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男神整天被嫌弃(何夏宋偲)第16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男神整天被嫌弃(何夏宋偲)第16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男神整天被嫌弃(何夏宋偲)第16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1-04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娱乐圈甜文《男神整天被嫌弃》小说主角名字叫何夏宋偲,何夏白他一眼,“你也知道啊,也就压了七八十分钟吧,我都不敢动!” 宋偲微微一笑,摸摸嘴角,“没流口水吧?” 何夏忙朝右肩上看。 宋偲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抬脚往前走去。 岳元听着后头宋偲的笑声,吸一口气摇摇头:“还是爱情力量大!” 他费了小一年功夫都没让宋偲活过来,这丫头才用几天呐?男神天天被嫌弃免费阅读共享给读者,支持男神整天被嫌弃(何夏宋偲)第16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男神整天被嫌弃小说简介

何夏的择偶标准如下年纪不能比她小;学历不能比她低;工资不能比她少。家庭和睦、收入稳定、忠厚踏实、乐观上进。宋偲刚刚好完美地避开了上述全部条件……他昼伏夜出,生活随意,吸烟成瘾,打算在角落里懒散过一辈子。于是后来……宋偲的朋友天天都在享受被雷劈的快感。“白天睡觉晚上活动的偲爷早上六点起床跑步……”众友“***!”“偲爷会做菜!大盘鸡水煮鱼全学会了!”众友“***!”“偲爷戒烟了!”众友“***!”“偲爷要复出了!!!”众人“我卒!”男神复出,洗清黑料,从泥沼里爬起,手撕仇人,重回王座。史无前例的全网全台直播新闻发布会。记者“请问宋偲先生,是什么让你有勇气重回娱乐圈?”“为了挣钱。”真的,再不好好挣钱,

何夏宋偲16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到达住处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何夏只知道岳元公司是这音乐节的赞助商之一,这儿是主办方提供的酒店,所以她们跟着来玩也不必花钱。
宋偲睡了一路,她就坐直着让他枕了一路,等车停了宋偲醒了,才活动活动被压麻的左肩,跳下车来。
“哇!好美啊!”蒋凝一下车就叫起来。
这酒店是座古色古香的院落建筑,依山而建,半座山灯火璀璨,宛如行宫。
岳元推着俩箱子走在前头,宋偲将何夏的背包也一手搭在肩上,示意她帮忙关后备箱,再锁好车门。
“我自己来吧。”何夏伸手去拿背包,包也不沉。
宋偲侧头看她,“我刚才一直压着你肩膀睡的?”
何夏白他一眼,“你也知道啊,也就压了七八十分钟吧,我都不敢动!”
宋偲微微一笑,摸摸嘴角,“没流口水吧?”
何夏忙朝右肩上看。
宋偲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抬脚往前走去。
岳元听着后头宋偲的笑声,吸一口气摇摇头:“还是爱情力量大!”
他费了小一年功夫都没让宋偲活过来,这丫头才用几天呐?
蒋凝早已跑到一坡台阶上的一座平台凉亭内,朝何夏招手,“夏夏!快来给我拍照!”
何夏跑步追上去。
岳元停下等着宋偲。
“偲爷。”岳元凑过去,嘿嘿直笑。
宋偲瞟他一眼,“有话就说。”
岳元眉毛一挑,“你,真喜欢那丫头?”
宋偲没说话,看着前头。
岳元睨着眼,“她比你大四岁。”
宋偲还是没说话,看蒋凝和何夏跑到旁边一处花园里去了,站到那凉亭内,掏了烟出来。
岳元站到他身旁,拿出打火机送上火,“我听蒋凝说过,这丫头身世比较复杂。”
宋偲点燃烟,吸了一口,侧脸在烟里朦胧起来。
岳元又看了他一眼,“还有你家老爷子那边……”
宋偲把烟捏在手里抖了抖烟灰,转过头,眼神儿刀片儿一样往岳元划来。
“我说元儿。”
岳元下意识立定站好。
宋偲眯起眼,“怎么爷想谈个恋爱还得听你唧歪呢?”
岳元“噗”一声差点就一口老血喷出来。
谈……谈恋爱……偲爷动真格的啊……
宋偲转过头继续淡定抽烟,眼神追着不远***色里的何夏。
岳元扶着栏杆才没倒下去,揉了揉胸口,“我的偲爷啊,您下回能不能循序渐进一些,忽然就从冬眠到入春了,哎哟我这小心脏……”
宋偲嘴角挑起一丝笑,“还早呢。”
岳元也跟着乐,“那您干嘛不把胡子一刮,发型一换,嗨,也不用换,这样挺好,再抱着吉他一弹,哪个小姑娘老姑娘不得被迷得晕头转向的?”
