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冷帝的心尖宠妃(碧水清清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冷帝的心尖宠妃(碧水清清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冷帝的心尖宠妃(碧水清清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3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无论在什么时候,要想摆脱令人烦恼的胡思乱想,冷帝的心尖宠妃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小说可以看一看,254 连着几天来,每晚他都梦到了古代的战场,皇宫庭院,还有那些人,都如身临其境。 梦里竟然还有个叫兰儿的女子,和丁若兰长相十分相似。 他一时和她在宫廷笑闹,在酒肆中饮酒谈笑;一时又与她肌肤相***,或是在草原上逃亡......总之有时梦境是凌乱的,有时又是连续的。 天天早上起来头都很痛,而且感觉非常疲惫,他怀疑是因为这块碧玺石的缘故。 若兰租了个最小规格的保险柜,将杨峰的股票...

冷帝的心尖宠妃出色章节试读

“他***死了,你跟他说什么他也听不到!快帮我把他弄开。”丁若兰对还跪着的女子说道。

不管是什么情况,她不想一直这么难堪的被人压着。

感觉自己似恢复了点力气,挣扎着想将那男子推到一边。

跪着的女子发现那男子确实已经醉死过去,才敢起身,帮着若兰把那人推挪到一旁。

古代装扮的女子扶起若兰,看了看四面,忙说:“应该没人发现,我们快走!”

若兰看自己身上被扯破的衣服,颜色竟跟身旁的女子一样。

要是身上的衣服完好无损,样式也应该一样。

“这是什么地方?我们要去哪里?你是谁?他是谁?”若兰回头看了眼还躺在地上的男子。

那男子几乎全身赤裸,还有件衣衫挂在腰上,长发披散,遮住了脸。

借着月光若兰终究看不清男子的脸。

“繁依,你怎么了!怎么连我都不熟悉了?我是素容,我们快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万一被人发现就糟了!”

“素容?”望着眼前这个生疏的女子,她还是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叫素容的女子。

但感觉这个女子很关心她,应该不是坏人,先跟着她再说。

现在自己是衣衫不整,浑身***痛,竟刚被那男子给XX了,什么状况啊!

素容扶着她快步走出了陈旧的房子,外面是个院子,像是荒废已久。

又带她穿过了几条狭窄的小路,到了另一处院子,院内也很简陋,有一排连着的房子。

整个院子特殊安静,素容轻手轻脚的把她扶进一间屋子。

若兰靠在一张简陋的木床上,看这屋子很小,除了一张床,几个半新不旧的柜子,就没什么了。

“繁依,你还好吗?怎么不熟悉我了,是不是伤到了头?”素容压低声音关切的问她。

“为什么叫我繁依?你认错人了,我叫丁若兰。”若兰脑子里还是一片混乱。

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她真得穿越到了古代,这是什么地方,什么朝代?

素容举着蜡烛慌忙查看她的头部,发现鼓起了一个大包,上面发青,都没流血,应该不算严重。

再看她身上,倒是上青一块紫一块,有的地方还蹭破了皮,触目惊心。

五皇子果然如传说中一般可怕,要不繁依,如今变成这样的就是她。

“清醒点,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她从床下拿出盆子,安抚若兰道,“繁依,你一定是受惊过度了,先躺下休息会,我这就去给你打水。”

素容出去后,若兰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好痛!

这不是做梦,她也没死,不对,应该是在古墓里摔死了,灵魂附在了这个古人身上?

素容打来水帮若兰清洗,若兰有些不好意思,要自己动手。

可她只要手里的动作大一点,就浑身扯着***,跟大碾子碾过一般。

素容动作倒是麻利,帮她擦洗过,拿出一套干净的衣衫给她换上。

把她身上又脏又破的衣裙卷成一团时,一块墨绿色的玉佩滑落在床铺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素容慌忙拾起一看,惊慌失措,像是拿到块烫手的山芋。

若兰不明白的问:“怎么了?”

“这是五皇子的随身玉佩,有龙纹图案,上面还有个字,这可怎么办啊!”

