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穷的只剩八百万(姜柏菀季辰小说)第17章完整在线阅读
穷的只剩八百万(姜柏菀季辰小说)第17章完整在线阅读

穷的只剩八百万(姜柏菀季辰小说)第17章完整在线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1-08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推荐文笔好质量高的,忍不住一口气看完的言情小说!穷得只剩800万了穿书小说在线阅读主要讲述了 姜柏菀捂着额头蹲在厨房的水管面前, 头埋在膝盖上, 努力地想用意念让自己消失, 或者将之前那件丢脸的事情完全地给忘掉也行。欢迎关注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穷得只剩800万了穿书小说简介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姜柏菀会忽然一个头槌就过来了, 别说, 姜柏菀的脑袋还挺硬的……季辰伸手试探着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淤青, 忍不住又抽了口冷气。
姜柏菀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浑身抖了抖,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她看着坐在那儿的季辰, 期期艾艾地问道:“那个……你……你没事吧?会不会脑震荡啊?”

穷的只剩八百万(姜柏菀季辰小说)第17章完整在线阅读

17.十七、入V更新
房间里面的气氛十分尴尬。
姜柏菀捂着额头蹲在厨房的水管面前, 头埋在膝盖上, 努力地想用意念让自己消失, 或者将之前那件丢脸的事情完全地给忘掉也行。
季辰鼻孔里面堵着两团纸,原本俊美的脸上多了一块显眼的淤青,他坐在床上, 身上还穿着姜柏菀那件宅T。季辰的神情看起来还有些茫然, 似乎尚未从刚刚发生的事情当中回过神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姜柏菀会忽然一个头槌就过来了, 别说, 姜柏菀的脑袋还挺硬的……季辰伸手试探着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淤青, 忍不住又抽了口冷气。
姜柏菀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浑身抖了抖,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她看着坐在那儿的季辰, 期期艾艾地问道:“那个……你……你没事吧?会不会脑震荡啊?”
“……没事。”季辰冷冷地回了两个字就闭上了嘴。他现在的心情并不是那么的美妙。
姜柏菀还是很不好意思,她连忙跳了起来:“我我我我给你煮个鸡蛋!滚一滚就好了!”说着, 姜柏菀便飞快地冲出了房门——她要是继续和季辰呆在一个屋檐下的话,绝对会因为尴尬而死的。
谭蜜正坐在走廊上的躺椅上, 安安静静地享受属于自己的平静时光, 结果就看到隔壁的姜柏菀忽然从屋子里面冲了出来, 满脸的惊慌失措, 就似乎是房子里面着火了似的。
姜柏菀直接就冲到了谭蜜的面前, 因为跑得速度太快, 她一下子没收住脚, 便因为冲力跪坐在了谭蜜的躺椅边上, 还顺手扶了一下躺椅, 震得谭蜜都没法儿装淡定。
“又怎么了?”谭蜜叹了口气,只能够直起腰来,稍微摆正了一点坐姿,“你这个样子,会让我觉得我像黄世仁。”
姜柏菀干脆抓着谭蜜的手耍无赖:“你先答应我,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说的这么严重?谭蜜的神情变得正经了一些:“到底怎么了?你说。”
姜柏菀冲着谭蜜大美女露出一个笑脸,她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想要个鸡蛋,煮熟了的那种。”
谭蜜立马就躺回去了,要不是顾忌到自己在镜头前的形象,她甚至还想翻个白眼:“不就是个鸡蛋吗?你自己去拿,厨房你不会不熟悉吧。”
刚刚姜柏菀的语气凝重得很,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结果就是为了一个鸡蛋,说好的不为五斗米折腰呢?
姜柏菀得到了谭蜜的同意,立马笑嘻嘻地跑进了她的厨房,拿了一个生的鸡蛋出来,又往自己家而去。谭蜜看着她的背影,有点好奇,便问道:“你要鸡蛋干什么?”
姜柏菀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她挥了挥手:“不是我要,是给季辰的,他受伤了。”
……季辰受伤了?
