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江山为赌换君怜(莲下渔舟作品)短篇小说
江山为赌换君怜(莲下渔舟作品)短篇小说

江山为赌换君怜(莲下渔舟作品)短篇小说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18-12-30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布衣暖,菜根香,还是读书滋味长。一本好书,如美食佳酿,令人回味无穷,流连忘返。这让我感受到,快乐莫过于读书。专心读好书,做精神之王。小说江山为赌换君怜带给您,推荐好文哦~ 希望你喜欢! “要么换上衣服睡觉,要么脱下衣服和我做!” 对我说这话的是我的大boss江沛林,地点在他家,时间在深夜。 说完,将他手上的真丝睡衣扔到了我手上。 我回头看了一下宽大的席梦思,又看了看我手里的吊带睡衣。 我没有办法在他面前换上这样性感露骨的睡衣,而他就堵在门口,也不能越过他逃出去。 蹑手蹑脚的掀开了薄被,没换衣服,直接钻了进去。 感觉到...

江山为赌换君怜出色章节试读

奚鸢就这样平静地望着邱公公,他却感觉在这样的注视下,有种迫力强压过来。

“邱公公?”

被她唤了一声,邱公公才回过神,连忙道:“皇上说,如若姑娘不愿意,便下旨今日让姑娘监斩,处决姜太医。”

闻言,奚鸢低低地“呵”笑了一声。

他是笃定了她会同意的,不管她愿不愿意,却偏偏还要问她一问。

就像是,她受了伤,他明明知道会疼,还是伸手扒拉了扒拉,等结痂的口子裂开又冒血,才来一句,你受伤了。

她舔了舔下唇,干裂开的口子还弥留着浅浅淡淡的***。

奚鸢轻轻地笑着,弯了眉眼。

那模样,像极了天真无邪,喜悦的小孩;却偏偏携着浓稠的悲伤。

过了许久,奚鸢掀开单薄的被褥,穿好鞋,缓缓走到邱公公跟前,轻轻地福下身子,“奴婢见过邱公公。”

作为皇上身边最亲近的人,平日里后宫那些主子见面也要对他礼让三分,今日眼前这位女子一个简单的行礼,却叫他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姑娘与我便不比多礼。”虽然她没有说,但行动表示她的决定。邱公公连忙虚扶了一下她,“请问姑娘如何称呼?”

他倒是听过皇上叫她“xiyuan”,但具体如何,也不敢妄自猜度。

奚鸢沉默一秒,“公公唤奴婢小怜便可。”

邱公公点点头,抬手侧身,“那小怜姑娘,请吧。”

出了门,奚鸢打量了一下四处,比较僻静。

通过拱形的院门望过去,有宫女提着桶,水有些满,洒了一地,在青石板上晕开深色。

再往远处,被单在晾衣杆上被风吹起,渐渐如波。

跨过门槛,奚鸢敛起神情,这里是鑫国皇宫的冷庭,那些犯了错的宫女,被罚做苦力的地方。

不过也是,不管人家是如何做苦力的,但总归是宫女。

而她是连宫女都不如的殿前守夜婢!

邱公公没有带她进天牢,只是跟她站在门口,差人进去将姜若恺放了出来。

今天的天气不错,晴空万里无云。

没过多久,就见一袭青衣的男子从里面款款而出。

男子身形瘦削,长衫罩在身上,风吹过,更显得孱弱。

那长衫皱皱巴巴的,下垂的地方,布满脏巴巴的污渍。

携着风而来的是,浅浅的散不开的药香。

“小怜!”看到奚鸢,姜若恺快步走到跟前,温润的脸庞笑意浅浅。“让你担心了。”

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确定他没有受刑,奚鸢心口才松下一口气,笑着摇了摇头,“你没事就好。”

姜若恺见她脸上的笑脸,不由得宠溺地抬手拍了拍她的头,转身抖了抖宽袖,朝邱公公拱手,“劳烦邱公公了。”

邱公公也没有说谦虚话,受了他这一拜,然后回了他一拱手。

姜若恺又连忙再拱手一拜,然后才侧身,温声跟奚鸢说:“走吧。”

他走了两步后,发现身旁并没有那道小身影,回头看着站在原地的奚鸢,“怎么了?”

见她不动,温柔地笑道,“回家了。”

看奚鸢把唇抿得发白,还是邱公公解释,“姜太医,小怜姑娘现在是皇上跟前的守夜婢,恐怕没有办法跟你同回。”

“什么?”闻言,姜若恺震动不已,脑海中忽然想到什么,三两步走回奚鸢跟前,“因为我吗?”

