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小阿姨(祝星粟段伏仪)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小阿姨(祝星粟段伏仪)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小阿姨(祝星粟段伏仪)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小说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1-07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哪部小说女主角叫祝星粟段伏仪?小编今天这就带给你小阿姨免费阅读,作者贰少奶奶总是能以漂亮的文笔、生动的描写和不可思议的想象把这个故事牢牢地刻印在读者的脑海里。祝星栗的行程一直比较满,影视剧宣传,综艺邀约和数不清的好书代言交接,密集程度羡煞娱乐圈众多明星。 陈述把能推的工作都帮他推了,精挑细选了几个对他对公司都有益的工作。排到最前的,是巴黎皇家的好书代言。 祝星栗身材好,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穿在身上,笔挺绅士。再加上一张趋于英伦范儿的脸庞,融合了中西方审美,是欧美时装届最钟爱的大中华区代言人。小编今天为喜欢看娱乐圈小甜文的读者,共享小阿姨(祝星粟段伏仪)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小阿姨小说摘要

【我们悄***地去哦~】
祝星栗收到这条信息之后,手指颤了一下。他就在黑暗中垂着头看着屏幕,一动不动的,勾着笑的唇角扯出缝隙,露出白花花的牙齿。
心情过分地太好。
女孩子自愿地提出一项两个人单独性、排他性的行动,带着隐秘感、***感的秘密行动。还有那个简短的小波浪,仿佛能将她活泼的样子具象化,心情愉悦地可以随波飘荡。

祝星粟段伏仪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书本落入包中,段伏仪拎着背包肩带随意往地板上一搭,又顺了顺头发。
九月初,夜晚有一丝凉意,段伏仪在白色短袖衬衣外套了一件灰色棉薄杉,松松垮垮地遮住身体曲线,有种素净美。七分小脚裤下裸露着嫩白脚踝,能看到筋骨分明,还透露着一丝小***。
祝星栗的眼神追随着她的动作,又追问了一句:“是男朋友来接你吗?”
段伏仪摇了摇头,双手伸后给头发束了一个小马尾:“不是啊,同系学长,正好在四周兼职,可以一起结伴坐公交回学校。”
祝星栗没说话,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勾起茶几上的手机,播了一个电话。
很快电话被接通,祝星栗冷静声问:“在四周?”
得到肯定答案之后,又说了句:“过来吧。”
段伏仪等他挂断电话,指了指餐厅:“容哥说你今儿会回来,我提前给你煲了汤,放在保温盅里了。这一趟辛劳了,喝完早点睡吧,我就先走了。”
祝星栗视线落在餐桌上,眉角的皱纹有些舒缓。白色的保温盅,正从出气孔里冒着若有若无的热气。
他忽然想起一句话:炊烟袅袅,人间食色。吃了几天冰冷油腻的西餐,此时就连看着那一盅暖和,都能让人心中熨帖。
“等会儿让容阁去送你们,”祝星栗视线转了回来,“大晚上的,结伴回校也不安全。”
段伏仪摆了摆手,笑着说:“怎么会,这几天都是一起坐公交的,何况学长人高马大的,往那一站坏人根本就不敢靠近。”
“是吗?”祝星栗舌尖***了下上牙,发出啧的一声,表情晦暗不明,“你倒是很信任这个学长。”
段伏仪正在穿鞋,单腿蹲着一边系着鞋带一边仰头:“学长帮了我许多,跟哥哥一样靠谱。”
祝星栗哼笑了一声,冷静嗓音叫了她一句:“段伏仪。”
“嗯?”段伏仪抬头看了一眼,表情迷惑,“什么事儿?”
女孩子仰起头看着他,露出雪白的额头和纤悉的脖颈,嘴唇微张着,单纯且毫不设防。
祝星栗喉结滑动了一下,垂着眼看着她。
“不要轻易相信男人,”祝星栗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段伏仪挑了挑眼皮,躲开他的手,侧脸笑着问:“你这话说的,你不也是男人吗?你也不是好东西?”
