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阴阳仙尊(柳尘作品)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阴阳仙尊(柳尘作品)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阴阳仙尊(柳尘作品)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18-12-31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阴阳仙尊小说免费章节阅读共享给大家,出色内容一起来看!程程在和碧儿的神魂融合,帮助碧儿重聚神魂和肉身的时候,见到了一个希奇的老者,那名老者给程程讲述了一套符文。 按照程程的说法,在上古的时候,为了让人界和鬼界彻底的隔离,是有一块界碑分割人鬼的,只要能够找到那块界碑,再按照符文激活界碑,便可以将现在大陆上面的全部空间缝隙堵死。 与此同时,界碑便会重新化作新的天地法则,至少能够守护整个人间数十万年,不被鬼物侵袭。 程程说话的同时,还用法力...

阴阳仙尊(柳尘作品)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柳尘一路飞奔,不知到底跑了多远多久。

雨渐渐停了,柳尘浑身湿透,小腿如灌铅一样沉重,几乎要抬不起来。这几天本就疲于逃命,而且几日来就吃了碧儿给的小半个馒头,他的身体力量已经透支了,精疲力竭,此刻再也走不动一步。

此时不知不觉已经从人烟稀少的小巷子跑到了闹市上,周边行人也多了起来,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喧闹声吆喝声混成一片,很是热闹。

走到一间酒楼门外,柳尘就近靠墙一坐,再也不想起来。酒楼显然生意不错,门口往来食客源源不绝,纷纷投来异样的眼光,但他此刻他都视而不见,这几天经历了这么多,此刻的处境,他根本没在放心上。

想了想华府,又想了想碧儿,如今只剩自己孤身一人。如今碧儿跟了那女子修行,看那神秘女子的本事,跟她走想来一定过得不会差了吧,终于不用再跟着自己露宿街头,风餐露宿地流浪了。这或许是这几天唯一能让他感到欣喜的事了,想到这里,柳尘的嘴角终于露出了几日来第一抹微笑。

来不及细细品味这欣喜,柳尘脑中就又出现了与父亲分别的最后一刻。

“尘儿,带着这块玉,和碧儿有多远走多远,永远也别回来!”

父亲最后的音容相貌,历历在目,甚至就连他一个十六岁未经世事的少年,都能感觉到那一刻父亲语气里深深的无力和不甘。

深吸一口气,从又怀里摸出那块白玉,细细端详。

白玉呈圆形,静静躺在手心,入手冰冰凉凉,细腻润滑,中间由一条弯曲的弧线分割成两半,一边呈现莹白色,明明是半透明,却一片混沌,让人看不真切;另一边呈青黑色,也给人一种半透明之感,仔细看时,同样看不清楚,深不见底,让人一眼就要沉沦进去,仿佛灵魂都要被吸入其中。整体看来,这像是两条一黑一白的鱼,头尾相接,呈现圆形。

盯着这黑白相间的圆玉,柳尘恍惚间感觉这黑白鱼在缓缓转动,思绪都慢慢飘忽起来。

渐渐的,身旁的喧闹嘈杂声越来越小,最终消失了,行人和建筑也缓缓扭曲变色,直至消失,眼前只剩下一片黑暗,寂静无声。这黑暗仿佛横跨千万里,又好似只占地方寸,无象无形,无边无际。忽然间,黑暗中一点光亮,无比夺目,猛然间扩散开来。

黑暗中忽然出现的光亮,太过刺眼,柳尘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待到再缓缓睁开双眼,周边的景象恢复如初,街市的喧闹声如潮水般涌来,瞬间充斥整个世界。

一切都恢复原状,一切又都似乎没有发生过。

柳尘使劲眨了眨眼睛,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再次看向手中的圆玉,外观没有变化,只是此刻变得有些温热,不再似之前的冰凉触感。

是自己饿了太久,消耗太大,神志不清了么?柳尘心中迷惑。

“嘿哟,这块玉不错!”

正迷惑不解中,柳尘眼前一花,手中的玉已经不见,被身旁一人夺了过去。

柳尘心中顿时燃起一股无名怒火,这是父亲留给自己最后的念想,此人未经许可,不闻不问就抢了过去,顿时偏过头去,想要理论。

几乎同一时间,耳边又传来一声惊呼,眼前一位人高马大的独眼壮汉像是受了惊吓一般,手一抖,将手中的玉丢了出去,“烫!”