谭蜜眯了眯眼睛,想到那位禁欲系的季总,她还是有些不甘心——这样的男人对她不假辞色,但是在面对姜柏菀的时候却表现的不太一样。尽管其中的差别十分的细微,但是谭蜜还是感觉到了。
和姜柏菀那个外表聪明内里憨厚的女人不一样,谭蜜天生精明自私,她全部的一切决定都会先去考虑自己,所以才会在看到季辰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就出手。只是季辰终究不为所动,就像块石头似的。
只是想到季辰背后的浩辰集团,谭蜜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算了,再试最后一次吧。
姜柏菀根本不知道谭蜜心中的百转千回,她拿着鸡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片刻也不敢耽搁,直接就去给季辰煮鸡蛋了。季辰看着姜柏菀忙乱的模样,内心的不快又消散了一些——刚刚确实也是自己唐突了,倒也不能全怪姜柏菀。
不过姜柏菀的这个反应……季辰眼神微动,他有点说不清方才自己心中的感觉,接近姜柏菀确实是故意的,但是在那么近的距离下看着姜柏菀的眼睛,季辰的心跳也乱了一拍。
她确实很可爱。
“季辰?”就在季辰出神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谭蜜。
谭蜜本来是端着自己最有魅力的笑脸来的,结果在进了门看到季辰的一瞬间,饶是谭蜜心性稳定,笑脸也忍不住僵了一下——季辰身上穿的是什么?魔法少女小芳?
“什么事。”然而季辰一脸正气凛然地坐在那儿,就似乎一切正常一样。谭蜜也不好多说什么,她赶紧又扩大了一点笑脸,眉眼弯弯,看起来风情又俏皮:“我刚刚听小菀说了,说你受伤了,我就来看看。”
季辰有点烦谭蜜,然而他从小的素养让他不会表现出来,只是语气有些冷:“没什么,劳你费心了。”
这话硬邦邦的,一点儿都不绅士,然而谭蜜就似乎没有听出来季辰的不愿意似的,她笑眯眯地走到了季辰的身前,坐在了那张小椅子上:“我只是来给你送点药,我知道小菀这边条件不太好,你要是有什么觉得需要的东西,可以随时去找我要。”
谭蜜坐的位置很巧妙,她有意无意地就在季辰能够接受的范围极限内,姿势也很端正,但是偏偏身上就散发着一股女性荷尔蒙的性感气息。假如现在坐在这儿的是一个普通男人,那么早就跪倒在谭蜜的石榴裙下了。
只是季辰从来都不是普通男人。
他看了谭蜜一眼,声音淡淡地:“谭小姐,这把椅子……”
谭蜜一听到“椅子”两个字便立时变了脸色,方才还不紧不慢的,现在一下子跳着站了起来,生怕自己再一个不小心又摔一个大马趴。
“……这把椅子,是小菀的。”季辰勾了勾嘴角,黑色的眸子里满是嘲讽的意味,看的谭蜜脸上火热,心中也明白了过来,季辰大约是真的很不喜欢她。
她咬了咬牙,脸上笑脸不减,同时还将手中拿来的那些药递给了季辰:“好,我下回来会自己带一把椅子的。”
两个人聪明人短短的两句话,便打了个交锋。谭蜜认栽,季辰心满足足。
“来了来了!鸡蛋煮好啦。”就在这个时候,姜柏菀正好将鸡蛋给煮好了,因为鸡蛋太烫,她双手往返倒着鸡蛋,兴冲冲地跑出了厨房,却冷不丁地看到了谭蜜。
姜柏菀的脚步顿了一下:“谭蜜?你怎么来啦。”
“你刚刚不是说季总受伤了吗?我想着你光用鸡蛋也不行,就给你送点药来。”谭蜜顺势走到了姜柏菀的身边,十分亲密地挽住了她的胳膊,同时将手上的东西递了过去,“拿着吧,这两天天热,还有点驱蚊的药我也给你拿过来了。”
姜柏菀撇开了心里面的那一丁点的不安闲,从谭蜜手中接过了那些药:“谢谢啦!你要不要坐一会儿?”
“坐一会儿就不用了,我只是来送个药,”谭蜜的眼神从沉默的季辰身上划过,她眨了下眼睛,忽然笑的凑到姜柏菀的面颊边上,轻轻地亲了一下她,“小菀真可爱。”
姜柏菀猝不及防得到了大美人的青睐,一下子愣在了原地,谭蜜则挑衅地对着季辰笑了笑,这才袅袅娜娜地走了。
弹幕自然是又一次的爆炸,观众们看着眼前这幕场景,兴奋的不行。
【这是什么猎奇修罗场啊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看到谭蜜刚刚最后的那个眼神了吗?满满的都是恶意,我喜欢。】
【百万: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姜柏菀晕晕乎乎的,等谭蜜出了房门都没有缓过神来。她指着自己的鼻子,傻兮兮地问季辰:“谭蜜……谭蜜她亲我干什么?”