祝星栗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低低笑了起来。
段伏仪这人特殊会找话语漏洞,上学那会儿俩人吵架没少玩文字游戏。她本身就特殊聪明,杏眼一瞪,伶俐的小嘴巴就跟开了机关枪一样叭叭叭地阻击他,他只能趁着她***的时候反抗两句,还总被她捉到漏洞,然后像是重新上了蹚一样,继续叭叭叭地反击,直到他举起双手告饶。
这阵子观察下来,段伏仪比之前沉稳了许多,不知道是碍于身份还是经历的事儿太多,反正说话没有当初那么不饶人,像是刺猬缩成一团,棱角被磨平,少了机灵气儿,多了几分世故。
但此时狡黠的眼神中,藏着蠢蠢欲动的攻击,声线虽然很轻,但却逼着他往极端里走。阔别四年,她依旧是她,真挺好。
祝星栗斜靠在墙壁上,歪着头看着她:“段伏仪,欢迎回归。”
段伏仪挥挥手,像看个傻子一样:“累傻了吗,回来的可是你呀。”
*
最终,还是容阁开着车送走了段伏仪和那位学长。
那位学长受宠若惊,一边点头哈腰地表示感谢,一边激动地坐在副驾驶上,眼睛盯着新款四座帕加尼方向盘上大量镀铬饰条冒着金光,小心翼翼地询问容阁可不可以拍照。
祝星栗唇角勾着笑,心说资本主义荣光,哪是你等穷学生能攀附的。
帕加尼开离市中心,段伏仪才想起忘记问祝星栗工资的事儿了。学期初始,学校开始揽收学费。段伏仪刚交完新季度的房租,手头紧尚未凑够钱,她想问问可不可以预支一些,先补了空缺再说。
段伏仪翻了翻手机微信,这才意识到还没加过祝星栗好友,于是从后座伸过去一只脑袋:“容哥,有财微信号是多少呀?”
容阁显然一愣,侧过头来问:“你们还没添加好友呢?关系还没破冰啊。”
“忘记加了。”段伏仪扬了扬下巴,“只要他肯做个人,我们的关系哪会差啊。”
坐在副驾驶上的学长循声问:“学妹,你说谁呢?”
“村里的恶霸。”段伏仪眯着眼笑了声,指了指脑袋,“而且脑子还有点不太灵光。”
学长哦哦了两声,劝了她一句:“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你别理他就行了。”
容阁转过头来瞪了他一眼,回首告诉段伏仪一串号码。
还没到学校,段伏仪就下了车。她和知非住的出租屋就在学校边上,破旧的居民区左拐右拐的,杂物堆积得很多。
她大一的时候和另外三位同学同住宿舍,那会儿她经常兼职到很晚,等回到学校要么关宿要么舍友都睡了,时间久了就觉得太打搅人,干脆出来找个***。
知非和她一样的情况,晚上在宿舍疯狂码字的时候,总会吵得舍友私下抱怨。于是两个小姑娘一拍即合,同租了一个一室一厅一卫的房子,虽然简陋了些,但有床有水有电,要害房租还不贵,正好衬了两人的心意。
S市最近开了全国性会议,知非在实习单位熬通宵,家里就只有段伏仪一个人。洗掉一身倦怠,湿着头发坐在沙发上输完那串号码,按下了搜索。
头像是一个背影,蓝白相间的衣服有点像高中的校服,松垮地黑色书包挂在肩上,隐隐约约能看出是女孩子的身形。名字很简单,单字“寻”,和头像搭配在一起,倒有点像寻人启事,张扬又浮夸。
这风格依旧很传承,她隐约记得祝星栗当初的□□号码名字,也是单字“忍”。一个校霸,整天干天干地的,竟然会取这么一个名字,可以说非常的违心主义了。
不过,校霸强悍狠厉的内心竟然有一小片领域能留给谦虚这俩字,她还是很给面子地鼓了半分钟掌,虽然他的表情是意料之外的隐晦和不愉快。
段伏仪当时差点就把他这点光辉伟绩写在身后的黑板报上了。大佬多么谦虚,阿谀奉承这套都不屑一顾,多么廉洁有格调啊,简直是方圆百里校霸业界中的精英人物。
添加好友的信息发送过去,祝星栗那边好久没有动静。段伏仪等了一会儿,估摸着他已经睡下,就预备吹干头发睡觉。
手机就在这会儿发出叮铃的声音,随后还跟了两条信息。段伏仪一边举着吹风机,一边划开手机,好友验证已通过。
段伏仪戳开对话框,看到屏幕上的两行字,第一反应还以为自己加错了人。
【深夜***难耐,是否要寻一人倾诉?】
【将你心中的烦闷都告诉我,栗爷是你永远的树洞,我亲爱的朋友。比心。】
“......”
