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西岚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西岚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西岚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3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世人都道读书好,读书不会有烦恼。小儿读书不努力,老大真会徒伤悲。若问读书为何故?只为真实快乐幸福故。小说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带给读者朋友们,风亦见机行事,支起身子快步奔向萧阳的方向而去,手中捏了一个诀,指尖光线大盛,向萧阳头顶指去,却见身侧也有人用同样的指法向萧阳头顶指去。一时间,风亦有点错乱,但已来不及收手,也不能收手,两个人手指指上萧阳头顶之时,风亦看向身侧人,是叶岚。 “你出手做什么?快收手!”风亦气急 “我刚才说了,你陪我一起偿还对萧阳的歉疚,现在你却想自己一个人偷偷还了,不可以。”叶岚冷静回答风亦的话。“而且,这...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小说免费章节阅读

他扶住前额,摇摇头,眼神宠溺地看向叶岚。

“你已经没了武器,拿什么跟我斗?”

“武器?”叶岚邪魅笑起,纵地飞身,张开双臂虚空一抓,双手中亦然握住一枚雪花,“这就是最好的武器!”

她用力一甩,两道白光闪过,飞雪如镖,破空铮铮。

冰冷凝固的雪,加之适合的力道,削铁如泥——这就是最好的武器!

在叶岚手中,无论什么,都可以作为武器,即便是纤细柔软的头发丝,也可以削掉敌人的耳朵。

双镖霹雳,碎雪无痕。

“以雪为镖?!”男子眼底擦过一丝惊异,拂袖荡开雪花飞镖,镖入松木,久久不化。

“姑娘虽没灵力,却武功惊人!仅凭腕力,雪花就成了夺命飞镖!”

叶岚冷笑,“怕啦?好戏还在后头呢!”

男子饶有爱好,“哦?那我可得好好瞧瞧了!”

“只怕你活着见不到了!”

叶岚飞身旋转,双手一下抓了数枚雪花,她一并发力,雪花像密密麻麻的箭射了出去。

飞镖迅疾,气旋猛烈,带动正在下落的雪花,形成一小股风暴,直直冲击男子。

如此看来,男子无处可逃。

可男子并不慌张,深邃狡黠的眸中,流光熠熠,他只轻轻挥了一下衣袖,全部的飞镖和风暴一起反转,***似虎般扑向叶岚。

叶岚一惊,她并未料到男子会如此强大,只好往后撤去,可是仍然难逃风雪的击杀。

她急中生智,遁地而去,才险象迭生。

“你很聪明,知道躲在雪堆里。”

叶岚飞出雪堆,对准男子腾空一踢,腿风如刀,男子微微侧身,不费吹灰之力躲过。

“腿再抬高些,出脚的速度再快点。”

“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男子邪魅轻笑,眼底戏谑未明,“嘴硬!”

他一晃身子,眨眼就没了影儿。

“人?忽然消失了!”

“在这儿呢!”

暖暖的鼻息从后面扑在叶岚脖颈,她明捷地曲肘后抵,再一转身,预备出拳再击。

然而,男子速度更快,又显形在叶岚身后,他左手一带,叶岚便顺力裹入男子怀中。

“放开我!”叶岚被男子圈在怀里,突如其来的状况,并未令她慌乱,她一脸平静,眸光像雪花冷得出奇。

叶岚沉色,冷言道:“你最好放开我,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哦?是嘛……”男子不以为意,附在叶岚耳边暧昧吹气,“我倒想看看,你要怎么打败我?”

见叶岚不应声,男子轻笑,“就你现在的身手,要打败我?下辈子吧!”

“不用下辈子!”

“你竟然……”

男子看着用缩骨功脱离桎梏的叶岚,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旋即,他笑了,双眼微眯,眸光涤荡,更显勾魂摄魄,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沦陷。

叶岚侧腿横踢,男子似乎无心恋战,一个闪身消失得无影无踪。

倏而,虚空中一声音传来,是蒙面男子的声音。

“你若想打败我,就好好修炼灵力,下一次我们再一决高下,后会有期!”

“下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雪还在下,叶岚等了一会,见没有回话,知道男子已经走了。

她转身来到母亲身旁,揭开闭体的蕨叶,扛起母亲的尸体,一步一步往后山更深处走去。

叶岚需要找一处清幽的地方,作为母亲的归宁之处。

本来,刚才落脚的地方就很好,可经过那一番打斗后,已经变得乱糟糟的,不适合埋人。

她可不想这样随便埋葬自己的母亲。

虽然,这并不是叶岚的生母,可原主对母亲的情义却在她进入这具身体时一并给了她,她一定要找一处好地方安葬这妇人,才是尽了为人子女的孝道。

叶岚的思绪有些乱,刚才的蒙面男子到底什么来头?她的每次出招,招招致命,而他却处处相让。

雪越下越大,山路坎坷,路面很滑。

兴许是体力透支,叶岚视物越来越模糊,忽而脚下一滑,她摔倒了,母亲的尸体从她背上甩了出去。

叶岚见状,不及考虑,一下扑向母亲,谁知前面竟是一悬崖……

“不能松手,不能松手!”

