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脉破苍穹(梁小天作品)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脉破苍穹(梁小天作品)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脉破苍穹(梁小天作品)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18-12-31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勤勉而顽强地阅读,可以使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无论工作和生活,你会发现脑子灵光了,多读脉破苍穹这类小说,出色不断哦!小编给你带来了脉破苍穹,梁天一眼便再次望见了年轻时的邪老,然而,此时的他,却一副让人目不忍睹的惨状。 只见邪老的身上,六根白色长锥贯穿了他的身体,将他死死的钉在了墙上。 鲜血如柱的从邪老的身上流淌而出,瞬间几乎将整面墙都染成了猩红之色。 然而,邪老却没有发出一丝痛苦的喊叫,只是紧咬着牙齿,目光死死的盯着红衣女子。 而此时,在红衣女子的手中,还有最后一根白色长锥。 这时,站在红衣女子身后的一名黑衣男...

脉破苍穹(梁小天作品)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等到家里人都入夜熟睡之后,梁天手持死棘枪来到了城门外的一棵杨树下。

只有在此时此地他才能不被嘲笑打搅的静心修炼。

这把死棘枪倒是意外的轻便,梁天以前也跟着父亲学习过一些枪术,舞起枪来倒也是有模有样。

待到身上已经出了一些汗,梁天把枪插在树下。

梁天双目紧闭双手合十,心神意念在全身寻找了有一会,才找到体内那游离的一丝劲气。

他将劲气汇集于掌心,掌心随之泛起微弱的黄色光晕。梁天想起祝昊那一身充沛炫目的金色劲气,苦笑着摇摇头。这差距……大的过分了。

梁天将心神集中,劲气渐渐汇集于右拳。隔着一丈开外的距离,隔空向杨树打去。让梁天顿时喜形于色的是,以往他如此做,拳头的劲道顶多如微风吹过树杈。然而此时他竟然发现杨树有一些摇摆!杨树的枝叶也摇摆起来发出沙沙声。

正当梁天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右拳时,他忽然觉得不对劲……

只见这时,一个身着水绿色长裙宛如仙子的少女,从树上轻盈飘下。

“你,你你……”梁天脸上的笑脸顿时凝固。

“你你你,你什么你,我没名字吗?”柳柔儿弯起嘴角。

“我……我……”梁天又羞又恼,结巴的说不出话。

柳柔儿眨着一双桃花美目笑道:“你怎么啦,怎么似乎一副没见过我的样子。”

“你在树上藏多久了?”

“也没多久吧。”

“你一路跟着我来的?”

“对啊,我晚上睡不着,坐在房顶赏月散心。谁知道这时候忽然看见有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这么晚溜出来。我不放心就跟过来咯。”

“我哪里有鬼鬼祟祟!”

“好好好,你不鬼鬼祟祟,你是光明正大的偷摸溜出来的行了吧。”

“你…………”

柳柔儿笑的花枝乱颤。梁天却只有满脸黑线。

“好吧,看到我的糗样这下你满足了吧。”梁天道。

柳柔儿走了过来,说:“怎么,你还生气了呀。”

“才没生气,好了,看够了的话你回去睡觉吧,别妨碍我专心修炼了,假如你不想看到我武会的时候死的太惨的话。”

“离武会仅仅三个月了,你就这样愣头青的练法三个月能有什么进展啊。”

“练总比不练好,难不成坐吃等死算了?”