宋偲觑他一眼,“那样没意思。”
岳元不懂了……有颜任性……那要怎样才有意思?
“再说了。”宋偲手扶上栏杆,淡淡道:“她不是那种肤浅的人。”
“是。”岳元想起何夏的择偶标准就想笑,“她要的很深奥,年龄不能比她小,学历不能比她低……”
话音未落,宋偲就已经一个飞踢往他背上弹去。
岳元嚎叫着蹦开,一边笑一边叫,“偲爷!偲爷饶命!偲爷!”
四人一路玩儿一路闹,走到山顶前台办了入住已经快九点。
住所是间四合院,南北两面两层楼各一个套间,正好住四人,东厅是餐厅,可以自助烧烤,西厅是活动室,有棋牌桌KTV还有健身房。
当中院落一个小小的温泉游泳池,何夏换了件加绒牛仔外套下楼,四人就在这游泳池旁边的桌上吃烧烤。
身旁池水在夜色里闪着蓝光,莹莹生辉,头顶是帝都无法见到的漫天繁星,映了一天沉了一水,美得惊心动魄。
何夏吃着羊肉串,听着蒋凝和岳元聊天,不时仰头看星。
“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星空吧?”岳元故意逗她说话,也仰头学她看看天。
何夏一笑,“在帝都看不见,可在老家我看了十几年,小时候的夏夜,我们都在院子里乘凉,枕着一头星星睡。”
“那你还看这么久是干啥?”岳元不解。
“找星座啊。”何夏解释,拿着竹签给他指,正要说话,有人从院门外冲进来。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四个人,三男一……似乎是女,全都冲到游泳池旁隔着水喘着气定定望着他们,神情一个比一个激动。
具体点说,是望着宋偲。
“哟,来啦?”岳元笑着招手朝四人招手,“要不先吃点肉串儿?”
宋偲站起身,迈着大长腿往对面活动厅走去,“过来吧。”
那四人目光跟着他转,一句话不说全跟着进了厅。
何夏和蒋凝面面相觑,岳元乐呵呵一笑,翻着串儿道:“快帮忙刷料,别看了,这都是偲爷朋友。”
宋偲刚进屋,就被一光头汉子从后头拦腰抱住,那么大个个子,头趴他背上哭得直抽抽。
“偲爷!”那人眼泪“唰唰”流,“你这臭小子这么久没个消息,连我们都不要了啊?还是兄弟吗?”
宋偲拍拍他手背,淡淡道:“大宝,你这爱哭的毛病还没改?我不好好的吗,哭啥?撒手。”
大宝瓮声瓮气,“不撒!”
一人站到宋偲身前,国字脸大浓眉,头发根根竖立,定定看了宋偲几秒,什么话都不说,也上前一步将他抱住。
另一人高高瘦瘦,染一头绿发,长手长脚,也二话不说将三人环手一搂。
剩下留着短发的李佳芮插着兜红着眼,“你们特么的都抱成一团了,我呢?”
宋偲腾出手朝她招招,“过来。”
李佳芮咬着腮帮走过去,一把抓住宋偲的手,往这四人堆扑上去。
宋偲等他们发泄够了情绪,才挨个儿拍着,“行了行了,老雷,你是当老板的人,带个头,我不好好的嘛,你们一个个的这是干啥?”
那国字脸的叫雷万峰,是雷霆娱乐的董事,也是宋偲以前一起玩儿车的哥们儿。
雷霆是这次音乐节的主办方之一。
他先松开手,唏嘘着把宋偲上上下下打量,“怎么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
宋偲弯起唇角一笑,“不挺好吗?”
绿头发的叫邹毅,是爱乐视频的王牌制作人,拉开还抱着宋偲不撒手的大宝,细声细气道:“偲爷,你什么时候回来,只要你说一声,兄弟立即跟你干。”
大宝抹着泪,“对!我不信那什么□□狗日的破媒体说的话,我只信你!你什么样人,我们兄弟都知道!只要你回来,我让我粉丝全挺你!”
宋偲给他胸口一拳,轻笑道:“红了了不起啊,有多少粉丝?”
大宝破涕为笑,“微博上加上僵尸粉,两千多万呢!”
大宝叫何天宝,是梦唐乐队的主唱,以前是宋偲乐队里的贝斯手。
李佳芮虽然是个T,究竟是女人,心思细腻些,拉拉几人,“让偲爷坐下说,偲爷,你这愿意见我们了,是不是愿意回来,有了啥安排?”
