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重来1976(北冥虾米)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重来1976(北冥虾米)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重来1976(北冥虾米)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26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重来1976免费阅读共享,是作者北冥虾米的新作,秦咏梅刚要大步向外走,却发现老胡在慢腾腾往包里装东西。 什么白手套、手电筒、镊子、放大镜之类的。 秦咏梅有些诧异:“带这些玩意干什么?” 老胡叹口气,不说话,拿起一副白手套扔过来。 秦咏梅连忙接住,然后一直等老胡慢腾腾地背上包,一瘸一拐地向门口走去,她这才跟了上去。 老胡虽然腿瘸,但骑车还挺溜。追书的读者,请到本站重来1976(北冥虾米)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重来1976小说简介

恍然间,又回到了那个山崩地裂、巨星陨落,却又百废待兴的年代。用一泡大尿宣告重生归来。
我是白客,我回来了。

重来1976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畅聊了一番,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了。
文锦帮着妈妈摆筷摆碗,白客也赶***下地帮大人忙碌着。
这个时期,各家各户确实也没什么好的东西招待客人。
但胜在新鲜,胜在纯天然。
柴锅炖鸡,农村人养鸡都是散放的,吃包谷吃虫子,真正有鸡的味道儿。
还有西红柿、黄瓜、豆角这类东西都是地里刚摘下来的。
虽然看起来又瘦又小,但味道绝对纯正。
鞠英伦的两个儿子根本不上桌,刚一开饭,他们就端着饭菜到自己住的偏厦子里面了。
像白策这样的客人其实是不好招待的。
不喝酒,又没什么嗜好。
吃饭还倍儿快。
吃完了就大眼儿瞪小眼儿?
白策之所以不喝酒,是因为他酒量极差。
秦咏梅经常嘲笑他,一瓶盖儿酒就能把他放倒。
而且白策外表温顺,但***格很倔。
他要是不想喝酒,哪怕天王老子劝,他也不会给你面子。
但鞠英伦随便说几句,白策便武功尽废了。
“这一桌丰盛的饭菜,咱哥俩怎么也得来点吧?我知道你不能喝酒。意思意思还不行吗?你看?这瓶酒就是我的了。你仔细看看,认得不?这就是你送我的两瓶之一。前段时间我喝了一口就不敢喝了。为什么啊?太好喝了,老子这辈子都没喝过这么好的酒。”
“这么好啊。这是我姐夫给我邮来的,下次让他再邮过来几瓶。”
鞠英伦却摆摆手:“这么好的酒可遇不可求啊。就跟茶叶一样,能做出上品是努力的结果,能做出极品却是机缘巧合。所以呀,您送我的两瓶酒。一瓶留着我闺女出嫁再喝……”
鞠英伦说着还拧一拧鞠文锦的脸蛋。
鞠文锦撅一撅嘴:“哼!”
“这一瓶咱哥俩今天把它干了。别担心,你意思意思就行,哪怕用筷子头沾着喝我都没意见。成吗?”
没等鞠文锦的老婆过来劝,白策一举杯子:“没问题!”
就这样,白策被拉下水了。
不过,鞠英伦跟那些酒桌流氓不同,他不会使劲劝酒,只是让白策自己看着倒。
这么眼瞅着倒着,白策酒杯里的酒最后也不到一两的样子。
但白客心里清楚,对老爸来说,这已经是勉为其难了。
果然,嘬了几口后,白策便面红耳赤了。
鞠英伦大笑:“好!喝酒脸红的人可交!”
两人推杯换盏,没一会儿,又热聊起眼下形势来。
白策说:“老鞠啊,你教育界朋友多,你说恢复高考的事真的定下来了吗?怎么这么长时间也没正式公布啊?”
“跑不了的。上一次粉碎某帮不也这样吗?都是一个多月前的事儿了,消息迟迟不发布,任其在民间发酵,甚至以讹传讹。”
白策叹息:“这样总把旧闻当新闻实在不是好事啊。早晚会惹来麻烦,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了。不过这也是文化不发达的一个表现。”
“没错,所以说我们教育工作者任重道远。来!我干杯,你随意!”
两人又喝了一口,白策的脸更红了。
说话也愈发随意:“我说老鞠,像我这样半路出家的人都能教中学,你这专业人士,为何还教小学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在我看来啊,小学比中学重要。”
“此话怎讲?”