“练当然还是要练的,我的意思是你不能光靠自己,我看不如找个师父吧。”

“师父?你给我变个师父出来?砂城如今大量难民涌入,我父亲忙着协助治理城中事务,连他也无法抽身出来教我。”梁天说着眼神愈加黯淡下去,“再说我天资愚钝,怕是神仙一样的师父怕是也教不好我这种蠢材。”

“神仙教不好你的,我来教你呀。”柳柔儿绕着梁天踱步道。

“什么?你……你莫要说笑了。”梁天觉得脑子有点懵。

“谁跟你说笑了。”

“虽然我知道,我也承认我是个废物,但是,我并不喜欢这种玩笑。”梁天面带愠色,少年的自尊在此刻做着挣扎。

“明日夜里还是这个时辰,还在此见。”柳柔儿并未理会梁天所说,只是转身离开前,走到梁天耳边柔声道:

“你看轻自己的样子,我一点都不喜欢。”

瀑发如夜,衣裙飘飘,月色下,水绿色的背影,梁天望着久久失神。

第二日夜。

等梁天重新来到此地,发现柳柔儿竟然已经在此等他了。

“让为师等候你多时,你可知错。”柳柔儿板脸蹙眉道。

“对,对不起,允儿一直嬉闹到很晚才睡,这才溜出来。”

柳柔儿卟哧笑出声来:“逗你呢,我也才刚到。”

“你……”

“好了,闲话不多说,我们开始吧。”这时柳柔儿发现梁天神态有些不对劲,问道,“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我觉得自己会让你白费功夫,觉得心里很过意不去。”梁天低头道。

柳柔儿笑道:“当然不会白费功夫,虽然你再怎么拼命,也肯定敌不过本小姐。不过若你服从为师的教导,三个月后的武会,你面对其他人,也定会有一战之力。”

“怎么可能,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闭嘴,我说能就是能。现在开始了!”说罢柳柔儿衣袖一挥,一股充沛却绵柔的劲气震在梁天胸口,梁天直往后退了五六步。

“凝气!”柳柔儿一脸认真。

梁天见此,只能照做。只见梁天闭目聚神,双手握拳,片刻后,体内零星的缕缕劲气向胸口汇聚,不久后在胸口形成淡淡的金色光团,以心脏跳动的节奏闪烁着。

柳柔儿道:“将劲气在全身每一处筋脉游走一遍于我看看。”

梁天服从柳柔儿所说,只见胸口的金色光团中,如抽丝般伸出一缕金线,金线越来越长,如小蛇般穿梭于梁天浑身的经络。

“果然如我所料,你是天生便如此吗?”柳柔儿沉思道。

“是的,筋脉回路错乱且不完整,天生不是修炼劲气的料。或许我是女娲造人时她偷工减料赶时间造出来的吧。”梁天摇摇头自嘲道。

“什么偷工减料啊,你在说什么啊。”柳柔儿笑道,“再说这世上每个人的经脉都有或多或少的差别,你怎么就断定自己没有才能呢。”

“你这是在安慰我吗?”梁天垂头道。

这时梁天的左手忽然传来暖和柔软的触感让他一惊,原来柳柔儿忽然拉起了他的手。

梁天忽然面红耳赤道:“你你你,你干什么?!”

“你大惊小怪什么,给你个好东西啊。”柳柔儿有些无语,把一枚戒指戴在了梁天的食指上。

梁天随之感觉到手上传来温润的感觉。

梁天问道:“这是什么?”

柳柔儿说:“光虚戒,能日积月累的调理全身经络,改善劲气的行运。假如使用熟练,还能提高凝气的效率。无论是修炼还是实战都会有用,你就一直戴着吧。”

梁天端详着这枚漆黑如夜,表面光润的戒指戒:“这么厉害的东西,一定很贵吧,有钱真好……”

柳柔儿道:“滚蛋,这可是我们柳家祖上传下来的宝器,可是无价之宝。”

“此物太珍贵,还是还给你吧。”梁天说着就要把戒指取下。

“我们自小就熟悉,你需要跟我这么客气嘛,这光虚戒我自小佩戴,修为上助力很多,不过我如今也用不上了。”

这时柳柔儿从荷包里取出一枚暗红色的药丸,递给梁天让他服下。

“这又是什么,提升修为的灵丹妙药吗?”梁天接过看了一眼便扔进口中咽下。

“不是,这就是普通的大力丸。后面这段时间你要加倍修炼,那么辛劳,这个也能多少帮你补充点体力。”

梁天一脸懵逼,然后瞬间通红了脸。

柳柔儿笑道:“好啦,不逗你了,其实就是巩固经络根基的补药,你底子太弱了,不吃这个的话现在修炼黄阶三重***会吃不消的。”

梁天道:“三,三重?你没忘了我连一重都还未突破吧?你这是要玩死我……”

“呃,说不定也有这种可能。”

“你终于说实话了!!!”