段伏仪瞬间打消了跟他说话的念头。
过了半分钟,祝星栗消息又传了过来,一改方才的不正经。
【睡不着?有事儿跟我说?】
段伏仪想了想,决定还是早点说,省得放在心中一直惦记着,万一祝星栗不通融,她还得再想别的辙。
【我最近的表现你还满足吗?我是说兼职工作,你觉得我能继续干下去吗?】
祝星栗在沙发上昏昏沉沉地眯了一觉,醒来发现嗓子干哑又爬起来喝了半杯水,拿起手机上楼的时候才看到段伏仪的好友申请,残留的那点睡意就忽然消失了。
朋友圈设了权限,三天可见。唯一一条信息是昨日的,照片上是伏地魔正凶狠地撕咬着她的拖鞋,文字内容是:***现场,还有一个摊手的表情。
返回对话框调侃地发了两条内容,却石沉大海。祝星栗躺在床上换了个***,正经地又问了一句,得到的回复却是售后服务一般的问询,就差列出个几星级让他评选了。
祝星栗手指细长,快速拼打了几个字:【假如你再对我好点,就是当之无愧的金牌了,五星好评童叟无欺。】
手机听筒下方屏幕上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等了一分钟,又恢复成他修改的备注“小同桌”。
祝星栗等得着急,又拼了几个字过去:【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又缓了半秒,白色的对话弹出:【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我想先预支这月的工资。假如你觉得可以,我会一直干下去。承蒙关照,以后我会尽力对你好的。】
紧跟着是一张表情,一张哈士奇正面的斗眼照片,照片上写着五个字:我是认真的。
黑暗中,只有手机屏幕的光亮散出。柔和的光反弹到眸光中泛出点点闪烁,唇线抿着向上勾起弧度。
【没问题,但你想怎么对我好?】祝星栗打完字,直接从微信余额中转了六千块钱过去,备注“多出来的,是奖金。”
回复是一个表情,在收款提醒上面,乖巧的小女孩90度弯腰,旁边的文字是:谢谢老板!
等了会儿,昵称栏一直没有变化,祝星栗正预备锁屏睡觉时,屏幕又弹出来简短的几个字。
【我带你出去玩吧!】
祝星栗眼睛一眯,在黑暗中笑出了声,刚想拼出一个“好”字,手机屏幕又弹出新的对话框。
【我们悄***地去哦~】

小阿姨在线阅读

祝星栗一直睡到下午才醒,醒来后发现手机只有百分之十的电量,微信群的消息显示999+,还附赠了几个路透的未接来电。
一群无处发泄精力的,无聊的人。
祝星栗躺在床上眯着眼,偏头有些痛,挣扎地从床上坐起,身体一阵阵酸软疲沓。他拍了拍脑门,回想起昨日喝的酒,酒柜直接搬空,最后还是从厨房找到了一瓶。
记忆停留在这儿,再往下就是空白。祝星栗视线停留在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来后遗症还有点严重。
经久锻造的沉稳性子,有了马失前蹄的时刻,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平时去酒吧,他都是一杯点到即止的人,多一滴都不会喝。酒这东西能够麻痹大脑,神经被控制之后,做出的许多事都离经叛道,他之前吃过亏。
吃过亏之后就懂得了自爱自怜,昨儿实在是因为心中落寞,不然也不会纵容自己。
祝星栗推开房门,没见到段伏仪的身影。
容阁听到他的脚步声,从沙发上蹿了起来:“栗爷你终于醒了,感觉还好吗?”
祝星栗嗯了一声,眼神在家中环视了一周,抬了抬下巴:“人呢?”
