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妖孽王爷在上(梁邱三月作品)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妖孽王爷在上(梁邱三月作品)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妖孽王爷在上(梁邱三月作品)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18-12-3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静下心来看一本如妖孽王爷在上这样的小说,增长见识,眼界大开;丰富知识,启迪聪明;拓宽思路,触发灵感;提升自信,助力成长;修身养性,妙趣无穷。江沐然算准了故作镇静的慕容雪根本放不下梁若溪。 他悠悠长叹,“她过得并不好,因为江山不稳……” 慕容雪明白了,为了江山社稷他只能做出牺牲。 看着御花园中和枫儿打闹的梁若溪,他终于明白一个浅显的道理:只有这个天下国泰民安,若溪才能和她爱的孩子永享安康! 有些事情从一开始便是注定了的,即使他费尽心思地带走她,命运的车轮还是让梁若溪回到正轨。 比起颠沛流离朝不保夕的生活,她更适...

妖孽王爷在上(梁邱三月作品)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梁若溪喊了良久都没人搭茬,她认命地坐在柴草上,心里感叹:想必她是这个朝代最落魄的王妃了吧!

她搓着手在柴房内往返踱步,忍受着肚子传来的抗议声,一口口地咽着唾沫好不轻易挨到天亮。

“吱呀……”

柴房的门被人打开,一个气势汹汹的老妈子带着几个人从外面进来。

“去!看看她死了没?”

梁若溪感觉有人进来,挣扎着睁开眼睛,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强行拖到了院中。

她虚弱无力的倒在地上,抬眼看见款动金莲慢慢走向她的凤依依,心中升起一丝厌恶。

“砰”的一声,一个硕大的木盆摔在她面前,里面尽是些锦缎华服。

凤依依趾高气昂地指着木盘道:“不洗完这些衣服就没有饭吃,要不是沐哥哥吩咐过留你性命,你根本见不到今天的太阳。”

梁若溪终于明白了她的来意,望着一大盆的衣服心中布满了绝望。

用虚弱的声音反驳道:“我昨日一天水米未尽,哪来的力气洗衣服!”

“哦?”嘴角闪过一丝邪恶的凤依依看向脸色惨白的梁若溪,道:“你喝了洗衣服的水,我马上让人给你弄吃的!”

梁若溪摸了摸有些发烫的头,作为准大夫的她深知在发烧的情况下没有水,自己恐怕是要交待在这里。

她努力支撑着酸痛的身体费劲地走到水桶边蹲下,心中庆幸:还好这水是干净的。

用手捧了一捧水送到嘴边毫不迟疑地喝下,刺骨的冰凉顺着喉咙流入胃里,让她忍不住全身痉挛。

微风吹过她不禁打了个冷颤,搓了搓手预备再喝些水,刚要伸手面前的水桶就被人一脚踹翻。

凤依依看见梁若溪楚楚可怜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没好气道:“想喝水自己打去!”

梁若溪看见凤依依嚣张的模样恨不得给她一耳光,奈何自己身体不佳,她们又人多势众只好咬牙忍着屈辱。

顾不上被水打湿的罗裙,拿起水桶步履艰难地走向井边。

这种古老的家用井她在电视里见过,但是,对于一个发高烧的人来说操作起来却十分困难。

每摇一下都必须使出全身的力气,眼看水就要打上来了,一个没把住水桶却掉了下去。

如此反复几次她才打出半桶水,早已没了喝水的力气,只得瘫软在井边。

她甚至有些投井的冲动!

但是看见失去耐心眼角中满是自得的凤依依,梁若溪抓着衣服的手握得更紧了,怎么也不能让贱人得逞,她必须活下去!

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水已经打上来了,我也喝了,可以给我弄些吃的么?”

凤依依没想到梁若溪竟然这么天真,冷冷一笑道:“哼!李嬷嬷,去给她弄些吃的,死不了就行!”

“奴婢遵命!”

李嬷嬷从泔水桶中挖出一些剩饭,端在手里还啐了一口。走回院中将碗丢到梁若溪脚下。

“吃吧,要是不够还有!”

梁若溪受尽屈辱和苦难得来的却是一些馊掉了的饭菜,她发烧的症状没有一丝好转,假如再吃坏了肠胃那真的是活不成了。

她抬起头愤恨地看向凤依依,道:“这是人吃的东西么?”

凤依依赞许地看了一眼李嬷嬷,又嫌弃的看了一眼地上连她的狗都不吃的残羹。

奚落道:“本小姐答应给你吃的,是你自己不吃怨不得旁人。”

幸灾乐祸地看了一眼吃瘪的梁若溪,接着道:“对了,你要洗的是我和沐哥哥***时不小心弄脏的床单,你洗的时候一定要仔细些!哈哈哈……”

她拿着绣帕在眼前挥动几下,头也不回地走了!