宋偲带头在沙发上坐下,掏出一支烟,雷万峰拿起打火机给他点了火。
他悠悠然吸了一口,淡淡道:“我又没离开过,怎么叫回来。”
四人都不解望着他。
宋偲看着大宝,“你以为你是怎么火的?你那专辑里三首主打,都谁写的?”
大宝一僵,愣愣看着宋偲。
雷万峰也轻轻震了一下,“是你?”
“木簿睬那……”大宝都激动得结巴起来,“那十三夜是你?七夜也是你?你特么这都起的什么破名儿啊,我那会儿就吐槽过,这特么马甲是批发的吧?全夜夜夜的,竟然是你这小子!写首歌还换个马甲呢?”
宋偲轻吐出个烟圈儿来,微微一笑,“写一首歌用了多长时间,就叫几夜,好起,不费劲儿。”
大宝一拍大腿,眼泪花花直转,“麻辣隔壁的!我说我怎么唱着那么得劲儿呢!就似乎给老子量身打造的!”
“那怎么不告诉我们!”李佳芮又喜又怨。
“我们都以为你回老家去了。”邹毅唏嘘。
宋偲看着手指间的烟,“想一个人想些事情。”
“想通了吗?”雷万峰问。
“快了吧。”宋偲唇角勾了勾。
大宝眼红得跟兔子一样,抬头看着宋偲,“就写歌有什么意思,我还想听你唱!”
宋偲微微僵住,咽下一口唾沫,抖了抖烟灰,淡淡道:“再说吧。”
雷万峰揽过他肩膀,“只要你想,雷霆随时欢迎你,安歌虽然被封杀了,宋偲还在。”
宋偲有很久没闻声过“安歌”这两个字,耳朵里像有荆棘刺往里磨着穿过,锐疼,疼到脑仁儿里头。
李佳芮拉拉雷万峰,“老雷!”
示意他别心急。
宋偲低头笑了笑,侧头看着四人道:“对了,我现在的朋友不知道我以前的事儿。”
那意思是让他们保密。
雷万峰诧异,“他们没认出你?”
宋偲指指自己脸,“走街上面对面,你能认出我吗?”
雷万峰搔搔头,“还真是……有点像,但不敢认。”
邹毅问:“偲爷是说刚才游泳池旁那俩姑娘吗?”
大宝一拍他大腿,“***,邹儿!你还有功夫看姑娘呢!我眼里只有偲爷,其他什么都没看到!”
“去你的!”邹毅一脚踢过去。
屋里气氛瞬间又活络了。
宋偲也笑了,站起身,“走吧,边吃串儿边聊去,就当我是个写歌的小透明就行。”
李佳芮多问了句,“偲爷,那俩姑娘,跟你啥关系?”
宋偲毫不犹豫答:“那长头发的,我女朋友,短头发的,她闺蜜。”
身后四人集体被施了冰冻术。
“***!”反应过来的大宝第一时间往外冲去,“老子得去看看!”
雷万峰和邹毅同时往外抢去,大门差点挤破。

男神整天被嫌弃在线阅读

?温泉池旁只剩下岳元。
大宝三人眼巴巴往四面看,“那俩姑娘呢?”
宋偲也问:“她们呢?”
岳元捏根签儿吃着肉,看着这五人站他跟前,心情分外好。
“夏夏要睡觉,这晚上风大她有点儿扛不住,蒋凝陪她回屋了。”
“她没事儿吧?”宋偲多问一句,一看手机,已经十一点了。
他知道何夏生活规律,每晚十一点前必睡,顺便抬头往何夏屋里看一眼。
这一看,就捕捉到一道人影呼啦闪进窗帘后,明显刚才也在看外头。
宋偲眼底闪过笑意。
“没事儿。她不有哮喘嘛,怕招冷风犯病。”岳元解释,站起身又从旁边拎了一箱酒上桌,“来来!今儿热闹,谁不喝趴谁是孙子,怎么样?”
“靠!”大宝冲上去就给岳元一拳,“你孙子还说!把我偲爷藏了那么久,今儿谁不揍你谁才是孙子!”
邹毅也冲上去,雷万峰也撸袖子,岳元抖着肉往宋偲身后躲,“偲爷!您得发话啊!”
几人围着游泳池转着打闹,笑骂声震天。
何夏躺在床上,还没睡着。
刚才她闻声外头说话声,忍不住好奇就去窗户看一眼,正好被宋偲视线逮个正着,那眼神儿把她烫一跳。
她忙放下帘子跑回床上,上了床又觉得自己希奇,为什么要躲?
看看下头他们在干嘛不是很正常吗?
