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指间流沙(曾经年少作品)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指间流沙(曾经年少作品)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指间流沙(曾经年少作品)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30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小说指间流沙带给你,有一种财富叫“书中自有黄金屋”,有一种精通含“琴棋书画”,有一种魄力称“博览群书”,有一种气质为“腹有诗书气自华”多读几本好书吧,气质会提升哦。“是个小少爷,恭喜小姐,恭喜姑爷!”罗秋娘倒拎起一个白生生的婴儿,用力的拍了一下屁股,打得他“哇”的声哭起来。 沈伟连眼角余光都没瞟一下儿子,直勾勾的看着苏芸韵,颤声问:“认得我是谁吗?”可是苏芸韵全身的气力都耗空了,干张着嘴没吱声。他的心沉入谷底,悲怆一声吼:“妞妞,你骗我!” 还算火灵儿脑子灵光,马上扯着沈伟的耳朵叫:“姐姐是没力气说话!”才让他清醒,赶紧给苏芸韵喂早就预备好的银犀...

指间流沙(曾经年少作品)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周曜辰也过在对面坐下,含笑问道:“生于斯,长于斯,你怎么能连帝都玉篁林拍卖会都给忘了?”

苏芸韵说:“大病一场,记不清楚了有什么希奇?我现在就记得玉篁林拍卖会的场地在玉篁林的地宫,有上古遗留的阵法笼罩,能自动屏蔽灵识,精神力越强受到的压制越大。还有地宫呈九宫格分布,每宫内又呈小九宫格分布,共为八十一格。参加拍卖会的人最多每次能进入八十一人。”

“你不记得辰哥哥带你们进地宫那次了?”周曜辰温柔的笑道。

本尊封印的记忆,像是被闪电劈开一道裂缝,苏芸韵的头有劈开的痛,眼前出现残破的画面:一群穿着同样带头套黑袍的人,陆续进入一座地宫。进入之前要在地宫大门上的九宫格图案上连线画图,然后会被传送到不同的独立小九宫格里……

是谁在她耳畔说“连线画的图等于是解锁密码图,千万记住别忘了”,那声音好熟悉,她忽然有种梦厣住的感觉,想要回头去看是谁在讲话,却一动也不能动。

“小韵儿,想起什么了?”

一只手搭在她左肩上,修长的手指像是要抓裂肩胛,苏芸韵失声呼痛,人也清醒过来。发现周曜辰的脸近在咫尺,鼻尖几乎与她相抵。她猛的后仰,却被他一把扯进怀里。

“告诉辰哥哥,刚才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他的声音有些急切,听得出一些惶恐的味道。苏芸韵想推开他,手脚却不听使唤,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你在那个九宫格里得到了什么?”周曜辰摇摆着苏芸韵,语气更见急促。

仿佛有一道惊雷炸响,本体记忆的封印裂隙更大,苏芸韵脑中涌现更多的记忆,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在耳畔喋喋不休的说话,其中还夹杂着一个稚嫩的嗓音,以及……周曜辰的声音。

“进入小九宫格内,有一整面墙嵌着传讯石,分格成八十一个区。把自己要交易的物品信息输入唯一带黑边框的传讯石上,其余八十人能同步获悉。同样,其他人的交易品信息也同步在对应的传讯石上显示。”

“记住了吗?”

“没……”

“知道你以后是怎么死的了,一定是笨死的!哼,要不是你还有……算了,懒得跟你废话。给,你拿着这张纸,按上面写的步骤行事。”

“好了,别对小韵儿这么刻薄。”

“就这朵小白花,再恶毒也伤不了她,你还是少操心。”

“闭嘴!”

“你们别吵了好吗?我想我弄懂了该怎么交易了。就是选中交易品后,在对应的传讯石上留言,交换解锁密码图,然后离开小九宫格,按传讯石上显示的路线图,前往对应的小九宫格,用解锁密码图开门。”

“小韵儿果然聪明。不过要记住哦,交易双方绝不可能在同一条通道上撞上,开门也必须是两人同时进行,否则交易失败,只能回到原处。”

“交易成功,人也不能提前离开,而是等阵法时限到同时传送出地宫,也杜绝了通过离开地宫时间判定交易物归属的可能性。笨蛋,都记住了?”

“嗯哪。”

……苏芸韵呆滞的看着周曜辰,如看妖魔。

“小韵儿怎么了?”周曜辰温柔的问,修长的手指滑上去,轻抚着她的脸颊。

柔光若腻的脸庞上顿时起了一层玉米栗子,苏芸韵猛的拍开他的手,干巴巴的说:“走吧,拍卖会要开始了。”

周曜辰坚持问:“你刚才是怎么了?”