梁若溪心中翻江倒海似的难受,头脑里满满的都是江沐然和凤依依缠绵的镜头。

没想到新婚的丈夫竟然是这样人,堂堂的王妃竟然被人欺负成如此地步。

含悲忍痛在李嬷嬷等人的监视下,洗了一天的衣服。

傍晚回到柴房,看着在冰水里泡了一天红肿不堪的双手,心里说不上来的酸楚。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还有干净的水可以喝,将冰水在口中含热然后在咽下,没喝几口她就被满身的疲惫累倒在草堆上昏死过去。

不知道经过多久?梁若溪感觉到有人推她,无论如何都睁不开眼睛。

她好冷,如同置身冰窖般的冷,身体不住的颤栗让她原本就没有任何食物的胃忍不住的恶心,却只能吐出些酸水。

感觉有人将她抬起换了个地方,可是身体上的疼痛反倒更强烈了。

该不会发现她活不长了,要将她扔去乱葬岗吧?电视里可都是这么演的!

是不是她死了就可以回到现代,那里虽然没有财富和地位,但是最起码可以主宰自己的人生。

上天似乎总爱和好人作对,当她再次醒来时眼前的房间依然是古色古香的韵味。

“哎!”

梁若溪叹了口气却惊动了在身边伺候她的小丫鬟。

小丫鬟兴奋道:“王妃您醒了!奴婢这就去通知王爷。”

梁若溪对王妃这个称呼还有些不适应,但是听小丫鬟说要求找王爷,赶紧阻止:“你等一下,先去给我倒杯水!”

接过精美的骨瓷水杯,梁若溪慢慢地喝着水,眼珠一转稳了稳心神,道:“我这是怎么了,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她只记得凤依依羞辱她,不给饭吃还让她用冷水洗衣服,最后自己因为高烧在柴房中失去了意识。

小丫鬟不敢怠慢赶紧回答:“回王妃的话,您得了风寒之症,王爷命奴婢照看王妃。奴婢刚来王府没多久其他事情并不知道,还请王妃见谅。”

望着小丫鬟连跑带颠离开,梁若溪大概弄明白了此时的处境。

多半是凤依依发现自己快要死了,才不得不进行救治。

风寒之症在古代可是会死人的,而且有很强的传染力,所以他们才弄了个毫不知情的小丫鬟来照顾她。

梁若溪忽然想起什么,瞬间环顾四面,贴身藏了几块糕点,弄了些红粉扑在她的两颊,最后拿了个方巾团成团放到腋下。

刚躺好,就听门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她眯眼看见流氓江沐然虚掩口鼻带着一位白发老者走了进来。

妖孽王爷在上免费在线阅读

江沐然嫌弃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梁若溪,对身后的老者吩咐道:“去!看看她还有救么?”

江沐然带来的白发老者望见梁若溪的面色后,急忙在她腕间搭了一块白纱问诊。

“咦……”老者在梁若溪的手腕上摩挲良久诧异道:“这位姑娘的脉象浮浮沉沉,并非‘脉阴阳俱停’之像!”

江沐然站的老远,他根本听不懂大夫说的是什么,不耐烦地问:“到底怎么样了?”

“回禀王爷,她想必还要将养些日子,老朽这就开几服药。”

大夫说完拿起纸笔刷刷点点地写了满满一张,摊在王爷面前满脸堆笑道:“按这个药方不出七日必定见效!”

江沐然摆了摆手吩咐丫鬟去抓药,心里为自己找借口:要不是因为回门拜访梁大人,他才不会管这晦气女人,更不会多看她一眼。

“知道了,只要死不了就行!”说完头也不回地走掉!

梁若溪看着走远的两个人,自得地拿出压在腋下的方巾,心里无限的鄙夷:这庸医,连偷偷压脉的小伎俩都不能识破,还敢来王府骗吃骗喝。

她虽然身体有些不适,却十分清楚这病已无大碍,悠闲地靠在牙床上享受着午后宁静时光。

刚睡没多久就被小丫鬟轻轻推醒。

“王妃,您该吃药了。”

梁若溪闻声丫鬟怯怯的呼唤声,她懒散地睁开双眸,一股刺鼻的中药味飘来她不禁微微蹙眉。

小丫鬟贴心地问:“王妃,您要是觉得药苦,奴婢给您弄些蜜饯去!”

“我胃里有些不舒适,你去给我弄碗稀粥!”

