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婚姻拉锯战(十殿女王作品)婚恋纪实小说
婚姻拉锯战(十殿女王作品)婚恋纪实小说

婚姻拉锯战(十殿女王作品)婚恋纪实小说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18-12-3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一个爱读书的人,他必定不致缺少一个忠实的朋友,一个良好的老师,一个可爱的伴侣,一个优婉的安慰者。小说婚姻拉锯战就是你值得一读的好书,我正陷入自己的沉思,可是马上就觉得自己想太多并没有什么卵用,要是他们那么神通广大查到那也就这样了,也或者他们压根就没有爱好去调查这件事。 “顾可伶,你怎么了?”刘家豪看到我晃了神,在我眼前挥了挥手,我勾起嘴角,笑了笑:“没事,我只是有些累了而已。” 他眸子里带着不明所以的笑意:“这么快就累了,看来以后在这里让你心累的事情还多了去呢。” 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是也没有去深究。 两...

婚姻拉锯战出色章节试读

孙航欣慰地点点头,“那就好,真的很羡慕你丈夫,有你这么一个贤内助在身边,他不用操心家里的事情,可以专心地料理他的事业,俗话说得好,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优秀的女人。”

这番夸奖我听得很难堪,我不安地切着牛排,双手有些颤抖。

“你怎么了可伶?我来帮你。”孙航说着,伸手过来接过我的刀叉,他的手拂过我手背的一瞬间,我们俩都有些尴尬地颤了一下。

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天,我心隐隐作痛起来,假如真的可以时光倒流,我的选择还会改变吗?

大三那年的情人节,孙航买了一束玫瑰花,站在我的宿舍楼下,等了我一个早上,直到我睡到自然醒,起身去阳台梳头的时候,才看到了楼下几乎要晒晕的他。

我狂奔下楼,穿着睡衣站在他面前,递给他纸巾让他把脸颊上的汗擦掉。

他将玫瑰递给我,“顾可伶,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做我女朋友,请你相信,我会让你幸福快乐的。”

最后我还是以朋友的身份收下了玫瑰花,委婉地拒绝了他。

我跟陈娜说,孙航很好,但是他并不是那个可以让我只看一眼就灵魂失控的男人,我觉得爱情应该就是那么炙热直接的。

陈娜很生气地抱怨了我半天,说我爱做梦,言情小说看多了,一见钟情会害死人的。

现在想想,陈娜真的比我理智多了,要是我选择的是孙航,此刻也不至于那么狼狈的连回去的车钱都没有。

孙航替我将牛排切好,关切地问道,“你的脸色不太好,吃完饭我送你回去吧!”

我没敢说我不想回去,吃完饭之后,我坐上了孙航的车,让他把我送到了路口,谎称前面在修绿化,车子没办法通过,让孙航先离开了。

他刚走,我就拐进了旁边的街道,绕了好一圈,到了一家我爸朋友开的酒店,厚着脸皮跟前台说明了一下身份,先住进去,明天再支付房费,我还恳求前台小姐不要跟人说起我住酒店的事。

躺进酒店生疏冰冷的床,我却感觉到了一种空前的轻松感,其实睡在酒店里,都比睡在柯渝伦家的床上好多了,我当了一年的弃妇,受了那么多心酸和委屈,何苦呢?

是,过几天一纸离婚协议拿到手,红本本换成绿本本,我就是自由身了。

头很痛,可是却睡不着,我起身将酒店免费送的那瓶红酒灌了下去,只喝了三分之一,我就彻底醉倒了。

我不是跟李雨菲装,我确实是不能喝酒,胃寒,从小就这样。

倒在床上,连身子都没翻一下,我就像只咸鱼一样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醉了过去。

第二天在宿醉的头疼中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整理完毕,我顶着剧痛的头回到了家里。

那个人这个时候在公司,白天他是绝对不会出现在家里的,连午休的时间都没有,可能对于他来说,这里才是一间豪华监狱吧,他死活都不愿意多待一分钟。

扶着墙上了楼,刚到卧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两个女人无耻的对话。

“芊芊,你随便挑,这些都是没用过的,最多也是用了一两次。”

“姑妈,我看这个包包挺好的,切,没想到顾可伶她人不怎么样,眼光倒是挺不错的,挑的东西还真好看,啧啧,这个挺贵的。”

“贵,那也是你表哥的钱买的,她知道个心疼么,这一年多她除了待在家里养白养胖,她还会做什么?”

我走到卧室门口,看着宋美凤和她的侄女宋芊芊,站在我的衣柜前,把我穿过没穿过的衣服,包包翻出来,一件件地试穿着。

看到我走进来,俩人丝毫都没有任何难堪的神色,反而是坦然得像是在自己的卧室一样。

“你们在干什么?”我冷冷地问了一句。

宋美凤僵硬地笑笑,“这些你不是不用么,我让芊芊挑几件回去,放在你这里也是浪费,你不会不同意吧?”