“头痛,昨晚没睡好吧。”苏芸韵简单的解释,双瞳泪光莹然,娇怯柔弱到不行,丝毫看不出说谎。

心生不忍,周曜辰不再追问,带着苏芸韵前往玉篁林地宫。

地宫的地面建筑是一幢华美的厅堂。轩敞的大厅立着六根白玉立柱,墙面嵌有乌银浮雕图案,墙裙是墨玉雕刻的虞美人妖艳的绽放,长明灯的光影闪闪烁烁,映照出这一室的低调奢华。

走进厅堂的人都不停留,分从六根立柱中间的门进去。门后的走廊里挂着带头套的黑袍。周曜辰取了两件黑袍,先给苏芸韵穿上,才套上自己那一件,然后牵起她的手沿着走廊倾斜向下,一直走到地宫平台。

苏芸韵一直沉默,被他暖和的大手包裹的手冰凉冰凉的。他到底是干过什么,让本体对他的惧意铭刻在灵魂,灵魂不灭,惧意永存!她害怕了,忽然不想找出本体的记忆。

“到了,小韵儿,辰哥哥教你画解锁密码图。”周曜辰忽然说话了。

这才意识到已在地宫平台,周曜辰正拉着她的手伸向地宫大门的九宫格。其实被别人看到连线画的图也没关系,因为传送到哪个小九宫格是随机的,谁也无法预知。她本能的想要缩手,却已迟了,图已连接成功,她被传送进去。

跟预定计划一样,她在传讯石上留下望月银犀血的消息,除苏家之外,其余七十九人都发来交易的请求,她最后挑选了三个交易对象,除了苏家拿出祖传***交换,还换到治疗血脉金化病的化金虫草以及还魂草。

交易结束,苏芸韵被传送到地宫之外,没等周曜辰独自离开。她刚进地面那座华美的厅堂,周曜辰就追了上来。眼看摆脱不了这狗皮膏药,她干脆说:“请我吃饭吧,饿死了。”

“玉篁林的饭菜不错的,也清静,就在这里吃吧。”他温柔的说,仿佛最完美的情人。

重点是“清静”,方便“逼供”吧,整个一披着羊皮的狼!苏芸韵暗自腹诽着,跟着他依旧回了东北角的簪花水榭。

玉篁林的菜肴确实精致可口,只是胃口不佳,苏芸韵没吃多少。看她放下筷子,周曜辰直接了当的问:“用苏家祖传心法交易望月银犀的是谁?”

勾唇一笑,她反问:“我在苏家的情况,三皇兄不清楚吗?”

“望月银犀真不在你手里吗?”他问,目光雪亮,令人无所遁形。

有种被剥光的感觉,苏芸韵超不爽的问:“三皇兄左脑装水,右脑装面粉,真的好吗?”

“怎么说?”周曜辰不气,笑得怡然。

“不动也罢了,一动全是浆糊。”

“说实话,辰哥哥现在还真是一头的浆糊。”

对苏芸韵恶意的嘲弄,他仍毫不动怒,除了对她一惯的包容,还有强烈的好奇心。

假如说还魂草用途广泛,化金虫草的局限性就相当大了。沈伟有血脉金化的毛病虽不是人尽皆知,在顶级权贵圈子里也不是秘密。这也是沈家老祖们舍弃他而扶持沈煌的另一重要原因。

血脉金化病是永恒皇族血脉遗传,传女不传男,皇族女子有三成机率遗传到这毛病,有一半的机会到死都不会发病,余下一半对一半的机会自己会发病,或者遗传给子孙。

沈伟属隔代遗传的毛病,只有四分之一的皇族血脉应该不会有事,偏偏他比大多数皇族嫡系子弟血脉浓度都高,同辈中唯有三皇子周曜辰能与之相比。所以,他华丽丽的被病魔袭击。

会买化金虫草的唯有皇族女子或者像沈伟这样的人。

能拿得出望月银犀血交易化金虫草的唯有那次到过千鹤湖畔的人。综此两项,沈家的嫌疑绝对是最大的。

周曜辰跟参与千鹤湖争抢望月银犀的皇族子弟,当然也有嫌疑。苏家同样也有嫌疑,究竟沈伟是苏家准姑爷,不过相比这沈家与皇族,苏家的嫌疑就不那么明显了,尤其是苏家用祖传***交易望月银犀,就更加能让苏家洗清嫌疑。

不过,争夺望月银犀时,沈伟并不在场。周曜辰能确定的是自己没得到望月银犀,其余皇族子弟,不过他更向于沈琳的指控,也认为是苏芸韵得了银犀,然后落到沈伟手里。

从他的神情中,苏芸韵能看出他脑补得差不多了,又最后添了一把火:“我刚离开千鹤湖,就被沈伟逮到了,你觉得那东西能在我手里?”

