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小浪精(赵孟宋栖然)小说第28章完整在线阅读
小浪精(赵孟宋栖然)小说第28章完整在线阅读

小浪精(赵孟宋栖然)小说第28章完整在线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1-08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想看文笔好,细腻描写的亲们,千万不要错过此书,小浪精by晓神惊小说在线阅读主要讲述了 国庆假的最后一天,赵孟提前去派出所值班了。宋栖然在家用电脑整理假期结束后第一天公司晨会需要用的资料和表格。他接到一个电话。是他最意想不到的人打来的。欢迎关注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小浪精小说简介

宋栖然披上一件外套就开车去接她。那时已经接近中午十二点,他带赵琳到距离最近的一家靠谱西餐厅去吃午饭。一整路上,两个人的话都不多。
在赵孟的老家时,赵琳并没有亲历父亲和大哥剑拔弩张决裂的全程,但她不笨,不是猜不出这其中的关节。那天赵孟离开得太匆忙,并不知道他走后,家中的情形。

小浪精(赵孟宋栖然)小说第28章完整在线阅读

国庆假的最后一天,赵孟提前去派出所值班了。宋栖然在家用电脑整理假期结束后第一天公司晨会需要用的资料和表格。他接到一个电话。是他最意想不到的人打来的。
打给他人是赵琳。打那通电话的时候她已经背着双肩包拖着行李箱在长途客运站下车了。她是专程到省城来找宋栖然的。
宋栖然披上一件外套就开车去接她。那时已经接近中午十二点,他带赵琳到距离最近的一家靠谱西餐厅去吃午饭。一整路上,两个人的话都不多。
在赵孟的老家时,赵琳并没有亲历父亲和大哥剑拔弩张决裂的全程,但她不笨,不是猜不出这其中的关节。那天赵孟离开得太匆忙,并不知道他走后,家中的情形。一连几日,已经因为心脏问题被医生勒令禁酒多年的父亲又抱起了酒瓶,他喝得不多,全是母亲和弟弟以身相逼拦下来的,但他还是哭了,有几个瞬间赵琳甚至错觉父亲其实只是需要一个理由来表达自己的失落,有没有酒精,喝不喝醉,都不重要。他们原本是极其关怀彼此的一家人,清贫但是安乐,每个人都愿意为另外的家庭成员做出牺牲,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学会了如何表达爱,却终究学不会如何发泄内心痛苦的原因。那是伤人之举,这个家庭的全部人都习惯于将自己的苦楚静静藏起来。无论是带着遗憾匆忙离家的大哥,还是闭起房门偷偷喝酒的父亲,他们只是在避免进一步的彼此伤害,但除此之外,却并没有其他的途经来应对眼前的状况,那太超乎他们的经验与能力之外了。
赵琳亲眼目睹年过六旬的赵父老泪纵横,她吓坏了。整件事发生得都太快,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却也没有想过要去责备大哥和父亲中的任何一方,只是巨大的感情漩涡终日笼罩在家庭内部,让这个年轻的姑娘迫切地需求一条排解的渠道。
她才二十出头,在此之前人生中所经历过的最尖锐的矛盾,也不过是喜欢的偶像被别有专心之人不实攻击耍大牌或是不敬业弄得自己火很大罢了。那个家把她宠爱得太好,两个她最惯常去依靠的男人却转瞬之间一前一后分别地把自己封闭了起来,让她无预防地落入一种孤立无援,惶恐无措的境地。她原本应该在假期的最后一天启程回到大学所在的城市预备继续投入最后一年的学业,却鬼使神差地退了火车票,和谁也没打招呼的,跑来了省城。