“中国有句古话,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所以,我个人觉得,小学并不是,或者说并不完全是学习文化的。它更重要的是培养健全人格。”
“健全人格还需要培养吗?”
“当然需要。一个人在童年形成的人格,等他到了成年后就很难改变了。或者一个人假如在童年遭遇了重大挫折,甚至人生变故的话,他成年后,就很轻易出现人格缺陷,甚至出现精神障碍……”
此时,白客和鞠文锦早就吃完了,鞠英伦的老伴儿也到一边歇息着了。
白客便拉起鞠文锦:“你上次不是要问我算术吗?我帮你看看。”
“好啊,好啊。”鞠文锦说着跳下炕。
“爸,我和白客哥哥做题去了。”
“好,你们俩别打架啊。”
白策在一旁面红耳赤,目光飘浮,笑嘻嘻地说道:“不会的,我们家白客可懂事了。”
白客和鞠文锦来到对面的屋子里了。
鞠家的情形跟白家类似,也是儿子们住在院子里,女儿住在父母房间的对面。
只不过白家兄弟眼下住的宽敞些。
鞠文锦只是比白客小几天而已,但嘴巴相当甜,一口一个“白客哥哥”叫着,让白客也忍不住对她心生怜爱了。
鞠文锦拿出书本,白客帮她辅导着,指点着她的疏漏,比老师教的还详尽。
一边做着题,鞠文锦一边问道:“白客哥哥,你们家已经搬到东边了,干嘛不转到红旗小学上学啊?”
确实,红旗小学离白家大院只有两条街的距离,走着去上学的话,十分钟都不用。
而爱民小学离白家就远了去了,走着去的话,得将近半个小时。
甚至比鞠文锦从东山走到红旗小学还远。
“是啊,到时候再说吧。”
白客之所以迟迟不肯转学到红旗小学,很大原因是因为舍不得卓玛,舍不得徐老师和其他同学们。
帮鞠文锦辅导了一会儿功课,白客出去解手。
等回来路过对面房门前时,鞠英伦仍然在跟白策热聊着。
白客忍不住驻足片刻,却猛然听到他们在议论他!
白策问道:“你刚才说太成熟了也不好?”
“是啊,太成熟也会带来一些问题。甚至人格也会出现缺陷。”
“啊?会有什么缺陷?”
“打个比如,一个人的聪明明显碾压了同龄人,那么他跟同龄人的喜怒哀乐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那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这叫缺乏同理心。有句话怎么说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这句话什么意思?”
“当然是众生平等的意思了。在老天爷,还有圣人眼里,人跟纸扎的狗一样,都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可是一个人假如真有这种俯视苍生的感觉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
“我问你,你看见别人杀一只鸡,你有什么感觉?”
“没啥感觉。能有什么感觉?”
“对啊,一个人的聪明假如完全碾压别人了,他看人就跟你看鸡一样。你看别人杀鸡没感觉,他看别人杀人也没感觉。”
“我天呐,那不成变态了吗?”
“倒没有那么严重……”
“不会,不会的,我们家白客可善良了,他看见别人杀狗都会哭。有时候一觉醒来,直不愣登地盯着我和他妈,眨巴眨巴眼睛就流下眼泪了,仿佛很久没有见到我们了。”
“对,对,白客应该是个善良的孩子。”
白客忍不住在心里怒骂:“鞠英伦这个老东西,竟然开始对老子起疑心了!他要是到爱民小学当校长了,这好日子就到头了。看来以后真得小心点了。帮东山建筑队揽活儿这种事,对一个9岁的孩子来说,确实有点妖孽了。”
鞠英伦和白策喝完酒,侃完大山已经是晚上9点钟了。
父子俩不得不遵守秦咏梅的教导,留宿鞠家了。
鞠文锦把自己的房间空出来,让白策和白客父子住,她自己则去跟父母一起住了。
究竟是小孩子的身体,虽然心事重重,可刚在炕上躺下一会儿便***着了。
到了十一二点的时候,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忽然又让白客惊醒了。
原来,白策喝酒有点口干舌燥,半夜起来倒水喝。
看见白客睁眼了,白策连忙小声嘱咐:“赶******觉,爸爸喝点水。”
白客连忙闭上眼睛假寐。
等白策再次响起鼾声时,白客又睁开了眼睛。
看着躺在身旁的老爸,白客忍不住想伸手去触碰。
老爸看起来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健康。
上一世,就是那种希奇的声音,令白策最终撒手人寰。
1978年秋天,物资局终于给白策分房子了。
是楼房,有厨房有卫生间,还有一大一小两间屋子。
白策和秦咏梅住小的房间。
大的房间中间隔开,白宁***里面,白客他们哥仨儿***外面。
白客***在最外面,靠门的位置。
刚住进新房没几天的一个夜里,白客起来上厕所后躺下了。
刚重回梦乡之际,忽然听到父***发出“啊”的一声。
就像呼吸的时候忽然***。
白客并没有在意。
可第二天早上醒来,父***已经猝死了。
从此,白客就开始了痛悔的一生。
无法原谅自己,也无法原谅母***。
由于没有尸检,没人知道白策的真正死因。
但白策不抽烟,不喝酒,饮食也比较清淡,三高一样都不沾。
不应该出现冠心病或者心肌梗死的情况啊?
