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莫断琉璃(印歌作品)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莫断琉璃(印歌作品)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莫断琉璃(印歌作品)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3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记录在纸上的思想就似乎沙上行走者的足迹:我们也许能看到他所走过的路径,但假如要知道他在路上究竟看见了什么,则必须用我们自己的眼睛。小说XXX记载了什么内容呢?主人公的路径是什么样的呢?穆一封以前那种率性妄为的个性,如今娶了贤妻,的确是收敛起许多。小竹子年轻貌美着,他知道自己背后还有不少人虎视眈眈,所以怎么也要把身体先养养好。 柳并竹本来还担心他要强行出头,见他竟然乖乖的坐下调养生息,心中暗喜。光有灵药也不行,这配合的态度才是能见好的。 她亲自倒了杯水,送到他手边,守着他而坐。要是卫仙禾醒了,怎么也要再仔细给他查看一番。柳并竹总是心疼穆一封,想让他早些恢复才好。小编为大家带来了莫断琉璃免费在线阅读哟!

莫断琉璃(印歌作品)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琉璃阁北院的墙上,挂着一个摇摇欲坠的身影,那正是手脚并用向上攀爬的柳并竹。

为了甩开一直追着她的丫鬟们,她不知道在这里迂回地兜了多少个圈子。

在这个沟通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的地方,逃婚比柳并竹预想的要难上太多,但做人假如这么轻易就言败,那就真的不如做一条咸鱼吧。

老天爷终究还是善待她了,否则摔都摔死了,哪还有这么大的命继续活下去,不幸中的万幸,知足者才能常乐。

只是,假如有一天她还能回去,绝对不会再因为失恋就选择去借酒浇愁,被希奇的男人从桥上推下来不说,还可能让那对渣男渣女窃喜她的消失。

“琉璃!你真的不怕死吗?”身后响起了一声清冷的问话,是薛宁致追了过来。

夜风中的他,面容布满哀伤与痛心,但假如他想拦住柳并竹也早会动手了,而不是只站在原地苦求个答案。

柳并竹的双臂虽然因为用力过多而抖得厉害,可总算是在墙头上坐稳了,她这一走恐怕是不能和薛宁致再见面了,究竟是占了琉璃的身份,她不想伤害这人的感情。

“薛宁致,你真的那么信命吗?”她思量再三终于开口问道。

“我当然信,所以我才不能看着你丢了性命!”薛宁致被看得一怔,因为失忆,琉璃已经变得如此生疏,生疏到根本就是不同的人,“你留在这里,至少我还能保护你。”

“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能信的只有我自己,我绝不会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嫁人的。”柳并竹其实不打算抛弃琉璃这个身份,在能好好独自活下去之前,她就是琉璃。

薛宁致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番说辞,琉璃自幼体虚娇弱,性情更是温婉如水,可此时此刻,他几乎从眼前人的身上看出了英气。

“假如想让我活的更好,就让我走吧。”柳并竹知道这样或许自私,但她是经历了太多伤心事才来到这里的,不可能不珍惜这次活下来的机会。

娃娃亲和相夫教子,这不是她能接受的事,嫁给从没有见过面的男人,她实在是害怕。

况且她究竟不是属于这个年代的人,她的心中对婚姻和爱情曾有那么多浪漫的憧憬,所以只要不是碰到此生知己,她宁可再被推下一次高桥,也不会委曲求全地活着。

“琉璃……”看着眼前的女子笑得那样凄美绝伦,薛宁致的手攥成了拳,这个笑脸里掺杂了那么多的情感,让他无法不被撼动,“耀城的人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假如你坚持逃走,琉璃,切记要学会保护自己。”

是的,薛宁致决定放手了。

***

若说东方耀城主要娶个命不久矣的女人是奇事,那么在迎娶当日新娘子独自***逃婚,恐怕只能用到匪夷所思四个字了。

总而言之,琉璃阁里没有了琉璃仙,这桩婚事怎么也是成不了的。

天色渐明,穆一封的尊驾正稳稳坐在厅堂内,身边的茶直至冷透了也没被动过,身边的人更是连个大气都不敢出。春夏秋冬四个小丫鬟已经被吓坏了,心里不知道穆一封会对她们怎么样,究竟她们是交不出人来的。