容阁当然知道主子爷问得是谁,乖乖地回话:“妹妹回家歇着去了。您折腾了一宿,她都没能合眼。我来的时候,她就顶着一双熊猫眼,仙气儿都没了,就靠一口气儿吊着,走的时候连话都懒得说。”
“嗯?”祝星栗皱了皱眉,“你是说,她整夜都在?”
容阁啊了一声,迟钝了半晌才问:“栗爷,你喝高了啊,不记得啦?妹妹昨儿被你,那个的事儿,你还有印象吗?”
那个的事儿?祝星栗后脊梁骨都一惊,瞧着胳膊上手指印大小的青痕,连咳了好几声。
容阁翻了个白眼,心中明了。点开手机中的聊天记录,搜出一张照片,递给了祝星栗:“栗爷,您看。”
祝星栗视线顺了过去,手机屏幕里的照片像素不是很清楚,很明显是手抖拍下的。女生的背影在横七竖八的酒瓶中间,马尾辫紧贴在后背上,辫尾往下是弧度漂亮的***臀。
女生胳膊搭在男人的肩上,男人一张醉意朦胧的脸,眼神里带着一种勾人的***,看起来非常的不正经。
祝星栗眯了眯眼,又贴近仔细看了看,面部表情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猥琐。
容阁拿着手机的手抖了抖,试图出言安慰:“没事儿的栗爷,虽然这张照片拍的角度不帅,但这个人真的是你。”
“别抖。”祝星栗伸出手指点了点屏幕亮度,忽然勾唇一笑:“从这个角度看,更******。”
“......”
容阁差点没把手机甩到祝星栗脸上。
*
祝星栗的行程一直比较满,影视剧宣传,综艺邀约和数不清的好书代言交接,密集程度羡煞娱乐圈众多明星。
陈述把能推的工作都帮他推了,精挑细选了几个对他对公司都有益的工作。排到最前的,是巴黎皇家的好书代言。
祝星栗身材好,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穿在身上,笔挺绅士。再加上一张趋于英伦范儿的脸庞,融合了中西方审美,是欧美时装届最钟爱的大中华区代言人。
巴黎皇家的受众皆是各国政要和各行各业的顶尖人士,从布料选材到好书拍摄都要凸显庄重正统,因此祝星栗这次得直飞巴黎和迪拜,不能有丝毫懈怠。
入行四年,能在娱乐圈大红大紫,除了长期亢奋在工作一线,祝星栗最大的闪光点便是工作认真。该做到什么程度,该说什么话,心里有个标尺,不达标便重来,达标后还得尽善尽美。
整套代言流程跟下来,人连瘦两斤,颧骨的弧度都加深了些。再加上刻意蓄出的胡须,一身深蓝色西服傍身,往人潮滚滚的金融街街头一站,就有了成熟男人的沧桑感。
麦克是巴黎皇家御用摄影师,和祝星栗合作了两年,彼此算是熟悉的朋友。休息之余,麦克问他:“LEE,你是不是恋爱了。”
在摄影师的眼里,能看到各种肤色人类各色的表情,喜怒哀乐毫不掩饰地被拍进镜头内,久而久之也能参透人生。
麦克第一次看见祝星栗的时候,说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这次再见,说他是一个有恋爱故事的人。
祝星栗举着咖啡杯对他笑了笑,用流利的法语回他:“我心爱的姑娘回来了。”
巴黎最不缺的就是浪漫,这句话说完,周边的工作人员都呐喊恭喜。麦克拍了拍掌,言语揶揄:“难怪你眉梢间都带着爱,原来是心上人给你刻下的吻。”
祝星栗一笑,没再言语。
出差这几天,段伏仪一个消息都没有。他心爱的姑娘没给他刻下吻,倒是比之前更疏离。祝星栗难得没去打搅他,究竟自己犯了蠢,逼太紧很轻易把人逼跑。
冷静了几天,祝星栗想明白了一件事。段伏仪对他的情感,简单的说只有同窗之谊,还是针锋相对之下的敌意之谊。他喜欢她这件事儿,假如贸然去表示,只会让她将他视为洪水猛兽,躲得更远。
所以他只能慢慢来,潜移默化地侵入她的生活,入主她的人生,才能画地为牢,索得芳心。
何况段伏仪这人感情慢热地跟蜗牛一样,快不起来,那他就只能等着。
反正四年的时间都等过来了,他此生最大的耐心都用在等她这件事上,再等几年,他也等得起。
工作收尾,大获好评。祝星栗谢绝了好书方的盛情邀请,坐了30个小时转机夜航才回到S市。拎着买来的礼物,连容阁的***车都没等,直接钻进夜幕打车回了家。
新学期开始,段伏仪白天要去上课,只有晚上来别墅工作三个小时。祝星栗从机场回到家的时候,段伏仪正捧着新教材学习,闻声他回来的声音都没往门那边看,脸上表情淡然地没什么起伏。
祝星栗将行李放在门口,拎着礼物站在离她一尺外的空地上,就等着段伏仪先说话。
几日未见,段伏仪一头长发见短,齐肩发随着她低头的动作披洒下来,遮住她大半张脸。
祝星栗等了半天也没见她抬头,皱着眉头问道:“我回来了,你没看到我?”
