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炮灰女配翻身(火火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炮灰女配翻身(火火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炮灰女配翻身(火火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3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炮灰女配翻身》是一本非常虐心的言情小说,炮灰女配翻身小说免费章节阅读,沈安然同王爷一道进宫,轿子一路只做了稍微的停顿,便是直取宫中。 待轿子停稳,轿帘子也被一并拉开,沈安然低头出来。时已深夜,宫中却是灯火通明,前面太监宫女站的满满的一排,个个昂首挺胸,沈安然一眼看去,觉得那姿势略显奇葩,忍不住就咯咯的笑了出声。 在你北玄宫门口接她的是当朝二皇子,也就是跟南宫碧落一起害死若兰前生的皇兄……南宫硕,他见沈安然下轿,笑脸盈盈的就走了上来,语气温润。“皇妹来的可...

炮灰女配翻身出色章节试读

下定决心后,江心彤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对着玄凌说:“贝勒爷,我……”话还未出口,一只修长有力且骨节分明的暖暖的手轻轻拂过自己的嘴唇,接着玄凌眼中似噙着泪花说到:“你叫我什么?贝勒爷,你不是说过,没有下人的时候一定要唤我做四郎么!你怎么了,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么?”

江心彤被玄凌这突如其来的的举动吓了一跳,要知道在她的世界里她可是做了六年被人甩了的炮灰女配啊。面前这高贵的将来要以铁腕政治而名垂青史的雍正皇帝竟然如此柔情脉脉的对自己,这可如何是好呢。江心彤并没有意识到,她的犹豫不决,她的沉默不语,她的胆怯与好奇,包括那看着玄凌不再温存的慌张逃避的眼神,在玄凌看来都是巨大的打击,什么样的男人能承受住自己正深爱的妻子忽然忘记与自己相处的一切呢,那过往的一切的一切难道都要付之一炬了么?

正当玄凌胡思乱想之时江心彤开口试探的问道:“宜修,她,她在哪?”

玄凌说:“宜修?你是说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么?你醒来连我都不曾记得了,却想着宜修,看来这妹妹在你心中地位不凡啊”江心彤长舒了一口气听玄凌的意思,此时的宜修应该还没有进王府才对,自己一定要先制止宜修进府才行,这样自己才能不被宜修干掉。

“昨个我倒是听额娘说起她”玄凌说。

“额娘?”江心彤自言自语道。

“我的额娘,对,也是你的姑母啊!”玄凌道。

我的姑母,乌雅氏朱成壁,纯元皇后与宜修的姑母,那个对纯元的死明知实情却置之不理的姑母,那个说纯元太弱担不起皇后责任的雍正帝的亲生母亲。哦,现在应该是康熙爷的妃嫔,如今我身为纯元皇后,自然与这个德妃娘娘是敌对的,恩,一定要先找好阵营。

“额娘她怎么说啊?”江心彤试探的问着。

“额娘说,宜修妹妹随样貌不如菀菀,但也是端庄宁和,大度忍让,是个不错的贤女子”玄凌说道。

“噢,那么看来额娘有意将宜修许给你了?”江心彤心里一紧,双眉紧蹙的说到。

玄凌诧异道:“菀菀,你不是一直希望宜修进府么,这样你们姐妹二人也有照应。你经常说宜修随时庶出,但是知书达理,样样不输于你,若非要我娶侧福晋,倒不如让你的妹妹宜修过来,如今你不愿意了。”

“宜修是我妹妹,我怎忍心让她做侧福晋呢,在家的时候就因为她是庶出所以不被待见,如今长大***了不如玄凌帮她物色更好的去处”江心彤说到。

“菀菀,你是不是还未清醒,若说好的去处,宜修进贝勒府是绝对不算亏待的,以她庶出的地位未必能嫁的好,这是你以往最担心的,不是么”二人正说着宜修,就听外面微微脚步声由远及近,接着一个小公公猫着腰快步走了进来。