“叮”圆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刚好又掉落在柳尘触手可及的地上。柳尘一把将玉抓过,死死拽在手心,只觉手心温热,抬头怒目而视。

“哪来的小乞丐,我看这块玉色泽浓郁纯正,是上等的好玉,显然不是你一个乞丐能有的,你定是用了不正当的手段得来的,快把玉交出来,我好拿去物归原主。”

不等柳尘发话,独眼壮汉指着柳尘,一脸正色地道,但眼中显然透露着一丝贪婪。

“你光天化日之下抢人财物,还强词夺理?”柳尘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如此行径,简直厚颜无耻。

“好个牙尖嘴利的小乞丐,你哪只眼睛见我抢人财物了?”独眼壮汉瞪圆了双眼,指着周边大声呵斥,“你问问他们,谁看到了?”

此时二人周边已围了不少路人,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你!你看见我抢他东西了吗?”独眼壮汉嗓门一扯,随意指了人群中一个瘦弱的青年,大声道。

“没……没看见。”瘦弱青年连连摇头,赶忙后退了两步。

“你呢!看见我抢他财物了吗!”这壮汉又扭头指了另一个中年男子,问道。

“没……没看见,我也没看见。”

“有人看见吗?看见了的站出来告诉我!”这独眼壮汉又向围观的人大喊道。

众人接连摇头摆手。

柳尘环顾四面,漆黑的眸子从众人脸上扫过,心中一片凄凉。

见无人出来指证,独眼壮汉顿时更为跋扈,又看向了靠坐墙边的柳尘,双手抱胸,怒道,“好你个小乞丐,不仅偷窃钱财,如今还诬陷于我,简直岂有此理!我念你是个乞丐,不与你计较,把那块玉交出来,王爷爷今天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见酒楼门口围着太多人,怕影响了生意,酒楼的掌柜也出了酒楼,俯在柳尘耳边说道,“小兄弟,你就把玉给他吧。他可是李家少主的结义兄弟王高义,你惹不起的。”

“就是,给他吧。”

“钱是身外之物,性命可只有一条啊。”

“给他吧,小兄弟,不就是一块玉嘛。”

围观众人纷纷出言相劝,但立场却都莫名的一致。

柳尘握住玉的拳头因为用力而微微颤抖起来,心中悲愤无以为加。明明他抢玉在先,却反咬一口,还振振有词。

“快点把玉交出来,我可没时间陪你这小乞丐耗。”独眼壮汉王高义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不耐烦得道。

柳尘的身体早已经透支了,如今浑身酸痛,双脚小腿麻木,几乎已无知觉,连站起来也都十分不易,此时只是靠坐墙边,冷冷地盯着王高义,沉默不语,内心对实力的渴望又旺盛了许多。

“哼,怎么,还不承认是你偷的?”王高义冷哼一声,向柳尘走了过去“既然你不愿给,那我只能自己拿了。”

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围观众人停下私语,都看向柳尘。

柳尘握紧了玉,假如王高义要强抢,此刻他的状态可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假如有实力,怎么会沦落到如此下场?

王高义走到柳尘身旁,弯下腰,伸手向柳尘握紧玉的拳头抓去。

“住手!”

就在接触的前一刻,酒楼里传来了一声断喝。

围观众人纷纷抬头向酒楼中看去。王高义也停下手中动作,起身双手抱胸,看向声音传来处。

酒楼中走出两人,领头一人是个十多岁的少年,与柳尘年纪相仿,一身青衣,面容俊逸,举止雅致,身侧跟着一个少女,年纪稍小,肤色白皙,五官清秀,穿着一身白衣。

“这块玉是我送给他的,假如闹出了误会,还请见谅。”

青衣少年对王高义拱手道,面对比自己高出一头的独眼壮汉王高义,语气不卑不亢,自信从容。

“嘿!你是谁?你认得他?当我是傻子不成!”

王高义冷笑一声,指着青衣少年鼻子怒喝,气氛剑拔弩张,仿佛下一刻就要爆发。

“在下紫禅,昨日与这位兄弟一见如故,那块玉正是我昨日送与他的。而你却污蔑我朋友盗窃钱财,莫非当我也是傻子不成?”