“把刚刚的话再说一次。”穆一封的嗓音低沉有力,这句话说得恍若严令。

“穆城主,我们是真的不知道仙主去了哪里,您想怎么处置我们就请动手吧。”琉春语毕就与其他三姐妹直接猛地跪倒在地。

她们即使害怕穆一封的人,也并没有觉得琉璃的出走是错的,既然仙主不想嫁人,那么走就是走对了。

穆一封缓缓起身走了几步,他并没有真正动怒,但轩昂伟岸的身形却给人相当大的压迫之感,尤其是此时与他面对面而立的薛宁致,完完全全感受到了无声的危险之气。

“她们没有撒谎,琉璃是***走的,一个人。”薛宁致这辈子没有说过这么老实无欺的话。

别说没人相信病弱的琉璃独自逃婚,就算是他亲眼所见,都仍然是不敢置信。而有生之年,能见到琉璃对他露出那么美艳却决绝的笑脸,薛宁致觉得自己多年的守候也算有了结果。

“城主,他们的话断不能信!”宋冽抱拳说道,他虽然是个武夫,可身为耀城禁军统领,绝不会被这种伎俩骗了。

薛宁致闻言翻了个白眼,只想送出两个字,粗人。

“宋统领,你为何觉得这事不能信?”穆一封微微挑眉,他还没有恼火到什么地步,怎么宋冽气得这么厉害?

宋冽虽然噎了一下,但神情却未变,他的想法非常简单,一个多年的病秧子怎么可能有力气逃走呢?

“我怎么没见过快病死的人还能自个儿***逃走的呢?”宋冽说话向来不好听。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没见过只能说你是孤陋寡闻。”薛宁致冷笑。

“你这个白脸小子说什么?”宋冽一步上前揪住了薛宁致的衣襟,用力一提将他拎了起来。

脖颈被勒得狠,脸色渐渐红了起来,但即便已经身处弱势,薛宁致也没有嘴上让步的意思,“我话说了……你听不清是你耳朵不好,既然有人连快要病死的人都肯娶,那快病死的人不想嫁自然就逃走了呗。”即使身处弱势,薛宁致也没有嘴上让步的意思。

穆一封似笑非笑地瞥了薛宁致一眼,这个药师很有胆量啊,挥挥手,示意宋冽住手。

狠狠将人往地上一摔,宋冽气呼呼地退开了,他迟早会喂这说话难听的小白脸一通拳头。

“你就是琉璃的那个青梅竹马吧?好似是姓薛?”

薛宁致被摔的狠了,半天才缓过气儿来,听到这话点了点头,他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很好,自今日起,你便到耀城继续做你的药师吧。”

薛宁致脸色一变,他可不愚钝,这话摆明了就是要强行带他回耀城,说好听的是***起来,说不好听就是以后用来要挟琉璃的人质。想到这里,薛宁致不由得抬头去怒视穆一封,下一刻却倍感心惊,这人……这人的眼眸竟似冬日结冰的长河,此刻不怒自威的语气配上一身桀骜冷峻,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一时之间,薛宁致被震慑至无法言语,他也算是性子孤傲的人,不想竟然被人只以眼神就压制住了。

“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究竟你总是这琉璃山上的人。”穆一封话里有话。

“穆一封,琉璃是不会因为我回来的,她心里没有我这个人。”薛宁致虽然惜命,但是为了琉璃他也可以选择舍命。

俊朗的男人闻言忽然笑了,稍稍俯下身看了看四个小丫鬟,然后用手轻轻点了点她们的眉心,他的筹码向来不止有一个。

“好!我跟你们走。”

薛宁致猛地站起身来,他被带走没关系,但她们是女儿家,假如出了什么事他此生都无法心安。

小丫鬟们只能低头嘤嘤地哭着,她们无法预知薛药师会为了她们遭碰到什么,可是只要仙主能逃得远远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给我带走!”宋冽挥挥手,几个侍卫冲上来将薛宁致带了下去。

穆一封不再理会脚边跪着发抖的小丫鬟们,踱步走出厅堂看着远处山头升起的日头,实际上他并没有真的动怒的缘由很可笑,只因为这个琉璃的大胆让他得到了新奇感。

一个病弱的女人竟然敢逃了这桩婚事,不是相当有趣吗?

