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斩仙狂儒(弧度作品)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斩仙狂儒(弧度作品)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斩仙狂儒(弧度作品)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18-12-31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斩仙狂儒小说全集已经出来了,轰! 轰! 轰! 在人皇步青云整合天下之际,忽然天地震动,人们只感觉有道道可怕的光线自天外轰击了进来,整个天地一片炽亮,而那亮光又是如此的可怖,一些人在顷刻间就被劈成了两半,死无葬身之地。 “逍遥仙尊,你就如此迫不及待想要让朕,将你的灵魂扔如十八层地狱受尽千年万世的煎熬吗。” 人皇的声音响彻整个天下之际,整个天下的震动就消失了,全部的光线也消失了,这是人皇剩下的最后一个敌人...

斩仙狂儒(弧度作品)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出县诗!

这怎么可能!

沈长峰听得都变成口吃了,他兀自还是无法不相信,指着步青云道:“夫…子,你…你…没有眼花…花吧,就这…这…快…快十六岁的白痴还无法开智,你说他写出了出县诗,这真是天方夜谭。”

“蠢货!”步青云冷笑,忍不住出声了:“沈长峰,你给我好好张开的狗眼仔细看一看,文气穿透屋脊,至少有三丈高,你说是不是出县诗,你说我是白痴,还是你白痴?”

步青云心中暗冷笑,奶奶的个熊,你也不看看这首诗是谁写的诗,骆宾王大的诗啊,可是曾经上过小学课本的,只是出县而已,你该庆幸了,要我字写的好,估计能将你蠢货活活吓死。

出奇的,沈长峰对于步青云的讥讽竟然没有任何反应,这要是往常,能震动整个书院,但就在这个时候,冲天而起的文气忽然坠落下来,凝聚在一处,随即化成一股狼烟一般,冲天而起。

开智!

这是开智之前的征兆,文气化成***烟,冲天而起,没入天际就会沟通天道,引懂儒道长河,降落才智之气,开辟智海。

步青云都要开智了,沈长峰哪里还有时间生气,他都来不及惊愕。只是步青云脸却就是一白,他只是想要尝试感受一下而已,还没有打算开智。

而就在他慌张不知所措的时候,刷的一道青影飞冲了过来,闪电一把抓起诗稿,揉成一团扔到了地上,同时怒斥道:“步青云,这你写的是什么字,跟狗爬一样,你写的是字吗!”

王伦!

王伦这老匹夫竟然中断了自己的开智!

断人开智如同杀人父母,他竟然敢这般心中怒极,但却是冷笑,他本就没有打算开智,如此一来这老匹夫还帮了自己一个大忙。想到此处,步青云就乐,心中几乎要对于感激涕零,感谢,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这个老匹夫我真的就以《咏鹅》这首开智了,假如真这样,那我真不知道到哪个角落里哭去。

开智被王伦这个老匹夫中断,他真是庆幸不已,《咏鹅》这首诗看似简单,但若是真以这样的一首诗开智,步青云觉得起步就太高了些,对于他这肚子里就没有多少墨水的人还是显得太高了些,他不可使骆宾王那样的大诗人。

所以,对于王伦他只有万分万分的感谢,老匹夫你这打断的好,打断的秒啊!

步青云越想越喜悦,但不能凭白浪费这么一个能让王伦身败名裂的机会,他怒发冲冠,手指戳着王伦这老匹夫,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你……你,你……”

“你什么你,难道我说的不对吗?”王伦虽然这么理直气壮,但说着面皮不由就是一抽,断人开智,如杀人父母,而这在大儒王朝,他如此的举动是被人最为不耻,也是不能容忍的,这要传出去,不说惩罚,单单就这污名就能让他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但他刚才根本没有想到这些,只想着绝对不能让步青云开智,这个时候悔之晚矣。

“你还服气是吗?”

王伦越想越怒,若不是步青云这穷学生,他何至于如此。

“课堂上,你不好好认真听讲,这我且忍了,但写出这么丑的字,说出去是我教的学生,我还有什么脸面做人。”

你还有脸面!

步青云心中冷笑,这件事一出,王伦就足够让人用有色眼光看你了,不说连门都不敢出,以后在人前,他都不敢说自己是王伦。

至于脸面,从今天之后,他还有什么脸面了!

断人开智,这种蠢事你都能做出来,你还真是够舍己为人的,为了不要我用这首是开智,你也真是彻底豁出去了,我对你真是佩服不已,而若是知道我真实的想法,老匹夫你一口老血是不是就能喷将出来。

老匹夫,你这是自作孽不可活!

步青云义愤填膺的反击:“王伦老匹夫你信口雌黄,你当我是三岁小儿同沈长峰一样的智障吗?朗朗乾坤之下,你当人人都是瞎子吗?我这一首出县诗,刚刚声传三十里,人人可闻,今天任你巧如舌簧,将白的说成黑的,方的说成圆,也难脱公道!”

“竖子,你还敢顶嘴!”