季辰冷静一张脸,答非所问:“你再不过来,鸡蛋就要凉了。”
“用什么鸡蛋呀,谭蜜刚刚不是送了药吗?”姜柏菀看了眼手中的鸡蛋,就打算把它放到一边的桌子上腾出手来去拿药,结果被季辰给制止了。
“用鸡蛋,”季辰抬眼看着姜柏菀,俊脸顶着一块淤青,看的姜柏菀心虚不已,“先把淤青给揉散了。”
姜柏菀撇了撇嘴,到底是理亏,便老老实实地将鸡蛋给剥开了。她将鸡蛋递给了季辰,没想到季辰眼睛一闭头一扬,这幅姿态算是摆的明明白白——你来。
得寸进尺!姜柏菀一边用鸡蛋给季辰揉着伤处,一边愤愤不平的想着。
屋内有一次回复了平静,季辰闭着眼睛,触感被无限扩大。他能够感受到姜柏菀微凉的手指和滚热的鸡蛋在自己的脑门上搓来搓去,季辰一时间有些恍惚,周身的气息也渐渐地平稳了下来。
不过姜柏菀一句话就把他给撩生气了。
姜柏菀看着季辰的脑门,忽然噗嗤笑了出来:“你说,谭蜜会不会喜欢上我了呀?不然刚刚亲我干嘛。”
季辰“唰”地睁开了眼睛,他皱着眉头盯着姜柏菀,没有说话。
然而姜柏菀并没有感觉到季辰瞬间变得不美妙的心情,她依旧在说着:“谭蜜真的挺漂亮的,我愿意为了她哐哐撞大墙!”
季辰一下子就想到了刚刚谭蜜临走的时候留给他的那个眼神,加上姜柏菀的话,他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
“谭蜜不会喜欢你的,”季辰慢慢地说道,“她刚刚是为了气我。”
结果自然是收获了姜柏菀的一个同情的眼神。
姜柏菀叹了口气:“季总,你人挺好的,就是自恋了点。”
季辰:……
——
隔壁的房子里,水蓝儿听着姜柏菀的说话声和笑声,只觉得心如刀绞。
她看着锅里面的半只鸡,忍不住又抽泣了一声,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她咬着嘴唇,面色苍白,想到刚刚姜柏菀的那副模样,耳边再听着姜柏菀那模糊的笑声,便觉得一定是姜柏菀又在背后嘲笑自己了。
罢了罢了,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么多次了,现在这样又算什么呢?
水蓝儿泪眼朦胧,吸了吸鼻子。其实她心里面还是有点难过的,究竟她已经想着要和小菀重归于好了,可是小菀看起来……似乎并没有这个想法。
没事,她水蓝儿最不怕的就是这些打击了,不管是什么困难挫折,她都还有云寒陪着她。
想到楚云寒,水蓝儿又含着眼泪,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来——晚上等摄像机关了,给云寒打个电话吧!
姜柏菀在房子里面正给季辰上药呢,忽然觉得一阵恶寒,就似乎是被什么人惦记上了一样。她忍不住抖了抖身子,惹得季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姜柏菀甩了甩脑袋,将注重力又给拉了回来,“对了,我今天晚上还是不和你一起睡了,对你的形象不好,我知道的,你们这种当总裁的人,最讨厌女人随便贴上来了吧。”
说着,姜柏菀还十分戏精地抬了抬下巴:“我给你五百万,你赶紧离开。”
季辰皱着眉头,看着姜柏菀表演:“我不是楚云寒。”
“……那也不方便。”姜柏菀想到了那对脑瘫情侣,也是有点头疼,“我晚上去谭蜜那儿睡觉,你就自己住我这儿就好啦。”
“不用,”季辰忽然站了起来,他轻轻握着姜柏菀手腕,制止了她继续给他上药的动作,“我出去和别人住,你不要去谭蜜那儿。”
姜柏菀莫名地有点脸热,还有点局促:“这……”
“好了,就这样决定了。”季辰轻笑了一声,“不过晚饭我还是要吃的。”
姜柏菀胡乱地点点头,同时又一次在心里唾弃季辰死不要脸竟然用美人计。
——
夜幕降临后,水蓝儿给楚云寒打了电话。电话接通后,水蓝儿尚未来得及说话,眼泪便扑簌簌地落了下来,不一会儿就将枕头给打湿了。
楚云寒在电话那头听到了水蓝儿的抽泣声,顿时着急了起来:“蓝儿,蓝儿你怎么了?你告诉我,有什么不喜悦的事情你和我说,我会替你扫除一切的障碍。”
“云寒,我的心好痛,”水蓝儿带着浓重的鼻音,眉宇间满是哀伤,“我不知道为什么小菀要这么对我,我明明已经向她释放出了我的全部善意,她为什么不能宽容一点呢?我只想和她成为朋友,不想和她成为仇敌,可是小菀她……”
楚云寒又一次听到了姜柏菀的名字,再加上他想到在离开的时候,姜柏菀让他当众出的丑,顿时新仇旧恨便加在了一起。他口气温顺,眼神却十分冰冷:“蓝儿,你放心吧,姜柏菀不会再惹出什么风浪来的。”
“云寒,你要干什么?”水蓝儿敏锐地察觉到了楚云寒的情绪变化,“你千万不要为了我做出什么傻事来,小菀她虽然对我态度不好,但是她和以前相比已经改变了很多了,我们也要学着宽容一点呀是不是?”