“城主,现在时节正好,我们是不是该沿途赏赏景色呢?”猛地合起手中的折扇,身着青衣长衫男子忽然开口对穆一封提议道。

席琰,乃耀城席氏宗家长子,耀城的第一谋士,从谈吐到举止,只有淡雅二字可以形容。

“你的心思对得起你所领的俸禄。”穆一封笑道,能将他心意揣摩的如此清楚,多年来只有席琰一人。

“席琰可不想心思被钱的酸臭味儿给染了,为君分忧,此乃职责也。”席琰说这话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事,话音落了,侧首对着手下小声交代了几句话。

“席琰啊,这个时节往哪个方向去,景色最美呢?”

“此时南北景色为佳,花期将至。”席琰说道。

穆一封目光依然犀利,无声地轻擦过跪了许久的几个小丫鬟,她们在听到席琰的话后肩膀那一卸力气,完全地出卖了她们的心内想法。

席琰看破不说破,只是内心无奈地叹了口气,她们还是心思太轻,哪知道就这么一个举动,已经把她们主子的去向泄露了。

“若是我们去狩猎呢?”穆一封再问。

“城主若有此意,那我们向西走就对了。”席琰已经明白了,他们回城这事算是遥遥无期了,不过他也想亲眼见见这画像里的女人。

言谈之间没有提到琉璃半个字,却已经定下了追人之事,席琰原以为穆一封会借此机会推翻‘日月合为明’的说法,却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要找回这个琉璃。

忽然,琉春抬头惊呼了一声,因为她看到有人将仙主内室的画像拿了过来,顿时明白了这些人想做什么。他们有了画像就可以去抓人了,这画像与仙主的长相真的是丝毫无差,一抓一个准儿啊。

“你们不能拿走画像!”

琉春飞身扑过去想要抢画,但瞬间就被侍卫给摁抓在原地,丝毫动弹不得。

莫断琉璃小说免费章节阅读

糟了糟了!

琉春无力地想,这下仙主怎么还能逃得掉,这些人看上去是打算来硬的,她太疏忽了,怎么就没有将画像直接烧掉呢?

看着她一心护主的样子倒也可怜,席琰对着侍卫摇头笑笑,示意他们无需伤人,“丫头,做事不要莽撞,惜命更要紧不是吗?”

“仙主她已经走了,你们……你们就不能放过她吗?这样简直是强取豪夺……”琉冬的声音在颤抖,她心里一直想着仙主会吃不好睡不好,所以脑子里乱哄哄的,话根本没有深思熟虑就说出了口。

琉夏和琉秋快要吓死了,伸手慌忙去捂住琉冬的嘴巴,这会儿还说这样挑衅的话,不是等于找死吗?

“别乱说!”

“冬儿!你不要命了!”

她们如此惊慌,但穆一封却似根本没听到琉冬的话一般,只是径自向外走去。

此时日头已经高升,日光映得男人身上的锦袍更是格外刺眼,席琰紧随其后并未再回头,他希望这几个小丫头能懂,假如她们的主子从此消失,她们恐怕此生都要被困在这里了。

待耀城的迎亲队伍全部离开后,琉璃山的山脚下却多了几队精兵,这等同于是被封了山。转念再想到被人带去耀城的薛宁致,四姐妹更是心焦极了,不知道薛药师被送去耀城后会不会遭受厄运呢?