“小胜子,有事么”玄凌厉声道。这看似温柔暖男的雍正皇帝在外人面前却也有几分威严。

“回禀贝勒爷,福晋母家的派人来探望了”小公公利索的答道。

“母家来人了!是谁来了”玄凌问道。

“是福晋同父异母的妹妹宜修小姐前来探望,看着很是担心,来时眼睛红润,像是哭过,很着急的样子”小胜子说道。

“噢,知道了,菀菀你累么,若不愿相见我可打发她回去。”玄凌深情的望着江心彤说到。

“妹妹一定也是为我牵挂,正好我也想念母家了,让她进来吧!”江心彤顺势说到。心里却盘算道,这心狠手辣的宜修皇后,我倒要看看是个怎样的人物。

“好,那我先回避一下,你们姐妹好好续续”说着紧紧握了握江心彤的手又柔声说道:“不要说太久,你才刚刚醒来,千万别太动情,轻易伤了身体,一会我再来看你”说罢恋恋不舍的走了出去。

接着早前出去的丫鬟带着另一个丫鬟走了进来说到:“小姐,需要梳洗一下么?”

江心彤看着面前的两个丫鬟微笑着说到:“我这刚刚醒来,确实记得的事情不多了,你们二人分别叫什么名字来着。”

“小姐您忘了啊?我的名字还是您给取的呢,我叫落碧,您说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看着院子里飘落下来几篇碧绿的叶子,所以觉得应景,就唤我做落碧了,这名字在小姐还未嫁到贝勒府的时候我就用了,如今都六年了”落碧垂下头努着小嘴闷闷的说到。

“小姐,我是清荷,我和落碧都是您娘家陪嫁过来的丫鬟,我们二人与小姐自由一同长大,小姐视我们如亲姐妹一般,小姐的病苏御医说过几日便可康复,如今宜修小姐来探望,小姐说不定可能会好的更快些”清荷柔声说道。

这清荷却如名字一般清丽脱俗,端庄秀丽,姿色比那落碧要好上三分,说话也柔声细语,叫人爱听。

“好,那你们就帮我梳洗一下,我好见见我这位好妹妹”江心彤微微攥紧拳头咬牙说道。

这边宜修带着几位丫鬟姑姑已然在接到传报向着江心彤的房间急匆匆的走去,为首的女子双眼禽泪低头走着,由于走的急切一不小心被地上的一块木头绊倒,正要倒地之时被一双有力的手轻轻扶住。

“哎,小心!”姑娘抬起头与扶住他的人四目相对,只见来人眼神坚定而布满聪明,眉飞入鬓,面色如秋日朗月,俊朗刚毅,嘴角微微***,荡漾出万般柔情。看的宜修呆呆的站在那里。

这时苏培盛在后说道:“见到贝勒爷还不下跪!”

宜修这才恍若初梦惊醒般跪倒在地叩首呼:“不知是贝勒爷,宜修多有失礼,还望贝勒爷不要责罚”说完切切的抬头望向贝勒爷。

“你就是宜修啊,没有摔倒就好,要菀菀会怪我的,快去吧,别让菀菀等急了。”说吧拂袖而去。望着贝勒爷俊朗不凡的背影,宜修的心砰砰乱跳起来,这个男人真的是气宇轩昂,与一般的贝勒不同,眉宇间满是让人叹服的骄傲,玄凌的身影依然消失于拐角处,可宜修还是傻呆呆的站在原处。

“小姐,小姐”一旁偷笑的剪秋叫到。

“啊?奥”宜修回过神来。

“小姐快走吧,莫让福晋等急了怪罪。”剪秋说。

“不会的,姐姐不会怪我。剪秋,你说姐姐怎么样了呢?”宜修问着身边的丫鬟。

“小姐,这个不好说,马受惊这种事可大可小啊,那就要看柔则小姐的造化了”剪秋狠狠的说。

“胡说,善有善报,像姐姐这般待人温顺的人不会有事的”宜修转了一下眼珠冷冷说着,心里却在想着刚才的四贝勒,四贝勒可谓人中之龙,让小小的宜修一见倾心,心里从此波动起涟漪,脸上微微泛起***。