“果然是他得了。”周曜辰悻悻然说完,猛不丁儿又问:“还记得落霞吗?”

有种被毒蛇咬了一口的感觉,苏芸韵忽然想起了落霞。本尊记忆里那个刻薄恶毒的声音,就是永恒大帝死去的长女落霞公主,也是周曜辰一母同胞的妹妹,从小到大没少欺负苏芸韵,都是周曜辰替落霞收拾烂摊子。

落霞的死与那次参加玉篁林拍卖会有关,找出她的死因,应该就可以揭开苏芸韵封印的记忆,可是这一刻苏芸韵却犹豫了,本能的叫道:“我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呢?”周曜辰抛开一贯的温文尔雅,散发出凌厉的气势,沉声道:“落霞的死就是……”

“落霞的事情与她无关!”

一声断喝响起,沈伟踏波而来,直接穿窗而入落在桌边,把苏芸韵扯入怀里,愤然出掌。

“沈伟,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本皇子出手!”周曜辰闪避时大喝道,却少了刚才的凌厉,多了几分调侃的味道,唯有苏芸韵看出他眼中一闪而没的懊恼。

他是在懊恼逼供被打断了,后悔没有带她去个隐蔽的地方,逼供之后顺便灭口吗?苏芸韵胡思乱想的时候,沈伟闪电般一脚踹中周曜辰,直接把他踹进水里。

“哗”的一声水花飞扬,周曜辰倒跌进水里,身上星辰战衣骤然涌出无数璀璨亮光,滴水不沾,宛如无数星辰缭绕盘旋,形成玄奥的周天星辰图。他鱼跃而起,浮立水波之上,手里出现一柄长剑。

“在这里等着。”沈伟说着放开苏芸韵,飞身掠出,五狱屠神枪凌空疾刺,一道道枪芒穿梭交织成华美的囚笼,瞬间困住周曜辰,周天星辰图光华渐黯。

见到这一幕,很多人心里都狠狠的收缩着:永恒最刺眼的两颗天才之星终于要分出优劣了吗?

“斩灭星辰!”

周曜辰受到压制,强势出击。一剑挥出,枪芒囚笼轰然爆开,剑光暴闪如群星陨落,令人如见万千星辰坠毁,心旌动摇。

指间流沙免费在线阅读

水面一艘画舫首先遭殃,被冲击波震得四分五裂,七、八个华服青年掠出画舫,陆续落在簪花水榭里。一个个气度不凡,看着眼前的激战也当是看戏。最先进来的卷毛金狮般的青年谑笑道:“沈王爷这是一怒为红颜吗?”

最后进来的白面书生走到苏芸韵面前,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着她,说:“三皇子跟宁王是在争风吃醋,小韵儿似乎没什么反应?”

苏芸韵眼角余光也不朝他们撩一下,掉头走了。

“她就这么走了?”

“太酷了!”

身后有两道怪叫声响起,苏芸韵有种提戟戮他们一个透明窟窿的冲动,咬着牙根丢了一句:“别来惹本公主,不然宰了你们!”

“她是在危胁我们?”白面书生问。

卷毛金狮头的青年裂嘴笑道:“很显然是的,咱们的苏芸韵公主颇有血云长公主的气场啊!”

白面书生恍然道:“我说沈老大怎么会为个女人跟三皇子直接杠上了,原来如此。”

苏芸韵掠远,没有听到身后的对话,只是感觉暗中好些道强大的灵识扫过她的身体,都被玄天弹开。看来永恒帝都的老家伙们都对她起了疑,她要早些离开了!离开玉篁林,苏芸韵直接回了苏家别庄。一进门,就听到苏云扬惊喜的嚷嚷道:“祖父醒了”,她冲进密室,看到屋里除了苏云扬,还有不少身披战甲的汉子都跪在苏老爷子床前,又缩身退出。

苏老爷子揉了揉独目,朝着门口说:“丫头,在躲什么?”

被叫破行迹,苏芸韵只得进去,讪讪然说:“我以为祖父这里在商议军事秘密,不好打搅,才躲出去的嘛!”