后来,渐渐成年以后,随着相关知识的丰富。
白客才明白,即便是身体健康的中年人,在过度疲惫,心力交瘁的情况下,也同样有可能猝死。
离那一天还有一年的时间,白客已经开始焦虑了。
看着身旁健康真实的父***,白客迟迟不敢***去。
他害怕一觉醒来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他害怕一觉醒来又回到“现实”了。
但这么强撑了没多久,他便疲惫不堪地***着了。
在梦里,他又碰见了唐塔。
在一片迷雾中,他追赶着唐塔。
最后,唐塔消失了。
正不知所措的时候,父***忽然出现了。
微笑着向他招手,他想靠近过去,却怎么也拉不到父***的手。
“爸爸!爸爸!”白客挣扎着醒了过来。
向窗外看去,天已经蒙蒙亮了,父***正站在院子里活动着四肢。

重来1976在线阅读

秦咏梅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小倪有些惊慌地用报纸盖住了什么。
但秦咏梅还是眼尖地看到《化学》两个字。
看来,小倪也预备参加高考了。
刚坐下,大老***风风火火地进来了,四下寻***两眼,指一指小倪:“走了,出现场了。”
“我……”小倪有些吞吞吐吐。
“你个臭小子,这几天在搞什么名堂?鬼鬼祟祟的。”
秦咏梅连忙替小倪打圆场:“小倪这几天不***,是吧?”
“啊,对对,我肚子有点不好。”
“真是个懒鬼。”
秦咏梅询问:“到哪出现场?”
“就你们家原来住的那边。”
“正好回去看看街坊们。”
老胡也懒洋洋地起身:“我也去吧。”
大老***如释重负:“好,你们赶***过去吧,派出所的人这会儿也到了。我先去开会了啊。”
说完,大老***自己先匆匆走掉了。
秦咏梅刚要大步向外走,却发现老胡在慢腾腾往包里装东西。
什么白手套、手电筒、镊子、放大镜之类的。
秦咏梅有些诧异:“带这些玩意干什么?”
老胡叹口气,不说话,拿起一副白手套扔过来。
秦咏梅连忙接住,然后一直等老胡慢腾腾地背上包,一瘸一拐地向门口走去,她这才跟了上去。
老胡虽然腿瘸,但骑车还挺溜。
两人在路上走着,老胡冷不丁来了一句:“头一次吧?”
“啥?”
原来,他们出的这个所谓现场是上吊***现场。
秦咏梅家先前借助的那套房子四周,有一个街坊上吊***了。
秦咏梅有些困惑:“***了,咱们民警过去看什么?难道看看他是不是地富反坏右吗?”