人生就是如此吧,宜修心心念念的男人却是自己姐姐的夫君,这让宜修心里颇为不悦,从小到,朱柔则都是能得到最好的,因为柔则是嫡出,正室之女,颇受重视,是父亲的掌上明珠,从小父亲就对柔则宠爱有加,不论什么珍贵的东西都是柔则的,她宜修只配呆在角落里享受柔则不喜欢的东西。而如今宜修喜欢的男人也是柔则的男人,宜修心里暗暗想着,不由得起了恨意。

“小姐,怎么了”落碧呼唤着正看着镜中自己出神的江心彤。

“啊?”江心彤这才缓过神来,心下想着:这镜中的人是自己么,这也太美了。肤如凝脂,眉若墨画,一颦一笑都显得清丽脱俗,用美若天仙,莲泥不染来称赞丝毫不觉得过分,怪不得雍正皇帝对这位皇后念念不忘,这清新脱俗的外貌哪一个男子见了会不为之倾倒,而这似水的容颜是因宜修的加害才定格在玄凌的心中,若这天仙般美貌的容颜像宜修一样陪着玄凌老去,待到褪色之时,会不会落得跟宜修一样的下场呢?江心彤心理默默想着。

“小姐,宜修小姐在门外等着了”清荷说。

“请进来吧”江心彤起身说道。

“姐姐,听说姐姐受惊了,妹妹来迟,望姐姐恕罪啊”话音刚落从门外急匆匆走来三个人。中间的小姐模样的女子应该就是宜修没错了。江心彤想着倚在床边懒懒的说道:“姐姐无碍,妹妹不需挂念,妹妹来的不迟,刚刚好”说完上下打量起来的宜修。

宜修身穿绛红色棉袍,外罩月白色毛领坎肩,步态轻盈,容貌端庄,浓眉大眼,面色红润,却不是甄嬛中描写的姿色平平的皇后娘娘。想来人总有年轻貌美的时候,当然再美的容颜也经不起时间的摩挲,最终都会老去,到那时身边的玄凌还会爱我老去的容颜,还会待我如初,爱我,敬我,宠溺我,为我抛弃野性跋扈的华妃,***聪慧的嬛嬛,不,不可能,望着宜修年轻秀丽的脸庞,江心彤似乎明白了自己的任务,这一世,我要打败阻碍我的全部人,我要做皇后,一辈子把握大权,至于皇帝,她已经不相信他的爱了。

炮灰女配翻身免费在线阅读

正在江心彤在心里暗下决心之时,系统那略带磁性的声音又偷偷响了起来,“看来你的悟性很高么!”

“谁?谁在说话”江心彤忍不住大声喊着。

“啊!姐姐,你是在说我么?刚才只有妹妹在说啊!”宜修尴尬的回应着。

“我是系统啊,你大惊小怪什么,我在你心里说话,其他人是听不见的。你心里想的我却知道。其实我是来告诉你任务的,不过现在看来你已经明确了自己的任务,我不需要多此一举了,祝你好运。哈哈哈哈哈哈……”又是这冷冷的笑声结束,系统还真是个爱笑的怪人。人?他是人么?“我当然是人,请不要在背后议论别人,哼!”晕死,原来他还没有走啊!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宜修焦虑的问着。

“自打小姐醒来就这样,时不时的就要发呆一会儿,苏御医说是暂时的失忆之症,过两天就好好转的,不过小姐醒来谁都不记得,倒是就记得宜修小姐呢”落碧努嘴说着。一旁的清荷拽了落碧的一角一下,落碧回头望了望低头不语的清荷,自己也就退在一旁。

听罢落碧的话宜修面露愁容微微抽泣道:“姐姐与我恩重如山,今日看姐姐这般模样妹妹实在不忍。若能让姐姐早日康复,妹妹愿天天侍奉姐姐,为姐姐梳洗,常伴左右”说着抽泣声渐渐加强。