不过那几个人看起来跟宋偲感情确实蛮好,她听着外头的欢闹声翻了个身。
这小子人缘儿还不错嘛。
过了会儿闻声宋偲的声音传来,“行了,太晚了,先散了啊,明晚再喝。”
那几人显然不肯,怨声载道。
宋偲坚持,“我明天还得早起,大宝你也好好休息,明晚上第一场就你们吧?”
他也怕吵到何夏。
“几点起?干啥?”
“七点吧。”
“七点?干啥?”一片惊奇。
宋偲手一摊,“我天天七点起。”
岳元看着这四人跟他当初一样被雷劈到口吐白沫的模样,笑得一抽一抽的。
他们这圈子,天天七点起的没见过,七点睡的一大把!
何夏闷被子里也笑了,这小孩儿还真是乖。
雷劈现场总算被宋偲给清理出去,院儿里安静下来。
岳元让服务员来打扫卫生,自己跟宋偲进了屋。
宋偲想起一件事,停下脚步回头对岳元道:“对了,我跟他们说,夏夏是我女朋友,你兜着点。”
说完留下风中凌乱的岳元,独自上了楼。
妈的,岳元一掐腿,他迟早得被偲爷的雷劈熟!
何夏照例六点就起床,山里空气好,这样的天气这样的环境不出去跑步都对不起自己!
她洗漱完毕,换好衣服下了楼,一开门,就看见宋偲站在院子里。
何夏睁大眼,“你起这么早?”
宋偲总算换了件长袖,一身黑色运动套装,戴顶棒球帽,虽仍藏着脸,但大长腿宽削肩,整个人笔直挺拔,透出些清隽味儿。
“我猜你要去跑步。”他拉开院门,“山里跑步舒适,我也去。”
何夏眉眼弯弯,宋偲是她唯一一个安利跑步成功的人,心情大好,又伸手拽他小辫,“孺子可教!你比蒋凝乖多了!”
正说着,手僵住,门外四个脑袋,八只眼睛,齐刷刷盯着她。
何夏尴尬收回手。
“早啊!偲爷!”大宝先跳出来,眉飞色舞看向何夏,“这位是……”
宋偲眉毛抽了抽。
“这是何夏。这是何天宝,你喊大宝就行。”
“哎哟!我们何家人!”大宝搓着手,笑得眉毛乱飞。
何夏被他的刚猛热情吓得一哆嗦。
“这是雷万峰,老雷,这是邹毅,这是李佳芮。”宋偲一一介绍过,“都是我朋友,来参加音乐节碰上的。”
何夏笑着和四人打过招呼,果然搞艺术的人都奇希奇怪的,她看四人杵在门外不动,礼貌地问了声,“你们,也要一起去跑步吗?”
跑步……天雷滚滚……
四人忙挥手,“不去不去,呵呵呵!”
“我们这会儿回去睡觉,偲爷快去吧!”
“拜拜拜拜!”
宋偲带着何夏往山顶走去。
身后四人一片赞叹。
“挺好看的,素颜都这么能打!”
“眼睛真漂亮!”
“肯定纯天然!”
“切,偲爷能找个后天加工的?”
“学生吧?文文气气的。”
“我猜是模特儿,你看那身段儿!”
“起码是C!”
“大宝你又找死了哈!”
“这算是偲爷头个官方认证的女朋友吧?”邹毅来一句。
一片死寂……
“是,必须是!”李佳芮带头往回走,闷头道:“不过往后别提这茬儿。”
何夏和宋偲在酒店后平顶做完热身,沿着山间宽广步道往前跑去,后山还有更高的山峰,银杏林和枫树林红黄相间,再往上是低矮松林,然后是广阔的高山草甸。
宋偲一面跑一面给何夏讲这酒店历史。
这酒店叫万宁古堡,是清朝时一官绅世家的宅邸改建而成,山下还有一片宽广的葡萄庄园,还可以去采摘葡萄学酿酒。等到了冬天,下雪封山,这后山又变成滑雪场。
宋偲指着山坡上一条条绿道给何夏看:“那都是滑雪道,那是中级道,那是高级道。会滑雪吗?”
何夏摇头,“不会。”
“冬天咱们可以再来,我教你滑雪。”
何夏仍摇头,“看起来很危险,算了。”
这小子似乎尽喜欢危险的运动,比如飙车、滑雪。
她想起一件事儿,看看身旁跟着她的步子跑得稳稳当当的宋偲:“我看你也没怎么锻炼,腹肌怎么能练得那么漂亮呢?”
她声音清淡,明朗,没有一丝一毫的暧昧和撩拨。
宋偲听在耳朵里却撩得全身细胞都飘了,心尖尖上像蘸了蜜,手指在带着寒意的山风里都暖了起来。
他看着前方淡淡道:“很漂亮吗?”