她不敢去找赵孟,害怕赵孟得知家中的情况也只会更加的愁云惨淡而已。她只能满心抱歉地来找宋栖然,并为此在副驾驶座上捂着脸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宋栖然将车靠边停了下来。他等了一会,直到女孩最无法自抑的那段悲伤过去,才拍着对方的背平复她的呼吸,然后给了赵琳一个拥抱。他摸着女孩脑后的发辫,就像当初赵琳为他戴上花环时那样动作轻柔,他告诉她:
“你哥哥很好,吃得不错,也能睡好觉,我会尽我的全力照顾好他,而你的母亲会照顾好你的父亲,他们都有很多人爱,并没有你所想象得那样孤独。反倒是你,你才是那个最需要保重好自己的人。”
赵琳靠着宋栖然,闻着他身上衣物淡淡的味道,那气味干净、舒适,就和宋栖然一直以来给她的感觉一样。
“然然,对不起。”她模糊着双眼说。她明白,自己不忍心去打搅哥哥,却把压力和焦虑都毫无保留地带给了宋栖然,而这一切原本并非是他一个人的责任。
“会好的。”宋栖然笃定地说,“也许你不相信,在碰到你哥以前,我的生活过得一团糟。可自从碰到他之后,似乎一切都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了。他有这种能力,你要对他有信心,只要给他时间,全部的事都会最终变好的。”
赵琳点点头,她挨过了最难过的那一阵,在宋栖然怀里轻轻“嗯”了一声。
到西餐厅时,她终于已经能够笑出来了。在宋栖然为她点餐的时候,赵琳从背包里拿出一封对折过的快递信封,那是她此行到省城来找宋栖然的第二件事。在赵孟带着他离开后,家里收到了一份寄给宋栖然的快递。那是一份希奇的快递,上边虽然有宋栖然的姓名,电话却是错的,而链接又是赵孟身份证上的。赵家现居的房子是村中宅基地重新分配后再建起来的,门牌链接与最开始的户口本信息稍有不同,因而快递先是被送到了村支书处,之后才最终转交到了赵父的手里。现在赵琳又将它带到了宋栖然面前。
“一定是有人搞错了。”宋栖然看着信封对赵琳说。
怎么可能会有人以他的名字往赵孟的老家寄东西。他和赵孟的事,连父母都还不知道,更不要说是连电话号码都搞不清楚的外人。宋栖然皱着眉,都没有打算伸手去接。
“可里面的东西真的是你的。”赵琳回答。一开始她也觉得蹊跷来着,虽然不太礼貌,但她拆开看过了,这会,她打开信封,拿出里边的纸张直接摊开在宋栖然的面前。除此之外,只有一张猜不出上面有什么内容的光碟。
宋栖然愣了。他一句不可能的不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认出了那些纸上的东西。
那是画,炭笔素描的人物画像。每一个艺术生在画素描时都有自己的习惯的构图和用笔方式,他看一眼就知道那不会是个误会,面前的几张画确确实实是出于自己的手笔,不会错。
可为什么他竟然会没有一丁点自己画过那些东西的印象?
画上的应该是个男人,只有身体的部位,而没有脸,可即便只是部分的肢体,宋栖然看了也陡生出一种要命的熟悉感觉,仿佛那并不是随便哪里找来的几张锻炼人体的习作,而是曾为之下过心血认真对待过揣摩过许久才钻研出的成果。
宋栖然费解地将它们拿在手里,明明只有轻薄的几张纸,却无故感觉沉甸甸的。他想到了什么,一把抓起落在桌面上的快递信封。在寄件人一栏里找到一个生疏的,从未听说过的名字。
岳岚。
宋栖然露出茫然又隐约苦恼的神色。
“然然……?”赵琳叫了他一声,颇有些担心他忽然的失态,“你没事吧?”
宋栖然不知道。他的手心开始出汗,连呼吸都不受控制的急促起来。内心深处总有个声音在不停地催促他,抓住那条线索,抓住那个名字,似乎那两个字与一样特殊重要的东西盘根错节地联系在一起,稍有不慎,便会在寻根究底的过程中弄断整副根系。