落碧白了一眼宜修小声嘟囔着进来也不行礼太放肆了吧,接着扭过头去不再看她。宜修是家中庶出之女,从来不得重视,她时常要看人脸色行事,表面端庄懂事的她,在幼小的心灵中早早就种下了嫉妒的怨念,但她不会表现出来,反而深谙厚脸皮的重要性,于是宜修听罢拜倒在地说一边哭泣一边红着双眼一步步跪爬到江心彤膝前说:“姐姐妹妹不是不懂礼数,只是见姐姐的心实在太盛,一时间乱了方寸,姐姐不会怪我的吧!”宜修抬起头望着端坐在床边的江心彤,这个姐姐哪里像是刚经历了一场车祸的样子,不但全无了在家时孱弱的姿态,那美若西子的脸庞似乎更多了几分红润,泛起一股夺人心魄的女王之气。在家之时这个姐姐软弱而善良,从不欺凌自己,事事迁就照应,她本想要进这贝勒府,赢得姐姐的心是头等重要的,当然也并非难事。然而她想错了,此时的朱柔则已经不是那个心地心地柔软,只为他人考虑的纤弱的女子了,她是怀揣抱负世间一切渣男的怨念,穿越时空来做任务拯救自己的江心彤,她的到来必将颠覆整个甄嬛世界,她要做的不是挂在墙上待后人瞻仰的短命皇后,她要做真正执掌后宫的皇后,扫平面前的全部障碍才是她的目的。

“好了,宜修,姐姐没事”虽然江心彤看着宜修的表现心中不免泛起一阵恶心,但还是强压怒火,抬起手去擦拭宜修面颊上的泪痕,并让清荷扶宜修起身近前说话。宜修这才打量起姐姐的房间来。这房间雕梁画壁,很是明亮宽敞,摆设考究,尽显帝王家的华贵,想来四贝勒爷对自己的姐姐定是宠爱无比,姐姐的地位也更是牢不可摧。看着香炉里熏香正袅袅升起,宜修关切的说:“得知姐姐出了车祸,不知身体如何可有伤到。”

“不碍事,只是很多记忆有些模糊而已”江心彤略翘唇角淡淡的说。

“但看姐姐今日气色,应是吉人天相,并无大碍。暂时失忆,想必定是受了惊吓的,妹妹不才在家配置了几款熏香”说着剪秋递给宜修一个蓝缎子嵌金丝的秋华锦盒。宜修缓缓打开锦盒,里面分别装有三个红、黄、蓝的木雕小圆盒子。

宜修指着三个木盒依次介绍说:“这个红木盒中装有玉木晨露香,是我用玉竹、熟枣仁配合柴胡、木香碾碎,采集清晨荷叶上第一滴露珠溶之为姐姐精心调配而成,有镇静压惊的功效,正适合姐姐来用;黄盒子中是姐姐最喜欢的紫檀熏香,我加入了几位中药也能祛惊避寒;蓝盒中是早梅竹茹香,是用姐姐最爱的梅花添加竹茹碾制而成,希望对姐姐恢复身体有所帮助。”

剪秋补充着说:“福晋,我们小姐真的是对福晋一片真心,非要亲自摘取露珠,不让奴才们去做,说是怕污了晨露的香气,天天天还未亮便在湖边等候,冻的双手通红。”

“别说了剪秋,这都是应该的,姐姐待我不薄,我为姐姐做什么都愿意”说完笑着递给了清荷。清荷望了望江心彤,江心彤点头会意,清荷接过锦盒刚要收起,江心彤便说:“清荷,既然宜修一片真心,我们也不能辜负,把那玉木晨露香点上吧!”

“是,福晋”清荷尊了一声后点上了玉木晨露香,顿时屋子里清香扑鼻,令人如身处晚秋的湖边,清爽沁人,倍感精神。江心彤心想我只知甄嬛传中的安陵容精通熏香,原来这皇后宜修也有这种本领,确实小看她了,还得好好了解下这个人啊。想着江心彤开口说:“宜修妹妹有心了,这几日就住下来吧!我也有人说说话”宜修听罢十分喜悦,就此住了下来。