宋芊芊撇嘴说道,“是啊,我表哥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这么糟践,还不如送我好了。”

衣柜里确实有很多连吊牌都没撕的衣服,有些是我嫁过来的时候带来的,其余的是柯渝伦赐给我的。

他其实就是为了面子,隔一段时间就会让他的秘书,给我送一些衣服和包包来,当然不是他挑选的,他连看我都懒得看,怎么可能去为我挑东西。

我不愿意去碰那些东西,所以干脆让它们躺尸在衣柜里。

可是就算是如此,她们也没有资格来分配我的东西吧?

可惜,我还没说一个字,宋美凤和宋芊芊便拿着心仪的包包和衣服从我身边走开了。

“这是我的东西,你们至少得问问我是否同意吧?”我冷冷地问了一句,两个女人停止了扭动的臀,转过身来看着我。

宋美凤从鼻子里挤出一个“哼”,便拉着宋芊芊离开了。

可笑,我干嘛要去计较这些东西呢,本来就要走了,这些身外之物有什么用?我为自己刚才的举动感到悲哀。

洗完澡,我连头发都懒得吹干,就躺到了床上,看着天花板,天旋地转之后我便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床被人猛地踹了一下,巨大的震动惊醒了我。

睁开双眼,柯渝伦那张阴冷的脸马上***了视线,他穿着白衬衫,领口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了半个胸膛,坚固漂亮的肌肉若隐若现,这些都是让我执迷不悟的元素。

我坐起来,别过脸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已经是凌晨了,我这一觉,竟然睡了这么久。

“你不是去开房了么,怎么又回来了?玩累了,是吧!”柯渝伦咬着牙,厉声问道。

我的瞳孔猛地扩展开,“柯渝伦你不要胡说八道,那是你才会干的事情吧,你成天在外面鬼混,某家酒店都被你住成自己家了吧!”

柯渝伦一屁股坐到了我旁边,将我的下颌重重地捏住,龇着牙吼道,“你上了那个男人的车,说,昨晚是住他家了,还是住酒店了?我想应该是在外面开房吧,那种男人是不会随便带女人回去的。”

“柯渝伦!你竟然跟踪我……”我愤怒地推开他的手,下颌却被他的指尖弄疼了。

“我才懒得跟踪你,但是你别忘了,这个城市那么多人熟悉你,熟悉我。”柯渝伦伸手将我的肩膀按住,将我推到了床头,死死地顶住。

“你想干什么?”我惊恐地叫道,想要反抗可是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

柯渝伦咬了咬嘴唇,歪着头看着我,“你昨晚玩得很喜悦吧?小婊砸。”

“呸!你可以骂我,但是你没必要这么作践我,我只是跟老同学吃了个饭而已,没你想的那么肮脏,请你不要用你的那些龌龊的思想来强加到我身上。”我挣扎了一下,却被柯渝伦一把推倒在了床上。

“老同学?那有必要失踪了一整天一整夜?”柯渝伦鄙夷地笑着,双手按住我的腰,我马上就动弹不得了。

那双几乎要喷火的眼睛看着我,让我惧怕,不安,愤怒。

“清者自清,假如你非要那么想也行,反正我已经预备跟你离婚了,我无所谓。”我回给他一个同样轻视的笑脸,他马上就怒了。

他粗鲁地扯开我的睡衣,双手放到了我的内裤上面,我死死地按住了。

“你个畜生,你要干什么!”我有些意外,他现在是要羞辱我,还是要……不可能!

“昨晚是不是开房去了,我检查一下就知道了。”他狞笑着,一把撕掉那条弱不禁风的内裤,手指刺了进来。

我的身体剧烈地扭动着,他用膝盖压住我的身体,继续在我身体里探视着。

屈辱,恶心,禽兽!

柯渝伦的眉头渐渐伸展开来,“嗯,你没有说谎,还是完整的女人。”

他松开我,深深地叹了口气,“你休想跟我结婚,保护好你自己,你是我的女人,你时时刻刻给我记好,你要是想跟我离婚去跟别的男人苟合,那我会打断你的腿。”

扔下这句黑社会大哥才有的台词,他狠狠瞪了我一眼,转身出了房间。

很快,我听到了楼下大门被摔上的声音。

眼泪很快就布满了我的脸颊,柯渝伦这个禽兽,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来证实我是否出轨,太恶心了,丧心病狂。