紫禅丝毫不惧,抬头直视王高义,丝毫不为所动。

此情此景,紫禅说的话,与当初神秘女子救下他和碧儿时所说的话,是何其的相似。眼前的青衣少年,同样是原话奉还,轻描淡写,如此自信从容地说出了这番话。

此话一出,围观众人顿时炸开了锅。

“天呐,这是谁,竟然如此顶撞王高义。”

“这几个孩子要倒霉了。”

“不一定,这青衣少年神态从容,我看来头肯定也不一般,怕是有好戏看了。”

“王高义再苍梧城可是跋扈出了名的,这次碰到了刺头,会怎么收场呢。”

……

“哼”,王高义冷哼一声,“小子,我可是苍梧城李家少主的结义兄弟,今天要管这闲事,你可要事先想清楚了。现在掉头走开,我还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哈哈哈……”突如其来,紫禅听了非但没有惧怕,反而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仰天大笑。其身后的女孩也是掩嘴轻笑,眼露俏皮,这一笑倒是迷倒了不少周边围观的青年路人。

“巧了,我却是苍梧城李家少主的结义大哥,按辈分来,你还得叫我一声哥哥呢。”紫禅又微笑回应,风度不减。

“你!”王高义顿时语塞,怒目圆瞪,黝黑的脸庞都泛起一丝紫红,“好你个牙尖嘴利的小子,要我叫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哥哥,还得先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紫禅此时显然在出言戏弄他,眼里丝毫不把李家看在眼里,今天王高义就算不为自己撑脸面,也得为李家讨回颜面,跟着这些大家族走得近了,对面子却是看得越来越重要了。

这时候王高义显然不打算再磨嘴皮子了,交叉胸前的双手放下,径直朝紫禅走过去。围观众人识趣,都倒退一大截,为场中几人留出了足够的位置,却并未走远,仍然远远的看戏。

紫禅仍然是一副从容模样,目光直视一步步逼来的王高义,面带微笑,风度丝毫不减。王高义是个成年壮汉,要高出紫禅约莫两个头,外人一眼望去,这显然是一场不公平的打斗,结局显而易见。

人群中甚至有人开始为紫禅叹息。

“这小兄弟这么就不明白过刚易折的道理呢,哎……”

“小兄弟快走吧,与你无关。”

……

紫禅不为所动。

不及一个呼吸,王高义已经走到了紫禅面前,冷哼一声,簸箕大的手掌能一手抓住一个成年人的头颅,此刻握拳直接向紫禅头顶砸去,拳头划过半空,隐隐有风声传出,十分骇人。

围者惊呼,有的甚至遮住了眼睛,不敢接着看下去。

人头大的拳头就要砸中紫禅的脸,瞬间间,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紫禅面露微笑不改,丝毫未动,他身后一直并未出言的少女却动了。

少女瞬间间绕过紫禅,挡在他身前,举起左手,看似白皙柔弱的手掌迎向了王高义的大拳头,待接触时,微微向旁一引,轻松写意,王高义的拳头却顿时偏了一大节,贴着少女脸颊向旁轰去,此时因被卸力,王高义身体前倾,中门大开,同时少女的右手也已握拳,速度比王高义的拳头快了几倍不止,众人只见白光一闪,便狠狠地砸上了王高义的小腹。

看似柔弱的小拳头,此刻却爆发出了骇人的力量。几乎有少女两人高的王高义,此刻却是整个人向后飞去,双手捂着小腹,趴在地上哀嚎不止,冷汗冒了一身,浑身颤抖着。显然少女这一拳,已经让他丧失了战斗能力。

众人哗然,如此不合情理的情形,任谁看了都忍不住惊呼。

柳尘此刻也微微惊了一下,但转瞬释然,这种场景已经不再能让他露出和旁人一样的表情了,此刻心里也有了答案,这少男少女,定然也是修士。

从白衣少女微微皱起的柳眉可以看出,她还有些怒气未消,此刻缓步向趴在地上的王高义走去,此时场面安静,气氛诡异。

“小钰,算了。”从头到尾都面露微笑的紫禅,此刻出声打破了这份平静。

“可是,四……四爷……”,少女清脆的嗓音传来,略有不满,这嗓音实在让人难以想象,就在前一刻,她把一个高她两倍的壮汉一拳***在地,此刻都仍然只能趴在地上哀嚎,疼的说不出话。

紫禅收起了笑脸,对被叫做小钰的少女摇了摇头,随即扭过头,走到柳尘身前,伸出手,道:“你昨晚定是喝多了。”说话间又露出了微笑。

柳尘愕然,旋即伸出手。

伸手轻轻一拉,便将靠坐的柳尘拉起扛在肩上,不费吹灰之力,紫禅扶着柳尘一路向远处走去。

白衣少女看了看走远的紫禅,又低头看了看王高义,嘟起嘴轻哼一声,只能作罢,快步向两人追去。

被留在原地的王高义此刻还没有完全缓过来,抬起头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双目赤红,愤怒无处宣泄。

你们给我等着!