他竖起一根指头,对赵琳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照着信封在手机上逐个摁下快递信封上寄件人的电话号码。那是个有效电话,宋栖然打通了它。没几下之后,它便被接了起来。
那个瞬间宋栖然甚至感觉自己都无法正常地呼吸。
“你好。”电话对面传来一道女声。
宋栖然皱着眉,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似乎有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划过耳边,对面回答:“我是岳岚。”
“不可能。”几乎是第一时间,宋栖然毫不犹豫地否决了那个答案,连他自己都不理解何以自己的语气会那么笃定,“你不可能是他。岳岚是个男人。”
他为自己所脱口而出的话感到震动。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二次了。
对面沉默过几秒,再开口时,感慨的音色里竟还夹杂着一丝庆幸。
“你果然没有全都忘记……”
宋栖然搞不懂为什么岳岚的态度会发生顷刻的转变,他只是直觉其中蕴含着某种生疏的感情,但那感情却让他本能地竖起预防,心下警铃大作起来。
下一刻,岳岚平复下来的声音又再一次传出来:
“我很抱歉,一开始我并不想采取这种方式与你取得联系的。然而眼下留给我的时间实在不多了。希望你不要怪我,我有我必须要完成的事,而你的二叔实在把我们逼得太紧,我不得已只能采取这样铤而走险的方式。”
“你想做什么?”宋栖然问。
“我想让你想起你该记得的东西,我需要你宋栖然,我想把官司打赢。”
她话音刚落,听筒中就传来一段音乐。那段音乐那么大声,响得连坐在桌子对面的赵琳都能清楚的闻声。
那是很诡异的一段音乐,充斥着不断重复的高频电子音,旋律却又似乎一台就快要没电的唱机,丝毫无法带给人愉悦的情绪。
对于宋栖然来说,那声音听上去更像是别的东西,他仿佛忽然看见画面,一大片穿着同色制服的了无生气的人群排成队绕着圈缓慢的行尸走肉一般地围着一座破旧的小操场一遍遍地跑圈。头顶的烈日把跑道的路面都晒化了,他感到烫伤、缺氧、和脱水,感到深而沉重的疲惫和挥之不去溺水般的绝望。
全部那些感情就像是被压缩过又忽然一下子在脑内爆炸那样回到了身体里。
宋栖然抖了一下。他几乎是将手机甩到地上的。原本就脆弱的机器被掼到落地之后又弹起,屏幕一瞬间就粉碎了。那一下动作在安静的餐厅留下巨大而突兀的声响,把赵琳吓得整个人一凛。
宋栖然苍白如纸,冷汗涔涔,满脸遍布阴影像刚从一艘沉船上被打捞起来一样。无预兆的剧烈的疼痛忽而从太阳穴的尖端开始侵袭,电锯一样贯穿了整个头部,他呻吟了一声,整个人委身倒在了座椅里,打着颤抱住了脑袋,指头***发间,像要把连接头盖骨的那一块皮肤给扯下来一样。
赵琳惊然站起,碰倒了咖啡杯。
“然然!”她迅速靠过来,试图捉住宋栖然的双手,却拗不过一个成年男人的臂力,唯独只能眼看着宋栖然的面色越来越不对劲。她拿出手机,想要叫救护车,可她初来乍到,压根就不知道这间宋栖然带她来的餐厅链接是哪里,她留下一句“你等我,我马上就回来!”飞身跑向前台寻求帮助,全程才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可等到赵琳再次返回去找宋栖然的时候,只惊恐地找到一张空桌子。
桌上的东西全不见了,宋栖然也不见了。他甚至连那个被摔碎的手机都没有带走。
赵孟坐在电脑前面调取街道监控摄像头,对面给铐在椅子上的中年男人用指甲抠了抠椅子面。
“老实点!”,赵孟吼了他一声。
今早到辖区里巡逻的民警接报抓了个在小区岗亭偷快递的,结果被送完货转翻头来的快递小哥抓了个当场,两人打了一架,又正逢上小区里一家业主在搞装修,工程队把一堆新卸下的建