一天后,我逃命式的扑进了陈娜的公寓。

假如陈娜再不回来,我可能真的要疯了,宋美凤去国外度假了,整间大房子除了我和几条鱼之外,再无别人,连佣人都被宋美凤带去伺候她了。

我总觉得宋美凤就是俗话说的那种,不是皇后命,得了皇后病的人。

无所谓,去了倒是很清净,我只是没办法再忍受一个人的无助了。

“怎么这么急着来找我,你至少得让我洗个澡,美美的去见你啊,你看我这个样子,风尘仆仆的,你不嫌弃我,我还自己嫌弃自己。”陈娜抱着我,嬉笑道。

婚姻拉锯战出色章节试读

看着陈娜的笑靥如花的脸,我暂时把心里的苦压了下去。

“你先去洗澡吧,我等你。”我拍了拍她的胳膊,示意她先去洗澡。

“不行,你一定是有急事找我,先说了吧,否则我没办法安心洗澡。”陈娜坐到我旁边,紧紧地抱着我柔声说道。

我心口一疼,勉强地笑道,“真的没事,我要是有急事的话我早就报警了,还需要你,快去洗澡吧,一身汗臭我真的有些鼻子过敏了。”

“切,就算是有汗味,那也是香汗,你懂什么!”陈娜故作生气地拍了我一下,起身去了浴室。

等待陈娜洗澡的时候,我拿出手机迅速查了一下,离婚协议该怎么写,谁无聊会去关注离婚协议,除非是真的到了那一步。

陈娜出来的时候,我脑子里已经大致想好了离婚协议的内容,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自由。

陈娜坐在椅子上吹头发,我起身走到她身后,将吹风机拿了过来,给她吹起了头发。

“干嘛呢,弄得我都有些受宠若惊了,到底怎么了?”陈娜看着镜子的我,皱眉问道。

“你就别装了,你自己想想,这些年我给你吹了多少次头发,你个没良心的。”我故作生气地责怪了一声。

陈娜不好意思地笑了,反手将胳膊伸过来抱我。

头发吹了一半,我咬了咬嘴唇,淡淡地说道,“娜娜,我要离婚。”

“什么!”陈娜猛地转过身,头碰到了吹风机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她揉着额头,“你离婚?不是吧,你不是说无论如何都会坚持下去吗?”

这句话彻底击垮了我内心的宏伟长堤,我捂着脸蹲下身,眼泪从我指缝中流了下来。

陈娜跪在地上抱着我,“好了好了,宝贝儿,你先别哭,是不是柯渝伦那个混蛋欺负你了,我去找他说理去。”

“说什么理?你跟谁说去?”我含着眼泪看着她,“我从前就是太讲道理了,所以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去***爱情,坚持,坚持就是脑缺,我错了,我之前太自负了,我看错了柯渝伦。”

陈娜一脸心疼的看着我,给我擦去脸上的泪水,“可伶,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下子就要离婚呢?”

我苦涩一笑,“这是一个历史问题,就像是一个毒瘤一样,刚开始只是有些痒,然后就有些疼,我都视而不见,所以才会慢慢变成了毒瘤,这就是我作死的结果,我现在清醒了。”

陈娜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抱着我。

半个小时后,我们坐进了一家中餐厅,吃着喝着,我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

“你终于脸不那么僵了,看来还是美食的功效。”陈娜托着下巴看着我,幽幽地说道。

我点点头,“是,那句话不是说了吗,假如不坚强,懦弱给谁看,婚是我要离的,那就勇敢面对吧,只是切掉一个毒瘤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让我去死。”

“对,给你点个大大的赞,这才是我的女神!”陈娜冲我竖了个大拇指,赞许地说道。

我大口地嚼着食物,想要将那些负面的东西一同嚼碎咽进肚子里去。

陈娜给我夹了一块糖醋排骨,认真地问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假如成功离婚的话。”

我伸手戳了一下陈娜的额头,“什么叫假如能顺利离婚,这个婚我是必须要离的,我明天就出门找工作,咱大学辛劳考出来的那些证书,不能让它烂在箱子里,我要让它们都发挥余热。”

“是的,我觉得一个女人确实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待在家里会变得……”陈娜说到这里一下子就停住了,她可能是觉察到我的脸色有些难堪。

“我……我不是说你啊,可伶,我只是说一下我的看法。”陈娜歉意地解释道。

我摆摆手,笑道,“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待在家里颓废了一年,什么都没得到,不,我得到了一场失败的婚姻,可悲,还记得校长在毕业典礼上说的那些话吗?”