楚云寒却打断了水蓝儿的话:“不,蓝儿,你还没有感觉到吗?她就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她从来都没有悔改过,只是用一种装疯卖傻的形式来欺负你,你不能被她欺骗呀。”
水蓝儿有些喏喏的说不出话来,楚云寒则趁机语重心长地教导她:“蓝儿,你的社会经验还是太少了,像姜柏菀这样表里不一的人,以后还多的很。你一定要狠得下心来才行。”
说着,楚云寒自己又笑了起来:“不过我也是喜欢蓝儿你的纯洁,算了,这些事情就交给我吧,你不用太担心。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晚安。”说完,楚云寒便挂了电话。
水蓝儿还想说什么,却已经来不及了。她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将手机给放下了。
这一夜就这样安静地过去了,很快便到了第二天,季辰和黎华城要走的时候了。黎华城起的比较早,他直接到了汽车旁边,等着季辰出现。
原本因为睡眠时间不太够,黎华城还有些困,只是当季辰出现的时候,黎华城瞬间就清醒了。不仅瞬间清醒,他连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瞪出来。
“……季辰?”黎华城的声音有些飘飘忽忽的,“你身上穿的是什么?”
季辰十分高冷地瞥了他一眼:“你看不出来吗?这是魔法少女小芳的限量版T恤。”
我当然看得出来,但是这件宅T穿在你身上就很希奇啊!黎华城的内心在尖叫,表情也是惊恐万分:“这是谁的衣服?你不会被下了降头吧?你额头上又是怎么回事儿?”
不过是一天的时间,怎么季辰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季辰干脆不理睬黎华城,他越过影帝的肩头,看到了正往这边赶过来的姜柏菀。季辰低声对黎华城道:“让开。”
黎华城愣愣地让到了一边,就看到姜柏菀像一只出笼的小鸟一样,一路跑到了季辰的面前。穿着宅T的季辰表情柔和,姜柏菀则将手里面的东西放到了他的手上:“给你做了早饭,带着路上吃吧。”
“谢谢。”季辰接过了姜柏菀的东西,“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姜柏菀笑了笑:“会啊。”还没有等季辰来得及喜悦,姜柏菀就接着说道:“我也会想黎影帝的,究竟大家都是朋友嘛。”
朋友?季辰挑了挑眉,没有反驳姜柏菀的话。
姜柏菀松了口气——她只是性格比较大大咧咧,但是对于季辰和她之间那种微妙的关系,姜柏菀还是能够感觉到的。这样的男人她实在是消受不起,还是当朋友比较安全。
只是下一秒,季辰便给了她一个惊喜。
男人伸出双手,猝不及防之下,给了姜柏菀一个结坚固实的拥抱。姜柏菀瞬间便僵***,季辰凑在她耳边,声音轻的只有姜柏菀一个人能闻声:“我有点后悔。”
说完,季辰便松开了姜柏菀,施施然地上车了。只留姜柏菀一个人站在原地,在风中整个凌乱。
有点什么悔?有点后什么?刚刚季辰说的是人类的语言吗?她怎么似乎有点无法理解?
谭蜜站在一边,看着季辰单独拥抱了姜柏菀,印证了自己心里面的猜想,她不由得暗自叹了口气,同时又有些嫉妒姜柏菀的狗屎运。
“回神了。”谭蜜轻轻拍了拍姜柏菀的肩膀,“季总已经走了,盯着看也没用。”
姜柏菀转过身来,眼含热泪,一把拉住了谭蜜的手:“谭蜜!我亏大了!”
“我的衣服!魔法少女小芳的宅T!限量版的!被季辰穿走了!”
谭蜜:……
她毫不留情地甩开了姜柏菀的手,往回走去。
——
《平凡的生活》这场综艺自从开播以来,便得到了各方面的关注。与众不同的直播形式和身份不同于流量明星的嘉宾们,全都吸引了人们的眼球。加上内容又是那么的新鲜和真实,点击率一直居高不下。
如今这档直播型综艺已经进行到了尾声了,但是令人惊奇的是,整个节目中,最为吸引人的不是性感女星谭蜜,也不是新生花旦水蓝儿,而是素人一个,什么作品都没有的姜柏菀。
这位前富二代小姐自从出场以来就表现的十分夺人眼球,不管是骑着电瓶车出现也好,还是穿着宅T拔树也罢,整个人从头到脚就透露出了一股令大众十分熟悉的气息——这不就是生活中的他们自己吗?