阴阳仙尊免费在线阅读

“多谢两位了。”

苍梧城一间客栈上房内,柳尘对眼前的少男少女拱手谢过,但刚稍一动作又牵动了浑身肌肉,酸痛无比,顿时吸了一口凉气。

“举手之劳,我也向来反感这些仗势欺人了小人,只是稍作惩戒罢了。”紫禅摆了摆手,毫不在意,“怎么称呼?”

“柳尘。”

“在下紫禅,我看你身体有恙,就不多打搅了,我这有些丹药,可助人活血化瘀。”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拔掉瓶塞,从中倾倒出一颗拇指大小的褐红色丹药,递给柳尘。

一股丹香瞬间弥漫出来,十分好闻。

“多谢。”柳尘接过丹药,道一声谢,内心也是有着些许的感激。两人素不相识,假如说因为厌恶王高义那等小人,之前出手相救也就罢了,现在却还赠与自己丹药恢复,自己身无优点,对方显然也不是看上自己的玉,那么就只剩下一个理由,这紫禅是与人为善,热心助人,纯粹是想要寄予需要的人帮助,仅此而已。若是自己换做别人,想来他的做法和之前也不会有什么不同。想到这里,顿时对紫禅好感有加。

“这几日便在此好好休养吧,假如有什么事,我和小钰就住在隔间,定不会袖手旁观。”紫禅指着房间一侧说道,说罢转身就走。

“两位请留步。”柳尘出声叫住了两人,“你们是修士吗?”

紫禅回过头来,道:“正是,不知柳兄有何指教?”

柳尘下意识握紧了拳头,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使得如今的他极度渴望实力,而获得实力,眼下显然有一条大道摆在他眼前:修仙!

只有成为修士,才能为华府报仇,才能去寻找碧儿,才能在面对之前的各种逼迫追杀中拥有话语权,自己的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

心中深吸一口气,柳尘说出了自己心中一直迫不及待想要说出的话。

“我欲修仙,但无门路,两位可否指点一二?”

听柳尘所言,紫禅愕然,对方显然对修仙知之甚少,不知修行中人大多拜入门派修行一事,当下笑道:“指点不敢当,假如我猜得不错,柳兄对修真界知之甚少吧?”

柳尘略带迷惑的点了点头。

“修炼一途,讲究财、侣、法、地四字。‘财’字当首,无财不足以养道,若想修仙初窥门径,首先得有一定的物质基础,才能支撑自身修仙前期的物资所需;其次为‘侣’,为修道一途中的前辈师长及道友,独学而无友,必孤陋寡闻也;‘法’则为修炼***,对于好的***,有些宗门修士甚至看得比命还重要,法不可轻传,此言非虚;随后为‘地’,所指为灵气充裕的洞天福地,在灵气充裕的福地修行,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故此,洞天福地,都是修行门派的必争之地,但凡修仙宗门,大都占有一处灵气充裕之福地,只是根据门派本身的强弱,相应灵气的强弱也随之不同罢了。财侣法地四字兼顾,才满足了修仙的基础,但对个人来说,以上条件实属不易,故此修行中人大都走这么一条路:皆拜入宗门修行。如若要走那孤身一人的散修之路,实在是难上加难,步步维艰。”

一番解释,为柳尘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让这个曾经只对诗文爱好盎然的少年开始对眼前这个新的世界满怀憧憬,而不仅仅只是因为仇恨。

“如何加入宗门?那宗门又在何处?”柳尘道。

“说来倒巧,我二人此次前来,正是要拜入青莲剑宗门下修行。”

“青莲剑宗?”