小浪精小说免费章节

筑材料堆放在大门口的位置,结果其中的一个脸叫板砖挨了一下,送到医院缝了八针,另一个身上搜出一把管制刀具,一个说是故意伤人,一个坚持正当防卫,说不清了,只好把好手好脚的那个先拉到了所里。
“真他妈不太平。南城立交今天大堵车,全部车只能改道走桥下,给我整的,一上午废了!”马超扑棱着脑袋从外头走进来,他刚去了趟工地给农民工集体讨薪取证,一咳一嗓子眼的灰。
“孟哥,先去吃个饭呗,剩下我来。”他给赵孟打了声招呼。整个上午所里执勤的都在忙,饭点早过了,要不是刚出警回来的路上见缝插针吃了个只手抓饼,这会准得饿死。
赵孟点了点头,但调取视频文件的动作却没停下。不知道栖然在家工作中午有没有好好吃饭,思绪走岔一秒,赵孟闪着神想。
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赵孟瞥了一眼,脸色一变,赶紧接起来。
是赵琳打来的,她听上去急得要死、慌得要死,三句话讲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把赵孟听得心惊肉跳,一下从椅子里站了起来。
“琳琳你别急,别急慢慢说!”
马超刚喝口水放下杯子,看他一眼,琳琳,这不会是嫂子出什么事了吧?
他赶紧给女警小高也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一道将审问到一半的嫌疑人转移到小房间,才刚回来,就闻声赵孟一句变调了的声音:
“你说栖然怎么了?!”
怎么又换了个人?马超搔搔脑袋,不对啊,怎么老觉得这个名字在哪儿听过来着。
“孟哥!”旁边的小高忽然叫了一声,只见赵孟挂了电话面无人色地往门外冲去。她一步跨到马超桌子跟前,抓起桌上的车钥匙,隔着窗户丢给了赵孟,
“家里要有急事就开所里的车!南城堵车堵得厉害,你要能绕,就绕着开!”
马超被她嚷嚷得一愣,这会也回过神来,从小窗口里边也挤出来一颗脑袋:
“没事儿,所里交给我俩行了,你去吧!”
赵孟回头感激看了他们一眼,从地上捡起车钥匙就上了警车。
他一上车,就给交警大队的朋友打去了电话,赵琳在电话里说餐厅门口停着的车也不见了,然然应该是开着车走的。赵孟一颗心差点从胸腔里蹦出来。开车,他见过宋栖然头疼发作时的样子,那种状态他怎么能开车??
赵孟心急如焚,连语气都不能好好控制,电话接通后最基本的客套和寒暄也全部省去,开门见山地问对方:“能不能找你帮个忙。”
他那交警大队的朋友姓白,叫白桦,东北人,人如其名,张嘴特贫,上次赵孟找人给宋栖然走后门消分,叫他抓着机会好一通埋汰。但这回,连他的话都少了。
“别介,要命。”他直截了当地回绝了赵孟,“不是兄弟不讲义气,你不知道南城现在大堵车吗?桥上出连环车祸了,我这儿鸡飞狗跳,人手都调派不过来,你别给我添乱!”
赵孟快急死了。
“这个忙说什么你都必须给我帮!”他吼了白桦一声,“出事的那是我老婆!你不帮我把人找着了我跟你拼命!”
白桦那头顿住了,也不知道是沉浸在赵孟忽然爆发的脾气里,还是沉浸在“这货啥时候就有老婆了?!”的巨大震动里。过了好一会儿,才虚虚回了一句,“我怕了你了,你有事?”
赵孟报过去一串车牌号码,宋栖然的车牌。他知道白桦在指挥塔坐镇,只有他才能第一时间查到宋栖然的行踪。
没一会儿,电话对头又有了动静。白桦没告诉他车牌找没找着,反倒对着话筒发出一个情不自禁的语气助词,“卧槽!”。
他深吸了几口气,开口就跟赵孟说大兄弟你冷静点。赵孟开着车飞驰在路上,恨不得把他从电话那边抓过来打一顿。
“说!”他吼了一声。
“嘿!你别说这世上还真有这么凑巧的事哈。”白桦挺难以置信地说,“你老婆那车吧,我没看错的话似乎就在桥上。”
“什么桥?!”
“我刚才一接电话不告诉你了吗!就南城立交!撞车的那桥啊!我跟你说连环车祸二十几台车已经堵成一锅粥了你千万别去,你别——”
他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撩了。卧槽老孟这什么**急脾气!白桦骂了一句,怎么就不能听他把话好好说完!他只说是连环车祸,又没说撞车的是他老婆!诶,不过,等等……白桦又仔仔细细看了眼屏幕,不对呀……这个车牌号码登记的车主是个男的呀。

小浪精小说推荐

小浪精by晓神惊小说在线阅读生动的情节,巧妙的构思,细腻的人物形象刻画和读者与作者之间的思想所产生的共鸣。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