“鬼扯!你这丫头分明就是不想来给老头子磕头。”苏老爷子精明的点破苏芸韵的专心,又呵呵笑道:“老头托你这丫头的福,现在实力恢复到八阶,你要什么奖赏?”

“您老不会是重伤一次,就又突破了一阶吧?”苏芸韵吃惊的叫道。她分明记得老爷子上次治疗时说过是七阶的!

“祖父是死里逃生,破而后立,再突破一阶是水到渠成的事。丫头至于这么希奇吗?”苏老爷子有些孩子气的眨了眨独眼,露出可爱的笑脸。

跪在老爷子床前的汉子们都站了起来,最前头的精壮汉子好奇的说:“这就是小韵儿吗?上次看到还流鼻涕呢。”

苏芸韵顿时恶寒不已。她倒是一眼认出这汉子就是苏家五虎的老二苏黑虎,说:“二伯未老先衰了吗,记性那么差!”

“哈哈,果然是我家正版嫡传的小韵儿。”苏黑虎不怒反喜,拍小狗一般拍了拍她的头,说:“听说小韵儿如今封公主了,以后大伯要跟丫头混了嘛!”

苏芸韵在苏黑虎身上看到了苏青虎的影子,感受到浓浓的关爱与保护欲。忽然有种压力顿消的感觉,她冲动的说:“二伯,我有些东西给您。”

“给你爷爷喝的东西还是藏好了。云扬留下,你们都出去吧。”苏黑虎说着挥了挥手,除了老爷子跟苏云扬之外,其余人都退了出去。他脸上的笑脸敛去,正色道:“小韵儿,你现在很危险,沈家跟皇族不是那么好算计的。眼下,要么跟皇族分望月银犀,要么你先找个地方避避风头。”

“那我先躲起来吧。”苏芸韵说。

苏赤虎也不劝,点头说:“那行,你先想好去哪里,让云扬调苏家暗卫护送你。二伯这次是奉召进京不能久留,你要是去南海的话,二伯可以顺路送你一程。”

他一个字都没提让苏芸韵把望月银犀分给家族,苏老爷子跟苏云扬也没提。苏芸韵主动说:“那头犀牛是活的,要放血割肉都很方便,二伯不需要吗?”

“现在正是风头上,咱们都得小心点。你把东西藏好,一点风声都不能泄露。”苏黑虎咧着嘴笑着,看苏芸韵的眼神也透着惊异。收走望月犀牛是一回事,但是能一直让那牛活着,这丫头得有多逆天的储物法宝啊!

“那行,二伯顺路送我一程吧。”苏芸韵决定先离开永恒帝都,不过去南海就不必了。

想到之前给老祖找魂修***《青炎经》时,还预备送苏云扬一杆玄天仿制的三戈戟。她意念一动,玄天玉佩空间里的三戈戟出现在手里。把戟递给苏云扬,她说:“这戟等级还行,封印器灵之后可以达到初阶法宝的级别,二哥看看喜不喜欢。”

苏赤虎一看那把三戈戟就两眼冒光,比苏云扬快一步抢在手里。舞动两下,戟影如虹充斥在整个室内,他欣然赞道:“好戟!”

苏云扬挺孝顺,立马说:“爹要是喜欢,就用这杆戟。”

“算你小子有良心!”苏黑虎也不跟儿子客气,乐滋滋的说:“你小子把周擒虎给废了,靖北王肯定仗着祖传的战刀来挑战,老苏家就祖传神斧能跟他的战刀相抗衡,老子还预备找老爷子借斧子,现在不必费事了,有这杆戟,看老子不打得那老东西屁滚尿流。”

想到苏家祖传的一件本命法宝是残缺的战斧,苏芸韵说:“能把战斧给我看看么?”

苏老爷子意念一动,战斧出现在手里,一股强大的杀伐之气散发出来。

饶是苏芸韵也心旌动摇,身上的玄天玉佩暴起一团白光,隔绝了战斧上的杀气,她才能凝神去去看战斧。见斧刃有蚕豆大的豁口,斧背跟柄上都有裂痕,她也不由得咋舌:“这得是多强悍的对手,才能把这斧子砍成这样?”