梁若溪轻便地支开小丫鬟,拿起药碗仔细地闻了闻,心里咒骂道:该死的庸医,这十几种药喝下去不得毒死她。

她心中闪过一丝狐疑:这庸医难道和小三凤依依沆瀣一气?他们算计好了来陷害她?

连忙起身将药一股脑地倒在了花盆里,末了,还在嘴角抹了些药汁。

她受的屈辱实在是太多了,还差点连小命都丢了,刚从鬼门关捡回条命,必须时刻警惕。

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米粥和休息,至于苦涩的汤药即使对症只能起到辅助疗效。

梁若溪看见迈着碎步走回来的小丫鬟,装模作样地擦了擦嘴角的药汁,有气无力地说:“为我忙前忙后真是辛劳你了。”

“王妃折煞奴婢了,这些都是玥儿的本分,不敢言辛劳。”

玥儿见王妃已经服下汤药没有多嘴默默地收好药碗,又麻利地依次摆放碗碟伺候王妃用膳。

她同情地偷瞄了王妃一眼,心想:尽管是高高在上的王妃,得不到夫君的疼爱也落得被人欺凌的下场。

梁若溪看小丫鬟欲言又止的样子,就知道她有事情瞒着自己,目前能和外界联系的就这丫头,可不能错过任何细节。

“你叫玥儿,很好听的名字!”

梁若溪仔细地打量起玥儿,一身干净的浅灰色罗裙,外面搭了一个紫红色的短襟,头上别了个木质发簪,是府里最常见的丫鬟妆扮。

想来她的家境也不会太好,估计是被父母买到王府的。

梁若溪放下粥碗,一脸心塞试探道:“玥儿,我这样无权无势的王妃,你是不是也不在意我?”

玥儿闻言扑通跪在地上,颤声道:“奴婢不敢,王妃莫要妄自菲薄,梁大人乃户部正三品尚书,您又是圣上亲点的七王妃,如此尊贵的身份谁敢怠慢您!”

梁若溪秀眉一挑,心里顿时有了主意,“玥儿,你先起来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不过凤依依……”

她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一下,想必关于凤依依虐待她的事王府上下早就传开了。

玥儿立马愤然回答:“您怎么说也是七王爷明媒正娶的王妃,别人处心积虑的为难还不是因为嫉妒!”

梁若溪很满足玥儿过激的反应,这丫头就算不帮着她,想必也不会害自己。

接下来的几日,她除了睡就是吃,那庸医送来的汤药她一口都没喝。

梁若溪养病的这几日和玥儿说了些常用的礼节,加上头脑中原主的印象,如今的举止行为与这个时代的大家闺秀丝毫不差,奈何问了多次依然没分析出大梁属于哪个历史阶段。

她身体也渐渐地好了起来,在屋里呆得憋闷,而外面火红的枫叶像毒药一样吸引着她前去。

玥儿看如同仙女下凡的王妃独安闲树下发呆,赶紧拿了披风出去。

却看见王爷带着大夫进来,刚要行礼问安就被王爷阻止,她识趣地退下。

江沐然看见清瘦的梁若溪站在树下望着红叶,清风吹动她的裙摆在满天红叶中格外凄美。他心中震动,眼前竟有些恍惚,甩了甩头收回心思,忍不住地揶揄道:“一个人在这吹风,本王看你这病是好了!”

继而,摆了摆手示意柳大夫退下,边走边盯着梁若溪看了好久都没有看懂她的心思。

难道她不是梁尚书派来的细作么?为什么眼中却是如此清亮明亮?

梁若溪看这流氓王爷心里顿时五味杂陈,他先是不由分说地夺了她的***,随口许下诺言转身就和小三搞到一起,最可恨的还纵容小三肆意欺凌她,害得她差点丢了性命。

听他如此奚落她,没有半分作为人夫的责任感和关心,如今却发现他腹黑,心中闪过不易察觉的哀怨。

嘴上却毫不客气道:“王爷有事?”

语气中的疏离感让江沐然瞬间火大。

霸道地冲过去将她揽在怀中,用力地捏着她的下巴,头脑一热竟然奔着她的胭脂般的樱唇吻了上去。

他突如其来的吻,让梁若溪惊恐万分,她下意识地反抗,奈何在力量上太过悬殊。

“呜呜……”

她心中酸酸地咒骂:这坏蛋吻的如此娴熟,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

梁若溪不断抗拒,可惜力量如同蚍蜉撼大树,更让她悲催的是,这抗拒好似欲拒还迎,更引发了对方爱好。

她感觉身体越来热,慢慢沦陷在他的霸道里!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妖孽王爷在上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