这条道是员工的内部通道,兴许是误闯了也说不定,究竟和停车场相接,走错路难免的事。
她摇头,接过纸巾擦着眼泪,“不用了,谢谢您,我这是***病,过会儿就好。”
对方看似没什么笑脸,举动却很暖心。
秦念念本就是过来上班的,进了酒店瞬间有了职业感,她站到对方右侧上方,微微弯曲身子,“您是要进酒店吗?我带您去,我是这里的员工,前面有一段路不太好走,您小心脚下。”
对方点点头,什么也没说的跟上。
秦念念带她到了酒店内部平台,不忘提醒她,“这里是大厅左侧的门,我现在得回去换工服才能进入酒店,您从这边走就好。”
对方依旧点头。
合上门,秦念念情绪才好了些。
这些年,她虽然没上大学,但社会经验倒是积累了不少,在其位谋其职,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人不能永远活在过去,她得努力向前看。
晚上7点,秦念念正式换班,晚班要上到第二天五点,挺累的活,中途也不能好好休息,晚上楼层服务员比较少,除开套房其余楼层需要的杂物都得从总机的储存柜拿。晚班有两个人,偶然楼层服务员不够了,她们总机的话务员还得亲自送上去。
其他同事会撒撒娇让前台迎宾小哥送一送,但秦念念不喜欢求人,要是碰上了就自己送。
在工作上,她不太愿意让其他人代劳,也不想麻烦别人。
这一点,陆凛舟挺赞赏的。
提起他,秦念念摇摇头,不去想,不要想。
可偏偏他隔壁的房间有人打内线下来。
恍惚中,秦念念还以为是他的房间。
2102室,今天才入住的客人,姓赵,被标注为vip,是身份信息躲藏的a类顾客。
“您好,赵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对方声音很冷,“请帮我查一下和我一起同行的客人住在哪间房?”
“好的,您稍等。”
秦念念输入着资料,等余庭之的名字跳出来,她一下子呆住。
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还是对方催她,“查好了么?”
“是,与您一起同行的客人住在1702房。”
“好,谢谢。”
电话挂断,秦念念久久不能回神,同事小玉推她胳膊,“吃不吃薯片?”
晚班比较自由,领导都下班了,小玉总喜欢上晚班吃东西。
秦念念摇头,站起来,“我去洗把脸。”
“这么早,你困啦?”
小玉在后头卡兹卡兹,她一走,内线电话响起。
等秦念念洗了把脸回来,小玉就在柜子里找备用的避孕套。
“真麻烦,那老男人好猥琐的问我有没有香蕉味道的套套,欺负我一个小姑娘!”
晚班就是会碰到这种事,她们本该见怪不怪的,就算住五星级酒店又如何,到了晚上人都会变畜生。
秦念念随口问一句,“哪间房啊?”
“1706房。”
秦念念停住,她转身说:“不然我帮你送去吧,正好我给楼上拿点备用的,免得再跑。”
“也行,我就不爱跑这趟,楼上那几个大妈肯定又在偷懒睡觉,叫她们也不会下来!”
小玉气鼓鼓的吃着薯片,秦念念已经习惯,酒店看似光鲜亮丽,其实内里也不咋地。
上了电梯,秦念念手都在发抖。
17楼,余庭之真的住在季州酒店,她没看错,当时站在路口的就是他。
电梯楼层一步步往上,与他的距离就越发近了。
电梯门叮一声打开。
秦念念深呼吸,暗自冷静的走向1706,经过1702房呼吸都停止。
按着门铃,眼神却飘向别处。
眼前的门打开,她露出职业笑脸递上手中的东西。
在她身后正走过一个年轻女生,目的地是1702房。
秦念念送完东西,听到那姑娘发着语音。
“余庭之,我在你门口,快开门!”
秦念念身体僵硬,脑子里却在强迫自己转身向前走,但走得极其缓慢,心里又想见见他又抵触的很。
矛盾的她头疼。
门开了,余庭之的声音在空旷走廊响起。
“怎么才来?都等你很久了。”
听上去带着欢乐的味道,秦念念几乎仓皇逃走,不知道他有没有注重到走廊上一个狂奔的不顾形象的女人,又或者他压根已经不在乎了。
但她的嘴里很苦。
视线瞬间就模糊了。

余生只恋你小说推荐

余生只恋你余庭之秦念念小说全本文已出,男主余庭之是宠妻狂魔,对女主秦念念宠爱至极,很多桥段让人看得满心粉红泡泡。想看结局的读者,可以到本站搜索余生只恋你(余庭之秦念念)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