“这把战斧受损严重,品阶跌成初阶法宝了。”苏老爷子喟然长叹:“雾海修炼界炼器水平高,海族强者就算实力低一阶,也可以仗着法宝越阶挑战。哪怕是法宝受到同样的伤害,雾海炼器大师也能彻底修复,九曜大陆的炼器师却无力修复。”

战斧像是有意识似的,发出嗡嗡的低鸣,似乎极不甘心。

“让我试试,或许能修复。”苏芸韵冲口而出,才意识到不该透露能修复法宝的秘密,究竟这很难解释。她总不能说自己玄天玉佩的器灵强悍得有些逆天,能自主炼制法宝,修复法宝更不在话下。

苏老爷子眼角抖了抖,说:“你尽管试,不过不管能不能修复,都不能让别人知道你会修复法宝。”

苏芸韵俏皮的眨了眨眼,笑道:“噢,当然,就算能修复战斧,那也老爷子的功劳嘛!”把战斧收进玄天玉佩里,她对玄天说:“需要什么材料尽管说,一定要保证最好的修复效果。”

玄天一脸嫌弃的说:“这把破斧子比三戈戟的材料差多了,还不如回炉重铸。”

“修复就好,不用回炉重铸。”苏芸韵果断否决。她才不上玄天的当,万一这阴险的器灵又下个套子让她钻,她可是白吃亏了。

也不知道玄天在空间哪个角落里捣腾两下,就拿着表面看不出缺损的战斧出来,让苏芸韵严重怀疑这阴险的器灵把斧子掉了包。把战斧给了苏老爷子,她不放心的说:“你仔细看看,这是不是刚才那把战斧?”

玄天说道:“主人,你太小看我了!我是那样的人吗?”

火灵儿脆生生的说:“你又不是人!”

“你俩别吵。”苏芸韵赶紧喝止,目光灼灼的盯着老爷子。

苏老爷子浑身哆嗦起来,嘴唇嗫嚅着,却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像是受到莫大的惊吓,只是老脸上的褶子也逐渐放起光来。

苏黑虎见状一把抢过战爷,仔细感应一番,也激动得浑身哆嗦起来,不过好歹能说句完整的话:“丫头你是怎么办到的?”

“就是说这战斧真的修复了?”苏芸韵揣测道,心里却觉得荒谬。

苏老爷子说:“假如我没有做梦的话,战斧就是彻底修复了。”

“没,没做梦啊!器灵跟我讲话了!”苏老爷子也终于镇静下来,狂笑出声,又猛的捂住嘴,抽筋般的闷笑起来。

苏黑虎很快镇静下来,神情凝重的说:“丫头,我们不问你是怎么办到的,只是要你记住跟谁也不能说这个秘密。能修复法宝的秘密,会让整个九曜大陆都为之疯狂。一旦走漏风声,苏家绝对护不住你。”

苏老爷子这才停止抽筋般的闷笑,叮嘱说:“千万要牢记你二伯的交待。家里其他人也不要说。”说到这里,他又说:“老二,这把战斧既已修复,还是你用吧,那杆三戈戟就给我好了。”

玄天又不乐意了:“不识货的臭老头,难道三戈戟会比那把破斧子差嘛!”

火灵儿嘲弄道:“就你那烂水平,炼一把破戟能宰鸡就不错了。”

苏芸韵正想叫这俩冤家别吵,苏老爷子适时说:“三戈戟的材质比战斧更高,炼器手法更高明,只要寻一个高阶兽魂封印成器灵,这杆戟绝对比战斧等级高,而且有进化的空间,还是我先留着,这杆三戈戟以后就是苏家传家之宝了。”

玄天总算是扬眉吐气了,看苏老爷子也顺眼不少,直接丢了一本炼器大全出来,打算收了个人族的记名弟子。当然,前提是苏芸韵这主人同意。

苏老爷子有个炼器师的身份,苏芸韵让玄天帮着炼制灵器法宝也方便,自然不会反对玄天教他炼器,只不过玄天坚持要收记名弟子,让她觉得啼笑皆非,但这无关原则问题,她觉得可以通融,就说:“老祖,我这里有一本炼器大全,是一位隐世高人的,他托我代收记名弟子,您要是有爱好学炼器,这本炼器大全就拿去吧。”

接过烙印炼器大全的玉简,苏老爷子震动得有些麻木的感觉,竟老实跪下了磕了三个响头,口称:“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三拜。”

苏芸韵幸亏反应快往旁边闪开,不然就受了老祖这三个响头。

玄天一看这记名弟子挺上道的,心里满足,对苏芸韵说:“主人,这个记名弟子年纪大了,需要用玄天丹改善体质,您是不是给弄些丹药,让玄天给他炼一颗玄天丹。”

“本主人还没吃过玄天丹呢!”苏芸韵牙酸酸的说。再没常识,她也知道玄天丹的材料稀罕,玄天说得轻松,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那就先给他炼制洗髓丹吧。”玄天果断退而求其次。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指间流沙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内容,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