她们也终于明白了,只要仙主一日不归,她们也是再也不能离开这山了,而外面的人也不能进来了。

***

所谓路痴,就是一日为痴终生痴。

柳并竹靠着两条腿,钻进了第二个树林子里就再没绕出去,就已经整整用去了一天,很可惜,她依然没有领悟识路的真谛。

为了节省食物找到有人烟的地方,这一天里她只喝了半皮囊的水,吃了两块烧饼而已。可她好想吃上一盆麻辣水煮鱼,再不济有一碗麻辣烫也行啊!想她从前竟然那么不珍惜身边的美食,真是大大的罪过。

算了算了,先不要想着吃什么了,人都彻底迷失在荒郊野外了,不被狼吃了就是她命大。天色越发暗了,这让柳并竹更无从分辨东南西北,就算她有心想问问路人,那也得有路人的存在啊。

从天黑走到了又一个天黑,她就愣是没见到一个活人,地广人稀一词她是切亲身体会到了。想想以前,在公交地铁上几乎挤成沙丁鱼罐头的日子,就像是个遥远的梦境,已经没有半分的真实感……

忽然,感觉到一阵恐慌的柳并竹猛地闭上了眼睛,双腿发软地蹲了下去,呼吸一阵急促过一阵,四周风声刮过树枝的声响都让她害怕不已。

“不要怕……柳并竹你没什么可怕的……”手用力地揪紧衣襟,柳并竹不断重复叨念着这一句,然后努力地深呼吸着。

必须尽快冷静下来,只要是能看到的能感受到的就是现实,假如这个时候自暴自弃可能真的会没命的,所以从此她一定要小心谨慎的生活,究竟她现在能相信的只有自己了。这里不再是她熟悉的那个师姐,从前看书和电视剧的时候可以随口开的玩笑,现在也都不能再说了。

慢慢不再害怕的柳并竹终于站起身来,借着月光远远望去,竟然发现了不远处有烟在飘……

有人!那里一定是是有人的!

如同收获了大惊喜一样,她的脚下顿时布满了力气,把包袱再次确定已经绑紧后,便飞快地迈着步子向前走去。

***

心里的猜测果然没错,一直向着飘烟的方向坚持不懈地走了很久,她的眼前总算出现了一户人家。

是间不算大的院子,浓郁的饭菜香气正从小草房里飘散出来,应该是主人正在烧晚饭,柳并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气上前去叩门。想到马上就见到人了,她的眼眶顿时都有些发热,人类确实是需要群居的生物啊!

“请问有人在吗?”拍拍门板,柳并竹这会儿的声音已经是有气无力了。

门里虽然没有人应声,倒是有脚步声马上响起,下一刻门就打开了,是一个慈爱的老妇人,不过神情略显诧异地看着柳并竹。

柳并竹对着老妇人露出了一个笑脸,然后将手中攥着的一些碎银子递了过去,她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来解释自己的窘境,总之,有钱的话,应该可以让她今晚可以安身了。

老妇人眼底都放光了,接过来放在压伤咬了咬,果真都是真银子啊!随后她的眼神儿在柳并竹身上打量了几圈,长相漂亮的没话说,身上穿的衣裳看得出都是好料子,应该是哪家迷路的大小姐吧?

“姑娘啊,你这是怎么走到我这里的啊?”老妇人收了钱就喜滋滋地侧身让柳并竹进屋,然后向着门外多看了一眼,确定了没有别人才关紧了房门。

“我和家人走散了,一直迷路出不去这林子了。”柳并竹边说边坐在了椅子上,弯下腰揉了揉小腿,她刚刚已经把这个屋子看清楚了,虽然破旧但是很干净,看得出是正常的人家。

她这一弯腰,背后的小包袱就藏不住了,老妇人死盯着看了一会儿,眼珠子一转圈似乎心里有了什么主意。

“别怕别怕,我老婆子虽然穷,但是招待你吃几顿饭还是可以的,今晚我就把西屋给你收拾一下。”看着柳并竹又咽了咽口水,老妇人似乎明白了什么,转身就去端饭菜了。

桌面上的菜虽然只有三个,可也是菜肉搭配的很好吃,柳并竹一向是胃口好的人,既然付了银子自然也大方地吃到够饱。

“姑娘你就安心住着,什么时候想走了,我给你指条路就能出去这林子了。”老妇人说着又给添上了一碗汤。

柳并竹不疑有他,年纪大一些的阿姨总是热心肠一点儿,所以她也没觉得老妇人的过度热情有什么问题。言谈之间,老妇人说自己还有个老伴儿,每次出去打猎都要几天才回来,这里只有他们一户人家,两人膝下没有子女,也没有其他亲人。