这么昏暗的光线下,这块玉看上去润泽通透,一定是块尚好的古玉。

若兰很想******这块古玉,说:“给我看看。”

素容一脸愁容的递给她。

她拿到手里仔细的看着,皇家御制的,确实有龙纹图案,真是块价值连城的宝玉。

“灏。”她念出了玉上刻着的那个字,感觉是那样的熟悉,心底不由***了一下

素容忙捂住她的嘴,吓坏了,说:“皇子的名讳不可直呼!繁依,你没事吧?你到底怎么了?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危险,随时可能没命。”

若兰不解的问:“我随时会死?为什么?我应该已经死了才对,这是什么地方?”

“完了,你肯定是脑子坏了。我娘说过有人受到强烈的***就会出现你这种状况。”

若兰没法跟她解释,又问:“我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们穿得衣服一样。”

“你真得什么都不知道了吗?”素容担心的说,“这里是皇陵,我们是守陵的宫女。”

“宫女?”若兰还不敢相信,希望这不是真得,问,“你是在开玩笑对吗?现在还哪有什么宫女!”

素容满眼同情的看着她,拉着她的手说:“我们哪怕只是守陵的宫女也是皇上的女人,五皇子他......他刚临幸了你.......”

“什么临幸,我根本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明白,你是一时还接受不了这事,五皇子他是强幸了你。可不管怎么样,皇子和宫女私通是大罪,皇上也许会饶过自己的儿子,但绝不会饶过你,这可怎么办啊!”素容说着就哭了。

若兰现在明白了,就算自己没有摔死,到了这里也是个死。

可按照素容说得状况,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加特无辜倒霉。

怎么会穿越到一个正被什么皇子***的宫女身上?

“这里是什么朝代,谁当皇上,难道现在的皇上是个昏君?他儿子犯了错,为什么要杀我?”

素容吓得眼泪都停了,那眼神认定她是疯了,“别说了,你今晚受了委屈,受了***,我都明白,你好好***会,我去值夜。”

若兰听话的躺下,她是该想想自己今后到底要怎么办。

素容忽然想起什么,看了看若兰的右手手臂,“今夜五皇子醉得厉害,也许明早清醒过来根本不记得今夜的事,只要我们俩守口如瓶就没人会知道。”

说着她从柜子里翻出一盒类似胭脂的东西,在若兰的手臂上点了又点,千叮万嘱,让她别擦掉了,才出门了。

冷帝的心尖宠妃免费在线阅读

若兰躺在硬硬的木板床上,特殊想念家里温馨的小房间,她那柔软舒适的床啊。

虽然又累又困,可她还是***不着,自己现在到底是丁若兰,还是繁依?

这里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和原来的世界完全不一样吧。

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皇上、皇子.......至少是封建社会吧,男尊女卑!

在这里宫女的地位应该很低,而且只是个守陵的宫女。

以前在学校里研究过,古代的守陵宫女算是宫女里最悲惨的。

一辈子被关在皇陵内,虚耗青春,直到老死。

被遣到皇陵的宫女一般是犯了错的,在宫里呆不下去的。

那个叫素容的说得没错,她现在的处境真得很危险。

皇陵内竟然还有个皇子,这皇子还敢欺辱宫女!

她既然没摔死,老天就是给她再活一次的机会,她一定要挺住,说不定还有机会回去,回到父***身边!

丁若兰咬了咬牙,再害怕也要坚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她手里还死死的握着那个玉,心情平静了不少。

明天的事只有明天再说,现在唯有好好***一觉,养足精神。

“繁依,快醒醒!”

丁若兰***得正香,被人推醒了,“爸别吵,让我再***会。”

她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想抱住床上的大公仔,可抱了个空。

“快醒醒,大事不好了。”

丁若兰听着声音有点耳熟,睁开眼,坐了起来,瞧见坐在床边的是素容。

她不由停住了,还在这间屋子里,自己还是穿着昨晚换上的宫女服,不得不接受现实。

素容见她仍是失心疯的症状,推了推她的肩,着急的道:“繁依,清醒点好吗,冯公公正召集全部守陵宫女到大院里集合,我们快去吧,去晚了会被人怀疑的。”

若兰强打精神,点点头说:“我跟你去,不过冯公公为什么要召集全部宫女?”