“那我问你啊,你是更想死在武会的斗场上,还是死在我手上了呢?”柳柔儿露出狡黠的笑脸望着梁天。

“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

两人陷入短暂的沉默。

“不过。”梁天道,“假如终归有天要死,我还是想以远比现在更强的姿态死去。”

柳柔儿静静的望着梁天,眼波中的意味,不止一种。

而梁天内心深处那句未说出的话其实是:“若能死在你手上,又有何遗憾呢。”

柳柔儿何尝不知眼前看似身体孱弱的少年,其实心性不逊于任何人。她知道梁天定然不会在武会上认输求饶,这和可能让他落个不死也重伤的下场。这也是她决心帮他的缘由。

“你别动。”柳柔儿说着将手指放在梁天眉心,闭目凝神,将心决传于梁天脑中。

梁天屏息凝神:“这……这个是?!”

柳柔儿道:“闇雷玉虚诀。”

梁天惊道:“这是,武技?!”

柳柔儿道:“算是吧,你该不会以为没有武技就能上去跟别人打一场吧。”

这点梁天当然知道,只不过,武技需要劲气达到黄阶三重以上方才能修炼,而这对别人来说,或许只是咫尺,但对他而言,一直都是很遥远的一个词。

武技是具有爆发性的强力攻击手段,但是催动使出需要与武技品级相匹配的劲气作为支撑,因为消耗巨大,大多时候都是作为战斗后期的决胜必杀使用。

“不用担心,这个武技比较非凡,只要你达到黄阶一重劲气便可修炼武技的第一层。”柳柔儿说道。

“你这样,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报答你。”梁天低下头。

儿时的记忆如春水暖暖流过柳柔儿的心里。傻瓜,是我在报答你啊,柳柔儿心里想道。

脉破苍穹小说免费章节阅读

相比在中州,在这茫茫大漠生活,经常让人淡忘了时间的流逝。

转眼时间已是一个月后。

迈入黄阶一重,对他人来说或许只是修炼的开始,然而对梁天来说,已然是突飞猛进的成长了。

相比自己过去,梁天明显感觉到体内的那缕劲气不仅充沛了许多,而且掌控起来更得心应手。

夜色下,梁天赤膊着上身,将劲气注于手中死棘枪,舞起来赫赫生风。而一旁,柳柔儿坐在一棵树的树枝上,目光温柔的看着。

“黄阶一重劲气,算是根基已固。接下来若你能把握闇雷玉虚诀的第一层雷纹护体,武会上应该无人能危及你性命了。”柳柔儿道。

梁天多少有些意外,道:“可是我终归只有黄阶一重啊,这闇雷玉虚诀这么厉害吗?”

柳柔儿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之意从树上跳下走到梁天面前。

只见柳柔儿手中闪过一丝冰蓝色的电光,右掌一翻,梁天手中的死棘枪便直接飞到柳柔儿手中,跳跃的电光像一条条小蛇瞬间将死棘枪缠绕,柳柔儿手握枪的尾端将死棘枪只是轻轻一挥,一星雷光便瞬间飞了出去。几仗开外一块三人高的巨石随之轰然炸开。

“闇雷玉虚诀共有五层,这也只是第三层的威力。”柳柔儿淡淡道。

方才这一幕直叫梁天合不上嘴,呆呆的从柳柔儿手中接过枪。他不由的想起在修炼场见到达到黄阶六重的祝昊的实力已是如此强劲。那眼前的柳柔儿那已达到进入御林军门槛的黄阶九重的实力梁天更是想都不敢想。

“我之前传你的心决已烂熟于心了吗?”