“不错,青莲剑宗乃风华国四大宗门之一,一月之后,就到了青莲剑宗一年一度招收弟子的日子,届时会有宗门考核,通过了考核便可被青莲剑宗收为弟子,柳兄可以一试,若是有幸通过,这修仙一路便会好走许多。当然,到时候参加考核之人,自然不少,其中不乏能人,而弟子名额却只有十个,连我和小钰也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柳兄若是想要从中脱颖而出,恕我直言,希望不大,怕是要好好筹备一番了。”紫禅面带微笑地道出实情,也是心中所想。

听闻此言,柳尘心中并不意外。在华府的日子,锦衣玉食,无忧无虑,对于修仙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往日的柳尘,酷爱读书作文,以文会友。文人舞文弄墨,却大都疏于锻炼,身子虚弱,自然柳尘也不例外。此时的柳尘,体质纤弱,连一般人的气力都没有,又怎么能在一月后的考核中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呢?

紫禅如此直言,也是因为柳尘看上去十分羸弱,希望实在不大,出于好心,方才一语道破,给柳尘一个心理预备,至少一月后不会因为失败得太唐突而难以接受。

柳尘点了点头,拱手谢过了紫禅的提醒,心中对紫禅的好感又增添了一分。对方不仅对自己一个毫无价值的路人出手相助,赠丹帮助自己恢复,如今还耐心为自己解答一应迷惑。不觉间欠了对方一个莫大的人情,不知今后能否偿还。

清理了下思绪,也许是被紫禅终究微笑的脸庞和耐心的态度折服,柳尘因为近来接连的遭遇而有些恶化的心情,此刻也缓缓好转起来。

“风华国有四大宗门?”因为紫禅的知无不言,柳尘也不再拘谨,问出了心中所想。

“正是。这四大宗门分别是:青莲剑宗、七巧宗、归元宗、鸣霄宗……柳兄是身体不舒适么,若是如此,我和小钰就先告辞了。”

刚说出“鸣霄宗”三字,紫禅明显感觉到柳尘的身体肌肉紧绷了起来,以为他身体有恙,需要休息。

“抱歉,鸣霄宗与我有怨,让二位见笑了。”柳尘终究记得当初和神秘女子的对话,对‘鸣霄宗’三字已铭记于心,此生难忘,是以刚才听到才一时控制不住自己。

紫禅看了看柳尘,心中念头百转,却也不再发问,继续说道:“这四大宗门,其中青莲剑宗与风华国皇族交情颇深,宗门一应修炼物资皆由风华国提供,故此不问世事,较之其他三者,更为隐世,没了俗世缠身,想来修行必然是会比后三者快上一些,所以我和小钰也选择了前来青莲剑宗修行;七巧宗修士听闻有着一套独特的锻体***,是以宗中修士肉身强横,远超同等级修士;归元宗修士擅布阵对敌,对阵法研究颇深;至于那鸣霄宗,却是风评极差,宗中修士行事不问善恶,杀孽极重,但因门派实力不弱,且极少得罪修真门派,若是问罪代价极大,其他三派也不想得罪,只能听之任之,放任不管了。”

听到对鸣霄宗似曾相识的评价,柳尘的心明显狠狠地跳动了几下,心中却是已经下了决心,鸣霄宗,我华府上下遭受的苦楚,我柳尘势必百倍奉还!此刻仇恨的怒火再次点燃了柳尘的内心,难以平复,以至于紫禅说的话也并未听全。

见到面前的柳尘紧握双拳,全身微微绷紧,紫禅知道此时再多说什么也是多余,眼前的少年根本再也听不下半句。鸣霄宗向来欺负弱小,挑选的对象也都是一些俗世凡人,不会有太大威胁,也因此门派久立不衰,自己虽然能在王高义手下轻松救下柳尘,也看不惯鸣霄宗的行事风格,但究竟王高义只是凡人,李家也不过是苍梧城一个俗世家族罢了,得罪了就得罪了,没有丝毫心理负担。但鸣霄宗就不一样,自己个人哪怕加上身后的势力背景,面对鸣霄宗这样存在许久的庞然大物,依然太过渺小,这件事他已隐隐猜中因果,但即使他想要帮忙,也是力不从心,何况眼前一个显然毫无势力背景的少年?

面对柳尘的处境,紫禅只是微微叹息一声,却也并没有办法,只能告辞一声,轻轻掩门而去,留下柳尘独自一人。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阴阳仙尊免费在线阅读,一本由作者柳尘创作的玄幻奇幻类型的小说,小编十分喜欢。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