何夏听出了他话里的得色,白他一眼,“你天天白天去健身房了?”
宋偲摇摇头,“很简单,200个俯卧撑,200卷腹200侧卷,三组半小时平板,100深蹲,自己在家都能做,我还有哑铃。”
何夏像找到同道中人,她也不爱去健身房,平时就家里瑜伽垫上做做操,听完赞叹,“一天做这么多?”
宋偲云淡风轻,“多吗?”
他在阁楼上住的时候,夜里没灵感了就做各种运动,反正是打小就养成的习惯,也不知道天天做了多少。
这死小子装淡定,何夏瞪他,笃定道:“我从今天开始也试试,练卷腹。”
宋偲侧目看着她,“你为什么这么热衷运动?”
二十多岁的人,早睡早起,坚持跑步,不喝饮料,很少吃外卖,简直是奇迹。
何夏吐舌一笑,“因为我怕死。”
宋偲愣了愣。
“我从小身体就不好,到帝都后又出现哮喘,医生说没法根治,只能靠提高免疫力,所以我就只有坚持运动来续命了。”
她看了看远处朝霞,“你知道我家情况的,我要死了,我爸怎么办呢?所以我得好好活着。再说了,健康就是省钱,不上医院比吃多少补品药品都好。”
宋偲看着她在身边摆动的双臂,有些想握住她的手。
“你哮喘严重吗?”他问:“会对什么东西过敏?粉尘花粉什么的?”
何夏摇摇头,“已经很少犯病了,倒是不过敏,就是怕受冷刺激,比如不能在冷水里游泳,不能着凉,不能吃冰的食物。”
她可怜巴巴撇撇嘴,“我都有好几年没吃过冰淇淋了。”
宋偲脑子里涌起一个念头,侧目看了眼何夏嫣红饱满的唇,咽了口唾沫。
“哇哦!”何夏欢呼,“太阳出来了!”
远处咸蛋黄似的太阳暖融融从山头探出一道边儿。
草甸山坳间的座座大白风车像罩上金光,远处红松黄叶层林尽染,在蓝天下像一团团鲜艳的油彩画。
“来我给你拍几张照。”宋偲见何夏拿出手机拍日出,也掏出自己手机来。
何夏傻乎乎地站直比出剪刀手,“我不会摆POSE。”
宋偲抿唇笑,难怪她朋友圈都没照片,“你别管我,就随便跑,随便跳,怎么喜悦怎么来。”
何夏懂了,揣好手机欢呼着跑出步道,往已经泛黄的草地上撒欢儿跑去,马尾在风中雀跃飞扬。
宋偲紧紧跟上,“咔擦咔擦”拍了个够。
二人跑了一个小时,回去洗漱完毕,蒋凝和岳元还没起。
他俩再一块儿去吃了早餐,回来这俩人才磨磨蹭蹭起了床。
四人开车去了四周林场,爬山,捡蘑菇,玩儿到四点又去四周一家有名的烤全羊店吃羊。
接近这片山时,人明显多了起来,山道上车如长龙缓缓向前,沿路音乐节的广告幡迎风招展,那烤全羊店在一个村子里,里里外外的饭店全打着京北第一烤全羊的招牌。
岳元把车停在村口,四人一起往里走去。
到了一白墙灰瓦房外,一长排板凳沿着围墙排开,坐满了人。
“哎哟我天!”岳元摇头晃脑叹道:“幸好咱们早定了位儿。”
他回头跟何夏和蒋凝介绍:“这家店的烤全羊有多好吃呢?我一哥们儿移民美国,有次回来办事儿,只停留四天时间,楞是抽了一天跑这儿来吃了顿烤全羊才回去!”
蒋凝大笑,“有那么神?五环那儿不有家他家分店吗?我吃过,就贼贵,也没觉多好!”
岳元摆了个不懂货的表情,“那羊,出了这草原就变味儿了,你信不?待会儿尝尝就知道了。”
何夏看了眼岳元问:“有多贵?”
她注重的是价钱。
岳元乐呵呵挥手,“嗨,岳总请客,你尽管吃好喝好就是给面儿了!”
何夏忽闻声一声熟悉的喊声,“夏夏?!”
声音里满是惊诧和难以置信。
何夏一回头,看见人队里站起来的身影,笑了笑,“薇薇?真巧!”

男神整天被嫌弃小说推荐

男神整天被嫌弃小说节奏快,剧情温馨,是一本文笔俱佳的甜蜜宠文。小编为您共享男神整天被嫌弃(何夏宋偲)第16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