陈娜点点头,“当然记得。”

“同学们,我愿十年后的你们,聚集在全球最顶级的金融峰会上,为世界金融史写下属于你们的一页。”

我俩一同复述出了两鬓半百的老校长这句霸气十足的毕业赠言,四目相对的时候,我的眼眶湿润了。

顾可伶,但愿现在把从前那个你找回来,还不晚。

陈娜拿出手机要给事务所的陈姐打电话,被我按住了,“娜娜,你别问了,就算你们那里缺人,我也不会去的,我想自己出去走走看看,到底靠着我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能不能在这个社会上找到一个立足之地。”

“那好吧,不过你也不要太***,假如找不到合适的话,就跟我说,现在工作拼的也是人脉,单单有实力是不行的。”陈娜皱眉说道。

我点点头,陈娜所在的会计事务所,在本市排名前三,她能进去,其实有一半是靠着她舅舅朋友的关系,我真的不想再依靠这些裙带关系去规划我的未来。

出了餐厅,陈娜摇摆着我的胳膊,“你现在就回家吗?”

“家?那是我的家吗?”我苦笑道,“去你那里吧,我没地方可去了。”

“那好,不过我只能收容你一个晚上,明天你就回去,跟他把事情说清楚,我担心你不回去他会误会你。”陈娜贴心地说道。

一个晚上足够了,其实我只是想找个地方把离婚协议打出来而已,然后寄到柯渝伦的办公室去,放在家里他一定不会看,连家都很少回的人,怎么可能会注重桌上放了一份文件。

我和陈娜牵手走在一条清幽的小路上,呼吸着夜晚的新鲜空气,我的心获得了暂时的安宁。

陈娜的手摸到了我无名指上的戒指,她一把将我的手捉了起来,“婚戒。”

我难为情地笑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自己买给自己玩的,不是婚戒,只是一个钻戒而已。”

陈娜抚摩着那枚三克拉的钻戒,那是我结婚的时候,我爸送给我的,另一枚男士的钻戒,不知道柯渝伦是否记得,或许已经被他随手扔在某个抽屉里,被打扫卫生的阿姨当垃圾倒掉了,总之我是没看到他戴过一次。

“那么美,可惜了。”陈娜叹息道。

我迅速摘了下来,递给陈娜,“你戴上试试,有没有一种想要嫁人的心动。”

陈娜忍不住笑了,“你别逗,随便戴一下戒指就想结婚,有那么大的魔力吗?”

“你试试吧,可能会激发你结婚的念头,你也确实该找一个了,老是单着,我不放心。”我将钻戒硬塞给陈娜,不料她没接住,钻戒掉在了地上,骨碌碌地滚到了路上。

我慌忙冲过去捡,没注重到迎面正奔驰而来一辆轿车。

“嘎吱——”一声,轿车戛然而止,急刹的声音刺破了安静的夜晚。

距离车头紧紧只有五公分的距离,我身子一个哆嗦,猝不及防摔倒在了地上。

“可伶!”陈娜惊呼一声,冲过来扶我。

“没事,我没事。”我站起身,尴尬地笑着,手心紧紧地握着钻戒,差一点,我就因为它送了命。

车门打开,一个身影急切地跑了过来,“小姐,伤到哪里了?”

说话的正是车主,一个高大绅士的男人,他下巴蓄着胡须,很英伦的感觉,一身高级裁剪的灰色西装,将他的高贵雅致的气质展露无遗。

我僵硬地摇摇头,微笑道,“没事,不好意思,我刚才耽误你开车了。”

“不,我也确实开得太快了,对了,你是在捡什么东西吗?现在找到没有,我帮你。”男人礼貌地说道。

“谢谢,我已经捡到了。”我低头笑了笑,转身要走。

“小姐,我还是送你去医院看看吧,这样我心里踏实一点,你刚才都摔倒了。”男人微微蹙眉,担忧地说道。

我淡淡一笑,“真的没事,我就是没站稳摔了一下而已,谢谢你。”拉着有些发愣的陈娜,迅速离开了现场。

走了一段路,陈娜饶有爱好地说道,“诶,刚才那个男人还挺帅气的,而且很绅士,跟我理想的男人很接近啊,我在考虑要不要回去跟他要个电话什么的。”

我站住了脚跟,很严厉地看着陈娜,“不行,不要相信一见钟情的爱情,是害人的魔鬼,我不想你走我的老路。”

陈娜的嘴唇抽动了一下,被我这副模样吓到了。

我有些过意不去,于是缓和了口气,拉着陈娜的手说道,“最好不要,缘分都是骗人的,尤其是这种荒谬的一面之缘,你根本不了解对方是什么人,稀里糊涂地爱上之后,你就完蛋了,女人的心很脆弱,又那么喜欢认死扣,没办法像男人一样全身而退。”

陈娜眨了眨眼,“可伶,我知道,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怎么啦?”

我干涩地笑笑,拉着她继续走。

回想刚才我的言行举止,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婚姻拉锯战,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