翌日清晨,天还未亮江心彤便醒了,也许是不习惯古代的床和枕头,江心彤这一夜不知做了多少梦,只梦见宜修想要加害她对她下毒,醒来时浑身酸痛,衣衫已被冷汗浸湿。江心彤心理暗想:必须阻止宜修进府,否则真的是后患无穷,可是怎么办呢!江心彤心情复杂,面对着阴险的宜修,她该如何保全自己,就这样辗转反侧之下,不觉天已渐白。一缕刺眼的白光透过窗棂射进了帷帐中,江心彤伸伸懒腰,打着哈欠起床了,她推开木门,更多刺眼的白光洒进房间里,定睛一看便发觉清荷与落碧候在两边,门前跪着的正是宜修和剪秋。看到江心彤推开屋门,众人齐呼道:“福晋早安!”江心彤被这等真是吓傻在门前,一时间不是如何是好。剪秋见势说到:“我们小姐早早就候在福晋门外了,就等福晋起床伺候福晋梳洗更衣了。”说吧端着一旁的青盆丝绢。宜修也练练微笑将我扶进房内,清荷与落碧在两旁跟随进了房间。经过宜修和剪秋的梳洗,我也精神焕发,这菀菀的样貌不施粉黛就已倾倒无数,略施脂粉后更是大放光彩,因江心彤身体还未能完全恢复,今日便没有梳正式的旗头,而是梳起更加舒适灵活的绾髻,两鬓半钿点缀,发髻插梅花步摇,后髻略点翡翠珠花,更显这位纯元皇后的清丽不凡,身穿淡粉色长袍,秀有芙蓉花,银丝镶边更显不俗,月白色棉坎肩镶有白貂绒毛领,腰间佩戴淡蓝色香囊和红色美玉,红色花穗荡漾着脱俗的风姿。宜修笑着说:“姐姐今日气色俱佳,仿若天上的月宫仙子下凡啊,美得清丽脱俗,世间少有,看来姐姐应该是没什么事了。”

江心彤望着镜中的自己也是沾沾自喜,喜爱的不得了喜悦的说:“走!出去撒欢。”说完看着目瞪口呆的众人,方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紧接着微笑的补充道:“我想出去透透气,呆在房间内太久了”宜修便搀扶着给江心彤走出了房间。一出门江心彤放眼望去,这院落并不十分大却皆是翠竹,梅花交相辉映别有一番恬淡,门前是青石铺就的小路延伸至远方,与一小回廊相接,回廊上玄凌已缓缓走近,身后跟着苏培盛,远远的便望见江心彤,柔声说到:“菀菀起的好早,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

江心彤闻声玄凌的问候淡淡的说:“总在屋子里憋闷啊,出来散散心。”

说话间玄凌已走进了江心彤,玄凌看着自己这美若神仙妃子的妻子精神焕发,心中顿觉喜悦,上前握住江心彤的双手,目光炯炯的说:“菀菀今日气色好多了,看来宜修的到来还是好事啊!不过这手有些发凉”说罢将自己身上的淡黄色披风脱下给江心彤披上,然后毫无避讳的将其揽入怀中说:“天气渐冷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啊!”

江心彤双颊绯红予以摆脱,却被这有力的胳膊抱得更紧。

玄凌差异的望着自己心爱的福晋关切的说:“怎么了,还不认得我么,怎么对我如此生疏。”

“臣妾不敢,只是还有些不太适应”江心彤怯怯地说,在这个男人的怀里江心彤又感到了温馨与宠溺,但是她哪里敢相信这些,她不能被再次忽悠了,她必须认清一切。

“菀菀,这样吧,你刚刚醒来,我陪你在院子里走走”说完牵起江心彤的手走向了回廊。江心彤没有说话但也没有拒绝,她的心里是矛盾的,一方面她知道眼前的男人视自己如珍宝,另一方面却受甄嬛传的影响打内心觉得这个男人只是爱慕自己的容颜而已,但是自己是他的福晋,要想完成任务必须把这个男人的心牢牢抓在手心。对,欲擒先纵,这是拿住男人最高深的手段,要想在众多嫔妃中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与众不同,光靠颜值不行啊。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炮灰女配翻身(火火作品)穿越幻想小说,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