“姑娘你累了就去睡吧,我老婆子觉轻,夜里有我守着门你不用怕。”老妇人把柳并竹领到了西屋,给她拿了新的被子放下。

“谢谢您了!”柳并竹心里别提多感激了,想着若是以后一直能碰到这样善良的人就好了。

老妇人关上了门后,似乎还在门口多逗留了片刻才离开,柳并竹也实在是累的厉害,尤其是吃饱饭更犯困,所以躺在土炕上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连后半夜院子里有了响动都没能惊醒。

可是她觉睡得实在不舒适,梦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做,似乎冥冥之中有什么困住拖住了她的精神,将她硬生生地拉扯回了几天之前。

***

周遭是一片黑暗,柳并竹伸手向前挥动着,这黑暗无边无际的,她只能盲目地慢慢前行着,忽然不远处似乎出现了一道光,求生的意念促使她只能向着光跑去。

越接近光,脚下就愈发没有力气,当一个巨大的光圈迎面冲来时,柳并竹吓得赶紧抬起手臂挡住了眼睛,耳边听到一阵巨大的风声刮过,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柳并竹,你为什么在这里?这家书店已经不再是你的了!”一道刻薄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个女人。

是许心颜吗?

柳并竹心里一惊,睁开了双眼四下看去,发现她竟然站在了自己的书店里,她这是穿回来了?

星竹书店,是她苦心经营了七年店,这间房子也是去世的父母留给她的,现在竟然被别人骗走了,她恨的只有自己,是她执意相信那个男人给她的爱情是真挚的。

“许心颜,我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的嘴脸。”柳并竹冷眼看去,许心颜的颈上竟然还带着她的订婚项链,实在是让人恶心。

是的,她被人诈骗了。

一个男人诈骗了她的爱情,一个女人诈骗了她的友情,最后夺走了她的全部财产,人心就是这么的可怕。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女人。”苏元耀从门外正巧走进来,看到柳并竹后愣了愣,开口说的话却是可笑的指责。

“老公你回来啦,这个女人再死皮赖脸也没……”许心颜笑眯眯地向着苏元耀走去,嘴里依然说着难听的话。

可惜,那话没能说完。

啪!

柳并竹的巴掌狠狠扇过了许心颜的脸,因为这个所谓的‘闺蜜’,她气到全身都在发抖,胃酸也在翻腾不止,被最相信的两个人一起背叛的痛苦,是加倍的。

用最老套的话来说,她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相交十年的好朋友,竟然就是那个跟男友苏元耀偷情几个月的女人。

可是越是俗套狗血,就越是生活中屡见不鲜的事,她不就还傻傻地等许心颜帮她找出所谓的插足者,现在看来,她已经是别人眼中的大笑话了。

“你凭什么动手打我?自己没本事守住男人,你拿我撒什么气?”许心颜的嗓音陡然拔高,因为被打肿脸而气急败坏,踢打着就要上去揪扯柳并竹的头发。

是苏元耀拉住了她,自他的眼底能看得出心虚的愧疚,但神情却有些自得,似乎是窃喜有女人肯为他打架。

看看这个世界多可怕啊,插足别人的爱情却能如此理直气壮,柳并竹觉得万分寒心,在苏元耀的眼神里,似乎她才是那个多余的人,不但失去了爱情还被当成疯女人,这种欺侮真是够彻底的。

“这一巴掌打你都是脏了我的手,许心颜,你对得起我们这么多年的友情吗?”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莫断琉璃(印歌作品)出色章节全文阅读一本由作者印歌创作的穿越幻想类型的小说,小编十分喜欢。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