姜若恺站在她跟前,低头俯视着她,阳光打下来,整个阴影罩在她身上,仿佛有千斤重量,压得奚鸢喘不过气来。

她张了张嘴,可一个字没有卡出来,最后又闭上,缓缓点头。

那轻轻的一点头,落在姜若恺眼里,身形一晃,仿佛下一刻就要这样倒下。

他往后退了两步稳住身体,温润的嗓音变得艰涩沙哑,“你知道守夜婢是什么吗?”

“知道。”奚鸢一直低着头,低了又低。

“你知道还……”

“你还记得,你救我之后,你说你是太医,我问你什么了吗?”姜若恺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奚鸢猛地抬头,问他。

江山为赌换君怜出色章节试读

被奚鸢忽然一问,姜若恺愣了愣,动了动唇,许久也没有想起来。

“我问你,是不是太医可以进宫?你说是。然后我接着问你,我能不能跟着你一起进宫。”其实奚鸢并不是要等他想起来,自顾自地说出口,“那个时候,我跟你说,我是孤儿,无处可去,我想跟你学习。所以你收我做学徒侍女。”

姜若恺一时反应不过来,讷讷点头。

“你觉得一个女子,会因为什么把自己送入寂寞的深宫?难道真的就是因为想要学习医术?”奚鸢望着他,明亮的眸子里是姜若恺不懂的情绪。

他怔怔地望着她,“你……”

“对!没错!”奚鸢果断点头,打断他的话,自己坦白,“从一开始,我跟你进宫,就是为了朝上走。我一个平民小百姓,原本连进宫的资格都没有,但是你可以给我这个机会。”

“你说谎!”姜若恺看着面前这张倔强的小脸,虽然那些话,说得那么真,字字戳心,他不得不信,却不愿意相信。

他熟悉的小怜,不是这样的!

“虽然,现在我是最卑贱的守夜婢女,但总有一日我会成为这里的主子。你救过我,我感激你许我的荣华富贵的机会。所以,我跟皇上请求还你清白,放过你,算我还你的恩情,我们从此两清!”

奚鸢没有接姜若恺的话,像是一口气终于把心里话全都吐露出口。

这迫不及待划清界限的行为,气得姜若恺想也不想地高高扬起了手,“你!”

姜若恺这么生气,说到底并不是因为她要划清界限,而是作为先生,作为朋友,对她这种不自尊的行为,感到愤怒又痛心。

她看着他即将落下的手,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把下巴扬了扬,让脸颊迎着他的巴掌,像是在挑衅他敢不敢落下。

两相对峙,最后是姜若恺败下阵来,狠狠地甩开宽袖,携着力道,在奚鸢的脸颊掀起一道冷风。

她的睫毛微不可察地颤了颤,敛神朝姜若恺福了福身子,行礼后,抬头唇角挂着浅笑,眸底却是前所未有的冷漠,“还请姜太医,你我今后彼此陌路,各自康庄。”

最后气得姜若恺拂袖而去。

看着他地上的影子越来越远,奚鸢缓缓合上了眸子,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努力平复她的心境。

方才姜若恺的话又提醒了她,她知不知道守夜婢是什么?

最表面的是最下贱的婢女,同时也是离翟君临最近的人。

她若同姜若恺还像从前一样好,一个太医,一个下贱的婢女,身份如同云泥之别不说。

假如有心人做点击榜,于他而言,她就是那盆最脏的脏水。

另一方面,她跟翟君临的恩怨,她还没有弄清楚他为何自己恨自己,便无法跟他回到从前的关系。

那么以现在她很翟君临的关系,恐怕是一不下心,翟君临圣怒,假如是发泄在她身上还好,但假如殃及蔓延,受伤害的第一个便是姜若恺。

她必须跟姜若恺划清关系,最好从此不再往来,这对他而言,才是最好的保护。

“小怜姑娘?”

邱公公低低地唤了她一声,才拉回她的思绪。

见她回过神,邱公公才道,“我们回吧?”

她点点头,跟着邱公公往回走,走了几步后,又回头望了一眼已经没有姜若恺身影的方向,顿了顿,才收回目光。

而就连邱公公都不知道,在这天牢门口发生的一切,悉数落在了远处朱红的柱子后,那抹明黄身影的男人眼里。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江山为赌换君怜,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