说好的富二代呢?就算是家里面破产了的话,姜柏菀表现的也太熟练了吧。更不要提姜柏菀后面的种种令人跌破眼镜的操作,叫人在捧腹之余,又觉得这个姑娘亲切可爱。
于是,姜柏菀出乎全部人意料的火了起来,明明并没有出道,却在短短的一段时间之内拥有了数量庞大的粉丝团,俨然是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一直到这档综艺节目播放结束,姜柏菀在网络上的讨论度都是居高不下。
只是渐渐地,在这样的好评声中,也开始夹杂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姜柏菀根本名不副实好不好,她以前在学校里的时候可不要太趾高气扬。】
【就是,综艺节目你们也相信,一个装疯卖傻的女人和一堆被她骗了的傻子!】
【姜柏菀这个女人还在节目里面故意勾引季辰,真的是太恶心了。】
一开始这些评论都还可以控制得住,也会有姜柏菀的粉丝来喷回去,但是渐渐地,情况就开始有些失控了。姜柏菀的各种黑料真真假假全都在网络上冒了出来,就在一夜之间,关于姜柏菀的各种谣言遍布了各种社交媒体网站,甚至还有那种八卦的新闻小报专门去挖掘了姜柏菀的家庭情况,开始细数她家破产的真相。
人是有趋同性的,知道姜柏菀的在看了这些黑料之后,心里面也不禁半信半疑,而不熟悉姜柏菀的,则对她天天挂在热搜上面感觉无比的厌烦。一时间姜柏菀的路人缘飞快地下滑,仿佛雪山崩塌一般,名声也是毁誉参半。
韩凌在先前的时候还能够帮姜柏菀控制一下局面,但是后面情况愈演愈烈,明显就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着流言蜚语的走向,韩凌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他知道今天姜柏菀录完节目,现在应该刚刚到家,韩凌来不及等候,直接就给姜柏菀打了电话。
“喂?”电话那头,姜柏菀的声音听起来依旧十分的轻松,“怎么了韩凌?我们账不是已经都结清了吗?还有新的节目要我上啊?”
韩凌冷笑:“上节目?你先上上网吧。”
姜柏菀被他说得一头雾水:“什么?怎么了?”
“你没有刷微博吗?”韩凌气的敲了敲桌子,“你赶紧上网看看,有人故意黑你,你现在都不知道被黑成什么样了。”
姜柏菀一愣:“黑我?我有什么好值得黑的?”嘴上这么说着,她还是打开了电脑,开始搜索关于自己的消息。
韩凌感觉到姜柏菀的沉默,他继续说道:“这绝对是背后有组织的,只是我现在帮不上你什么忙,但是你目前人气正好,本来公司是想要安排你趁机出道开始拍电视剧,现在估计也是不行了……”
“哦,那就不拍呗,”姜柏菀懒洋洋地往椅背上一靠,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你放心好了,我完全服从公司的指令,让我往东我绝对不会往西,哎,最好就是雪藏我,我都不介意的。”
韩凌觉得姜柏菀应该是疯了:“……雪藏你你都不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完全不介意。”姜柏菀打了个哈欠,是真的没有把全民黑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你放心好了,我手上可是有八百万呢,每个月还有租金可以拿,下半辈子不愁吃喝,出不出道也不是那么重要。”
“……可你不知道网络的可怕,流言蜚语是会杀人的知道吗!”韩凌叹了口气,“你平时吃饭怎么办?想要出门怎么办?你难道就此与世隔绝了吗?”
韩凌的本意是恐吓恐吓姜柏菀,让她认清现实,谁知道姜柏菀却乐了,隔着电话韩凌都能听到姜柏菀拍着胸脯子的声音:“没事!我别的功夫没有,可能够宅在家里面了!我保证我能一个月都不出门!顶多下楼丢个垃圾。”
韩凌:……
他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不再和姜柏菀浪费口水,既然当事人自己都觉得不在意的话,他又为什么要继续管这个闲事?他已经尽过力了。
于是很快的,姜柏菀被雪藏的文件便传递了下来,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美女,姜柏菀如今不过是靠着一个综艺火了一把,现在被雪藏有点可惜,但也不会造成什么损失。
与此同时,网络上关于姜柏菀的流言愈发的猛烈了起来。而在这个时候,有一家八卦小报放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原来季辰和姜柏菀曾经是未婚夫妻!但是在两个人的订婚期间,姜柏菀做出了种种令季辰无法忍受的举动,所以季辰才会和姜柏菀解除婚约。
这个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而那八卦小报还不仅写了这些,甚至故意扭曲了节目当中姜柏菀和季辰之间的互动,将姜柏菀的全部举动全都给抹黑了一遍。瞬间,#做人不能太姜柏菀#的话题便在热门上刷爆了,甚至还有极端一点的人要去扒姜柏菀的个人信息和住址,想要找上门去。
这天,季辰好不轻易将因为参加综艺节目录制而拖延下来的事情全都处理完了,在将文件交给徐助理的时候,发现徐助理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太好。
“怎么了?”季辰心情不错,便随口问了一句。结果面前的徐助理表情更为难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对季辰说道:“季总,最近网上……有一些关于姜小姐和您的流言,您看要不要处理一下?”