一说起***,秦咏梅就想起海岛那家人的遭遇,心情一下就变得愤懑起来。
“***也有可能会涉及到犯罪啊。比如是不是被威逼的?甚至***本身也未必是***……”
秦咏梅想了下顿时恍然大悟:“说得是啊,要是杀人犯杀了人再把人挂起来,看起来可不就是***的嘛。”
秦咏梅从警一年多了,参与过好几个案子了,也出过几个现场。
但还从没见过死人,也没见过真正的被害者。
一想到即将见到吊死鬼,秦咏梅忍不住脊背发凉。
刚来到以前住过的那套房子四周,就看到人们争先恐后,朝一个方向涌动。
有好多看起来就是以前的街坊。
老胡推着车子一瘸一拐走在前面,一边走着一边嚷嚷着:“公安来了,让开,让开。”
人们纷纷让开,还有人在小声议论:“这公安还是个瘸子。”
渐渐来到人流聚集最多的一个院子前,秦咏梅仔细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这不是卓玛家的院子吗?
他们家谁死了?
卓玛家的院门前堵的水泄不通,墙头上也爬满了人,不光有半大孩子,还是三四十岁的老爷们儿。
在这个缺少娱乐的年代里,人们的好奇心却异常强烈。
秦咏梅忍不出扯起嗓子:“我说老少爷们儿姑奶奶们,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别影响公安办公!”
陆续有人离开墙头,离开院门。
还有人认出了秦咏梅。
“白客他妈,是你吗?”
“是我,国防他妈吧?墙头那个是你们家老大吧?还有那边那个是迎春她男人吧?好奇心真够强的啊。你帮我把他们叫走。”
“好咧,白客他妈你常来玩啊。”
秦咏梅和老胡推着车子走进了院子。
两名派出所的年轻民警正在院子里维持秩序,防止群众进入现场。
一名年轻民警则举着照相机,对着一棵树四周的地面,左照右照着。
这是一棵枣树,曾经硕果累累。
去年秋天的时候,秦咏梅还记得卓玛过来送枣子给白客吃。
老胡拉一把照相的民警:“行了,伙计,脚印都这么乱,照也没用。”
照相的民警挠挠头:“我们来的时候就这样。”
现场搞乱其实不全怨老百姓。
这年月,连公安都不懂得现场保护,老百姓怎么会懂。
但老胡显然是懂的。
他戴上了白手套,先抬头打量一会儿树杈上挂着的绳子,又蹲下来仔细查看树下,不时掏出放大镜搜寻着什么。
最后捡了几个不知道什么东西,夹到笔记本里了。
秦咏梅忽然想起什么,连忙问照相的民警:“死者是男的女的?”
“女的。发现的时候就死了。家属也跟到医院去了。”
秦咏梅叹口气:“看来是卓玛的那个瘸腿的妈妈。”
老胡站起来后,抬头看看树***的那根绳子,又看向四面似乎惦记着怎么把绳子拿下来。
“我来!”秦咏梅自告奋勇。
她挽起袖子,正预备爬树,一抬眼看到墙头上爬着的几个半大孩子,忽然就觉得不妥了。
又四下张望着,很快发现离大枣树几米外的屋檐下放着把椅子,连忙过去拎过来了。
秦咏梅把椅子在树下放稳,刚要抬脚上去,老胡忽然大喝:“等等!”
秦咏梅吓得差点摔倒。
老胡欣喜地指着椅子:“这把椅子刚才就放在这里吧。”
照相的民警点头:“是啊,刚才嫌碍事儿,就放到一边了。”
老胡大笑:“得亏你们放到一边了,不然……”
见老胡这副兴高采烈的样子,秦咏梅也连忙低头仔细查看椅子。
结果发现椅子上隐约有两个鞋印。
看大小明显是女人的,而且是半高跟的。
老胡从兜里掏出五分钱放到鞋印旁吩咐照相的民警:“快!照下来。”
民警咔嚓咔嚓照着。
等他照完,老胡又低头仔细查看鞋印。
看着看着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咦?难道是……”
“怎么了?老胡。”秦咏梅连忙问。
“这个死者似乎腿有毛病。”
这回轮到秦咏梅目瞪口呆了。
“怎么了?小秦,你又发现了什么?”
“老胡,你,你也太厉害了!”
“怎么厉害了?”
“这个被害人就是个瘸子。”
“你怎么……哦,是你们街坊是吧?”
“是啊。”
“那就对了。”老胡长出一口气,捡起了五分硬币。
秦咏梅看着他手里的五分硬币,忽然想起了什么:“您这是用来比对脚印大小的?”
老胡点点头笑了:“小秦,您悟***不错。”

重来1976小说推荐

重来1976小说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重来1976全文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追书的读者,请到本站阅读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