段伏仪眼皮抬了抬,唇间挤出一句“哦”,继续看着手中的书本。
看来醉酒后的乌龙,这姑娘一直放在心上,懒得理他。祝星栗莫名觉得可气,他一个风尘仆仆的夜归人竟然还不如一本生涩的书本好看,简直对不起这一路的劳碌奔波。
但不能发火,他得心平气和地哄着。
“我给你带了礼物,权当赔罪吧。”祝星栗把礼物往身前一放,顺势坐到她对面,“你知道我从来不说道歉的话,但醉酒那件事儿确实委屈你了,你要是还生气,那咱们就商量商量,怎么才能让你出这口气。”
祝星栗说到这份上,段伏仪仅剩的那点气也都消了。本来醉酒的人多是放浪不羁爱自由的主儿,没带着她上房揭瓦火烧粮仓就已经够理智够乖的了,她还能强求一个拥有校霸前科的人能有什么高深觉悟。
段伏仪抬头看了他一眼,想说的话没说出来,反而问了句:“你这是负荆请罪吗?”
祝星栗举起买来的礼物,大大方方地内容介绍:“据说这个是女孩最爱的礼物,桃木剑,专门斩断桃花的。”
祝星栗那趟航班转机香港,他在机场特产专卖店看到这把剑的时候,简直喜欢得不行。身上没有港币,他就直接甩了同额欧元,还跟售卖小姐姐说了句“不用找了,剩下的都是小费”,惊得小姐姐以为他财神爷下凡,连对着他拜了拜,就差来个三叩首。
段伏仪眨了眨眼睛,没接下礼物:“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的桃花开得可怜,我可不能断。”
桃木剑上刻得都是祝星栗的私心,礼物送不出去,就相当于会培养情敌上位。开得可怜也是花,没准段伏仪一个心热爱上残花败柳,他可不能纵容这件事儿发生。
“斩断烂桃花的,”祝星栗瞪大眼睛加了一句,“当成护身符也行,反正你留着,没准还能涨财运。售货员小姐姐还朝着它拜了拜,跟拜别锦鲤一样。”
段伏仪笑了,这人一看就被人忽悠了,什么跟什么啊。
祝星栗见她笑,神情没有方才那么紧张,疲惫感随之而来。手肘搭在沙发上,脑袋随意靠着,呼吸略显深重,眼皮子一搭一搭地往下掉。
段伏仪见他有要睡着的迹象,收拾好书本,站了起来:“有财,上楼洗洗再睡。”
祝星栗恹恹地嗯了一句,睁开眼问:“你现在就走吗?用不用送你?”
段伏仪弯腰把书塞进包里,随口回了句:“不用啦,我朋友来找我。”
昏昏欲睡的神经线忽然惊醒,女孩唇角挂着上扬的弧度,头发别在耳朵后面,露出雪白的皮肤和一团红晕。
祝星栗撑了撑身子,装作无事一般看着她的动作,低冷静声音问道:“是男朋友吗?”

小阿姨小说推荐

小阿姨小说小说好看吗?小编今天也是一个爱看言情小说的人,所以看到以后第一时间阅读了,觉得作者文笔精湛,情节丰富有趣,值得一追,小阿姨(祝星粟段伏仪)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带给您,能免费追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