姜柏菀?
季辰手中的动作一顿,他抬眼看着徐助理:“什么流言?”
事关老板的私事,徐助理也不好多说,便直接用平板将这几天的消息全都给调了出来,让季辰慢慢地看。季辰坐在椅子上,看着网络上的那些消息,明明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周身的气势却越来越凛冽。
“……这些,都是这几天的?”季辰看完了之后,沉默了良久,才开口问道。
徐助理立马说:“是从综艺节目即将结束的时候开始有的,之前还只是小范围,如今忽然一下子就变成了全网黑,背后肯定有人在推。”
季辰点点头:“去查查,究竟是怎么回事。”
徐助理领命下去了,临走之际,徐助理犹豫了一下,还是对季辰道:“季总,姜小姐最近承受了这么多的谣言和污蔑,你看……是不是应该查看一下姜小姐目前的情况?”
季辰心中一动,下意识地就要去拿手机,不过被他用理智控制住了动作:“好,我会处理的,你出去吧。”
徐助理恭恭敬敬地出去,同时默默地在心里为自己点了个赞,深藏功与名。
季辰等徐助理关好了门后,便毫不犹豫地抓起了手机,拨通了姜柏菀的号码。
她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是伤心还是愤怒?还是说已经被网络上的攻击给吓得不敢出门?季辰心里有些乱,听着手机那头接通的声音,季辰抢先问道:“姜柏菀,你现在在哪儿?”
姜柏菀躺在沙发上,嘴里叼着薯片,手中举着手机,听到季辰这样一个生硬的问题,一时间有些理不清思路,下意识地就说道:“我……我在家啊。”
季辰听着姜柏菀的声音,感觉她似乎并不像自己想象当中的那样沮丧,便也稍微放下了一点心来:“你在家里做什么呢?”
“打小说大全啊!塞尔达知道吗!”姜柏菀正玩得喜悦,也不管对面是谁,只是哈哈大笑着说道,“这小说大全真的是太好玩了,卖这个价真的是亏了!”
季辰听着姜柏菀的笑声,脸上也不由得带上了一丝笑脸。他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开玩笑地问道:“知道我是谁吗?”
姜柏菀一愣,她抓着手机看了一眼,发现备注的是亲爱的,顿时头皮一麻,以为又是原主留下的什么感情债,下意识地就装傻想要逃避:“卖保险的吧?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挂电话的,就当给你完成一点业绩了。”
季辰:……
他的语气变得有些危险:“我是季辰。”
姜柏菀:……完了,还是没能萌混过关,这比感情债还要可怕,这是最大的债主啊啊啊啊!!
这段时间窝在家里面,姜柏菀也不是没看过网络上的一些爆料,自然也就知道了自己和季辰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姜柏菀也终于想了起来,为什么她一直觉得季辰很熟悉,但是却死活想不起来了。
因为季辰在小说里只是一个背景板一样的人物,几乎全文没有出现过一次,就算是出现也基本上是用“姜柏菀的未婚夫”来指代的,很少提及到他的名字。
囫囵吞枣看书的姜柏菀能够记得才希奇呢!假如不是那家八卦小报,姜柏菀都已经快要往德国骨科的方向而去了。
“季总你好,季总你辛劳了,”姜柏菀瞬间坐直了身子,整个人进入到了备战状态,“季总日理万机,腾出空来给我打电话,真的是十分荣幸。”
季辰:“好好说话。”
“……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儿要找我吗?”姜柏菀瞬间就萎了。
季辰嗯了一声:“你明天有空吗?”
姜柏菀真的很想说自己没空,但是她没有这个胆儿:“有空有空,我最近可有空啦!”
“那好,明天晚上我去接你,一起去吃晚饭。”季辰一锤定音,根本不给姜柏菀反驳的机会,“你明天在家里等我电话。”
说完,季辰便把电话给挂了,徒剩姜柏菀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抓着手机满脸的欲哭无泪。
……她现在连夜逃跑还来得及吗?