素容让她穿上鞋,拉着她边走边说:“还能为什么,肯定是为了昨夜的事,听说五皇子和冯公公都在大院等着。”

“不是说这里是皇陵,五皇子为什么会在皇陵?”

“五皇子每年都会在这里呆上一个月,祭奠他的母妃。”素容加快脚步带她穿过一条狭窄的小道,“你怎么什么都忘了,哎,这个说来话长。今天我们要是能平安度过,再跟你说吧。”

一想到不知会出什么状况,若兰也***张起来。

她发现皇陵内每一面砖墙都好高,高得几乎遮住了天,难道要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呆一辈子?

她们终于走到一个宽敞的地方,说是院子,不如说像个小型广场。

和她穿着同样服饰的宫女已站了两三排,素容赶***拉着她站在第三排中间。

过了一小会院子里站满了四排宫女。

若兰看到有个为首的宫女跟站在前面一个太监装扮的人说了声到齐了。

这个太监应该就是素容说得冯公公。

冯公公的旁边还站着位身材高大挺拔的男子。

这男子生得一副好样貌,放到现在绝对是明星级的帅哥。

他是昨夜那个五皇子?昨夜披散的长发已束起,用个素色的丝带绑着,身穿***色带银线滚边刺绣的素服。

他五官精致,鼻梁挺直,眉眼微扬,如同浓绘过的眉毛,把眼部轮廓衬得各外清楚分明。

眼眸***漆漆地,像一汪***不见底的寒潭,四目相对时让人不寒而栗,

“低头。”素容暗中扯了扯她的衣袖。

她才发现全部宫女都诚惶诚恐的低着头,只有她抬着头四处乱看。

五皇子和冯公公都正盯着她,她忙低下头。

“都把右手的袖子撸起来。”冯公公大声命令道。

全部的宫女都听话的撸起了右边的袖子,若兰也学着把袖子撸了起来。

冯公公从第一排开始,一个个查看宫女右手臂,边看边说:“昨夜你们中有人勾引五殿下,还偷了殿下身上要***的东西,今儿要是查不出这个人,大家都别想活!”

若兰只觉身体还很虚,站久了有点支撑不住,腿在裙下发抖,但还是强撑着。

冯公公检查的非常仔细,宫女的手臂一个一个的认真瞧了又瞧。

站在若兰身边的素容浑身都在微微颤抖,低着头,眼睛不时往若兰手臂上昨夜刚点上的那个颗红点瞟。

若兰明白了,冯公公是在检查宫女手臂上的守宫砂。

史书上记载过,宫中的宫女从小都在手臂上涂守宫砂,以证宫女的清白之身。

守宫砂是用壁虎的血和朱砂腌制而成,据说一旦涂上是不会轻易掉色的。

可只要破了身,守宫砂就会自动褪去,不过这种做法据现代科学考证,毫无依据。

怎么能仅凭守宫砂来判定一个女子的清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荒缪迷信!

冯公公从前两排已经找出三个没有了守宫砂的宫女。

那三个宫女跪在地上只喊冤,很快有两个年纪很大的宫女把她们带走了。

眼看检查到第三排了,若兰盯着手臂上的朱砂,在太阳光下已有点出油。

要是冯公公随便用手抹一下,就会发现是假的。

若兰不由也有些心慌,微微抬头,又与五皇子远远的目光对上了。

五皇子像尊玉树,高高在上、俊朗孤傲,浑身上下折射出冷冷的光线。

让人瞧着如坠冰窟,分明是他酒后乱***,还敢堂而皇之的来找宫女们的麻烦,简直不是一般的可怕可恨!

检查到素容旁边的宫女时,那宫女忽然跪地伏首,“冯公公,昨夜殿下临幸的人是奴婢,可奴婢并没有勾引过殿下,请殿下和公公明察!”

若兰诧异的看向跪在地上的宫女,昨夜明明是她,错了......是繁依被五皇子给强了。

素容也是一脸不解。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冷帝的心尖宠妃(碧水清清作品)穿越幻想小说,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