梁天点了点头。

“离武会只有两个月了,快练吧。”柳柔儿道,“我先给你示范下雷纹护体决”。

说罢,柳柔儿双手紧紧合十,然后两只手掌反向转动,掌心间冰蓝色的雷光闪烁跳跃,待到柳柔儿双掌分开,两掌间相连的雷光如同张开了一张网渐渐将柳柔儿周身罩住。

冰蓝色的雷光下,柳柔儿那原本***的绝美容颜,此刻竟显得冷艳孤高,但也让梁天忍不住久久凝望。

看到梁天一直望着自己,柳柔儿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竟忽然显得有些紧张的说道:“那个,我忽然觉得有些乏,先回去休息了,其实接下来主要就靠你自己苦练了,我会偶然来看看的进展。”

柳柔儿忽然莫名的回去让梁天摸不着头脑,只是一时间望着头上的月亮和荒凉的沙漠,竟觉得有些寂寞。

虽然心决过去一个月的时间梁天早已烂熟于心,但梁天很快便知道像柳柔儿那样看似轻便的使出雷纹护体决才没有那么轻易。

就这样,梁天和掌心的雷电做了一夜又一夜的斗争,然而半个月过去了,别说像柳柔儿那样张开一张雷光之网,仅仅是拉出一条线来已是让他耗尽浑身解数。

这日,梁天本在房中专心练习凝气,谁想允儿忽然哭闹着闯了进来嚷道:“梁天哥哥他们都不陪我玩,母亲还说我不懂事。我不要待在这了,你带我回中州,你带我回中州!”

无奈梁天只能费了好大劲才将允儿哄好,并答应带允儿出城玩耍。

允儿跟在梁天身后一路气喘吁吁。终于两人来到这北漠之地极少见到的一片湖前。

“哥哥,哥哥!我们都走了好远的路了,这里什么好玩的都没有,我们还是回家吧!”话音刚落,允儿便被泼了一脸的水。湖边水很浅,只见梁天脱了鞋站在水里冲着允儿大笑。允儿一见顿时气恼的也两下脱了鞋子,迈着小脚丫冲到湖里,小手打起水花向梁天反击,一不小心脚下踩到一块光滑的石头摔了个跟头,彻底弄的一身湿。

兄妹二人玩累了坐在湖边,望着空旷辽阔的戈壁。沙漠的晚霞美不胜收,云朵像被火烧过一样绚烂,两人一时望着有些失神。

梁天摸着允儿的头说:“允儿你知道吗,此湖名叫黑砂湖,是我们罗刹国的发源之地。”

“你骗人,这里明明一个人都见不到,荒凉的很。”

“一千年前这片湖可是要比现在大十数倍呢,而且湖的四周是一片非常广阔的绿洲。我们罗刹国就是从这里一路征战扩张到了中州。”

“你又是从旧书里看到的吧。”

梁天无奈的笑笑说,“对啊,从我们家压在箱子里最底下古籍里看到的。书里还说了这……”

这时允儿也古灵精的效仿着举起小手摸着梁天的头说:“哥哥你知道嘛,其实我觉得柔儿姐姐似乎有些喜欢你呢。”

梁天脸上的笑脸忽然变得僵硬:“你你,小丫头你在胡说什么。就算她这段时间经常来助我提升修为,那,那只是因为她善良,我都没有多想你乱说什么没头没脑的话啊。”

“真的真的,在中州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怎么说呢,柔儿姐姐跟你说话的时候,我感觉她的眼里会多一丝笑意。”允儿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

而梁天只有哭笑不得:“你眼神那么尖啊?这都能看出来的咯?”