王伦脸红脖子粗,羞怒爆吼不已。

“老匹夫戳你的痛处了吗?”步青云毫不示弱:“老匹夫,你现在大可还一副道貌岸然的嘴脸,希望等得对簿公堂的时候,你还能有这样的一副嘴脸——我要告你!”

告我!

这不就把事情闹大,人尽皆知了。

“你敢!”王伦心中脸唰的一下就面无人色了。

“我有什么不敢!”步青云怒目相对:“众目睽睽之下,你敢阻我开智,我为何不敢告你!”

“你——”

就在王伦慌张之际,沈长峰戏谑的笑着插入了进来:“开智?步青云,你说众目睽睽之下,王夫子阻碍你开智,谁看见了?”

说着,沈长峰向着课堂上全部学员问道:“你们有谁看见了吗?”

“没有!”声音洪亮而又整洁划一。

“步青云虽然做出了一首出县诗,但字写的像狗爬,王夫子训斥他,于是他心起怨恨,污蔑王夫子阻碍他开智,你们说是不是?”

“是!”

“我们都看见了,是步青云在污蔑王夫子!”

沈长峰颠倒黑白,但人人响应,这让沈长峰笑的更加戏谑,他看着步青云笑问道:“蠢货,闻声了吗,这就是你说的众目睽睽!你再课堂之上公然污蔑夫子,不用等你满十六岁,你就会赶出书院,让你爹彻底死不瞑目!”

忽然的,沈长峰又笑眯眯对着步青云道:“说到你爹死不瞑目,我忽然记起了一件事,我爸是沈文山,不是你那死不瞑目的爹能同日而语的,这么说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笑,沈长峰笑得更喜悦更大声了。

沈长峰之父沈文山,整个青云县有谁不知有谁不晓,整个青云县谁又敢不给沈文山几分面子。沈文山只是普通举人,是没有多大本事,但谁不知道他是安南候的干儿子。

步青云心亦怒亦笑,沈长峰你果然不愧是一个蠢货,这种事情再什么遮掩,明眼人也能看出什么一回事,如此的污名就是一个漩涡,无法遮掩躲还躲不及,你倒好将你亲爹拉进来沾一沾这污名,聪明,简直聪明绝顶了。

“沈长峰我现在非常肯定以及确定你百分之百是一个坑爹的货,我希望你爹跟你是同类,也是一坑爹的货,虽然这一次坑的不是亲爹而是干爹!”

干爹!

这两字说起来向来都是讥笑沈文山趋炎附势,是一个谄媚小人的,沈长峰又如何听不出这话里的刺耳,他眼睛就是一咪:“步青云,你真觉得你去擂鼓告状,将事情闹大,就会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戳我们这些人的脊梁骨吗,不得不说,你真天真?”

天真?

我天真还是你没脑子?

步青云冷笑,别的且不说,你真当这在场的众人,就不是人,就不会嚼碎舌头,就不会再背后议论,将今日之事传出去。

“沈长峰,你们沈家在青云县只手遮天又如何,你能骗得了这天这地,你骗又能骗得几时,纸终究包不住火,你大可拭目以待!”

说着,步青云扭头看向王伦:“老匹夫你说是不是?”

王伦脸刷的又是一白,他如此模样让沈长峰觉得很没有面子:“步青云我好心给你提个醒,等下你不但坐实污蔑夫子的罪名,除了被开除出书院你爹死不瞑目,你还要恐怕还要一顿板子,放心我一定交代打得你皮开肉绽!”

步青云冷冷的看了一眼沈长峰,不再反驳,大步迈了向了县衙。

斩仙狂儒小说免费章节阅读

青云县公堂!

步青云,王伦两人对薄公堂,沈长峰一干人等一个不缺,此事一经传出除去青云书院的人不说,青云县众人也是蜂拥而至,将青云县公堂里里外外,围得水泄不通。

断人开智向来罕有,因这涉及儒道,大儒王朝向来都极为重视,量刑也一般极重,是以审理此类的案件至少是一县知县,但这一次审案的只是青云县的一区区典历:钱康。

“关山平这个知县倒是精明得很,避得干干净净!”

知县关山平没有出现,一下子就让步青云心里亮堂起来了,他没有出现这等于认同了步青云对于情势的判定,而今天即使被反冤,吃顿苦头,如此的一件事也休想这么抹过去。

“堂下,何人?”钱康一拍惊木,便喝问起步青云来,看着明镜高悬的模样,但步青云早已扑捉到他曾和王伦窃窃私语。

“草民步青云!”未开智算不得上真正的学子,步青云很谨慎。

“步青云你状告何人,状告何事?”

“草民步青云状告青云书院王伦,今日草民在青云书院以《咏鹅》开智,眼看即将要成功开智成功,却不料被王伦将诗稿抢夺去,功亏于溃,还请大人替草民做主。”

替你做主,当真是不知所谓!

钱康心中冷笑,斜睨了步青云一眼直接讯问道:“你可证据,又可有人证?”

人证、物证?

来了,步青云沉住气,朗声道:“回禀大人,今日草民《咏鹅》之诗,文气冒起三丈,青云书院三十里范围的人尽皆可闻声,《咏鹅》是为证据,青云书院三十里范围之人尽皆可替草民作证!”