想到自己在节目里面对季辰做的那些事情,姜柏菀只觉得明天应该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天。

穷得只剩800万了小说免费章节

18.十八、你眼皮上有东西
姜柏菀越想越觉得慌慌的, 她下意识地抓起手机, 想要找个人倾诉一下。翻了翻自己的好友列表, 姜柏菀最后犹犹豫豫地给谭蜜发了个微信。
“谭蜜谭蜜!完蛋了!我明天死定了!你会不会给我收尸啊QAQ。”
谭蜜碰巧刚下戏,本来想看看手机上有没有什么重要的消息发来,结果一眼就看到了姜柏菀给她发的微信。如今综艺已经拍完了, 四周没有了直播用的摄像机, 谭蜜对着手机就翻了个白眼, 接着回了个消息:“不会, 曝尸荒野吧。”
姜柏菀:……谭蜜这个女人真绝情。
她正捧着手机戚戚然, 那厢谭蜜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怎么了?你明天要去干什么?”
姜柏菀就像是听到了亲人的声音,赶紧将季辰的事情和她说了一遍,然后求着谭蜜给她拿主意。
电话那头的谭蜜听得一愣一愣的, 她眼珠子转了转,忽然笑了:“听起来倒不是什么坏事啊, 你们两个原来就是未婚夫妻,现在他想要重修旧好也说不定啊。”
“怎么可能啦, ”姜柏菀深沉地叹了口气, “你不知道谭蜜, 霸道总裁都是喜欢那种落魄公主的。”
谭蜜一针见血:“你现在就是啊。”
姜柏菀:……似乎有点道理?
“行了, 不要怂, ”谭蜜说道, “实在是不想和季辰有过多的接触的话, 我教你个办法, 不管季辰做什么, 你都不要抗拒就行了。他那样的人肯定不会喜欢逆来顺受的人对不对?”
姜柏菀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但是理智又告诉她谭蜜说的方法确实有用。她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还是向谭***了谢:“好!我明白啦!”
谭蜜挂了电话之后,给她补妆的化妆师好奇地问道:“蜜姐,你看起来挺喜悦的呀,是有什么好事儿吗?”
“可不是有好事儿吗,”谭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红唇轻扬,“我可是在帮助人家破镜重圆,功德无量的事情。”
——
不管姜柏菀再怎么惴惴不安,季辰还是准时到了她家楼下。
发现姜柏菀现在住的小区离浩辰大厦这么近的时候,季辰还有些微怔,随即心里面便有些说不出来的雀跃——她应该还是在乎自己的吧?所以才会找个离浩辰大厦这么近的房子,只是拉不下脸来找自己罢了。
这么一脑补,季辰的心情便微妙了起来,对于在节目里面姜柏菀的种种表现,季辰便也找到了合适的借口。
肯定是因为她害羞了。
一直到了姜柏菀家楼下,季辰都保持着一种诡异的愉悦心情。
他给姜柏菀打了个电话:“我到了,你下来吧。”
姜柏菀抓着手机,苦着一张脸:“我忽然觉得我肚子好疼,要不今天就……”
“不行,”季辰慢条斯理地说道,“你假如现在不下来的话,我就上去。”
“别别别,”姜柏菀服气了,“我马上就下来。”
季辰施施然挂了电话,坐在车里面等了一会儿,就看到姜柏菀捂得严严实实的下来了,明明是个大热天,还带着墨镜和口罩,走起路来也是左顾右盼的。
季辰在心里叹了口气,等姜柏菀到了车边的时候打开了车门:“上来吧。”
姜柏菀立马就钻到了车上,她赶紧摘下了口罩:“热死我了。”
“夏天戴口罩。”季辰侧头看着他,“你在怕什么?”
姜柏菀装傻:“啊,不是要吃饭吗?我觉得我都饿了。”
“等一下,”季辰看着姜柏菀的脸,蹙了蹙眉头,“你眼睛上面似乎有什么东西。”
说着,季辰便俯身过去,姜柏菀看着眼前季辰逐渐放大的俊脸,一时间有些抑制不住的心猿意马。特殊是季辰今天明显是特地收拾了一下自己,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古龙香水的味道,和先前的高冷形象相比,多了一丝人气。
姜柏菀正沉迷美色不能自拔,紧接着她便感觉到季辰伸手捏住了她眼皮上的什么东西。
姜柏菀心中顿感不妙,然而她还没有来得及出声制止,季辰便一把将粘在姜柏菀眼皮上的东西给撕了下来。季辰还邀功一样地递到了姜柏菀的眼前:“好了,摘下来了。”
姜柏菀满脸的生无可恋,她欲哭无泪地看着季辰手里面的东西说道:“……这是我的双眼皮贴。”
季辰一愣,他看看姜柏菀,再看看手上捏着的东西,干咳了一声赶紧将无辜惨死的双眼皮贴扔出了窗外:“对不起,不过你不化妆也很漂亮。”
“我也没怎么化妆,我只是贴了双眼皮涂了口红,”姜柏菀无力地捂着脸,“算了算了。”说着,她便伸手将另外一个孤军奋战的双眼皮贴也给撕了下来。
季辰闹了个不大不小的直男乌龙,一时间车里面的气氛有些尴尬。
姜柏菀有点受不了这个氛围,便主动开口和季辰搭话:“季总,你怎么忽然想起来要请我吃饭?”