叶岚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可从双手传来的酸麻感让她倍感无力。

她一手死死攥紧悬崖上的藤蔓,一手拉着母亲的臂膀。

天寒地冻,叶岚挂在悬铃峭壁,像一片薄薄的叶子,随时都会被凌冽的山风刮掉。

严寒、伤口,饥饿,每一样都像蛊毒般撕咬她的身体,叶岚的身体早已不堪重负。

又一阵更强的风雪刮过后,雪停了,云雾散开,天空竟然放晴了。

这时,叶岚看见崖底有一清潭,方圆四七里,水波粼粼,宛如一枚翡翠。

潭中有一莲花形小岛,岛上树木繁茂,蓊蓊郁郁,与四周的白茫雪景,对比鲜明。

她侧耳倾听,似乎还听到了几声鸟鸣。

这是什么地方?叶岚觉得此地生气盎然,却也十分古怪:明明已经寒冬腊月了,潭水竟没有结冰,水中游鱼甚欢;本是万物萧条之际,偏偏这岛上植物枝繁叶茂,一片欣欣向荣。

方才风大雪大,崖底浓雾滚滚,若不是天放晴,她也不会注重到这地方。

叶岚顺着藤条,带着母亲落到了潭中。

潭水并未如叶岚所想那样冰冷刺骨,反倒有一些温度,她泡在里面,竟有与泡温泉一样的感受。

叶岚带着母亲游向小岛,上岸了才发现,这岛远看不大,近处瞧去,还是有好几十丈长宽。

她将母亲扶到一处树下,自己也坐下休息了片刻,环顾四面,叶岚发现岛上有一株菩提树极其高大繁茂,简直是这全部树中年龄之最。

叶岚决定将母亲葬在菩提树下。

看了一眼身侧安然闭眼的母亲,叶岚轻声说道:“娘亲,女儿给你选了一个好去处,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你放心,这里很安静,再也没有人会来打搅你。”

她仔细地给母亲理好衣服,可母亲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衣不蔽体,叶岚起身找来梭麻草,编了一张简陋的毯子,给母亲盖上。

忙活了一会儿,叶岚才从桉树上剥下一整块树皮,用紫菜挤出来的汁水,给母亲写了碑文。

她把母亲拖到菩提树下,自己便开始掘土。

叶岚刨开地面厚厚的落叶,扯掉几根突兀地面的巨大树根,用石头使劲地凿土,地面渐渐被挖出一个小坑。

“铮……”

一声金属的脆响传来,叶岚只觉手腕被震得一阵发麻。

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免费在线阅读

什么东西?这么硬?

叶岚好奇地挖开土层,蓦地一道亮光闪过,刺得她赶紧闭上眼睛。

待她睁眼看去时,褐色土层之上,一枚戒指赫然于目。

戒指锈成了红色,想来有些年头了,从戒指上依稀可见的花纹看出,这枚戒指相当精致。

这里怎么会有一枚戒指?是什么人遗落于此的?

叶岚也懒得去想,自顾拔出戒指,继续挖下去,不料指尖却被戒指上的棱角刺破了,有血流出。

鲜血混合上戒指的铁锈,发出了瑰丽的蓝光,叶岚只觉小指头一紧,戒指竟自己套了上去!

叶岚心头一惊,条件反射地去拔下戒指,可戒指纹丝不动,仿佛生生长在了她手上。

怎么回事?

更令她吃惊的,还是戒指的变化。

那原本锈迹斑斑的戒指,此刻却像新的一样,古铜色的环面,花纹精美,有流云,有仙鹤,还有一些她看不懂的铭文。

戒指小巧玲珑,精致非常,这让叶岚想起了现代的核雕,一颗半寸大小的核桃,竟能够还原一副‘水调歌头’。

眼前的戒指,也是异曲同工。

她再次去取下戒指,结果还是一样,戒指像在她手上生了根。经过屡次失败后,叶岚最终放弃了。

“你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偏偏戴在我的手上?”