“我说真的嘛!”允儿做出一脸认真的表情。

“她不会喜欢我这种人的。”梁天叹气道,心里一阵复杂滋味。

自梁天刚出生之时,梁天的一生便被判了死刑。

“此子骨肉脏器皆甚为虚弱,劲气修炼之潜力近乎于无,能活下来已是大幸。”大夫如此说道。庆幸的是其父梁威与其母林婉从未因此嫌弃亏待过梁天。

梁天并未放弃修炼,甚至比常人还更要努力,然而他终究只能在体内留下一丝游离飘忽的劲气,无法再精进。

而他也早已习惯外人对自己的称呼——“废人。”

梁天回过神拍拍允儿的头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这时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靠近,梁天回过头,见是三个骑马的少年,其中两人身着蓝袍,中间为首的一人更是一身着精致的猩红长袍,神态高傲。

“你们是什么人,我怎么没见过?”为首的少年瞥了一眼梁天问道。

“我们三天前才到这的。”梁天回道。

这时后面一个跟班的蓝袍少年忽然从马上跳下来,不及反应,飞起一脚便把梁天踹翻在地。

“我家周沧少爷问你是谁,还不赶紧恭敬的报上姓名来路,找死是吗!”

“你们干什么啊!”允儿见状龇着牙挥着小拳头就要冲过去给梁天报仇,被梁天一把拽住。

梁天捂着胸口咳出一口血痰:“梁天,从中州而来。”

“既然你是中州来的,怎么连周王爷家的少公子也不认得。”

“不认得你们又怎样,你们算老几,凭什么就要认得啊!”允儿小脸赤红的嚷道。

“你为何修为如此低微。”为首的少年皱起眉头。

修为低微?哈哈。听到这话梁天一时竟觉得有些好笑,他想起了柳柔儿不久前说过的话——“修为高,有何用?”

见梁天面露笑意,神情高傲的周沧一时甚为恼火:“你笑什么!”

梁天无奈摇摇头。

周沧跳下马,一手抓紧梁天的领口道:“有什么好笑的?莫不是你有什么我看不出来的本事?!”

这时周沧身后另一个蓝袍少年说道,“我似乎见过他,他就是之前冥碑测出来只有半重劲气的那个人。”

周沧一听大笑出来:“半重劲气,那跟废人有区别吗?我们罗刹国如今难道还有闲饭给废物吃吗?”

“而且他跟柳柔儿走的很近,我看见过他们在一起喝茶说笑呢。”

“什么,你确定是这个人?”周沧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绝对没错,是我亲眼所见。我多次在城中见到他跟柳柔儿在一起,聊得可欢了呢。”蓝袍少年答道。

周沧的脸在一瞬间冷峻了下来。

“你这种废人,怎么敢跟她待在一起!”

“我们家少爷可是即将突破黄阶七重劲气的天才,要不了多久就会去柳家上门提亲你知道吗?!”一个蓝袍少年道。

“哦,是么。”不知为何,梁天胸中几乎第一次的燃起一丝怒意,竟让他微微抬起了下巴,毫不回避的直视着周沧的眼睛。

“柔儿姐姐才不会喜欢你呢!你死了心吧!她喜欢的是我梁天哥哥!呸呸呸你这个大烂人!!!”忽然间允儿跳着脚像连珠炮一样冲周沧大声嚷道。

周沧脸一黑,竟松开了梁天攥起拳头向允儿走去。

“你干什么!有本事冲我来!”梁天慌了,扑向周沧阻拦。

而周沧头也未回,反手一抬掌,梁天竟像个沙包一样飞了出去,落地时头撞在一块石头上,当场便昏了过去。

允儿哭喊着向梁天跑去。

“少爷,他不会死了吧。”

“死了就死了呗,今天的罗刹国死的人还少吗,多死一个又何妨。”周沧眉头也未皱一下。

“虽然知道他很废柴,但也没想到竟废柴成这样啊。”三人大笑着便策马远去。

苍凉的大漠之夜,此时只剩一个女孩抱着不省人事的哥哥。女孩的哭喊声轻易的就沉没在风沙之中。

小编点评

脉破苍穹是一本由作者梁小天创作的玄幻奇幻类型的小说,小编十分喜欢。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