一首出县诗,用以开智完全足够,这就是最好的证据,公道安闲人心,任你再怎么颠倒黑白也抹不掉。

而事实也是如此,公堂外面的人,一听刚才的出县诗竟然是步青云所做,顿时哗然,惊呼不已,心中已然又了自己的判定,如此情形不但王伦面色很难看,也让典吏钱康有些阴沉起来。

“你说,青云书院三十里范围内的人,尽皆可以替你作证,那好,我便问一问你说是否属实。”

钱康对于众人的反应显然早有预料,自然也早有预备,直接望向沈长峰那一处:“诸位青云书院的学子,可有人来作证,将今日之事原原本本的与我道来。”

“学生愿出来作证!”钱康话音一落,沈长峰的狗腿子陈福当即就站了出来。

钱康故作威严的看了陈福一眼道:“公堂之上,妄言是重罪,你可知晓?”

“学生知晓!”

“知晓便好,你将今日之事一一与我道来,若有半点虚假,我定将严惩!”

所谓的警告不过是走个过场,陈福压根就不在意,脸不红心不跳就开口道:“回禀大人,今日步青云做出一首出县是实,但王夫子阻断步青云开智是假。事情具体很简单:步青云做出一首出县诗,却没有用来开智让王夫子大为恼怒,借步青云字写得不好而训斥于他,因此步青云心生怨恨,是以反过来污蔑夫子阻碍他开智,好让王夫子吃不可兜着走。”

一顿,陈福旋即发个毒誓:“学生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虚言,五马分尸,天打五雷轰!”

这陈福做的真是够绝的,这是要将他步青云自己往死里整。

啪!

步青云心一沉,还未做出反应,钱康便猛的一拍惊木,怒问道:“步青云,陈福之言你可听到,你还有何话可说?”

直接就定性了。

步青云心里暗怒,一拱手道:“大人可曾听说这样青云书院有一个许多人都耳熟能详的句子:步-青-云-他-爹-要-死-不-瞑-目-了。”

步青云一字一字咬着说完,接着道:“大人,可知道这其中的原委?”

只此一句,就让沈长峰脸色就很难看,这青云书院谁不知道这一句是第一个出自他之口,以后他这是恶毒之名是休想摆脱不了。而整个公堂内外,也顿时就是一静。

步青云面色一正,语气坑将:“我父步铮为送我上书院,积劳成疾致死,我母有言,你若无法开智,成不了学子,你便对不起你九泉之下的父亲,你父将在九泉之下也死不瞑目——试问,大人假若你是我,做出了一首出县诗,明明可以开智,却为何要不开智,而要污蔑自己的夫子?”

钱康眉头就是一皱,步青云所说这些,不说青云书院,就是他也有所耳闻,步青云迟迟无法开智简直就是一个反面教材,青云县不知道的人绝然不多。

如此一个事实无法抹杀,是以公堂内外已经尽皆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所说内容让陈福脸色发白,更让钱康的脸色更加阴沉。

“请大人答我?”步青云绝不客气,有些咄咄逼人的质问。

为了污蔑王伦,而不开智,这于情于理都根本说不过去,钱康比之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步青云竟然敢质问,让更是大一怒:“我岂知你是何居心的,但青云书院陈福所言就是铁打的证据,不容你狡辩!”

啪!

钱康跟着猛的一拍惊木,直接作出判决:“青云书院步青云污蔑王伦王夫子,念在步青云有些许才华,身世值得同情,兼王夫子大人不计小人过,是以轻判,拉出去重重打三十大板,游街示众,以儆效尤!”

此事不能细究,需快刀斩乱麻,钱康最是清楚,但显然不能服众,顿时一片哗然!

“这是什么***判决,如此草率!”

“那个陈福就我知道,就经常欺负步青云,他说的岂可能是实话。”

“都将我们当成傻子了呗,谁傻啊,能开智不开智?污蔑一个老匹夫能成为童生秀才举人,简直得不偿失!”

“嘘,小声点,这还看不明白,分明沈家勾结官府要将这个步青云整死!”

……

议论四起,让钱康有些坐立不安,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知县大人让他来操刀了,而他正想直接离去,却听得了步青云愤怒的大笑。

“狗典吏,你闻声了没有?”步青云怒而愤然点指钱康:“公道安闲人心,你等着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总有一天你会将牢底坐穿——哈哈!”

牢底坐穿?

钱康脸彻底阴沉下来,心道一个不知所谓的穷鬼,以为做出一首出县就了不起,我若是不拿你来以儆效尤,我看以后谁还谁都敢对我放肆。

想到此处,他不再犹豫猛的一拍惊木,声若冰渣,怒斥道:“大胆步青云,你放肆!你污蔑夫子不成,竟然公然还敢藐视公堂,辱骂朝廷命官,罪无可赦!来人,将他押入死牢,择日问斩!”

小编点评

斩仙狂儒是一本由作者弧度创作的玄幻奇幻类型的小说,小编十分喜欢。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