季辰道:“季辰。”
姜柏菀没听懂,一脸茫然的神情:“啊?”
“叫我季辰,”季辰补充道,“只有我的员工和不熟悉的人才会叫我季总。”
姜柏菀心里一突,她抿了抿嘴唇,强自镇静地笑道:“可是我们两个都已经解除婚约啦。”所以还是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
季辰听懂了姜柏菀的言外之意,刚刚还挺愉快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不美妙了起来。他瞥了姜柏菀一眼,没有说话,姜柏菀感受到季辰的眼神,缩了缩脖子当起了鹌鹑。
两个人就保持着这样一种诡异的气氛,一路上到达了吃饭的地点。姜柏菀看着餐厅外面的装修,忍不住小小地“哇”了一声。季辰看着她的后脑勺笑了笑——这是姜柏菀之前最喜欢的餐厅,今天来这儿,她应该很喜悦吧?
这样想着,季辰便先下了车,又对着坐在车里的姜柏菀伸出了手。姜柏菀看着季辰骨节分明的大手,犹豫了一下后,不期然地想到了谭蜜今天和她说的话。
“不管季辰做什么,你都不要抗拒就行了。他那样的人肯定不会喜欢逆来顺受的人对不对?”
于是姜柏菀咬了咬牙,还是搭着季辰的手下了车。季辰握着姜柏菀的手温热而有力,他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坐在车内的司机,司机微不可查地点点头,季辰这才移开了自己的眼神。
餐厅的服务员在看到季辰之后,直接就将他带到了包厢内,偌大的包厢里只有姜柏菀和季辰两个人,落地的玻璃窗可以俯瞰到外面的景色,姜柏菀小声地感叹着,又一次地发自内心感觉到了有钱的好处。
你以为有钱人很快乐吗?错了,有钱人的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
“请入座吧。”季辰替姜柏菀拉开了椅子,“有什么想吃的?”
姜柏菀总觉得季辰今天殷勤的过分,她心里面有些迷惑,脸上也带出了几分来。季辰看着姜柏菀一脸警惕地坐了下来,只是笑了笑,权当没看见。
“我随便吃什么都行,”姜柏菀还是回答了季辰的问题,“当然了,最好是肉。”
季辰闻言,又看了姜柏菀一眼——假如他的记忆没有出现偏差的话,曾经他在和姜柏菀吃饭的时候,姜柏菀可是斩钉截铁地说过,自己绝对不会吃肉,清淡的才是她的口味。
看着眼前满眼期待的姜柏菀,季辰心中那股淡淡的迷惑又一次浮上了心头。他不动声色,翻阅着手上的平板菜单:“好。”
季辰点了几道菜之后便将平板放了下来,他大大方方地看着姜柏菀,姜柏菀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优哉游哉地晃悠着双腿,浑身都透露出了一股愉悦的气息。
季辰看的有些入神,不自觉地又想到了从前的姜柏菀。在和他订婚的那段时间里,姜柏菀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黏着他,但是现在的姜柏菀却总是十分警惕,恨不得能离他多远就有多远。
也许她还觉得自己躲藏的很好,但是季辰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姜柏菀身上传来的那股抗拒感。
是什么让她改变的如此之大?大的就似乎是……重新换了一个灵魂。
姜柏菀顶着季辰若有所思的视线,头都不敢抬。原本还很轻松的心态一点一点地紧张了起来,连刚刚还在晃悠的腿也老老实实地并在了一起。
季总啊,我没欠你钱吧?你不要用那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好不好啊?
然而这话姜柏菀也只敢在心里面说说,想到书里面描写的原主做过的那些事情,姜柏菀就只能够选择低调做人。
“姜柏菀。”季辰忽然喊了姜柏菀一声,姜柏菀一下子挺直了腰背:“在!”
季辰愣了愣,他回过神来说道:“你不用太紧张,我今天只是请你吃顿饭,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他语气很平静,而姜柏菀则有些尴尬:“我只是……我只是有点紧张,都怪季辰你长得太帅啦!”
听了姜柏菀明显是随口乱说的瞎话,季辰反而笑了起来:“是吗?既然你喜欢,不如坐近了看?”

穷得只剩800万了穿书小说推荐

穷得只剩800万了穿书小说在线阅读看的过程情绪激荡,看完整个人被掏空,读后感写得再多,仍是有无限未尽之意,你们还是自己去感受吧,非常非常好看了!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