叶岚说完,不禁好笑,自己竟在问话一枚死物,她摇摇头,继续挖起来。

也不知挖了多久,一个墓地才勉强成形,叶岚累到了极点,不得不躺在地上休息很久,才缓过气来。

她在墓地里垫了许多蒲公英,看上去就像一条毛绒舒适的毯子,她又在‘毯子’一角垫起许多鲜花,做成一个花枕头。

叶岚轻轻地将母亲放入,又撒了许多花瓣,久久不肯盖上泥土。

“前世,我也就是一个孤儿,从未感受过母亲对自己的爱。”叶岚坐在墓旁,望着墓穴里的娘亲,“穿越来,好不轻易有了个母亲,却早早的去了。”

不觉,眼角竟有一滴眼泪流出,叶岚有些惊异,她从未哭过,这一次是个例外。

“我前世一个人习惯了,这一世我竟有了母亲……只可惜……我晚来了一步。”

她的声音有些发颤,眼角的泪水不由多了几滴。

世间的缘分真是奇妙,谁能够想到,一个人死了,会以另一种身份重生?

“你放心,娘亲,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叶岚一抔一抔地将土扔进墓穴,每扔下一抔,她的心就抽搐一下。

这是叶岚生平第一次体会到骨肉至亲生离死别之痛,在今后,这种痛的记忆,也加注了她对叶家的恨。

母亲的整个身躯终于完全埋葬在了厚土之下,叶岚在坟前立好碑,双膝跪地,重重地磕头。

叶岚亮掌发誓,“娘亲,我一定会让叶家血债血偿……他们叶家欠我们的,我叶岚一定全全夺回!”

她附身叩首,又是一拜。

“娘亲,女儿走了,你保重!”

叶岚起身,又朝墓碑拜了拜,“女儿会常来看你的。”

她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回头,她知道,回头所见,是她毕生伤心之处,而她没空悲伤,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叶家。

叶岚躺过潭水,攀援而上,再一次立在了雪原之中,天地一色,唯她一点如豆,何其渺小。

在这个奇异多变的凤天大陆里,叶岚不知道前路有什么等着她,但她无所畏惧。

她迈开步子朝叶家走去,身后的雪地上留下一串坚毅的脚印,有风吹过,她湿漉漉的头发,随风荡下了几颗水珠。

叶岚避开守卫,沿着记忆回到了她的住所——桃花小筑,一处荒废的桃园。

母亲看中了桃园的安静,便在此建了一所竹屋,作为安身之处。

如今物是人非,园中百亩桃树,皆处在一片雪白,与母亲一起照料桃树的时光令景,在叶岚脑海一一闪现,她的鼻尖有些发憷。

关上房门,掌灯桌上,叶岚找来一些针线坐在桌旁,她撕开袖子,无数深可见骨的狰狞伤口,像丑陋无比的蜈蚣伏在手臂。

“叶婉如你也太狠了!”叶岚从未见过一个女子可以这么恶毒,与特工火狐狸不相上下。

她用皂角水清洗好伤口,把穿线的绣花针在烛火上烤了烤,叶岚面不改色,一针一线地缝起伤口,脸颊上有冷汗流下,她的嘴角竟是一抹讳莫如深的笑意。

叶岚眼底泛起一股戾气,咬牙自语:“叶婉如,你等着,我叶岚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个小女娃娃,怎么生得如此狠毒的心呢?”

声音软绵绵的,苍老无力,像是来自一位睡眼惺忪的老者。

“什么人?”

叶岚一把咬断连着皮肉的线,将针夹在两指之间,双眼四顾,犀利而警惕。

烛光摇曳,唯有桌子这里还是一处明亮,屋子四角浸在一片灰蒙,依稀可见家具床榻的轮廓,叶岚屏息凝神,竟不能感知对方的位置。

“渍渍……真是万年难遇啊!就是戾气太重,不过好好磨砺,假以时日,定会有所成就。”

叶岚不懂来人何意,更听不懂这话,她沉下声音:“你最好快快现身,否是被我抓住,你会死得很难看!”

“唉……”

来人发出一声叹息,打了个哈欠,便没了声音,叶岚以为来人已经走了,谁知下一秒,她见指上戒指金光一闪,一缕白气飘出。

白气缥缈,冉冉升起,一刹间,白气凝聚,一白衣老者忽地现身空中。

老者神态安详,慈眉善目,眸色清亮灵力;白发千丈,白眉及地,一袭白衣,衣摆墨蓝色滚边,布锦上描,墨晕寥寥,几只仙鹤或仰天长鸣,或低头啄食,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叶岚也不多问,瞄准时机,手腕用力,银针飞向了老者。

针尖划破空气,一丝稍微的波动荡开,桌上的烛火微微跳动了一下。

老者的身体被针尖刺破,散成一股白气,旋即白气凝聚,又化成了那白衣老人。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废柴嫡女特工邪妃要逆天(西岚作品),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